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永樂神社的巫女 第七章:測靈-6

作者:阿次│2018-09-20 15:46:13│巴幣:0│人氣:95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永樂幫三人小組每天都過著簡單又充實的生活。早上幫忙雜耕,下午回宿舍上課,晚上則出去散步閒逛。

  但在測靈前一天下午,雪兒突然抽空來找我。

  「明天就要測靈了,但我還是卡在綠靈階段——」雪兒手肘抵在桌上,滿臉愁容地嘆氣。「看來,想短時間突破瓶頸果然是不可能的事。」

  「妳也用不著這麼喪氣啊。」我一面苦笑一面端了杯茶給她。

  「妳八階當然不用犯愁。」

  「欸——這個嘛……」

  雪兒那句話還真是堵得我無話可說。

  但師傅也曾講過:「師傅引進門,修行在個人。」提升靈力這種事,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幫忙,只能陪著雪兒坐在矮桌旁苦笑,不時接個兩句話安慰她。

  叩啪。

  歐陽突然坐到我身旁,她將竹劍扔在一旁,還不停用濕毛巾擦著臉上汗水。

  「練完啦?」終於找到可以轉移悲慘話題的我,很開心地轉頭看著歐陽。

  歐陽沒有回話,點點頭後便拔開竹筒上的軟木塞,豪邁地仰頭暢飲。

  「她進步很多。」歐陽將竹筒掛回腰間,回頭望著已經累癱在榻榻米上的白潼。「但只教防身術太不方便了。」

  最後一句話顯然是對我說的。

  由於前幾天來騷擾主殿的波羅薩家族說會捲土重來,而白潼又身為神子,我終於點頭讓歐陽指導白潼習武。但唯一的條件是,只能學防身術。

  「攻擊人中什麼的就算了吧……」我輕輕抿了口茶。

  「最好的防禦就是攻擊。」歐陽嘴上重重嘖一聲。「要是一照面就被人打殘,想防身也來不及了。」

  「……等她大一點再教吧。」我不否認這句話出於私心,實在不想看到白潼小小年紀就學會如何去揍人。

  歐陽還想開口反駁,但杵在桌邊的雪兒這時先講話了。

  「我說……歐陽啊,看妳年紀也沒多大,為啥武功會這麼高強?」

  「成為驅魔師之前必須接受訓練。」歐陽完全不顧我在旁邊猛搖頭,很坦率地說出自己的身分。

  我以為雪兒會因為驅魔師潛入主殿而氣得直跳腳或嚇一大跳,但沒想到她只是挑一下眉頭,隨即口氣淡定地說:「大概是那個冶金要妳來主殿保護伊織的吧……」

  「對。」

  「伊織,妳可真是命好,以前有師傅關心,現在有掌教及驅魔師時時相挺……哪像我根本孤家寡人,什麼都得靠自己。」雪兒啪一聲地將臉撞在桌上,整個喪氣到一個極致。

  「妳別、別這樣啦!」我立刻輕拍她的背。「要是真的沒通過,明年再挑戰就好了啊!」

  「御殿堂的靈階要求多高?」歐陽問。

  「六……」雪兒幾乎直覺性地回答。

  「妳現在多少?」

  「只有五啊!」雪兒突然起身抱頭大喊。「再給我三個月……不,兩個月就好……不,只要五十天就行了,我絕對可以一舉突破瓶頸啊啊啊啊!」

  「……巫女如何測量靈力?」歐陽轉頭看著我。

  「呃——將手放在測靈石上,在灌入靈力之後看石頭出現什麼顏色就明白了。」

  「測靈石?」歐陽皺眉了。「那不是很貴嗎?」

  我點點頭。「確實是奢侈品,但每年接受測驗的人數總不低於五千,用測靈石的話效率比較好。」

  「……我可以幫妳。」

  歐陽這話讓我和雪兒都愣住了。

  她真有短時間讓靈力大幅度提升的方法?

  「這事不難。但妳也要答應我一件事。」

  「妳儘管講!」雪兒整個精神都來了,興奮地抓起歐陽的肩膀不停搖著。

  「別急,先聽完再答應。」歐陽輕輕拍開雪兒的手。

  「只要我做得到,絕對答應妳!」

  「保護伊織是總部很重視的委託。」歐陽面無表情地看著對方。「我這次被派來主殿是出於無奈,因為冶金不方便來這,但他以後還是會回來接手,我希望妳到時候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做不到。」雪兒連歐陽的話還沒講完就板起臉抬手回絕。

  「……為什麼?」

  「如果有掌教許可就算了,但在這之前……巫女不得與異性有親密關係,是鐵一般的天條。」雪兒吁了口氣,臉上顯然有些失望。「雖然不能今年通過測驗很可惜,可是伊織身為巫女,這條線是絕不能跨過的。」

  雪兒說完,又轉頭看著我。「伊織,我很抱歉無法答應這個要求。」

  「不……這不是妳的錯。」

  老實說,我也很訝異歐陽會突然提出這要求。

  但她真的問錯人了,和雪兒商量這種事還不如要求太陽打西邊出來。

  雪兒將杯裡剩餘的茶一口飲盡,隨即站起身子。「我想起還有點事情,先告辭了。」

  「嗯,妳忙吧。」我苦笑點點頭。

  但當雪兒快走到房門時,歐陽卻突然喊住她。

  「我……教妳。」

  雪兒回頭望著歐陽。「……但我不會答應妳的要求。」

  「不用。」歐陽抽走我腰間的摺扇,還起身彎腰整理自己的緋裙。「妳跟我都有立場,所以妳的堅持沒錯。」

  「這樣妳還願意幫我?」雪兒一臉訝異地反問。

  歐陽立刻別過頭眺望窗外。「……妳剛才的眼神很不錯。」

  又來了,根本冶金式思考與回答。

  但問題可以得到改善是最好不過的事了,我趕緊對雪兒點頭示意。

  「那現在……」雪兒傻呼呼地看著我,又將眼神移到歐陽身上。

  「別愣著。」歐陽從袖裡取出髮箍,將平整的瀏海俐落地向後梳起,拍拍手中的鐵摺扇。「準備特訓。」

  「……是!」雪兒立刻彎腰鞠躬。「請多多指教!」

  看她們兩人這樣,我卻笑了。

  這小徒弟跟冶金簡直一模一樣,都是愛鬧彆扭的小屁孩。


*    *      *     *

  考試當日——

  大社廣場上的人數大概跟大典那天差不多,不過目前這裡卻分成三派人馬,一派是考官,另一派則是參加測驗的巫女,最後一派就是像我這樣的圍觀者。

  我左右各牽一個小鬼頭,不停在人群中鑽來鑽去,試圖擠到最前面那排。

  「現在,我以主殿神主之名宣佈,今年靈測正式開始!」大姊頭的語調再加上手勢動作,整個就是威風凜凜。

  看著她站在大社簷廊上喊開始,我卻不禁皺了眉頭。

  因為眼下這片人海會讓三百公尺變成三公里,甚至可能更長。

  又走了將近半小時,我們終於擠出人海,殺到最前線。

  「呼……幸好妳剛才說要背白潼,這樣真的比較快。」我笑了一下,順手替歐陽擦掉她額頭上的細汗。

  「小事。」歐陽別過頭,耳根子有點紅。

  「謝謝歐陽姊姊!」白潼乖巧地爬下歐陽背後。「師傅,輪到雪兒姊姊了嗎?」

  「應該還沒,一路上我都有注意考官唱名。」

  「伊織!」

  雪兒的聲音頓時傳來,只見她不停在考生群中舉手揮著。「這邊這邊啊!來這邊坐啊!我有準備點心喔!」

  我又牽起兩個小鬼頭的手穿過重重人群迎上前。「這裡的確比較寬敞,但我們不是受測生,坐這沒關係嗎?」

  「哎唷,只要不是坐到考官那邊都沒關係。」雪兒整個人貼在我耳邊,悄悄地說:「妳看,永道和永從兩位神主也在旁邊忙著指點自己的人。」

  我立刻順著雪兒指的方向望去——

  只能說,每位神主都希望自己的門生有個好表現。

  確定不會挨罵之後,歐陽立刻盤腿坐下,只說了一聲:「感謝招待。」然後開始拿起她眼前所有能塞進嘴裡的零嘴,完全沒有巫女該有的寧靜氣質。

  「歐陽姊姊,這個好吃!」白潼也抓起一個小蛋糕嚷著。

  「吃過了。」歐陽看了一眼,又繼續搜刮動作。

  「她們沒吃午餐嗎?」雪兒瞪大著眼,傻楞楞地看兩個小鬼正以驚人速度清掃點心盒裡的所有食物。

  「有啊。」我苦笑一下。「但小孩子正在發育,現在又是下午茶時間……」

  「嗯,沒關係。」雪兒聳聳肩,轉身指著身後那一大包零嘴。「反正我帶很多。」

  「哪?」歐陽眉頭一挑,沿著雪兒的手轉頭望去。

  「歐陽,這樣太難看了,不可以!」我才斥責一聲,歐陽馬上不滿地將嘴變成「皿」字狀。

  「沒關係啦,伊織。」雪兒立刻笑著按下我肩膀。「畢竟,昨天全靠歐陽才讓我的靈力一次突破瓶頸,這些點心就當謝禮吧。」

  「禹步練好了嗎?」歐陽放下手中點心,但嘴邊還有不少餅屑。

  「跳了一晚上,連作夢都在踏了。」雪兒自嘲般地笑一下。「但妳怎麼會知道禹步就是解除鐵摺扇結界的方法?之前聽伊織說那是冶金留給她的專屬防身物,其他人若是擅自打開很可能會引發大爆炸之類的……」

  「他擔心我能力不足,所以事先把方法跟我講。」歐陽抹掉餅屑,又低頭與白潼繼續「奮鬥」。

  雪兒一臉了然地點點頭。「但話說回來,那把摺扇可真是好東西……不但能節制施術時的靈力額外流失,還能『開源』,使施術者的能力向上提高許多……」

  「那摺扇——」歐陽一邊說一邊拿起盒子裡的草莓大福,痛快地咬了一口。「……是他最好的作品,堪稱完美。」

  「嗯?」我眉頭一挑。「冶金最好的作品不是吟槍嗎?」

  「……其實不算。吟槍雖是最強,但只是個意外。」

  「意外?」我愣了一下,但歐陽手邊還忙著不停抓食物。「哎唷,妳先別忙著吃啦!」

  歐陽滿臉不情願地放下第N顆草莓大福,改捧自己的竹筒不停喝著,等她喝完才繼續說:「反正……他根本沒想到會造出三把靈武。」

  我又愣住了,腦袋一片混亂,完全不知道該接什麼話。

  如果歐陽所言不假,那她的意思就是指像吟槍這麼強大的靈武還有兩把……

  雪兒望向測靈石,發現還沒輪到自己,也跟著我追問:「那個冶金到底是什麼樣的傢伙啊?就算是身懷靈力的鐵匠也不一定能做出靈武,他怎麼能一次敲出三把?」

  「總之,他說那是意外,五色鐵摺扇才是他用心打出來的作品。」歐陽不耐煩地抿了抿嘴,顯然想結束這話題。

  「那,歐陽,妳這麼了解冶金……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妳,我希望妳能如實回答……」

  歐陽什麼話都沒說,直直望著我好一會。「……我和他沒任何關係,我們只是行為、思考都臭味相投才會在總部裡無話不談。」

  果然跟冶金一樣聰明,問題都還沒提出來就知道我想說什麼。

  我點點頭,然後和雪兒一起轉頭望向考場內圈,不再多言。再這樣問下去,除了讓雪兒生氣之外,也只是讓自己更想念他而已。

  這點,我很清楚。
 

*      *     *     *

  「橙色。」負責登記的侍殿堂作好紀錄之後,又抬頭高呼下一位應試生。

  「下一位,雪兒組照。」

  「在!」雪兒舉手回應,三步併兩步地走進繩圈內。

  侍殿堂推推鼻梁上的眼鏡,不停翻看著記錄。「御殿堂嗎?那要藍靈六階才行。妳應該明白這點吧?」

  「是,雪兒知道。」雪兒立刻鞠躬行禮。

  「那請考生準備好之後將手按在測靈石上進行靈力輸出,一分鐘後將以該顏色作為此次成績。」

  「秉告考官,雪兒希望先能跳一段禹步。」

  場內的雪兒再次舉手發問,場外的我和歐陽卻不得不用手摀臉低頭。

  這笨蛋,守規矩也要有個限度啊……講出來的話大家不就知道妳是靠外力通過考試的嗎?

  身為考官的御殿堂一臉好奇地挑著眉毛,轉頭望向掌教。

  「禹步自古以來雖是遣神召靈,驅邪迎真的步伐……但對靈力提升沒有額外加成功效。」掌教面帶和藹笑容,親切地問著:「難道妳有什麼妙方能透過禹步而提高靈力?」

  「秉掌教,是的!」雪兒雖然回應的大聲又直率,卻沒想到她說的話有多少震撼力。

  對此,我和歐陽再次用手摀臉低頭。

  因為不管場內或場外此時皆是哄然一片,大家不停交頭接耳地討論禹步對提高靈力的可行性究竟有多少、雪兒又有什麼妙方可使。

  掌教環視現場氣氛,隨即抬手虛按。「既然妳有跳禹步就能輕鬆提高靈力的法門,也算是妳自己的造化修行……本座允許妳先跳一段禹步再開始測試,如果因此通過測驗也算過關。」

  「多謝掌教!」

  雪兒行禮完後,隨即挺起腰桿正立,深深吸了口氣之後,以右腳前、左腳後的姿勢下開始踩起禹步。

  當她採完第九步,將整個禹步完成後,她一掌拍向測靈石,並運足丹田之氣大喝一聲。

  原本土褐色的測靈石瞬間光芒大作,石表上不停散發出藍色光芒。

  全場同儕紛紛發出驚呼讚嘆聲,連大姊頭臉上都帶著興奮之情而起身看著雪兒。

  「真的假的?雪兒真有辦法用禹步真能提高靈力?」

  「她才十幾歲欸,居然已經能拼上六階了?」

  「果然就像傳聞中一樣,天才啊!」

  「主殿下任神主應該非她莫屬了吧?」

  眾人的訝異與疑問,毫不遮掩地體現在談話中。

  但我和大家不同,我是緊繃到將拳頭握到發紅卻渾然不覺。

  因為歐陽的方法雖然能讓暫時提高雪兒的靈力,但能維持的時間既不穩定也不長久。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雪兒如果不足以維持六階並持續輸出一分鐘,那就必須宣告失敗。

  我伸長脖子遙望場內,第一次覺得一分鐘這麼久。

  「三十秒。」歐陽瞇著眼睛看著場內的雪兒,還不忘幫忙記時。

  測靈石上的藍光持續散發,但雪兒已是表情疲累、滿身大汗。

  「——時間到!」侍殿堂挺起腰桿,隨即高舉左手的神樂鈴並大聲宣佈:「林雪兒——通過御殿堂測驗!」

  「唷呼!」除了淡定的歐陽,我和白潼皆高舉雙手喊著。

  雪兒雖然累到半跪在地,但她還是偷偷回頭對我們比出「耶」的手勢。

  她在掌教和大姊頭面前光榮走出繩圈外回到我們身邊,我馬上拿毛巾替她擦汗。

  「下一位,永道神社——」

  但場內的考官話還沒講完,歐陽卻突然抓住我和雪兒以及白潼三人,猛然向考場內一跳!

  這來得實在太突然,我們完全反應不及,才剛站穩住腳轉頭回看原本的地方時,我們都愣住了,歐陽則立刻伸手摀住白潼的眼睛。

  大家見狀,也轉頭沿著我們的視線看去,接著紛紛驚呼一聲,不斷退開那區塊,甚至連掌教都臉色凝重地起身了。

  「咿嘻嘻嘻……波羅薩家族,按照約定前來了囉。」

  一名身穿黑色長大衣,留著黑長髮、說話嗲聲嗲氣,眼上幾乎沒有眉毛,年約三十幾歲的男子不知何時突然站在那裏。

  但令人不寒而慄的不是他說話的方式,而是他手中抓幾束頭髮,頭髮有黑有白、有髒污也有血絲。唯一的共同點是,髮下皆連著生前主人的頭顱。

  他們正是大典當日來騷擾的老頭子與打手們,老頭子嘴上還咬著當時歐陽用來套話的籌碼——刻著家徽的金鈕扣。

  「雖然任務失敗……但又何必下如此殺手?」掌教緩緩走下簷廊,眼睛死命盯著對方,其慎重程度更勝上次。

  「別這樣說人家嘛。」詭異男子高舉手中的頭顱,將老頭子的臉轉到自己面前。「只為了一顆家徽鈕扣就將情報給講出去的傭人……咱們波羅薩家族怎麼會留呢?不過,我可是好主人,可沒忘記要找幾個陪他一起下去呢。」

  「……聽閣下的聲音語調,應該是波羅薩家的妖人——迪爾吧?」

  「哎唷喂!好久沒聽到這麼正經八百的稱呼了,人家以為大家現在都叫我人妖了呢!」

  老實說,我覺得迪爾口中的「大家」完全沒錯。

  不叫他人妖真的太浪費了。

  但這段吐槽才剛想完,迪爾卻突然現身在我眼前,他正伸長舌頭舔著自己的上唇。「妳就是死老頭所說的那位身懷高段靈力的年輕巫女吧?」

  我明明從頭到尾瞪大眼睛看著他,卻連他移動的殘影都沒見到,我手裡緊緊握著白潼的手,下意識地退後一步。

  「看妳這麼漂亮的份上,我們來打個商量吧。」迪爾露出悲天憫人的表情,誇張地揮舞雙手,好像已經給了我天大的恩惠。「妳,把神子交給人家,讓人家可以向買家交代。然後,我饒妳一條命,只把妳的臉給割花,妳看怎樣?」

  歐陽從左袖裡反手抽出一把苦無,死死地抵在迪爾脖子上。

  「那我們也商量商量,你只要現在滾,我就介紹幾個很不錯的變性醫師給你認識。」

  「妳?」迪爾挑了一下眉頭,望向歐陽。「就是妳這小娃兒把人家這幾個廢物打退的嗎?哈哈哈哈哈!」

  歐陽還沒做出反應,迪爾隨即從下往上虛空彈指,苦無居然斷成兩截。

  歐陽見狀,又抽出一把苦無,但迪爾這時卻對我揮出拳頭。

  「快走!」歐陽猛然將我推開,自己卻閃避不及,硬生生地被打飛好幾公尺。

  迪爾連腳都沒移動,對著半空中的歐陽不斷揮拳,但神奇的卻是歐陽身上的常服不停地被撕裂。

  歐陽完全沒機會反擊。她才剛從空中落下,卻又被迪爾那極遠又看不見的透明上鉤拳給「打上去」,隨著她身上傷痕越來越多,我心急如焚,雙手一按立刻結印。

  「雙六之印……」

  「找死嗎,小姑娘?」迪爾又瞬間出現我在面前,但這次他眼中飽含殺意,完全沒有剛才的戲謔感。他向後甩出右手,連看都不看便將歐陽再次打上半空。

  「人家享受遊戲的時候,最討厭有人來打擾了……特別是像妳這麼漂亮的小姑娘。」

  迪爾緩緩舉起手刀,這次,他的目標終於不再是歐陽,而是我。

  這瞬間,我終於明白什麼是職業殺手。

  在他們面前,殺與被殺之間分得清清楚楚,完全沒有灰色地帶。

  我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動都動不了,甚至連千鶴之咒的最後兩個字都念不出來。

  迪爾的手舉得慢卻下得快,他面帶微笑,非常俐落地砍向我的脖子……

  這時,突然剎一聲!

  我扎巴著眼睛,終於回過神,只見歐陽渾身是傷地擋在迪爾與我之間。

  「……妳!」迪爾嚇了一大跳,立刻向後跳開。「算算時間……妳應該還在空中才對……」

  「揮拳只是掩飾——」歐陽抹掉臉上的血漬,另一隻手則緊握幾根頭髮。「你真正的攻擊方式其實是用靈力控制髮絲攻擊並切割對手的皮膚,沒錯吧?」

  迪爾神情訝異,瞪大眼睛看著歐陽。「妳……妳在半空中……只憑著拉扯我幾根頭髮當助力就衝到我身邊,而我居然沒感覺?」

  「誰叫我身輕如燕?」歐陽的話聽起來雖然輕鬆,但太陽穴上卻冒著青筋,顯然氣炸了。

  她從那身破破爛爛的常服裡拿出髮箍,將瀏海向後梳去,並解開髮帶,把那頭漂亮的黑色長髮重綁成沖天馬尾,接著又反手抽出兩把長約半公尺的護身刀。

  「妖人……」歐陽露出淺笑,側身紮起馬步,一刀橫擺在前,一刀反手按於腰際。「來理個髮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361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z0101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永樂神社的巫女 第七章:... 後一篇:永樂神社的巫女 第七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vonne40528小說讀者
📢短篇〈向日葵女孩〉|對我來說,那大概是人生第一次、也會是唯一一次看見那樣的笑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