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九尾狐所守護的秘密 第四章─歸宅部─參

作者:殘星│2018-09-12 17:05:57│贊助:4│人氣:62
「唉……吃得太飽,這樣子反而不好看書啊……」

沒錯,在吃完飯後又過了幾個小時,我的肚子裡仍然裝著那幾盤咖哩。

甚至讓我產生了,吃完這次後會有一陣子完全不想再碰咖哩的想法。

真是太可怕了,咖裡套餐。

「是這樣子嗎?還是需要我在你的肚子上踩一踩呢,變成所謂的踩肚!」

「從你嘴裡講出來的話我都很害怕耶,更何況踩肚這種危險的遊戲還是不要玩比較好啊……」

我看著從門緩緩地被打開,並從縫隙裡出現的蒙面女俠。

她的手裡拿著兩個馬克杯,並露出了一臉壞笑。

要是這場景發生在晚上,我肯定會不自覺的害怕起來吧……

就如同在夜晚的房間裡,因為打雷而出現嘴邊流著血的羊型布偶一樣,只要一看到的瞬間就會陷入恐慌。

「是這樣子嗎?這樣子很刺激啊,這是個測試你的肚子能夠承受多少公斤的測試!」

「那樣子可是會死的啊!不管是社會上還是生命。」

「嘿嘿,是這樣子嗎?麻耶可是不管如何都會愛著你喔~~」

麻耶將手裡拿的裝有熱牛奶的馬克杯,放到了我房間的書桌後,像是開啟了什麼奇怪的開關一樣,對著我說出完全不像她的話。

不對,應該說不管是誰只要對我講這種話,我都會認為很奇怪吧……

「這樣子感覺挺噁心的,還是原來那樣的你比較讓人習慣!」

我有些無奈地搔了搔臉頰,就這麼被我說很噁心的麻耶揍了一拳。

「好痛啊,所以你穿著這詭異的服裝來找我是要幹嘛啊?」

「……私奔?」

麻耶歪了歪頭,睜著大眼說著完全無法讓人信服的話。

「那也太奇怪了啊!就算退一萬步來講,你真的要跟我私奔好了。誰會在私奔的時候穿成這樣還拿著兩個馬克杯,這一被警察看到馬上就會被抓去輔導的啦!」

「這時候只要甩他們幾個耳光就行了!」

「那是犯罪啊!」

「他們會心懷感激的讓我們過去!」

「你到底用什麼甩耳光啊!」

「警察總長的親筆信啊!」

「這是變相的給警察總長添麻煩啊!」

「真是流暢的吐槽呢~~」

「還不都是你害的!」

麻耶拿掉了奇怪的臉飾後,甩了甩放下來的頭髮一臉撫媚的看著我。

「怎、怎麼了啊……」

麻耶逐漸的逼近著我,甚至與我差距不到十五公分。

「……嗯,長相中等、有著開不了後宮的命運。合格!」

「你在自顧自地說些什麼啊!還有我本人也不是那種足以開啟後宮的現實充啊!」

聽了麻耶的話後,我又再度吐槽著。

「的確也是呢!」

麻耶露出了微笑,並準備轉身離開。

「那個……」

「怎麼了呢?如果是想開後宮的話,我可沒辦法幫你這個忙喔!」

「不是後宮的問題啦,不如說那個根本不重要!」

「那麼,你想問什麼呢少年!」

「大叔的過去……」

「沒想到沒有吐槽我稱呼你少年的部分,反而問了個出乎我意料的問題呢!」

麻耶苦笑著,並自顧自的坐在了我的床上。

「那麼,你想知道什麼呢少年!」

我無視著麻耶不停製造的槽點,站起身拿起書桌上擺的兩只馬克杯,並將其中一杯遞給了麻耶道:「我能夠知道的,還有我不能知道的!」

「這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呢,真的!」

麻耶接過那只馬克杯後,先是喝了一口裡面的熱牛奶後,才露出了溫暖的笑容。

「所以我可以知道嗎?」

「敬司哥的事情,基本上還是得等到之後你才會知道。不過,歸宅部的事情你都可以知道唷~~」

「這樣子啊……那晚安!」

在確認完自己可以知道的事不多後,我便快速的將杯中的熱牛奶給喝完,自顧自的站起身準備將杯子給洗乾淨時。

「喂,等一下嘛!你就這麼不想知道歸宅部的事情嗎?」

麻耶便很急忙的想要將我給留下,雖然我並不想知道歸宅部的事情啦。

「應該說……我連歸宅部實際上是怎樣都不清楚,你要我怎麼問你呢?」

「那就乖乖坐好,仔細聽吧!」

「好……」

我暫且保留著疑惑,繼續坐回到椅子上。

「敬司哥他,其實是歸宅部初代部長喔。據我所知的就是那樣,每一任部長基本上都是跟他們有點關係的人。而現任部長剛好就是雲井的妹妹水瀨羽鶴喔!」

水瀨羽鶴……怎麼感覺跟羽織的名子這麼像啊?

「是三年級的嗎?」

「不對喔,她是一年級的。可是啊,她小時候說過『長大以後我要嫁給敬司哥哥!』所以你的後宮可能沒有辦法成形喔!」

「就說了,我一點都不打算開後宮。這件事我想我應該說過很多次吧……」

面對著不斷提及後宮的麻耶,我這次連吐槽都不太有力,甚至還有越來越無奈的狀況產生。

「對不起。不過,如果你對自己的心情感到迷茫的話,最好在自己認真思考一陣子喔。」

「唉,的確也是。我今天這兩天實在是發生太多事了,難怪會感覺到迷茫呢……」

我嘆了口氣後,正想拿起杯子一口氣的將裡面的熱牛奶喝完時,才發現熱牛奶早在剛才就已經被我給喝完了。

「……咦,感覺好像哪裡被誤會的樣子。算了,你總有一天會理解的吧。自己那第一次出現的感情。」

麻耶嘟噥了幾句,就這麼自顧自地躺在了我的床上。

「所以說,到底為什麼要躺在我的床上啊!我可是男生喔,那種只要一被刺激就會發生可怕事情的大野狼喔!」

我不知所措地看著躺在我床上的麻耶,她仍然沒有半點想起身的意思。

當然,這也並不代表說我會變成大野狼。

要是真的發生了什麼,我想我會死得很難看吧……

小夜拿起刀子,演變成為病嬌的可怕過程。

「吶,阿光~」

「怎麼了呢,霸佔了別人的床的麻耶小姐。」

「你不會好奇說為什麼敬司哥讓很多人喜歡嗎?」

「不會啊,為什麼會好奇呢?」

原本閉上眼睛的麻耶,聽了我的回答後卻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啦!」

不甘被人取笑的我,就這麼的坐在床邊有些不滿的回應。

「抱歉抱歉,只是很久沒有遇到像你這樣的人了。」

「……很久沒有?」

「算了,就當作是我的大放送吧!敬司哥應該也可以理解的。」

「……大放送?大叔也可以理解?」

仍然搞不清麻耶意思的我,就只能等待著麻耶的解釋。

「在家庭餐廳的時候,我應該有不小心說溜嘴吧。」

「你……死過這件事情嗎?」

「就是這件事呢。雖然這樣說有點奇怪,但我希望你能夠跟其他人保密!就連你的母親小靜也不知道呢。」

「是……這樣子嗎?」


「……嗯,在我死之前……不對,應該說我一直都很喜歡敬司哥呢!雖然敬司哥在與姊姊正式交往並結婚之後,仍然有許多喜歡敬司哥的人。所以我啊,有時候都會想著要是我喜歡別人的話,又會變成什麼樣子。是會開一間花店成為老闆呢,還是會與自己託付的那個人一起經營爸爸的店呢?」

「呃……嗯。」

「真是的,不專心聽人講話可是不行的喔!只是啊,在和你見面之前我完全都沒辦法想像呢。自己與敬司哥以外的人結婚並擁有孩子這件事。啊,這並不代表我跟敬司哥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喔!」

像是發現了自己的語病,麻耶趕緊紅著臉澄清。

「意思是在與我認識了以後,產生了什麼想法嗎……?」

「是啊,的確是。雖然說你的一些地方和敬司哥不同,但是我好像可以理解敬司哥選擇你的原因呢!」

麻耶點了點頭,一臉認真的說著。

「大叔選我的原因?」

聽了她的回答,我仍然搞不清楚到底是為什麼。

「關於這一點,就讓我保密吧!更何況,我的猜測也不一定正確呢。晚安啦,阿光~~」

「啊……嗯,晚安。」

當麻耶一說完後,我就這麼離開了房間。

「咦,那裡不是我的房間嗎,為什麼我會像是待在別人的房間那樣啊走出去啊?」

直到我意識到這件事時,我早已躺在了沙發上準備睡覺了。

「唉,早點睡了吧。或許明天還會有更多麻煩事也說不定……」

**

「小女子不才,以後還請多多指教了夫君大人!」

當我清醒時,一道響亮的女聲從我的附近傳來。

只是,夫君?那大概不是在叫我吧。

要是我能夠以五級分來評定自己未來到底多慘,我絕對會給四分,特別是在戀愛運的部分更是會達到接近五分滿分的可怕未來。

「小女子不才,以後還請多多指教了夫婿大人!」

像是沒有得到那個人的回應,她又改變了稱呼叫了一次。

那個人也真夠差勁的呢,竟然無視於這種有著可愛聲音的女孩子,要是被其他人看見肯定會希望他爆炸的吧,當然我本人也是這樣希望。

要是可以,我還會想說句經典的台詞『現實充,爆炸吧!』

然後世界的現實充們,就會自動的爆炸。

「您該不會是抖S屬性吧……否則為何會一直無視於羽鶴呢?」

呃……

當我陷入思考時,耳邊再度響起了女孩子的聲音。

這該不會是幻聽吧?

抱持這樣奇妙想法的我,張開眼睛後,出現在眼前的是與羽織有著十分相像的外表,但卻看起來十分可愛的女孩子。

從她自稱羽鶴來看,這孩子……大概是我夢裡的人物吧。

呀,這個夢境好真實呢……

竟然連被甩耳光都覺得幸福……

才怪呢!

「所以說了,你是哪位啊?還有不要在甩我耳光了,我覺得很幸……不對,我會很想哭的!」

「羽鶴的名子就是羽鶴!倒不如說是你這個傢伙的體內封住了敬司大哥對吧!」

眼前的少女,不……自稱是羽鶴的少女在聽到了我的發言後,有些不滿的瞪著我並擅自認為我是將大叔給封印的兇手。

「不好意思啊,我雖然是不曉得你是哪位。不過,不要在一大清早就擅自跑到別人家裡,還自顧自地把我稱作你的夫婿!就算你很可愛沒錯,我也是會生氣的!」

「啊……謝謝你的稱讚。不過羽鶴在等的並不是你,快把敬司大哥交出來!」

自稱羽鶴的少女有些害羞地向我道謝後,馬上又開始瞪著我並要我將大叔給交出來般咄咄逼人的態度。

「我拒絕!畢竟我根本就不曉得大叔目前到底在哪裡啊。」

「騙人,明明你就是綁架……咦……?」

「綁架?」

我有些懷疑的看著她,並仔細地回想了昨晚將我房間給佔走的麻耶跟我說的話。

『……而現任部長剛好就是雲井的妹妹水瀨羽鶴喔!』

……呃。

「你的名子該不會就是叫水瀨羽鶴吧?」

在腦中回想起麻耶昨晚的那些話的我,手指有些顫抖的指向了自稱羽鶴的少女那邊。

「沒錯,羽鶴正是你所說的水瀨羽鶴!所以,跪下吧你這隻豬!」

「不不不,你這展開也太奇怪了吧!」

在確認了眼前如同國中生少女是歸宅部部長後,我的態度也開始隨便起來。

要是她是跟老媽有關係的人……哎呀,光是想像就會吐血呢。

實質意義上的……

「才不會奇怪!既然你只是個普通的變態,那就更應該以我所認知上的變態來行動!」

「就是這點才奇怪啊,你到底是從哪裡聽來的啊……」

「什麼哪裡聽來的啊,變態?」

「你對我的稱呼啊!為什麼要用變態來稱呼我啊,可以給我個理由嗎?」

「因為麻耶她……」

「嗯嗯,麻耶她怎樣了?」

「她說你是個連到嘴的肉都不吃的人,還說你是處男。」

「這跟那又沒關係,還有麻耶你不是喜歡大叔嗎?可惡……」

我有些懊悔的捶著地板,並在心中埋怨著自己昨晚的懦弱。

要是……要是直接把麻耶趕回去她的新房間,那我根本就不用睡在沙發上忍受著國中生的冷言冷語了。

「雖然不曉得你跟她怎麼了,不過從今天起羽鶴也將在這裡叨擾。請多多指教了,變態!」

羽鶴一改剛剛那自傲的模樣,並以極為端正的鞠躬打破了我對她的印象。

不過,她稱呼我為變態這個部分,不管如何都得要讓她改口才行。

「唉,我的名子是黑羽光,以後就叫我黑羽就好了。變態之類的稱呼,這一點是絕對禁止的!那怕我在這個家裡的地位是非常危險的,我也不希望自己到外面還被人認為我在拐騙小孩子……」

深深的嘆了口氣後,我朝著水瀨羽鶴伸出了右手。

「羽鶴的話,就直接叫羽鶴為羽鶴吧。請多多指教了,羽光!」

而水瀨羽鶴,不,羽鶴則是以她自己認定的羽光做為未來對我的稱呼。

「啊……嗯。」

起碼對於自己的稱呼裡沒有半點不好的字眼這點,我想我應該要很感謝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275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軟擦貓ギョセイ-Gyosei
讚讚\ㅇㅂㅇ/

09-12 19:24

殘星
非常感謝的說!!09-14 15:53
布雷
[e19]

09-12 21:06

殘星
[e1]09-14 15: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ray3125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異世界百合物語 第二章─... 後一篇:異世界百合物語第二章─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看多啦AV夢的網民
別管多啦AV夢了!你好奇為何在多啦A夢內,小夫一定要勾結胖虎欺凌大雄?和鄉民的慘況有關?來我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