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夏玄月的奇妙冒險EP‧12:後記

作者:Luis│2018-09-30 16:35:20│贊助:30│人氣:562
  主神空間…這裡是所有輪迴者完成任務後就能返回的神奇地方,這裡是整個輪迴世界唯一安全的空間,在這裡沒有鬼怪或是敵人的追殺,輪迴者可以在這裡好好的放鬆疲勞的精神,修復受傷的身體,甚至是用從恐怖片中得來的獎勵強化身體,但…
 
  「我可沒聽說還要做這種事啊!」玄月不爽的抱怨著,一邊翻動著鍋鏟裡的荷包蛋,一邊看向正一臉無辜的坐在桌子旁的朴美玲。
 
  「那個...雖然這麼說有點不好意思,可是你真的不用…」朴美玲囁嚅著說道,卻被玄月一個眼神瞪的低下了頭去。
 
  是的,他們從《絕命終結站》回歸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天了,而這三天的時間玄月都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間裡沒出來過,一方面除了他還是不喜歡和人群相處外,另一方面他也負責照顧起朴美玲這個生活白癡來,畢竟從在電影世界相處的短短兩天裡,玄月就已經看出朴美玲除了巫女的工作外,對於其他的日常是完全一竅不通的,這點從她想用微波爐煮水煮蛋就能看出來了。
 
  「但,這樣做不會太麻煩你嗎?」朴美玲還是有些擔憂的問道。
 
  「妳只要老老實實的坐著,別碰任何東西就好了。」玄月嘆了口氣說道,她可是親眼見識過朴美玲炸掉整個廚房的,雖然那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死神在背後搞事,但玄月可不想在主神空間又看到同樣的戲碼上演,於是便半強迫的拉著朴美玲同住在一起。
 
  當然,玄月也很清楚這麼做未免有些曖昧,所以這美其名是監管,但任誰都看得出來,玄月對於朴美玲的態度和其他人,甚至是和一文字比起來,都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先說好,我會這麼做只是因為妳是少數幾個能看見我的替身的人,而且和妳在一起時,這傢伙感覺就稍微沒那麼容易暴走了,再說妳也需要有人平衡妳的厄運對吧?所以我們這是互相利用,妳可別誤會了。」玄月咬著牙說道,朴美玲則是一臉問號的連連點頭,雖不明,但覺厲。
 
  「不過還真是看不出來呢,想不到玄月對於家事還挺拿手的。」看著玄月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樣子,朴美玲忍不住有些讚嘆的說道,她甚至看到玄月招換出那個替身一起做起了菜來,那切菜、洗米、炒鍋的動作之精準,簡直就和玄月一模一樣。
 
  「喔,妳說這個啊?畢竟自己一個人生活久了,總不能餐餐都吃便利商店吧?那太不健康了,而且也很燒錢。」玄月聳了聳肩一派輕鬆的說道,可他的臉色卻在朴美玲看不到的地方暗沉了下來「而且…我的母親病倒後,就必須換我照顧起她來了。」
 
  「嗯?你剛才有說什麼嗎,玄月?」
 
  「沒、沒什麼,好了別廢話了,快點吃飯吧!」玄月忽然有些煩躁的說道,不過他還是盡量輕手輕腳的將餐盤放在了朴美玲桌上,盤子裡裝著些煎蛋、培根、花椰菜之類的簡單家常菜,可卻讓朴美玲看的眼睛直亮。
 
  「看起來很好吃呢!謝謝,那我就開動了!」朴美玲說道,拿起了餐具就是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反倒是玄月看著盤子裡的食物,不知怎的突然發起了愣來。
 
  「怎麼了,玄月,你不吃嗎?」見玄月有些無精打采,朴美玲於是問道。
 
  「不,沒什麼,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
 
  「是團隊裡的其他人嗎?」朴美玲小心翼翼的問道,玄月雖然沒有馬上答腔,不過從他的臉色來看,朴美玲就知道自己的猜測八九不離十了。
 
  「其實我覺得你也不用那麼抗拒他們啊,雖然之前和大家有些不愉快,不過事後想想,我認為蒼井瞳會這麼做肯定有她身為智者的考量的,而且你的爺爺不是也和我們道歉過了嗎?」朴美玲問道,但玄月卻只是搖了搖頭,煩躁的站了起來。
 
  「不,我指的不是這個,確實,她把我們當作誘餌這點我到現在還是很不爽,可就像妳說的,她這麼做確實是有道理,如果換作是我大概也會做出類似的事,而且說不定還沒她高明,但…我還是有些不習慣啊。」玄月抓著頭髮說道。
 
  「不習慣?是指和大家一起生活嗎?」朴美玲歪著頭問道,玄月則是僵硬的點了下頭。
 
  沒錯,玄月真的是超級不習慣到一個快爆炸的地步了,而這其中最讓玄月無所適從的,就是那個叫宗太郎的傢伙。
 
  一般來說,像這樣一支小隊裡必定會有一個領導級的人物,也就是出事時必須要有個人跳出來喊跟我走之類的,而且這樣的上位者,其態度或說風度必須要是強勢不容拒絕的,這是做為上位者該要有也必須要有的風範,否則萬一碰到危急的情況,底下的人都不聽隊長的命令,各玩各的亂成一團的話,這樣的小隊就算個人的實力再強也沒有任何意義,不過是一盤散沙罷了。
 
  然而妙的卻是,玄月並沒有在宗太郎身上看到屬於上位者該有的氣勢,甚至可以說,宗太郎對於權力或是管理團隊這點是很隨興的,而且隨興到有點隨便的地步了,像是…
 
  「那個…到恐怖片世界後自己注意安全啊,別惹太麻煩的事就好。」這是他們和宗太郎詢問在恐怖片戰場中該注意的事時得到的回答,又或者…
 
  「那麼,如果沒事的話,大家就解散吧。」這是宗太郎在開隊伍會議時的口頭禪之一。
 
  「這可真是的,像他這樣的人是怎麼把這支隊伍帶起來的啊?」玄月想不透的喃喃自語著,甚至他都會有種錯覺,那就是這支隊伍的隊長應該是蒼井瞳才對,比起老是無所事事的找人喝酒的宗太郎,蒼井瞳就明顯盡責許多,舉凡個人的強化、團隊道具的兌換、下場恐怖片的應變計畫等等,蒼井瞳無一不詳細的列舉了出來,從這幾點來看,蒼井瞳事實上已經超越了一個智者該有的存在了。
 
  「搞不懂啊,這支隊伍裡就沒有一個正常人嗎?」玄月頭痛想著,特別是想到之後就要和這些人經歷各種恐怖片後,玄月就感到頭大了起來。
 
  「說到這個,玄月,你在上一場恐怖片的時候也拿到了獎勵吧?不打算去強化一下嗎?」朴美玲好奇的說道。
 
  「免了,我只要學會如何控制好這東西就行了。」玄月擺擺手說道,指了指正站在自己身後的替身。
 
  「就算你這麼說好了,可是只有自己一個練習的話效果肯定有限吧?啊,對了,我想到一個好方法了!」朴美玲說著說著,忽然打了個響指站了起來。
 
  「什麼好方法?喂!等一下,妳要帶我去哪?」玄月正疑惑時,朴美玲卻直接抓起他的手腕往門口走去。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找人幫忙啦!好啦,你也別那麼排斥,說不定這也是命運對你的安排喔!走吧!」
 
  「去他的鬼命運,我才不要接受那些傢伙的幫助!」
 
  於是乎在朴美玲半強迫,好吧,百分之百是朴美玲的強迫之下,玄月終於是無奈的結束了他在主神空間的家裡蹲生活,來到外頭的廣場上,而在那裡則可以看到東海隊的幾人正三五成群的或坐或站在一塊,有的在討論下一場戰鬥該做的準備,也有的在交換戰鬥的心得,當然也有人只是在純聊天打屁。
 
  「呦,玄月,終於睡飽肯出來啦?我還以為你這小子捨不得離開溫柔鄉了呢!」正當玄月四下張望著時,一文字忽然朝他走了過來說道。
 
  「你信不信我打你啊,老頭子?」玄月瞪著一文字,不爽的咬牙說道,他怎麼想都想不透,為什麼像一文字這樣的老屁孩居然是自己的爺爺,這肯定是某種惡劣的玩笑。
 
  「哈哈,跟你開個玩笑而已,話說你小子居然難得主動找我,肯定是有什麼事要拜託我吧?」一文字問道,玄月則是肯定的點點頭。
 
  「嗯,是有些事想問你,關於基因鎖的事。」玄月開門見山的說道,基因鎖,這東西似乎是對於輪迴小隊成員相當重要的玩意兒,也是評定一個人是否是強者的標準之一。
  
  事實上這三天玄月可不只是當個家裡蹲而已,除了持續鍛鍊他的替身外,玄月也一直在努力試著解開基因鎖,然而很遺憾不管他怎麼做,始終都是一點成效也沒有,他的雙眼依然沒有變化,腦海裡也沒有奇特的戰鬥預感流入,一切就和平常時一樣。
 
  「呵呵,這你就問對人了,雖然老頭子沒解開過基因鎖,不過我知道有誰可以幫你,小美鶴!」一文字拍了拍玄月的肩膀,接著喊了聲,不一會而一個穿著忍者裝束的小女孩便出現在幾人面前。
 
  「一文字爺爺,您找我有事嗎?」美鶴神色淡然的問道,無視一旁朴美玲和玄月驚訝的眼神,因為她剛才可是憑空出現的,就像是瞬間移動一樣。
 
  「事實上這叫瞬身術才對,是忍術的一種,另外我好像聽到你們在談論基因鎖的事?」美鶴問道。
 
  「啊,沒錯,小美鶴妳是刺客出身,肯定對基因鎖不陌生,麻煩教教玄月吧!」一文字。
 
  「有些事情是別人教也教不來的,一文字爺爺,不過我確實是能告訴你一些事。」美鶴搖了搖頭說道「基因鎖,這被稱為是人類生命與精神的奇蹟,解開基因鎖後會將人體的潛能徹底引發出來,讓身體隨時處於最佳的戰鬥狀態,事實上過去在我們的組織裡,對於基因鎖的鍛鍊一直未曾停止,解開基因鎖的與否也是決定一個刺客在組織中地位的方法之一。」
 
  「那要怎麼樣才能開啟基因鎖?」玄月問道,這是他目前最關切的問題,就像當初在絕命終結站時遭遇的印州隊成員一樣,不論是那個操控念珠的和尚,或是使用大刀的刺客,這兩人都是解開基因鎖的高手,哪怕玄月有了替身,可在這兩人面前卻是只有挨打的分,甚至還被人一刀放倒,這解開基因鎖的重要性實在不言而喻。
 
  「我前面就說過了,基因鎖是人類生命與精神的奇蹟,曾經我們的組織認為只有在生死之間才能夠激發出基因鎖,但這實際上是錯誤的認知,基因鎖並不一定要生死之間才能解開,而是需要精神高度集中凝聚,只不過在生死間人類的精神力往往會被壓縮到極限,所以才產生了只有生死間才能開鎖的錯覺。」美鶴認真的說道。
 
  「事實上,依靠經歷生死來強行開鎖反而是一種歪路,確實,這麼做可以最大限度的激發人體的潛能,可是後遺症卻會導致基因鎖掌控能力不穩,以及控制力下降等等,已經有無數實力比我還強的刺客證明了這個理論,因為解開基因鎖本身並不是變強,只是給了人類變強的可能而已,一個從0到1的可能。」
 
  「這麼說,我一輩子都解開不了基因鎖了嗎?」玄月有些懊惱的問道。
 
  「這世上沒有過不了的難關,只是你的信念不夠而已,解開基因鎖也不是一蹴可幾的,不過我得先提醒你,除非你有絕不回頭的勇氣,否則最多最多,一個人一輩子解開到基因鎖二階就算很了不起了,還想繼續提升下去的話只會一步步走向毀滅而已,我能說的就這麼多了,具體該怎麼做,就只能靠你自己掌握了。」美鶴說道,隨即轉身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這可真是的,這不是有說和沒說一樣嗎?」玄月嘆了口氣想道,一文字則是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別見怪啊,玄月,那孩子說話本來就是這樣,好了,你也別太失望了,就像小美鶴說的一樣,解開基因鎖不是一天兩天能辦到的,比起這個,你們應該都還沒使用獎勵點數?!走,我們先去看看有什麼強化適合你們的吧!」
 
  「啊啦,原來大家都在啊,我正好有些事要找你們呢!」正當一文字拉著兩人走向主神的光團時,一旁的房屋大門忽然打了開來,接著就看到宗太郎和蒼井瞳並肩走了出來,宗太郎仍是一副豪邁的大笑著,蒼井瞳則是臉色略微冷淡的對玄月說道。
 
  「什麼事?」玄月皺起了眉頭道,他總覺得有種不祥的預感。
 
  「上場恐怖片中,你被那個鬼魂攻擊的太過嚴重,我為了保住你的性命,只能耗損近十年的道行,而現在該是你付費的時候了。」蒼井瞳微笑說道「我的強化能力是天狐血脈,可以透過吸收日月精華一步步鍛練,最後達到傳說中九尾狐仙的境界,上次救了你讓我的道行耗損了不少,甚至連一條尾巴都賠上了,所以囉…」
 
  「我知道,別把我當成是那種小心眼的傢伙了,妳就直說吧,妳需要多少獎勵點?」玄月擺手說道,蒼井瞳的要求雖然強勢,但並不過分,而且自己能活下來確實也是多虧她的幫助,從某方面來說,他們之間也算是扯平了。
 
  「不錯,不過因為我的能力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而且還是必須要在充滿高純度靈力的地方才能成長,所以了,我和宗太郎要兌換進入《魔戒》的世界,這是我們之前經歷過的某場電影,是一個充滿奇幻生物和魔法的地方,我的能力在那裡鍛鍊是最好不過的了,我們會在那裡待上一段時間,至於多久,就先幫我兌換個兩百天的生活天數吧!」
 
  「蛤?妳說啥?!」玄月一聽整個傻眼了,關於這個世界的資訊他也算是熟悉了,像是這種開啟恐怖電影的功能都是要價不斐,而且還是按日計價的,在恐怖電影世界中生活一天需要50點獎勵點,蒼井瞳一開口,等於直接狠狠扒了玄月好幾層皮。
 
  「當然,我不會要你全出,宗太郎的生活天數他自己可以負責,你只要負責我需要的一半天數就好,另一半會由朴美玲處理,而小胖我讓他保留一部分自己應得的,剩下的則等我們回來後再視團隊的需要來使用。」蒼井瞳淡淡說道「還是說你不願意?難道這些點數比你的生命還珍貴嗎?」
 
  「妳…好吧,我接受,不過我有一個條件!」玄月想了想,忽然咬牙說道。
 
  「說說看。」蒼井瞳頓時好奇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有新人敢和自己談條件的。
 
  「朴美玲雖然獎勵點數足夠,可是她並沒有支線劇情,我給妳一萬點獎勵點,但你們要給她一次B級的支線劇情讓她強化適合的血統。」玄月定定的說道,陰陽師啟蒙,這是之前他無聊在主神那查詢可以強化的能力時看到的,對於擁有天生靈感的朴美玲來說,這絕對是再適合不過的強化了,不過這個強化要價不斐,需要一次的B級支線劇情和5000點獎勵點,玄月也算是狠狠反咬了蒼井瞳一口,反正他已經是先天能力者了,強化什麼的反而沒那麼重要。
 
  「喔喔,這小子不錯嘛,有氣魄,而且開始懂得替夥伴著想了,好,我答應你!」蒼井瞳還沒開口,反而是宗太郎大笑著走了上來說道。
 
  「等等!單純的交換沒什麼意思,要不我們來開個小賭盤吧!」正當宗太郎準備替玄月兌換時,一個粗聲忽然傳來道,玄月一聽臉色猛地拉長,又來了一個難搞的傢伙了。
 
  「喔?龍二,你想賭什麼?」宗太郎好奇的問道。
 
  「這小子上次和我的那一架還沒打完就被中斷了,我們就來賭誰會贏吧,要是這小子能在我手下撐過五分鐘就算他贏了,剛才的條件也如約實現,但要是你輸了,那麼抱歉,這次老大和瞳姊的二人旅行團,費用就要你小子出了。」山崎龍二挑了挑眉笑道。
 
  「喔喔,這個點子不錯嘛,龍二,我也很好奇上次那場架的結果如何,就這麼辦吧!」宗太郎興奮的說道。
 
  「等一下,這樣的話不是對玄月壓倒性的不利嗎?那怎麼…欸?玄月?」朴美玲正想抗議時,玄月卻揮了揮手示意她別說話。
 
  「有意思,如果你是想打架的話我隨時奉陪,只不過希望你到時候不要被打得太慘啊,龍二哥,不然面子可就掛不住了。」玄月冷笑著說道,捏著拳頭走了上前。
 
  「嘴硬的傢伙,放心,我會留你幾顆牙齒下來讓你跟主神全身修復的。」山崎龍二轉了轉手臂說著,隨即朝著玄月走去,而隨著兩人逐漸靠近,他們之間的火藥味也變得刺鼻無比,彷彿只要一個噴嚏就能引爆。
 
  「等等!」就在兩人即將走近彼此的攻擊範圍時,一道身影忽然用奇怪的步伐穿過圍觀的眾人,一眨眼間就站在了山崎龍二和玄月中間,那熟悉的酒氣和死也不打算穿好的功夫裝,是李黛琳。
 
  「龍二哥本身就是解開基因鎖的人,和一個沒解開基因鎖的新人戰鬥豈不是以大欺小了嗎?欸嘿,我們龍二哥是不會做這種事的,所以就由同樣沒解開基因鎖的我來代替他吧。」李黛琳醉醺醺的說道,一手還拎著個西瓜大的酒壺。
 
  「妳是來搞笑的嗎?」玄月瞪大了眼睛問道。
 
  「欸嘿,我可是很認真的喔,不過看在你是個新人的份上,我當然也不會拿出全力和你打的,要不這樣,我讓你兩支手一支腳,你能夠摸到我一下就算你贏了,如何啊?」李黛琳嘻嘻笑道,隨手就將那個酒壺扔上了空中後就把雙手揹在背後,接著抬起右腳用膝蓋輕鬆接住了落下的酒壺,玄月則是愣愣看著腳步不穩的李黛琳,這女人真的不是來搞笑的嗎?
 
  「小心點啊,玄月,黛琳的功夫可不是電影上的花拳繡腿,別大意了!」一文字喊道。
 
  「萬事拜託啦!玄月小哥,我的一萬塊大洋就靠你了!」小胖也在人群堆中高聲加油打氣著。
 
  「喂喂喂,來真的啊?」玄月簡直一整個無語了,看著李黛琳在自己面前搖搖晃晃、東倒西歪的模樣,反而讓玄月不知該怎麼出手了,一方面是他確實厭惡會打女人的男人,但另一方面,李黛琳的模樣也讓他很是在意,不管玄月怎麼看,這個女人絕對是喝ㄎ一ㄤ了,可奇怪的是每當玄月覺得她會跌倒時,李黛琳總是能用奇怪的姿勢將身體的平衡給拉回來,這種事還是玄月頭一次看到。
 
  「和單純的發酒瘋不一樣,原來如此,是耍醉拳的人吧?」玄月暗暗猜想著,試圖看出李黛琳動作的規律,但那不規則的步伐別說是規律了,根本就是雜亂的一點章法也沒有,玄月甚至看久了,都覺得自己有種快醉了的感覺。
 
  「發呆可不行喔,小哥,你不過來的話我就過去了!」就在玄月愣神的一瞬間,李黛琳忽然清喝道,玄月才剛回過神來就感覺到一陣勁風撲面,下一刻他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接著便盯著主神的光球發起愣來。
 
  「我、我跌倒了?怎麼回事?」玄月莫名其妙的按著摔疼的腦袋坐起,他一回頭就看到李黛琳正站在自己身後,仍然是維持著那個雙手揹在身後,單腳金雞獨立的奇怪姿勢。
 
  「唉呀呀,小哥你怎麼跌倒啦?不要緊吧?」李黛琳笑嘻嘻的說道。
 
  「這女人...」玄月咬牙一拍地便彈坐了起來,好吧,既然這傢伙要玩,那麼他絕對奉陪到底!
 
  玄月大吼著一拳揮出,可卻被李黛琳看似隨意的側身躲了開來,玄月不信邪回身又是一腿掃出,然而李黛琳只是單腳一蹬地,便彷彿一隻雁子般從玄月的頭頂掠過,接著好整以暇的降落在他身後,而那個酒壺卻是連一滴酒也沒灑出來。
 
  「不是吧?這是吊鋼索了吧?!」玄月這下是徹底傻眼了。
 
  「嘿嘿,小哥,你出拳的動作和破綻都太大囉,你真的知道怎麼出拳嗎?」李黛琳半瞇著眼笑道,玄月被這一陣挑釁弄得臉色青一陣紫一陣的,他大吼一聲便朝李黛琳再度衝去,然而不論他怎麼攻擊,卻總是在最後一刻被李黛琳堪勘躲過,乍一看會覺得李黛琳閃躲的很辛苦,但事實上,真正有苦說不出的卻是玄月,和李黛琳對打就像是對著窗簾揮拳一樣,這種有力發不出的窘境實在是夠難受的。
 
  幾輪交手下來,玄月已是滿身大汗,而李黛琳卻連呼吸都不見一絲紊亂,與其說這是對打,不如說是李黛琳在把玄月當成猴子耍。
 
  「累了嗎?要休息一下嗎?」李黛琳看著氣喘噓噓的玄月,微笑著問道。
 
  「黛琳姊,如果我拿全力和妳打,妳應該不會介意吧?」玄月平復了下呼吸,忽然一臉正色說道。
 
  「現在的小孩怎麼屁話那麼多?快點放馬過來吧!」李黛琳翻了個白眼。
 
  「好!」玄月大吼一聲,當那個替身從他身上竄出的同時,玄月也腳下一點,飛快的朝著李黛琳衝去,同時一陣快拳彷彿雨點般朝李黛琳打去。
 
  「喔喔,好快的速度啊!」宗太郎讚嘆的說道,就見玄月的替身以一陣眼花撩亂的重拳連打朝李黛琳揮去,然而奇特的是後者明明看不見玄月的替身,可卻總是在即將被攻擊到的瞬間閃了開來,提升速度的不只是玄月而已,李黛琳的速度同樣往上翻了一倍。
 
  「弱點是腳。」玄月的攻擊看似狂亂,可他的雙眼卻在冷靜的搜尋著李黛琳的破綻,只要破壞那支腳的平衡,那麼自己就贏了!
 
  打定主意後玄月也不再遲疑,他一個箭步衝上前就是一陣重拳揮出,而這一拳自然不可能打中,但,這只是玄月攻擊的前奏而已!
 
  「再來!」玄月吼道,又是一拳祭出,這一拳的聲勢驚人,可同樣也是只有空氣挨揍的分,無所謂,擊出,被躲開,擊出,被躲開!再擊出!再擊出!
 
  「別那麼怕痛啊,黛琳姊!」玄月冷笑著說道,一腳掃出打算絆倒李黛琳,然而她只是輕描淡寫的一跳,就凌空掠過了玄月的攻擊。
 
  就是現在!玄月一懍,趁著李黛琳還沒落地時飛快衝了過去,同時一記迴旋梯就是從側邊襲向了李黛琳的腰際。
 
  碰!空氣中傳來一陣爆響,玄月的大腿肌肉也瞬間發麻了起來,可是他的嘴角卻露出了微笑。
 
  「妳終於動手防禦了呢。」玄月說道,看著同樣維持著一腳踢出姿勢的李黛琳,兩人的腳上還冒著淡淡的煙。
 
  「不錯的策略,可惜對我不管用喔。」李黛琳微笑道。
 
  「不,這並不是我的策略,那個才是!」玄月笑了笑,忽然伸手指了指,李黛琳一愣,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猛地抬起頭。
 
  「妳的敗筆就是太托大了,確實我的攻擊連妳的衣角都摸不到,但在只有一隻腳的情況下是不可能同時進行站立、移動和防禦的動作的,而且別忘了,妳還托著個酒壺呢!」玄月的尾音一落,只聽見一陣陶瓷框啷聲,李黛琳直接就被那個從天而降的酒壺砸在了頭上,碎片灑落一地,她的身上也自然沾滿了酒水。
 
  而眾人看著被酒水濺了一身的李黛琳,不知怎麼的忽然頗有默契的往後退了一步。
 
  「怎、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朴美玲不解的問道,卻看到一文字一臉嚴肅的將她向後拉開。
 
  「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是等等會發生的事,這下慘了,小美鶴,做好準備,該妳出手了。」一文字定定說道,美鶴聞言則是默默點了點頭。
 
  等等會發生的事?會發生什麼事?這個問題玄月也同樣很納悶,可還沒等他找到答案,答案已經自己找上門了。
 
  「那個酒可是我留到現在,打算晚上才開來喝的。」李黛琳低頭嗅著身上的酒氣說道,一絲奇特的蒸汽緩緩從她的皮膚上散發出來。
 
  「不可饒恕!」就見李黛琳忽然怒吼一聲,架住玄月踢擊的腳猛力一揮,將玄月蹬得向後彈飛的同時,更是在地上砸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凹洞來。
 
  「?!」玄月一驚,李黛琳的這股力量實在太過駭人,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李黛琳已經又一次衝出,朝著還在半空中飛著的玄月就是一拳揮出,這一拳的速度居然快到玄月完全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陣模糊的殘影而已,他甚至來不及讓替身進行防禦,接著就被這一拳給直接命中,當場慘叫著吐血飛了出去。
 
  「玄月!黛琳姊夠了,他會死的!」朴美玲著急的說道,但李黛琳卻像是沒聽到似的,只是舉起一隻冒著陣陣煙霧的拳頭緩緩往玄月走去,而玄月此刻還成大字型的癱倒在地上,別說是站起了,他現在根本是連開口都沒辦法,李黛琳那一拳的威力實在太過誇張,居然直接打穿了他的肚子,而且李黛琳肯定用上了內力,那一拳貫穿後玄月只感覺到一陣剛猛的勁道在體內四散著,就彷彿是一連串微型炸彈爆炸一般,將他柔軟的內臟全給震裂了,就連肋骨也斷了好幾根,可以說不用等李黛琳補他最後一腳,現在的玄月已經是一腳踏進棺材了。
 
  「美鶴!」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李黛琳即將朝玄月摜下最後一擊時,美鶴忽然一個閃身出現在了李黛琳面前,就見這個小女孩的雙眼猛地變得一片猩紅,瞳孔上的勾玉型符文高速運轉了起來。
 
  「欸嘿嘿,這裡怎麼會有一個裝滿清酒的游泳池咧?好像很清涼的樣子,我先…嗝,遊一會兒!」隨著美鶴的幻術發動,李黛琳臉上的殺意也跟著緩緩褪去,不出片刻她又變回平常那副醉醺醺的模樣,接著砰的一聲倒在地上便呼呼大睡了起來。
 
  「幻術是嗎?得救了…」玄月暗暗想著,趁著這個機會一文字連忙大喊了聲全身修復,下一刻一道光柱便從主神的光球中降下,將玄月的身體籠罩住,同時他肚子上的傷口也以極快的速度癒合了起來,幾分鐘不到的時間,玄月就感覺自己的傷勢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
 
  待到玄月結束修復後落到地上,那裡已經聚滿了正等待著他的人群,而第一個走上來的便是朴美玲,這個女孩直接推開了眾人就衝向玄月,激動的靠在他肩膀上大哭著。
 
  「好了啦,哭什麼,有什麼好哭的?不過只是打賭輸了而已,我又還沒死。」玄月別過了頭說道,而這一扭頭也正好和山崎龍二對上了眼睛,兩人都在雙方的眼神中看到一絲奇特的情緒。
 
  「是我…」
 
  「是我輸了,你贏了,玄月。」正當玄月想開口時,山崎龍二卻忽然說道「小子,我承認你是東海隊的一員了,幹得漂亮,繼續努力吧。」
 
  「呃,謝謝。」玄月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而山崎龍二說完後也不再搭理他,只是抱起了呼呼大睡的李黛琳便走回房裡,只是不知是否是玄月的錯覺,龍二的背影似乎有些…落寞?
 
  而這一愣神間,眾人也在宗太郎的叫喚下飛快的將他高舉了起來,同時大喊道:「歡迎我們的新夥伴,夏玄月!歡迎加入東海隊!」
 
  ○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間十天便過去了,而此刻東海隊的眾人則是聚集在了廣場上,靜靜等待著主神的光柱照下。
 
  「怎麼樣,玄月,等等就要進入恐怖片世界了,你準備好了嗎?」朴美玲問道,看著正站在身旁抽菸的玄月。
 
  「啊,那還用說?管他是什麼恐怖片,通通放馬過來吧!」玄月笑了笑說道,默默打量了下四周的眾人,四周的夥伴。
 
  「咦?黛琳姊,妳什麼時候改穿旗袍了?」詠好奇的問道,看向了穿著一襲黑色旗袍,頭上還梳著兩個包包頭的李黛琳。
 
  「啊,妳說這個啊,欸嘿,這是秘密喔,秘密!」李黛琳一邊撓著兩辮下垂的馬尾,一邊神祕兮兮的說道,奇怪的是,站在她旁邊的山崎龍二不知為何則是露出一臉「殺了我吧,拜託」的表情,而且…貌似這兩人最近好像也走得蠻近的呢?詠奇怪的想著。
 
  「對了,玄月,既然我現在已經是陰陽師了,那麼我應該替你的替身命名才對。」朴美玲忽然說道,興沖沖的看向了玄月。
 
  「命名?」玄月。
 
  「沒錯,在陰陽術中,最強大的咒術正是言靈,也就是萬物的真名,而名字正是束縛萬物的咒語,但也同時是讓萬物存在的根源,我想如果你的惡靈也有名字的話,或許你就能更好的控制他了吧?」朴美玲點點頭說道。
 
  「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但妳要怎麼做?」玄月問道。
 
  「當然是用命運的卡牌,塔羅牌來決定了!」朴美玲說道,從口袋裡取出了一疊紙牌來。
 
  「塔羅牌?我還以為妳會用更傳統的東西呢。」
 
  「呃,就算是古老的職業,但也得吸收新知吧?好了,你就從中盲選出一張牌吧!命運會安排好你的道路的。」朴美玲說道,將手中的一疊卡牌遞給了玄月,後者則是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從中抽出了一張牌來。
 
  而在玄月抽出那張塔羅牌的同時,卡牌上也跟著散發出一陣金色的光芒來,接著緩緩浮現出了一個星型的圖案。
 
  「是星星!代表星星的卡牌,那麼你的替身名字就是…白金之星!」朴美玲定定的說道,那張卡牌隨即化為一陣光點,消散在了玄月手中。
 
  「白金之星是嗎?白金之星…不錯,我喜歡!」玄月笑了笑說道。
 
  「嘿嘿,是吧?別忘了我可是巫女呢!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喜歡的。」朴美玲笑嘻嘻的說道。

         「是啦是啦,再怎麼說都比我的錢寶寶好多了,哎,我花了一大筆獎勵點結果抽到這種替身,玄月甚至還在現實世界時就擁有替身了,難道這就是人品嗎?」小胖一臉哀怨的說著,看著幾個蜜蜂狀的物體在腳邊跑來跑去的。

         「擇你所愛,愛你所擇囉,對了,既然這場恐怖片大夥的獎勵都有剩,要不我們先存一點起來,下場電影結束後兌換回現實世界一趟吧!」玄月想了想,忽然興沖沖的提議道,兩人聞言雙眼立刻隨之一亮。

          「這個提議不錯,正好我也得回家族一趟,有些陋習是該改一改了。」朴美玲點頭說道。

           「好!那麼就說好了,下場電影一結束,我們三個就一起回現實世界一趟吧,大家,可要活下去啊!」玄月正色說道,而正當幾人談話時,忽然間整個廣場上的光芒一暗,下一刻無數的光柱便從主神的光球中降下,就像是在邀請他們進入一樣。
 
  「好!電影就要開始了,我們走吧,向著下一場的冒險前進吧!東海隊!」宗太郎喊道,高舉起了一隻蒼白的鬼手,五指緊握成拳。
 
  「喔!」
 
  眾人聞言隨即大吼了聲,跟在宗太郎的身後朝著那無數的光柱走去。
 
  朝著那無限的未來走去!


【無限恐懼番外,夏玄月的奇妙冒險,全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472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slenderman
魔戒簡直是一座大寶山,待了兩百天真不知道會變強多少

09-30 16:55

Luis
蒼井瞳表示:聽說薩魯曼會掉受祝福的武器捲軸喔
宗太郎:槍在手 跟我走! 09-30 17:22
青蛙子
真的叫白金之星啊?那玄月你以後可能要多想點辦法了。還有養酒鬼其實某方面來說超麻煩的(看著自己的鎮守府赤字)

09-30 17:45

Luis
玄月表示:這可真是的(抓頭髮
龍二表示:瞳姊,可以跟妳周轉一些點數買酒嗎?
宗太郎:加一 詳細希望
蒼井瞳:。。。09-30 18:03
青蛙子
話說接下來會是天使還是惡魔隊的故事?

09-30 17:45

Luis
接下來沒意外應該是惡魔 然後中間會插兩班車[e24]09-30 18:03
邪惡秋雨
總算完結了 雖然是番外篇 是說 下一個是樓上講的另一個番外嗎?是的話 我等的中洲隊本傳
又要等上好一陣子了

09-30 18:07

Luis
就把這個當成前傳看就好 還附加兩篇福利篇喔(拇指09-30 18:12
初晨
以後還會有東海隊出現嗎??

09-30 23:23

Luis
當然會啊 除了被團滅掉的小隊外 只要是在外傳出現過的 主線故事都會有09-30 23:28
白煌羽
辛苦了

09-30 23:26

聖光月想
也就是說中洲隊的時間線其實異於常人嗎

那高亮君在外傳估計是幫項羽挖了個大坑

項羽:X的高亮君你算計我

10-01 02:10

Luis
沒有啦 其實是我筆誤了 之後會再修正(掩面10-01 07:29
顎大嬸
死神應該一頭霧水?
乾,飛機炸了死幾個npc,開車撞人沒死人,炸了加油站沒炸死人,你們就跑了.....
死神os:我幹你個主神....

11-08 13:05

Luis
死神表示:裁判!可以讓人這樣躲了又躲 躲了又躲的嗎??11-08 13: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 後一篇:劇情異動小通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30774228咪哪桑
小屋更新繪圖創作!快來看剛出爐的香噴噴美少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