創作內容

14 GP

【短篇】食靈戰爭

作者:貓耳寬│2018-10-01 22:13:14│巴幣:28│人氣:342
本篇為商業誌短篇棄稿。
一不小心把設定鋪太大,結果大部分字數都浪費在解說上了。
說起來女主角的戲份超少的啊......

---以下正文---

自家提煉的辣油、與蘿蔔、小白菜一起滷得香味四溢的牛楠,以及純手工製作的手打麵……這些都是被選來製作完美李氏牛肉麵的完美食材,然而在烹煮時,李氏牛肉麵的先祖不小心在牛肉麵中多加入了一種成份───生命靈液!
 
在一陣爆炸中,世界上第一隻食靈「牛肉麵」誕生了。
 
她奉獻出她的一生,用與生俱來的超能力和李氏牛肉麵先祖並肩作戰,打擊惡勢力以及跑來店內收取保護費的不良混混,並且與同條街上的其他食靈們一同參加食靈王大賽,爭奪小吃街上最佳店鋪位置的所有權。
 
「這就是我們流傳三百年的李氏牛肉麵的開創歷史,今年你已年滿16歲,我李阿牛身為李氏牛肉麵第379代傳人,就在今天正式將掌門之位以及招喚食靈的祕法傳授與你。」
 
身上套著條圍兜,頭上頂著一頂白色廚師帽的中年男子將雙手背於身後,朝著眼前的黑髮少年大喝一聲。
 
「李氏先祖在上,李氏牛肉麵第380代傳人李延,從收下這把菜刀之後你便是真正的掌門,在接下的三個月中你必須招喚出屬於自己的食靈,和她培養出充分的默契,準備應付接下來的食靈王大賽考驗。」
 
等說完之後,中年廚師也不管眼前黑髮少年,也就是因為一時間無法接受這龐大的資訊量,導致嘴巴張得老大的李延有沒有回過神來,硬是將一把鏽到只能當鈍器使用的菜刀塞給了他。
 
完成一切儀式,中年廚師長出了口氣,彷彿卸下了身上的重擔,看好的拍了拍李延的肩膀:「好了,你可以準備換衣服了,接下來讓為師教你如何招喚屬於你的食靈。」
 
「等一等,老爹我還沒弄清楚狀況。」低頭看了下手上的鈍刀,李延這時候終於後知後覺的喊道:「那個叫食靈還有掌門之位什麼的暫且不管,最後那個食靈王大戰是怎麼回事?這比賽名稱聽起來有種莫名的既視感,和我小時候曾看過的某本漫畫似乎很雷同啊!」
 
中年廚師恨鐵不成鋼的朝李延腦袋賞了個栗:「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把漫畫裡面的東西和現實混為一談,那些都是別人想像出來的東西,豈可和決定未來30年小吃街上店鋪位置的食靈王大戰混為一談!」
 
「我倒覺得老爹你剛才和我說的反而比漫畫情節更超現實。」李延碎唸到一半,看到中年廚師舉起手,正準備醞釀下一波攻擊,連忙舉雙手改口:「好,食靈王爭奪戰是吧,我參加!但老爹你總得先把家傳的牛肉麵食譜傳授給我才行,這幾年來你就只教了基本功,這實力去參賽妥妥就是陪跑組,馬上就會慘遭淘汰的。」
 
從小時候幫著老爹在廚房打下手以來,李延就希望有朝一日能夠獨當一面成為真正的掌杓,然而這麼多年以來,中年廚師卻只是不斷讓他練習基本功,或是做一些菜單上的其他食物,唯獨李氏牛肉麵這道主打招牌,不管李延怎麼垂涎就是不正式傳授。
 
剛才中年廚師口中提到關於食靈、食靈王大戰之類等超現實話題,李延一個字都不信,他現在如此虛與委蛇,打著的就是先把店裡招牌牛肉麵作法學到手再說的算盤。
 
「唉,你還是不信。」中年大叔搖搖頭,一眼就看出李延的敷衍,但這次他沒有責怪對方:「你現在這樣子簡直就和老爹我當年如出一轍,也罷,所謂眼見為憑,這東西你拿去擠兩滴擦在眼睛上,然後你就會發現自己過去對世界的認知是何等無知。」
 
說完中年廚師就拿了一瓶小罐子放到桌上。
 
李延拿起小罐子,透明的瓶子裡面裝的是紅通通的液體,將瓶子倒過來看底下,果不其然發現了辣油的標籤。
 
「老爹你讓我拿辣油抹眼睛?」李延感到一陣無言。
 
「辣油?抱歉抱歉,老爹拿錯了,是這一罐瓶子才對。」中年廚師面不改色的從櫃子中取出另一罐小瓶,然後拿它和李延手上的辣油做了交換。
 
瓶子裡面裝的東西顏色未免也差太多了……
 
李延嘴角一抽一抽的,老爹就和老樣子的一樣小心眼,這讓他有時候不禁會在想自己會不會是當年老爹繳電話費時,電信業者額外附贈的贈品。
 
「怎麼了,快擦啊!」中年廚師不曉得李延複雜的內心活動,看他遲遲沒反應,忍不住催促。
 
「好啦,擦就擦!大不了就是白花油嘛,刺激性和辣油完全沒可比性!」大聲嚷嚷一句壯膽,李延心想老爹總不至於刻意拿東西來害他,豁出去的擠了兩滴透明液體抹到眼睛上。
 
……咦,一點都不痛?
 
抹上液體後,李延遲遲沒有等來預想中的刺痛,然後當他緩慢睜開眼睛時,眼前卻看見了兩道模糊的影子。
 
等等,廚房裡面為什麼是兩道影子?在抹上這透明液體之前,廚房裡不是只有自己還有老爹兩人嗎?
 
李延的心跳一下子快了好幾拍,而在這時候視線也終於清晰起來,讓他看清楚了眼前出現的「第二人」究竟是什麼模樣。
 
那是一名留著白色長髮,散發著溫和氣息的女性,她注意到李延的視線後,露出了婉約的微笑,並舉起右手輕搖了兩下算作招呼。
 
她身上穿著紅色的服飾,只是風格上較為復古,屬於上個年代會流行的衣服,其女性象徵的部位……很大,非常的大,大得幾乎將胸前的布料繃到極限,上頭的鈕扣看起來更是處於垂死掙扎的邊緣,即使在下一刻鈕扣立刻被繃飛,李延都不會覺得奇怪。
 
只是這些情報並不重要,因為李延很明確的看見女子雙腳沒有踩在地上,而是以飄浮的方式待在中年廚師的身邊。
 
「鬼啊啊啊!」李延發出一聲慘叫。
 
他下意識想要逃跑,不過一轉過身,中年廚師就抓住了他的後衣領,以熟練的手法對準李延的後腦勺敲了一拳。
 
「什麼鬼不鬼的,你見過這麼漂亮的鬼嗎?」中年廚師不顧李延的反抗,強硬的將他拽回來:「沒大沒小的,這是你師娘,甚至你就算叫他一聲媽都不為過。」
 
「我媽?」
 
李延錯愕的回過頭,飄浮在空中的女子在這時也朝他點了點頭,眼神相當的慈祥,的確是和看兒子沒兩樣的眼神。
 
「可是老爹,你不是說老媽在生下我沒多久就離家出走,再也沒回來過了嗎?」李延覺得自己的智商一下子不夠用了。
 
「喔,那是騙你的,其實你是領養來的孩子,老爹我這輩子沒娶過。」中年男子冷不防地爆了猛料:「你現在看到的就是老爹的食靈,她其實一直都在,只是你『開眼』以前看不到她罷了。」
 
「原來我真是繳電話費送的……不對,現在不是在意這個的時候,假使食靈是真的,那不是代表說食靈王大戰也是真的?」
 
李延大吃一驚,突然用手抽了自己一巴掌,火辣辣的痛,代表說這一切並不是夢境。
 
「聽好了孩子,在百年以前李氏先祖意外招喚出食靈,並且將招喚食靈的功法流傳出去以後,凡是掌握這功法的廚師,我們便會自稱是食靈門的門徒,你知道什麼是缺一門嗎?」中年廚師再次背過身:「鰥、寡、孤、獨、殘,凡是掌握食靈之術者,注定無妻無子,所以想要將這門手藝傳承下去,我們只能選擇領養天賦卓越的孩子,等他成年後繼承衣缽,而現在是你最後的選擇機會。」
 
中年廚師伸手指了指李延手上的鈍刀。
 
「你雖然我領養的孩子,然而和親生卻沒有任何差別,先前我曾猶豫許久,究竟是否要讓你背負住定孤苦一生的宿命,但最後仍沒有答案,因此我將決定權交到你的手上。」中年廚師面色肅然:「孩子,告訴我你的答案。」
 
「老爹,這還用問嗎?你覺得為了繼承李氏牛肉麵的招牌,我這些年來做了多少的努力。」李延握緊了手上鈍刀的刀柄,聲音沒有一絲的遲疑:「不管你教的是什麼,我通通都學!」
 
中年廚師那張布滿歲月痕跡的臉抽了抽,張開嘴覺得該說點話,但一切言語最終變成了給李延胸口不輕不重的一拳,算是認可了這跟隨他在廚房忙進忙出許多年的孩子,同時飄在中年廚師身邊的白髮女子也給予了鼓勵的微笑。
 
「參加食靈王大賽的前提是要擁有食靈,而招喚食靈的條件,便是必須親手做出屬於你的王牌料理,你是李氏牛肉麵的傳人,招喚食靈的媒介自然得要是李氏牛肉麵。」收斂起情緒,中年男子擺出了嚴師的態度,高聲喝道:「換衣服,洗手,然後站到料理台之前!」
 
「遵命!」
 
遵照著中年廚師的吩咐,李延很快的去換上了廚師的衣服,然後帶著既期待又緊張的心情站到料理台前。
 
「就讓我們開始吧,我會在旁邊指導你,但是這一次的李氏牛肉麵必須全程由你親手製作,就先從你已經習慣的基本功開始。」
 
在方才李延去換衣服的時候,中年廚師已經幫他準備好了所有的食材,其中包括了牛楠、紅白雙色蘿蔔、蔥、小白菜、洋蔥,用祖傳秘方調製出來的滷包,以及用來製麵的麵粉,而接下來便是從洗菜、切菜,揉麵等一連串製作過程。
 
牛肉麵的食譜乍看之下簡單,然而想要做得好吃,裡頭卻有相當的門道。
 
白蘿蔔與紅蘿蔔做切塊處理,李延多年鍛鍊的基本功相當札實,沒有出現大小快不等的情形,且過程快速迅捷,隨後蔥也被分別切為了長段以及蔥花兩種。
 
在切菜同時,另一邊的煮鍋也沒有閒著,要想讓牛肉嘗起來美味,牛肉必須先以冷水川湯將肉中的血水逼出,川燙時間也不能太久,待肉的表面稍微變白即可撈起,以避免原本肉塊裡面的鮮甜味跑掉。
 
這時另外再備妥炒鍋,鍋中倒入少許油,將之前切好的蔥段與薑蒜一銅爆香,然後再放入川燙過的牛肉略炒過,倒入米酒。
 
當米酒下鍋的時候,高溫度的熱鍋接觸到液體,瞬間冒出了大量的白煙以及滋滋聲,米酒在這裡僅用於調味,酒精在爆炒後早已揮發,僅剩下純粹的香氣。
 
最後放入洋蔥、水,等煮滾後改為小火慢燉,當然秘傳的滷包可別忘記,接著當看見肉已燉得微爛時再倒入紅白蘿蔔,鹽巴,少許醬油繼續慢燉,剩下的便是時間問題,當鍋中所有食材徹底入味,這鍋香燉牛肉便算大功告成。
 
肉的燉煮時間很長,但是不管中年廚師還是李延都沒有表現出不耐煩,中年廚師也趁著這段時間像李延傳授關於李氏牛肉麵製作時的注意要點,直到肉已經燉得差不多之後,這場教學才暫時結束,李延也著手準備起麵條。
 
中年廚師製作的李氏牛肉麵用的是自家手打的細麵,這也屬於基本功的一環,但這次中年廚師沒有讓李延獨力製作,而是選擇了親自下場示範。
 
「看好了兒子,麵團不是靠蠻力揉搓出來的,其秘訣在於旋轉二字,手指、手腕、手臂的旋轉缺一不可,回想小時候我讓你練的太極拳,畫圓乃是麵食的精隨所在。」
 
「是!」
 
李延看著中年男子的動作,依法操練,最後揉好的麵糰看起來居然像是上好的白色絲綢,細膩且光滑,只待「醒麵」之後就能製作出上好的麵條。
 
「完整的醒麵需要一個晚上時間,今天就先拿昨晚你做好的麵團來用吧。」
 
將備妥的麵團蓋好濕布並且密封後,中年廚師拿出了昨天由李延準備,已經完成醒麵流程的麵團,接著便放手讓李延盡情施為。
 
這已經不是李延首次製作細麵,在將麵團滾為麵片之後,以菜刀切割為切割為長條,為了避免沾染,在切條期間千萬不可忘記要配合灑粉,等切好以後李延拉住條狀麵團兩端,兩手左右一拉,麵團一下間被拉長數倍,接著對折再拉。
 
反反覆覆,當拉至滿意的長度和麵條粗細後,李延便將麵條放入滾水中,片刻後再放入小白菜,保證不會因為煮的時間過久而導致小白菜變老,隨後用漏勺撈起,甩乾水份,將白色如雪的麵條放入碗中,並倒入已經燉爛的牛肉和麵湯,最後撒上蔥花,店裡秘傳的辣油,就此大功告成。
 
在整個過程之中,中年廚師除了開始還有中途等待牛肉燉煮的途中有講解李氏年肉麵的特色以及作法步驟,剩餘的都施李延過去摸索出來的牛肉麵做法,當大碗上桌,濃郁的香氣直衝屋頂。
 
理事年肉麵的麵碗極大,碗口足夠讓一名成年人把臉直接埋進去,碗中紅豔的牛肉湯汁,伴隨著辣油包裹著雪白卻又充滿彈勁的麵條,在麵上還有著蘿蔔,以及綠色的小白菜、蔥花點綴,其中牛肉麵的精華,也就是燉牛肉或是在麵上,或是在湯中載浮載辰,雖說只有五塊,但份量卻著實不少。
 
不管怎麼看,李延覺得以第一次下廚而言,這都是件相當不錯的作品。
 
「不合格。」中年廚師撇了桌上的牛肉麵,冷哼了一聲做出評價。
 
「為什麼!?」李延立刻就驚了,這可是他的得意之作。
 
「小子,你沒有用心啊!」中年廚師連連搖頭:「你有想過為什麼李氏牛肉麵用的是細麵,而煮牛肉又是這麼大塊,甚至是配料、辣油的多寡、麵條的份量等等是怎麼決定的嗎?你應該已經發現,剛才我雖說是指導你,但其中放入的食材、份量的拿捏,都是讓你自己決定,只是讓我失望的是,你從頭到尾都在模仿我過去端給客人的牛肉麵作法,沒有一點自己的東西。」
 
「難道這樣不對嗎?」李延忍不住反問。
 
「錯,大錯特錯!你要招喚出屬於自己的食靈,不是模仿老爹。」
 
中年廚師話說到途中,他身旁飄著的白髮女子忽然伸手拍了拍他,面色凝重的搖頭,似乎是在說中年廚師的教導方法不正確。
 
得到提醒的中年廚師老臉一紅,清了清嗓子:「好了,剛才老爹只是想看你憑一己之力能夠領悟多少,看來這種高雅的上課方式不適合我等李氏傳人,那麼我們就用接地氣的方式授課吧。」
 
李延不明所以的點頭。
 
「孩子,你還記得你電腦裡面載的那款叫作『人工少女』的遊戲嗎?就是你當年國小時怕我知道,每個晚上半夜偷偷爬起來玩,結果第二天上課不濟的那款遊戲,記得你當時瘋了好久。」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了緬懷的神情。
 
「啥?!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李延額角流下一滴冷汗,他沒想到自己的一舉一動原來根本沒瞞過中年廚師,但他還是當機立斷的先來個否定三連,並試圖轉移話題:「還有老爹,你不是要教我怎麼招換食靈嗎?怎麼跑題跑得這麼遠。」
 
「誰跟你跑題了,老爹現在講的就是正事!」中年廚師大大的搖頭:「招喚食靈的第一個步驟,便是構築出她的軀殼,這和『人工少女』的捏人環節有什麼不一樣?拿麵條來舉例,麵條象徵的就是頭髮,你要讓頭髮粗一點的話就用粗麵,同樣道理,食靈的頭髮長短也比照如麵條長度。」
 
李延難以置信的轉頭看向飄在老爹身旁的白髮女子,而對方注意到李延的目光,也用手捻起自己的髮絲好讓他看得清楚,然後拿來進行比對。
 
「麵條代表的是頭髮,至於牛肉湯代表的是膚色,老爹所煮的李氏牛肉麵是走紅燒路線,所以招喚出的食靈肌膚會偏向小麥色,但要是清燉牛肉麵招喚出的食靈她就會是白膚。」
 
「牛肉麵的份量也是重要環節,這一項決定的是食靈的體型大小,特大碗牛肉麵是成熟且豐腴的女體,適中則會是少女體型,要是小碗的話……嗯,你懂的。」
 
「我、我明白了,原來這才是李氏牛肉麵的真締!隨心所欲,打造出屬於自己心目中最棒的料理!」聽中年廚師解釋,李延頓時感覺到茅塞頓開,難怪方才中牛廚師在很多的料理環節上都含糊其詞,那並不是考驗,而是讓李延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和創造力。
 
「不,真諦是我們的祖傳配方,其他的你可以透過後天培養,但只有滷包、辣油等秘方才是我們李氏牛肉麵屹立不搖的根本,你現在不過是在捏人而已。」中年廚師面無表情地給李延潑了一桶冷水。
 
李延一下間感覺動力下降了數個百分點,至於跟在中年廚師旁的白髮女性也開始用不輕不重的拳頭捶打著中年廚師的肩膀,一臉的責怪。
 
「別鬧,我在和這小子說正經的呢,李氏牛肉麵掌門的第一門課就是認清自己,明白自己的成就不過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以免日後妄自尊大。」中年廚師一半是在和身邊的白髮女子解釋,另一半卻是替李延來一場機會教育,說完後他又拍了拍手:「現在小子你懂得訣竅了,還不再重捏一個,咳,我是說再做一碗牛肉麵出來,記得這次別在模仿老爹的做法,除非你想捏出個和你師娘一模一樣的食靈出來。」
 
李延似懂非懂的點頭,只是在動身之前他突然想到中年廚師有一種食材代表的捏人屬性沒有告訴他。
 
「可是老爹,你說麵條代表的是頭髮,麵湯代表的膚色,那牛肉象徵的是什麼?」
 
中年廚師一副早料到你會這麼問,點了點頭:「當然是胸部啊,牛肉塊越大胸也越大,厚實的麵量加上豐富的配菜,最後加上大塊大塊的牛肉是我們李氏牛肉麵最大特色,當然要是小子你想走一條和過去不同的路線,老爹也支持你。」
 
李延瞬間恍然大悟,原來牛肉代表的是胸,難怪這麼多年來店裡的客人總誇獎這裏的牛肉塊比起其他牛肉麵給得特別大方。
──────
有玩過捏人功能的人都明白,很多時候在你正式進入遊戲之前,光是捏人就會耗費掉你數小時不等到半天以上的時間,因此在了解到李氏牛肉麵的真締之後,李延便徹底的投入到捏人……咳,投入到開創出帶自我風格的李氏牛肉麵當中。
 
也幸好現在學校正在放長假,否則李延也沒這麼多時間練習廚藝,但即便投入了一天超過三分之二的時間練習,李延也足足用上了一個多禮拜,這才得到了中年廚師口中勉強及格的評價。
 
食物做出來就是用來吃的,所以雖然表面上李延能夠盡情發揮創意,但若是煮出來的食物太過偏離牛肉麵的本質,又或者調味比例不對,都會直接被中年廚師打上退條,讓他回頭再做一碗。
 
所幸這一切漫長的努力有了收穫,李延成功將食物的美味與捏人時的偏好結合在一起,並在獲得中年廚師的認同之後,將牛肉麵端上料理台。
 
「來吧,由你親自來喚醒寄宿在這碗牛肉麵中的食靈。」中年廚師將一個透明的小瓶子交到李延手中。
 
這是能夠喚醒食靈的生命靈液,由於萃取困難,幾乎是數十年之久才能提煉出一滴,這也注定了食靈沒有辦法普及,只有食靈門中人方能擁有。
 
抱持著既緊張又期待的心態,李延吞了吞口水,將生命靈液滴進了他自己煮出來的牛肉麵中。
 
在下一刻,奇蹟發生了。
 
最初李延並不明白,為什麼中年廚師會讓他在麵碗旁準備一雙筷子,還以為是招喚的儀式用品,結果現在答案揭曉,只看見筷子就向被什麼肉眼無法看見的某人握住懸浮在半空之中,接著那看不見的某人以筷子飛快的夾起麵條。
 
那看不見的某人正在飛快的進食,但夾起的麵條卻在半空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碗中的麵條減少得飛快,先是麵條、牛肉塊、配料,最後湯碗傾斜著浮空,待麵湯一飲而盡,碗底清晰可見之時才歸還於料理台桌上。
 
『多謝款待。』
 
一名年輕的少女聲音貼著李延的耳邊響起,隨後空碗中飄散出大量的光球,在半空中匯聚成人型。
 
雪白的長髮流洩而下,按照中年廚師的傳授,李延在製作牛肉麵時使用了細長的拉麵,同時減少了麵的份量,因此有別於中年廚師身邊的白髮女子,李延招喚出來的食靈是一副少女的模樣。
 
雙足赤裸,肌膚雖同樣是運動風少女的小麥色,但是與中年廚師招喚出的食靈相較之下要來得淺,看得出兩人雖是同樣脫胎於牛肉麵,但細節上仍有許多差異,畢竟就算是同樣一道料理,總歸還是有各式各樣的版本。
 
要說唯一的共通性,在於說承繼於李氏牛肉麵的牛肉塊大放送特色,李延招喚出的食靈同樣擁有傲人的胸圍。
 
身處空中的少女緩慢的睜開眼睛,原先那張面容雖然清麗,但卻少了一分的人味,不過就在看到李延的那一剎那,食靈抿著唇,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少女的面容無疑是姣好的,完全足以媲美修圖裝甲全開的網路美女,而且身材好、胸大,一雙長腿用句流行點的說法就是「光是那腿我就能玩上一整年」,然後比起上述這些,對於一名時下血氣方剛的青少年破壞力最強的就是這名招喚出的食靈身上不著片縷,赤裸裸的,該露的和不該露的部位全讓李延看光了。
 
李延只感覺鼻腔一熱,抬起手抹了下……還好,沒流鼻血,感謝網路資訊的無遠弗屆以及分享資源的熱心民眾,年紀還小時打下的優良基礎讓李延不至於和食靈的頭一回見面便以他噴著鼻血倒下而落幕。
 
李延覺得自己有些口乾舌燥,但此刻必須說點什麼。
 
「老爹……」
 
「不用說,老爹知道你在想些什麼。」中年廚師站在他身後,欣慰的搭著李延肩膀,說出了一個關於食靈門中人最大的秘密:「現在你應該明白,為什麼老爹,不,應該說所有掌握食靈招喚之術的人一生未娶的原因。」
 
「最符合你自身性癖、性格完美,永遠不會衰老、不會背叛的食靈都被你捏出來了,還娶個毛線老婆!」
 
當中年廚師一臉慷慨激昂的說出這話時,她身邊的白髮女子抱著那傲人的胸部,深以為然的直點頭。
 
李延憑藉驚人的直覺,意識到食靈存在的意義恐怕並不僅限於和廚師搭檔參加食靈王大賽這麼簡單。
──────
當夜。
 
李延坐在自己房間的床上,與飄在空中的食靈相看兩瞪眼,值得一提的是這名下午被招喚出來的食靈現在身上穿著翠綠色的胸衣,以及白、紅雙色相間,也就是俗成條紋款的內褲,總算初步擺脫了裸奔階段,不過依舊屬於上街會被人舉報的妨害風化份子。
 
在成功招喚出食靈以後,中年廚師又教了李延許多與自己食靈培養默契的辦法,以及交代了一項最重要的任務。
 
這任務自然不是造人,想造也造不出來,食靈雖然和人類長得一樣,但種屬不同,生物課有教過,不同種的生物是繁衍不出後代的。
 
閒話不提,眼看食靈王大戰迫在眉睫,食靈也非生而知之,因此廚師在招喚出食靈之後,除了繼續精進自身廚藝,同時也多了培養食靈的任務。
 
李延招喚出的食靈就是牛肉麵的化身,以通俗點的方式來解說,牛肉麵就是食靈的種族,種族大體上決定了一名食靈適合發展的特長以及優勢、缺陷,至於牛肉麵的烹調方式,諸如麵裡放了什麼配料,使用什麼麵來煮,還有烹調時間等則類似於後天配點。
 
先前中年廚師曾和李延簡單的講解過,但是這次提及的更加詳盡。
 
食靈本身的能力值與廚師做出來的料理美味度有關,拿李延今天端出來的牛肉麵舉例,中年廚師只打了個合格評價,而這碗勉強跨過及格線招喚出來的食靈,初始綜合能力值被評比為二星,日後要想升星,李延就必須對自己的李氏牛肉麵進行改良,找出更完美的搭配才行。
 
只是食靈的形象在招喚出來以後就會固定,即使日後改變料理配方也不會再變化,也因此中年廚師才會認真的提醒李延,務求一次捏人就捏得盡善盡美。
 
講完了初始能力值,接著便是輪到後天的培養辦法了。
 
食靈剛誕生時自我意識相當的薄弱,雖然外型可能有熟女、御姐,或者是蘿莉之分,但她們的內心世界卻乾淨得像張白紙,廚師的任務便是教育她們並傳授知識,而隨著教育的方式不同,食靈也會形成不同的個性,可能傲可能嬌,或許天真或許高冷,簡單來說他們擁有無窮的可能性。
 
不過剛被招喚出來的食靈,通常都和李延麵前只穿著最低限度衣服的少女一樣,除了對招喚出她們的廚師有先天性的親近感,剩下時都表現得比較高冷。
 
個性無法一蹴可就的培養出來,但戰鬥技巧和對自身招式的開發上,食靈卻有著難以想像的天賦,約莫幾周時間普通的食靈就能輕鬆吊打黑帶高手,而為了能不至於一參加食靈王大賽就被淘汰,李延今晚所要做的就是和自己的食靈多多熟悉,並且決定接下來要培養的戰鬥風格。
 
說真的,這並沒有想像中容易。
 
「我們民主一點,妳覺得自己適合用什麼方式把人打趴在地上?」李延在床上鋪了幾本他從房間翻到的小說以及漫畫,其中一本是武俠小說,一本是奇幻類的史詩作品,再來則是本走王道戰鬥風格的日本漫畫。
 
「?」食靈看著床上三本代表不同體系的書籍,偏過了腦袋。
 
李延覺得頭疼起來,他意識到面對一個腦袋空空,對現代社會毫無理解的架空生物而言,要想讓她明白這三種體系首先必須進行一連串的講解,這無疑相當耗費時間,且考驗李延的解說技巧。
 
於是他決定換個方法。
 
比起慢條斯理的閱讀文字,顯然影片能夠更快速的幫助食靈了解,然後只要把三種力量體系的內容播放過一遍,就能挑選出食靈最傾向的戰鬥風格。
 
於是李延對飄浮的食靈招招手,示意讓她到電腦前面來,李延起身打開了房間電腦的螢幕電源。
 
然後在螢幕上出現的第一幕畫面,乃是一部史詩級愛情動作片的暫停截圖,這暫停處非常巧妙,正好是女主角背對著男主角,以跨坐姿勢壓在其跨間的體位,這一體位的好處在於女方擁有主導權,並且能幫助男方更加深入其體內,更重要的是這一體位是正對攝影機,觀眾完全能透過這個體位將女主角的重點部位一覽無遺,可看性十足。
 
「這個等妳長大一點再學。」李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切掉了影片,用著義正嚴詞的態度對著食靈說道:「這是傳說的雙修之術,需要一男一女才能修練,只是修練難度極高,稍有不慎就會走火入魔。」
 
食靈朦朧未懂的眨著眼,緊盯著李延的臉,彷彿對他口中提到的雙修之法充滿好奇。
 
「別這樣看我,雙修之法非要緊關頭不可嘗試,即使妳用若有所求的眼神盯著我不放,我也是不會妥協的!」
 
食靈仍舊是目不轉睛,看得李延不得不敗下陣來。
 
「好吧,敗給妳了,今天只能教妳最基礎的,這個是雞……」
 
李延拉褲檔拉鍊的動作才做到一半,他的視線就正好與窗戶之外,像壁虎一樣上半身貼在玻璃上的食靈對上了。
 
「咳嗯,我突然又改變主意了,雙修不急於一時,我們還是先決定修練方向才是正道。」
 
李延把褲檔的拉鍊重新拉好,再次朝食靈招招手,讓她再湊過來一些,隨後李延順手在網路上點開了幾部動畫影片還有電影。
 
初生的食靈很快就被新奇的影像給吸引了注意力,而趁著她認真觀影的期間,李延悄悄往窗戶外一瞥,那名拿了師母名頭的白髮食靈對他滿意點點頭,但馬上就又指了指自己眼睛,做出個「小子,我會盯著你」的手勢。
 
食靈雖然多數時間是像幽靈一樣存在,不過若是有心的話依舊能擁有短暫的實體,換言之是真的能「嗶~(消音)」的,只是食靈剛招喚出來的前幾天是學習能力最強的時期,一旦毫無節制的「嗶~(消音)」下去,錯過最佳學習時段,事後保證李延想哭都沒地方去,所以才有了中年廚師的食靈親自盯哨這一幕。
 
知道有人監督,李延也收斂起浮躁的情緒,很快他便跟著他的食靈投入到了影片的劇情當中,這些影片這些年他也看過不少次,但架不住經典,要是在電視上轉到,都會停下來把後續內容看完。
 
「哈哈哈,你老子蠢,你比他更白癡!明知道沒有槍頭,你還捅!」影片中扮演反派的白衣書生男勝券在握,忍不住得意的大笑。
 
但就在下一刻,劇情急轉直下。
 
「誰說沒槍頭就捅不死人?」與白衣反派對峙的男子鬆開了手,只見他手上的長棍雖然沒有槍頭,卻依然貫穿了白衣男子。
 
李延在這時候抬頭看向身旁的少女食靈,發現她臉上雖然依舊缺乏表情,但是卻散發著耀眼的光采,這時影片中持長棍的男子走到白衣男反派身前,一臉猥瑣的在白衣反派的頭上伸手一推。
 
「我這招早練到沒槍頭也捅得進去,安心的去吧。」幾乎是和影片中的主角在同時間唸出了台詞,李延看著全神貫注投入到劇情中的少女食靈,明白了接下來他們兩人該選擇的修練方向。
──────
兩個半月後,食靈王決定戰初賽會場外。
 
「小子,這兩個半月以來你一直非常努力,而今天就是驗證所有成果的一日,你務必要全力以赴打響我們李氏牛肉麵的名頭。」中年廚師站在李延的面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是屬於這對沒有血緣的父子相互打氣的方式。
 
「放心吧,老爹。」
 
李延對著中年廚師露出笑容,然後轉身並將手指放到口中,用力吹了聲口哨,而當口哨聲落下,一道倩影憑空出現在了李延身邊。
 
這是李延所招喚出的少女食靈,和兩個月前剛招喚出來時不同,她現在的情感已經豐富許多,心智年齡也成長到了12歲左右的程度,值得慶幸的是少女食靈沒有叛逆期,現在和李延的關係相當良好。
 
這段時間的特訓並沒有白費,在兩人共同努力之下,少女食靈找到了專屬於她的戰鬥方式,而她的打扮上也因此有了改動。
 
髮型雖與過去沒有太大改變,依然是秀麗的白色長直髮,只是為了彰顯其特徵,少女食靈特別戴上了一頂附帶了牛耳裝飾的髮箍,並在頭頂兩側用白髮編了兩個隆起的小角。
 
上身部分她穿的是一件簡單的薄衫,為了避免手臂活動時被袖子束縛,它沒有兩側衣袖,而為了美觀性考量以及與時下流行的吊衫做區分,薄衫的後背部分做了簍空設計,從後方看去,少女大敞的背部便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至於下半身的服裝,雖說最初曾在運動褲與裙子之間猶豫,不過一旦選擇裙子,少女漂亮的大腿便會被布料遮住大半……咳,主要是考慮到方便少女使出踢擊,或者是緊急時能夠做出劈腿和一字馬等動作,李延這才選擇了舊式的日版運動褲。
 
舊式的日版運動褲又名「布魯馬」,這類以尼龍纖維編織成的短褲可以緊密貼合身形、方便運動,在過去時代的日本更曾是指定的運動服裝,可惜在現代已經遭到淘汰,僅能從網路或者寫真集一窺其過去的榮光。
 
「勉,妳準備好了嗎?」
 
『準備萬全。』少女食靈的回應直接從李延的意識傳來。
 
看見少女食靈現身,李延朝著她伸出食指,而食靈少女也與他做出同樣動作,兩人的指間相觸,就像模仿著多年以前經典電影中人類為了與外星人相互理解所做出的舉動。
 
勉是李延替少女食靈所取的名字,由於沒有取名的天份,所以最後李延用了麵的諧音「勉」當作少女的稱呼,儘管被中年廚師大肆吐槽,但既然少女食靈不排斥,那麼名字也就順其自然的決定下來。
 
勉所擅長的戰鬥方式是使用武器的近距離戰鬥,因為「牛肉麵」的種族關係,她在使用棍、長槍,以及劍類武器上有著相應的補正,加上她對於武術類的戰鬥方式抱有興趣,因此像她此刻攜帶著的便是以筷子為基底模型的大劍與雙棍。
 
「那麼我們出發吧,為了勝利!」
 
『為了勝利。』
 
得到搭檔的回應,李延背對著中年廚師豎起拇指,頭也不回的走向食靈王決定戰的初賽會場內,在裡頭他的首戰對手早已等候多時。
 
「你來了。」初戰對手眉頭一挑,用著冰冷的語氣開口。
 
「我來了。」李延回答。
 
「你不該來。」
 
「但我終究是來了。」
 
「你來這裡做什麼?」
 
「來贏得食靈王的名號。」
 
「即使必須打倒我?」
 
「對,即使必須打倒你。」
 
場面的氣氛一下間變得凝重起來,作為李延初戰對手的少年咬咬牙,神情中流露出了不甘,他是張家包子店的首徒,專門在街頭推著小餐車賣包子的,他和李延從小在同間學校長大,感情非常要好,殊不知今天他們注定要一分勝負。
 
李氏牛肉麵有三百多年歷史,而張家包子店只有五十年,這注定了在底蘊上張家包子店會處於劣勢。
 
但是張家包子店的首徒明白,自己有不能輸的理由,而同樣的李延也有他必須挺身戰鬥的原因,所以兩人唯有一戰。
 
招喚出各自的食靈,李延和張家包子店的首徒相互對峙,只等裁判一聲令下便準備使出渾身解數去打倒對方。
 
「等等,在賽場上我們一定要用這種古人決鬥的畫風交流嗎?」李延冷不防的打岔,接著轉頭看向裁判:「這樣的規則感覺很奇怪耶。」
 
張家包子店的首徒連連點頭,同意李延說法:「搞得我們好像生死大敵似的,若不是師傅堅持的話我才不會提前一小時來這裡吹風。」
 
面對兩名不配合的年輕人,裁判不禁大皺眉頭:「不行,這是食靈王大戰的傳統……」
 
裁判的話還沒說完,他本人就突然間軟倒在地上,他竟然是在這個時候遭到了某人的偷襲,而從裁判後方現身的偷襲者,則是一名穿著紅白相間服裝,臉上還塗著白粉,做小丑打扮的少年以及他的食靈。
 
「你是小吃街對面新開的速食店小開!」李延第一時間就認出了來者身份。
 
「沒有錯,就是我。」小丑模樣打扮的少年咬牙切齒:「你們這些食靈門的守舊份子,當年你們不認同我爺爺研究出的炸薯條為料理,硬是取消我們麥家快餐店的食靈王參賽名額,如今我從國外學藝歸來,我就要靠著這『仰望星空速食漢堡』打敗你們,讓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你們平常自以為傲的料理根本敵不過速食!」
 
「可是今年你們家也沒拿到參賽資格啊,而且還襲擊裁判,這按照法律算惡意傷人要判刑的吧?」李延眉頭一皺,發現案情超乎想像的單純。
 
至於被指出惡意傷人的速食店小開,彷彿被戳到了痛點,糾結一會兒之後想不出反駁的辦法,竟是惱羞成怒。
 
「少、少囉嗦,今天就讓你們嚐嚐我的厲害!仰望星空速食漢堡,讓他們看看妳的力量!」在速食店小開的指使之下,和他打扮得像小丑一樣的食靈少女立刻將李延還有張家包子店首徒當成了目標。
 
「李延,你和我想得一樣嗎?」張家包子店首徒一邊詢問,一邊讓他的食靈,一名穿著白色澎澎裙,以此象徵每個包子18摺的少女站到身邊。
 
「嗯,應該是吧。」李延打個響指,勉當即會意的拔出武器。
 
兩人分別與自家的食靈交換了視線,不約而同的露出笑容。
 
「「就先一起打倒他,我們事後再一決勝負!」」
 
一聲令下,穿著澎澎裙的食靈以及勉同時衝向速食店小開的食靈。
 
然後一場如火如荼的戰鬥就此……沒有展開。
 
無論如何這都是場二對一的戰鬥,而且速食類的食靈往往有著爆發力優秀,但續戰力嚴重不足的問題,在戰局開始的數分鐘後,小丑模樣的食靈就耗盡了力氣,先是作為武器的薯條模樣長棍被勉的大劍斬為兩段,接著背後又吃了一招澎澎裙食靈的飛膝撞,宛如炸好放涼後的薯條,軟趴趴的癱倒在地。
 
同一時間,李延還有張家包子的首徒也並肩作戰,使用物理手段打倒了孫姓小開。
 
作為從小長大的夥伴,兩人默契十足的找了根路邊的電線桿,對孫姓小開施以「阿魯巴」之刑,要害遭到爆擊,這導致廚師這邊的戰場甚至比起食靈少女們更快分出勝負。
 
將孫姓小開拖到大型垃圾堆放處,李延在猶豫一會兒,最後決定將他扔到不可燃垃圾一邊,等處理好孫姓小開之後,他這才拍拍手,向身後的張家包子的首徒問道:「說起來我們今天是來打食靈王淘汰賽的吧?」
 
「對。」張家包子的首徒點頭。
 
「可是現在問題是裁判已經昏倒,我們要怎麼分出個高下?」李延打量了一眼還處於昏迷的裁判,陷入了糾結。
 
張家包子的首徒想了想:「那我們接著打下去?」
 
「你認真想打?」李延問。
 
「說真的,不想。」張家包子的首徒搖搖頭:「你知道的,食靈王大戰是為了決定在下一屆比賽開辦前各店家在小吃街上的店舖位置,可是我們張家包子是流動餐車,根本沒有店面位置的需求啊……」
 
「那你主動投降怎麼樣?」
 
「不好,如果知道我直接投降,回去師父會把我吊起來打的。」張家包子的首徒連連搖頭:「不過我有另一個能分出勝敗的好方法。」
 
「說說看?」
 
張家包子的首徒轉頭看了他招喚出來的澎澎裙食靈一眼,然後朝李延使個眼色,露出男人心照不宣的笑容:「我們可以用更男人一點的方式分出勝負。」
 
李延眉頭一挑,發現張家包子的首徒提出這決勝方法恐怕並不單純,然而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從來不怕挑戰。
 
……
 
「老爹,所以當年你和張叔叔比賽的結果是誰贏了?」
 
多年以後,在李氏牛肉麵的店鋪廚房中,準備接任下一任掌門之位的少年好奇的打聽李延年輕時的風光歷史。
 
如今的李延比起當年還是學徒時多了幾分滄桑,少了幾分的稚嫩,他在廚房準備著稍晚準備開業的食材,一邊讓準繼承人在旁觀摩。
 
「這個嘛,沒輸沒贏,我們兩個最後都晉級了。」
 
「為什麼?食靈王戰每有同時晉級的規則吧?」少年不甚理解的問道。
 
「這個嘛……下次再回答你,都到開業的時間了。」李延笑了笑找個藉口轉移了少年的注意力。
 
目送著嘴上抱怨李延總是在這時候轉移話題的少年離去,李延搖搖頭,露出了一絲苦笑,隨後他的腦門挨上了一記爆栗。
 
抬起頭,仍是少女模樣的勉飄浮在空中,似乎是因為回想起當年的事情,正鼓著腮幫子,臉蛋上佈著一層濃濃的紅暈。
 
「抱歉啊,勉,當時年輕不懂事嘛。」
 
放下手上的菜刀,李延連連擺手,對著自己的食靈致上萬分歉意。
 
「畢竟總不能和那小子說,當年老爹和張叔叔抱著食靈對空『嗶~(消音)』時的畫面被路人看到,結果我們兩個成功躲起來,但昏迷的裁判直接被當可疑份子扭送警局,最後導致比賽草草收場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487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你到底嗑了多少?

10-01 22:15

貓耳寬
也許沒停過10-01 22:41
貓咪貓咪貓咪
這批很純

10-01 22:53

貓耳寬
應該純?或許?10-01 23:18
抹茶貓-紳士模式
❴理事年肉麵❵的麵碗極大,碗口足夠讓一名成年人把臉直接埋進去

10-01 23:09

貓耳寬
所以那裡也會非常的壯觀~10-01 23:18
抹茶貓-紳士模式
❴錯字嗎❵ 胸不貧何以平天下

10-01 23:21

貓耳寬
平啊~10-02 13:47
洛曄歸根
貓寬出品保證純(用力吸

10-01 23:39

貓耳寬
吸ㄅ10-02 13:47
吹雪
可以,這很純
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小塊肉小碗麵(X

10-02 00:04

貓耳寬
個人口味~10-02 13:47
Rubik
看到速食食靈亂入,害我想到另一個驚悚的可能性

如果英國的仰望星空派或是炸魚之類的(總之就是魚)成為食靈的話⋯⋯

上半身是魚頭,下半身是有鹹魚味的腿⋯⋯感覺真是驚悚的畫面

連技能「五魚二餅」的典故都想到了⋯⋯

10-02 09:44

貓耳寬
那種東西口味太特殊了10-02 13:47
提醬汁◕◞౪◟◉
ヾ(́◕◞౪◟◉`)ノ咕嚕

10-02 16:58

貓耳寬
靈波~10-02 16:59
諸葛
出處是某食靈遊戲嗎XDDD

10-02 20:21

嘉兒黛亞・呂娜萊斯
自己的老婆自己捏W

10-17 02:32

會喵叫的貓
車呢,車呢!

11-11 00: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jordenf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化不可能為可能的... 後一篇:【短篇】合適的時機是在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