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轉載][N]藍曦臣有個秘密(圖)魔道祖師同人

作者:L♥veC♡ffee│2018-09-07 06:01:27│巴幣:12│人氣:4643
 
 
 
 
 
作者:剛炸出來的薯條

藍曦臣一直有個秘密。
他能看到他家弟弟的內心。



1.

在藍曦臣的眼裡,藍忘機的肩膀上總是坐著一隻小小的縮小版的藍湛。

然而這只縮小版的藍湛似乎只有藍曦臣一個人能看見,連藍忘機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這隻小藍湛團子長得大頭小身子,臉圓圓的,眼睛大大的,肥嘟嘟軟糯糯,可愛極了。

尤其小團子還和藍湛本人的臉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看過去儼然是一大一小兩張相同的小俊臉,相同的面無表情。

嗷——好萌呀!藍家大少的哥哥魂覺醒了。

藍曦臣暗自在心裡給這只縮小版藍忘機起了個名,叫藍小湛。

 

2.

但藍小湛和藍湛其實不同,他總會做出一些藍忘機絕對不會做的事情。

比如在小的時候,藍啟仁給他們細講藍家的三千條家規,藍曦臣就眼睜睜看著他家弟弟正襟危坐一臉嚴肅,而藍小湛卻默默坐在藍忘機腦袋上,哈欠一個接一個。

藍曦臣心裡暗笑,畢竟還是個小孩子,能不能聽懂都不一定。

等藍啟仁講完了放他們離開時,藍曦臣走出院門,問五歲的藍忘機:「是不是有點無聊?」

乖孩子藍忘機頓了一下,才說:「沒有。」

然而他腦袋頂上的藍小湛正板著一張臉,狂點頭。

藍曦臣:「……」

 

3.

藍曦臣漸漸發現,自家弟弟其實是個心理活動挺豐富的孩子。

雖然藍忘機本人總是一本正經的表情,可是只有藍曦臣能看見的那隻藍小湛,還是……挺活潑的。

——比如。

雲深不知處的後山有不少兔子,很多藍家的小弟子都喜歡對這群小白團子摸摸抱抱,可藍忘機從小就不做這種事。就算兔子都扒到他腿上了,他也只是冷靜地看著。

藍曦臣:「忘機,你要不要抱抱它們?」

藍忘機嚴肅地搖了搖頭。

藍曦臣:「……」為什麼不抱,你肩頭那隻藍小湛都已經跑到兔子堆裡打了好幾個滾兒了啊!

藍曦臣耐心地勸說:「你抱抱牠們吧,你看牠們這麼喜歡你,都快學會爬樹了。」

藍忘機這才慢慢彎腰,小心翼翼地拎起一隻放進懷裡。藍小湛大概是高興了,心滿意足地坐回藍忘機肩上。

藍曦臣看著自家弟弟一下下輕輕地摸著兔子,眼裡明明是很溫柔的目光,偏偏卻要板著臉。他忍不住笑了。

 

4.

後來,雲夢江氏的魏無羨來姑蘇求學了。

藍曦臣是第一個發現自家弟弟有些不對的人。

 

那日彩衣鎮水鬼作祟,藍曦臣帶的人手不足,就回雲深不知處找藍忘機幫忙,結果要走的時候正好碰上了江家的大弟子和少主。

魏無羨遠遠就朝他們這邊喊道:「藍湛!」

藍曦臣知道那是藍忘機的同窗,便也轉頭去看自家弟弟的回應。

可藍忘機似是很厭惡這位魏公子,皺著眉頭看了那人一眼便移開了目光。這真是奇了,他弟弟一向是規規矩矩待人有禮,幾乎從沒對誰表現出過這麼嚴重的嫌棄。藍曦臣心裡一好奇,又向他肩膀上的藍小湛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藍小湛目不轉睛地盯著魏無羨,雙手捧著小圓臉,大眼睛一閃一閃的,目光裡的感情那是……十分之複雜。

藍曦臣內心:……???

這時魏無羨一行人也已經走近了,簡單介紹後,魏無羨笑嘻嘻地說:「澤蕪君,你們這是要去做什麼啊?」

藍曦臣這才如此這般地把事情對他們說了一遍。

魏無羨:「捉水鬼我會呀!澤蕪君捎上我們成不成?」

藍曦臣眼睜睜看見藍小湛的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

藍忘機本人還是一副板著臉的樣子,說道:「不合規矩。」可他雖如此說,肩膀上的藍小湛盯著魏無羨的眼神卻越發期待起來。

藍曦臣……藍曦臣只能笑而不語。

魏無羨卻像是很想跟著他們一起去,又嬉皮笑臉地爭了兩句,連江澄也開始幫著他說話,藍曦臣這才當機立斷道:「也好,那多謝了。準備一下一同出發吧。」

等他們走了之後,藍忘機皺著眉問藍曦臣:「兄長為何要帶上他們?」

——因為藍小湛都已經高興地搖晃腦袋了呀。這麼你情我願的事為什麼不答應……?

 

雲夢多水,有經驗老道的江家弟子相助,果然力半功倍。

魏無羨發現藍忘機船底有水鬼後,眾人一片人仰馬翻。混亂之間,藍曦臣還是中途聽見魏無羨似乎是對藍忘機說了一句:「昨晚是我不對,我錯啦。」

嗯嗯?藍曦臣回想起前一天晚上,他的確是看見自家弟弟一臉憤然地衝向藍啟仁的書房,肩上的藍小湛臉都紅透了,雙手摀在臉上羞得不行的樣子。當時他還想這是怎麼了,現在看來難道是和這位魏公子有關?

藍小湛為什麼會臉紅?難道……

藍曦臣不由自主地默默想像了一些非常觸目驚心的畫面,又默默地從腦海裡抹去。

 

最後確定湖中水怪並非尋常水鬼,而是水行淵,一行人只得乘舟又回到鎮上。

藍曦臣一路上都在默默地想昨晚自家弟弟到底是和雲夢的魏公子做了些什麼,沒注意到藍忘機什麼時候和自己站到一艘船上來了。

這時,對面划來一艘載滿了金黃枇杷的貨船。藍曦臣的餘光隱約瞥到藍忘機肩上的藍小湛非常蠢蠢欲動,便看了過去。

他眨著大眼睛看了看那一船枇杷,又回過頭,眼巴巴地盯著江澄公子手裡已經咬了一口的枇杷,肥嘟嘟的小臉上一半傷心一半不捨,一雙大眼睛裡幾乎寫滿了兩個大字:想吃。

弟弟居然喜歡吃枇杷?之前怎麼沒發現?藍曦臣心裡有些不解,便問道:「你想吃枇杷,要買一筐回去嗎?」

藍忘機:「……」

藍忘機:「不想!」

遂拂袖而去。

藍曦臣心裡真的好納悶: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為什麼不買?

 

5.

再然後,便出了事。

一夜之間,雲深不知處被燒,藍家家主重傷,藍忘機被打斷一條腿,而他藍曦臣則背負著拯救藍氏藏書閣的重任隱名埋姓潛逃離開。

 

等他再次見到弟弟的時候,射日之征已經開始了。那時正聽聞雲夢江氏的大弟子失蹤了,藍湛雖然嘴上什麼都不說,但藍曦臣卻能看見藍小湛總是皺著眉坐在藍湛肩上,動不動就滿眼擔憂地發著呆。

後來,聽說魏公子沒死,回來了,可弟弟也沒見有多開心。

他本人雖臉上總是那麼一副表情,藍小湛卻表現的低落極了,抱著小短腿靠著藍忘機的脖子,沒精打采的樣子。

再後來,射日之征大獲全勝。藍曦臣也終於見到了魏無羨。那人一身黑衣立於修羅場中,徹夜橫笛,笛音如飛鳥振翅衝破雲層,萬千鬼兵為他所控,所向披靡。

可魏無羨本人卻變得和過去不太相同了。雖然他還是那般說笑打鬧,但看上去卻顯得臉色蒼白,眼角帶煞,連以往沒心沒肺的笑容都顯得有些陰冷。

藍曦臣似乎有些能明白,為何自家弟弟心裡那般失落難過了。

 

6.

魏無羨死了。

藍曦臣把這個消息告訴剛出禁閉的藍忘機時,幾乎不敢看自家弟弟的表情,更不敢去看他肩上的那隻藍小湛。

那是無法描述的神色,不敢置信,萬念俱焚,心如死灰,都不足以形容。他從沒想過能在弟弟臉上看到那樣的表情。

從那之後,藍忘機再未笑過。

他肩頭的藍小湛也是。

 

藍曦臣為弟弟能高興一點簡直操碎了心。

別人是看不出含光君有哪裡不開心,可藍曦臣就是知道,藍忘機不開心。魏無羨死了之後,他就沒開心過。

上次金麟台有一個清談會,他們遇見了江澄,藍曦臣還眼睜睜地看著藍小湛氣呼呼的把自己的小抹額拽到了眼睛上遮住,又扭了個身子屁股朝人,整個小團子都散發著「我不想見到江晚吟」的氣息。

但藍忘機表面上還是彬彬有禮地和江宗主互相點頭致意。只不過本來就板著的臉,板得比之前更嚴肅了些。

藍曦臣心裡嘆了口氣,當然知道自家弟弟心裡在膈應些什麼。

 

藍忘機不開心,藍曦臣也難免憂心忡忡,滿腔擔憂無處抒發,只能向至交好友外加義弟的金光瑤吐一吐苦水。

於是藍曦臣憂心忡忡,又帶著金光瑤也跟著他愁眉苦臉起來:「二哥,你也別太擔心了,忘機會走出來的。你這麼一直念念叨叨,都有些像我小時候身邊的那些老媽子了。」

藍曦臣:「……」

藍曦臣哭笑不得:「是啊,我這個哥哥當得可真辛苦。」

金光瑤目光溫柔,笑著道:「二哥自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兄長。放心,你可是修仙界第一美男子,比老媽子要俊多了。」

 

7.

白駒過隙,十三年彈指而過。

 

那一日,藍曦臣正要起身去參加金麟台的清談會,卻碰上了自家弟弟夜獵歸來。

他站在門口,看著藍忘機一行人站在院內,不由得怔住了。

原因無他,只因他看到本應坐在弟弟肩頭的那隻藍小湛背上居然出現了兩隻翅膀,正在歡快地繞著藍忘機的腦袋一圈圈地飛!

藍小湛正在歡快地繞著藍忘機的腦袋一圈圈地飛!

藍小湛!高興得都飛起來了!

飛飛飛飛起來了……

弟弟這是開心到了什麼程度啊!要上天啊!

藍曦臣驚呆了:「……」

難道這是終於能移情別戀了的節奏嗎?天哪我的弟弟終於要盼出頭了!

藍家大哥內心悄咪咪地熱淚盈眶了,可臉上卻立刻擺出完美的微笑,走出去迎上他們一行人。

 

8.

後來。

哦。

原來沒移情別戀。

那隻還是魏無羨。

 

9.

再後來,魏無羨和藍忘機走到一起,整個修仙界皆是大驚,可藍曦臣卻沒有一絲一毫的驚訝。

自從他知道魏無羨被獻舍重生之後,他就已經知道自家弟弟這回再也不會放手了。

……雖然,他們訴衷腸的方式比較驚天動地。

 

自從他們在一起之後,藍小湛簡直黏在了魏無羨身上。

吃飯時,讀書時,彈琴時……反正只要兩人在一起,藍小湛就時時刻刻都要貼著魏無羨。

藍曦臣想起先前他們倆還沒在一起的時候,藍忘機連在禁書室找個樂譜,心裡那隻藍小湛都要站在魏無羨的肩膀上,張開短短的小胳膊扒著魏無羨的臉頰,還嘟著小嘴要親。

真是沒羞沒臊的幸福日子啊。

藍曦臣:……沒眼看了,我什麼也不想說 [手動再見] 。

 

藍曦臣真的好心塞。

以前他心塞,還有人能跟他聊聊天,開解他一下。現在……

藍曦臣不由悲從中來,悲憤地閉關去了。

 

10.

插播一條消息。

有藍啟仁日記亂入。

【老夫這一生,最驕傲的便是門下有兩個十分出眾的學生。
 他們的品性修為、相貌氣質無一不是出類拔萃。
 小徒弟十三年前,為了當年的修仙界大boss 閉關了三年,現在跟著那個大boss 跑了。
 而大徒弟,現在正為了今年的修仙界大boss 閉關。

 難不成我姑蘇藍氏真是神T在世?
 ……吾真乃日狗也。】

END.

1. 本來只想寫個傻白甜,結果萬萬沒想到,該虐的地方還是避不過去。

2. 還有個設定沒來得及寫進去,是藍忘機一喝酒,那隻能表現他內心的藍小湛就會消失。然後藍二哥哥自己的行為就會……都懂。
 
 
 
 
 
 
 
 
 
 
。《魔道祖師》與羨書 原文

近日多夢,常夜不能寐,晝亦神思恍惚,讀書習琴皆不能專也。

忘機琴音泠泠,然無與相和,祇對風空彈,半闕《問靈》。欲問之,尚在否?在何方?可歸乎?具無應答。

提筆著墨,潦草輕狂,端方字骨全失,仿似他人筆跡,毫無規矩可言。信手胡塗亂抹,待回神,紙上魏嬰魏無羨數十行,再無落筆處。

過往種種,不敢追憶,唯薄暮西山,殘陽血色映雲深之時,方才使心形於色,輕嘆罷,胸中鬱結之氣稍解,然不欲他人聞之。

世人皆以藍湛逢亂必出,實則原因有二。禍祟作亂,天道難容,故當除之,此其一;嬰終日與非人為伍,若其神魂尚在,欲知去向,此等魑魅魍魎妖魔鬼怪或略知一二,此其二。然輾轉尋覓數載,終無所得,雖無怨無憤,亦不暢不甘,不知憂思幾何,只知素袖惹塵埃,疾風亂袍帶,琵琶骨下烙鐵印痕時時作痛而已。

靜室前有白兔,嬰身死之時唯兩雌兩雄,而今數十隻矣。坐藏書樓閣,思玄武洞府,故人音容,似猶在眼前耳畔,伸手欲觸時,卻又如蜃樓一現,煙飛霧散,無處覓踪。

君不見陌上花開落幾度,燕影疏斜去又還。

君不聞無名之曲歌長夜,歪坐榻上醉复醒。

君不知山有木兮木有枝,枇杷尚青酸伴苦。

君不復黑衣橫笛且徐行,執杯遙酹對空席。

世道多險阻,途中有荊棘,願持避塵為君掃,盡可款款步。

月移驚更鼓,星落起烏啼,徹夜獨剪西窗燭,照爾歸家路。

魂兮,歸來。

書罷擱筆,流墨漸乾,欲起身燒信與嬰,不覺踢翻足邊酒罈,酒醒。

——《與羨書》藍忘機





。以下內容來自這部影片的底下留言
 【魔道祖師Mo Dao Zu Shi/The Founder of Diabolism】Back to Cloud Recesses
  我想帶一人回雲深不知處 帶回去 藏起來

落落月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心悅你的呢?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我心中變得如此重要的呢?

玄武洞時?射日之征時?不夜天時?

你一次次粗魯的踏進我的世界裡,把我的生活搞得天翻地覆,每每我都以冷漠的話語回應著你,然而你卻絲毫不受影響,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竟然不再厭惡你對我的所作所為?不再抗拒你進入我的世界?我們倆的個性完全相反,我重視規矩,而你重視自由,如此天差地別的我們你又為何會找上我?

而我……為何不推開你呢?

為何我的思想和情緒漸漸的因你而開始變化了,或許,在我心裡深處,我羨慕個性開朗又灑脫你,我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想法,所以一直藏在心中,這是什麼心情?看見你的笑容時我的嘴角不自覺的往上揚,看到你難過時,我心中有種刺痛的感覺。

魏嬰……對不起,在你難過時我無法陪在你身旁,對不起,我能力不足無法為你報仇,對不起……

魏嬰,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你不必自責,我會保護你離開這裡,即使……要我與大家為敵,也在所不惜,對不起……兄長,對不起……叔父,我想保護好他。魏嬰……魏嬰……我心悅你,這句話不知道在我心中藏了多久,如今,我終於能夠對你說了,可惜……你聽不到……,但是,沒關係,我能夠說出口,這就夠了。當我確定你安全後,我獨自回到藍家領罰,33下的戒鞭、禁足3個月,但我不後悔自己所做過的事。我不後悔打傷了他們,如果我不動手,魏嬰很可能就要離開我了,我不要。

禁足結束後,我聽到的便是你的死訊,我感覺心跳好像漏了一拍,腦中無法思考。你走後,我買了一罈天子笑,喝起來很香、很醇,但卻也很辣,我大概知道你為什麼會愛上它了,當我酒醒時,我發現胸口多了一個和你生前一模一樣的烙印,感覺,你就在我身邊,沒有離開,喝你愛喝的酒、嘗你愛吃的食物、受你受過的傷,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

我試著吹了下笛子,但是,我發現,這讓我腦中都是你的容顏,讓我……更加的思念你了。

每年清明,彈琴問靈。

欲問之:尚在否?在何方?可歸乎?具無回應。

魏嬰……魏嬰……你真的離開了嗎?我再也……見不到你了嗎?

……魏嬰……。
 
 
 
 
 
。魔道祖師同人文

作者:傾栗(半次元)

栗梓大人(b站)

有人說魔道祖師如果從魏無羨視角換成藍忘機視角的話就是18R了,嗯,那我就讓你們見識一下。

什麼叫做喪盡天良!



那一天後,藍湛恍若變了一個人,人人都說,這一戰後,姑蘇雙璧猶在,雲夢雙傑不復。可你看看,就藍湛現在的模樣談何雙璧?

已經過了好些天了,關於那個人的議論都漸漸淡去,唯有藍湛,他的時間仿佛靜止了一般……停留在自己的世界中。

藍忘機最近費盡心思的只有一件事,收集魏嬰的東西,不管是什麼,什麼都要。

從不碰酒的含光君,把天子笑一壇一壇的硬灌,還有帶莖的蓮蓬,上好的枇杷……甚至不惜從藍啟仁那裡要來了魏嬰字跡潦草的家規,反反覆復的看。

起先藍曦臣還不以為然,他明白自己弟弟的痛心,這麼做,已然算是冷靜的了,興許再過一段時間就能一切如常。

直到那次夜獵,藍思追急急忙忙地跑來,說自己在亂葬崗找到了醉醺醺的藍忘機,藍曦臣才明白,這傷只怕是好不了了。

含光君除了白日裡抱著魏無羨的東西醉生夢死,到了晚上,還醉醺醺的拿著忘機琴到亂葬崗來問靈!這次是讓藍思追給碰見了,鬼知道,這件事藍湛到底幹了多少遍。

藍曦臣不放心他,便留下照顧到天明,看著弟弟似乎恢復了些神智,便開口勸道:

「魏公子已然不在,你這又是何苦?晚上正是邪祟猖獗之時,你這般醉酒,神識定然不穩,倘若出了事又該任何是好。問靈,問靈無用。」

「為何?」

「魏公子他,身死魂滅,根本……根本無靈可問。」

「為何?」

「忘機……你當時可看見了,那,無需再問了。」

「為何……」

「你是說魏公子為何要死?」

許是藍曦臣所問正中藍忘機所想,藍忘機並不言語,只是默默閉眼低下了頭,任由眼淚順眼角滴落到被褥之上,卻抿著唇,音節在喉嚨里來來回回的滾了幾圈,最後,吐出來的仍是那兩字。

「為何……」

藍曦臣搖頭長嘆,為何?只為這世間容不下他,他就必須得死,這點他明白,而藍忘機何嘗不明白。

這一晚,藍思追有些怕,便守在了含光君門前,生怕藍忘機再去亂葬崗胡鬧。

果然……含光君又抱著忘機琴出來門,這次雖未喝酒,但神情卻依舊恍惚,他正欲攔下,藍曦臣卻出手制止。

「罷了,就讓他去吧……亂葬崗我已去看過,今晚暫無邪祟,不會出事的。」

藍忘機依舊在那裡坐下撫琴。

「君在否?」

琴聲錚錚,這,是問靈。

「……」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空寂。

「在何方?」

「……」

樹葉飄落,卻依舊無人回答。

「可歸乎?」

「……」

「可歸乎?」

「……」

「可歸乎?」

「……」

明知無人回答,仍依舊反反覆復的問著,也許,也許再多問幾次就……

當藍湛再一次準備問出那問題時,一隻手將他撫琴之手直接按在了琴上。

「夠了。」

彈了一夜,問了一夜,還不死心嗎?

血染琴弦還不夠嗎?

「兄長……魏嬰不在了。」

「嗯。」

「魏嬰不在了……」

「嗯。」

……

那次之後,含光君似乎又是從前的含光君,那裡有難那裡就有含光君的美談又一次興起,這一變化讓藍家上上下下都鬆了一口氣,姑蘇雙璧終於重現了。

至於至於真相如何,藍曦臣已經不想點破了,這本來讓大家欣喜的變幻,怕是從一開始就不曾有了,他含光君一直都是含光君,現在這模樣已經夠難為他的了,不求其他了。

大家覺得含光君似乎對人更加冷淡了些,又似乎沒有,含光君不一直都是那般嘛?

的確,藍忘機的確冷淡了,說是冷淡不如稱之不上心,救人於水火與之前的擔天下之大任不愧於心,和現在的完成任務,出發點的確不同。

要說現在還有什麼活物能影響這尊石像的心弦,怕不就是那兩隻由藍湛親自養在後院的兔子了。

好巧不巧,當含光君第一次重新參加夜獵就碰到了江家的人,又偏偏是江澄。

紫電依舊,只是江澄似乎老了許多。

「姑蘇藍氏,藍曦臣,見過江宗主。」

「雲夢江氏,江澄,藍家雙璧,有禮。」

雙璧咬字故意加重,明顯,意有所指。

「姑蘇藍氏,藍忘機,江宗主別來無恙。」

「有勞掛心。」

不咸不淡的場面話偏生多出來些刀光劍影的意味。

「江宗主大義滅親之名真是響徹四方,想必江家以後必定前途無量。」

藍忘機四兩撥千斤把矛頭直指江澄,果然,江澄當場就黑了臉。

「嘖,那也是多虧藍家出手相助,江某感激不盡。」

話不投機半句多,寒暄幾句便轉頭就走。

江澄握著紫電的手自從見到了藍湛就沒有松過。

江澄的回答顯然出乎了他的預料。

是啊,若無藍家的助力,若無他藍湛的默許,他們那群人怎麼動得了魏嬰?

是啊,魏嬰,再也回不來了。

再也……回不來了……
 
 
 
 
 
。魔道祖師:
 讀弟機藍曦臣的日常是怎樣的?原來藍忘機一點都不高冷
 
2018-08-14 由 動漫控MER 發表于資訊

仙門中稱藍曦臣和藍忘機是藍氏雙壁,他們修為高、人品佳,年少時還是美男子榜上的前兩名,是各大仙門同輩的楷模。


 
藍曦臣和藍忘機雖不是雙生子,長相卻有八九分的相似。不過,兩兄弟的眸色不同,藍忘機的眸色淺淡。除了眼睛以外,兩人的氣質也有所不同。藍曦臣清煦溫雅,款款溫柔;而藍忘機則性格冷淡,不苟言笑。也正是因為這樣,世家公子排行榜上,藍忘機排在了哥哥藍曦臣的後面。

藍忘機基本都是一個表情,俗稱面癱。可是,親哥哥藍曦臣卻能從弟弟毫無波瀾的臉上,看出他心中的想法。所以,藍曦臣又有個江湖稱號——讀弟機。讀弟機的作用一般出現在藍忘機面對魏無羨時,因為其他時候藍忘機的內心是真的古井無波。

讀弟機第一次發揮作用發生在魏無羨來姑蘇求學的時候。當時,魏無羨要跟藍曦臣他們一起去除水祟,藍忘機嘴上拒絕了,藍曦臣卻答應下來。事後,藍忘機問哥哥為什麼要讓他們跟去,藍曦臣回答:「我看你神色,好像有點想讓江宗主的大弟子一起去,所以我才答應的。」
 
藍忘機簡直目瞪口呆,他都不知道哥哥有讀心術的功能,但藍忘機還是嘴硬道:「絕無此事。」

幾人除水祟回來時,魏無羨跟兩岸的姐姐們調笑,要來兩個枇杷。魏無羨要給藍忘機,藍忘機淡定地讓魏無羨拿開。魏無羨見此,就扔給了江澄。

這時,一隻裝滿了黃金枇杷的小船過來,藍忘機看了一眼,真的只有一眼。藍曦臣卻說:「你想吃枇杷,要買一筐回去嗎?」藍忘機:「……不想!」還是嘴犟。

由此可見,藍忘機在哥哥的面前,簡直就像個裸奔的孩子,心事全都攤開了晾在哥哥面前。

魏無羨重生後,藍忘機將魏無羨帶回雲深不知處。藍曦臣一見,就對藍忘機說:「難得你帶人回來,還這麼高興。」在一旁撒潑打滾的魏無羨,一臉懵逼,高興?怎麼看出來的?明明還是個面癱臉。

藍忘機再次找到魏無羨後,幾乎與天天在一起,寸步不離。讀弟機的世界也發生了變化,現在他每次見到魏無羨在和藍忘機撒潑,就好像看到了弟弟彈幕一樣的心理活動:想魏嬰……兔子好可愛,像魏嬰……魏嬰嘴巴紅紅的,好想親親……

原來,藍忘機一點也不高冷,這滿屏的粉紅泡泡,簡直讓人受不了。

藍忘機和魏無羨結成道侶之後,讀弟機的功能再次升級。現在,藍曦臣再看到弟弟時,都成了小視頻。各種天天的畫面,千姿百態,讓藍曦臣都不好意思。

藍曦臣沒有辦法,只好用抹額蒙上眼睛了......
 
 
 
 
 
 
 
 
 
 
《魔道祖師》同道殊途
 
 
 
 
《同道殊途》歌詞及念白如下:
 
「唉唉唉聽說了沒,魏無羨死了,大快人心啊!」

「夷陵老祖死了?!誰殺的?」

「還能是誰?他師弟江澄大義滅親,帶著四大家族,把他老巢亂葬崗一鍋給端啦!」

「殺得好!這種邪魔歪道,再風光無限,他也是一時的!」

「哼!真是天道好輪迴啊!」

幼年羨:靈氣也是氣,怨氣也是氣,怨氣為何不能為人所用啊?!

藍啟仁:你!真是本末倒置,枉顧人倫!!

幼年忘機:雲深不知處禁酒。

幼年羨:好吧!那我不進去,站在牆上喝,不算破禁吧?

幼年江澄:哼!把藍忘機和藍啟仁都得罪透了,你明天等死吧,沒誰給你收屍。

幼年羨:嘿,你都給我收屍這麼多回了,也不差這一次。

溫寧:

生前風采有誰聽聞

身後惡名竟無人爭

當初穿林拂葉見識得

白衣少年膽怯幾分

綿綿:

插科打諢風流言論

倒是漲紅了臉好個天真

若是這家紋辱沒身份

何妨欣然放下衣袍 知還恩

金凌:

眉間這點丹砂輪不著外人管教

仙中牡丹天生該驕傲

無奈獨來獨往剩一柄長劍桀驁

陰錯陽差恩怨何時能了

藍忘機:

也曾按捺心思 避塵循禮數

也曾撩動一曲 杯酒醉姑蘇

如何叫我不在意

有道是逢亂必出

雲紋抹額也難禁錮

魏無羨:

也曾隨心所願 瀟洒作頑徒

也曾剖還金丹 陳情太辛苦

亂葬崗上有亂骨

孤身入鬼道邪途

獻舍魂還何來羨慕

藍思追:

糯米粥含口入

熟悉辛味是何故

問靈布陣頗為領悟

江厭離:阿羨……我……我馬上就要成親了,過來給你看看。

藍忘機:兄長,我想帶一人回雲深不知處……帶回去,藏起來。

江澄:魏無羨!你若執意要保溫家的人,我便保不住你!

魏無羨:不必保我,棄了吧。

溫情:對不起……還有,謝謝你。

金光瑤:大哥,為什麼我當初只不過是殺了一個欺壓我的修士,就要被你這樣一直翻舊帳翻到如今?

聶明玦:娼妓之子,無怪乎此!

藍渙:我們到的時候,忘機握著你的手,正在給你輸送靈力。自始至終,你對他重複地都是同一個字:滾。

溫晁:你看看這亂葬崗,活人進到這裡,連人帶魂,有去無回。
   哼!你,也永遠別想出來!

江厭離:阿羨——!!

江澄:姐——!

魏無羨:師姐——!

江澄: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你能控制住得麼?!!你不是說沒問題的麼?!

溫寧:金公子,你沖我來,溫寧絕不反抗。

藍思追:金凌,你先把劍收一收……

金凌:是,我就是有娘生沒娘養怎麼樣!輪得到你們來管教我?!

虞紫鳶:魏嬰!你給我聽好,好好護著江澄!死也要護著他,知不知道!

江澄:阿娘,父親還沒回來,有什麼事,咱們先一起擔著不行嗎?!

虞紫鳶:不回來就不回來!我離了他難道還不行了嗎!

江澄:魏無羨!你說過將來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屬,一輩子扶持我,永遠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我問你,這話都是誰說的?!憑什麼,你憑什麼不告訴我……

金光瑤:藍曦臣,我這一生害人無數,殺父殺兄殺妻殺子殺師殺友,天下的壞事我什麼沒做過!可我獨獨沒有想過要害你。

藍曦臣:

一宗之主名列三尊

溫雅天性或有諸多不忍

白玉洞簫最解得冰冷

難免至親人至親事 關切問

聶明玦:

蓋世威名恨不得斬盡眼前宵小

戾氣愈深重心愈狂躁

只緣清心喚作亂魄卻無人知曉

斷顱折肢也要長刀出鞘

溫情:

妙手回天一朝日落不求能倖免

炎陽烈焰再多矜傲已是灰飛煙滅

江厭離:

添碗 蓮藕排骨 喚聲阿羨

可有誰淚入嗓眼

江澄:

縱然稟賦不如 怎甘願認輸

縱然天地孑然 無處放聲哭

一覺夢回蓮花塢

醒來往事留不住

情同手足如何寬恕

金光瑤:

縱然人前人後 玩弄有權術

縱然欺世盜名 何嘗不歹毒

不擇手段出身誤

機關算盡太孤獨

誰又知我真正面目

聶懷桑:

都笑我是糊塗

大智若愚鋒藏處

一問三不知誰看出

魏無羨:

任你罰盡千遍 此心難束縛

藍忘機:

哪曉窟底夜談 弦絕屠玄武

江厭離:

依稀從前蓮花湖

江澄:

連盞花燈卻不復

藍曦臣:

不夜天城慷慨以赴

金光瑤:

僥倖歸宗認祖 射日做仙督

聶明玦:

終究觀音像下 恩仇封入土

溫情:

怕只怕救人有術

溫寧:

窮奇道一誤再誤

合:

名為同道實則殊途

幾多悲歡喜怒

到頭來各有所屬

合卷之後閉眼再讀

魏無羨:藍湛藍湛!你把繩子牽一牽唄。

藍忘機:為何?

魏無羨:賞個臉,牽一牽嘛。

藍忘機: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216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道祖師|魔道祖師同人|MDZS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lcoff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PKMG]晃晃斑3號#... 後一篇:[轉載][T]豪雨特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巴哈About (54)
巴哈小屋.佈景.勇造.MAIL (136)
巴哈畫室~GE&AFK (90)
巴哈畫室~雜圖 (319)
部落閣話題 (276)
勇者大廳獵奇 (343)

Granado_Espada (23)
其他版本資訊 (334)

l-WY_News (585)
版更明細 (68)
商城武器+人物+裝飾抽獎 (349)

l-Database(資料庫) (85)
文章Article&搞笑kuso (107)
綜合討論discuss (229)
裝備資料&取得製作(92vs100) (103)
影片.音樂.Movie.Music (137)
姿勢Pose&角色Roles (143)

l-Guide(攻略) (13)
副本.MCCduplicate (85)
任務Missions (168)

l-Photo (477)
原畫.桌布 (50)

└Server_Event (43)

lcoffee (22)
$不給你看專區$ (145)
$不給你看GE區$ (82)
內有惡犬 (100)
垃圾桶+EPUB腳本 (149)

╚GE日記 (1674)
GE點裝.洗屬.敗家 (534)
GE朋友與我 (425)
GExuite+dropbox (120)
GE抽抽 (169)

╚GE筆記 (255)
GE更新事項.板主記事 (59)
GE活動紀錄.任務.倉庫 (230)

╚GE圖片 (547)
GE任務對話 (252)
GE活動對話 (140)
GE怪物圖鑑 (96)
GE閃光系列 (152)
GE哈拉板.精華區 (248)

=非GE之收藏or轉載= (243)
維基.知識家.百度 (197)
clickme.ptt.笑話 (385)
好人.好事.好話.好詞 (114)
教學.好用程式 (100)

A.C.G. (290)
PokémonGO (229)
PKMG紀錄 (80)
劍與遠征AFKarenaData (96)
劍與遠征AFKarenaMCC (41)
劍與遠征AFKarena (70)

M.N.T. (1150)
攸關眾人的事 (109)
動漫畫小說心得 (306)

CHAT(閒聊) (1402)
工作見聞+便利商店公仔瘋 (617)
GoogleDoodle (259)

未分類 (1011)

ddhhddhh2一生懸命 aslan0501
你他媽玻璃心就別當暗黑破壞神2板主了啦,包包回去,這麼玻璃出去一趟回家不就鬧自殺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