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常駐活動】Faceless

作者:雅仲│2018-09-11 21:42:29│贊助:26│人氣:799
  他明白他的「老闆」有些古怪,但在他被允許尾隨以前,他什麼也不是,只是個被人扔置在儲倉間,很快便叫人遺忘的東西,連名字也沒有。

  所以縱使有些古怪,他想自己也沒有太多選擇。

  鄰近自己的只有一片黑暗。

  他不曉得自己待在這裡多久,但至少也已待至完全習慣黑暗為止。

  感官被磨練得極其敏銳,好讓他可以聽見自門縫傳來的所有細碎聲響。

  有人踱步上樓的聲音、快速奔逃向下的聲音;因門前的鏡面停下,觀看自己所發出的唏嗦聲音。

  盥洗臺水龍頭被人旋開,卻未被旋緊的落水聲;及男人走進走出的群起叫囂、啐罵聲。

  當門板因鬥毆而被人從外撞彈開來,瞬即的光亮幾近令男孩暈眩過去。

  然而他最先摀緊的卻是他的雙耳。

  光束不再只是從門縫滲透進來,伴隨忽明忽暗的黑色束影,有那麼一瞬間,他習慣了過多的光亮,也看見了沉浮在眼前的塵埃;然而很快的,伴隨一記碰撞聲,又有人將門重重壓緊,毫無止盡的黑暗再度襲來。

  但鎖頭已沾染上黑色的液體,這一次沒有人會再特定前來扳動它。

  男孩就這麼蜷縮在通往廣場階梯轉角的一間儲物倉裡,靜待所有人聲散去,才打開門。

  門板重得超乎尋常,男孩這才意識到門前有具男性屍體,就挨坐在門前,而便是他的頭狠狠撞上了鎖頭,散溢開來的血漬圈繞著門鎖。

  沒有人會主動搬運這具屍體,是以也沒有人會去在乎隔間的門究竟有無鎖上。

  男孩單是踏出一步便重心不穩的跌坐在地,但他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左顧右盼之後再抬起滿是汙垢的面容,跌跌撞撞的走出這裡。

  在這之後他才遇見了「他」。

  在此之前他的記憶已不再那麼確切。


  初見男人時,男人待在約莫四呎寬的巷弄裡。

  整條巷道彷彿皆是男人的地盤,牆面兩兩堆疊有成人那般高的各式糖果轉蛋機、不同顏色規格的塑料擔架,其上滿佈眾多雜物,琳瑯滿目。

  事實上這是男孩在步出門外以後,頭一次看見這麼多色彩並列擺放在一起。

  也有並排的食物櫥櫃,在玻璃罩下方透亮著它的可口程度;然櫥櫃下方的石磚地面,卻橫臥數隻氣數已盡的老鼠屍體,看來也是同等的新鮮。

  幾近要被掩埋在重重長櫃之中的男人,身側架設一座低矮得多的手推車,擺有各式老舊的物品,那些東西看來盡是破銅爛鐵,與男人所身穿的高級西裝顯得迥然不同。

  男人翹腿坐在矮凳上,怪異的是宛若中途飛來的塑膠套則罩在男人頭上(而實際上也是如此),但男人似乎沒有要將之取下的意思。

  就這麼任由塑膠罩飄揚,發出吵雜的啪吱啪吱聲響;以及不曉得從哪裡冒出的野貓,陡然降落到男人頭上。顯然也是受到激烈顫動的聲音所影響,肆意的高舉貓掌玩弄。

  自此男人才終於有了動作,彷彿象徵性的信手揮動幾下,雖然確實趕走了那隻貓,但依然沒有扯下那張塑膠套。

  「我說你,有打算買東西嗎?」

  而後頭罩在塑膠套下方的男人開口說話了。

  「不,沒有……」男孩面露驚懼的向後退開一步。

  「那麼你來替我賣東西吧。」

  「誠如你所見,我的貨物囤積得根本銷售不完,正好需要個負責跑腿的傢伙。」

  「……」那些究竟算是貨物嗎?還是垃圾?

  男孩也搞不明白,只能靜默下來。

  「那就這麼說定了。」而男人則根本不等男孩應答的便倏地起身,將那宛如能將一個人塞入的塑膠套罩在身形單薄的男孩肩上,且將手上原有,並已退溫的瓷杯遞予男孩。

  「來,這是今天的薪資。你也才剛來到這裡不久,就將就一點吧。」

  男孩怯弱的抬起頭來,接過那比自己掌心還要小得許多的溫度,隨後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迎面而來的是一雙充斥著血絲和驚愕的圓睜大眼。

  而那看起來並不像是名人類。


  雖說一開始男人便闡明是要他販售「那些物品」,然而實際上除了那一晚以外,男孩便不再見到堆積如山的貨物架與那臺木製手推車了。

  而且與其說是要兜售貨物,倒不如說他們什麼也沒做,僅僅只是到處閒晃罷了。

  男人似乎與這座城市中的每個人都認識般,大部份人都會主動前來向男人招呼一聲。

  身穿高裙的婦人、屠夫、菜販甚或不明位階的路人、守衛,特別是流動攤商,也許是有著更多共通話題,他們擱置的時間最久,期間他也多次得逞,在旁大快朵頤一番而無人顧及。

  每一個人都很自然的認為他是男人的跟班,沒有人多加探查他的身分。

  而到了夜晚,男人的談話對象也從廣場的人們改為更加隱密且狹小的地方。會待在這種地方的莫過於妓女又或地下活躍份子,偶爾會有地下黨員穿得像是名紳士,但以他們所懷抱的夢想而言,本來他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都可以。

  人們會給予男人一點東西,而男人亦會回贈。基本上他們一天下來都是這麼度過的。

  而他一天的結束,則多數與以往相同。

  被區隔開來在一個較小的房間裡等候。

  不同的是光線足夠,而男人與女人交合的聲音也更加直接的貫穿進來。

  不過男孩並不以為意。有沒有隔著布簾又或門板,甚或什麼都沒有,之於他而言差異都不大,儘管陷入深沉的睡眠當中。

  但當他隔日醒來,來接他的男人卻完全變了一個樣。

  起先他以為是自己被丟下了。很容易預想得見的狀況。

  他沒有兜售成功任何物品,即使自己根本不明白男人與他朋友之間的談話內容,卻也順手牽羊多次男人朋友的物資。

  然而前來接他離開的男人身上那套名牌服飾,及隱約傳來熟悉的菸草味、泰然自若遞予他咖啡的手勢,與要求他夜晚睡覺不要鼾聲作響的態度,都令男孩越發感到困惑。

  不同人之間有可能連站姿、說話態度和行為習慣都一致嗎?

  所以眼前的男人是「他」。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是男孩很篤定這樣的想法。他順從的跟隨男人離開,男人自是也沒有解釋什麼。

  即使面貌變得不同了,但結果卻是一樣的。

  他仍然跟在不聞其名的男人身邊,而身旁男人對待他的方式與昨晚,甚或前幾個晚上,都沒什麼不同。

  在此之後當他們一起行動,男人的臉也從未停止改變過。而每一次他幾乎都能夠辨識出來,單靠男人身穿的派頭與依稀傳來的菸草香味。

  對於男人而言,容或他唯二講究的便是穿戴在身上的,以及進出他肺葉的東西而已了。

  男人手邊那些多少看來像是垃圾的「貨物」,甚或每逢夜晚陪伴在他身旁的女性……未必男人擁有其特殊的性癖。

  那麼一切便都有合理的假設了。

  只有一次男孩完全搞砸了,在市集中他與人相撞,而後在相似的背影中他跟隨了錯誤的那一個。

  他陷入了驚慌,當對方返過頭來,連男人說些什麼他都聽不清楚。只是睜大眼睛注視著男人張闔的嘴角快速掀動,猶如一個將要吞噬自己的黑洞。

  當對方朝他伸出手──男孩幾乎就要叫出聲了,幾乎。

  一股熟悉的菸草味從身後攫獲住了他,按耐下他的肩膀;同時另一隻手張臂橫擋下對向的。

  「嘿!」男人搖晃他的肩膀,而男孩直到抬起頭來,才意識到自己感覺有多麼的害怕。

  
  那可能是第一次男孩表現得如此脆弱。

  男人將男孩帶往附近的露天咖啡座冷靜下來,一如既往點了兩杯濃縮咖啡。不過這次男孩絲毫不領情了。

  「這東西會要我的命。」男孩逕直說道。更從外套與褲袋掏出許多砂糖條與奶精盒,為順應男人幾乎每逢談話便會替他們倆都點一杯,男孩只得向店員要得這麼多。意外的是也沒人拒絕他。

  男人啜飲一口:「至少你的褲袋裡不再裝滿贓物了。」慢條斯理說道。

  男孩聽聞便緘默下來,不再多說什麼。

  隨後男人決定了,他將以固定一張面容的姿態生活下去。

  哪怕在這之前他從未這麼嘗試過。

  一旦下定決心,男人猛地起身昂然佇立,宛若為因應氣勢一般毫無必要的扣緊手腕上的袖釦。

  「既然這麼決定了,那麼,你喜歡哪一張臉?」

  男人的面容突然向他逼近。

  「您說什麼?」

  「這是可以這麼簡單便能夠決定的事嗎?」男孩感到難以置信,無法確實把握男人突然之間落下的承諾。

  「當然。如果不是你喜歡的模樣,接下來可就難受了。」

  「畢竟要長時間看著。」男人圓睜偌大的瞳眸,直勾勾地盯視著他瞧。

  對於男人間接透露出兩人尚能共有的未來,那一瞬間男孩表現出來的放鬆表情,直接映照在男人的眼裡。

  「那麼就這張臉吧。」

  「你確定嗎?不再多換幾次?」

  「……先生您到底擁有多少張臉?」男孩為之失笑,也為自己竟能夠接受眼前的狀況感到不可思議:「我確定,我就是要這張臉。」

  「是嗎。」男人重新打直身子,撫挲下顎審視自咖啡廳櫥窗鏡中映射出來的自己。

  「嗯,還行吧。」

  「那麼現在,」男人伏身將兩手撐在桌沿:「我們來為彼此取個名字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268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洛雅.愛的戰士
我莫名喜歡這篇的

09-11 23:08

雅仲
嗚嗚謝謝洛雅喜歡
愛你!!!!。゚(゚´ω`゚)゚。09-11 23:43
黑衣大閒者LKK
安安,「常駐活動」評審來囉~


說起來這篇文男孩與男人的際遇是挺奇妙的,而且大大您似乎也想用這種比較奇幻的方式來去述說這一次的故事。

但我覺得不夠。

前面那一段的舖陳我來回看了三次,看不太懂再表達什麼。
是男孩原本被關在裡面,然後被男人救出來嗎?

之後男孩跟在男人身後偷東西,但在最後犯了個錯,然後體悟到自己到底有多害怕。
而藉著這一事件,所以從原本「多種臉孔」選擇改成「只用一張臉孔」來面對男孩,並約定相互取名,來讓彼此之間有一個「身分」來做連結。

也許這是男人願意為了男孩所做的一種改變,而且對於他來說也是人生中的重大改變。
但鋪陳與前戲顯得不大足夠,結尾帶給我的衝擊與其說有,倒不如說真的沒有。


或許大大是想告訴我們,男孩因為男人而改變了生活模式、男人因為男孩而願意拋棄自己過去的生活方式。
但表達出來的東西卻顯得……沒有重點。

或許我們可以花一點篇幅,去稍稍描述男孩的際遇。
那假設大大您第一段就是在講述著他的過去,那我會覺得需要再多一點,或是直接告訴我們他或男人過去的生活。

或許在結尾的衝擊會稍微大一點。

最後是這個留言版面……背景白的,字體也是白的,到底要給誰難過Orz
看了真的很痛苦。

※以上僅是我個人看法,並不代表自由象限常駐活動評審群。

09-16 01:09

雅仲
謝謝,評論辛苦了( ´∀`)ノ09-16 01: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sin63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夏末... 後一篇:[達人專欄] blow-...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ylviepoiowo安安
安安(´・ω・`) 歡迎來小屋打個招呼喔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