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灰姑娘的玻璃舞鞋》18 放手,是成全你的溫柔

作者:鬱兔│2018-09-17 15:03:16│贊助:8│人氣:276
        沉重的雷聲自厚重的雲層間傳來,不時地自雲中透出不祥的雷光。

        林佐陽擠過擁擠的人群,追逐著季小芸的身影,好不容易才漸漸地拉近了距離。林佐陽伸長了手,拉住季小芸的右手腕,逼迫她停下腳步。

        季小芸回過頭去,見是那個充滿謊言,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心底湧現了厭惡與悲痛的複雜情緒。她憤怒地甩開了他的手,不顧街上人們好奇的視線,激動大叫:「放開我!」

        怎麼可能放手?林佐陽想將她拉入自己懷裡,但是卻被她狠狠推開。

        「你還想做什麼……騙我騙得還不夠嗎?」季小芸聲音顫抖著,淚水滴滴答答地直落。她的雙眼充滿了憤恨與不信任,「我這麼相信你,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相信!你竟然利用我對你的感情欺騙我!」

        林佐陽錯愕地愣在原地。

        她說的每一句話都化成利刃,狠狠地劃過他的心,但他卻完全沒有反駁的餘地,只能任由心不斷地淌著鮮血。

        「是在看我笑話嗎?欺騙我好玩嗎……?你這個大騙子……」季小芸滿臉的淚痕藏不住崩潰的情緒。她咬牙,狠狠地甩了林佐陽一巴掌,將背包裡還未完成的畫冊砸到他身胸口,落在地面上,「我們到此為止吧!」

        她哭喊著那句話,聽進林佐陽耳裡宛如晴天霹靂。

        沒錯,他確實是個騙子,為了得到她的愛,不擇手段也要留住她。這他自以為的愛,其實只是想強留住她的自私心理……最後謊言戳破了,她被謊言傷得遍體麟傷,自己也失去了摯愛。

        兩敗俱傷……最後誰也不好過。

        轟隆隆──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灰濛濛的天空已墜下了冰冷的雨水。

        站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好像只有他的時間被靜止在那一瞬間。他分不清楚從自己臉頰上滑落的到底是雨水還是淚水,只知道整個世界變得異常冷漠,眼前朦朦朧的,找不到季小芸的身影。

        打從悲慘的命運不斷糾纏他開始,他以為自己早就失去愛人的能力,更不會為了哪個人付出真心。現在,他又嚐到眼淚的苦澀與心痛的感覺,這是令人懷念又憎恨的味道。

        眼淚證明自己缺失的情感還存在著,但那又如何?

        他的世界崩毀了,就在她棄他而去的那瞬間。

        還不是自己造的孽……傷的也是自己,好像根本就不值得被同情啊。但他明白,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絕對不能再傷害她……就算再思念、再不捨,也不能再聯繫她了……

        他更害怕,如果再見她……他會捨不得讓她走。

        而靜靜躺在地上的小本畫冊,被雨水給淋得溼透了,翻開的那頁被書籤擱著。原來季小芸還沒來得及完成畫冊,左邊那頁已經畫上了草稿,是Q版的兔子和眼神看起來有點兇惡的貓咪的故事。

        兩隻可愛的小動物手牽著手,旁邊用鉛筆打草稿的字寫著「永遠在一起」。

        林佐陽緊抿著下唇,用襯衫袖子往臉上一抹,拾起那本畫冊,默默離去。

    ────────────────────────

        季小芸把自己鎖在家裡,不願出門。

        整個房間沒有一點光源,就算是大白天,季小芸也將窗簾給拉上。她床邊放著好幾包空的面紙盒,而房間到處都是吸飽了她的淚水,被揉成紙團的衛生紙球。整個房間就像被炸過一樣混亂不堪,幾乎要連站的地方都沒了。

        她向公司請了兩天假,已經是極限了……看樣子明天就算再不願意,也得上班,不然恐怕真的要被炒魷魚了。

        這幾天她都不敢看手機,因為總是會幻想林佐陽會打電話或傳簡訊給自己……而事實證明,他根本就不在乎……完全沒有給予隻字片語的聯繫,更別說是電話了,未接來電雖然幾百通,但都不是他,而是楊晴。

        她知道楊晴一定很擔心自己,但是她現在根本不想跟任何人說話……

        她多想念林佐陽的聲音和溫暖的擁抱,多希望能再聽他叫自己的名字,再感受他微微粗糙卻溫暖的大手撫摸著頭髮和臉頰……還有他的吻的溫度,以及每次他在惡作劇的時候,都會露出的稚氣笑容。

        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在失去之後變得更加鮮明,變得更加重要。

        可是這些,都是再也不可能回來的了。

        說也奇怪,明明知道他有多糟糕、多可惡,也知道他藏在眼底的溫柔都是虛假的,但是為什麼就是沒有辦法狠心地將他從此從自己的世界革除?

        也許真的是笨吧,她至始至終都是很想相信他……就算是事實已經擺在眼前,她還是依然愛著他。

        那份心情如此強烈,多希望現在就飛奔到他身邊,緊緊地抱住他……但這一切都只是想像,她就只能抱著林佐陽送她那穿著他的外套的兔子娃娃,弔祭著已經破碎的愛情。

        叮咚。

        電鈴突然響起,季小芸不禁愣了一下。

        她內心的第一個反應當然是期待會不會是林佐陽。這樣想著,她飛也似地奔向大門,雙手指充當梳子那樣簡單整理一下頭髮,再打開門。

        但門外站著的是擔心不已的楊晴。

        季小芸心重重地沉了下來,隨即又為自己那不知道在期盼什麼又落空的心感到悲哀。她那早就哭得紅腫的雙眼,一下子又開始泛起了淚光。

        「真是的、打電話也不接,害我擔心死了!」楊晴看她雖然很憔悴,但至少還活著,不禁鬆了一大口氣,「天啊,妳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飯啊,瘦了一整圈……來,我買了一些雞湯還有雞肉飯,趕快趁熱吃吧!」

        根本不顧季小芸有沒有邀請她進門,她逕自闖進去,但至少還記得在玄關那邊換上拖鞋。季小芸根本沒有多餘的力氣和別人說話,只能看著楊晴將食物放在客廳桌上擺好,還隨手清掉那些散亂的垃圾。

        「還愣在那裡做什麼呢,趕快來吃呀!」楊晴推著季小芸坐好。

        季小芸看著滿桌的食物,雖然一點胃口也沒有,但是知道楊晴這麼關心自己,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畢竟失戀的時候,總覺得自己被全世界拋棄,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小小的溫暖就能讓她感動不已。

        「別哭了……大家都很擔心妳。」楊晴拍拍她的頭,「快點回來吧,我們都在等妳喔。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下一次一定可以找到更適合的人的!」

        季小芸眼淚默默地流了下來。
    
        「可是,我還是很想他……為什麼,他明明這樣傷害我,我卻還是沒有辦法忘記他……好想再跟他說話……明明知道這樣是不行的……」

        楊晴深深地嘆了口氣,「不然,再去找他把話問清楚吧?」

        「……欸?」

        「就是,如果還有什麼話,或是還放不下之類的……還是找對方講出來比較好,畢竟,不能留下遺憾吧?」楊晴垂下眼簾,想起當時去林佐陽工作地方時,他同事說的話,眼神變得溫柔些,「一個男人會四處炫耀自己的女人,表示真的很愛她……或許,至少在愛妳這一點,是真實的吧?」

        季小芸不解地望著楊晴,「妳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對不起!」楊晴雙手合十,緊閉雙眼,做出負荊請罪的姿勢。

        這突來的動作使季小芸愣了一下。

        「其實……」楊晴終於鼓起勇氣,將自己知道事實後衝動去找林佐陽逼問,還有事後因為愧疚,又不敢和她說出實情而躲避的事情,「對不起……也許我不該擅自去找他的……可是、我真的很擔心……」

        季小芸搖搖頭,臉上掛著虛弱的微笑,「不,謝謝妳……若不是妳,我可能不知道要被騙多久才能知道事實……打從一開始我們就不該在一起的,我明明知道,可是……」

        她說著說著,又陷入悲傷的漩渦之中,忍不住哭了出來。

        「別哭了……就說別哭了嘛!」楊晴難過地望著她,自己眼前也模糊了起來,「不然連我也想哭了……嗚嗚──」

        兩人抱在一起,哭得唏哩嘩啦的,整個空間都塞滿了哭聲。

        過了好一陣子,也許是累了,兩人的哭聲這才慢慢地緩了下來。累積了許久的壓力和情緒一起宣洩出來,兩人突然覺得心裡頭的重量變得輕了起來,心情也跟著暫時平復。

        看著彼此一頭亂髮,滿臉淚痕和鼻涕的狼狽模樣,不禁噗哧地笑了起來。

        這幾天以來,季小芸壟罩在可怕的悲傷陰霾之中,就算是在還沒分手的那陣子,也是常常因為林佐陽對自己冷漠的態度而傷心,受盡折磨,已經好久沒有像現在這樣開懷地笑了。

        當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全世界環繞著他轉,當他離開,世界都垮了。失去的悲傷讓她忘記在和他相遇之前,是有好友在身邊的……他們至始至終都在,只是自己沒有發覺。

        「那,就當作最後一次,拿出勇氣面對吧!」楊晴說。

       季小芸點點頭,深吸一口氣,拿出手機。

    ────────────────────

        季小芸鼓起勇氣傳訊息給林佐陽,說有事情想要和他談。

        其實她很緊張,很擔心他會不會根本不理會,甚至早就已經將她的聯絡方式全部加入黑名單……但沒想到,林佐陽居然很快地就回覆了訊息,表示他下班之後會過來找她。

        這樣善意的回應,讓季小芸很開心,但同樣也很忐忑不安……

        明明對方曾經這樣傷害自己,但是想到今天居然還可以見到他,季小芸整個人都活了過來,還將這幾天弄得亂七八糟的住處給整理乾淨,心情平復的速度快到簡直不可思議。

        沒錯,她還是很期待的……畢竟愛著他。

        雖然她心底也知道,她已經無法再信任他……但是無論如何,現在能撫平傷痛的就只有林佐陽了。就算只是暫時的也好,因為那種痛……真的不是三言兩語就能釋懷的。

        終於,約定的時間到了。

        門鈴響了,季小芸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為他開門。

        林佐陽一如往常那樣穿著簡單的白色圓領T恤,還有牛仔褲,靜靜地站在門的另外一邊,沉著的雙眼注視著季小芸。

        季小芸非常緊張,光是看他站在面前就有莫名的壓力。

        「晚餐吃了嗎?」林佐陽口吻仍舊溫柔。

        聽到那令人懷念不已的聲音,那份溫柔使季小芸有那麼一瞬間暫且忘記了兩人目前的尷尬關係,「嗯,已經吃飽了。進來聊聊吧?」

        兩人進到室內,在沙發兩邊坐了下來。

        但兩人卻沉默不語。

        季小芸現在的心情很複雜。明明很開心好久不見的他就近在身邊,老早就幻想著只要再見到他,不管怎樣一定要先撲進他的懷裡……可是現在怎麼覺得彆扭不已……思念蓋過的壓力現在才被喚醒,模糊了執著。

        她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因為愛他而想念,還是只是愛著他在身邊的習慣。又或是因為愛,才希望他陪伴?在知道真正的他之後,是不是就能更清楚地知道這點了呢?

        她需要知道實情,無論有多傷。

        「有什麼事快說吧。」林佐陽語氣平淡。

        知道不能再拖延了,季小芸鼓起勇氣,但是不敢看他的表情,就怕太過直接的反應,會讓自己受傷,「……我想知道真正的你到底是怎樣的人。」

        林佐陽長嘆一口氣,但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就有如妳所知道,我在那間汽車行上班,但是有在兼差做公關……」

        「不是那些。」季小芸打斷他的話,憑藉著衝動才終於說出口,「你是不是劈腿……和那個婊……女的。」差一點就要使自己的形象破滅,還好季小芸即時改口了。

        林佐陽抱頭,「怎麼可能,那天是她點了我的台,她是客人,我不能拒絕。」

        說也奇怪,在她聽他解釋之後,雖然有那麼幾秒是整個放鬆下來,但是隨即還是懷疑的感覺填滿了空下的情緒。季小芸決定先不管那奇怪的疑惑,咬牙問:「你……打從一開始說戒菸就是騙我的?」

        林佐陽沉默了許久,「確實是戒了幾個月……」

        「為什麼又抽回來?」
    
        「就……想抽啊,都已經抽了十幾年了……」林佐陽聲音轉弱,他實在想不太起來到底是怎樣的情況下又開始抽菸,之後就再也離不開了,「我也想戒啊,可是戒不掉……對不起。」

        季小芸垂下眼簾,縱使林佐陽的聲音微微哽咽,聽起來真誠,可是她內心卻總是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那可能只是虛偽的謊言。

        她現在明白了……她雖然還愛他,但卻無法再相信他的任何話了。

        也許打從一開始,這份愛就不該開始,這樣的話,也不會讓兩條偶然交錯的平行線,為了努力維持著交集而開始扭曲。兩人沒有變得更好,甚至充斥著謊言,完全背離了愛的意義。

        突然的恍然大悟令她沉默了下來,但內心依舊強烈的不捨。

        想到放手之後,他敞開的雙手就會擁抱別人……季小芸就心痛不已。

        查覺到季小芸的沉默,林佐陽靜靜地注視著他深愛著的臉龐,像是要好好記牢在腦海深處那樣,語氣溫柔,「我覺得……還是不要在一起比較好。我知道我不該欺騙妳……我們之間存在太多問題,妳也不再信任我了吧,就算我現在說我只愛妳,妳也不會相信吧?」

        滿臉倦容的季小芸低著頭,捏著指尖。

        林佐陽挪開視線,抬頭好讓聲音能平穩,也能穩住淚,「我欠那間酒店的人很大的人情,我走不開。如果我做這樣的工作,妳也很不安吧?況且我現在什麼也沒有,無法給妳任何承諾……」

        季小芸心口空空蕩蕩的,他說的話似真似假,她無從分辨,只能沉默。

        「謝謝妳這些日子的陪伴,真的很開心。」林佐陽站起身,轉身要走之前,像以前那樣輕輕地撫摸季小芸的頭,聲音低啞而柔和,「好好照顧自己。」

        那句話鑽進季小芸的耳裡迴盪,逼得她眼淚墜了下來。

        她已經想不出任何理由可以挽留他,只能默默地陪他走到門口。

        當林佐陽在門口穿上鞋,她敞開雙手,望著林佐陽,期待他像以前一樣,在每次離開前都會擁抱和親吻自己……就算是最後一次。

        林佐陽遲疑了許久,沒有任何動作。

        季小芸仍不死心地維持著原姿勢,而林佐陽最後只伸出手,握住她的雙手。季小芸終於明白兩人這次別離之後,就再也不會是能擁抱的關係了。

        心如死水般沉靜,季小芸終於放鬆雙臂,但在她伸手要關上門的剎那,林佐陽衝上前來,推開門,將季小芸緊緊地擁懷裡。他就像第一次擁抱她,要牢牢地刻印進記憶裡那樣,緊到她快不能呼吸。

        被溫暖與淡淡香味包圍,那熟悉的感觸,終於還是使季小芸落下了淚。

        她使盡力氣回抱他,多麼希望時間永遠都停留在這一刻。

        過了許久,林佐陽終於鬆開了手,抹去季小芸臉頰上的淚痕。

        「也許有天……會再相遇吧。」林佐陽悠悠地說著,深邃的雙眼靜靜地注視著她,「如果真的有那天,我會讓妳看到不一樣的我……在那之前,要快快樂樂地過每一天,好嗎?」

        季小芸點頭,勉強擠出了笑容。

        林佐陽拍拍她的頭,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然後,轉身離去。

        站在街口,季小芸望著他騎著車的背影消失在入夜的街道上,久久無法回神,但內心卻沒想像中悵然若失,反而相當平靜,彷彿被什麼新的東西給填滿了。

        淡淡的哀傷,也許是還在眷戀那份感情,或是那份最後的溫柔。

        也或者,她是為了那個不像承諾的承諾,期待著。

        「這次……我可以相信你嗎?」季小芸喃喃地說著。

        她眺望著遠方,晚風輕柔地撥弄著她的髮絲,卻吹不走那埋藏心底的思念。

    ──────────────────
(與小說有關)
兩個截然不同世界的人,如果想修成正果
到底需要多少的愛與勇氣才能打破障礙呢?
但修成正果才只是旅程的開始
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像這樣的結局,在現實是不可能存在的
多麼想和心愛的人白頭到老,但也不確定對方是否真為對的人
感覺也是會騙人的呀,不是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33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灰姑娘的玻璃舞鞋|都會愛情|鬱兔

留言共 1 篇留言

怒目少年
故事結束了嗎……

09-18 23:25

鬱兔
還沒喔,結束的時候我會標上「完」的字樣^^09-19 08: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UTSU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灰姑娘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灰姑娘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3809399大家
哈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