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夏玄月的奇妙冒險EP‧10:心之刃

作者:Luis│2018-09-24 16:17:58│贊助:1,034│人氣:678
  刺客是一種相當古老的存在,當然,那時的他們還不叫做刺客,而是有著各式各樣的稱號,死士、阿薩辛派、殉道者、忍者等等,這些都是那些「目標」嚥氣前臉色驚恐的喊叫著的話語,可對於這些取人性命的高手而言,這些稱號對他們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
 
  他們就像是歷史的陰影,是推動時勢的齒輪向著必定的方向前進的推手,他們創造歷史,可卻不被歷史記憶,即使他們的歷史已經龐大到再多的書頁也寫不下了,他們行走於黑暗,卻服侍著光明。
 
  當然,不管是勢力再怎麼龐大的組織,最後終究也會有式微的一天,特別是在殺人取命這一條不歸路上走久了,遲早會有碰到鬼的一天,在過去,刺客兄弟會曾經歷經過三次重大的毀滅,導致勢力原本遍布各地的兄弟會紛紛轉往地下,而且隨著使用現代槍械、任務成功率更高,雇用也更容易的殺手出現,刺客的地位也逐漸被取代了,直到今日只剩下兩個古老的兄弟會仍舊還運作著,他們掌握恪守著過去嚴格的教條與訓練,用手中的劍刃試圖為這個紛亂的世界帶來一絲的和平,而美鶴,便是這麼一個組織的傳人,而且還是作為族長女兒的唯一嫡系傳人。
 
  當其他同年齡的孩子正在無憂無慮的成長時,美鶴便為了能夠成為獨當一面的刺客,日復一日的接受著嚴格的訓練,其他的孩子在玩著扮家家酒,美鶴則是在鍛鍊暗殺的技巧;其他的孩子在無聊的看著電視,美鶴則是埋首在那些陳舊的卷宗裡,鑽研先人們所遺留的資產。
 
  當然,美鶴也曾經質疑過,但不是那種為什麼別人家的小孩可以去遊樂園玩,我卻要在道場裡練劍之類的質疑,而是她對自己的使命感到疑惑。
 
  「如果萬物皆虛,那我們應該相信什麼?如果萬事皆允,那我們為何不能追隨自己的慾望?」
 
  或許是覺得年幼的美鶴還無法理解這些,又或者這些東西並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帶過的,美鶴的父親並沒有對她解釋,小美鶴也無心再去追問,而是像生悶氣一樣躲回了自己的房裡。
 
  直到那一個晚上,美鶴那傷痕累累的姊姊一拐一拐的回到了兄弟會的庭院裡,她大聲斥責著他們是殺人兇手,是讓她害死數百萬無辜人們的無情殺手,從那一刻起,美鶴的信條就彷彿被一把鐵鎚無情敲碎了,然而她還來不及阻止,事態就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著火的家、死去的親人、從紙們後偷聽到的父親的話語,還有姊姊那無神的雙眼…都一再再讓美鶴對於教條的信仰感到質疑。
 
  然而最讓美鶴痛苦的,卻是姊姊那受傷的眼神,當時美鶴發了瘋似的哭喊著,可沉重的罪惡感卻讓她一個字也說不出口,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她的姊姊拂袖離去,那個晚上,雨一直下個不停,美鶴的眼淚也一直落個不停,但或許也是在那一刻,美鶴才真正領悟到了,所謂的教條並不是她該去追尋的,刺客的信條只是一種概念,一種雛形,具體該怎麼理解只能視每個人的人生經歷與體會了。
 
  是了,過去的美鶴只在乎自己手中緊握的東西,可她卻忽略掉了在追尋那些東西的同時,對於自己而言真正重要的東西,已經從指間悄悄溜走了,即使美鶴後悔不已,可一切卻都已經來不及了,她的家園已毀,和她從小相伴的姊姊…也不在了。
 
  然後在一次偶然的機遇下,美鶴接受了主神的邀約,她來到了主神空間,來到了東海隊,來到了這個有著無限可能的世界,那一瞬間,美鶴低迷的意志彷彿又重新甦醒過來了。
 
  如果姊姊沒有死在敵人的手上,也沒有死在過去的同伴追殺下,而自己卻一直找不到她,那麼原因就很明顯了,那就是姊姊也同樣對現實世界感到迷茫,同樣來到了這裡。
 
  「我要活下去,我要變強,直到找到她並且親口向她解釋的那一天到來為止!」
 
  從這一刻起,美鶴正式拋下了過去的束縛,雖然她仍舊穿著刺客的裝束,可現在的美鶴已經有了新的教條與目標了!所以,她絕不能在這裡倒下。
 
  「鏗!」一陣金鐵交加的巨響,大砍刀和苦無對撞在一起,擦出一陣刺眼的火星來。
 
  「美鶴靜子,想不到堂堂日本刺客兄弟會的嫡系傳人會親自來收拾我,我還真是倍感光榮呢!」盧克嘲諷的說道,兩手握住大砍刀使勁下壓著「不過大小姐,妳不覺得像妳這種在溫室長大的大小姐,出來戰鬥有些太勉強了嗎?妳的手可都在發抖了喔。」
 
  「對付你,足夠了。」美鶴冷冷說道,握著苦無的手微微顫抖著,她必須承認,雖然同為解開基因鎖二階的程度,可是在力氣上盧克明顯還是略勝自己一籌的,那把大砍刀少說也有個百斤重,可在盧克的手中就彷彿尋常武士刀一樣,揮舞起來毫無窒礙,而且那把砍刀的鋒利度也絕非尋常刀劍能夠比擬的,他們的戰鬥也才經過幾分鐘而已,四周的地面和牆壁就已經到處都是深淺不一的斬痕了,這樣的破壞力別說是砍中了,只要一不小心被擦到一點點,後果絕對都是不堪設想。
 
  「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既然這樣…那麼就來看看是誰對距離的掌握更精準吧!」美鶴暗暗想道,一手悄悄探向了腰間。
 
  「這小妮子的表情變了,看樣子是在暗地裡策劃什麼吧?有意思,就讓我好好領教一下吧!日本刺客兄弟會的真正實力。」盧克冷哼了聲,一手也同樣探向後背。
 
  刺客之間的戰鬥或許是所有對戰類型中,戰鬥歷時最短暫,但卻是危險最高的一種了,特別是當雙方的實力相當、解開基因鎖的程度相當,就連強化也相當時更是如此,戰鬥的勝負,往往在一瞬間就能分出來了。
 
  「!」盧克和美鶴的瞳孔猛地凝縮,接著兩人不約而同的同時向後一蹬,向彼此發動了攻擊。
 
  「火遁‧鳳仙火之術!」美鶴雙手飛快結印,無數枚赤熱的火球立刻從她口中噴土而出,朝著盧克直飛而來。
 
  「無聊的小把戲!」盧克冷哼了聲,單手握著大砍刀猛力一揮,雖然以他的資質還無法像宗太郎那樣揮出刀氣,然而沉重的武器搭配上他解開基因鎖二階的身體素質,這一斬的威力仍然形成了一股強勁的風壓,將那些飛襲而來的火球全給壓熄了。
 
  「上當了!」美鶴心道,當那些火球熄滅的同時,也顯露出了底下被火焰所包覆的東西,無數枚高速旋轉的銳利手裡劍,盧克見狀頓時一驚,連忙握著大砍刀回身一斬,只聽見一連串金屬豪響,那些手裡劍全都被他驚人的臂力給彈開了。
 
  「噗哧!」然而美鶴卻早以趁著盧克揮刀的空檔繞到了他的身後,只聽見一陣血肉穿刺聲,美鶴的苦無已經從後整柄末入了盧克的背上。
 
  「成功了!」美鶴低聲道,然而下一秒所發生的事情卻讓她瞪大了眼睛,從盧克背上的傷口所流出的不是鮮紅的血,而是一陣透明的水泉,正從他的身上汩汩流出著。
 
  「這、這是...」美鶴一驚,看著盧克的身影在眨眼間融化倒下,變成一灘的水漬。
 
  「水分身之術,怎麼啦?兄弟會的大小姐,妳果然是在溫室裡長大的大小姐啊,還只會照著教科書上的方式進行戰鬥,就讓我教教妳,什麼是真正的戰鬥吧!」盧克冷笑道,彷彿鬼影一般出現在了美鶴的身後,雙手則早已完成了結印。
 
  「糟了!」美鶴連忙扭頭,卻看到無數的水珠正懸浮在盧克的身邊,那些都是空氣中的水分子,正以極快的速度凝結成液體的水。
 
  「水遁‧大瀑布之術!」盧克吼道,在他身邊的水珠立刻高速旋轉了起來,變成一道巨大的瀑布朝著美鶴急襲而來。
 
  水或許是最無形,但卻最有質的東西了,那道瀑布的衝擊力強大無比,當美鶴一被這道瀑布命中,她只感覺到一股難以抗衡的巨力傳來,接著整個人頓時就被轟飛了出去,而那道瀑布一路衝去時,也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及膝蓋的積水,讓這一區的街道全都泡在了水中。
 
  「呼、哈,咳,真是危險。」美鶴渾身濕透的喘著氣,身體則靠在街旁的路燈柱上,要不是她及時抓住了這根燈柱,那麼現在自己肯定已經被沖到不知到哪裡去了吧?盧克這招的破壞力還真不是開玩笑的。
  
  「那傢伙呢?」美鶴警戒的尋找著盧克的蹤跡,然而奇怪的是不管她左看右看,可就是沒看到那個傢伙的蹤影。
 
  「!」然而就在美鶴四下張望著時,忽然一股危險的預感猛地傳來,美鶴心頭頓時一凜,那傢伙是躲在水下!
 
  「嘩啦」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美鶴意識到的瞬間,她面前的水面忽然整個爆碎開來,接著一柄大砍刀猛地就從水面下探出,朝著美鶴的門面直刺而來,她雖然及時掏出苦無擋下了這一擊,可自己的臉上卻也被擦出一條傷口來。
 
  「動作太慢囉,大小姐!」半身浮出水面的盧克說道,握著砍刀的手臂猛一用力,當美鶴手中的苦無斷折的同時,她也整個人被這一擊掃飛了出去。
 
  「出來!」然而美鶴還在半空中時卻扭腰一甩,從手中拋出一條細長的鐵鍊來,當那條鎖鍊喀拉拉纏上盧克的手臂時,她也藉著自己向後飛出的作用力將盧克從水中拉了出來。
 
  「這是…油?」盧克看著正從纏在手臂上的鎖鍊滴落的液體,他心中一驚,連忙看向了雙手正在飛速結印的美鶴。
 
  「這樣一來你就逃不掉了!」美鶴嘴裡咬著鎖鏈道,將雙手湊到了嘴邊,同時深吸一口氣「火遁‧龍火之術!」
 
  瞬間,一道長達五、六米的火舌猛地從美鶴的口中竄出,這條火舌的能量強烈無比,而且因為鎖鏈浸了易燃液體的關係,那道火舌更是順著鎖鏈朝盧克直襲而來,就像是一條張牙舞爪的火龍一樣,任誰正面挨了這一招,肯定都不會毫髮無傷的。
 
  就用這一招來分個高下吧!美鶴心道。
 
  「既然逃不掉,那就不用逃了。」然而卻見盧克氣定神閒的說道,他一把將大砍刀插在地上,雙手也是飛快結起了印來,腳邊的積水立刻一陣湧起,化為一道高聳的水牆擋下了美鶴的這一擊。
 
  「大小姐,妳果然是兄弟會的大小姐啊,用這種半吊子的手段是殺不了我的…!」盧克正說著時,忽然從他面前的水牆閃過一陣銳光,下一刻就看到美鶴穿過了那面水牆,手上則抓著柄苦無朝他刺來。
 
  「沒用的!」盧克低吼道,他側頭一偏就閃過了美鶴的攻擊,同時抬起腳猛力一踹,就將美鶴給狠狠踢飛了出去,而那條纏在他手上的鎖鍊也跟著喀啦墜地。
 
  「嗚哇!」盧克這一腳的威力在二階基因鎖的增幅下,實在不亞於一柄攻城錘,不只是踢的美鶴仰天嗆出一道血箭,她胸口上的胸甲更是整個爆碎了開來。
 
  「都結束了,舊時代的刺客啊,你們就留在過去的回憶裡吧。」盧克冷冷說道,扛著大砍刀飛身躍起,接著一刀就朝美鶴劈下。
 
  「!」只聽見一陣巨響,美鶴立刻被盧克這居高臨下的一刀劈成了兩半,然而就在美鶴被砍成兩半的屍體倒下時,盧克腳邊的水面立刻竄出無數柄手裡劍來,他下意識的將砍刀架在了身前,雖然擋掉了大部分的暗器,可自己的身上卻也被擦出了數條血痕來。
 
  「你錯了,人一旦拋棄過去,那麼就等於否定了自己一路以來的努力,就算那些回憶是痛苦的,悔恨的,但我是不會就這樣拋下他們的,因為這正是成長的歷程!」美鶴緩緩說道,從盧克的身後冒了出來。
 
  「替身術是嗎?這小妮子是什麼時候…!」盧克瞪著地上那被砍成兩半的郵筒,他咬了咬牙,握著大砍刀回身就往美鶴身上砍去。
 
  鏗!然而只聽見一陣刀刃斷折聲,盧克的大砍刀居然在揮到一半時莫名其妙的斷成兩半了,這個變故頓時讓他一驚,攻勢也隨之遲疑了片刻,美鶴自然不可能放過這個好機會,握緊了苦無就是往前衝去。
 
  兩人的身影瞬間交錯,接著復又分離。
 
  「嘖,砍得太淺了!」美鶴咋舌道,手裡抓著高速震動的苦無,上頭沾染著一絲血跡。
 
  盧克則是看著自己胸前緩緩裂開的一條隙縫,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可他不解的是,美鶴是怎麼折斷自己的刀的?這把武器雖然只是B級的道具,但絕不可能這麼容易就被折斷的。
 
  「那個是…」盧克瞇起了眼睛,他似乎在美鶴的手指間看到一絲異常的銀光。
 
  「看來是被發現了呢。」美鶴輕聲說道,五指一陣撩動,接著便從衣袖裡拉出一條細長的金屬絲線來。
 
  「原來如此,記憶金屬纏絲是嗎?銳利度甚至能夠切斷我的斬首大刀,是剛才妳用鎖鏈纏住我手臂的時候偷偷掛上的吧?」盧克冷哼了聲道,將斷折的大刀橫握在手上「不錯的伎倆,不過很可惜,我的刀是不會這麼容易就折斷的。」
 
  「?」美鶴瞇起了眼睛,就見從那把大刀的斷面處逐漸滲出血跡,那血跡愈來愈多,愈來愈多,但奇特的是,即使整把刀上都沾滿了鮮血,可卻沒有一滴血珠落在地上,就彷彿是那把刀在吸吮著血液一樣,而且隨著那把刀吸收的血液愈多,從斷面處也跟著增生出了新的刀刃來,一眨眼的時間,盧克手中的刀刃就已經恢復原樣了,不,甚至是變得更加銳利!
 
  「吸收受害者的血液來修補並增強自身嗎?看來瞳姊給的情報是真的呢!」美鶴壓低了身子想道,雙手十指輕輕拉動著銳利的金屬絲線。
 
  「還不只是這樣喔,這把刀吸收的血液除了能夠修補自身外,也能夠恢復我的體力,換句話說現在的我,可是全盛的狀態呢!」盧克冷笑著說道,但他臉上的表情也很快轉為嚴肅。
 
  「我得收回剛才的話,妳並不是在溫室裡長大的花朵,美鶴靜子,妳確實是擔當得起刺客這兩個字的強者,要不是趕時間的話,我還真想和妳好好交手一次,不過很可惜啊,妳不是我的目標。」盧克冷冷說道,雙手十指成印,他腳邊的水面立刻不自然的隆起,變成一個個的人形。
 
  「這、這是……」美鶴瞪大了眼睛,看著無數個盧克站在了自己眼前。
 
  「水遁‧水分身之術,我還有事得先走了,這段時間就讓他們陪妳玩玩吧。」盧克說道,身體緩緩沉入到了水面下。
 
  「等等!別想跑!」美鶴見狀連忙追了上去,然而卻見其中一個盧克的分身擋在了她面前,掄起斬首大刀就是朝她砍來,美鶴本能的舉起苦無擋架,可是當刀刃交撞的瞬間,一股驚人的力道卻從刀上傳來,將她給震退了開來。
 
  「這怎麼可能?分身術所複製出來的分身,最多只會有本體一半的力量而已,而且隨著分身的數量愈多,分散出去的力量也就愈稀薄,不可能會有這種威力的!」美鶴疑惑的說道,看著苦無上被砍出的缺口。
 
  「妳說的沒錯,不過水分身和其他分身的不同之處,就在於在水中能夠增強能力,而且我不是說了嗎?斬首大刀所吸收的血液除了修補刀身外,也能恢復我的體力,現在那些分身所有的,正是那些傢伙的力量!」盧克說道,身影徹底隱沒在了水中,只剩下無數包圍美鶴的分身群。
 
  「糟糕,瞳姊她們有危險了!」美鶴急急說道,看向了不遠處的一棟高樓。
 
  ○
 
  「喂,老頭子,現在戰況怎麼樣了?」玄月看著一文字問道,不知怎的,從剛才開始他們的視線就被一陣濃霧給遮蔽了,無法可想之下,玄月只好向有精神力探測技能的一文字求助。
  
  「嗯,別急啊,這個霧不尋常,老頭子的精神力居然探測不出去,詭異,太詭異了…」一文字沉聲道,他的臉色忽然一變「莫非!小瞳,難道這是…」
 
  「啊,你說的沒錯,注意了,那傢伙要來了。」蒼井瞳神色嚴肅的說道,唰的一聲將紙傘收起「黛琳、詠!就戰鬥位置!」
 
  「收到!」詠喊道,一手從衣袖裡取出數張劃有咒字的符紙來,另一手則憑空比劃了起來,隨著一個五芒星的陣勢劃出,無數的符文立刻浮現在了詠的身邊。
 
  「黛琳姊,我準備好了,隨時可以支援妳,呃,黛琳姊?妳在幹嘛?」詠警界的看著四周時,她卻發現李黛琳正一臉無聊的盤腿坐在地上,還不停打著哈欠,頓時讓她一陣尷尬了起來。
 
  「蛤,我不是只要負責保護那幾個小鬼頭就好了嗎?我可沒聽說還要戰鬥啊!」李黛琳托著腮,一副就是宿醉還沒清醒的表情說道。
 
  「但是...敵人就要過來了啊,光靠我一個人可不行啊!」詠焦急的說道,可黛琳仍舊是一副懶癌發作的模樣,慢吞吞的說著。
 
  「用不著擔心啦,龍二哥他們自然會把麻煩的傢伙解決掉的,我們只要在這安心等著就行了,啊啊,好想趕快回到主神空間啊,欸嘿,上次的那個王者之酒不知道還有沒有剩…」李黛琳喃喃自語的說著,邊說還邊流出了口水,儼然就是一副爛酒鬼的模樣。
 
  「黛琳姊!」詠急得直跳起腳來,而就在兩人爭吵間,一攤若有似無的水跡忽然從角落的排水口滲出,水流很快匯集成水灘,接著只聽見轟的一聲,一個人影立刻從那攤水坑中躍了出來。
 
  盧克事實上並不是正統的刺客,而是一個殺手半路轉行來的,所以對於刺客的信條什麼的,盧克都只當做耳邊風,對於他來說,身為殺手只要想著該怎麼完成雇主的委託就好,其他的事情他一概懶得多想,例如現在,與其和美鶴糾纏不清,不如先拿對方的智者開刀,一旦做為智者的蒼井瞳死了,那麼東海隊的戰力必定會大大下降!盧克一念至此,扛起斬首大刀就是朝著幾人衝去,同時大臂一揮,朝著幾人灑出一片的手裡劍來。
 
  「我來!」玄月吼道,招喚出替身衝了上去,只見那個替身一陣快拳轟出,居然將盧克擲來的所有手裡劍全給彈開了。
 
  盧克微微發出喔的一聲,腳步不減,揮舞起斬首大刀就是往玄月砍去,而玄月也不是笨蛋,他一見那刀鋒的來勢不妙,矮身一閃就是打算避開,然而他的動作才到一半時,一股巨痛忽然就從他胸前炸開,還伴隨著無數血箭噴出。
 
  「什、什麼?!這傢伙的動作怎麼這麼快!我完全看不到!」玄月不敢置信的倒下,哪怕他的替身已經替自己擋下大多數的攻擊了,然而盧克的力氣實在太大,這一刀依然是在玄月身上切出一條極深的口子來。
 
  「古怪,剛才明明就要砍中那小子了,可是卻好像被什麼東西擋住了一樣。」盧克皺起眉頭想,可他隨即將這個疑惑拋諸腦後,那小子挨了自己一刀,一時半刻肯定也是爬不起來了。現在盧克該做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幹掉蒼井瞳!
 
  「那個笨蛋...詠,纏住他!」蒼井瞳見玄月秒躺,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同時對詠大喊了起來。
 
  「還剩兩個,別擋路!」盧克吼道,腳下一蹬又是朝幾人衝來。
 
  玄月再起不能,李黛琳又是一副宿醉模樣,詠見狀只能咬了咬牙硬上,就見她伸手一陣比劃,隨著一串咒語低吟而出,詠手中的符咒也跟著發出了光芒來。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以我之名,遵從我令,斬妖除魔!降臨吧!大照犬神!」當詠吟唱完畢的同時,一陣強光也猛地自她手中的符紙竄出,接著化為一個穿著武士鎧甲的狗頭人身生物。
 
  「大照,拜託你了,請保護我們吧!」詠喊道,那個狗頭人身的生物立刻發出一陣豪吼,抽出了腰間的配刀後就朝盧克衝去,一人一狗立刻交戰在了一塊,空氣中不斷爆出金屬的嘶吼聲。
 
  「還真是奇怪的狗啊!」盧克瞇起了眼睛,這個犬神的劍術確實了得,一時間居然擋下了解開基因鎖一階後的自己,看來宗太郎說的沒錯啊,東海隊真的沒有弱者存在。
 
  然而這樣的情況只持續了幾秒鐘不到而已,當盧克來到了解開基因鎖二階後,詠的犬神使就很明顯不敵他增強過後的戰鬥力,幾個照面不到就被盧克一刀砍到,化為無數光點消失。
 
  「大照!」詠焦急的喊道,趁著這個空檔,盧克已經從她的身邊衝過,詠一驚連忙回過頭,卻看到李黛琳依然自顧自的坐在原地,不,這個女人根本是睡著了,甚至還撐著頭打起呼來,完全沒注意到自己正擋住了盧克的路。
 
  「黛琳姊,快閃開!」
 
  「別礙事,女人!」
 
  隨著盧克大吼一聲,斬首大刀立刻猛力朝李黛琳砍下,頓時一陣煙塵激起,整棟大樓彷彿也隨之劇烈搖晃了起來。
 
  「囉哩叭唆的吵死了,這麼吵我是要怎麼睡覺啊?」
 
  「什?!」盧克有些訝異的睜大了眼睛,待到煙塵散去後他才看到自己這一刀砍偏了,只在地上砸出一道裂痕來,而李黛琳依舊毫髮無傷的擋在自己面前,一手插腰,一手指著自己,滿口酒氣的埋怨道。
 
  「你不知道擾人清夢是一件很要不得的事嗎?我剛才可是好不容易夢到的耶,自己在泡滿清酒的泳池裡游泳,欸嘿,說不定我回去真的可以這麼做喔?」李黛琳靈光一閃似的說道。
 
  「聽不懂妳在說什麼,總之別來礙事!」看著這個正在發酒瘋的女人,盧克頓時感覺太陽穴爆出一條青筋來,掄起了斬首大刀就是往李黛琳砍去,然而奇怪的是,不管他怎麼砍、劈、削、刺,可卻沒有一次是命中的,李黛琳就彷彿渾身都有長眼睛似的,左扭又閃的就躲過了他的攻擊。
 
  「啊!糟糕,我忘記夢裡面自己用的是哪一牌的清酒了,啊!可惡啊,這都是你害的!我要你負責!」李黛琳忽然驚呼了聲,俏臉上泛起一陣怒容,接著抬起腳就往盧克的眼前踢去。
 
  「!」看似是尋常不過的踢擊,可卻在空氣中爆出一陣爆響來,盧克心頭頓時一驚,連忙偏過頭躲開,卻不想李黛琳這一腳踢出後還沒結束,她雙手在地上一盤,另一隻腳又是一掃,將盧克掃得差點跌在地上。
 
  「好奇怪、太奇怪了!這個女人的動作完全沒有辦法預測,而且剛才的那種音爆聲,這女人真的沒有解開基因鎖嗎?」盧克疑惑的招架著李黛琳的攻勢,腳步也不自覺的連連向後退去。
 
  「好、好厲害。」朴美玲也是一臉驚訝的說著,看著先前輕鬆打倒玄月和詠的式神的盧克,此刻居然彷彿陷入了苦戰一般,可奇怪的是,李黛琳的模樣完全不像是在戰鬥似的,她的腳步虛浮,她的拳法雜亂無章,她甚至還邊打邊發著酒嗝,難、難道說…李黛琳她…
 
  「沒錯,黛琳在現實世界時,是香港某個武術世家的長女,不過這傢伙天生厭惡家裡的武術和家規,所以一直拒絕使用和展現武術,我們也是在一次機遇下知道的。」蒼井瞳點頭說道,那是某次他們從恐怖片世界回歸後的事情了,當時他們完成了主神的任務,每個人都獲得一大筆的獎勵點和支線劇情,宗太郎見大夥有這麼好的收穫,便興沖沖建議來開場慶功宴,而在那場宴會上,才剛加入的李黛琳趁著大家不注意時,偷偷把宗太郎放在桌上的酒壺摸走,仰頭就是灌了起來,然後…發生了非常可怕的事情。
 
  據宗太郎事後描述,當時的慘況就像是同時有十幾隻異型皇后在房間裡發狂亂撞一樣,在那一場戰鬥中,龍二被打成了重傷,宗太郎的肋骨也被掃斷好幾根,要不是後來美鶴也加入了戰局,三人合力這才勉強將發狂的李黛琳給壓制住,否則東海隊現在的成員說不定會整個大洗牌。
 
  「沒有錯,李黛琳除了是個有著先天內力的難得高手外,她同時也是個使用醉拳的高手!」看著盧克陷入苦戰的模樣,蒼井瞳豎起了大拇指說道。
 
  「媽的,哪來的發酒瘋的婆娘,老子沒時間在這裡跟妳瞎耗!」被李黛琳莫名其妙的攻擊壓制住就讓盧克夠不爽了,他忽然大吼一聲,斬首大刀猛地就是往前揮出,而這一刀也像是方才的幾刀一樣,被李黛琳以一種妙到毫顛的角度和時機躲了過去。
 
  「水遁‧水鐵砲!」然而卻見盧克一刀揮出後,忽然舉起單手成手槍狀,下一刻無數顆經過高壓壓縮的水珠立刻如子彈般從他的指尖射出,那些水珠的破壞力極大,就連厚實的水泥牆也禁不住盧克的一發,直接給轟出了一個孔洞來,足見這招的破壞力之大。
 
  「嗚!」就算李黛琳能夠躲過盧克的大刀斬擊,可在如此近的距離下,她仍舊是中了這招,就見無數的水珠子彈打在她身上,眨眼間李黛琳的身上就已經到處都是傷口了,腹部上更是被鑿出了一個貼著脊椎而過的孔洞來,整個人渾身是血的慘然倒下。
 
  「黛琳!」眾人見狀都是發出一陣驚呼聲,玄月更是咬牙作勢就要站起,然而蒼井瞳卻揮了揮手,示意他們不要插手。
 
  「媽的,死婆娘,浪費老子那麼多的時間。」看著倒在地上只剩一口氣的李黛琳,盧克不爽的碎念著,他也懶得給李黛琳最後一擊,而是轉身就朝蒼井瞳衝來,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障礙能阻止盧克殺掉蒼井瞳了,只要解決這個女人,那麼東海隊的威脅可以說是瞬間少了一半。
 
  「死!」盧克吼道,身形一晃,眨眼間就來到蒼井瞳的面前,而這個女子面對著即將劈下的大刀,卻是臉色平靜的露出了微笑。
 
  「火遁‧豪火球之術!」
 
  「什?!」瞬間,一枚能量強大無比的火球猛地從盧克腳下的地板炸裂而出,盧克一驚,連忙急踩煞車向後蹬去,可他的半邊身體仍舊被火焰給灼燒,皮膚紛紛脆化龜裂了開來。
 
  「不好意思來晚了,瞳姊,大家不要緊吧?」而從那個冒著焦煙的破洞裡,一個身影忽然縱身躍出,正是半身是血的美鶴。
 
  「啊,托妳的福暫時還死不了。」蒼井瞳淡淡說道,撐起了紙傘遮擋刺眼的火光。
 
  「妳、妳這傢伙,為什麼妳還沒死!」盧克咬牙瞪著美鶴道。
 
  「忍者是武器的一種,忍字即為心中的刃,是只有能忍人所不能忍的人才能握有的利刃。」美鶴說道,兩隻眼睛猩紅一片,左右眼則還各有一對勾玉型的符文轉動著「從你叛逃的當下,盧克,你就已經失去了自己心中的那一把刀了,所以你是不可能贏得了我的。」
 
  「瞎扯!少拿過去的教條來呼嚨我了,人是要往前看的!別總是把過去的東西掛在嘴邊!無法捨棄那些東西的人是不可能變強的!」盧克吼道,向後一躍,雙手飛速結起了印來「丑、申、卯、子、亥、酉、丑、午、酉、子、寅…」
 
  而美鶴見狀也一個箭步上前,雙手同樣跟著飛速結印了起來「丑、申、卯、子、亥、酉、丑、午、酉、子、寅…」
 
  這兩人不管是結印的動作、順序、甚至是速度全都一模一樣,就彷彿是一面鏡子映照出來的一樣。
 
  「酉!」「酉!」瞬間,兩人幾乎是同時完成了結印,當他們將雙手推出的同時,在兩人的身邊也跟著匯聚出了大量的水珠來,那些水珠翻騰著聚集,最後變成一條巨大的水龍來。
 
  「水遁‧水龍彈之術!」「水遁‧水龍彈之術!」
 
  兩條巨大的水龍高高揚起,隨著他們彼此撕咬著,大量的水浪也淋到了眾人頭上,將幾人弄得渾身濕透的。
 
  「玄月、黛琳,他們兩個不要緊吧?」蒼井瞳看著冒死將兩人扛回來的一文字問道。
 
  「玄月那小子沒事,不過黛琳的傷勢有點嚴重,我先幫她做應急的處理,對了,瞳姊,小美鶴她能夠搞定吧?」一文字擔憂的問道,看著在漫天水花中和盧克搏鬥著的美鶴。
 
  「啊,放心吧,她不會有事的。」蒼井瞳定定的說道「我們東海隊,可是很強的!」
 
  「為什麼、為什麼感覺這麼不順?」盧克咬牙低吼,瞪著只用一把苦無就擋住自己大刀的美鶴。
 
  「我說過了,當你失去了心中的那一把刀的同時,你就不可能贏得了我了,就算你有再多的武器也是一樣。」美鶴道,猩紅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盧克,有那麼一瞬間,他彷彿在美鶴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驚恐的眼神。
 
  這傢伙…盧克一咬牙,腳下一蹬就向後跳開,而美鶴也跟著他做出了相同的動作,甚至連跳開的距離也一模一樣。
 
  「這是什麼…那傢伙使用了幻術嗎?既然這樣,我就再把妳吹走一次…」盧克一咬牙,正打算結印時,美鶴的雙手卻先一步飛快動作了起來,盧克見狀頓時大吃一驚,因為美鶴所結的那個印正是…
 
  「水遁‧大瀑布之術!」隨著美鶴的一聲嬌喝,在她腳邊的水灘立刻高高竄起,變成了一道高達七、八米的水龍捲,盧克的臉上頓時露出驚恐的表情,這、這是他準備要用來對付美鶴的術啊,但現在不只被對方反過來先一步利用,所產生的威力也遠比他使用的來的大!
 
  就見那道水龍捲鋪天蓋地的往盧克襲來,之前就說過了,水是最無形卻有質的東西,饒是盧克力氣再大,他也不可能扛下這般的攻擊,下一刻整個人就被這道瀑布給沖了出去。
 
  「可惡啊!我的招數居然全都被那傢伙的寫輪眼複製了!可惡!可惡啊!」盧克大吼著,也幸虧他是跟著奔流的瀑布沖下的,這裡雖然有十多樓高,但以他的身體素質而言,就算從這裡摔下去也是死不了的。
 
  「如果你以為我是靠寫輪眼才能活到現在的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正當盧克被困在瀑布裡時,一陣冰冷的聲音卻忽然響起,盧克一驚連忙抬頭看去,赫然看見美鶴正一路踩著沖下的瀑布往自己衝來。
 
  「接下來,我就讓你看看我自己的術吧!」美鶴道,雙手再度結印,瞬間,一道刺眼的雷光從美鶴的手心中竄了出來,那蒼藍的雷光在吱吱作響的雷鳴聲勢下更顯凶狠,讓盧克忍不住張大了眼睛。
 
  「這是什麼招術?居然能讓體內的查克拉匯聚到光用肉眼就能看見。」盧克發了狂似的大吼,終於是從瀑布掙脫而出,而與此同時美鶴也腳下一蹬,手上抓著一抹電光朝盧克衝來。
 
  「啊!」盧克大吼一聲,斬首大刀拼盡全力揮出。
 
  「雷切!」
 
  瞬間,天地一白,地平線上傳來一陣打雷般的轟鳴巨響。
 
  「怎麼回事?剛才的聲音是?該不會美鶴她…」詠緊張的問道,蒼井瞳聞言只是淡淡點了點頭,已經分出勝負了。
 
  在地面上,一個深達數米的坑洞裡,兩個人影一躺一站的相視著,一柄斷折的大刀則插在洞口旁。
 
  「這就是妳說的…心中的那一把刀嗎?」盧克困頓的問道,美鶴聞言卻不答腔,只是緩緩將染血的手抽了回來。
 
  「呵呵呵,是我輸了,妳們這些刺客啊,一個個都跟怪物沒兩樣…」盧克苦笑道,乏力的闔上了眼睛「不過能死在妳手上倒也不壞呢,可惜啊,如果我也有一把像妳一樣的刀的話…該有多好。」
 
  「你會找到的…因為那把刀,不都一直在你的心裡嗎?」美鶴輕聲嘆道,腳下一點就從那個坑洞中跳了出來。
 
  姊姊,再等等,總有一天我會追上妳的,那句對不起,就等到那一天再親口對妳說吧!美鶴想著,雙拳不住的緊握了起來。
 
  東海VS印州,決勝戰第二戰,勝者是…美鶴靜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405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2 篇留言

姜田
美鶴跟千鶴有沒有關係的?

09-24 16:31

Luis
如果我說沒有你會信嗎09-24 16:42
青蛙子
美鶴:那把刀就在你心中(物理

09-24 16:47

Luis
盧克:不要瞎掰好嗎 明明就是插在心上 噗!(被插09-24 17:21
邪惡秋雨
這回合由旗木卡卡ㄒㄧ....啊不是!美鶴靜子險勝!!!
還好她不會看親熱天堂(喂

09-24 17:02

Luis
美鶴:不用 每天看某人親熱就飽了(喂09-24 17:27
fakeITMan424
刺客教條外傳:忍者生死鬥之主神空間篇(誤

09-24 17:51

Luis
付費下載限定 現在購滿就送千鶴回憶篇喔(被巴09-24 17:56
勃起就貧血
妳姊姊被燒掉了

09-24 18:21

Luis
美鶴:你才姐姐被燒掉 你全家姐姐都被燒掉!(哭奔
黑火:呃 我做錯什麼了嗎09-24 18:26
slenderman
難怪之前美鶴打誰都55開,原來她就是55開啊

09-24 18:43

Luis
宗太郎:順帶一提 她是惟一一個能在黛琳發酒瘋的時候制住她的人
龍二:(抖09-24 18:47
悠傑
這外傳拉出很多關係圖
主神空間真是小

09-24 19:21

Luis
就跟貧乳一樣 一手就能掌握呃(被巴09-24 19:25
LoreStar
難得千鶴是美鶴的姐姐?(驚

09-24 20:08

Luis
美鶴表示:天這麼黑 風這麼大 姐姐妳怎麼還不回家…09-24 20:11
夢迴
都一再再讓美鶴;>這邊是不是有什麼不見了
然而沉重的五器>武器
詠警界的看著四周時>警戒
將盧克擲來的所有手裡見>手裡劍
聽不董妳在說什麼>懂

09-24 20:38

夢迴
是說所以靜子其實是姓囉?

09-24 20:38

Luis
美鶴表示:姓名對於刺客是沒有意義的
宗太郎:好啦我知道妳想她了 喝一杯會好一點(遞
黛琳:留一點給我好不(躺09-24 20:46
呱呱頂呱呱
千鶴靜子
美鶴靜子

09-24 20:42

Luis
李組長眉頭一皺 發現案情不單純09-24 20:46
白煌羽
辛苦了

09-24 22: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 後一篇:[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om601667喜愛恐怖小說的各位
我的小屋有渣翻的國外有聲長篇小說,目前更新到第三章瞜>< 未來也會持續更新,有興趣的客倌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