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永樂神社的巫女 第七章:測靈-7(完)

作者:阿次│2018-09-28 15:37:49│巴幣:0│人氣:214
  「呵呵——」迪爾剛才雖然被歐陽的速度給嚇到,但對上這小女孩的挑釁卻不怒反笑。他雙手一張,滿頭長髮無風自動,看上去就像一隻有無數觸手的黑色水母。

  歐陽雙手一抖,護身刀的刀鞘立刻鬆開落地,看那刀刃就能明白那兩把刀絕對削鐵如泥。

  她又轉頭望著我和白潼。「把她帶到掌教身旁,那邊比較安全。」

  「等等……妳有幾成把握?」她的姿勢確實很帥,但要我不擔心是不可能的事。

  「就算沒有也得打。」歐陽又把視線移回迪爾身上。「這不單是委託,也因為他實在噁心。」

  真的。

  水母還是待在海裡比較漂亮。

  「那……妳小心點。」

  歐陽背對著我輕輕點頭表示明白,我則抱起不停發抖的白潼,腳下踏著碎步跑到掌教身邊。

  「請問掌教……」我臉上帶著擔憂與皺眉。「有什麼法子能幫歐陽嗎?」

  「即便是我,近身戰也非強項。」掌教此時無奈地嘆口氣,轉頭看著白潼。「孩子,這樣問可能會讓妳不太舒服,但本座想知道那些人是什麼時候找上妳的?可以告訴本座嗎?」

  「人、人家也不知道……人家只知道自從第三個爸爸也被車車撞死之後,白潼就一直被送到不同的地方去,沒人想跟白潼玩,大家總說白潼是不幸的孩子,誰認養誰就要死——」

  原本受到驚嚇的白潼這時就像爆發一樣,哭得滿臉鼻涕眼淚,我不得不哄著她,並伸手替她擦臉。

  「後、後來,社工阿姨又把白潼送到一個叔叔家裡,叔叔對我很好,可是有一天他把我帶去公園玩之後就不見了……人家一直哭、一直哭,可是都沒人要理我,後來又出現幾個穿黑色衣服的漂亮阿姨就說要帶我去找真正的爸爸媽媽……白、白潼就這樣跟她們走了,但她們一直把白潼關在房間裡,除了吃飯飯之外,都沒人來看我——嗚哇——」

  掌教拿出乾淨的白手帕,心疼地擦著白潼雙頰。「後來呢?妳是怎麼逃出那個房間的?」

  「人家每天睡覺前都向星星許願,希望有一天白潼能有真正的爸爸媽媽,而且還有小朋友和白潼一起玩……結、結果,有一天早上,當人家張開眼睛就發現自己坐在巴士上,然後就被送來這裡了……」

  「乖孩子,本座明白了,妳說妳叫……白潼,是嗎?」

  「嗯……」白潼紅著眼眶點點頭,然後轉身用力抱著我。「雖然那個叔叔是來找白潼的,但白潼拜託掌教不要把我送出去,我想跟師傅還有歐陽姊姊在一起!」

  「傻孩子。」掌教露出和藹的微笑,伸手輕輕撫著白潼那可愛的臉蛋。「就算本座真想把妳交出去,妳師傅也不可能同意……因為本座那位師姐把自己的弟子當女兒看待,相信那位弟子也會同樣的方式看待妳吧?」

  掌教這番話讓我和白潼都愣住了,我們一起傻愣愣地看著掌教。但她老人家再也沒說什麼,只是交代大姊頭加派幾位御殿堂圍在我們身邊以便保護。  

  白潼這時又回頭看著我,顯然不太明白掌教方才那番話的意思。

  「總之……」我蹭著她的臉,在耳邊悄悄地說:「白潼如果真的要現在哭,也只能為了開心才掉淚珠——因為星星幫妳達成願望了。」

  白潼那對水汪汪大眼又紅了,她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氣死命抱著我。「但、但人家不想要歐陽姊姊受傷……」

  白潼這話才剛說完,早和迪爾打得如火如荼的歐陽剛好被那堆長髮打中腹部,止不住衝勢的歐陽在地上滾了好幾尺才停下來,周圍的塵土也因此揚起不少。

  我趕緊走到歐陽身邊,白潼一手勾著我的脖子,一手不停撥開塵埃,只見歐陽靜靜地躺在地上。

  但我們都知道,她沒輸。

  因為她正睜大眼睛望我和白潼,手裡的護身刀握得老緊,絲毫沒有放開的念頭。

  「歐陽姊姊,對不起,都是因為白潼才會害妳——」

  「……誰說我受傷了?」歐陽不等白潼的話說完,立刻坐起身子。「我只是突然想在地上滾幾圈而已。」

  少騙人了。

  肚子上那塊瘀青已經戳破妳的謊了。

  但歐陽好像猜到我想說什麼,瞬間瞪了我一下。

  我立刻心虛地別過臉,還裝忙般地輕拍白潼的背。「白潼,妳也知道歐陽有很多怪癖……打滾什麼的根本是小菜罷了。」

  白潼張著嘴想了想,接著用力點頭。「真的欸!」

  「真妳個大頭。」歐陽抿抿嘴,將那件早已破爛不堪的白色常服一把扯掉,身上只剩纏胸布遮住胸前和下身一襲緋裙,側身站起。

  雖然歐陽很瘦,但她這時的氣勢只能用威風凜凜來形容。

  「欸,妳好歹也是女孩,這樣不好吧!」我立刻伸手遮住白潼的眼睛,儘管我不知道在遮什麼個勁。

  「破爛的衣服反而很難活動。」歐陽將白潼腰間的竹筒一把搶去,二話不說地拔開軟木塞,仰頭便灌。

  「歐、歐陽姊姊,妳不是說只喝自己的水嗎……?」

  「嗯?」歐陽一臉狐疑地將竹筒塞回白潼懷裡,伸手擦著嘴。「我們現在不是一家人嗎?」

  白潼呆住了,我卻偷偷笑著歐陽的行為,心疼小孩就直說嘛,這個樣子簡直就像在鬧彆扭的小屁孩。

  「總之,」歐陽轉頭望著迪爾。「那噁心的傢伙,讓師妹來處理就好了。」

  「……歐陽師妹加油!」白潼高舉歐陽剛才喝過的竹筒大嚷著。

  「看在妳這次沒喊錯的份上,我就不玩打滾遊戲了——」

  「所以,師妹這次會贏囉?」白潼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歐陽。

  「還用說嗎?」

  歐陽再次露出淺笑,腳下一蹬,再次上前與迪爾過招。

*    *      *       *

  話說,那個迪爾雖然講話嗲聲嗲氣、噁心巴拉,但也不愧是暗殺家族裡的二當家。與歐陽二次對戰時,他手上套著一對鋼爪,除了用頭髮不停騷擾歐陽之外,也不時用爪子攻向歐陽的死角,腳下且戰且退,不斷試圖拉開距離。

  可是咱家的歐陽也絕不是省油的燈,她手中的雙刀彷彿化作無數道銀色彎月,不斷削掉靠近身邊的黑髮,還忙著架開爪子的偷襲。

  但更讓我心疼的是,歐陽寧可忍住被頭髮劃開皮膚的疼痛也不肯讓迪爾脫離自己的攻擊範圍。

  這時,許多師姊妹都發現雙方正在搶奪對自己最有利的位子,因為怕使用法術會傷到歐陽,便紛紛架起結界嘗試將戰鬥區塊變小。

  迪爾看情況不對,立刻反踩結界壁躍上空中,同時控制頭髮束成十來條蛇狀,紛紛向歐陽襲去。

  歐陽這時彎腰旋身,不僅躲過攻擊,還將右手邊的護身刀插入其中一束頭髮上,隨著短刀一扭一拉,好不容易拉開距離的迪爾又被歐陽拉向地面;但歐陽的攻擊還沒結束,只見她揮起另一把刀,目標直指正從空中落下的迪爾!

  「混帳!」迪爾大罵一聲,雙手立刻往臉一摀,將所有頭髮瞬間擋在面前才擋下歐陽這招「請君入甕」。

  但歐陽這時卻臉色猛然一變,立刻向後退開,迪爾也同時露出得逞的笑容,雙手一開一闔,黑髮不斷變長還擋住歐陽的所有退路,整個就是想將歐陽完全裹起的意思。

  歐陽在頭髮的阻撓下先退開兩步,但當所有頭髮向自己襲來的時候,她卻突然向前一蹬,直往迪爾面前殺去!

  迪爾大驚失色,但頭髮實在變得太長,想指揮那幾千根煩惱絲來圍秦救趙也是遠水難救近火,只得舞起雙爪與歐陽硬生槓上。

  可是歐陽卻完全不想拼招,直接扔掉雙刀空出手來箝制對方雙臂,腳下輕輕一跳,仰頭大喝:「人——中!」接著便是一記光看就覺得很痛的頭錘。

  我相信,就算是身經百戰的迪爾也不會想到歐陽千辛萬苦地衝上前就只是為了拼這一記頭錘。

  在碰的一聲之後,迪爾臉上滿是鼻血,但倒下之前又向後打了兩個滾,並將頭髮變回原來的長度——雙方再次拉開距離。

  迪爾朝地啐了一顆牙,再抹掉臉上的血漬後便又像個沒事人一樣。「妳的武技……是誰教的?」

  歐陽淺淺一笑。「如果對付你還用上師傅所教的招數……那太對不起他老人家了。」

  「妳別擔心嘛,人家沒想套話。」迪爾怪笑兩聲,還不停搖著鋼爪,活像是電視裡的掌櫃老闆娘。「但人家也知道妳絕不是永世天宗的人,因為巫女是不可能有這種速度及身手的。」

  「……我之前是驅魔師。」歐陽拔開竹筒上的軟木塞,痛快地仰頭飲了幾口。

  他們兩人的對話引來不少師姊妹臆測,但這時誰敵誰友一目瞭然,所以沒人多說什麼,大夥繼續死盯迪爾,並努力架著結界。

  「嘻嘻嘻……就說嘛,只有東方那群瘋子會使出那種不要命的打法。」迪爾先是環視眾人一遍,接著收起鋼爪搖頭苦笑。「也罷,雖然妳『之前』是驅魔師,但只要扯到妳那位總長就是一個大麻煩……」

  「想撤了?」歐陽拔起倒插腳邊的護身刀,一臉打不過癮地問著。

  「人家也沒辦法呀。」迪爾聳聳肩膀,撿起剛才扔在地上的幾顆頭顱。「大當家曾說過,如果扯到那位總長的人,最好是能省則省、能閃則閃……所以,讓我們下次再打過吧,小、妹、妹。」

  眾人眼見迪爾拍拍屁股就想走人,紛紛圍上,但掌教卻一聲令下要大家退開讓道。

  掌教的示弱讓師姊妹們很不能理解,但讓我更感到好奇的是總不輕易吃虧、認輸的歐陽居然沒追上,僅是站在原地看迪爾離去。

  「……蓉安。」掌教望著迪爾離開鳥居之後,突然喊了一聲。

  「在。」大姊頭立刻拱手行禮。

  「準備止血藥草。」掌教轉頭望著歐陽動也不動的背影。「先救那孩子要緊。」

  「是!」

  大姊頭慌慌張張地跑去張羅藥草,但我卻愣了一下。

  「救?」我不禁看著掌教。

  歐陽不是只受了點輕傷嗎?

  「迪爾之所以全身黑色形裝,乃是為了掩蓋自身是黑靈九階能力者。」掌教皺了皺眉頭。「他那一頭黑色長髮上全是靈力,即便靈力足以抗衡者只要稍有不慎也會被劃破皮膚,而那孩子剛才不知道衝鋒陷陣幾次……」

  「您、您是說……」不等掌教回話,我立刻抱著白潼走上前。

  但還沒走到她身邊,歐陽突然身子一軟,整個人跪在地上。

  「歐陽!」我趕緊懷裡的放下白潼,伸手檢查她身上的傷口,但手才碰到皮膚,歐陽的身子就像乾枯的河道整個「龜裂」開來,無數道細微傷口突然迸開。

  「歐陽、歐陽!」我急忙將手收回,連碰都不敢碰,就怕她的傷口越來越多。「妳還好嗎?回答我啊,歐陽!」

  我不知道喊了多久,滿身是血的歐陽才緩緩睜開眼,她看我和白潼兩人哭得亂七八糟,抿抿嘴說:「……別擔心,我只是怪癖發作,突然想趴一下而已。」

  「笨蛋!這時候承認有什麼用啊!藥草快送過來了,妳再忍會!」我抹掉一批眼淚,但眼睛又瞬間擠出一批新的生力軍。

  但我沒辦法不哭,因為我最想擦得還是她身上的血跡,可是又怕害她出現更多傷痕。

  「放心。」歐陽看我伸出手又縮回去,突然淺笑了起來。「不會再裂了……已、已經沒地方可以傷了……但妳別碰……」

  「我、我不會碰的,很痛對不對?」我跪在她身旁卻只能無奈地緊咬下唇故作沒事。

  歐陽搖搖頭。「——會弄髒常服。」

  她這話簡直就像導火線,我差點氣炸了。

  我立刻將她上抱起,又深又緊地摟在懷裡。「……笨蛋,不要學他講一樣的話啦!你們都、都是……」

  歐陽點點頭。「都是笨蛋。」

  身上的常服就像歐陽所說的一樣,馬上就被血染紅了,而且是洗不掉的那種;但歐陽的肩膀卻乾淨了,因為我的眼睛就像開了閘門一般,眼淚瘋狂落在她肩上。

  歐陽將頭稍稍後仰看著我,她緩緩抬手,輕輕抹去我臉上的淚水。

  「很醜,別看啦!」我又把頭埋在她的肩膀上,不停啜泣著。

  「他說過……他很想妳。」歐陽在我耳邊悄悄地說。

  我輕輕點點頭表示明白。「但妳如果有機會聯絡冶金,幫我跟他說……他如果再不出現,我要換對象了。」

  「不會的。」

  「誰說我不會?」我噘起嘴,用力搖搖頭。「只有規定巫女不能愛上男孩子,又沒規定巫女不能移情別戀,那壞東西如果再不出現——」

  歐陽將手放回腰間,把竹筒遞向我。「給妳喝。」

  我一臉狐疑地看著歐陽,但還是將竹筒接過來,半信半疑地稍稍嚐了一口,卻傻在當場。

  「妳……」

  我呆住的理由很簡單。

  因為竹筒裡根本不是水,而是牛奶。

  「驅魔師的戲法,不只有袖裡乾坤。」

  我還來不及有所反應,歐陽緩緩閉上眼睛並揚起嘴角露出一抹淺笑,接著她被大姊頭派來的人給抬上擔架。

  直到她被送進負責醫療的偏廳裡療傷、眾人也皆散去時,我還是跪在地上,動也不動,簡直就像中了傳說中的石化術。

  「師傅、師傅!」白潼終於看不過去而跑來搖了我兩下。

  「怎、怎麼了?」我終於回過神。

  「歐陽姊姊給您喝什麼了?您為什麼喝下去就不動了?」白潼好奇地看著我手中的竹筒而發問。

  「啊……這、這個水壺裡的東西,妳的確不能喝……」我趕緊將歐陽的竹筒收好,牽著白潼的手站起身子。

  「為什麼?不是水嗎?」

  「呃——總之妳絕不能偷喝,因為歐陽姊姊會很生氣。」

  「白、白潼知道了,白潼不會喝的。」白潼一聽到歐陽會生氣,立刻抖了一下,連忙點點頭。「那,師傅,我們現在要去哪?」

  「當然是去看歐陽啊。」我看了一下掛在腰間原屬歐陽的竹筒。「……難怪她只肯喝自己的東西。」

  「嗯?師傅,您剛剛說啥?」

  「不,沒、沒事。」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想大叫卻不能如願。

  我低頭對白潼笑了一下,可是步伐卻不像表情這麼鎮定,甚至不自覺地加快了起來。

  但最後我還是嫌太慢,乾脆一把將白潼抱在懷裡,用跑的方式一路衝向醫療偏廳。

  本巫女敢說,躺在醫療室裡的那傢伙如果不是冶金,我伊織從此改姓叫笨蛋!

  「師、師傅,您抱著人家跑會很累,白潼也下來和您一起跑好不好?」

  「不,這樣就好,跑到一半停下來反而更累……」

  「那為什麼我們要這麼趕?」

  「……師傅有事想問她。」

  「什麼事情啊?」

  「我想問她為什麼竹筒裡裝的是牛奶!」

  呼……終於講出來了,心裡舒服多了,坦白果然是好事。

  「牛奶?」白潼愣了一下,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我。「那白潼為什麼不能喝?」

  「……因為歐、陽、姊、姊會生氣。」我幾乎是咬著牙一字一字地講完這句話。

  「喔……」

  白潼,妳別這麼失望啊,最痛苦的其實還是為師啊!

  我只能在心裡不停重申一句話——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想大叫卻不能如願!

  冶金,你這笨蛋……晚上洗澡休想再讓我幫你洗背!

  但,話又說回來,當初拖他進浴室的好像是我……

  啊啊啊啊!

  不管啦!

  現在先去找她……不,應該是找「他」算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448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z0101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永樂神社的巫女 第七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ayashi0807各位
!!!!!撫育屋阿力十周年!!!!!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