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夢的預感

作者:掌中紙鶴│2018-09-11 21:00:47│巴幣:46│人氣:280
9.11

  2018年9月,我反覆夢著相似的夢。

  9月3日清晨,我抱著身體醒來,推開被子在書桌前坐下。

  也許因為考試壓力的關係,我夢到我突然被通知要參加某場考試,就在一個禮拜後,在夢中,我假裝沒有過這件事,繼續與身旁的人說話,直到我又是一個人時,我縮在被子裡,一邊想著怎麼辦,一邊祈禱時間停下來。

  當我在書桌前,發現一切都是夢境時,我鬆了口氣,慶幸事情沒有發生。

  過了不久,我對自己在夢裡的行為感到很傷心,對過去每一場考試深深的失落,恐懼。


  9月6日半夜,我光著腳從房間走到浴室,夜光燈亮起,我看著所有事物各安其位。

  夢裡我被一個人推倒在地,手探進我的頭髮,把我拖到公寓大樓頂層的邊緣,直到我半個身體在空中搖晃。

  「來日方長,你不要這樣子。」

  我跟那人說,他回答我

  「來日方長?我沒打算活到明年。」

  「你為甚麼要這樣對我?」

  「因為你弄錯了等待的意義。」

  在浴室裡,我淋浴,等待太陽升起,不安緩緩褪去。


  9月10日,夢中書店裡,有個比我小幾歲的少年,他走到我旁邊,挑起我剛剛拿起的書本說,那是他寫的書,他的語氣很得意。

  我稍微翻了幾頁,以他的年紀那本書不是很糟,但也沒高明到哪去。

  那本書的編輯寫了,「當我看到他的文字時,我不知道是十五歲還是五十歲的人所寫。」我嘲笑他說,十五歲的幼稚鬼跟五十歲缺乏才華的作者差別的確很難區分。

  當我看向他時,他把臉低下,似乎很受傷,我很後悔,想跟他道歉,但他抬起頭時,我驚嚇的說不出話,那張臉的輪廓是只會出現在鏡子裡的臉。

  ──那就是我一直想成為的人嗎?

  寫了一本碰巧有人願意出版,在外人眼中一點也不怎麼樣的小說,心裡卻因此沾沾自喜,以為自己是很有才華作者,這樣狹窄的人嗎?

  我所期待的,一直以來想要的,我的老師告訴我要我給他答案的,我一直視為會是等同於一個人生活的小說,是那麼渺小卑猥嗎?

  那就是現在的我,所投射出的渴望嗎?

  想要得到所有人的稱讚,即使不是所有人,也要是某些人的注視,結果卻忘記,那些注視不該是看著自己,而是看著透過自己這個媒介,所表現出的感覺。

  我最親愛,最親愛的大家,請看看我,看看我吧!

  我以為自己不會這麼想的,不過,換個角度想,這樣還挺可愛的不是嗎?

  我只要參加就好,就算當一個卒子我也願意。

  原諒我吧──


  9月11日,我的小說達人的任期滿了,我沒有想要續任,當然因為我怠工多時,續任應該也不會通過。不過我想,今後也不會再申請了,那對現在的我來說,是張不具名的名片。

  嗯,用漫畫的口吻來說,我想要變的更強,不過我比較喜歡的還是,比利林恩中場戰事裡說。

  「尋找一個比自己更大的東西。」

  不用是崇高的,偉大到難以企及的,只要是比自己稍微大一點的東西就可以。

  例如一雙大半號的新鞋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268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十六夜郎
  妹妹,關於私訊的問題我就在這一併回覆了。出國幾天沒收到妳訊息也沒有立即回應,很欣慰妳繼續寫文,甚至寫了我特別感興趣的日誌。

  然則一切似乎如昔,混亂依舊,這些天我也做著相似的夢,過世的友人近期不知為何時常來到我的夢中,也有黑白無常對我說話,幾乎每日都被夢境驚醒。與好友住在旅館時忽然恐慌發作,顫抖著說著「手...手...手...」示意要他把手給我牽著我才能緩和情緒再度入睡。

  當我因為夢境而驚醒時,偶爾欣慰事情並沒有發生,我與他人依舊交好與相愛;但有時我因為夢境而驚醒,我與他人已經形同陌路。

  有時我們感到失落,那是因為我們有所期待,當我們知道自己最終渴望的事物其實相當狹隘,會為自己的渺小、狹隘以及微不足道而稍感悲傷。記得前陣子與妳聊歐文.亞隆的《叔本華的眼淚》,裡面有句話也使我感到悲傷:

  「有才能的人可以達到別人無法達到的目標,但天才可以達到別人無法看到的目標。除此之外,有才能的人會被當代的需求召喚,並能滿足這些需求,但他們的成就很快就會消逝,到下一代已不復存在。但是天才能照亮當代,就好像彗星進入星球的軌道......他無法按照文化常軌行進:正好相反,他的成就遠超過當代。」

  之於我而言,我所偏愛的魯迅是天才,而我僅僅勉強撐得上是有才能的人。在我眼裡,妹妹同樣是如此,可我們不得不承認的是,即便我們按部就班地努力念書、做文章,去解構、建構舊時代中的新意義元素,或當代所存有的舊意象,我們似乎並不如我們所想像的還要厲害。

  我最近發覺(希望這發覺不是退步),過去時刻感到如坐針氈以及能力不行,以前以為是單純讀不夠書;可現今我覺得是自己不甚理解自己,不大去正視客觀事實。我厭惡淺薄,對深刻的字句敏感,並以此為逃亡的路途,高舉著標語,像唐吉軻德那樣,我不時批判、鬥爭、質疑現有體制與自我、他者,用比周遭大部分人更大的氣力去愛與理解過,但我最終理解我之所以無止盡追求卻依舊無所依托的緣故,或許......我這麼費力氣,不是為著世界、社會、群體,只是狹隘的自我,只是我以為我是這樣。

09-11 23:57

十六夜郎
  我最想成為的,也許不是魯迅那樣,更不是文學獎得主,甚至不是作家,而是坂口安吾的那種「吃著老婆的炸豬排安心入眠」的人。更簡易來說,我這麼努力,只是想要安於平庸。妹妹,妳很敏銳,但這樣的敏銳是有稜角的,容易碰傷,我想這大約是妳不希望自己狹隘的緣故吧,妳想要超越某種事物的意念我時常感受得到,沿用坂口安吾的話來說:「墮落吧,唯有穿過地獄之門,才能到達天堂......」這裡的墮落不是放棄自我,而是不要被虛華的、美麗的謊言與崇高的理解給遮蔽,只有自己真正正視自我,回歸本我的人性,理解真正的需求,妳才有所謂自由的路,也才能解救自我。

  誠實與實事求是、多思多想我以為可以解決大部分問題,若妹妹現階段發覺自己想要的是寫小說自娛自樂,並以為自己是很有才華的作者,我認為是可以的。如我這般,也不得不承認小說在某些人看來,確實一文不值、卑微渺小,即便那等同於我的生活,甚或是人生。

  順從妳的渴望,理解妳的恐懼與不安,有時我不大信任他人,可最終我發現不值得信任的不是他人,而是自己。我所投射出來的世間面目,其實是我心裡的地獄與天堂。我一直都看著妳,這樣想著的妳,想被注視的妳,我相信也不是罪過——因為我看著妳的時候,我也正看著我自己。無所謂原諒不原諒的問題,因為我們總是追求深刻,卻沒有勇氣與能力過真正深刻的生活;我們對淺薄深惡痛絕,卻又渴望淺薄的生活,因為深刻的生活太過迷人,而我們卻難以承受。

  我們想要的只是不那麼平庸,不那麼平凡,同時也要獲得平庸,獲得平凡,意圖在戰場上昂首挺立,穿越槍林彈雨,可實際上我們走在幾近安全的地帶,情願當個卒子,最後在戰爭結束後與別人暢談我們的豐功偉業,見過多少刀光劍影以及如何與同樣無辜的敵人廝殺,但只有我們知道,我們在戰場上想著的只是回家,同時也要參與這場戰鬥而已。

  別怕。西線終將無戰事,即便飽經滄桑的士卒知道自己終將不被歷史記憶,會在下個世代被立即淡忘,可他們的每場勝敗都不是虛假,每一個情感都不是虛構,而他們會找到自己該到的地方。

09-11 23:57

吟月氏樹海
在郎如此思覺深刻的留言底下說話,還真是有些破壞畫面阿!

我想跟紙鶴說的是,小說達人不過只是個跳板。
連跳進台灣出版業的跳板都略嫌狹窄,但特地走下跳板是蠢的。
也許食之無味,棄之絕對可惜。

我聽友人說小說達人的連任極為容易,有人一文未發,仍然申請連任成功。
紙鶴說那只是好寶寶印章一類之物,也的確和印章一樣,蓋過章的孩子要再和老師拿章,那是再輕而易舉不過的事情。( ิ◕㉨◕ ิ)

09-15 00: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bether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Summ... 後一篇:Descent...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eterwen152大家
小說更新 《神與魔:蓬萊仙島篇》第27回:陰魂不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