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夏玄月的奇妙冒險EP‧6:瘋狂的襲擊

作者:Luis│2018-09-10 02:07:11│贊助:32│人氣:991
  「這可真是的,那個渾蛋臭和尚,下次要是再讓我遇到,我一定要打飛他不…呃,好痛。」玄月躺在床上一臉不爽的碎碎念著,他的身上都還纏著繃帶,而朴美玲則是坐在床邊,手上拿著酒精棉棒替玄月擦拭著傷口。
 
  「別亂動啊,我也是第一次替人包紮傷口,萬一不小心弄傷你就麻煩了。」朴美玲說道,手忙腳亂的替玄月換著藥。
 
  「既然不會的話就別自作主張啊!呃,痛,喂!妳這是想殺了我吧?」
 
  「那、那怎麼行?傷口要是不處理的話可是會感染的,你等一下,我已經快知道該怎麼做了。」
 
  「知道怎麼做的人會把酒精直接倒在別人的傷口上面嗎?!還有妳拿那支針筒想幹什麼?別亂來啊!」
  
  「當然是打針啊,一文字爺爺說這是能讓身體加速復原的藥,只要往心臟插下去就可以了!」
 
  「那個老頭子說的話能信,死人都會從墳墓裡爬出來了啊!」
 
  總而言之,兩人折騰了好一陣,朴美玲總算是替玄月換好藥了,只不過最後她想替玄月打針的那個動作實在是太驚悚了,為了不讓這個好心的少女背負誤殺隊友的罪惡感,玄月還是決定咬牙給自己注射了那劑針筒,而且也不知那裡面裝的是什麼藥劑,玄月一開始只覺得入針處一陣冰冷,接著一股暖意便緩緩流遍了全身。
 
  「這就是那個空間的產物了嗎?」玄月訝異的看著自己的雙手,之前他可是傷重的連走路都要靠朴美玲攙扶的,甚至還是她揹著自己找到這間無人的空屋的,可現在玄月別說是走路了,他感覺自己的狀態好的簡直能飛天了,想不到那個老傢伙偶爾還是會替人著想的。
 
  「其實我覺得,不管是你還是一文字,你們應該都是很在乎對方的吧?那時候當一文字被死神攻擊的時候,我清楚看到了你臉上的表情,當我的母親為了救我而犧牲自己時,那時她的表情也是這樣。」朴美玲忽然有感而發似的說道,玄月則是默默坐起了身,盯著一地的補給物資,以及一張寫著「早日康復」潦草字句的紙條。
 
  初來到恐怖片世界,別說是金錢了,玄月就連能證明身分的東西也沒有,而且他那時可還在昏迷中,自然是不可能有辦法去弄來這些藥品和食物了,朴美玲也因為擔心玄月的傷勢而一直寸步不離的待在他身邊,自己又從一開始就對其他的資深者抱持敵意的態度,想來他們也不可能這麼好心的替自己送東西過來,那麼唯一的答案也就昭然若揭了,只是玄月打死也不肯承認而已。
 
  對了,自己在昏迷的這段時間似乎都是由朴美玲在照顧他的,舉凡換藥、包紮什麼的,全都由這個足不出戶的女孩一肩扛起了,雖然她的動作略顯笨拙,可玄月卻看得出來,朴美玲是真的用心的希望他能好起來。
 
  「這可真是的...」玄月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總感覺來到這裡後事情就一直朝他最不想遇見的方向發展著,看著朴美玲收拾地上那堆染了血的髒污繃帶的模樣,玄月幾次想開口說些什麼,可最後他仍舊選擇保持沉默,只是隨手抓了包香菸就一個人走到陽台去。
 
  距離他們和印洲隊的先頭兵交手已經過去了一天半了,這段時間裡兩人一直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雖然玄月想破了頭也想不出自己是如何從那種程度的猛烈攻擊下生還的,而且當時他可是親眼看到一文字和美鶴兩人被念珠的攻擊給命中,那已經不是人類所能硬扛的威力了,普通人別說是命中,光是被擦到一點命都會沒的。
 
  「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這些東西又是從哪來的?老頭子,如果你還活著,為什麼要一直避不見面?就像你當初回歸現實世界時一樣。」玄月看著手中的紙條咬牙想著,一縷縷的白煙從他口鼻間緩緩溢出,在頭頂上形成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不明白啊,他真的不明白。
 
  不過玄月雖然想不明白,可這一天下來他仍然弄清楚了幾件事,首先就是他的替身,按照一文字之前告訴過玄月的話,這種人形的替身通常都是近距離力量型的替身,有著強大的力量,敏捷的速度以及精確的操控性,可缺點卻是有效射程極短,從玄月幾次的測試下來,他的替身射程大約只有涵蓋周圍兩公尺左右而已。
 
  「有效射程只有兩公尺?這種距離和我自己去打人有什麼差別啊。」玄月當時忍不住自嘲的說著,不過他很清楚這不過只是幹話罷了,自己的拳頭和替身的拳頭,那威力可是手槍和大砲的差別,他的替身力量之大能夠折斷牢房的鐵杆,全力爆發下甚至還能硬擋下印洲隊那個和尚所使用的念珠攻擊,本身的速度也是快得沒話說,能夠跟上解開基因鎖一階的美鶴,甚至是近距離徒手捏住子彈,從這幾來看,玄月其實已經相當滿意了,至於距離什麼的就算了吧。
 
  「不過比起這個替身的能力,似乎還有更重要的東西...基因鎖是嗎?」玄月喃喃自語道,基因鎖,據一文字所說,這是潛藏在每個人體內都有的力量,解開基因鎖前後的戰力差距是無法想像的,而且隨著解開基因鎖的次數愈多,解開的層級愈高,那麼就愈能發揮自身強化的原始威力,只可惜基因鎖只能藉由危險與死亡來開啟,玄月卻是沒辦法練習了。
 
  「不,一定還有別的辦法才對,對了,那個叫美鶴的女忍者好像也有這種能力的樣子,有機會的話問問她吧,或是宗太郎,這個馬尾大叔不像蒼井瞳一樣總是板著一張臉,感覺很好說話的樣子。」玄月正默默想著時,忽然一陣奇特的樂器聲傳來,玄月順著聲音的源頭看去,發現時朴美玲正端坐在地上,手裡則撥弄著一把琵琶,隨著這個少女十指的彈、挑、滾、播等動作,一陣悠揚的樂聲也跟著從那六條弦上傳來,就連玄月這種不懂音樂的門外漢也覺得好聽極了,不自覺的跟著輕哼了幾聲。
 
  不過他的哼聲似乎被朴美玲聽到,她連忙停下手邊的動作,微笑著看向玄月:「對不起,我應該沒吵到你吧?怎麼樣,傷口好點了嗎?」
 
  玄月本來想誇獎說她彈得很好之類的,可那陣話到了嘴邊不知怎的卻硬生生被咽了回去,讓玄月只能發出一陣尷尬的嗯聲,該死,明明自己不想表現的像個渾蛋的,可他現在的舉動,就連瞎子也看得出來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自己實在是很不會跟人互動,除了打架之外。
 
  「那就好,時間也不早了,我來準備午餐吧,剛好當作慶祝你康復,而且託玄月的福,這段時間裡死神都沒有來攻擊我們,呵呵,說不定我的好運已經回來了呢。」朴美玲笑了笑說道,玄月聞言卻是苦笑了起來,忍不住在心裡大喊著:那是因為我幫妳幫死神的仇恨都吸走了好嗎?!妳的倒楣運氣可是一直都沒變過的啊!
 
  「嗯,那就…麻煩妳了,不用弄太複雜的,簡單就好。」當然那些話玄月是不可能說出口的,面對著朴美玲的熱情,玄月也只能僵硬的點頭,接著便目送這個少女輕快的走進廚房去。
 
  「不過...那傢伙似乎是個生活白癡的樣子,讓她進廚房應該不會出意外吧?」玄月有些擔憂的想著,而就在這時忽然一陣門鈴聲傳來,還伴隨著一陣碰碰碰的敲門聲。
 
  「糟了,該不會是原屋主回來了吧?」玄月頓時一驚,他們現在的行為可是等於闖空門啊,萬一被發現了不被報警才有鬼,玄月可不想再應付死神的偷襲和印洲隊的威脅時,還要分神躲避這個世界的勢力追殺,當下他就認真的考慮起直接拉著美玲從窗戶外的逃生梯開溜的打算。
 
  「麻煩開門好嗎?我是警察,這是例行的安全訪查。」或許是見敲門許久沒有反應,門外的人於是開口說道,玄月聞言這才鬆了一口氣,原來是警察啊,雖然也不是很好的答案,但是也不壞,自己這邊可是有神祕人(玄月還是不打算承認那些補給品是一文字送來的,順帶一提,就連朴美玲也有一份)給他的身分證,上面的名字和照片都是玄月本人的,用這東西蒙混過去應該就行了吧?
 
  「沒事吧?玄月,我聽到有人敲門的聲音。」朴美玲從廚房探出頭問道。
 
  「啊,不要緊,我會處理的,用不著擔心。」玄月隨口應了聲道,朴美玲聞言這才點了點頭,接著繼續專心在擺弄廚房的那些器具上,這還是她生平第一次進廚房,難免有些緊張。
 
  「呃,我看看哪,首先該準備材料,唔,冰箱裡還剩些什麼呢?」正當朴美玲想著時,忽然一陣若有似無的微風吹來,然而這個少女正專注的從冰箱裡挑著食材,並沒有注意到這陣掠過耳畔的微風,也沒注意到整個廚房的窗戶始終都是關著的。
 
  「啊,雖然這些料裡看起來很好吃,可是做法感覺都好複雜啊,呃…如果我拿之前沒吃完的剩菜微波的話,他應該不會生氣吧?」朴美玲有些心虛的想著,一邊從冰箱裡拿出之前吃剩的微波食物和幾顆雞蛋。
 
  「現在情況特殊,暫時就先將就著點吧。」朴美玲想著,隨手將那個微波食物放在冰箱旁,然而就在她放下紙盒走向流理臺時,一塊原本貼在冰箱上的磁鐵忽然像是失去了磁性般,咚的一聲掉進了那個裝著食物的小盒子裡。
 
  然而朴美玲並沒有注意到這個小細節,她隨手將盒子放進了微波爐裡,接著便走到流理臺前準備煎蛋,然而憑著記憶做菜實在是件不容易的事,朴美玲在往平底鍋裡倒油時一不注意,就將油給灑到了鍋外,她在敲碎蛋殼時也不慎手一滑,那顆雞蛋便摔碎在了地上。
 
  「真是場大災難。」朴美玲嘆了口氣想著,正當她走到洗手台前打算清洗雙手時,或許是因為手上沾了蛋液的關係,一枚套在她手指上的戒指就這樣從指尖滑落了出去,而且還很不巧的滾進了洗手槽的排水孔裡。
 
  「…」朴美玲見狀頓時傻眼了,她下意識的將手插進排水孔裡試圖撈回戒指,這枚戒指是她家族世代相傳的寶物,也是做為一名巫女的證明,朴美玲說什麼也得取回來。
 
  然而現實總是殘酷的,朴美玲努力伸長了手臂又是撈又是掏的,可卻連界只的邊邊也沒碰上,看來那個戒指是跟著菜渣一起被沖進下水道了。
 
  「嗚…怎麼會這樣?」朴美玲失魂落魄的想著,有道是禍不單行,正當她打算抽回手時,卻發現自己的手腕不知怎的居然被卡在了排水溝裡,朴美玲不信邪的又是使勁拔了好一會兒,甚至連洗碗精都用上了,可卻是一點鬆脫的跡象也沒有,她的手就彷彿被塗上三秒膠一樣死死的卡在了那裡。
 
  而好巧不巧,就在這時那個微波爐忽然發出一陣爆裂聲和電火花,而正在火爐上熱油的鍋子也突然起火了,那暴衝的火柱和聲響讓朴美玲嚇得當場尖叫了起來,她下意識的想撲滅鍋裡的火,可手卻被卡在排水孔裡動不了,情急之下朴美玲連忙從一旁抓起條抹布,接著便朝那個著火的鍋子揮去。
 
  然而朴美玲這慌忙的動作不只沒能滅火,反而是讓整個著火的平底鍋掉落在了地上,那四處飄散的火花也同時引燃了方才被她灑出來的油以及地上的易燃物品,不一會兒的時間,整個廚房已經陷入一片火海了…
 
  讓我們將時間倒退個幾秒鐘,就在朴美玲剛走進廚房的同時,玄月也打開了那扇被敲的碰碰作響的大門,一邊盡量用最平淡的語調說道:「有什麼事嗎?」
 
  可當玄月看著眼前來盤查的警察時卻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不知怎麼的,這個警察的臉色蒼白的可怕,不是那種經過醫美後的美白,而是如紙一般的蒼白,就好像是死人一樣。
 
  玄月雖然心裡納悶,可他仍然喊了對方好幾句,然而那個警察卻好像沒聽到似的,只是張著一對無神的雙眼盯著玄月看,讓他渾身感到一陣不自在。
 
  「找…到…你…了,去死吧!」就在玄月猶豫著要不要直接關門時,那個警察忽然發出一陣機械似的聲音說道,玄月還沒會意過來,那個警察居然直接從腰上的槍套裡就掏出把手槍,對著玄月的腦門就是扣下扳機。
 
  「幹!」這一槍當場就把玄月嚇得差點連魂都飛了,現在是怎樣?除了這個世界的死神之外,連這裡的居民也看他不爽啊?也幸虧這個警察的手臂似乎相當僵硬,這一槍幾乎是貼著玄月的耳畔擦過的,雖然沒傷到他,可卻也把他驚出了一身冷汗,直接轉身就是拔腿逃跑了起來。
 
  那個警察見一槍不中也不遲疑,一邊緩慢的走進屋裡的同時,手裡的槍也不停擊發著,一陣碰碰碰的槍響不停傳來,玄月連忙一把跳到了沙發後,這才躲開了四射的流彈。
 
  「我幹!這傢伙是哪根筋不對啦?!」玄月低吼道,忽然間槍聲停下了,玄月猜想八成是那個警察的子彈用盡了,正當玄月抄起一張椅子跳出沙發後時,卻奇怪的發現那個警察居然不見了。
 
  「幹…那傢伙跑哪去了?」玄月舉著椅子四下張望著,這種緊張的感覺就好像你的臥室裡出現了一隻巴掌大的蜘蛛,而你卻該死的不知道牠躲在哪一樣。
 
  「找…到…你…了…」正當玄月滿頭大汗的尋找著可疑的身影時,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機械語調再次響起,玄月頓時整個人頭皮發麻了起來,因為那個聲音居然是從他頭上傳來。
 
  「幹…」玄月脖子僵硬的抬頭看去,赫然看見那個警察正用大法師的經典姿勢四肢反折著倒掛在牆壁上,那蒼白的臉孔一陣三百六十度的旋轉後,直接定定的瞪向了玄月,下一刻他四隻一頂,整個人彷彿一隻超大型蜘蛛般就朝玄月撲了過來。
 
  「幹幹幹幹幹!啊!」這個場景實在是太過詭異,玄月瞬間就發出了慘叫,特別是當那個警察正用和他生平最討厭的動物一樣的姿勢撲來時,玄月整個人差點沒直接崩潰,他連忙就地一個懶驢打滾,這才及時躲開了那個警察居高臨下的一拳,只聽見一陣巨響,那個警察的拳頭居然直接貫穿了地板,巨大的力道甚至還在地上砸出一圈網狀的裂痕來。
 
  「!」玄月見狀頓時一凜,這警察的力氣也太他媽大了吧?那可是水泥的地板啊,居然被他像是打瓦楞板一樣打穿了,只不過這一擊也讓那個警察的手臂整個從中斷折了,森森的白骨倒穿而出,看起來甚是嚇人。
 
  「機會!這傢伙的力氣雖然大,可是動作很僵硬,而且身體似乎也不怎麼強任的樣子,這樣的話...啊!」玄月只思考了片刻,便抓起椅子衝了上去,趁著那個警察還爬不起來,玄月抓著椅子直接就往他的腦門拍了下去。
 
  只聽見一陣碎裂聲,當那張椅子被玄月砸得粉碎時,那個警察的腦袋上也裂開了一條碩大的口子,然而恐怖的是那個警察卻彷彿沒有痛覺似的,只見他大手一揮,玄月只感覺一陣勁風撲面,下一刻整個人直接就被掃飛了出去,重重撞在牆上。
 
  這一擊的力道可不輕,玄月當場就哇的吐了好大一口血來,然而那個警察揮完這一擊後還沒完,他一邊發出陰森的咯咯聲,一邊就往玄月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剛才打穿地板的那隻斷手則在地上拖拉出一條暗紅色的長線來,只剩下一小結肌肉還連接著。
 
  「呃,這傢伙倒底是什麼東西啊?」玄月扶著牆壁緩緩站了起來,那個警察見狀忽然發出一陣低吼,接著彷彿打了興奮劑似的衝了上來,五隻尖銳的指甲迎面就朝玄月劃來。
 
  「可惡,我原本以為他還是人類所以手下留情了,不過都做到這種地步了,你肯定不是人類了吧?既然這樣的話…」玄月咬著牙,當那個警察衝抵他面前兩尺處時,一個強壯的人形幻影忽然從玄月身上浮現,幻影握緊了拳頭就朝警察的臉上狠狠轟出,只聽見一陣爆響,這個替身的力量實在強大無比,將那個警察的五官打得凹陷下去不說,他更是被玄月的一拳打得凌空飛過了半個客廳,啪搭一聲撞在了牆上。
 
  「這下應該死透了吧?媽媽的,又不是在演惡靈古堡,吃了金科拉的殭屍也沒這麼猛吧?」玄月喘氣看著那個警察緩緩從牆上滑了下來,而就在這時忽然從廚房傳來了朴美玲的尖叫聲,玄月聞言先是一愣,直到這時他才注意到整個房裡都是煙霧,而且還不斷從廚房裡發出火焰燃燒的劈啪聲和電器的暴響。
 
  「糟了,剛才只忙著注意這傢伙,差點忘了還有死神在!」玄月暗罵著自己,連忙快步跑向了廚房,當他一拐個彎就看到已經陷入一片火海的廚房,還有正被困在火海中的朴美玲。
 
  「撐住!我馬上就來了!」玄月吼道,他深吸了一口氣,雙腳猛然一躍就穿過了那片火海,這才快步跑向了朴美玲。
 
  「都失火燒成這樣了,妳怎麼還不快跑?不想活啦?!」玄月吼道。
 
  「玄月,我的戒指掉進去了!我想要去拿結果手卻卡住了拔不出來!」朴美玲焦急的說道,又是一陣爆響傳來,那個微波爐的蓋子也跟著裂開一條縫,還從裡面不斷冒出陣陣火花來,彷彿隨時都會爆炸似的。
 
  「都這個時候了還管時麼戒指啊,該死!卡的真緊,沒辦法了,美玲,把臉摀住!」玄月吼道,強壯的人形幻影再度浮現,就見那個幻影對著洗手槽一拳轟出,一陣框啷碎響,強悍的力量直接就將洗手台轟成了一地廢鐵,朴美玲的手也終於是順利抽了出來。
 
  「快走!這裡隨時都會爆炸!」玄月喊道,一把拉起了朴美玲就要往外衝去,可兩人才跑出沒幾步,一個身影卻忽然出現在那攔住了他們,是那個半張臉都給轟碎的警察!
 
  「幹!為什麼你都被打成這樣了還死不了啊?!」玄月見狀連忙腳下急踩煞車,可他卻十分不巧的踩到了朴美玲弄掉在地上的那顆雞蛋時,當即就讓玄月重心不穩的往前倒去,而那個警察也從一旁的刀架上抽出一把菜刀,發出了陣嘶吼聲後握著刀就朝玄月刺來。
 
  「媽的,死神也在這時候來攪局!」玄月大罵道,看著那個警察手中愈來愈近的刀刃,玄月只能努力讓身體向旁倒去,接著只聽見一陣噗哧的穿刺聲,那個警察手上的利刃直接貫穿了玄月的手臂,鮮血很快灑了一地。
 
  「玄月!」朴美玲驚慌的喊叫了起來。
 
  「歐啦!去死吧!」而當玄月的手臂被刺穿的同時,他也跟著發出一陣大吼,強壯的人形替身再次衝出,朝著那個警察就是一陣重拳揮出,近距離之下,這個替身的攻擊力道和速度實在都是強的沒話說,那個警察根本是一點反抗的機會也沒有,就被轟飛了出去,還順勢撞垮了一面牆壁。
 
  打飛了那個警察後,玄月也無暇去管他的死活了,他咬著牙硬是抽出了卡在手臂上的刀子,瞬間一股強烈的劇痛襲遍全身,然而這種足以讓普通人當場昏厥的痛楚對於玄月而言,此刻卻彷彿是種興奮劑般,就見玄月雙手一撐便從地上坐了起來,帶上朴美玲就朝窗邊跑去。
 
  剛才玄月的替身把那個警察打飛的同時,也連帶的撞垮了通往客梯的牆壁,此刻肯定是不能走大門離開了,那麼他們剩下的唯一活路就只剩窗戶了。
 
  「媽的,老子才不要死在這哩,絕對不要!」玄月雙眼通紅的吼著,他抓起翻倒在地上的椅子幾下就將窗戶的玻璃給砸開,接著先將朴美玲給扶了出去後,然後才是自己跟著翻窗而過。
 
  而與此同時,那個一直閃動著火花的微波爐也在一陣巨響中整個炸裂了開來,當整個房間都陷入了火海後沒多久,一陣更為劇烈的氣爆猛地傳來,直接就將這一層樓靠窗的牆壁全給炸飛了開來。
 
  「小心!」玄月和朴美玲兩人雖然及時跑下消防梯沒被氣爆波汲,可那爆炸時的震波卻讓這座年久失修的消防梯一陣搖晃了起來,幾顆本來就已經鬆脫的螺絲更是直接彈飛了出去,讓這座消防梯朝著對面的建築物直接斜斜傾倒了下去。
 
  「喔喔喔喔,該死!」玄月罵道,一手拉住朴美玲,另一手則死死抓住消防梯的扶手,然而那個扶手根本就支撐不住兩人的重量,當場便斷裂了開來,下一刻兩人就這樣從高空墜落了下去。
 
  也幸虧他們選擇的這間空房樓層不高,只有二樓左右,不過玄月仍然是下意識的將美玲護在了胸前,自己則是用背部著地。
 
  兩人在地上一陣翻滾後這才停了下來,然而他們卻彷彿是連站起來的力氣也沒有了,只是相擁著倒在地上不停喘氣著,剛才發生的那一連串變故實在是太過刺激了,特別是那種生死交關時的壓迫感,這種壓迫感讓兩人即使暫時逃離了危險,卻也彷彿虛脫般渾身無力的,一時半刻根本是站不起來。
 
  「玄月!玄月你不要緊吧?和我說話啊!」朴美玲喘息了一陣後,這才緊張的看向了一臉痛苦的玄月,要不是他及時出手,那麼自己現在肯定已經葬身火海了,而且剛才墜地時還是玄月替她吸收了衝擊,他所受的傷肯定比自己嚴重多了。
 
  「呃…下次…如果下次妳還想煮菜的話,告訴我…我們改叫外賣吧!」玄月按著有些摔暈的腦袋說道,朴美玲先是一愣,片刻後臉上這才展露出鬆一口氣的笑容。
 
  「太、太好了,你沒事,剛才我還以為你沒命了呢!嗚,真是太好了...」朴美玲邊哭邊笑著,面對這種情況,玄月倒是有些手足無措了起來,只能安慰了她幾句後這才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放心吧,這點小傷算不了什麼的,啊,對了,我有東西要給妳,哪,妳的戒指。」玄月抓著頭髮說著,接著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將一枚戒指遞給了朴美玲。
 
  「我的戒指?!你替我拿回來了?!」朴美玲又驚又喜的說道。
 
  「嗯,剛才打碎洗手槽的時候碰巧看到的,這是屬於妳的東西吧?好了,快拿去啦!」玄月有些煩躁的說著,直接將那個戒指塞進朴美玲手裡,然後轉身拉著她便一拐一拐的朝巷道裡走去。
 
  「這裡不能待了,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印洲隊的傢伙肯定會發現的,我們換個藏身處吧!」玄月說道。
 
  「嗯!而且我也得幫你包紮下傷口才行,你看,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又裂開了!」朴美玲定定的說道。
 
  「呃,我改變主意了,我們還是去醫院吧!」玄月苦笑著說道。
 
  正當兩人打算離開這處巷道時,忽然又是一陣巨響傳來,肯定是火災引爆了天然氣管線之類的,然而當那陣巨響傳來的同時,還伴隨著一個半身著火的人影從天而降,擋在了玄月和朴美玲的面前。
 
  「這、這個是…?!」朴美玲驚恐的張大了眼睛,玄月則是一臉頭痛的搖了搖頭,不是吧?還來啊?
 
  眼前的正是半顆腦袋都被削去的那個...警察,好吧,玄月已經不曉得該怎麼形容這東西了,就算是殭屍好了也不可能有這麼強的生命力,而且殭屍的弱點可是腦部,不可能只剩半個腦袋後還活蹦亂跳的。
 
  「找…到…你…了…」那個警察低吼著,搖搖晃晃的朝兩人走來,可他還沒走出幾步,忽然一陣傾軋聲響起,原來是那座消防梯,在一連串的氣爆下終於是再也支撐不住,伴隨著數根鋼筋從牆面脫落,下一刻整座消防梯就這麼砸落了下來,將那個警察徹底活埋在了底下。
 
  「...」玄月和朴美玲則是愣愣的看著這一幕,他們怎麼想也沒想到,這個打不死、燒不死的怪物,最後居然會是用這種粉身碎骨的死法,不,或許該說也只有徹底將他的身體粉碎了,才能消滅這種怪物吧?
 
  玄月和朴美玲想著,兩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接著便互相攙扶著離開這處火災現場。
 
  只是在他們離開的同時,一個身形模糊,彷彿幽靈一樣的南子緩緩從那堆消防梯的殘骸裡走了出來,他瞪著玄月和朴美玲逐漸走遠的背影,一雙染血的眼睛彷彿厲鬼一般通紅。
 
  「找到你了…」凌紹冷冷說道,隨著他尾隨著兩人的背影走去,凌紹的身影也緩緩潛入了腳下所踩著的地面,整個過程如此的安靜,就彷彿他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250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2 篇留言

姜田
作者在歐拉歐拉歐拉地出故事,太歐拉了

09-10 03:46

Luis
這是我的替身 天堂之門!09-10 08:32
台妹喬
涼月:歐拉小弟加油啊!(吃花生米

09-10 06:04

Luis
李戴琳表示:啤酒配花生(遞09-10 08:40
slenderman
凌紹要去送頭了

09-10 07:16

Luis
玄月:還敢下來啊 凌紹09-10 08:40
白煌羽
辛苦了

09-10 12:41

Luis
[e24]09-10 13:04
青蛙子
快用你無敵的白金之星想想辦法啊

09-10 15:10

Luis
玄月表示:我最怕蜘蛛了 不要過來啊!(系統提示:恐懼狀態下無法使用替身
09-10 15:14
青蛙子
話說一文字的替身好像還沒出來,不會是隱者之紫吧

09-10 15:37

Luis
眾人表示:老傢伙 你的替身最沒用啦09-10 15:40
邪惡秋雨
居然半夜更新 真是措手不及
是說 這個死鬼凌紹應該不會死得太快 只好等更新才曉得ㄌ

09-10 18:51

Luis
怎麼好像大家都想要他死一樣啊
凌紹表示:幹09-10 19:04
邪惡秋雨
因為禍害不能留 雖然我比較傾向項羽或黑項羽親手幹掉他 但夏玄月應該不會放過他

09-10 20:07

Luis
玄月表示:由我來制裁你!(指09-10 21:05
邪惡秋雨
我以為你會用"將軍!我一定會判你有罪!"或"高義!你他媽的雜碎"這些.....(喂

09-10 21:19

Luis
不行啊 這樣的對白不夠jo
玄月:yare yare daze09-10 21:48
台妹喬
涼月:姐姐,我年紀小不能喝酒QQ(看看戴琳再看看自家隊友,然後賣個萌(###

09-12 13:05

Luis
你的名義隊長在你背後 他現在很火09-12 13:12
台妹喬
www

09-12 13:16

台妹喬
原來戴琳是她的保(ㄉㄨㄟˋ)姆(ㄓㄤˇ)

09-12 13:17

Luis
我說的是大西洲隊的隊長啊 忘記你是哪一隊的了嗎孩紙09-12 14:40
台妹喬
我以為涼月還在東美隊(#

09-12 14:44

Luis
李駿緯表示:醒醒 要打團戰了09-12 15:10
台妹喬
涼月:要是能再見到黑火哥哥就好了~♪(小花朵朵開

09-12 15:15

Luis
放心 有機會的09-12 17:00
台妹喬
然後一起划水(#

09-12 17:29

Luis
划到哪去?09-12 18:37
台妹喬
划水=鬼混(#####

09-12 18:44

Luis
李駿緯:涼月!妳又再摸魚了!09-12 18:56
台妹喬
涼月:涼月沒有鬼混喔!有惡魔隊的黑火哥哥保護涼月喔!(騎在黑火的脖子上(#########

★一個血小板騎白血球的概念(??????

09-12 19:12

Luis
黑火表示:所以…上次的花生米還有剩嗎?
是說這兩個什麼時候走在一起了??09-12 19:50
台妹喬
涼月:不可以只有吃花生米喔,不健康。(遞放滿食物的野餐籃,一個是正餐,另一個是一整籃的花生米(有包裝的那種)
用食物收買之後就在一起了(刪除線

09-12 20:08

Luis
複製羽表示:堂堂四階的強者就這樣被食物誘惑了…嗯 真香09-12 20:41
台妹喬
等等ww怎麼連複製體大大也wwwwwwwwww
真不愧是涼月的式神(#

09-12 20:51

Luis
黑火表示:嗯?(嚼嚼09-12 21:50
Luis
是說這孩子的能力被我大幅度修正過 說不定到時候都認不出來了www09-12 21:52
台妹喬
只要記得他是ㄆno guy did hi cutouts officers figured Don is do[ig78fpeue7t(臉被涼月的小手壓在鍵盤上磨擦

09-12 21:54

Luis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噗(被巴09-12 21:59
台妹喬
涼月的年紀已經是婆婆的年紀了(一千多歲的意味(被揍

09-12 22:02

Luis
那就是完全合法了(讚嘆意味09-12 22:05
台妹喬
她還有胸部啦,超明顯的D(

09-12 22:03

Luis
可以 這很聚人心(再被巴09-12 22: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 後一篇:做個小調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s99535ar8co還沒黯墮的你
本季不能錯過同時兼具【伏筆.劇情.日常】的作品《街角魔族》小屋重點細節考察文持續撰寫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