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blow-in

作者:雅仲│2018-09-16 20:13:02│贊助:18│人氣:353
  他因為要研究當地生態而來到這座小鎮,鎮內只有一個人會說點簡單的英語,除了依靠這名譯者外,研究團隊與小鎮居民完全仰賴肢體語言又或當地人的熱心,而僥倖得以短期駐紮在此地。

  誠然這裡的居民是十分熱情,但倘若你身上恰巧有帶瓶威士忌或菸草,他們肯定能夠幫助你更多。放眼各地,古今皆然。

  因為氣候的影響,他們來到這裡時已經被耽擱了一天的行程。他必須承認自己對此似乎是感到有些焦慮了,或許太過焦慮。

  擱置行李後他便打算趕在暴風雪來臨以前,到附近的森林先行採樣。

  當他獨自一人正準備離開時,其中有名居民試著阻擋下他,但他只是盡可能的保持著親切,婉拒了對方的善意。

  這下可好,待他回過神來,風雪簡直如同翻飛的紗簾,雙眼用力眨著,卻已經無法辨明方向,而受困在森林之中。

  他身上所穿戴的裝備甚至不是最完善的。

  他試圖再向前走幾步,邊喊著同伴的名字,希望有人能夠聽見他。哪怕希望渺茫。除去嗚咽聲與隱隱約約響徹在遠方形似雷鳴的風切聲,他甚至聽不見自己身下的步伐在行進著,更別冀望自己的喊叫能夠傳達到多遠了。

  但是像在這樣紛紜雜沓的風暴之中,他確實還聽見了什麼。除了自己以外的聲音。

  他感到十分害怕,但同時也意識到即便因為害怕而提高警覺也無濟於事。只因他一個人身陷在暴風雪之中的森林,在這期間如果有熊,或其他他根本來不及弄明白的生物攻擊過來的話——

  勝算無限近於零。

  即使如此他仍努力聆聽,希望多少可以得知聲音的來源,如果能在與聲音的主人碰撞之前率先發現對方的話,那就再好也不過。

  但當他再向前邁進幾步時,聲音便陡然轉變為一名男人的低嚎。

  一名男人倒臥在突起的樹根上,依如裸麥般的膚色來看,男人很有可能是當地人。而他的衣襟浸滿了血,滲透進白茫茫的雪地裡。

  期間男人不停囈語著,不過他分辨不出這是否為鎮上居民所使用的語言,聽上去似乎仍有些不同。

  他趕忙小跑步到男人身旁,暗自希望對方聽得懂他所說的話。

  「嘿!嘿,你沒事吧?」

  幾乎在他出聲的當下,男人便猛然睜開了雙眼,向著他方向的側臉,那隻單眼微微瞇緊,眼角的皺紋則深深地刻劃在男人臉上,男人明顯的是在防備著他。

  即使自己的情況看起來已經是如此糟糕的了。

  他舉起雙手,率先表態自己並無惡意,並盡可能動作輕緩的碰觸男人:「你能夠站得起來嗎?」

  「暴風雪已經快來了,你能告訴我可以帶你去哪裡療傷嗎?」

  他試圖做出亟欲攙扶他的動作:「快,來,讓我幫助你。」

  想必男人終究能夠理解他的意思,無力的倚靠在他身上;而後不明白是否為誤打誤撞,男人指尖比出一個方向。

  「是那裡嗎?那裡有我們可以休息的地方嗎?」他不太確定男人是否真的清楚知道他的意思,但男人微微頷首,而他也只能夠跟著男人所指的方向走。

  所幸意思確實傳達到了。

  依照男人所指引的方向,他們來到一幢木屋,且裡頭環境維護得算好,想必原先便作為臨時驛站而有所預備。

  最靠後邊那面牆有一床軟墊,他試著讓男人仰靠在床上,男人則因身體的伸展而短促吸氣著。

  他環顧房內,室內壁爐仍採用那種老式的燃木壁爐,黑色箱型外接根粗管直通向房屋煙囪,旁邊地板上則置有一小堆用防潮布遮蓋的柴木。

  老天。他真希望自己還記得怎麼使用這古董。

  他試著憑印象中去做,開啟兩個爐閥後先放入火種,再在附近堆放薄片又或被鋸削成柱狀的乾柴;看見火苗穩當的向上竄升,再關掉其中一個爐閥,小心翼翼的堆進圓木。

  單試一次便成功起燃實屬令他感到安心不少,這裡可算是應有盡有,傍門的牆面上也鑲嵌有醫護箱,他信手拿了些感覺能用得上的,並朝向男人走去。

  男人看見了他手上拿的東西,想必也能夠理解自己想要做什麼,但其實他完全不曉得該要怎麼做。

  他如實告知男人。想當然的,他也不抱期待男人能夠明白自己的處境。

  男人只是將視線巡視於他與他手上先拿過來的那些。

  自此他完全明白男人也同樣束手無策了,他不由得嘆了口氣。

  「如果我做得不好,可千萬不要讓我知道。」

  幸而男人的傷勢並未如他想像中那麼嚴重,約莫在上肋骨附近有一道劃傷……看起來像是刀傷,傷口裂痕整齊,但很淺,似乎僅只是皮肉傷,不過血流得比較誇張罷了。

  至少他看起來是這樣。

  他繼續查看傷口上有無殘留物,再在傷口周遭塗抹雙氧水與抗生素軟膏。醫護箱內的藥品準備得十足充分,且看起來都是新品,實在叫人感激不盡。

  最後亟欲將繃帶纏繞過男人胸膛時,他不曉得自己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突然之間雙手開始顫抖起來,變得無力自持。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幾乎整個人要壓在男人身上,而男人斜臥著,目不轉睛盯視著他,兩人就這麼僵持了好一會,期間誰也沒有發聲。而他亦無法把他媽最後一個結繫好。

  時間彷彿又再靜止了一陣,一隻滿佈龜裂血漬的手覆上他的。

  他抬眼望進男人帶笑的眼眸,在除去警戒之後,男人略帶嘲弄與上吊的雙眼透露出自得的笑意。

  對此他也著實過分了些,他稍加施力的綁繫好第二個結,而直到包紮結束他才發覺自己竟比想像中要來得緊繃。

  吐息的同時抬頭想向男人進行確認,卻見男人早已倚著牆昏睡過去。


  男人身上的裂口是刀傷。

  既不是遭受野獸攻擊,也不是自己徒然跌落在雪地上,而是被人刻意刺劃進去所形成的傷口。

  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該為此感到擔心?

  在這個僻靜的地方,很顯然他們至少必須待到救援到來為止,又或等風雪過去,嘗試步行回村鎮。

  他確實該感到緊張,但直到剛才為止,或許真的耗費了太多心力;等到他再次醒來,男人已經不見蹤影。

  直覺反應是鬆一口氣,卻也同時感到擔心。對於自己陷入獨自一人的窘境中感到憂心。矛盾不已。

  此時門被往內推開,他反射性的閉眼假寐,就連自己都覺得莫名;是男人回來了,而且他背上額外揹負著其他什麼。

  稍沒多久便傳出十分好聞的氣味。

  自他迷路到現今不曉得已經過了多久,他可以感受到自己飢腸轆轆,甚至聽見自己肚子咕嚕作響的聲音……而是的,男人也聽見了。

  男人返過頭來,朝他的方向看來。

  他無所遁形。

  男人立即招呼一聲,他聽不懂男人在說什麼,但單憑手勢來看的話,似乎是正在叫他過去。

  而這點他十分願意配合。

  男人將手上的肉串分給他,自己則很快啃咬下一口。

  此時男人看來放鬆許多。他們倆就這麼各佔據一張椅子相鄰而坐,什麼也沒做的看著火光在爐灶裡跳動。男人開始娓娓訴說著什麼,他聽不懂,而男人也明白這一點,但也沒有停止繼續訴說。

  也許有時候便是如此。

  假使他們能夠理解對方的語言,也不一定能夠理解話語中所想要傳達的意思。

  傾訴這樣的舉動,倘若抱持希望對方可以理解的冀求,或許才是一種傲慢。大多人只是想說完自己想要說的話罷了。

  所以你他媽只要聽就夠了。不要反駁。

  他想自己肯定是個很好的聽眾。

  直到一個噴嚏打斷了男人的談話。

  男人愣了一下,他自己亦然。

  隨後男人朝床鋪走去,掀起被單走到他身後,披覆在他身上。

  「……謝謝。」頓時之間他手足無措,而當男人佇立在他身後不動,雙手卻依然擱置在他肩上時,他倏地起一陣雞皮疙瘩。

  他想起男人身上所受的傷,想起他們被困在這裡,要是男人是個危險人物的話——

  「我……」他昂首想要說點什麼,然而男人卻吻落在他的唇角。

  他隨之一愣,而男人只是一逕的笑。

  他想著是否要表示抗拒,這樣做的話會比較好嗎?難不成他看起來儼如是一名同性戀?不,還是地域性的文化使然?

  他知道在這樣一個偏僻的小鎮,可以想見難能有多少供給宣洩的管道,所以……

  當他猶在思考的同時,男人的輕吻卻一次又一次的落下。

  並且偏頭說了些什麼,感覺就像在詢問他為何要猶豫一般。

  因為這裡沒有其他人。

  而他並不太想要抗拒他。所以他定睛凝視著男人,頃刻便猛然拉下男人的領口索求。

  男人則配合得欺身壓在他身上,手肘繞過他的頸脖,靠在椅背上,單膝則不時磨蹭著他的鼠蹊部。

  他想要繼續做下去,想必他的神情也已完全表明了他的慾望,但他仍是有所顧慮。

  「你的傷口……」

  但見男人一口氣的拉開上衣,笑咧了嘴,似是毫不以為意的樣子;遂又在他的臉頰與眼瞼上予以毫不間歇的親吻。

  當男人雙手撐住扶椅,坐在他身上開始扭動腰際時,他便無法再去擔心什麼了。


  事後果不其然男人的傷口再度裂開,但男人看來是真的絲毫不在意。兩人擠靠在一塊,蜷縮在被褥裡,腳掌交疊著腳掌,這樣孩子氣的舉動是在過往所接觸的對象中從未有過的。

  如果說還想要再次見面會太過於執著嗎?然而在彼此毫不知悉雙方語境的情況下,他們還能夠見面的機率是不是毫無可能?

  他也搞不明白了。

  總而言之他率先起身,赤裸下半身便急於與被窩外凜冽的空氣接觸實屬不智,他不住地抱著身子顫抖;並從散落一地的衣物中往口袋探尋著,在空白紙張寫下自己的地址。

  鎮上的,家鄉的,遞給了男人。暗自希望對方能夠理解他的意思。

  實屬最傲慢的時刻。

  男人非常可愛,在……也相當合乎他的喜好,所以他並不願意只有這一次而已。

  「再聯絡我,好嗎?」他試著說明,而男人看起來是明白了。

  男人揚著紙張莞爾,並在其上親吻,遂妥善置放在他的褲袋裡。

  不管是不是做個表面功夫而已,他都只感覺心情比上一分還要來得更好。

  而兩名男人共用一張床墊果然還是太過勉強,所以他竭盡所能的摟緊對方,僅一秒鐘也好都想要與對方融為一體。

  在這樣寒風刺骨的時候,有誰不會這麼做呢?

  驟然一陣敲門聲如雷貫耳那般震醒了他的意識。

  當他開門,風雪一如刀割針扎般刺擊進他的肌理。

  佇候在門外的是名巡警。

  巡警很快的掃視一圈室內,並質詢他:「這裡只有你一個人嗎?」

  「什麼?對,是的。」目前為止是的。

  對方有一群人,明顯看來並不是搜救隊的人,而更像是要聯合圍捕著什麼的樣子,一行人看來都十分緊張。

  「那麼你有看到一個男人嗎?高䠷,身形精瘦偏壯,一頭黑色卷髮。」

  巡警細心形容方才和他上床的男人的樣子,這樣的現實使他無法回過神來。而他下意識的否認了。

  不想惹上麻煩?袒護直到剛才還與他同床共枕,並分食給他吃的「友伴」?

  只是害怕。

  恐懼的情緒自末梢神經竄升至他的腦海。

  這趟旅途彷彿打從一開始便是個錯誤。

  「那個人做了什麼?」他問。

  「謀殺。他殺了自己的妹夫和妹妹之後就逃走了。他父親親眼看到的現場。」

  「……話說你不會正巧就是那個失蹤的傢伙吧?從溪南鎮上的。」

  「是的,請讓我回家吧。這裡實在是太冷了。」


  自此之後敲門聲便成為了他的惡夢。

  不是吞食下去的那些松鼠又或兔肉,也不是閃熠的火苗,與任何一絲對方有可能會傷害到他的時刻。而是敲門聲。

  那幾乎代表了告一段落之後緊接而來的現實。

  而那竟然才是他最不想要面對的。

  現在,他最害怕的莫過於再聽見一次那樣急進的叩響,那位員警將再走上前來,告知他作了偽證,必須進行拘役。

  儘管過不了多久,他終究會明白他的害怕是沒有緣由的。

  只因為並沒有人會選擇事先敲門,提醒他做好防範;而是在他返家前的拐彎處等候,那張英俊的笑臉對他而言依舊深具魅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321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小羊,喪失一半ed
=3= 不愧是腐化聯盟的首長,這邊有腐!

09-16 20:52

雅仲
敝人一直滿心期待著將您的經驗化作故事喲( ^ω^)09-16 21:21
小羊,喪失一半ed
那雅仲妹妹可以寫噓季戀歌了啊

09-16 21:49

雅仲
幹wwwwwwwwwww09-16 22:09
ilwiKAMINA
秘境探險耽美版?XD

09-21 15:37

雅仲
竟然wwwww
雖然我個人是覺得完全不像啦XDDDD09-21 18: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in63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 後一篇:[達人專欄] 【Zea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y860428 大家
各位好~我是BiGJohN,當你看到這個的時候,就是又有一篇作品或是廢話出來了,有空不妨參觀一下喔~( ^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