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殺手與魔法使—「列坦尼的王儲們」(二)

作者:遙久│2018-09-10 23:29:44│贊助:6│人氣:721
上一章   由頭看   目錄

低沉的鐘聲再次噹噹響起,同時判決也下達了,艾奇遜暫時調離了憲兵團團長的職位。

艾奇遜沒料到自己成為了內鬥的犧牲品,除了保不住屬下性命的罪,被眾多政敵攻擊之下,地下要塞被攻破和克圖水晶被搶的負責全都算在他身上,要不是有著七大家族的身份,他早就被軍法處置。

這事唯一的好處是他不用再參加沉悶的會議,呆坐在走廊的椅上看著天空飄雪落下,無奈地接受調職的事實。

「喲!坐這邊不怕感冒嗎?」突然而來的熟悉聲線,令艾奇遜立即手撐拐杖肅立起來,向迎面而來留有淺金色油頭、戴著金框眼鏡的男人隆重地弓身行禮。

「王子殿下午安!」

「不必多禮了,傷者還是坐下好好休息吧。」王子微笑一下,搭著艾奇遜的肩讓他坐回椅上。

「感謝殿下賜座……」

「都說了不用諸多禮節,像以前一樣叫我亨利就行了,艾奇遜。」亨利自己也一屁股坐在艾奇遜身旁「很久不見,我一回來就發生這樣的事情,看來我做了你的掃把星了。」

「殿下請你不要這樣說,拙者的醜態只能怪罪於自己的無能。」


「其實你不用為這事過份自責,畢竟異邦人和革命軍出現也是沒法預料的事,」亨利護正了他的眼鏡說「不過,你就好好休養吧,畢竟你也弄得遍體鱗傷。」

「恕卑職直言,內奸已經滲透到內部,卑職不覺得在國家水深火熱的時候偷閒是一件正確的事。」

「我也不覺得一個被奪權的傷兵幫助這個國家脫離苦難,」亨利搭著他的肩膀「只要我的議案成功,軍中內奸就不再是問題了,這段時間你就好好休息吧。」

「是的殿下……」艾奇遜被異常的失落感支配,的確,被投閒置散的他沒權去查出內奸,腳傷也沒法讓他上戰場殺敵,也沒法去為屬下報仇,他除了休息之外,也沒有什麼可以勝任的任務了。

「只從你跟帕梅拉從軍之後,我也一直很擔心我重視的人又會再次離去,請原諒我那麼多事。」亨利臉上微微皺起憂愁的眉頭。

「殿下你不用擔心,帕梅拉她有的是運氣,而我還有六次機會。」

「不過老實說,那異邦人居然能用掉你一條加護,我也是十分驚訝,」亨利把話鋒一轉「害我想見一見他盧山真面目。」

「殿下,那人被我重傷生死未卜,如果沒死掉,應該很快會出現。學院說老人銀色的箱子似乎和他們來到這的方法有關,他必定會衝著而來。而且,異邦人該不只他一個。」

「哼,有趣有趣,若不是內戰的事,我一定會親自下手研究它。」亨利動動眉頭。

「殿下還是先注目在國家前景,這些瑣碎的事,作為臣子的我們會處理了。」

「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這方面的興趣,說不定我比學院的人更在行。不過你說得對,現在國民需要我,我該專注一點,謝謝你的提點。」亨利再次友善地拍拍艾奇遜的肩說「時間差不多,我們晚點再聊,有什麼要幫忙的地方盡管跟我說。」

「要殿下你操心,拙者實在…...」

亨利輕輕的揚起了手打斷他,說:「客套說話我聽夠了,要說就祝我成功吧。」

艾奇遜想了一想,把襟前憲兵的章拆下,說︰「祝殿下你的議案會成功通過。」

最後艾奇遜再次站起向亨利行了個道別禮,同時他也以瀟灑的揮手回應,以輕鬆的步伐回到理事會議廳。要是旁人的話一定殊想不這態度輕浮的公子哥兒,是改革派和商界貴族力捧的王位第二順位繼承者。

雖然王位是跟據著輩份的先後定奪,但隨著君主查理八世日漸老邁,各方貴族都為著王位交接進行各種明爭暗鬥,近日查理八世身體突然抱恙更令貴族階層嚴重分化。

「哼,以朋友身份嗎?那傢伙還是老樣子呢。」亨利自言一句,在議會門前迎接他的是一位金色的卷髮少年,年約十五,他身穿一件鑲著金邊的白袍,向亨利王子鄭重地行了個禮,說:「王子殿下午安,他們都到齊了。」

「久等了,約克。」

約克打開了木製的議會大門,長方形的議院坐無虛席,坐在綠色椅上的一眾貴族同時向他注目。

亨利掃視四周,終於找到了留著熟悉的茶色短髮的女生,是他和艾奇遜的兒時玩伴帕梅拉。她位在議會右邊,亨利先用眼神向她打了個照面,她也用腼腆的微笑作出回應。

接著,亨利向座上一眾貴族曲身道歉︰「抱歉,剛才和一位朋友敘舊,所以來晚了。」

「請顧及自己的身份,不要再這樣。」說話的是一位坐在議會一端中央上方,身被墨綠色長袍的老者,他皺著眉頭上鬆弛的褶紋,腦袋頂上也因年月而毛髮盡失,只留下幾條頭毛。在他前方底下還有六位跟他年紀相約的老者,看似睿智的他們也一樣被上長袍,以莊重的神態端坐著。

「是的,溫斯頓王叔。」

溫斯頓親王是查理八世的親弟,目前他帶領一眾受人敬重的老賢者暫時代理朝政。作為攝政王,他口中吐出的每一句在都等於病臥床上君主的話語,所有人都忌他三分,除了亨利,和接下來出聲的人。

「坐下吧,不要浪費時間。」一把宏亮的男聲說,聲音的主人正是亨利的兄長,也是王位第一順位繼承者——愛德華王子。

比亨利大十歲的他有著健碩的體形,下巴留著野性的鬍茬,身上穿上深紅色的軍官服裝,左襟掛著各式各樣在不同戰役獲得的徽章,優良的家族遺傳讓他也留著清爽的金色短髮,但可能是基因作怪,他的頭髮跟他父親和叔叔一樣在三十歲時漸漸稀疏。

坐在右邊議席第一排的他身後也有一群和他衣著相近的貴族和領主,散發出端莊威嚴的軍人氣息,在他左手的空席,就是預留給亨利的。

亨利默不作聲,並沒有坐上他原本的位置,反而坐在約克身旁的空位。

在亨利身後的,大多是散發出文質彬彬氣息的文官,也有著身材發福的商界巨頭,雖然沒有對面氣勢迫人,人數也較單薄,但他們的唇舌絕對是議會上最強利器。

「機會已經給你了,事到如今還是要和我作對嗎。」愛德華雙手抱胸同時以凌厲眼神直瞪亨利。

「沒有什麼作對不作對,我們也是盡全力為列坦尼謀福祉,只是方式有點不同而已。」態度囂張的亨利蹺起了二郎腿。

「事不宜遲,今天的會議就此開始吧。」溫斯頓用槌子敲敲木桌,一場為著革命軍的作戰會議就此展開。

與其說是作戰會議,他們比較像在討論如何處理艾倫蘭的獨立行動,在場不同貴族也就著此事有不同的取態,主要分成兩派,保守派和改革派。他們因著自己的立場分開左右兩邊對立而坐,改革派在左,保守派在右。他們會在此進行一場辨論,最後由溫斯頓和一眾元老

率先發言的是代表著保守派的愛德華王子,他緩緩挺立,傲視四周,以響亮而威嚴聲線去讀出開場白。

「各位為國家奔波勞碌的軍臣們,在會議開始前,我要先為上星期偷襲事件犧牲的士兵致以最高的敬意,他們的勇武行為我們是不會遺忘的。」

他繼續字字鏗鏘地說,語氣一再加重︰「諸位希望和反賊和談的貴族們,我們立場依舊,方針一樣,就是把反賊全力擊潰。他們偷取的十具克圖魔水晶是對我們極大威脅,再不行動後果將不憾設想。我希望各地領主能釋出你們的兵力,一同對抗敵國在我國發動一切的分裂行動。」


話音剛落,愛德華身後傳來大量的掌聲,他再次安坐回去,目光沒有離開著亨利,期待著他會如何回應。

接下來是改革派的回合,由亨利來發表開場白,他迅速地站出講台,雖沒有兄長的王者風範,但作為商人的氣質也能向強勢的壓迫作出抗衡。

「各位,為了節省時間,我的動議不在此逐句說明,詳細就寫在這份備忘錄上,大家可以邊聽我說邊詳閱。」在他發言的同時,他的手下已向在場的所有人發放一疊又一疊的文件,不少人都對這份備忘錄注以奇異的目光。

「長話短說,我的主張是盡早和艾倫蘭方展開和談,最好是在祭典的前夕,普天同慶的氣氛可以幫助成事。第一與其浪費兵力在本土自相殘殺,不如先讓艾倫蘭成為自治區,再集中兵力震壓遠東殖民地,艾倫蘭的事暫先擱置。另外資源方面一直是我們倒貼給艾倫蘭,讓她成為自治區,我們便可以不用無償地供給資源,還可以向他們放售,刺激我國的經濟,豈不是魚與熊掌兼得?」

說罷,議會上下一遍嘩然,不止保守派,連同改革派的人也對亨利的大膽發言感到驚訝,現場的擾攘立即被溫斯頓以木槌聲阻止。

溫斯頓的下巴也差點掉了下來,以夾雜著失措語氣問︰「亨利王子,你確定以上的言論是你們的共識?沒有表達錯誤?」

「當然是,作為商人的我們又怎會反對我這個百利而無一害的方案,另外革命軍其實有表達希望在祭典之時停戰,這一紙和約不是最快的解決方案?」亨利肯定地回應「相信大家都知道,東洋那邊的戰事並不樂觀,再失去殖民地只會讓本來已經歷內戰的民心更加不安……」

「一派胡言,這根本在養虎為患!」這時愛德華高聲地打斷他的發言,他身後的貴族也同聲讚成「如果我們還在怠慢下去,反賊打到王都也是早晚的事!我希望大家不要再拖拉下去!」

「不,這是我在遠東當行政官時學到的政戰手法,」亨利沒有因此而退縮,反而說得更井然有序,為接下來的舌戰展開序幕「你越打壓他們,他們只會更大力的反抗而日益壯大,相反我們給予一定程度的放任,他們往往會因著惰性而走向滅亡。」

在保守派席上的帕梅拉,看著亨利和愛德華兩人一輪又一輪唇槍舌劍,心中不禁在天人交戰,她因為家庭關係和亨利站在對立方,但她心裡是支持著他。

兩人由中午辯論至黃昏,當中還有不少貴族加入討論,在這場大混戰中,亨利憑著他三寸不爛之舌以一敵百,令改革派佔於上風,沒法反駁的愛德華終於失去耐性︰「亨利!你是在掃我們父親的顏面!」

「我並沒有這意思,」亨利搖著頭「我相信父王在這裡的話,一定會支持我的方案。」

「你們根本就是革命黨的內鬼,尤其是亨利你本就是艾倫蘭人!父王當然聽不進你的鬼話!」

「我以神之名發誓,我從沒有為過我的身份而徇私,我只是想為這腐敗的朝廷帶來改革。」

「你沒權用王族身份發言!雜種!」

此時會議廳上下再次吵嚷起來,同時木桌被猛力敲響,溫斯頓向兩人怒目而視︰「兩位!請注意自己的言辭!」

這時兩人才收起情緒,一同向溫斯頓弓身致歉。

「各位的提案我也有聽到,雙方都有著充足的理據。」溫斯頓看著剛才的筆錄說「現在先稍息片刻,請各位元老跟我來。」


溫斯頓與在他前方的老人一同進入議會的後台,元老會以閉門方式進行,為免雙方在等待時發生衝突,兩派人分別在不同的休息室享用茶點,未知曉結果的眾人只好在休息室中等待。

「約克喲,你覺得我們勝算如何?」亨利輕聲詢問身旁的約克。

「參半。」約克一臉正經地說「他們全程也不動一根眉頭,沒法判斷。」

「嘛……只好等老頭子他們吧。」亨利喝了一口紅茶,他得意的表情彷似是告訴別人他勝券在握。

*


「支持愛德華王子殿下的方案,即讚同領主釋出兵權,全力對抗叛軍的人,請舉起手。」坐在會議室木製長桌一端的溫斯頓向在場六位元老提問,只有三位舉手。

這裡是議院後台的會議室,小型的元老院就在此舉行,往往列坦尼很多國家大事也在這小小的會議室中由國王和六位賢者作出表決,現在國王從缺,只能由溫斯頓主持大局。

待舉手的三人放下手來,溫斯頓再問︰「那麼,請支持亨利王子殿下的方案,即讚同我方釋出善意,透過和談和叛軍達成協定,讓艾倫蘭成為自治區,請舉起手。」

現在換沒舉手的三人現在舉起手來,溫斯頓緊皺眉頭,說︰「最後還是要由我這個叔父去處理他們兩兄弟的糾紛嗎……」

「其實,我想大家也跟我有同樣想法,只是難為情講出來而已。」元老之中有一人舉起手來,他與其他賢者一樣也是白髮蒼蒼的老人,但不同的是他留著時髦的鬍子,與睿智元老的身份顯得格格不入「其實他們兩人的方案看似互相矛盾,其實是可以相輔相成。」

「威爾森爵士有何高見?」

「如果在祭典時進行談判並成功,不只可以為朝廷挽回聲望,而且可以再次團結兩地的人民。同時也可以讓我們軍隊有時間召集足夠的戰力,假若談判決裂,我們再一舉纖滅他們也不遲。」威爾森胸有成竹地說出這番話來,在場的人也一一點頭讚同,但仍然沒有消去溫斯頓的愁容。

「這樣看似是理想,但要兩批利益互相衝突的人乖乖合作,看來不是一件輕鬆的差事。」

「國難當前,我相信他們能分清先後次序。」

「好的,現在只好放手一搏了。」對此事沒法完全放心的溫斯頓了吐一口烏氣時,躲藏在房間一角的小蜘蛛緩緩地爬回牆角的小隙。

同時在另一處陰暗的房間中,愛德華和他一名手下正在用水晶球參看著元老會的進行。

水晶球中的映象消失之時,愛德華暴怒地把桌子上的東西掃在地,他身旁的手下連忙安撫他的情緒。

「王子殿下,我相信可利米亞的軍火商應該可以通融一下的,我現在找他們…...」

「不用了!告訴他們一切照舊!」愛德華沒有冷靜下來,氣呼呼地一屁股坐回椅上命令手下︰「還有,叫那人來。」

「殿下你確定要這……」

「少在那邊囉嗦!我叫你做就做!」愛德華大喝一聲,手下也乖乖地急步跑出房間,只留下愛德華在房間呢喃一句「真是令人遺憾的結果呢……亨利別怪我……」

此時,愛德華展露了無比惡毒的笑容。


作者廢話

大半年沒見,讓各位讀者久等了真的不好意思,其實這篇早在兩個月前就寫好了,但一直在猶豫要不要重寫,結果還是維持原判。
這半年除了寫短篇小說以外,還把文章給了幾位大大評文,得到了不少實用有力的意見,除了感謝他們撥冗評閱之外,未來也會照他們意見把前面章節再作調整。

最後給大家看看摸魚作品︰女主角桑妮的玉照(希望日後會找到畫師幫忙吧~~)



Fb page

【本文章參加自由象限文章交流互助計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259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殺手|穿越|異世界|奇幻|魔法|軍火|長篇連載

留言共 2 篇留言

小馬
看來愛德華很專制,一定會想辦法害亨利的。

10-16 21:27

遙久
哼哼,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10-16 21:34
小馬
哈哈~好可愛。[e24]

10-17 14: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jackyiu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粵語】港式粵語懶人包(... 後一篇:【粵語】港式粵語懶人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970216568大家
歡迎來喜歡像素畫的同好來參觀我的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