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轉載】哈利波特與理性之道:第二十六章 注意困惑

作者:Jojorin(990)│2018-09-24 02:23:01│贊助:34│人氣:792
第二十六章 注意困惑(註1.)




亞卡付波莫格。瓜格鋪巴吾噗金克嘎佐爾克。昌煲斯普滋。J.K.羅琳。(註2.)



  註1.注意困惑:理性思考的訣竅之一。作者的科普網站上有更詳細的介紹和訓練方法
 
  2.開頭出自漫畫《Calvin and Hobbes》,被羅琳替換的部分是「我愛漏洞」(I love loopholes



 
 
  奎若教授的辦公室諮詢時間是星期四上午11:40到11:55。這是他所有年級所有學生的諮詢時間。敲門只需要花一點奎若分,但要是他認為你在浪費他的時間,你會再丟五十分。
 
  哈利敲了敲門。
 
  一陣停頓。隨後響起了一個尖銳的聲音,「我想你還是進來吧,波特先生。」
 
  在哈利碰到門把前,門砰地一聲打開了,撞在牆上,發出一聲巨響,聽起來就好像木頭裡──或是石頭裡──或是兩個裡面的什麼東西一起撞壞了。
 
  奎若教授靠在椅子上,正在讀一本看起來很可疑的舊書,書皮是深藍色的皮革,書脊上畫著銀色的符文(註3.)。他的眼睛沒有離開書頁。「我心情不好,波特先生。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待在我身邊可不是什麼愉快的事。為了你自己著想,快說快回。」



  註3.這本書是《龍槍》系列裡的《費斯坦旦提勒斯魔咒》。
 


  一陣刺骨的冷意從房間中蔓延出來,就好像房間裡有什麼東西像燈泡散播光一樣散播黑暗──燈泡至少還罩了罩子。
 
  哈利有點被嚇到了。這種狀態用心情不好來形容恐怕不太貼切。什麼事可以讓奎若教授煩躁成這樣……?
 
  好吧,朋友心情低落的時候你可不能就這麼走開。哈利小心翼翼地進入房間。「有什麼我可以幫上忙的──
 
  「沒有。」奎若教授說,還是沒有從書裡抬起頭。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剛剛一直在和白癡打交道,想找個心智健全的人說說話……」
 
  一陣長長的停頓,長得有點讓人吃驚。
 
  奎若教授啪地一聲關上書,書伴隨著一陣輕微的沙沙聲消失了。隨後他抬起頭,哈利畏縮了一下。
 
  「我想這時候和聰明人交流交流對而言會比較愉快。」奎若教授的語氣還是和請哈利進來時一樣尖銳。「對來說恐怕不會那麼愉快,我先警告你。」
 
  哈利深深吸了口氣。「我保證我不會介意你吼我的。發生什麼事了?」
 
  房間裡的寒意加深了。「一名六年級葛來分多對我一名更有前途的學生施展了詛咒,一名史萊哲林。」
 
  哈利嚥了口唾沫。「是……哪種詛咒?」
 
  奎若教授的臉上再也壓不住狂怒。「問這種無關緊要的問題做什麼,波特先生?我們的六年級葛來分多朋友覺得這不重要!」
 
  「你認真的嗎?」哈利脫口而出。
 
  「不,我今天心情無緣無故地就糟透了。我當然是認真的,你這個傻瓜!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我在正氣師用吐真劑確認前都完全不相信。他在霍格華茲都第六年了,然後施展了他完全不知道會起什麼作用的高階黑魔法。」
 
  「你的意思不是,」哈利說,「他把咒語的效果弄混了,他看的咒語簡介是錯的──
 
  「他只知道這是對敵人施展的魔法。他知道他只知道這一點。」
 
  而這就足以讓他施展咒語了。「我真不明白有什麼東西帶著這麼小的腦子居然還能保持直立行走。」
 
  「確實,波特先生。」奎若教授說。
 
  房間裡停頓了一下。奎若教授向前傾了傾,拿起桌子上的一個銀色墨水瓶,捏在手裡轉動,他盯著墨水瓶的眼神就好像想知道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把一個墨水瓶折磨致死。
 
  「那個六年級史萊哲林是不是受了重傷?」哈利問。
 
  「是的。」
 
  「那個六年級葛來分多是不是被麻瓜養大的?」
 
  「是的。
 
  「是不是因為這個可憐的男孩不知道他施展的是什麼咒語,所以鄧不利多拒絕開除他?」
 
  奎若教授捏住了墨水瓶,指節發白。「你是想表達什麼,波特先生,還是說你只是在列舉些很明顯的事?
 
  「奎若教授,」哈利嚴肅地說,「霍格華茲裡所有被麻瓜養大的學生都需要上一堂安全課,得有人告訴他們那些巫師出生的人覺得明顯得不能再明顯、以至於根本沒人提醒的事。如果你不知道詛咒會起什麼作用,不要施展;如果你發現了什麼危險的東西,不要公開;沒有權威人士監督,不要在廁所裡釀高等魔藥;為什麼會有限制未成年人使用魔法的法令;所有這些基礎。」
 
  「為什麼?」奎若教授說。「讓那些白癡在留下後代前自己死乾淨吧。」
 
  「如果你不介意讓一些六年級史萊哲林跟著陪葬的話。」
 
  奎若教授手裡的墨水瓶燒了起來,燒得非常緩慢,醜陋的暗紅色火焰撕裂進金屬,看起來像是在一點一點地吃掉它,銀塊在融化時扭曲了,就像它試著逃跑,但是沒跑掉。墨水瓶發出一陣細微尖銳的聲音,就好像那些金屬在尖叫。
 
  「你是對的。」奎若教授說,露出一個妥協似的微笑。「我會設計一節課,以保證其他那些蠢得沒法活下去的麻瓜出身的巫師,不要在他們離開的時候帶走任何其他有價值的人。」
 
  奎若教授手裡的墨水瓶接著尖叫、燃燒,一小滴一小滴融化的金屬一邊燃燒,一邊滴到了桌面上,就好像墨水瓶正在哭泣。
 
  「你沒有逃跑。」奎若教授觀察後道。
 
  哈利張開嘴──
 
  「如果你要說你不怕我,」奎若教授說,「別說。
 
  「你是我認識的最可怕的人,」哈利說,「而其中最大的一個理由就是你的自制力。我只是無法想像自己聽說你無意間傷害了某個人。」
 
  奎若教授手上的火熄滅了,他小心地將被毀掉的墨水瓶擺回桌子上。「你真是太會說話了,波特先生。你上過如何奉承的課嗎?也許是馬份先生教你的?」
 
  哈利讓自己的臉保持一片空白,然後在下一秒發現這就和一張簽了字的供認書差不多,但已經太遲了。奎若教授不在乎你臉上是什麼樣的表情,他在乎的是什麼樣的想法可能讓你露出這種表情。
 
  「我懂了。」奎若教授說,「馬份先生是個很有用的朋友,波特先生,他可以教你很多事,但我希望你不要犯錯,太過相信他。」
 
  「他不知道我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任何事。」哈利說。
 
  「做的不錯。」奎若教授帶著淡淡的微笑說。「所以你本來是來做什麼的?」
 
  「我已經完成了鎖心術的預備練習。我準備好上課了。」
 
  奎若教授點點頭。「我這週日就帶你去古靈閣。」他頓了一下,看向哈利,然後笑了。「然後我們也許還能再遛達一圈,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剛剛有了一個愉快的想法。」
 
  哈利點點頭,也露出微笑。
 
  哈利離開辦公室的時候,他聽見奎若教授在哼小曲。
 
  哈利很高興自己能讓奎若教授開心起來。
 
  ※
 
  這週日,在走廊上竊竊私語的人好像多了很多,至少在哈利.波特經過他們的時候是這樣的。
 
  很多人對他指指點點。
 
  很多女生在咯咯直笑。
 
  從早餐時間開始,每當有人問哈利他有沒有聽說新聞時,哈利都會很快地打斷他,然後說如果是麗塔.史譏寫的新聞,那他不想聽說,他想自己看報紙。
 
  然後事情發展到霍格華茲裡都沒多少學生有《預言家日報》了,那幾份沒被買斷的報紙被以一種十分複雜的順序傳來傳去,沒人知道報紙這時候在誰手上……
 
  於是哈利用了一個靜默咒,然後接著吃他的早餐,寄希望於坐在他旁邊的人會趕走那些多得要死的詢問者,並盡量忽略那些不可置信的神色,大笑的表情,恭喜似的微笑,同情的眼神,充滿畏懼的一瞥,以及剛剛下來吃早飯的人聽到消息時摔碎的盤子。
 
  哈利好奇了,但他真的不能聽二手消息,這是在糟蹋藝術。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在告訴室友找到報紙原件記得通知他之後,他在行李箱裡的安全地帶裡寫完了作業。
 
  哈利在上午十點的時候依然對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他跟著奎若教授乘馬車離開了霍格華茲,奎若教授坐在右前方,以僵屍模式縮在座位上。哈利坐在對角線上的左後方,在馬車允許的範圍內盡可能遠離奎若教授。即使如此,在馬車穿過非禁林的一小段路程裡,哈利還是一直有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這讓他有點看不下書了,尤其是在教材還比較難的情況下,哈利突然希望他看的是他小時候看的科幻書,而不是──
 
  「我們出限制區了,波特先生。」奎若教授的聲音從前面傳來。「該走了。」
 
  奎若教授小心翼翼地下了馬車,觸地後直了直身子。哈利從自己那面跳了下來。
 
  哈利還在好奇他們到底是要怎麼去古靈閣,奎若教授說了聲:「抓住!」,然後扔了個銅納特給他,哈利想都沒想就抓住了。
 
  哈利的肚臍被一個無形的巨大鉤子勾了一下,把他狠狠甩了起來,但是沒有任何加速的感覺,然後下一秒哈利發現自己站在斜角巷的街中間。
 
  (等一下,什麼?他的大腦說。)
 
  (我們剛剛被傳送了,哈利解釋道。)
 
  (我們進化的時候可沒有經歷過這種事,哈利的大腦抱怨道,然後開始把他攪得暈頭轉向。)
 
  哈利踉蹌了幾步,他的腳剛剛才從他們走過的森林小道的泥土上離開,正在適應磚塊鋪成的街道。他站直了身子,還是有些暈眩:他周圍熙熙攘攘的男巫女巫看起來有些搖晃,商鋪店主的叫賣聲聽起來就像他們在不停地移動,而他的大腦還在試著定位方向。
 
  過了一會兒,哈利身後幾步遠的地方傳來啵的一聲,哈利轉過頭,看見了奎若教授。
 
  「你介不介意──」哈利說,同時奎若教授說,「恐怕我──
 
  哈利停下了,奎若教授沒有。
 
  「──需要離開一下,去啟動某個計畫,波特先生。鑒於我之前被詳盡地告知我要對發生在你身上的任何事負責,我會把你放在──
 
  「報攤。」哈利說。
 
  「什麼?」
 
  「或者任何我可以買到《預言家日報》的地方。把我扔在那裡就好。」
 
  過了一小會兒,哈利伴隨著幾個輕聲說出的含糊威脅,被送到了一家書店。由書店老闆畏縮的樣子和他持續打量哈利與出口的樣子來看,他收到的威脅要不那麼含糊一點。
 
  就算書店燒起來了,哈利也得一直待在火中央,等到奎若教授回來為止。
 
  期間──
 
  哈利快速掃了一眼周圍。
 
  書店看起來又小又陰暗,肉眼可見的只有四行架子的那種書架,而哈利瞄到的最近的書架上似乎在處理一些裝訂得很廉價的小書冊,上面印著像是《十五世紀在阿爾巴尼亞的大屠殺》之類的嚴肅標題。
 
  先做重要的事。哈利走到櫃檯前。
 
  「打擾一下,」哈利說,「請給我一份《預言家日報》。」
 
  「五個銀西可,」店主說,「抱歉,孩子,我只剩三份了。」
 
  五個銀西可被丟在了櫃檯上。哈利覺得自己能講上兩三條理由,好好殺一殺價,但這個時候他真的不太在乎這個問題了。
 
  店主睜大了眼睛,看上去好像他第一次真正注意到了哈利。
 
  「是你!
 
  「是我!
 
  「是真的嗎?你真的──
 
  「閉嘴!抱歉,但我等了整整一天,就是為了直接從報紙上看原版,而不是從別人那裡聽二手消息,所以請把報紙拿過來就好,行嗎?」
 
  店主瞪了一會兒哈利,隨後默默地從櫃檯裡拿出一份疊好的《預言家日報》。
 
  上面的頭版頭條是:
 
哈利.波特
 
與金妮.衛斯理
 
的秘密婚契
 
  哈利瞪著標題。
 
  他把報紙拿了起來,動作既輕柔又恭敬,就像他拿的是埃歇爾的原版插畫,然後他開始翻閱……
 
  ……那些說服了麗塔.史譏的證據。
 
  ……以及一些有趣的細節。
 
  ……然後是更多的證據。
 
  弗雷和喬治肯定在一開始就和他們家的小妹說清楚了,是吧?沒錯,肯定說清楚了。上面有一張金妮.衛斯理的照片,正在對著什麼東西長吁短嘆,哈利湊近了看,發現那是他自己的照片。這肯定是演出來的。
 
  但到底怎麼做到的……?
 
  哈利坐在廉價的折疊椅上,重讀第四遍報紙時,門發出一聲輕響,奎若教授走進了店鋪。
 
  「我很抱歉──看在梅林的份上,你到底在看什麼?」
 
  「看起來,」哈利的聲音充滿敬畏,「有一位亞瑟.衛斯理先生被食死人用蠻橫咒控制了,我的父親殺掉了那個食死人,這樣他就欠下了波特家族的人情,然後我的父親要求讓最近出生的金妮.衛斯理嫁到波特家,以此來償還這個人情。這裡的人真的會做出這種事嗎?」
 
  「史譏女士怎麼可能會蠢到相信──
 
  奎若教授的聲音戛然而止。
 
  哈利看報紙的時候是豎著拿的,沒有疊,這意味著從奎若教授站的地方可以看見標題下面的文字。
 
  奎若教授臉上震驚的表情幾乎就和報紙本身一樣,像是一件藝術品。
 
  「別擔心,」哈利歡快地說,「都是假的。」
 
  在書店的另一邊,他聽見店主倒吸了一口氣。店裡傳來一摞書掉在地上的聲音。
 
  「波特先生……」奎若教授緩緩地說,「你確定嗎?」
 
  「相當確定。我們可以走了嗎?」
 
  奎若教授點點頭,看起來有些恍神,哈利把報紙疊了起來,跟著他出了門。
 
  不知為何,哈利現在完全聽不見街道上的聲音了。
 
  他們在寂靜中走了三十幾秒,然後奎若教授開口道:「史譏女士看到了巫審加碼保密部門的正式文件。」
 
  「沒錯。」
 
  「巫審加碼的正式文件。」
 
  「沒錯。」
 
  「連都很難做到。」
 
  「真的嗎?」哈利說。「因為如果我的懷疑是正確的話,這是一群霍格華茲的學生幹的。」
 
  「這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奎若教授斷然道。「波特先生……我很遺憾,我得說這位年輕的女士恐怕要嫁給你了。」
 
  「但那只是不太可能的事,」哈利說。「用道格拉斯.亞當斯(註4.)的話來說,『不可能的事』經常有一種僅僅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缺乏的完整性。」(註5.



  4.道格拉斯.亞當斯:英國著名科幻小說家,代表作《銀河漫遊指南》。詳見
 
  5.「『不可能的事』經常有一種僅僅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缺乏的完整性」(the impossible often has a kind of integrity which the merely improbable lacks.):出自《The Long Dark Tea-Timeof the Soul》,意思應該是指「不太可能的事還會讓人去想怎麼解釋這件事為什麼不太可能,但不可能的事情根本無從下口」。原文見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奎若教授緩緩地說。「但是……不,波特先生。這也許是不可能的,但我可以想像如何改動巫審加碼的正式文件。我不能想像的是古靈閣的守衛經理在偽造的婚契上蓋了官章,而史譏女士個人核實了這個章。」
 
  「沒錯,」哈利說,「這麼大金額的易手當然會有古靈閣守衛經理的參與。看來衛斯理先生有一大筆債務纏身,所以要求再加付一萬金加隆──
 
  「為了一個衛斯理一萬金加隆?你都可以買一個貴族的女兒了!」
 
  「打斷一下,」哈利說,「但這個節骨眼上我真的得問了,這裡的人真的會做這種事──
 
  「很少,」奎若教授皺著眉頭說,「而且我懷疑,在黑魔王離開後,這種事就再也沒有發生過了。從報紙上看,你父親就這麼付了這筆錢?」
 
  「他別無選擇。」哈利說,「如果他還想讓預言實現的話。」
 
  「把報紙給我。」奎若教授說,報紙從哈利手裡劃走的速度太快,哈利的手都被報紙邊緣劃傷了。
 
  哈利被嚇了一跳,本能地把手指放在嘴裡吮吸,正想向奎若教授抗議──
 
  奎若教授突然停在了大街中間,一股無形的力量把報紙懸在他面前,他的視線快速地上下移動著。
 
  哈利敬畏地倒抽一口氣,看著報紙自動翻到了第二頁和第三頁。沒過多久,翻到了第四和第五頁。彷彿這個男人終於拋棄了凡人的面具。
 
  一小段令人擔憂的時間過後,報紙把自己再次整齊地疊了起來。奎若教授從半空中一把抓住報紙,扔給了哈利,哈利條件反射地接住了;隨後奎若教授再次開始走動,哈利自動跟在後面。
 
  「不,」奎若教授說,「那個預言在我聽來也不太對。」
 
  哈利點點頭,還是有些目瞪口呆。
 
  「人馬可能被蠻橫咒控制了,」奎若教授皺著眉頭說,「似乎還屬於可理解的範圍。魔法可以做到的事,也都可以用魔法作弊,真正難以想像的是古靈閣的大印竟然可以被他人之手扭曲。你可以用變身水偽裝成緘默人(註:即魔法部神祕事務司職員),同理也可以偽裝成巴伐利亞的預言家。如果下了足夠的功夫,也許真的可以改動巫審加碼的正式文件。你知道這是怎麼做到的嗎?」
 
  「我連一個合理的假設都做不出來。」哈利說,「我知道的是,這一切的預算一共只有四十金加隆。」
 
  奎若教授突然停了下來,猛地轉向哈利。他現在的表情是完完全全的難以置信。「四十金加隆可以雇一個稱職的開鎖匠幫你打開你想打劫的那戶人家的家門!四金加隆可能可以雇到一群世界上最尖端的職業犯罪家去改動巫審加碼的正式文件!」
 
  哈利無奈地聳聳肩。「下次我想省個三萬九千九百六十金加隆的時候,我會記得找到正確的承包人的。」
 
  「我不是經常這麼說,」奎若教授說,「我很驚嘆。」
 
  「我也是。」哈利說。
 
  「這個不可思議的霍格華茲學生是誰呢?」
 
  「恐怕我不能說。」
 
  讓哈利有些吃驚的是,奎若教授並沒有提出異議。
 
  他們一邊朝古靈閣的方向走,一邊沉思,因為他們倆都不是那種會在思考至少五分鐘之前放棄問題的人。
 
  「我有種感覺,」哈利終於開口道,「我們的思考方向錯了。我曾經聽說過一個故事,一群學生去上物理課,老師給他們展示了一個靠在火邊的金屬盤子。她要求學生們感受一下金屬盤,他們感覺到金屬盤靠火的那一面比較涼,而遠離火的那一面比較暖。然後老師說,把你們猜測的原因寫下來。所以有些學生寫了『因為金屬的導熱性』,還有一些學生寫了『因為空氣流動』,但沒有一個人寫『這似乎是不可能的』,而正確答案是在學生們進教室之前,老師把盤子翻了個面。」
 
  「有意思,」奎若教授說。「聽起來很相似。有什麼寓意嗎?」
 
  「作為一個理性主義者的強項就是,比起現實,你更容易對虛構的事感到困惑。」哈利說,「如果說,無論結果是什麼,你都可以給出一個很好的解釋,那你什麼都不知道。那些學生覺得他們可以用諸如『因為導熱』之類的字眼去解釋任何東西,甚至是『金屬盤靠火近的那一面比較涼』這種事。所以他們發現不了他們有多困惑,這就意味著他們面對假像時,不會比面對真相更奇怪。就算你告訴我半人馬是被蠻橫咒控制了,我還是覺得有什麼東西不對。我發現我在聽過你的解釋後還是很困惑。」
 
  「唔。」奎若教授說。
 
  他們又走了一段路。
 
  「我能不能假設,」哈利說,「把人們換到平行宇宙裡是真的有可能的?就像是,這不是我們的麗塔.史譏,或者他們臨時把她送到別的什麼地方去了?」
 
  「如果有可能的話,」奎若教授的聲音更冷漠了,「我還會待在這裡嗎?」
 
  而當他們就快到達古靈閣建築巨大的白色前門時,奎若教授說:
 
  「啊。當然。我知道了。讓我猜猜,衛斯理家的雙胞胎?」
 
  「什麼?」哈利的聲音高了八度。「怎麼做到的?」
 
  「恐怕我不能說。」
 
  「……這不公平。
 
  「我認為這相當公平。」奎若教授說,然後他們走進了青銅門。
 
  ※
 
  時間是剛好午前,哈利和奎若教授位於一間豪華的預訂包廂內,分別坐在一張又寬又長的長桌兩頭;包廂的牆邊圍了一溜裝著軟墊的沙發和椅子,包廂裡到處都掛著柔軟的窗簾。
 
  他們會在瑪麗居餐廳吃午飯,據奎若教授說,這是他知道的斜角巷最好的餐廳之一,尤其是在──他的聲音意味深長地低了下來──某種目的的意義上。
 
  這是哈利去過最好的餐廳,而奎若教授請自己吃飯這件事正在切切實實地困擾著哈利。
 
  任務的第一部分,找一個鎖心術講師,已經圓滿完成。奎若教授一臉壞笑地告訴拉環,推薦一個他所知道的最好的講師,用不著擔心費用問題,反正都是鄧不利多在付;然後拉環也以壞笑回應。哈利自己可能也露出了同樣的笑容。
 
  計畫的第二部分徹底失敗了。
 
  如果沒有鄧不利多校長或其他學校官方人員的陪同,哈利不能從金庫裡拿錢,而奎若教授沒有金庫鑰匙。哈利的麻瓜父母沒有授權,因為他們是麻瓜,而麻瓜在法律上的地位和小孩子跟小貓差不多:他們很可愛,所以你要是在公共場合折磨他們,你會被逮捕,但他們不算是。有些看起來十分牽強的條款,會在有限的範圍內將麻瓜出身巫師的父母視為人,但哈利的養父母不能算進這一類。
 
  看來哈利在巫師界的眼中其實是個孤兒。因此,霍格華茲的校長,或者他在學校系統的指派者,在他畢業以前都會是他的監護人。哈利可以在沒有鄧不利多首肯的情況下呼吸,但那也只到鄧不利多禁止他那麼做為止。
 
  哈利隨後問,他能不能就只是拉環如何多元化(註6.)他的投資,而不是就這麼讓他的金幣待在金庫裡。
 


  6.多元化投資:俗稱「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詳見



  拉環一臉茫然地盯著他,然後問「多元化」是什麼意思。
 
  這裡的銀行似乎不投資。銀行把你的金幣存進金庫,每年收保管費。
 
  巫師界沒有資本的概念。也沒有普通股。也沒有公司。生意是那些家庭用他們自己金庫裡的錢運轉的。
 
  借款的是有錢人,不是銀行。雖然古靈閣可以見證契約──需要付費,然後強制還款──需要付多得多的費。
 
  善良的有錢人會借錢給他們的朋友,隨便什麼時候還。邪惡的有錢人會收利息
 
  沒有二級市場借款(註7.)。
 


  7.二級市場:也稱證券流通市場、證券交易市場、次級市場,是指對已經發行的證券進行買賣,轉讓和流通的市場。詳見


 
  邪惡的有錢人至少收你20%的年息。
 
  哈利站了起來,轉過身,然後把頭靠到牆上。
 
  哈利問他在建立銀行之前是不是也需要校長的允許。
 
  奎若教授這個時候插嘴說午飯時間到了,然後迅速把氣得直冒煙的哈利帶出古靈閣的青銅門,穿過斜角巷,領到一個叫瑪麗居(註8.)的高級餐館,他們在那裡訂了房間。店主在看到奎若教授帶著哈利.波特時看起來非常震驚,但他什麼都沒說,直接把他們領到了房間。
 
  然後奎若教授非常故意地宣佈他會結帳,看上去從哈利臉上的表情裡得到了相當大的樂趣。
 
  「不,」奎若教授對侍者說,「我們不需要菜單。我會要今天的特別推薦,加一瓶基安蒂葡萄酒(註9.),而波特先生會先來一碗謎蹤鳥湯(註10.)作為前菜,然後是茹泊肉丸(註11.),最後是甜布丁作為甜點。」
 


  8.瑪麗居:出自思維實驗「瑪麗的房間」(Mary's room),又稱知識論證,詳見
 
  9.基安蒂葡萄酒是黑魔王必備飲料。詳見
 
  10.謎蹤鳥:出自《怪獸與他們的產地》,其實就是(麻瓜堅信已經滅絕的)渡渡鳥,詳見

  11.茹泊肉丸(Roobo balls):《巴比倫計畫 5》裡的一種食物,類似於瑞士肉丸。詳見
 


  侍者身上的袍子比一般的袍子短很多,看上去嚴謹又正式,她尊敬地鞠了一躬,然後離開,關上了她身後的門。
 
  奎若教授對著門的方向揮揮手,門栓鎖上了。「注意裡面的門栓。這個房間,波特先生,被稱作瑪麗的房間。它恰巧可以抵禦所有監聽,我是指所有;就連鄧不利多都無法探測到這裡發生的一切。有兩種人會使用瑪麗的房間。第一種人是在從事一些無關緊要的違法行為。而第二種人會讓生活變得有趣起來。」
 
  「真的嗎?」哈利說。
 
  奎若教授點點頭。
 
  哈利期待地張開嘴。「那只是坐在這裡吃午飯,而不做點什麼特別的事的話,就太浪費了。」
 
  奎若教授咧嘴笑了笑,隨後拿出魔杖,朝門的方向揮了揮。「當然,」他說,「那些讓生活變得有趣的人所做的防備工作要比那些無關緊要的犯罪者得多。我剛剛把門封起來了。現在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出入這個房間──比如,從門縫裡溜進來。然後……」
 
  奎若教授隨後念了不下四種不同的咒語,哈利一個都不認識。
 
  「即使這樣都還是不夠,」奎若教授說。「如果我們要做真正重要的事情,除了這些,還要再執行另外二十三項檢查。比如,就是打個比方,麗塔.史譏知道或者猜到我們會到這裡來,她可能會穿著真正的隱形斗篷躲在這個房間裡。或者她的化獸師形態可能是某種細小的動物。有測試可以排除這些罕見的情況,但全部履行的話就太費精力了。不過,我在想我是不是還是應該做一下,以防你養成壞習慣?」奎若教授的手指點了點臉,看起來有些恍神。
 
  「沒事,」哈利說,「我明白了,我會記住的。」雖然在知道他們不會做真正重要的事後,他還是有點失望。
 
  「很好。」奎若教授說。他靠回了椅子,笑得十分燦爛。「你今天做得很好,波特先生。我很確定這件事的框架肯定是你提出來的,就算你找藉口推脫也沒用。我認為這件事之後我們不會再聽到麗塔.史譏的多少消息了。魯休思.馬份不會對她的失敗感到滿意。如果她夠聰明的話,在她發現自己被耍了之後,她會立刻逃離這個國家。」
 
  哈利的心一沉。「麗塔.史譏的背後是魯休思……?
 
  「哦,你沒發現嗎?」奎若教授說。
 
  哈利完全沒有想過這次之後麗塔.史譏身上會發生什麼。
 
  完全沒有。
 
  一丁點都沒有。
 
  但她肯定會被解雇,她當然會被解雇,她在霍格華茲可能還有哈利認識的孩子在上學,而現在的情況更糟,糟得多──

  「魯休思會殺了她嗎?」哈利用微不可聞的聲音說。在他腦子裡,分類帽正在某個地方衝著他尖叫。
 
  奎若教授冷漠地笑了。「如果你之前還沒和記者打過交道,聽我一句話,每多死一個記者,世界就會變得更光明一點。」
 
  哈利猛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必須找到麗塔.史譏,在一切都太遲之前警告她──
 
  「坐下,」奎若教授尖銳地說。「,魯休思不會殺了她。但魯休思會讓那些差勁僕人的生活極其不愉快。史譏女士會逃走,用一個新的名字開始新生活。坐下,波特先生;你這個時候什麼都做不了,而且你還有東西要學。」
 
  哈利緩緩地坐下了。與剛剛的話相比,奎若教授臉上失望、煩躁的表情起的作用要更多。
 
  「有些時候,」奎若教授的聲音很尖刻,「我很擔心你天才般的史萊哲林心智就這麼被浪費了。跟我念。麗塔.史譏是一個卑鄙、可憎的女人。」
 
  「麗塔.史譏是一個卑鄙、可憎的女人。」哈利說。他說的時候覺得不太舒服,但似乎也別無選擇。
 
  「麗塔.史譏企圖毀掉我的名譽,但我完成了一個別出心裁的計畫,搶先毀掉了她的名譽。」
 
  「麗塔.史譏對我發出挑戰。這場遊戲她輸了,而我贏了。」
 
  「麗塔.史譏是我未來計畫的阻礙。如果我希望那些計畫成功的話,我必須先處理掉她。」
 
  「麗塔.史譏是我的敵人。」
 
  「如果我不願打敗敵人,我這一生不可能做成任何事。」
 
  「我今天打敗了我的一個敵人。」
 
  「我是好孩子。」
 
  「我應該得到特別獎勵。」
 
  「啊,」奎若教授在念最後幾句話時露出了和藹的笑容,「看來我成功抓住你的注意力了。」
 
  這句話是對的。而同時哈利覺得自己好像被誘導了──不,不只是感覺,他剛剛就是被誘導了──他不能否認,說出那些話,然後看見奎若教授的笑容,確實讓他覺得好受了些。
 
  奎若教授把手伸進袍子,動作很慢,而且故意做得很明顯,然後拿出了……
 
  ……一本書。
 
  這本書和哈利見過的其它任何書都不一樣,他能看見邊邊角角都變形了;粗制是他腦子裡冒出來的第一個詞,就像這本書是從書礦裡開採出來的一樣。
 
  「這是什麼?」哈利屏息道。
 
  「一本日記。」奎若教授說。
 
  「是誰的?」
 
  「某個名人。」奎若教授笑得十分燦爛。
 
  「好吧……」
 
  奎若教授的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波特先生,成為一個強大巫師的條件之一就是非凡的記憶力。謎題的關鍵常常就在你二十年前閱讀的某個古老卷軸,或者你只見過一次面的某個人手上戴的奇異戒指上。我提這個的原因是為了解釋我為什麼設法記住了這件東西,以及上面的標籤,在遇到你很久之後還能回憶得起來。你看,波特先生,在我的一生中,我見過很多私人收藏品,而其中一些收藏品,它們的主人可能不配擁有──」
 
  「這是你的?」哈利難以置信地說。
 
  「沒錯,」奎若教授說。「實際上,就在最近。我認為與那些拿著這本書只為了向跟他同樣討厭的朋友們炫耀這本書有多麼珍貴的小討厭相比,你要更能欣賞它一些。」
 
  哈利現在只剩目瞪口呆的份了。
 
  「但要是你覺得我的行為是錯誤的,波特先生,我覺得你不需要接受你的特別禮物。不過我當然也不會自找麻煩,偷偷把它放回去。所以你要怎麼辦?」
 
  奎若教授把書從一隻手丟到另一隻手,惹得哈利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一臉受到了驚嚇的表情。
 
  「哦,」奎若教授說,「不用擔心稍稍粗暴一點的對待。你就是把這本日記丟進壁爐,它也能毫髮無傷地出來。無論如何,我等著你的決定。」
 
  奎若教授隨意地把書丟向空中,然後接住,咧嘴笑了笑。
 
  不要,葛來分多和赫夫帕夫說。
 
  ,雷文克勞說。「書」這個字的哪一部分你們倆沒聽懂?
 
  偷的那部分,赫夫帕夫說。
 
  哦,拜託,雷文克勞說,你不能真的讓我們拒絕,然後把我們的餘生都花在好奇那到底是什麼書上。
 
  從功利主義的角度來看,這件事聽上去總的來說還是正確的,史萊哲林說。把它想成是某種經濟交易,你可以從交易中獲益,只不過沒有交易的那部分。再說了,書又不是我們偷的,而且讓奎若教授留著書對誰都沒好處
 
  他在企圖把你拖向黑暗!葛來分多尖聲大叫,赫夫帕夫堅定地點點頭。
 
  別像個單純的小男孩似的,史萊哲林說,他在試著教你史萊哲林
 
  就是。雷文克勞說,這本書的原主可能是食死人或者其它什麼東西。它現在是屬於我們的了。
 
  哈利張開嘴,然後停在半路,一臉糾結。
 
  奎若教授看起來玩得很開心。他用一根手指頂著書的一角維持平衡,把書豎起來,還一直在哼小曲。

 
  有人敲了敲門。
 
  書消失在奎若教授的袍子裡,然後奎若教授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走向門──
 
  ──然後踉蹌了幾步,突然撐向牆壁。
 
  「沒事,」奎若教授的聲音聽起來突然比平常虛弱很多。「坐下,波特先生,只是一陣暈眩而已。坐下。」
 
  哈利的手捏在椅子邊上,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做什麼。哈利甚至沒辦法太靠近奎若教授,除非他想頂著那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隨後奎若教授站直了身子,他的呼吸似乎有些沉重,然後他打開了門。
 
  侍者進來了,帶著一盤食物;在她放碟子的時候,奎若教授緩緩地走向了餐桌。
 
  但在侍者鞠躬離開時,奎若教授已經坐直了身子,臉上再次掛起微笑。
 
  不過,這一齣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短劇依然讓哈利下定了決心。他不能拒絕,尤其是在奎若教授已經花了那麼多功夫之後。
 
  「我要。」哈利說。
 
  奎若教授豎起一根手指,示意他小心,隨後再次拿出魔杖,鎖上門,又重複了一遍之前的三個咒語。
 
  然後奎若教授從袍子裡拿出書,扔給了哈利,哈利差點把書掉進湯裡。
 
  哈利給奎若教授甩的眼神帶上了無奈的憤慨。你就是不該這樣對待書,無論書有沒有魔法保護。
 
  哈利打開書,他小心翼翼的動作已經根深蒂固到本能了。書頁很厚,手感既不像麻瓜報紙,也不像巫師的羊皮紙。而上面的內容是……
 
  ……空白的
 
  「我看見的應該是──
 
  「看靠近開頭那裡。」奎若教授說,而哈利(還是帶著無可救藥到本能的小心)翻過空白的頁面。
 
  字很明顯是手寫的,很難閱讀,但哈利覺得應該是拉丁語。
 
  「這到底是什麼?」哈利說。
 
  「這,」奎若教授說,「是一個從未去過霍格華茲,出身於麻瓜的巫師,對魔法的研究記錄。他拒絕了他的錄取信,然後展開了自己小小的調查,但沒有魔杖,他沒有取得多大進展。從標籤上的介紹來看,我覺得他的名字對你來說要我更有意義。這個東西,哈利.波特,是羅傑.培根(註12.)的日記。」



  12.羅傑.培根:著名的唯物主義哲學家和科學家,啟蒙時代的重要先驅。詳見
 


  哈利幾乎要暈過去了。
 
  在奎若剛剛撐過的地方,有一隻美麗的藍色甲蟲的殘骸正緊緊地貼在牆壁上,閃閃發光。



  傳送門:[上一章目錄][下一章][英文原著

  翻譯:潛水艇君。

  校對:你說、王婆的一千零一夜。

  備註:這裡使用的譯文,主要是經過翻譯組更動與修正的簡體電子書版本。我除了將文章轉換成繁體外,也將部分敘述與人名修正為更貼近繁體中文讀者習慣的詞彙。由於更動處甚為繁多,這裡就不一一註明了。因為繁體的轉換與修正工作是由我獨自進行,可能會有疏漏,如果各位發現,請於下方留言告知,我會盡快修正。謝謝!



  雜談:

  ……好吧,這一章告訴我們為什麼我們應該在吐槽時得饒人處且饒人,因為被你吐槽的對象搞不好會是哪個平行宇宙裡的自己。

  哈利誤用撕淌三步殺的橋段真的沒得護航。不只是因為,就像本章指出的,這實在太蠢,還因為這在劇情上毫無合理性可言。你會在一場瞬息定勝負的驚險決鬥中使用一個你完全不熟悉的──不對,是根本用都沒用過的咒語嗎?這就像是說,一個右撇子居然會在一個絕不能失手的緊張情況下,不自覺用左手出手一樣荒謬。事實上,哈利在那個無暇思考的場合最可能下意識使出來的是他的招牌──繳械咒,再來是昏迷咒或屏障咒。就連倒倒吊和酷刑咒都沒那麼離奇(起碼他用過這兩個咒語),撕淌三步殺幾乎是他最不可能使用的一個咒語,僅次於絕對不可能的索命咒而已。如果把劇情改成馬份使用了某種普通咒語穿不過的屏障,哈利試用過前面幾個他熟悉的咒語無效後,在情急之下使出撕淌三步殺,成功穿透屏障誤傷了馬份,那就會合理非常非常多(當然這只是其中一種改法)。

  換個話題。現在你們知道奎若教授的「輾壓」是什麼意思了吧?真是黑色幽默。

  另外,本章作者給了讀者一個新謎題,在下列的限制條件下:

  1.施行者是兩個霍格華茲的學生。

  2.預算:40加隆。

  3.沒有使用不赦咒。

  4.使用的手段必須與作品世界觀相容。

  要怎麼樣才做到劇情中所述的一切?

  哈利的鐵盤故事是提示。

  有興趣的人不妨挑戰看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401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哈利波特|轉載|同人|理性之道|繁體中文|奇幻|第二十六章|注意困惑|輾壓

留言共 1 篇留言

毫無反應的電鰻
這個奎若教授...很史萊哲林

09-24 08:24

Jojorin(990)
覺得史譏有點可憐,雖然是個垃圾記者,但就這樣被輾死……09-24 10: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entering77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載】哈利波特與理性之... 後一篇:【轉載】哈利波特與理性之...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