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無題中

作者:超ドM蘿莉控提督黑野│2018-09-07 12:27:45│巴幣:0│人氣:50
陰暗的洞穴中,傳來了陣陣的惡臭。
「看來就是這裡了,你們兩個跟在我背後,不要大意。」紅髮單馬尾坐左手提著礦燈,右手拿著短劍,小聲的對後面的兩名少女這麼說。
『好...好的,姐姐大人』兩名少女以緊張的音調這麼回答。
(就算是為了處理這隻母豬....這裡也太臭了吧!)
(少抱怨,到時候被發現就麻煩了!)
三人就這樣,一路向前探索,偶爾遇到出來巡邏的哥布林時就馬上斬殺,就這樣一路摸索到最深處。
....這裡似乎就是最底了,但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多啊。」
「那是因為....
噗滋一聲,一把匕首插進紅髮單馬尾的後背。隨後一陣癱軟,紅髮單馬尾就這麼軟倒了。
「早上牠們要出去覓食啊你這頭母豬!」金髮螺旋大聲的嘲笑她,並往她的腹部用力踹了下去。
「噗喔....
「哈哈哈!連叫聲都像頭豬!哈哈哈哈!」金髮螺旋像是瘋了一般大笑特笑著。
「為...什麼要...
「為什麼要這麼做嗎?其實也沒什麼原因呢。」淡藍短髮聳聳肩這麼說了「不過主要還是看妳不爽吧?」
「畢竟妳老爸跟我們不同派系呢!」
「就...因為...這種...
「嘖嘖嘖」金髮螺旋搖了搖食指「這可不是什麼"這種事"喔,這對我們來說可是大事呢!」
「如果可以不留證據的把可恨的敵對派系千金弄死,我們可是會被親愛的父親大人誇獎的呢。」
「嘿嘿嘿...爸比會怎麼誇獎我呢...」金髮螺旋突然沈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
「這次我一定要請父親大人在床上好好疼愛我...」淡藍短髮的臉泛起潮紅,小聲的說出願望。
....妳還真敢欸...」金髮螺旋聽到她的願望,不由自主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閉嘴!該出去了!」淡藍短髮惱羞成怒的從她含蓄內斂的胸口拿出傳送魔石,並朝金髮螺旋伸出左手「過來握著我的手」
「是是是,走吧。啊,妳就好好在這裡享受當哥布林的肉便器的快感吧~永別囉~」金髮螺旋握住淡藍短髮的手後對著紅髮單馬尾這麼說道。
片刻後,淡藍短髮將握在手中的魔石捏碎。
五秒。
十秒。
...............

什麼事都沒發生。

「喂....喂!發生什麼事了!這不是什麼都沒發生嗎!」金髮螺旋甩開淡藍短髮的手,激動的對她大吼。
「怎.....怎麼可能會這樣...」淡藍短髮似乎也很不可置信。
「現...現在怎麼辦!妳說啊!」
「冷....冷靜點,別擔心,牠們應該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回來,我們原路折返應該...
「咕嘎!咕嘎嘎!」
話還沒說完,就從後面的洞穴裡鑽出一隻哥布林。
「什....怎麼會!」
「冷靜!只有一隻而已,趕緊殺掉走人吧!」
「說...說的對!」金髮螺旋似乎也冷靜一點了,她舉起右手上的短杖開始詠唱魔法咒文。
「火啊為我灼燒敵人吧!」她詠唱了她所會的魔法裡詠唱最短最熟練的咒文。
然而,手中的短杖只有前端冒出淡淡紅光後又消失掉,魔法沒有發動。
「什麼!」
「嘖!沒用的東西!我來!」淡藍短髮推開她,舉起掛著一個藍色手鐲的右手。「水啊為我淹沒敵人吧!」
然而,手鐲依然只有發出淡淡藍光後就消失。
「怎怎怎麼辦!我們的魔法都無法發動!這下妳要怎麼負責!」金髮螺旋徹底慌了,雙腿開始發抖。淡藍短髮卻像是想到什麼般忽然說道「我想到了一個方法。」
「什什什麼方法?」
「就是這樣。」說完,她冷笑著抽出收在腰間、剛剛用來麻痺紅髮單馬尾的麻痺匕首,並朝著金髮螺旋的脖子揮下。
「呃......?」金髮螺旋根本沒料到她會又這種舉動,毫無防備的被切開頸動脈,而麻痺毒又馬上將她的聲帶麻痺,她只能無言的倒下,眼中的光輝漸漸消失。
「哈哈哈哈!這下就有兩個誘餌啦!」淡藍短髮大笑之後從出口的縫隙鑽了出去,整個洞穴都在迴盪著她瘋狂的笑聲。
而被麻痺無法動彈的紅髮單馬尾只能愣愣的看著以前同伴逐漸冰冷的遺體被眼前的哥布林褻瀆,卻什麼都不能做,甚至等等可能就會輪到自己有相同的遭遇,眼角開始泛淚。
「喂喂喂~我不是提醒過妳要小心背後嗎~怎麼還是變成這樣啦~」這時,從淡藍短髮離開的洞穴裡傳來了熟悉的語調。
「嘎咕!嘎嘎咕嘎噗!」正在快活的哥布林也嚇到了,趕緊抬起視線看過去。
但當牠想抬頭的一瞬間,牠的腦袋突然爆開,屍體就這樣直接軟到在金髮螺旋那已經完全冰冷的遺體上。
紅髮單馬尾吃力的抬起頭,卻被眼前的畫面嚇得一動也不動。
雖然本來就因為麻痺而不能動。
被掉落在地上而光線不足的洞穴中,一個橢圓形的慘白物體浮在半空中。
她嚇得差點昏了過去。
慘白物體撇了地上金髮螺旋的屍體一眼後,向著紅髮單馬尾飄了過來。
等到他靠近了之後才注意到,那是一名身上披著黑斗篷、穿著黑衣黑褲黑皮靴、手上戴著黑手套臉上掛著白面具的人。面具人從斗篷下掏出一罐可疑的白濁色液體,扒開上頭的軟木塞後硬塞進紅髮單馬尾的嘴裡。
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紅髮單馬尾感到害怕並開始試圖掙扎,但眼前的面具人不給她掙扎的機會,一把捏住她的臉,將什麼都沒畫的慘白面具靠近她的臉說道「別白費力氣掙扎了,等等喝完妳就會開始感到舒服了。」
紅髮單馬尾怕的點了點頭,乖乖的將可疑的白濁色黏稠液體嚥下。
「咕........噗哈....這東西到底.......」她好不容易將所有的白濁液體嚥下之後發現麻痺漸漸消退,本來應該湧上的背部傷口似乎開始發熱,但卻沒有感到痛楚。與此同時,意識也開始朦朧。
「你....到底....」話還沒說完,紅髮單馬尾就失去意識昏睡過去。
.......好好睡吧。」面具人將紅髮單馬尾單手抱起扛在肩上後,抽出收在左腿上的綠色短劍,無聲無息的離開那個地方。
———————————————————————————————————————————
睡夢中,紅髮單馬尾做了一個夢,夢到一個很久以前發生在她身上的事。
那是在她五、六歲的時候,她因為陪同父親而前往一個很大很華麗的城市,但卻因為迷路而走失在街頭。那時的她就已經非常可愛了,一頭及肩的紅髮配上惹人憐愛的小臉蛋,使得在街區暗巷中的小混混起了歹念,將她拐進暗巷中後迷昏她後想將她賣給喜歡對小孩做些糟糕事的變態貴族。
被迷昏時的事她不知道,她只知道醒來後自己被綁住手腳、身上只剩一塊能稍微遮掩軀體的破布。
她感到非常害怕,不斷擔心自己會不會就這樣死掉。
但她的擔心沒有持續多久。
似乎是門口的方向傳來了大喊和敲敲打打的碰撞聲,過不了多久碰撞聲跟大喊聲都消失了。
正當她在害怕會有什麼妖魔鬼怪跑出來時,門忽然發出巨響並倒下,門口出現了一個人影。
那個人左右看了看,似乎在找著什麼。
突然他看向我這邊,抽出了腰間的刀。
他是誰?是來救我的嗎?可是為什麼要拿出刀?該不會是母親以前說給我聽的故事裡出現過的死神吧?可是為什麼死神要找我?是因為我是壞孩子嗎?
這時,那個人走到了我的面前,並將刀舉起。
我害怕的對著他說「死...死神大人,對不起我是個沒有跟緊父親大人的壞孩子...但希望您能寬恕我一段時間,讓我可以向父親大人與母親大人道歉與道別...求求您了...」話還沒說完,斗大的眼淚已經從眼角流下。
而那個人愣了一下,似乎無法理解我的意思。
「求...求求您了...嗚嗚...
...........您在說什麼啊,大小姐,您是被那些人嚇到語無倫次了嗎?」說完,那個人揮下手中的刀。
(啊啊....果然我是個無法被寬恕的壞孩子嗎....)我緊閉雙眼,害怕的接受自己的命運。
一秒。
我眼前的鐵籠子被切開,但我毫髮無傷。
「好啦,大小姐,快出來吧。還是您腿軟起不來了?」
.......呼欸?」
「唉.....來吧大小姐,我們該回家了。」那個人一把將我抱出來,並橫抱著我走出那個陰暗的房間。
「咦......?您不是來帶我離開人世的死神大人.....嗎?」
那個人愣了一下,以脱力的口吻說道「......為什麼會產生這麼大的誤會...
「因....因為您全身上下都黑漆漆的,又戴著一個恐怖的面具.....我還以為您是故事中出現的死神大人....
.....我真的有這麼恐怖嗎?」
這時我才發覺,我真的搞錯了,而且還對自己的救命恩人非常無禮。
「並並並沒有!對不起對您說出這麼失禮的話,非常感謝您救了我!」
「好了好了,不用這麼拘謹。」這時,他將黑漆漆的手放在我的額頭上「稍微睡會吧,等等就到家了。」
話還沒聽完,我便失去了意識。
當我再次醒來時,我已經回到家中的床上,而那位黑漆漆的人已經消失了。
過了大約半天,父親大人與母親大人衝進我的房間,母親大人看到我後抱著我哭了起來,父親大人也鬆了口氣。
但是有一點遺憾的是,我不知道那位大人的名字。當我向父親大人與母親大人詢問時,他們臉上顯露出難為的表情,這似乎是不能讓我知道的事。
我不知道為何救命恩人的名字不能讓我知道,但我也不想讓父親大人與母親大人感到為難,於是我便放棄的打聽他的名字,但我都在心中偷偷的叫他———

———英雄大人。

———————————————————————————————————————————

一股食物香氣傳了過來。
「嗯.....」我睜開了沈重的眼皮,印入眼簾的是不曾見過的房間天花板。
「喲~紅髮單馬尾醬~你醒來了嗎~」耳邊傳來了耳熟的輕浮語調。
我往聲音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個坐在爐火邊攪拌著鍋子的黑髮青年。
「不要...這樣叫我...」我的腦袋還昏昏沉沉的,無法思考現在的狀況。
....醒來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個啊?看來精神還不錯嘛?」黑髮青年拿著一個碗走過來,並將碗遞給她。
.....不對!這裡是哪裡!她們兩個呢!」但她不但沒接過碗,還突然抓住他的肩膀搖晃起來,碗中的食物還差點撒出來。
「喂喂...冷靜點.....我叫妳冷靜了吧!」黑髮青年看她不止冷靜不下來,搖晃的動作也越來越粗魯,理智稍微失控的用不會讓食物撒出來的動作把碗用力敲在她頭上。
「呃.....」被碗用力敲了頭的紅髮單馬尾終於冷靜下來,並從他手上接過碗。「抱歉...我有點失去理智...
「知道就好。有什麼問題都先等吃飽再說,不然我可要讓妳再睡半天了。」黑髮青年說完,回過頭去幫自己也裝了一碗.....並沒有。
因為黑髮青年的家只有他自己的碗,現在給紅髮單馬尾用之後就沒別的碗能用了。
.....你不吃嗎?」紅髮單馬尾並不知道這件事,歪著頭向他詢問。
「我家只有一個碗。」
.......抱歉。」
「唉~你還真喜歡道歉啊~」
之後,直到紅髮單馬尾吃完為止兩人都沒有再交談一句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218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xh98309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無題上...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n90149大家好
墨繪ACG更新,這次是科學超電磁砲的白井黑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