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奇幻類輕小說】島祭(序)

作者:香附子│2018-09-20 22:40:27│贊助:16│人氣:339
時隔五年, 將從前的黑歷史翻修過, 歡迎各位以實體書的水準批評指教, 謝謝
這是我構思12年的作品, 希望各位好好欣賞喔




在戰爭中犧牲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如此大量犧牲依舊無法換來和平。
                    ——Winston Leonard Spencer Churchill

前言:
  一座鄉下漁村中,有個名叫雅克的魔法廚師,夢想是在家鄉開間小餐館。這個目標看似觸手可及,卻因為他的師父,德羅,其不可告人的身分的緣故,而被捲入了一連串牽扯到五十年前大戰,驚心動魄的事件中......









  「Can you give meone match; let me brighten your face.
   Tonight is too dark to discern you inthe spacious wheat field.
   Only the serious quiet is distinct inthis night.
   So if you wish, I’ll burn these allby the match.
   可否給我一根火柴,好讓我照亮你的臉。
   今晚過於黑暗,使我無法在這廣闊的麥田中辨認出你。
   唯獨沉重的肅靜,在黑夜中清晰可見。
   所以如果你希望,我將用這根火柴燒盡一切。

   Although autumn left last month,wheat has not reaped yet.
   Everything seems like staying at theinitial source.
   Maybe the wide wheat field is just awasteland now.
   Following the time’ steps to theemptiness doom.
   即使秋天在上個月就離開了,麥田卻尚未收割。
   一切看似停留在最初的原點。
   或許這寬廣的麥田本是一座廢墟。
   正隨著時間腳步邁入空虛的殞滅。

   Thick cloud and hopelessness let meblind in this ruin.
   However I perceive the sound of yourbreathing.
   You swept the snow softly what onwheat' stem and leaf.
   So I can hear you come even if Ican’t see.
   厚實的雲與絕望令我在這廢墟中失明。
   然而我還是察覺到你的呼吸。
   你輕輕掃去小麥莖葉上的雪。
   所以我可以聽見你的到來,儘管我看不見。

   How long have you awaited? When andwhere will you go?
   I hope you would tell me, but I don’twant to know.
   After all you have to leave,regardless why and how.
   Then I will disappear, and so doesthis wheat field.
   你在此等候了多久?何時何地你將要前往?
   我希望你會告訴我,但我並不想知道。
   畢竟你終究要離開,無論為何與如何。
   到了那時我將會消失,這片麥田也同樣如此。

   Can you give me one match; let mebrighten your face.
   Tonight is too dark to discern you inthe spacious wheat field.
   Only the serious quiet is distinct inthis night.
   So if you wish, I’ll burn these allby the match.
   可否給我一根火柴,好讓我照亮你的臉。
   今晚過於黑暗,使我無法在這廣闊的麥田中辨認出你。
   唯獨沉重的肅靜,在黑夜中清晰可見。
   所以如果你希望,我將用這根火柴燒盡一切。

   Perhaps you can’t feel me, but now,I’m at your side.
   或許你感覺不到我,但此時,我就在你身旁」



                     伊斯特洲 貝桑松省 奧客芬民謠:麥田








  時至午夜,望月到達本日最高的位置。



  今晚是一個月中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大潮,海面隨著浪潮來回進退逐步吞噬沙灘,最後僅保留莫約十公尺的寬度。

  偶爾幾片不合時節的馬尾藻碎片被海潮送至岸上,它們多半早已枯萎、腐爛,甚或殘破不堪,僅能由刺鼻的腥味辨識其身份。倘若是在春季,沖到岸邊的將是璀燦奪目的天藍光芒,一串串青色線條朝沙灘上侵襲而來,藉由它們的消逝與犧牲,間歇地刻劃出島嶼輪廓。

  這是一片由鳴砂構成的海灘。

  遙望對面較大的島嶼,此時已一片漆黑,包含夜捕的漁船,所有船隻都早在兩個小時前就回到港中。當確定沒有漁船仍逗留在外之後,那座島上唯一的發電機便停下運轉,矮小的燈塔倏地熄滅,宣告全島正式進入歇息。距離下一艘漁船在外海出現,將是九個小時以後,而這段時間內,星月會是烙印在海面上的唯一光亮。

  相較於對岸,擁有鳴砂海灘的這座小島,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燈光,以至於從對岸難以辨認它的外型。

  只有兩個人居住在這座小島上。



  「我已經受不了了,德羅。」

  遼闊的沙灘上,一名紅髮青年,氣急敗壞地一步一步走向一個身披斗篷,身高莫約十歲的男孩面前。

  男孩抬起頭來,長如簾幕的瀏海仍是遮掩不住他面帶的詭譎笑意。

  「第幾次了?第一次?第二次?不是,是第七次!」青年站在男孩前方,以彷彿要將對方吞噬般的口吻斥責:「第一次我蓋得不好也就算了,第二次我覺得可以住人你還是燒了,第三次以後你完全是興致一來就燒掉我的房子!還記得你第五次燒我房子時說了什麼話嗎?『朋友們,圍過來,營火已經熊熊地燃起......』你只是想跳營火舞啊!」

  面對怒斥,男孩沉默不語,他伸出右手,對青年指了一下,然後再比了比自己,一道冷風拂過。

  「......」

  「幹、幹什麼?」青年摸不清男孩動作的目的,只感到稍有涼意。



  「看看你,看看我,歡笑在火光中。」



  「不要再鬧了!德羅。」

  紅髮的年輕男子,憤怒地將雙手按在被稱為德羅的男孩肩膀上。

  「告訴我,為什麼總是要燒掉我的房子?」

  「呃,這個,你上次不是那麼說的嗎?」德羅邊說著,邊從容地將青年的手從自己肩膀上揮掉。

  「我說了什麼?」

  「『下次來個Lucky seven吧。』這樣。」

  「絕對沒有說過!」

  青年被這個孩子屢屢撩起怒火,終於忍耐不住愠氣,對準德羅的臉部,揮起右手使勁出拳。

  然而德羅僅僅只是身體稍微轉移方向,右腳一伸,便順勢將失去重心的男子絆倒在地。

  「噗喔!」

  他的臉撲在響砂上,發出摩擦皮革似的聲音。

  「真是,我已經告訴你多少次?雅克,口頭上已經說了,你也算身體力行了,不要以為我看上去是個小孩就可以輕易打倒我,你怎麼就是講不聽呢?」

  名叫雅克的青年,身體四肢都平貼在沙灘上,唯有頸部與頭部向左側斜去,好讓自己能呼吸與說話。

  「雖然我本來就沒預期會打中,但你燒了我的房子,還把我絆倒,真是高估了你的良心。」



  突乎其來的一陣空氣流動掀開了男孩斗篷的帽簷。

  呈現出來的,是銀如白雪的髮絲,與瀏海下反映月光的血色瞳孔,它們在明亮晚空下顯得格外耀眼。

  來自極地的冷氣團正在南下,帶來無比寒凜的夜風,今天晚上正是這一年以來氣溫最低的時刻,從兩人口中不停冒出的霧氣可以察覺這件事。

  然而還不到降雪的日子。

  島嶼整體的坡度並不算太陡,由此處到丘頂一公里半的距離中只上升不到三十公尺,但小島四周除了這片沙灘以外,幾乎都被一到兩層樓高的峭壁所包圍。也因為這個原因,西風通過這座島時並沒有造成強烈的氣流,不過即便如此,它還是悄悄將西邊南下洋流造成的低溫如瘟疫般感染過來。

  島上的寂靜,更加強了蔓延在空氣中的冰冷感。



  「不覺得很漂亮嗎?遠方的紅暈。」

  德羅遙望一排白樺後方燁燁的火光,隨著風的流動忽明忽暗,宛若搖曳不定的燭火,所釋放出來的光亮。

  依稀還可聽見木頭燃燒時特有的啪嚓聲。

  「一點也不覺得。」雅克狼狽地從地上爬起,拍了拍沾在身前的沙粒。

  「這棟房子雖然不大,卻也是我花了將近一個月才蓋好,有如我親生孩子般的小木屋,而且才住不到半年。」

  「嗯哼,我都看在眼裡。」

  「每一根木材都經過細心挑選,既結實又美觀,不但堅固,也賞心悅目。」

  「我明白。」

  「從浴缸,門窗到桌椅,全部是親手原木打造。」

  「所以特別容易燒著呢。」

  「我毫無戒心地聽從你的命令,你說什麼晚上肚子餓了,忽然想吃煙燻兔肉,所以我才去幫你打隻兔子來。」

  「嗯,畢竟我是你師父嘛。」

  「回來時我發現了什麼?一棟燃燒中的房子,沒錯,就是那個有如我親生孩子般,美麗而堅強的木屋。」

  「真是悽慘。」

  「......算了。」



  雅克垂下頭,抬手在他的紅髮上撓了撓,事已至此,他不想,也沒有那個能力可以報復德羅。

  小男孩提起一把碩大且無比漆黑的鐮刀,扛在自己肩頭上。

  德羅走在前方,而雅克默默地跟在他後方並保持莫約十步距離,響砂沙灘上不斷發出銳利刺耳的摩擦聲,稍稍掩蓋了枝葉騷動。由沙灘走往山林中曠地的小道,是條山風行經的路徑,在深邃寧謐的夜,持續將屬於山林的氣息送往帶有鹽味的海灘。

  這條小徑僅百餘公尺,延伸至林中空曠之處。

  同時也是兩人的居所。

  只不過其中一棟房子,已在赤紅餘焰中逐漸崩塌傾圯,最猛烈的火勢已然過去,現今剩下的,只是殘火餘堆。

  作為露宿星空之下的營火,卻也相當合適。



  木柴劈啪的聲響,為海浪的演奏增加了一個獨立的聲部。

  月亮不知何時已悄悄掠過了天頂,離開最高點並緩慢下降,正值大潮的海水也隨之逐漸後退,當然這一切的變動光用肉眼是看不出來的。

  只能從沙灘濕潤的痕跡觀察出些許端倪。

  來自北方的冷氣團淨空了這個區域的天際,今晚是無雲的夜,鋒面在遙遠的南方僵持滯留,而此地的雨季早已過去。嚴寒籠罩宣告了仲冬來臨,大約再過一個月,雪花將會見證冬季邁向終結,那也是居住在這兩座相鄰島嶼的居民唯一可以看到雪的日子。即便到了那時,雲層往往還是不足以填滿整片天穹,從空洞間透射下來的月光,讓緩慢飄落的雪片有如星光般地閃爍。對岸島上每年唯一一次的慶典正是為此舉行,村民們將整座村莊佈置得像個大型的嘉年華會場,在歡慶新的一年到來的同時,也從觀光客手中撈進不少油水。

  據說在其他較大的島嶼上,寒冬來臨時會晝夜不分連續下好幾天的大雪,然而這名青年從未離開過這兩座島,因此也無從查證。

  若不是時常有異地商船行經此地,他甚至可能會以為整個世界就這麼大。



  就著火堆,兩人各在對側席地而臥。

  他們仰躺著,目視不斷上升並在某個高度悄然消逝的火花,偶爾燃燒時產生的爆裂聲響起,接著便會有一團分外密集的星火攀升起來。

  「一個月。」德羅嘴裡叼了一根草枝,雙手枕在頭後,對夜空投以莫不在乎的睇睨,而語氣也是平淡無異。

  「再過一個月,就是你一年一度回去的時候了吧。」

  「奧克芬?」

  「對。」

  透過蜿蜒的小路並不能直視與小島鄰近的那座島嶼,但倘若此時佇立在海灘上,便能藉由月光照映遙望到名為奧克芬的島,與其上的漁村。

  兩人躺在火堆的左右邊,他們看不到對方的臉,只能從參雜木柴劈啪聲與浪潮聲的空氣中,辨別彼此說話的聲音。

  零星的火花,隨著裊裊上升的熱氣往同一方向流竄。

  短暫的沉默對一般人而言,想必會感到些許尷尬,不過這兩個人對於這種氣氛已經習以為常,七年下來形影不離的相處讓他們之間毫無隔閡。青年與男孩共同凝視著逃向天空的星火,同時在他們眼中也留下了掠過的軌跡,而偶爾侵襲過來的寒風,不經意地打亂兩人眼中那些又紫又黃的線條。

  枯葉捲起,撲在燃燒的薪柴上。

  「剛才你不是說肚子餓了,想吃煙燻兔肉?」雅克忽然提起了這件事。

  「那是晃點你的。」

  「我就知道。」



  「今年,你早點回去吧?」

  德羅吐掉含在嘴中的草,撇過頭去,望向雅克,即便由於隔著火堆使他看不見對方身形。

  「你願意讓我多早回去?」

  「可以的話,明天就出發。」

  「真的?」

  雅克雖然這麼問,但他能料到德羅的性格,會讓他提早一個月回到故鄉,八成也是隨口開的玩笑。

  「真的。」

  然而,這次他卻得到肯定的答覆。

  銀髮男孩,再次將視線移往深不見底的夜空,他隨興伸出右手,對著幾個不知名的明星畫了幾筆。

  彷彿在規劃星座一般。

  「你還記得,當初你從對面那座島來到這裡,甚至拜我為師,是為了想學什麼嗎?」

  「......」

  「現在我可以告訴你,雅克,我能夠教你的,你已經都學會了。」

  「師父......」

  「你也只有這種時候才肯喊我師父呢。」德羅稍稍笑了笑,雙腿往上抬,靈活地原地空中翻滾躍起,在火堆前穩穩站立。



  「依照職業工會規定......」他一邊從斗篷裡掏出一張金屬卡片,一邊講述:「我身為B級技術士,最多只能給你下兩階,也就是D級技術士的執照。」

  男孩漫步繞過火堆,走到躺臥在地的雅克面前,接著右手一揮,將卡片投射到雅克頭側的土地上。

  卡邊的一角微微陷入土中,使它豎立起來。

  「但無論如何,你已經是正式的烹飪技術士了,至於你要考取什麼等級的執照,C級、B級甚至是A級,應該是由你自己去決定。而我敢肯定的是,你一定具有B級以上的資格。」

  「嗯。」雅克拿起身旁的卡片,仔細端詳。

  「身為你的師父,我對你下的最後一個命令:在這次的祭典上,給那些只讓你削馬鈴薯,卻連最下階執照都沒有的『大廚』們,好好見識一下你的實力吧。」

  火光略顯微弱,但依舊持續散發熱度,比起剛才使令人嫌熱的程度來說,此時的溫度剛好恰到好處。

  隆冬的皎月依舊正在下移。

  今晚是個明亮的夜。

  「所以......」雅克嚥了口口水:「這就是你燒了我在這座島上房子的原因嗎?為了讓我不要留戀?」

  德羅笑了笑,抬頭望向沉月。



  「一天辛勞的工作已經告了一段落。」

  「夠了,我真搞不懂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365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香附子|島祭|輕小說|奇幻|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Flatsedg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社會類小說】二房一廳...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幻類輕...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E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