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完整克蘇魯語(Cthuvian)詞典——IA! IA! CTHULHU FHTAGN!

作者:玄都之王│2018-09-17 23:36:37│贊助:283│人氣:3404
導語:本文原作者Cyberangel,由Knight of the Outer Void收集整理發布在論壇Yog-Sothoth上(原文鏈接),由於是2007年的老資料,而且原貼亦是搬運性質,可能部分內容在今天已經不太適用,譯文會作一些小的改動。本文前半部分已經由克蘇魯神話貼吧的大吧主「無形的吹奏者」翻譯在貼吧中(貼吧鏈接),吧主前輩參考的是論壇整理出的wiki版本(拉萊耶語詞典),因此譯名為「拉萊耶語詞典」,本人參考的是上述第一個鏈接給出的版本,文章在詞典後還針對許多文本進行了對譯和分析,是本文著重翻譯的內容。

  為了保證前後風格一致,本文將文章全文翻譯在此處,方便讀者前後比對,同時也感謝吧主等前輩在國內克蘇魯文化推廣上的辛苦付出,如果認為本文前半部分詞典不夠詳盡則可以參考上述吧主前輩翻譯的版本。


「請允許我舉一個可能不那麼恰當的例子:魔法總是按你認為它會起作用的方式起作用。因此當你使用這門語言時可能會發現、有時都沒能達到預期的表達效果。這是因為這個神話體系中有太多不同的拼寫形式和拼寫規則,真正的關鍵肯定比所有這些形式要深刻。當然了,(學習舊日支配者的語言時,)人類需要儀式和器物來幫助他們集中精神,有時還不一定成功。但對於舊日支配者以及它們那神一樣的大腦而言,這些東西就如同第二天性一般駕輕就熟。」
——Cyberangel

「伙計,你該用你的Xaf機器,眾所周知,『xaf』在克蘇魯語裡的意思是『卷起來、確認、獻祭、以及把腦袋攪得稀巴爛。』」
——Cyberangel


正文:克蘇魯語詞典
1、克蘇魯語第一階
  恐怖小說作家H.P.洛夫克拉夫特和他門徒的作品被眾人稱為「克蘇魯神話」,這些作品中經常出現一種外星語言的文本,HPL本人並未給該語言命名,但是粉絲將其稱作「克蘇魯語(Cthuvian)」。

  HPL給出了部分文本的翻譯,這使我對此萌生了極大的興趣,開始學習更多有關克蘇魯語的東西,由於完全沒有做好准備,我被這些令人san值爆炸的東西折磨得苦不堪言。好在運氣眷顧,下面這部小詞典就是我努力的成果了!

  一個語法小提示:克蘇魯語不像地球語言,並不區分名詞、動詞、形容詞以及其他句子成分,代詞可能會也可能不會出現。動詞只有兩種時態:現在時和非現在時,因為克蘇魯語者經歷的時間是非線性的。

  另外,文本翻譯一旦脫離了語境,都是瞎jb猜。

  舉例:最廣為人知的克蘇魯語文本來自於HPL的小說——《克蘇魯的呼喚》。
ph'nglui mglw'nafh Cthulhu R'lyeh wgah'nagl fhtagn.

  HPL將其譯為:在它的居所拉萊耶,已死的克蘇魯正在夢中等待。

  如果使用本詞典對這句話進行解讀,則可以得到一個更加字面意義的翻譯:雖死猶夢的克蘇魯,正在它拉萊耶的宮殿中等待著。

  我們已經把「mg」視為表並列或者轉折的前綴,類似於西班牙語中的「sino」。因此「lw'nafh」是一個表示「活著、行動」的動詞。所以前半句字面意義上的翻譯就是:「克蘇魯雖然已經死了,但卻依然活著。」

  Bloch的克蘇魯語文本:這些文本出自Bloch的《不可名狀的婚約》,含有一些有趣的暗示。這些文本均以英語開頭、以克蘇魯語結尾,你可能會以為,既然以英語開頭,那麼翻譯起來肯定容易多了,但事實不是這樣!
They would carry her ulnagr Yuggoth Farnomi ilyaa...

  我們已經知道Yuggoth是冥王星的意思,「Ulnagr」可能是個介詞,但克蘇魯語裡似乎沒有獨立的介詞——大多數介詞都是隱性的。「agr」聽起來很像一個表示位置的後綴「-agl」,由於這篇小說中人類女孩被召喚到了冥王星,所以「uln」是一個表示「呼喚、召喚」的動詞。

  「Farnomi」可能是冥王星上的一個地點,或者某種實體,或者某類實體構成的組織,假設這個詞表示的是帶走女孩的某個實體,那麼「ilyaa」就意味著「期待」或者「等候」。

  所以這句短語翻譯過來就是:「他們會把她從召喚地帶到冥王星,在那裡,Farnomi正等待著她的到來。」

  另一個文本則是:
Only perception is limited ch'yar ul'nyar shaggornyth......

  這句話中又出現了「uln」,但這次它並不表示一個地點,而是表示一段時間,這意味著「ch」也是一個動詞,涉及到的動作則是「去到冥王星」,因此「ch」就意味著「旅行,跨越」。

  「Shaggo」聽起來介於「lloigor」和「shoggoth」之間,所以就按照這種思路來進行解讀。「Shagg」不同於「shogg」,在小說中,女孩是通過夢境遇襲的,所以「shagg」可能代表著「幻夢境」,「shaggor」不應被視為幻夢境中的住民(如果是住民則應該寫作「shaggoth」),所以它應該代表著某些力量的一種化身、或者顯現。而最後的後綴「-nyth」則意為「……的僕人」,因此「shaggornyth」的意思是「夢境力量的僕從」,我認為這個「僕從」指的就是「夜魘」。

  所以這句話翻譯過來就是:「在啟程的時刻,在召喚的時刻,只有洞察力被限制,夜魘啊......」

  我們已經將「shoggoth」定義為「深淵住民」,因此後綴「-oth」指的就是某領域或某地方的原住民,因此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來解釋「Azathoth」,並將「Azath」定義為「混沌的中央」,但是這個方法卻無法幫我們定義「Yog-Soth」。

  因為「lloigor」是精神力量的意思,因此「lloig」就意為「心智、精神」。

這些名字能讓我們稍稍窺視一眼舊日支配者的宇宙觀,他們賦予不同的世界以不同的名字,地下的世界被稱為“shogg”、夢境的世界被稱為“shagg”、精神的世界被稱為“lloig”,毫無疑問還會有其他詞彙和其他世界出現。他們能夠任意支配這些世界,即便他們的肉身被禁錮,他們能夠通過精神投射和夢境影響他們的僕從、以及精神敏感的人類。

  德雷斯的《哈斯塔的歸來》:現在我們已經做足了準備,可以去解讀德雷斯的小說——《哈斯塔的歸來》——中的一句短語。「」
Iä Hastur cf'ayak ’vulgtmm, vugtlagln vulgtmm!
(譯注:原文為「Iä! Iä! Hastur! Ugh! Ugh! Iä Hastur cf’ ayak ’vulgtmm, vugtlagln vulgtmm! Ai! Shub-Niggurath! ... Hastur—Hastur cf’tagn! Iä! Iä! Hastur!...」

  在這個例子裡,我們在解讀單個詞語的意思之前需要先猜一下整個句子的意思,很明顯這是一句為哈斯塔吟頌的禱詞,類似於:「和撒那(讚美上帝之語),哈斯塔!我們向您獻上我們的祝福,我們向您祈禱!」

  「Ia」其實不需要怎麼翻譯,它的功能和「和撒那」應該是一樣的。(「和撒那」就是阿拉姆語中「榮耀」的意思,對嗎?)(玄都注:Hosanna,國內常見作賀三納,意謂「請你施救」,「請你開恩」,後引伸為單純的歡呼之語。

  我們之前已經見過前綴形式的代詞(Y-,表示我、我的),因此前綴c-表示的是第一人稱復數,例如「我們、我們的」,這麼思考的理由是明顯的,因為前綴c-弱化了緊隨其後的一個輔音,因此後接動詞的動詞原形應該是「fhayak」,意為「送出、奉上、獻上、置於……面前」。

  因此「Vulgtm」意為「禱詞、禱告」,詞尾字母重復表示復數,我們可以猜測「vugtlagln」的意思就是「懇求」或者「回應」。

  所以字面意義上的翻譯就是:「至高無上的哈斯塔啊!我們向您祈禱,也懇求您回應我們的祈禱!」

  《哈斯塔的歸來》中最後一段克蘇魯文本是「Hastur cf'tagn」,這裡又出現了前綴c-,並改變了後接動詞的常用義,這句短語可以翻譯為:「哈斯塔,我們等待著您,我們夢寐以求您的降臨。」

  現在我們更有信心,可以去解讀其他的克蘇魯語文本,在普萊斯的《墓碑之下》中,我們有:
......mglw'nafh fhthagn-ngah cf'ayak 'vulgtmm vugtlag'n.

  這句話可以手動翻譯為:「......還活著,在沉睡中蠢蠢欲動,我們向您祈禱,也懇求您回應我們的祈禱。」

  在林·卡特的《夜之死》中,還有:
ph'nglui mglw'nafh Cthugha Fomalhaut n'gha-ghaa naf'lthagn.

  忽略掉一些拼寫錯誤之後,這句話可以翻譯成:雖已逝去但並未遺忘,克圖格亞(又譯克蘇加)在北落師門星等待著,向所有人許下死亡的承諾。

(譯注:克圖格亞是德雷斯創造的舊日支配者,形似火焰並被歸為火屬性,是奈亞拉托提普的死敵。)

  雖然如此,我們還是要明白克蘇魯語的性質,書面的克蘇魯語只是對其語音的一個粗糙近似,而且語音也只是這種心靈投射式語言的一個要素而已,這種語言包含圖像、知覺、情感、印像,以及其他一切人腦可以感受的東西;而人腦所能感受的一切則可能只是舊日支配者感官中的一小部分。

  在更低一些的範疇上,這種含義的損失發生在任何一種書面語言上,例如書面英語就失去了強調語氣、聲調以及語境之間的細微差別。我們之所以能夠將書面語言恢復為口語,是因為我們每天都在使用口語對話,但是對克蘇魯語來說顯然做不到這一點。

  在《敦威治恐怖事件》中,又有兩段額外的克蘇魯語文本,出自威爾伯的兄弟之口:
ygnaiih ... ygnaiih ... thflthkh'ngha ... Yog-Sothoth ... y'bthnk .. h'ehye-n'grkdl'lh.

  考慮到他接下來、同時也是最後的話語(救命!父親!),我們可以假設「ygnaiih」意為「父親」,很有可能是「我的父親」,按照同樣的思路。「thflthkh'ngha」可能是一種尋求幫助的哭號,Yog-Sothoth很顯然是他父親的名字。

  如果我們猜想首字母Y表示所有格,例如「ygnaiih」,那麼「y'bthnk」就可能是「我的身體」或者「我的精神」的意思,因為威爾伯的兄弟處在驅魔陣法的中心,因此「h'ehye-n'grkdl'lh」的意思就可能是「開始消散」。因此整句話的意思就可能是:「父親,父親,救救我!猶格·索托斯,我的身體......正在消散!」

  最後是出自威爾伯·沃特雷之口的一段克蘇魯語文本:
n'gai, n'gha'ghaa, bugg-shoggog, y'hah, Yog-Sothoth.

  鑒於當時的情形,這句話可能更多的是一種詛咒而非祈禱,由於有詞根「shogg」的幫助,「shoggoth」的意思可以理解為「深淵中的生物」。這些話的意思組合起來就是:「死,都去死!修格斯都去死吧!阿門,猶格·索托斯在上!」

  拉姆齊·坎貝爾《Moon-Lens》:在拉姆齊·坎貝爾的《Moon-Lens》中,有這樣一段文本:
gof'nn hupadgh Shub-Niggurath.

  這句話的翻譯是「黑山羊的子嗣」,因此「gof'nn」自然就等同於「子嗣」或者「孩子」,「hupadgh」即為「來自、屬於」或者「生於……」的意思。

  約翰·布倫納的《有關即將出版的平裝本阿卜杜爾·阿爾哈薩德的「死靈之書」》:在約翰·布倫納的這篇文章中,還有一段有趣的克蘇魯語文本:
llllll-nglui, nnnn-lagl, fhtagn-ngah, ai Yog-Sothoth!

  這句話的字面翻譯是:「猶格·索托斯是門扉上的潛伏者。」我們可以看到這句話跟《克蘇魯的呼喚》中的文本有一定相似之處,我們能夠從中獲得一些線索。

  首先是對「nglui」的解釋,我們已經知道「ph'nglui」是「死亡」的意思,如果我們將「llllll-nglui」等同於「在門扉處」的話,那麼「nglui」應該就是「門扉」的意思。由於「llllll-nglui」和「ph'nglui」均在「nglui」前面加了介詞性質的前綴,所以「llll-」應該是「在.....」,而「ph」則應該是「超越......的」。

  不過要注意,「ph'nglui」只是對我們人類所理解的死亡概念的一個比喻,我們知道克蘇魯語者(即舊日支配者們)是不可能死的,他們只是「跨過界限」進入另一種現實,換句話說也就是「跨越門扉」。

  其次是「agl」的解釋,我們知道「wgah'nagl」的意思是「……的居所」。所以「nnnn-lagl」對應的是「潛伏者」,因此後綴「-agl」的意思就是「地方」,它接在動詞後面、通過改變動詞形式的方式指明動作發生在特定的地點。因此「Wgah'n」意為「生活、居住」,「nnnn-l」則意為「守望、保護、看管」。

  然後我們來看「fhtagn-ngah」。字符「ngah」通過某種方式加強了「fhtagn」的語氣,這與猶格·索托斯門扉潛伏者的身份相符合。至於「ng-」的詞源,我本來想晚點再給出,但是我們假設這是一個連接兩個先後動作的連詞,就像英語中的「and then」,那麼另一個語素「-ah」應該就是緊跟在「fhtagn」之後的動作。作為潛伏在門扉之後的人,猶格·索托斯可以任意處置任何跨越門扉而來的人,因此「ah」可能涵蓋了許多不同的動作,而且還包括該動作在特定情境下的視覺呈現,要記得,克蘇魯語是一種心靈投射式語言,書面語只是它的表達形式之一。另一方面,「ah」可能代表著各種動作的泛稱,就像英語中的「do」。

  最後一個需要解釋的是「ai」,由於缺乏確鑿的證據,所以我們只能猜測它是一種連詞,負責將各種不同的性質聯結到一個共同的主體上。

  因此,上面這句話更加字面化的翻譯是:它在門扉處守望著,等待並招呼我們,它就是猶格·索托斯。

  一個有關拼寫的通用建議:如果你仔細復習我挖掘出的這些克蘇魯語文本,會發現有些地方前後拼寫不一致,對於一種非羅曼語來說,這實在是大驚小怪,你知道怎麼拼卡扎菲嗎?

  一個發音小建議:有人提到克蘇魯語中「H」的發音與蓋爾語中「H」的發音是一致的,在蓋爾語中,如果H跟在一個輔音後面,就會弱化這個輔音而非發成二者的結合音。舉個例子,在蓋爾語中「BH」的發音類似於英語中的「V」,但蓋爾語的字母表中並沒有「V」;而在英語裡,「TH」的發音既不像「T」也不像「H」,是一個與二者均不相同的音。因此我認為,當克蘇魯語中「H」跟在一個輔音後時,它應該發成一個喉音,例如「PH」不應發成「P」,而是在喉嚨深處發出「P」的音,要照著窒息的感覺去讀。



2、克蘇魯語第二階
  好了,現在我們已經可以繼續進行克蘇魯語計劃的第二階段了。當這個階段完成的時候,每個人都將學會我們主人的語言,而他們也將開始他們永世不竭的統治。Ia!

  話不多說,讓我們繼續進行克蘇魯語文本的分析。

  佩雷茲的《同類》:在佩雷茲(Perez)的《同類》(The Likeness)中,有這樣一段克蘇魯語。
Ia! Vthyarilops! Ut ftaghu wk'hmr Vthyarilops! Ia! Ia!

  小說中,一位紋身藝術家一邊把一隻怪物圖案紋到一位女士身上,一邊吟誦著這句話。而且紋身完成後的樣子非常令人不適。

  短詞「Ut」似乎是一個重要的發語詞,與之對應的是作為咒語終結詞的「uaaah」。

  「Ftaghu」意為「皮膚」(對於那些無定型的生物來說可以譯為「邊界」)。

  「wk'hmr」則表示「轉化為......」或者「浸染、附加、擁有......」

  因此上面這句話可以翻譯為:「聽啊!維斯亞里洛普斯,我呼喚你!披上這皮囊,化身成維斯亞里洛普斯吧!聽啊!」

(譯注:Vthyarilops是被稱為「海星之神」的舊日支配者,是一個形似海星卻長著觸手、脊柱的生物,身上布滿藍色的眼睛以及長著獠牙的嘴巴。)


  格拉斯比的《重返伊哈-恩斯雷》:這部小說裡,一位小男孩在精神錯亂中說出了下面這段話,不久後男孩就變成了深潛者,由於文本中牽涉到大袞,所以很難產生歧義。
Shtunggli grah'nn fhhui Y'ha-nthlei vra Dagon chtenff.

  讓我們從「grah'nn」開始,雙字母結尾表示這是一個復數形式,此時男孩還沒有成為深潛者,但他也不是一個普通人,因此這個詞很可能代表的是「失落者」、「潛在僕從」甚至「幼蟲」等含義。

  然後是「shtunggli」,這個詞可能是「通知」或者「接觸」的意思,指的可能是人類轉化為深潛者的早期階段,在這個階段某些人類可能會對克蘇魯語者的心靈投射更加敏感,從而被選中成為轉化者。這也說明深潛者很可能是周期性地(甚至是持續不斷地)廣播這條消息,就像是召喚迷失同類歸航的信標。

  「Fhhui」實際上才是整句話實際意義的開始,它的意思很可能是「考慮」或者「準備」。

  一旦人類成為深潛者並進入伊哈-恩斯雷,我們可以猜想這個人將會「vra」(與......為伍,成為......的一員) 大袞的「chtenff」(兄弟會,社會)。(即「成為大袞治下的一員」。)

  所以整句話可以翻譯為:「我昭告我們的迷失的同胞:做好準備回到伊哈-恩斯雷、並成為大袞的孩子吧。」

  或者翻譯成:「所有的幼體們!速來伊哈-恩斯雷,大袞期待著你們的融入!」

(譯注:伊哈-恩斯雷是著名的深潛者之城,離印斯茅斯鎮非常近。)

  庫特勒的《塞勒姆鎮恐怖事件》:話不多說,直接上文本。
Ya na kadishtu nilgh'ri
stell'bsna kn'aa Nyogtha
k'yarnak phlegethor

  之前我們認為克蘇魯語中是沒有代詞的,但事實證明克蘇魯語中的代詞都是假定的,就像西班牙語一樣,但你可以用它們來表達強調語氣、規避歧義的出現、甚至用來押韻。上面這幾句都是禱詞,祈禱者在提到自己的時候均使用了非常謙卑的口吻。

  要記得前綴「Y-」表示的是第一人稱所有格,因此「ya」就是代詞「我」的意思。

  對於「Na」來說,我認為它是「nafl」的簡寫,或者說是另一種與「nafl」同意的方言,它的意思是「不,非」。

  從小說中的語境來看,「Kadishtu」應該是「知道」或者「理解」的意思。

  「Nilgh'ri」可能是「一切」和「萬物」的意思,不過這樣一來文本第一行的意思就有點模糊了,但是在解讀心靈投射語言的過程中,歧義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我們並沒有真正完整的心靈投射克蘇魯語文本。所以第一行可以翻譯成:「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並非什麼都知道」或者「我一點都不知道」。

  「Stell'bsna」的意思是「詢問、要求」以及「請求」,注意這個詞和「vultlagln(哀求、乞求)」不一樣,後者包含一種用某些祭品換來某些利益的含義。

  「Kn'a」很明顯是「問題」的意思,Nyogtha我們大家都認識,因此第二行的意思就是:我像Nyogtha提問。

  「K'yarnak」的意思是「分享」或者「交換」。

  根據「Phlegetho」的後綴來看,它應該是某種來自其他領域的化身,在這句話裡提及的應該是信息領域,我們只能假定「phlegeth」是某種由純數據構成的維度,或者說「賽博空間」。所以說如果你下次在刷機核的時候突然遭遇時空漩渦或者巨大觸手,千萬別大驚小怪。

  所以三句話的總翻譯如下所示,譯文盡量做到押同一個尾韻:
我一無所知
我向尼約格達發問
分享我們所思。

(譯注:Nyogtha,中文譯名為「尼約格達」,是被稱為「黑暗住民」、「不應存在之物」、「猩紅深淵的狩獵者」的舊日支配者,是奈亞拉托提普的化身之一,上文提到的庫特勒的《塞勒姆鎮恐怖事件》就是尼約格達的初次登場,小說中的尼約格達狀似一團如墨的黑影。)

  布萊恩·魯姆利的《地下洞穴》:現在我們來看看魯姆利作品中的克蘇魯語文本,使用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哪怕稍微錯一點,這些外神可不是鬧著玩的。
Ya na kadishtu nilgh'ri stell'bsna Nyogtha,
K'yarnak phlegethor l'ebumna syha'h n'ghft,
Ya hai kadishtu ep r'luh-eeh Nyogtha eeh,
s'uhn-ngh athg li'hee orr'e syha'h.

  我們可以看出,前面一行半是直接copy自庫特勒的《塞勒姆鎮恐怖事件》,它們的翻譯我們已經給出了,那就是:我一無所知/我向尼約格達發問/分享我們所思。

  至於剩下的部分......

  前綴「l-」的意思可能是「除了、在......旁」,Nyogtha我們已經認識了,「ebumna」的意思是「深淵、礦坑」,但文本中指的是那種深淵呢?「Syha'h」的意思是「永恆」,「n'ghft」與「n'gha」(死亡)有關聯,很可能是「黑暗」的意思。

  我們已經知道「Ya」是「我」的意思,「kadishtu」是「知道」和「理解」意思,在與尼約格達「分享所思」之後,我相信作者想說的應該是「現在我知道了」。

  「Ep」這個詞非常有趣,就像是一個特別想要聽清每個重要音節的聽錄員突然打了個嗝。不過這個詞既然與「hai」連用,因此我猜它的意思可能是「此時此刻」,尤其用在那些前因發生一段時間後、後果再發生的情況下。

  根據之前的解釋,「Eeh」是「答案」的意思,盡管末尾的「H」有可能表示需要進行變音,甚至有可能是某種同位語標志。

  「R'luh」的意思是「秘密的」或者「隱藏的」,由於這個詞與R’lyeh相似,因此「拉萊耶」的含義本身就可能是「秘密之城」或「隱秘之城」的意思。

  「R'luh-eeh」的意思是「秘密的知識」或者「禁忌的學說」,但僅僅指那種傳授給某人、而非好奇者從源頭強行奪取或者搜刮得到的「禁忌知識」。

  「S'uhn-ngh」含有詞根「ngh(黑暗)」,所以我們可以將「s'uhn」看成是「協議」或者「契約」,緊隨其後的「athg」自然應該是「簽署」或者「抵押」的意思,「li'hee」意為「以......作為懲罰」或者「用......回應」,「orr'e」的意思是「靈魂」或者「精神」(對應於「bthnk」[身體]或者「lloig」[心智])。

  因此字面上的翻譯即為:
我一無所知
我向尼約格達發問
我們於永恆黑暗的深淵旁邊
交換知識(賽博空間之力)
此時此刻我才知曉尼約格達告訴我的秘辛
我簽下這份罪惡的契約,並報之以我永遠的靈魂

  如果要向之前那樣稍微押點韻的話:
我一無所知
我向尼約格達發問
我們於最黑暗的深淵旁交換所思
如今我知曉了尼約格達傳授於我的新知
我用我不朽的靈魂,簽下這黑暗的契約一紙

  洛夫克拉夫特的《查爾斯·迪克斯特·瓦德事件》:又回到這位老紳士的小說了,你可能會認為他作品中的克蘇魯語文本是比較簡單的。
Y'ai 'ng'ngah, Yog-Sothoth h'ee - l'geb f'ai throdog uaaah.

  這是我們目前為止遇見的第一句咒語(之前的多為禱詞)!我們知道「Y」意為「我的」,「ai」意為「說」或者「呼喚」,「ng」是連詞「然後、緊接著」的意思,重復兩次表示強調,「ah」是動作泛稱,前綴「H-」表示「它的」,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很合理,然後「ee」表示動詞「回答」的意思。

  「L」是前置介詞「除了、在......旁邊」的意思,「geb」的意思是「此處」,因此「l'geb」應該是「附近的意思」,前綴「F-」意為「他們的」,最後剩下的「throd」是「戰慄、顫抖」的意思,後綴「-og」表示強調。

  所以譯文就是:我呼喚,然後做出(儀式?手勢),猶格·索托斯回應了我,我周圍的一切開始哭號、顫抖。

  詞語「uaaah」是整個咒語的結尾詞,也是完成詞,可能是因為這個詞能夠用聲音或者某種精神力量震懾施法者周圍的人。

  由於克蘇魯語是一種心靈投射式語言,因此要完成咒語除了語音之外還有許多要素,光把咒語說出來是無法使咒語生效的,你必須用特定的思想將其投射出去,一個很有心的CoC帶團人很喜歡把這句咒語寫在遊戲文案裡,並假設這句咒語已經失傳。

  這個故事中還有一句反制咒語:
ogthrod ai'f geb'l - ee'h Yog-Sothoth 'ngah'ng ai'y zhro.

  注意這句咒語跟上面那句幾乎一致,只不過是反著寫的,這是一種典型的取消魔法的思路,據傳中世紀的巫師們會把對上帝的禱文倒著念。結尾詞「zhro」同樣是反咒語的結尾詞和完成詞。



後記:
  正如導語中所說,原貼是對一個不斷更新的帖子的總結帖,因此在譯成完整文章時略去了原貼每次更新時的寒暄和回顧,對部分順序也有調整。

  另外,原帖中還涉及很多原作者對於克蘇魯神話宇宙觀的討論,以及原作者與其他人爭論某些二設作品中的原創語言是否屬於克蘇魯語的內容。

  由於這些二設作品在國內克蘇魯愛好者中明顯地不具備閱讀基礎,因此就算翻譯過來也不具備討論價值,所以這兩部分內容也省去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點擊導語中的鏈接,去原帖中閱讀相關內容。

  但值得一提的是,盡管原作者不認同這些二設作品中的原創語言是克蘇魯語,但他依然對這些語言進行了總結和分析工作,非常之認真勤懇,希望有能力的讀者能去原帖中讀一讀相關部分,想必一定會受益匪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33590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克蘇魯神話

留言共 2 篇留言

台妹喬
咿呀!咿呀!克總發糖!(灑個GP(#####

09-18 14:09

玄都之王
\(・∀・)/哎呀哎呀!克蘇魯發糖個!09-18 14:19
San
我們偉大的克總來發糖啦!!

09-18 23:32

玄都之王
克總要進城啦!
09-19 01: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z963852741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生長神靈的山水》第三章... 後一篇:《生長神靈的山水》第四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