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異界編年史-布魯辛克的真實記錄書-後章10.5

作者:橘みかん│2018-09-16 02:28:28│巴幣:10│人氣:137
  此版本紅色字體是與想藍版相異部分。

  想藍章節對應:11-5終-6結局歐曼篇

  尚未完成。

  再次提醒,想黑最後兩~三節之劇情,於想藍版中尚未完成,不想被劇透的人就跳過吧!

無傷之戰
 
  回到卡克蘭城,他們聽說原本不合的兩派人馬現已萬眾一心共同禦敵,並讓曼士貝軍退到國界、也就是伊西頓河之外。少了歐洛巴特的援助,曼士貝亦節節敗退。

  能這麼成功,除了以上原因,還有堡壘的人們也佔極大功勞。

  一些逃到喬瑟頓的人,與那裡的傭兵結交為好友,再經過勸誘,薩艾斯嘉便得到這個強力助手。

  耳邊傳來的盡是些另人振奮的好消息,但是克里斯夫多及吉魯克卻是緊繃著一張臉。

  「怎麼了?」

  羅奈爾德問,其他人也是「同問」的表情。

  克里斯夫多看了躲在他們身後的露莎琳德之後又了嘆了口氣。

  「還是告訴她吧!畢竟也是為了幫我們才會這樣。」

  聽了吉魯克的意見,克里斯夫多點點頭,並看向露莎琳德。

  「就在剛才,曼士貝傳出與貴國斷交的消息。」

  聽到這個露莎琳德反而鬆了一口氣。

  「什麼嘛!我以為是什麼事呢!或許父王會有點生氣,但我回去跟他講一下利害關係就好了。」

  自認為很了解自己父王的她這麼說著,但克里斯夫多卻是搖搖頭。

  「事情恐怕沒有公主想得那麼簡單,您的父王似乎將斷交這件事怪罪於克莉絲汀閣下,據聞今日要於城中處刑。」

  「怎麼會!那就算我現在趕回去也來不及了……啊!所以那時小晴才會那樣警告我嗎?」

  看著在默認的克里斯夫多等人,希亞萊娜反而笑了笑。

  「你們確定來不及?別忘了我們剛才去哪裡,又是怎麼回來的。」


  在歐洛巴特首都王宮的大殿上,國王正在來回踱步,直到衛兵把克莉絲汀帶來,他才坐回王座。

  「克莉絲汀.班克,我對妳很失望。」

  亨利王抑制不了滿腔憤怒,才剛坐下的他,又站起來走向克莉絲汀。

  「我以為讓妳跟著公主不會有錯,看看妳們做的!沒有成功分化薩艾斯嘉內部,還把我派去的人撤走!我花了多大的精神才能與曼士貝結盟,現在倒好,讓妳們給搞壞了!知道妳現在的剩餘價值是什麼嗎?」

  說著,亨利王把跪在地上的克莉絲汀的頭髮一把抓起。

  「告訴我公主在哪裡?幸好薩德拉王子相當喜歡露莎琳德,若能利用這一點,兩國邦交還可挽回。」

  但是克莉絲汀只是忍著疼痛,一言不發地盯著國王。

  「很好。」

  亨利王放開她,又再度走回王位上。

  「我喜歡忠心的部下。不論她去哪裡,只要我發佈處刑命令,妳那親善的主人一定會回來。放心吧!妳為本國所做的奉獻將會留於史冊。──拖去廣場處刑!」

  無情的大手一揮,克莉絲汀才站起來,正以為萬念俱灰,卻從大殿旁的議事廳傳來露莎琳德的聲音。

  「等一下!」

  不只是克莉絲汀、國王及衛兵都覺得奇怪,如果她回來的話,照理說城門口的守衛就會立刻回報,不,就算是從陸路或水路回來,也該立刻有消息傳回來。

  並且跟著露莎琳德從議事廳跑出來的,還有一堆沒見過的生面孔,其中兩人身後各有一對奇怪的翅膀。再看著那兩人前面的金髮年輕人,其紫色瞳孔更令他關注。

  「不……不可能!」

  亨利王驚訝得近乎跌坐回王座,只能看著露莎琳德擅自解開克莉絲汀手上的繩索。

  就在亨利王陷入驚慌,賽比恩斯帶著自國人員上前行禮。

  「失禮了,亨利王。我是賽比恩斯.亞力山卓.薩艾斯嘉。」

  在他之後,那名有著墨綠短髮的青年亦跟著行禮。

  「克里斯夫多.奧利弗,敝國一級魔導士兼任行政大臣。」

  在最後有著紅色與黑色羽翼的男女並未開口,只是漂浮在半空中,大殿上的守衛們似乎也被他們嚇到,瞪大眼睛、張開嘴巴,不可置信的模樣。

  亨利王勉強坐正,依然高傲地諷刺著。

  「哦!薩艾斯嘉最有權力的一家跟傳聞中躲起來的膽小王子嗎?你還這麼像你的父親。兩位在貴國數一數二的重要人物來此有何貴事呢?還是說……」

  他故作鎮定的樣子大家都十分清楚,卻還是對他接下來說的話感到不滿。

  「是看萬事皆休,前來自投羅網?」

  龍魂聽得一把火都快燒起來了,但希亞萊娜還是抓住他。

  連露莎琳德也急得大喊:「父王!」

  唯克里斯夫多上前,對她說:「露莎琳德公主,曼士貝是軍事強國,以軍事力量強行併吞附近小國之事早已不是傳聞。亨利王會害怕也是理所當然。」

  「我才不害怕!你們既然自己送上門來,就別想走了!通通抓住!」

  一聲令下,衛兵們雖然害怕,仍將他們團團包圍,即使手上的劍都在抖動。

  「哈!我就說吧!這種情況只能用武力解決啦!別再攔著我啊!希亞。」

  雖然龍魂這麼說,但希亞萊娜還是不放手,只是靜靜地看向賽比恩斯。

  賽比恩斯看了亨利王許久,只是覺得越看越覺得眼熟。

  「您……八年前曾去過艾魯達嗎?」

  聽到他這麼問,亨利王只是沈默了一下,才回答:「沒有。你們也該記得,那年我派胞弟─巴澤爾─去回絕你們的請求,卻在回程途中死於非命,如果不是乘坐掛有你們國徽的船隻……」

  「我們的船隻沒有掛上任何徽章。」

  聽到不合理的地方,克里斯夫多立即矯正。

  「正是因為怕送公爵回去時會遭受攻擊,我們特意偽裝成商船,護送的衛兵也沒有人帶印有國徽的東西,除了一個人──巴澤爾公爵。僥倖逃回的一名護衛告訴我們:巴澤爾公爵本來將象徵友誼的我國國徵收藏在懷裡,半路卻偷偷到船尾掛上,但事後船上卻找不到那樣東西。您為什麼會知道?」

  克里斯夫多身為八年前戰事唯一參與者,彙整出的事件經過讓賽比恩斯理解某件事。

  「所以他就是巴澤爾公爵?才會說『我長得像我的父親』,這是那時宴會上他與父王說的話!」

  「是的,亨利王根本沒見過您。」

  坐在王位上的「亨利王」啞口無言,雖然瞪大眼睛卻是心虛地飄動。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露莎琳德在後面聽得覺得有點發昏,她與克莉絲汀互視卻依然不得其解。

  「你們的意思是,他不是父王,是巴澤爾叔叔嗎?這怎麼可能!」

  「沒錯!別相信他們!他們想分化我們父女,露西,我的孩子,過來我身邊!」

  看到露莎琳德猶豫不決的樣子,他顯得有些心急。

  「過來!妳想像妳母后及弟妹一樣橫死他鄉嗎?」

  一聽到至親的人,露莎琳德也紅了眼眶,但她更加憤怒。

  「不!我現在知道了。你不是我的父王!我父王雖然是個膽小的牆頭草,但他絕不會這樣說自己的家人!對了!我想起來了……」

  放開了克莉絲汀的手,露莎琳德走上前,直逼王座。

  「我小時候問過父王,『為什麼弟弟、妹妹可以一起出生?』父王說『因為他們是雙胞胎,就像我和巴澤爾一樣』!你不是我父王,是巴澤爾叔叔!」

  王位上的他表情緊繃,雙手戴著滿滿的寶石戒指,在抓緊椅子扶手的同時也感到一陣疼痛。但還是不認輸的說:「不!我是國王!妳知道八年前他要我帶給丹尼爾王的信函上寫著什麼嗎?是拒絕的文書啊!他居然要自己的弟弟送這樣的信函過去!不是要致我於死地嗎?我這麼做只是剛好而已。」

  露莎琳德聽著眼淚都掉了下來,但還是深呼吸,平靜地問著:「我父王在哪裡?誰協助你的?你在皇室根本沒什麼權力,一定有人從旁指示!」

  「這還用問嗎?」希亞萊娜輕笑了一聲,「仔細想想妳最近從『誰』口中聽了『什麼』,答案自然在妳心中。」

  從扺達薩艾斯嘉以來,見到的都是那國家的人們,除了在上回戰場上見到的未婚夫。

  那個時候,他的確說了一句很令人在意的話。

  ──露西!妳只要好好聽話就好了!所有一切我父王都安排妥當了!

  「蒙.查.拉!」

  「不愧是聰穎的露西!告訴妳吧!妳的父親還活著,再怎麼說他也是我的手足。我可以答應妳,給妳跟兄長一塊領地終老。只要用他們做為交換。」

  不只賽比恩斯等人聽得火氣上漲,宮廷的衛兵也各個交頭接耳,也許他們都沒發現八年來服侍的並不是真正的國王。

  他們看向公主,這個正統的王室繼承人。

  露莎琳德只是緊握雙拳,低著頭輕聲說:「大家……對不起。」

  她腳邊發出魔法陣的光芒,眾人才想防備,那道閃光卻是朝巴澤爾而去!

  「我實在是……饒不了那傢伙!」

  一陣雷鳴把他的叫聲掩蓋,結束以後,只剩昏死在王座上的巴澤爾。

  「冀悠!不對,賽比恩斯王子!我以歐洛巴特代理國王的身份,與你們正式結盟!並要求助我救回我父王,從南北兩方同時進攻曼士貝!這份盟約,您接受嗎?」

  「我……接受。」

  雖然本來就打這個主意,但露莎琳德的氣勢之強卻也令賽比恩斯捏了一把冷汗。

  「很好!事態緊急,結盟書以後再簽。現在是非常時期,準備期一週應該夠了吧!」

  好像目睹了一個女王誕生的瞬間!

  這是在場所有人的感想。

  見到強勢的公主和昏厥在王位的假王,士兵們也很清楚要聽從誰的命令,原本圍繞著他們的人,都放下武器,跪地以示忠誠。


  在露莎琳德作主之下,兩國正式聯盟。並在三天後接受曼士貝的戰帖。

  而蒙查拉竟將已方軍隊,帶領至薩艾斯嘉舊守都之遺址暫駐。

  將城中事項交代清楚之後,賽比恩斯也帶著大軍前往舊首都──艾魯達附近草原。

  雖然薩艾斯嘉的人數很少,且因前次戰役殘留下的多是傷兵、婦孺,但這回有歐洛巴特助陣,且有喬瑟頓的傭兵,遑論又有傳說中的龍魂及希亞萊娜。

  但面對這樣的戰力,蒙查拉卻是喜上眉梢,連其子薩德拉在一旁也感到莫名恐懼。從小他就覺得他父王有時很瘋狂,八年前攻打薩艾斯嘉時最為極端,更奇怪的是,他在即將獲得勝利時收手。

  「父王,斥候回報薩艾斯嘉聯軍已在西北方草原扎營,再過半天應能抵達艾魯達。」

  蒙查拉雖然背對著他,但薩德拉可以聽出他父親正閤起一本書。蒙查拉看向殘破不堪的艾魯達城,雖然四周的森林已重現生機,只有那座城堡依然黝黑,當年被火燒的痕跡連時間都清洗不了。

  「就快了!薩德拉吾兒,我這十幾年的佈局就要迎來終結!看著吧!你的父王將會戰勝『傳說』,而你……將會是史上最偉大的王者。」


  草原上空,一個伸展著緋紅翅膀的東西盤旋了一下,然後降到地面上。氣溫有些低,他嘆氣時也呼出了一陣白煙。

  「我說你們該不會是我把當成連絡、偵查龍騎兵什麼的吧?雖然只是去南邊的喬瑟頓還是有點距離的好嗎?」

  這個有著黑髮赤瞳的青年這麼抱怨著,卻是換來站在帳蓬旁、有著銀白髮絲的年輕女人吐槽。

  「不然你要去歐洛巴特嗎?那裡更遠喔!」

  「嘖!反正迪索那斯一下就到了,多去一個地方有什麼差別。」

  聽到這兩人扯一些與戰事無關的閒聊,一個金髮紫瞳的青年從帳蓬裡走了出來。

  「都回來了就進來吧!時間很緊迫不是嗎?」

  三人都進入之後,站在兩旁的守衛還可以聽到另一個人的抱怨聲。

  「居然讓殿下親自出去迎接你們……」

  雖然露莎琳德說要從南北方兩同時進攻,但其實地理位置上,歐洛巴特是在曼士貝的西方。在同盟決定之後,溫德爾等人提議讓原堡壘派和喬瑟頓傭兵從南方進攻,屆時就算曼士貝的主要進攻對象是薩艾斯嘉,也需分散警備來應付西邊和南邊。

  龍魂和迪索那斯一個能於空中飛翔、一個能空間移動,便成了好用的連絡人員。

  「迪索那斯早就回來說露西那邊完全沒問題了,你呢?」

  「別拿他跟我比啊!我要從上空來回,還要小心不被發現,很辛苦的知不知道?」

  眼前的兩人像平常一樣開始鬥嘴,直到龍魂感受到克里斯夫多無奈到想扁人的視線。

  他坐回自己的位置上,還無禮地把腳放到桌上。

  「反正只是連絡時間而已,少主他們也說沒問題的啦!」

  「另外我有一件在意的事。」

  克里斯夫多看向希亞萊娜,後者只是微微一笑。

  就在他要再度開口,帳蓬外的守衛面色鐵青,緊張地衝了進來。

  「殿下!失、失禮了,但是他……他來了!」

  還來不及問發生什麼事,這名守衛就被人推開,從布簾外走進來的,是兩名穿著盔甲的護衛,然後又進來了一個約莫四、五十歲的男人。看到他,克里斯夫多激動得站了起來。

  「蒙查拉……王!」

  聽到這個名字,其他人也都站了起來,羅奈爾德更是抽出了劍。只有希亞萊娜和迪索那斯不為所動。

  然而蒙查拉只是笑著說:「不用這麼客氣,我只是有東西給你們看。」

  他身旁的護衛為他移動椅子,在坐下時他從懷裡掏出一本筆記。

  正覺得奇怪,當他隨意翻開筆記時,克里斯夫多又嚇了一跳。

  「這是!」

  他看向希亞萊娜,然而她臉上的笑意只是加深,似乎非常期待的樣子。

  「是的!我國也有這本記錄,你們知道為什麼嗎?我們有同一個祖先啊!賽比恩斯王子。本來這本記錄是只有王位和奧利弗家族的繼承者才能看,我的祖先似乎意外得知並抄了一份。所以我才會知道你沒有死,並且會在這一年回來。」

  蒙查拉就像在對孩子說故事的長輩一樣,就在羅奈爾德想伺機而動,蒙查拉就像預知了一樣,在他出手前說:「不要輕舉妄動,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想引見個人給你們認識──進來吧!」

  走進來的是一個才大概十二、三歲的少年,有著金色的頭髮和碧綠的雙瞳,賽比恩斯只是覺得眼熟,但又確定沒見過他。

  「父王。」

  少年進入後站在蒙查拉身邊,蒙查拉點點頭。

  「這是吾兒,戴德拉。」

  「貴國有第二王子,這倒是初有所聞。不知二位來此……」

  克里斯夫多才說到一半,就被希亞萊娜打斷。

  她也站了起來。

  「真是剛好,我也想讓你見見一個人……不,也許是兩個。──妳可以出來了。」

  從布幕後面出現的,是露莎琳德,她相常驚訝地看向戴德拉,龍魂則於訝於另一件事。

  「妳、她怎麼在這?希亞妳!」

  又看到其他人好像都早就知道的樣子,依他所認識的希亞萊娜必定是又在策劃著什麼。

  其他人根本不清楚這兩人在想什麼,這時曼查拉又突然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真的!這裡寫的東西都是真的!」

  聽到他這麼說,克里斯夫多也拿出他懷裡的那本,然後才恍然大悟。

  「『布魯辛克曆885年,賽比恩斯回歸。同年爆發曼薩二次戰爭,三方皇族於帳蓬內……一同化為灰燼』!之前我一直搞不懂這上面寫的,難道是!」

  雖然因翻頁使語句中斷,最後一段文字仍讓他們驚惶失措。

  「戴德拉。」

  依然坐在位子上的蒙查拉語氣平靜,戴德拉更是像被催眠一樣執行他的命令。

  「不行!路!」

  原本在後方的露莎琳德想衝上前阻止,卻被其他人擋道,又有桌椅等障礙物,才向前一步,戴德拉便發動魔法,在帳蓬外的人也只聽見轟地一聲,接著就看到主帳蓬燃燒起來。


  帳蓬內,雖然克里斯夫多想用相反屬性的魔法來削減,卻總被戴德拉妨礙。

  「你們瘋了嗎?我們所有的人都會死在裡面的!」

  克里斯夫多一時心急,他完全忘了己方有何等人物,而羅奈爾德光是為了保護王子的安全,更是沒辦法想更多。

  「你說得對。」

  蒙查拉依然安穩地坐在位子上,縱然火勢越來越猛烈,依然是不為所動的樣子,但臉上卻是已浮現青筋。

  「我就是要讓所有人死在這裡面,這樣一來,就沒有人能阻止吾兒的鴻圖霸業!」

  入口被蒙查拉及他所帶來的死士堵住,再加上一直在旁邊妨礙的戴德拉,帳蓬內傳出了蒙查拉瘋狂地笑聲。

  直到烈火把桌上的東西都燃燒(包括蒙查拉放在桌上的那本記錄),希亞萊娜才輕聲下令。

  「迪。」

  才說完,眾人感到一陣暈眩,然後才發現他們都已經被移動到不遠處的草地上,有些人目睹他們憑空出現還嚇了一跳。至於原本坐在椅子上的蒙查拉,他因失去桌椅的依靠,還狼狽地跌在草地上。

  「父王!戴德拉!……露西?」

  發出這個驚嘆及疑問的人是薩德拉,他同樣也是看到他們出現的人之一。

  薩德拉趕緊上前扶起表情痛苦又驚訝的父親,並說:「你們到底叫我來這裡做什麼?」

  「揭開事實真相,不過重點是,要把你們手上的那本記錄銷毀。」希亞萊娜邊伸懶腰邊這麼說,「接下來就是你們自己的事了!」

  聽她這麼一說,蒙查拉才驚覺東西不見,甚至開始後悔把它放在桌上。

  「什麼?」

  薩德拉剛開始不知道她說的事實是什麼,但在看到盯著戴德拉的露莎琳德後心虛地移開了視線。

  「路,路易士,你是路吧!你沒有死!」

  露莎琳德開心到流下淚水,被她稱為路易士的少年更是感到一陣混亂。

  「不!你是戴德拉!是吾兒!殺了他們!你答應我要助你兄長成就大業,快殺了他們!」

  蒙查拉原本就是要與他們同歸於盡,眼看自己的計劃就要成功,現在見到意想之外的情形,即使全身被火燒傷發疼也不放棄。

  「不是!我認得出來,你是路,是我的弟弟!你記得母后嗎?你記得瑞琪兒嗎?母后帶你們到曼士貝造訪卻失蹤,那之後父王也變得很奇怪……原來如此!」

  戴德拉被這個自稱是他姊姊的人抓著,說的話卻也令他莫名熟悉。

  「是你!」露莎琳德看向奄奄一息的蒙查拉,「我的父母、手足,都是你策劃陷害的,你到底想做什麼?」

  但是蒙查拉倒在自己兒子身上,已經沒有回答的力氣,即使如此還是發出詭異的笑容。直到薩德拉開口。

  「夠了!夠了,父王。我只想跟我所愛的人們好好生活,不是稱霸世界。路易士.坎蒂絲.歐洛巴特,這才是你的名字,她說的都是真的。」

  即使他的父親用盡氣力想要阻止,薩德拉仍以悲傷的語氣繼續說:「你的母親及妹妹都死了,只有你在母親的庇佑下存活下來。若不是你失去記憶,父王也不會放過你。」

  看到自己的計劃全然無望,並且還是由他最信賴的孩子破壞,蒙查拉帶著悔恨,嚥下最後一口氣。


  那之後,薩德拉告訴露莎琳德其父的藏匿位置,之後帶著父親的屍體回國,埋葬後自我放逐。曼士貝戰敗的消息傳開,此後進入了崩壞時期,從前被侵佔國土的國家紛紛要回領土,原本的強大的軍事大國變成小國,不知何時,連地名都悄悄的消失在地圖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314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異界編年史

留言共 1 篇留言

吳旻( °∀°)
監禁、利誘 真棒ˊˇˋ (?)

09-16 19:52

橘みかん
然後還是自己的雙胞胎哥哥,棒透了!(X09-16 22: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敵不動,我不動... 後一篇:[達人專欄] 壹站 -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obackqq大家好
【Minecraft】超級生存 ⭐ 生存但是"鎬子"能透視礦物 靠這把鎬子輕鬆挖到鑽石! 影片:https://youtu.be/rxTaBI2A3x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