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夏玄月的奇妙冒險EP‧9:東海VS印洲,決勝戰!(下)

作者:Luis│2018-09-22 21:55:26│贊助:28│人氣:592
  這世上有這麼一種人,他們的天賦或許平庸,他們的身體素質或許也比一般人差勁,可他們卻永遠不會在任何環境下屈服,哪怕少了一條腿、一肢胳膊,只要他們還有力氣握住手中的武器,那麼他們就絕不會放棄鑽研武藝的道路,而且是永遠堅定的朝著自己的夢想前進。
 
  宗太郎就是這麼一種人,還在現實世界時的他就已經是聞名世界的劍道高手了,因此一有能夠選擇強化的機會時,他毫不遲疑的就選擇了自己最擅長的刀劍類型,而這其中最讓宗太郎眼睛為之一亮的,是一個名叫鬼劍士的強化,一般來說,我們對於劍士的認知是一手持劍,一手持盾的方式戰鬥的,這也是大部分劍鬥士戰鬥時的不二選擇,畢竟除非是對於刀劍有著高深造詣的人,才有可能同時駕馭一把或是兩把以上的刀,而且論格擋攻擊的成功率,一面幾乎能夠遮住整個身體的大盾也絕對比薄薄幾吋的劍刃來的合適。
 
  然而鬼劍士的戰鬥卻不守此道,這或許和他們天生變異的手臂有關,強化了鬼劍士血統後,宗太郎的原本握刀的手被一種名為鬼氣的詛咒所感染,整條胳膊變得又黑又紫,時時刻刻都得忍受著椎心一般的疼痛,平常的時候或許還好,可是當宗太郎一握起刀的時候,那股疼痛不只被放大了好幾倍,他更是感覺有一股無法控制的戾氣在體內奔竄著,也是在那時他才知道為何主神會推薦自己兌換一條鎮壓用的鎖鍊的,如果不是這條鎖鍊鎮壓住宗太郎手臂裡的鬼氣,那他說不定早已經誤殺自己的同伴好幾次了。
 
  理所當然的宗太郎為此消沉了好一段時間,因為這個強化的關係,他別說是好好握著刀戰鬥了,那扭曲的鬼手甚至是連扛起一面盾牌都做不到,那一陣子的宗太郎簡直就和廢人沒兩樣,成天都泡在酒罈裡,直到龍二暴怒的一拳打在他臉上,還有蒼井瞳捨身為他擋下了敵人的一擊後,宗太郎的意志才整個被打醒了過來。
 
  是啊,就算握刀的手被鬼氣侵蝕而扭曲了又有什麼關係呢?他之所以能夠成為劍豪靠的不是天賦異稟,也不是什麼天外飛來的神兵,不,都不是,宗太郎能夠成為劍豪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數十年刻苦不懈的鍛練啊!或許那些天才只要花一分的力氣就能達到的境界,宗太郎可能花十分也達不到,但,那又如何?如果花十倍的努力達不到的話,那就花二十倍、三十倍、一百倍的努力!終有一日肯定能追上那些天才的腳步,甚至是超越他們的!宗太郎如此深信著!
 
  從那一天起,他無時無刻都在鍛鍊著自己的劍技,哪怕每一次握著刀都要忍受椎心刺骨的疼痛,哪怕每一次揮舞著刀身體都像是要散了架,可宗太郎卻沒有一刻放棄過,反而是更加倍的努力,日復一日,漸漸的他的手臂不再疼痛了,黑紫色的皮膚也轉為蒼白一片,雖然他仍然能感覺到鬼氣的存在,可是這份鬼氣已經不再是他的障礙,反而是能助他一臂的存在!
 
  「不屈服於鬼氣的侵襲,一心熱衷於武器的修練,讓握住武器的手臂變成白色一片,這…不正是追求武道的極致嗎?」
 
  而這種永不言棄,絕不屈服於命運,以彷彿連靈魂都要燃燒殆盡的態勢修練武器的人,就被稱為劍魂!
 
  「好久不見了呢,大佛普拉斯,你的強化還是跟以前一樣,破壞力十足啊!」宗太郎輕聲笑道,看著轟的一聲墜落在自己面前的肥胖男子,他的臉上還掛著數不清的冷汗,足見宗太郎方才那一擊的威力,顯然對他造成了不小的震撼。
 
  「那傢伙做了什麼?上一次對戰時,他的戰鬥力有這麼強嗎?」普拉斯咬著牙暗暗想道。
 
  「是劍氣!那傢伙的斬擊已經超越音速,達到突破音障的境界了,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破壞力!」盧克瞇著眼睛道,然而讓他驚訝的不是宗太郎居然領悟了劍氣,而是這劍氣的範圍居然如此之長,已經來到了五十米的長度!這可是個相當恐怖的數字,哪怕是最高級的劍氣強化,射程了不起也就十米多而已,可宗太郎的劍氣射程居然還在五倍隻上,他平常到底是怎麼鍛鍊的啊?盧克汗顏的想著。
 
  「……」方才還叫囂著的金明楊則是蹲伏在地上,六隻拳頭緊握著,連大氣也不敢吭一聲。
 
  「伊吹宗太郎,看你這傢伙還挺囂張的嘛,忘了上次你可是被老子揍成渣的嗎?」普拉斯定下心神冷笑道,雙拳一左一右,擺出一個隨時可以攻擊的姿勢。
 
  「啊,是呢,上次我確實是敗給你了,老實說那時我連死的心理準備都做好了,如果不是小瞳的話,那我現在可能沒辦法站在這了吧?」宗太郎神色淡然的說道。
 
  「不過現在不同了,這次我是不會再輸了,也不會再讓心愛的人受傷了。」宗太郎沉聲道,一雙銳利的眼神緊盯著普拉斯。
 
  「喔?明明只是毛頭小子一個,口氣倒是挺大的嘛!好,看我先撕了你那張臭嘴!謗佛者死,佛拳!」普拉斯咆嘯一聲,左拳一握,猛地就是一道無形的衝擊波打來。
 
  「有趣,就來看看是你的拳頭硬,還是我的刀硬吧!」見那衝擊波一路摜破地面而來,宗太郎居然也不閃避,他豪邁大笑一聲,拔出腰間的武士刀就是往前飛身斬去。
 
  只聽見噹的一陣金鐵交加聲,無形的空氣彷彿有了實體般,居然擋下了宗太郎的刀刃,甚至還將他的腳步隱隱震退了幾步。
 
  「好勁道!看來和上次比起來,你也變強了不少呢!」宗太郎笑道,手中的武士刀不斷擦出一陣陣的火星來。
 
  「少說廢話!去死吧!」普拉斯大吼,雙拳不斷揮出,一道又一道的衝擊波襲來,幾乎要將宗太郎給掀飛了出去。
 
  「那麼做為回禮,我也讓你看看我修練的成果吧!」卻不想宗太郎的雙眼忽然變得茫然一片,同時他雙臂的肌肉也不自然的膨脹了起來,眨眼間不到而已,原本身材只能算是精壯的宗太郎儼然已經變成了個近兩米高的肌肉壯漢,雙手更是來到普通人三倍粗的程度。
 
  「這是...解開基因鎖二階嗎?」普拉斯一驚,卻看到宗太郎忽然騰出握刀的一隻手,轉而探向腰上的第二把武士刀,而少了雙手協力抵擋後,那衝擊波的威力明顯大了許多,將宗太郎又往後推開了數公尺。
 
  「哈哈哈!你傻了嗎?難道你以為多拿一把刀就能打贏我了嗎?」普拉斯一看見宗太郎的動作立刻譏笑道,接著握緊了左拳往後直拉到腰際,拳眼上逐漸滲出一抹金光來,他要在這一拳中積蓄足夠的力道,然後一舉將宗泰郎給體無完膚的擊潰!
 
  「傻的是你才對,普拉斯,使用兩把刀和使用二刀流,可是不同的!鬼切‧黃泉十字閃!」宗太郎低喝道,就見他手臂上的肌肉猛地鼓起,接著雙刀交叉一揮,伴隨著一陣十字型的刀光閃過,普拉斯方才揮出的衝擊波頓時被斬得四散開來,一部分轟進了大地爆碎開來,一部份飛向四周,將那處的建築物轟的劇烈搖晃起來。
 
  「怎麼樣?這下你的佛拳就被我破解了。」宗太郎持著雙刀道,他手中的兩把武士刀樣式看來古樸而純粹,但在刀刃上卻流淌著一抹冷冽的刀光,顯然並非凡物。
 
  「那是…名刀童子切安綱!還有鬼丸國綱!這怎麼可能?就算是B級的傳說魔法道具好了,也不可能會有這種破壞力!」普拉斯一驚,卻見宗太郎握著兩把武士刀,腳下一蹬就朝他快步衝來,驚得普拉斯連忙大吼了起來「盧克!明楊!攔下他!」
 
  隨著普拉斯語音一落,一旁的兩人立刻一個扛起大刀,一個握緊六拳,接著一左一右的就往宗太郎衝去。
 
  「!」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他們兩人衝出的瞬間,兩個人影也同時從宗太郎的後方跳出,和衝來的盧克與金明楊對撞在了一塊,爆出了一陣巨響來。
 
  「誰!」金明楊大吼道,看著眼前用寬大的右手擋住他拳擊的金髮壯漢。
 
  「妳是…」盧克則是瞇起了眼睛,打量起雙手持著苦無就架住他大砍刀的小女孩。
 
  「怎麼能讓你們這些雜魚,隨便的就上來打擾我們的老大呢?」山崎龍二獰笑道,他的手臂上忽然覆上一層爬滿了紅色花紋的暗色物質,接著山崎龍二大手一揮,就將金明楊給逼退了開來。
 
  「你的對手是我。」美鶴則是冷冷說道,握著苦無的手臂上逐漸暴凸起一根根的青筋來,那糾結的筋脈就彷彿雷射刻蝕出來的一般清晰,而從美鶴的手臂上更是傳來一股不屬於她嬌小體型的力量,讓盧克的大砍刀無法繼續往前砍下。
 
  「龍二、小美鶴!」
 
  「好好去大鬧一場吧!老大,這裡就交給我們了!」山崎龍二豎起大拇指道,美鶴則是同樣淡淡點了點頭示意。
 
  「好!」宗太郎大吼一聲,當他和兩人錯身而過的同時,腳下的速度也陡然翻升,彷彿砲彈一般朝著普拉斯衝去。
 
  「別以為你能改變什麼!去死吧!東海的猴子!」普拉斯咆哮道,他拳頭上的光芒已經耀眼的彷彿小太陽一般,接著普拉斯猛地往前一踏步,左拳五指成掌,筆直的重重擊出。
 
  「謗佛者死!」當普拉斯這一掌推出的同時,一道環形的衝擊波立刻從他掌心中擴散衝出,和方才的攻擊比起來,普拉斯這一掌所形成的衝擊波不只威力更大,範圍也是大大提升了不少,在他面前的大地立刻被壓的紛紛塌陷了下去,就連宗太郎的腳步也為之一滯,一絲的血跡緩緩從他嘴角溢出。
 
  成功了,普拉斯暗想,然而下一秒他卻震驚的看見宗太郎居然緩緩抬起了頭,握著刀的雙手交叉在胸前,隱隱約約,他手中的雙刀上似乎泛起一抹奇特的光芒。
 
  「鬼切‧二剛力斬!」宗太郎一陣咆嘯,雙刀猛地往前揮出,只聽見一陣金鐵交加的巨響,當雙刀和那陣衝擊波交撞的瞬間,宗太郎雙手的肌肉頓時一陣緊繃了起來,這陣衝擊波的威力之大,就彷彿瞬間被壓入了深海的大海溝一樣,讓宗太郎渾身的血管紛紛爆裂了開來,一眨眼不到的時間,他已經整個人渾身沾滿了鮮血。
 
  「沒用的!猴子再怎麼樣都只是猴子罷了,是不可能勝過人類的!你是不可能贏得了我的,就像那時候一樣!」普拉斯吼道,掌上的力道一加重,宗太郎的雙腳立刻被向後推出幾吋。
 
  「你、你說的沒錯。」
 
  「?」
 
  「如果是那時候的我,別說是贏過你了,或許就連個普通人都能打贏我吧?因為那時的我只不過是個一無所有、只能被當成肉豬圈養的新人而已,我只能無力的看著心愛的人不斷被欺凌,可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但是…」宗太郎咬著牙道,他艱難的挺直了雙腳,居然硬是站了起來,還將那陣衝擊波微微推了回去。
 
  「現在的我已經不同了!因為我在這裡找到了值得前進的道路,找到了能夠一起奮戰的夥伴,找到了能夠共同努力去實現的夢想!所以…我絕不會在此倒下!」宗太郎吼道,手臂上的肌肉一陣暴凸,接著他雙手握刀猛力一斬,一陣金鳴暴響中,普拉斯打出的那陣衝擊波居然就這樣被宗太郎斬成了碎片!
  
  「什…什麼?!」普拉斯大駭,不敢置信的看著宗太郎欺近了自己面前。
 
  「我再說一次,我們,東海隊可是很強的!不要瞧不起我們了!」宗太郎吼道,身上瞬間炸出一股驚人的氣勢,有那麼一瞬間,普拉斯彷彿看到無數凶狠的鬼神從這個男人的身上衝了出來。
 
  「極鬼切‧黃泉暴風!」
 
  瞬間,天地爆出一陣巨響,就連大地也為之動搖。
 
  ○
 
  「呀哈哈哈哈!」
 
  在距離宗太郎和普拉斯戰鬥不遠處的街道上,一陣陣狂傲的笑聲不斷響起,伴隨著時不時傳來的爆裂巨響,兩個男子正在這裡進行著殊死的戰鬥。
 
  「呿,這傢伙是什麼鬼東西啊?還有他的手…他右手的破壞力也太誇張了吧?」金明楊蹲伏在地上不停喘著氣,看著身後一連串傾頹的建築物,每一棟建築物的上頭都印著一個沙鍋大的拳印。
 
  「怎麼啦?泰拳小哥,你剛才的氣勢到哪去啦?不是說要狠狠修理我一頓嗎?本大爺就在這裡等著呢!」山崎龍二獰笑著從煙塵中走出來,他異樣的右手低垂在腰際,左手則插在口袋裡,模樣輕浮。
 
  「渾蛋,居然敢瞧不起我...老子可是地下擂台的冠軍啊!小看我的話,下場可是會很淒慘的!」金明楊嘶吼道,後腳一弓,整個人彷彿一隻彈簧般射向了山崎龍二,六隻手臂同時握緊,就是一陣驟雨般的快拳朝他揮去。
 
  泰拳是一種相當注重實用的武術,特點是能在極短的距離下,將身體的各個部位做最大限度的利用,將渾身每一吋的肌肉都化為傷敵的殺器,打個比方形容的話,如果中國的散打是以靈活著稱的輕型悍馬車,那麼泰拳就是一輛紮紮實實的重裝甲坦克!
 
  「喝!」金明楊大吼一聲,左邊三隻手臂分別用不同的招式打去,山崎龍二雖然及時舉起手臂,擋住了金明楊的正拳和肘擊,可是卻被最後一記勾拳冷不防的打中下巴,整個人向後高高仰起了身來。
 
  「啊咑咑咑!」金明楊一擊得手後,三對手臂就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追打,任憑山崎龍二解開基因鎖後,對於危險的預感已經有了相當程度的銳利度了,可在金明楊驟雨般的攻勢下,仍舊是挨了不少拳腳。
 
  而且金明楊厲害的還不只是泰拳而已,他的拳頭上正散發著一圈鬥氣的光暈,雖然看來只有薄霧般的一圈,可那一拳打在人身上的威力還真不是鬧著玩的,饒是山崎龍二已經有了虛的體質,可是在方才的交手中,他用來當作盾牌的右手臂已經是一陣痠麻,就連肋骨也被金明楊的踢腿掃斷了兩根,反倒是金明楊雖然被山崎龍二揮中了幾拳,可卻全都不是什麼致命傷,甚至還讓他有愈戰愈興奮的趨勢。
 
  「挨打?別笑掉我的大牙了,你那種軟趴趴的拳頭算什麼攻擊啊?而且別忘了,挨打可是泰拳的第一課啊!」金明楊說道,左右手同時一記正拳轟在了山崎龍二的胸前,趁著他往後倒去的同時,金明楊又是衝上糾住了他的衣領,一個膝撞正中山崎龍二的顏面,打得他鼻血直流。
 
  「哈哈哈!還是說龍二哥,你其實很不會打架嗎?你難道沒聽過雙拳難敵四手嗎?像你這樣左手一直插在口袋的話,是要怎麼贏過我的三頭六臂強化呢?」金明楊酸溜溜的說道,看著山崎龍二滿臉是血的站了起來。
 
  「媽的,一直跳來跳去鬼吼鬼叫的吵死了!」山崎龍二暴吼著一拳揮出,可卻被金明楊一個鐵板橋給避開,同時他撐在地上的雙手一用力,就是朝龍二的胸口踢來,逼得他連忙脖子一扭,這才勘勘躲開金明楊這彷彿人體火箭炮的一擊。
 
  「嗚!」然而卻不想金明楊這一擊只是虛晃,當他雙腿踢空的瞬間,右肩的兩肢胳膊立刻朝著山崎龍二的腦門上砸來,促不及防下,他整個人立刻被這雙重肘擊打的撲倒在地上。
 
  「噗哈哈哈哈,我說你這姿勢也太難看了吧?你真的是我聽說過的那個山崎龍二嗎?蛤?日本黑社會大名鼎鼎的龍二哥啊!我聽說你的大哥後來被人給反陰了,從那之後就沒再聽過你的消息了,原來是躲到這個鬼地方來了,還跟了這麼一個沒用的隊長,怪不得會落到這個下場!」金明楊嘲諷道,原本倒在地上的山崎龍二聞言身體似乎微微一動,就要站了起來。
 
  金明楊雖然嘴賤,但他可不是個笨蛋,也知道反派死於話多這個道理,見山崎龍二眼看著就要爬起,他連忙一個飛身就是衝了上去,同時將渾身的鬥氣全都集中在了腳跟上,他要就這樣一擊蹬碎龍二的頭顱。
 
  「!」然而就在金明楊這一擊即將命中時,山崎龍二卻忽然伸出手往地上一抓,接著便朝金明楊的眼前灑出一大片沙塵來,金明楊頓時一驚,即使他努力的想張開眼睛,可是當視網膜傳來一陣刺痛時,他仍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瞬間金明楊只感覺一股巨力忽然從腳上傳來,接著他便被整個人狠狠扔飛了出去。
 
  當然以金明楊的身體素質而言,這點程度的傷也不過只是皮肉痛而已,可山崎龍二真正傷到的,卻是金明楊身為擂台冠軍的自尊!身為一個蟬聯數屆地下擂台冠軍的選手,金明楊碰過各式各樣的場面,公平的、不公平的、非常不公平的對決,這些金明楊全都經歷過,可就是沒見過像山崎龍二這麼卑鄙的!
 
  「混、渾蛋!居然敢灑沙!你這卑鄙小人!」金明楊揉著一片通紅的雙眼吼道,當他好不容易恢復視力後,已經看到山崎龍二站了起來,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左手,居然是在口袋外的?那隻手看起來好端端的沒什麼異常,可是卻將金明楊給扔飛了出去,金明楊頓時感到一陣古怪。
 
  「那是因為你對我的認識還不夠…反町,他是我還在現實世界時唯一一個不會因為我的出身而歧視我的人,他甚至視我如己出,把我當成親兄弟一般對待…他是個值得尊敬的男人、是個好老大,也是個好大哥。」山崎龍二沉聲說道,左手不自覺的抽動了兩下。
 
  「但是...但是,這樣一個值得尊敬的男人,最後居然不是死在保護部下的火拼中,而是被他一生效命的老大給背叛殺掉了,這個忘恩負義的渾蛋,反町為他擋刀擋槍,甚至還在牢裡蹲了十年,可是他居然…那一天…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下著傾盆大雨的晚上,還有那傢伙無情的臉,所以我找上了他,在那個晚上我屠光了他的老巢,並讓他經歷了最痛苦的二十四小時後才殺了他。」山崎龍二面無表情的說道,他看著自己的雙手,那鮮紅的回憶彷彿如昨日般歷歷在目,還有反町斷氣前留給他的最後話語。
 
  「活下去…不管要用哪種手段,龍二,你都要活下去。」
 
  也是從那一刻起,山崎龍二才真正成為現在的山崎龍二,他戰鬥時殘暴無比,任何和他單挑輸了的人都會被當場殺掉,任何在火拼後還有力氣向他求饒的幫派,他都會把對方滅到連一草一木也不剩,他精於算計,只要是能讓自己往上爬,不管再怎麼卑劣的手段他都做的出來…然而,這樣的他卻在得到夢寐以求的一切後陷入了迷茫,就算他有花不盡的財富、身邊坐擁無數美女、底下更有一票願意為他送死的小弟了那又如何?他的心裡仍然不滿足,他,仍然感到空虛…
 
  於是山崎龍二來到了這裡,也是在這裡,他遇到了那個叫宗太郎的男人,那個總是豪邁的笑著的男人,那個一天到晚想和人切磋武藝或是喝酒的男人,那個為了保護心愛的人,不惜獻出脖子的男人…
 
  起初龍二的心裡是很不屑的,他一生只信奉一個法則,那就是除了自己外,沒有任何東西是可以信任的,這是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弱肉強食更是再自然不過的叢林法則。
 
  於是在某一天,龍二終於起了反叛的念頭,那是在一場恐怖片中,宗太郎才剛和恐怖片的敵人戰鬥過,身受重傷,即使是沒怎麼強化過的龍二也有自信能夠不著痕跡的幹掉他,就和他過去幹掉的那些老大們一樣。
 
  「呦,龍二,你的傷不要緊了吧?要不要陪我喝一杯啊?」
 
  然而就在他拿著小刀偷偷靠近,並且準備一刀劃開宗太郎的脖子時,這個男人卻忽然轉過頭朝他豪邁的大笑,而且他明明看到了自己手上來不及收起的刀子,但宗太郎第一時間拿起的居然不是武士刀,而是自己一直珍藏的那個玉酒壺,然後想也不想的就遞給了龍二,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理智整個大斷線了。
 
  天底下有這麼傻的人嗎?傻到居然會關心想要幹掉他篡位的傢伙,甚至是拿酒給他喝!然而龍二還來不及理解,他就已經接過了宗太郎遞過來的酒壺,聽著宗太郎自言自語的訴說起了過去,那東海隊的悲慘過去,那被養殖者所支配的無奈、被當作家畜一般豢養的無力,照理來講,任誰經歷過這樣的過去,心裡肯定都會有黑暗的,但山崎龍二在宗太郎身上別說是黑暗了,他甚至連一絲陰影都看不到,這個留著鬍子的馬尾大叔就像是太陽一般耀眼,又像是明月一般皎潔,這是一個經歷過黑暗,可卻從不向黑暗、向命運低頭的漢子!
 
  「我一直認為,不管是再怎麼絕望的困境、不管命運對我開了多麼惡意的玩笑,但只要我心中的劍仍然銳利,只要我的手還能夠握住武器,我就絕不會被打倒!我會一直站起來,不管被打倒多少次,如果一次的努力還不夠的話,那就兩次、三次、十次,終有一天會成功的!」
  
  「不屈服於鬼氣的侵襲,一心熱衷於武器的修練,讓握住武器的手臂變成白色一片,這…不正是追求武道的極致嗎?」
 
  自那一刻起,龍二終於明白了,原來他的心中所渴望的不是名利、不是財富、更不是權力,而是一個能夠對他敞開心胸,一個能夠毫無芥蒂的接納他、視他如己出的男人,一個…他能夠發自內心尊稱為大哥的男人!
 
  「反町…我終於找到了,我心裡一直感到空虛的原因了。」山崎龍二輕聲說道,帶著傷疤的嘴唇緩緩露出一抹微笑。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總之去死吧!」金明楊大吼道,又是縱身一個飛踢朝山崎龍二衝來,他都已經計畫好了,這一記飛踢只是佯攻而已,當這傢伙反射性的舉起手臂擋架時,他就會直接卸掉山崎龍二的一肢胳膊,然後是另外一肢,再把他渾身上下的每根骨頭都給敲碎,媽的,居然敢朝老子的眼睛裡潑沙,我這下是真的火了!金明楊心想道。
 
  「你剛才好像說,如果我的左手一直插在口袋裡的話,是贏不了你的對吧?」然而卻見山崎龍二不閃也不避的舉起了左手,只聽見一陣破空巨響,金明楊頓時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金明楊的這一腳確實是踢出了,可卻是被山崎龍二的左手給直接接下,那可是他灌住了鬥氣的一擊啊,哪怕是一塊花崗岩照樣也會像爛豆腐被踢碎的,可居然就這樣被龍二給牢牢抓在了手掌裡,他的雙腳甚至連一步也沒動過。
 
  「!」金明楊還來不及驚訝,山崎龍二忽然抓著他的腳踝猛的就是摜向了地面,這一擊的力道完全超出金明楊的想像,巨大的力道不只在地上轟地砸出一個小坑來,他更是整個人被印在了那裡,動彈不得的不停吐血著。
 
  「你說錯了!我之所以不用左手戰鬥,是因為一旦抽出這隻手的話,我就會變得無法控制自己啊呀哈哈哈哈哈!!」山崎龍二忽然狂吼道,他一把揪住了金明楊的頭髮就將他的臉狠狠往水泥地上按去,一陣碰碰碰的巨響,無數和著血的斷牙彷彿骰子般紛紛滾落在了地上。
 
  「呀哈哈哈哈哈!」這還沒完,當山崎龍二不知道第幾次將金明楊的頭按進水泥地上後,他壓著金明楊的後腦勺直接就是在地上拖行了起來,隨著這個青年不停的掙扎,山崎龍二臉上狂熱的表情就愈是明顯,而在兩人的身後,卻是被耕耘出了一條血紅色的溝渠來。
 
  「龍二,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左手了。」
 
  「喔喔,黑社會老大是嗎?也挺不錯的啊,不過我已經是這支隊伍的隊長了,既然你的左手破壞力這麼大,要不你就當我的左手吧!以後我來不及對付的敵人,就交給你替我打飛了!」
 
  「我的左手是為了大哥而揮拳的,而大哥的敵人,就是我山崎龍二的敵人!」山崎龍二狂吼道,他拖著金明楊跑出好一段路後忽然大手一拋,直接就將這個擂台冠軍扔飛了出去,接著碰的一聲重重撞在輛汽車上。
 
  「其實剛才我就發現了,我對你的攻擊之所以無法奏效,並不是因為你的身體耐打,而是那層光暈的關係吧?鬥氣,平常的時候就像無形的鎧甲一樣包覆全身,可是當你要提高破壞力時,勢必要將體內的鬥氣全部集中到某個點,如此一來也造成你的防禦力大幅降低了。」山崎龍二緩緩說道,看著金明楊滿臉是血的站了起來,這個青年倒也硬氣,被他這麼一頓狂轟猛揍後居然還沒死,只是金明楊的模樣看起來實在有些悽慘,整張臉被打得連他媽都不認得了不說,嘴裡的牙齒八成也給全部磨光了,讓他連一句垃圾話也說不出來。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這小子,殺了你!啊!」金明楊一回過神來,立刻朝著龍二咆哮道,當他衝上來的同時,渾身上下更是散發出一層淡淡的光暈,那是將鬥氣催生到極點的表徵。

  這傢伙是想來個同歸於盡,龍二心頭一凜道。
 
  「自爆是吧?有骨氣,不過很可惜,老子今天可還沒有下地獄的打算!」山崎龍二冷笑道,右手也逐漸起了變化,抱歉了,反町,看來要晚點才能到你那了。
 
  「因為這裡,還有值得讓我揮拳的理由!」山崎龍二吼道,就見他的右手逐漸變得蒼白,看起來和宗太郎的鬼手有些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手指變得鮮紅而尖銳,右肩上更是突出一根彎曲的尖角來,就彷彿魔鬼的手臂一般。
 
  還在現實世界時,龍二就有這麼一套規則,他的右手是用來保護老大的背後的,而他的左手,則是用來掃平眼前的一切障礙的!
 
  「惡魔的…左手!」山崎龍二大吼一聲,左手五指成拳,彷彿有一股淡藍色的電流被他握緊在了拳眼,接著狠狠就朝發了狂似的衝來的金明楊打去。
 
  「!」一陣巨響,山崎龍二這一拳的威力之大,不只貫穿了金明楊用來護體的鬥氣狠狠打在了他身上,餘威更是從他的後背穿出,一路朝著遠方的建築物轟去,在那裡留下了一個碩大的骷髏惡魔痕跡。
 
  而金明楊只是呆呆的張大了嘴巴,當山崎龍二緩緩將手臂從他破裂的胸口拔出時,這個青年的身體也跟著軟倒了下去,原本覆蓋在身上的鬥氣光芒逐漸黯淡,直到消失到一點不剩。
 
  「宗太郎大哥,你看到了嗎?我龍二這一生,這一隻拳頭,將永遠只為你而揮!」山崎龍二酷酷的說道,隨手從口袋裡掏出一根雪茄,點著後狠狠吸上一大口。
 
  「媽的,死泰拳渾蛋,這下肋骨八成又斷了好幾根了吧?咳,沒記錯的話一文字那好像還有多的治療噴霧,希望他還有留一些下來…」山崎龍二摸了摸胸口,有些不爽的抱怨著。
 
  東海隊VS印洲隊,決勝戰第一戰,勝者是…山崎龍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385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青蛙子
茶度,不要在牆上塗鴉了,很難清(誤

09-22 22:40

Luis
龍二表示:怪我囉
黛琳:為什麼我也要跟著清理啊(抱怨09-22 22:51
slenderman
宗太郎真有錢,武器真高級

09-22 22:47

Luis
蒼井瞳表示:別說了 換完之後大伙可是吃土了一個月(掩面
黛琳:一個月沒酒喝的日子真難熬09-22 22:54
白煌羽
好看

09-22 23:06

Luis
[e29]09-22 23:22
邪惡秋雨
蠻用心的 有真的考察山崎龍二的過往 他反町大哥的死真的是他這輩子永遠的傷痕
接下來就看女忍打爆耍大刀的傢伙ㄌ

09-23 03:13

Luis
美鶴表示:55開09-23 08:28
Edward0717
惡魔的左手....手指!(被抓

09-23 14:58

Luis
龍二表示:信不信我捶你(獰笑
黛琳:(毫無反應 泡在酒桶裡09-23 15: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 後一篇:[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