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短篇】豔於驕陽

作者:婕│2018-09-06 19:17:35│贊助:132│人氣:620
  在這個殘酷的時代,所有和社會價值觀不同的事物都被貼上了「不正常」的標籤。僅僅是作出了不一樣的決定,我們便被視為異類。

  「曉靖宇沒有媽媽!」郭義明抽走了我手裡的聯絡簿,一臉樂著地在班裡喧嘩著。相同的場景無數次上演著,像是壞掉了的收音機似的,不斷跳針。

  我出生於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一個爸爸,一個媽媽,還有一個我。至少直到我十三歲時都還是那樣的。兩年前,媽媽在憂鬱症的折磨下選擇吞藥,在我面前安靜地離開了人間。

  在痛哭流涕的爸爸懷中,她是如此的安詳,彷彿死後的世界是她心中一直憧憬著的那個天堂。

  爸爸並沒有責怪媽媽就這麼撒手離開了這個她認為充滿罪惡的世界,只是常常看著媽媽的照片,嘴裡念念有詞,說這個世界虧待了媽媽而已。他沒有再婚,一手撐起了這個破碎的家和兩顆不完整的心。

  而沒有媽媽的孩子,成為了班上的異類。

  「還給我!」我伸手想奪回聯絡簿,卻被郭義明一手拍開了。

  「哇,曉靖宇妳家長簽名的欄位怎麼都空著啊?」他翻了翻我的聯絡簿,明知故問地說道,隨後又笑了笑,「啊,我都忘了,妳沒有媽媽嘛!」

  他一言一語化為毒針,直插我心中的那個缺口。

  對於他的惡劣,班上的人也只是看著,冷眼旁觀像是在說著這種懲罰對我們這些「異類」來說只是所謂的「正義」而已。甚至連學校裡的老師眼裡流露出的都並非同情,而是對與自己不同的人的鄙視及嘲笑。

  正義,不曾出現過。

  放學後,我一如往常地自己待在教室裡等候。並不是在等著誰來,而是在等著誰走。等著校門口來接孩子的人散了,我才能好不容易找回一點丟失了的自尊。

  「那個⋯⋯」身後傳來的陌生的聲音使我回過了頭,下意識地將身體與聲音的來源拉開了點距離。「不好意思,嚇到妳了嗎?」陳燕楊臉色透出了幾分抱歉,鼻梁上的黑框眼鏡往下滑了一點。

  「有事嗎?」我語氣中盡是敵意,儘管他並沒有欺負過我,但光是在班上的存在,就使他也免不了沈默一罪。

  「這個,還妳。」他遞出了一直拿在手裡的聯絡簿,簿子上有許多被撫平了的皺褶,卻還是留下了深深的痕跡。

  「⋯⋯謝謝你。」我一把搶過簿子,像是受了傷的野獸一般,嘴上說著感謝,眼神裡卻充滿了不信任。

  「沒事啦,我不會傷害妳的。」像是能讀懂我的心似的,他勾起了抹淡淡的苦笑,擺了擺手說:「那我先走啦,明天見。」

  對陳燕楊來說,那一句「明天見」一定沒有任何特殊的意義。但那簡單的三個字,卻悄悄地成為了我小小的救贖。

  如果人生是一條黑暗的道路,我便是那迷茫徘徊的魂魄,獨自尋找著能從這個世界獲得解脫的「自由」的那一道微弱曙光。

  在他無意的一句話中,我彷彿看到了一線希望。

  「小靖,還醒著嗎?」夜幕,爸爸打開了我的房門,客廳的燈光泄進了原本漆黑的房間。聽見了動靜,爸爸坐到了我的床邊,「小靖,我們轉去南中,好嗎?爸爸有朋友在那裡教書,他能照顧妳,爸爸也比較放心。」

  「我沒關係的。」我窩在被子裡,不願在他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爸爸最近會去幫妳辦轉學手續的。」他說著,撫了撫我的頭,像在說他什麼都知道似的。

  其實我也知道,爸爸自從媽媽倒下的那天就非常的自責。他總把一切攬到自己身上,儘管他一點錯也沒有。

  錯的不是任何人,而是這個該死的世界,是那個可笑的正義。

  黃昏,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迎來這樣的黃昏了。映著橙色夕陽的教室裡除了我,還有另一個身影。自從對上話的那天起,陳燕楊總會在放學後來搭話,宛如每天的例行公事一般。

  我想我也在改變著。

  從第一天的躲避到途中的生疏,直到今天多少可以稱之為對話的交流,儘管還不到暢談的地步,我也漸漸地習慣了有個人陪著的感覺。

  這是一種十分奇妙的心情,得到了便害怕失去,雖然滿心期待著卻又要小心翼翼地呵護著。像是養著鳶尾花似,總期待著花開,卻又擔心著再看到時花早凋了。

  因為或許哪一天,我這份小小的歸屬感便會離我而去。

  「小金魚。」

  「就說我不叫小金魚了。」我嘀咕道,看著托著腮幫子的他,我不禁輕嘆了口氣,「當一隻魚又不好,被水監禁著,一點自由都沒有。」

  陳燕楊沈默不語,只是若有所思地望著我。我則錯開了視線,垂下了雙眼,「是燕子就好了,燕子還能展翅翱翔,不是嗎?」

  「受了傷的燕子,不能飛。」

  我猛地抬起了頭,只見眼前的他有那麼一瞬間露出了令人心疼的表情,雙眸裡浮出了一絲我看不透的迷惘。

  『你現在在想著什麼?』

  看著與我對上了視線而微微揚起了嘴角的他,我吞回了問不出口的話,不忍心讓揚起了的弧度再度垂下。

  「小金魚。」他再次喚道,漾著的笑帶著幾絲憐惜,「我沒事的喔。」

  我沒作出什麼回應,只是傻傻地望著他。我一驚,發覺自己早已被這道笑容給深深吸引住了。並沒有任何特別的原因,就只是喜歡他笑著時的樣子,希望他能一直這樣笑著。

  時間,若能停在這一刻,那該有多好。

  然而我早該知道的,給了自己的希望,遲早會變成奢望,而這個轉為奢望的希望,也將會成為最終摔痛自己的失望。一次又一次期待著會有人來拯救自己的我,對此應該再熟悉不過。

  但我總是學不乖呢。

  「陳燕楊喜歡曉靖宇!」在持續了幾天的平靜中,我們迎來了令人心碎的早晨。

  黑板上醒目的兩個人的全名,髒亂的兩張書桌用奇異筆寫滿了批判的字眼,每個人撕裂了天空的嘴角,絞殺了兩個心靈。

  在大家眼裡,我是個罪人。而與我和平共處的他,則是個共犯。只因為他選擇踏上和大家不一樣的道路───

  僅僅是作出了不一樣的決定,我們便被視為異類。

  「⋯⋯」陳燕楊板著臉低下了頭,沉默不語地拿起了板擦。

  一向指著我的矛頭此時刺向了站在我身邊的他,彷彿全世界都視我們為敵。他的笑顏就像不曾存在過似的,取而代之的是被利刃劃出的一道道傷痕。

  我必須要保護他。

  即使這雙手將一無所有,即使這個世界將再度崩壞,我都必須守護好自己珍惜著的那個笑容。

  「你錯了喔。」

  不惜一切代價,我都要讓你的嘴角再次揚起。

  「我們連朋友都不是。」

  明明是這麼想的,告訴我,陳燕楊,為什麼你現在會露出如此受傷的表情呢?

  於是我奔跑著,在這名為人心的迷宮裡,尋找著那個不存在的出口。我一直以為我們多少走進了彼此的心裡,但最終我們還是兩個個體。

  水的世界與天空,原本就是不相通的。

  「小金魚。」空無一人的教室裡,被染橘了的牆壁和面對面站著的兩人,彷彿一切都和昨天沒什麼兩樣。「我們不是朋友嗎?」

  「不是。」

  「為什麼?」

  「扮演朋友的遊戲,我膩了。」我冷冷地回道,轉身離開了他。

  說到底,我究竟是為了陳燕楊好,還是單單是為了不背叛自己心中的「正義」?

  我像是困獸般的掙扎,到最後也只是為了維護自己心中那早已破爛不堪的城池罷了。

  所以我對自己說,熬過去就好了,就像從前一樣,一直都是一個人走過來的。

  而正如刮過一場暴雨後遲來的寧靜,毅然與陳燕楊決裂後的日子都宛若輕拂過的微風一般,儘管罪惡仍蠢蠢欲動。

  只是不論我如何將他從自己的世界中剔除,視線總還是會不自覺地落到他身上。他的一舉一動依然牽系著我的心。

  「陳燕楊。」某天放學後我喊住了他,想向他好好道歉,想告訴他明天就是自己待在這裡的最後一天。

  而上天若允許的話,痛苦,或許能就此終結。

  他應聲停住了腳步,卻沒有回過頭。面對那個熟悉的背影,我握緊了雙拳,召集了勇氣要開口時,才發現他的背影看上去是多麼的落寞。

  「你⋯⋯最近還好嗎?」

  「和妳有關係嗎?」陳燕楊依舊背對著我,話語中帶滿了刺,「我們並不是能互相關心的關係吧。」

  我想反駁他,想要告訴他自己還在乎著他。但是走到了今天這個地步,罪魁禍首的我又還有什麼資格對他說這些話呢?

  「告辭。」

  他漸漸遠去,直到那道身影消失在轉角處,直到我發現他已不在自己觸手可及的範圍內。

  在這條黑暗的道路上,我們只是形同陌路的兩個靈魂,不是能夠互相舔舐傷口的野獸。

  光是這麼想著,胸口便會隱隱作痛。

  在這緩緩蔓延著的痛楚當中,清晨隨著大雨無情地甦醒了。隨之而起的,是埋伏已久的掠食者。

  一對上眼便可以感覺到從中襲來的惡意,我則是一隻靜靜等待著審判的羔羊。

  「看什麼看。」郭義明以居高臨下的視線看著我,嘴角的傷口使他顯得更加不善,「怪胎。」

  「沒什麼。」我撇開了頭,避開一切接觸。

  忍一忍,就過了。

  也許媽媽當初也是這麼想的,祈禱著得到能逃脫痛苦的雙翼,卻發現唯一的解脫是走到命運的盡頭。

  或許另一個世界,真的是天堂。

  「陳燕楊。」放學鈴響,我叫住了依然沒往我這裡看的他。屏住氣,我等待著他停下步伐。

  只是這次,他並沒有為我停下。

  就像平行線一般,我們漂亮地錯開了軌道。

  「曉靖宇,聽說妳要轉學了啊。」好死不死,郭義明從後方將我的頭髮向下一扯,使我仰起頭直視著他。「不過不管去到哪裡,妳都會被制裁的吧。」

  我咬緊了嘴唇,不願意與他多爭執些什麼。

  只要能撐過今天⋯⋯

  「郭義明!」一道力氣隔開了我們兩人,陳燕楊義無反顧地擋在我們之間,緊緊揪住了郭義明的衣領。「就跟你說過別用你骯髒的手碰她了。」

  陳燕楊語氣中過分的冷靜使人不禁顫慄,無疑震懾住了眼前的那個他。

  「嘖,又是你。」郭義明眼中閃過一絲不知名的膽怯,用力拉開了陳燕楊的手後不忘瞪我一眼,摸著嘴角的傷,自討沒趣地走出了教室。

  跟前的他直到郭義明離開教室前都還把我藏在自己身後,明明沒有高我多少,此刻陳燕楊的背影看起來卻可靠的很。

  「對不起。」我捏緊了制服的裙襬,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才真正感到害怕。「給你添麻煩了。」

  他一語不發,甚至沒有回過頭看我,只是無意識地將剛才被拉起的外套袖子捲至手肘。但在發現我的視線後,他又馬上把袖子拉了下來。

  僅僅是那一秒,他手臂上的紫紅便硬生生地闖入了眼簾。

  新的傷口與舊傷重疊,一塊青一塊紫,卻完美地被平時穿著的外套給掩蓋著。就只是看著,也令人感到心疼。

  一直以來的平靜,原來代價全是由他支付的。

  「你也太衝動了!」我忍不住緊蹙眉頭對陳燕楊喊道,心中湧出的不是憤怒,而是滿滿的不捨。

  我知道這是自己一直渴望著的正義,但在這場與人性的醜惡搏鬥的戰爭中,這並不是勝利該有的樣子。

  「衝動的人是妳吧?」他扔出了一句話,終於轉過身看向了我。

  在他眼中,我看見了那個一味地逃避著現實的自己,看見了那個傻傻地等待被拯救、等著一切再次安好的自己。

  其中,我似乎也看到了他對我的失望。

  「對不起⋯⋯」我垂下了眼,不願直視倒映在他眼裡的那個懦弱的自己。「請你不要討厭我。」

  好不容易建立的橋樑像是被自己放了一把烈火,站在橋的一頭的我望著另一頭的他,卻祈禱著橋在大火的猛烈後還能完好無缺。

  那又是多麼奢侈的願望。

  「說什麼傻話呢?」陳燕楊突然勾起了一抹無奈的笑,柔柔的語氣和剛才判若兩人,「名叫小金魚,妳還真的有金魚腦啊。五年前的事,妳不記得了嗎?」

  五年前,是媽媽還在與命運搏鬥時,是她還未得到自由時。

  「你不說清楚點,我怎麼知道呢?」我問道,那一年的記憶早已所剩無幾。

  「五年前,有一個髒兮兮的小孩。」他的語氣輕輕的,像是在說著別人的事一般,卻又流露出了隱藏不住的感情,「他獨自站在學校的走廊邊哭著,妳不記得了嗎?」

  我在記憶中尋找著他所說的那一抹身影,緩緩浮現出的是一個因為抽泣著而微微顫抖的小小身軀。

  然而他並非自己一人,因為那教室牆內關著許多滿嘴鮮紅的掠食者。

  我抬起頭望著陳燕楊,記憶中的那個小男孩與眼前的他漸漸重疊,兩人如此的不同,卻又如此的相似。

  「你是當時那個孩子嗎?」我不敢輕易地下定論,畢竟五年的時間,足夠把記憶中的很多事給模糊了。「被霸凌的那個孩子。」

  「妳還記得嘛。」陳燕楊淡淡一笑,那是看淡了一切的最佳證明。「我家是隔代教養,所以小時候也常常被欺負。那時妳明明不認識我,卻狠狠教訓了我們班,就像是個拯救世界的英雄一樣。」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無法想像陳燕楊也是這個世界的罪惡下的受害者之一。

  我不記得當時那股衝動背後的原因,但我卻很清楚地知道,現在的他,是他口中的英雄。

  「時間久了,我也漸漸遺忘了那件事。」他訴說著,輕嘆了一口氣,「本來想著不要與世界為敵,但每次看到妳,就會覺得什麼都不做的自己很笨,然後有股想要做點什麼的衝動。」

  他捲起了袖子,像在展示著戰鬥過的勳章。然後他笑了,那是一道最燦爛的笑容,「這點傷,不算什麼。對吧?」

  我想我錯了,大錯特錯。

  這才是勝利該有的樣貌。逃避著現實和等待著被拯救的人,不論身處哪個時空,都注定將成為敗者。

  唯有大膽面對,才能打破被決定好的一切。

  「是遲到的正義呢。」我輕輕地笑了幾聲,宛如被他的笑給感染了似的。

  「總比不到好吧。」

  他的率真全顯在了那燦爛的笑容上,也依然深深地吸引著我。但這一幕對於接下來要面對的現實來說過於耀眼,耀眼到我無法直視。

  於是我低下了頭,於是我斷開了兩人視線的交錯。「今天是最後一天了。」

  這或許不是最好的時機,但卻是遲早都要面對的事實。儘管我們找到了彼此,命運卻不允許我們一起面對這殘酷的現實。

  「我剛剛有聽到。」他的笑容瞬間黯淡了些,語氣也帶著婉惜,「早點離開這裡,對妳來說也是最好的選擇吧。」
  
  「也許的確是那樣吧。」我微微仰頭望著他,故作堅強地露出了淡淡的笑,用手輕輕敲了他一下,「保持聯絡?」

  「當然。只要妳需要我,一通電話,我就會飛到妳身邊。」他的笑再次明亮,像是在安慰著我一般,是我最想守住的那道笑容。「畢竟我是燕子嘛。」

  我倆會心一笑,這一秒,彷彿能驅逐一切黑暗。

  「小金魚。」陳燕楊在離別前喚道,眼神裡透著堅定,「金魚是自由的象徵喔。妳媽媽一定也是因為知道這點,才幫妳取這個名字的。」

  此時,雨停了,染上了夕陽色彩的天空有一道彩虹劃過。



後記:

兩年了www

這篇是學校給的作業,題目是「遲到了」,覺得自己寫得還挺滿意的所以放上來www(誒
重用了以前角色的名字但是覺得自己做了一個更好的詮釋 
兩年前一直在拚考高中,現在上了高中就在拚考大學,人生啊(遠望

其實這篇文好像七月初就寫了,一直沒放上來
昨天滑手機時滑了一下以前和大家聊天的信件,突然覺得好懷念國中低年級還在用巴哈的時候
以前真的是每天用www(讀書呢

國中果然少不了幾分孩子氣幼稚 想當年窩也四個稱職的屁孩
現在一整個


總之就是這樣,大家再見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210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燭青
喜歡這個故事ˊwˋ小金魚和小燕子都有讓人心疼的可愛。

09-06 21:06


謝謝你的喜歡 (*´꒳`*)09-06 23:21
楓影
不可置信的看了作者一遍,小婕竟然發文了!!!

09-06 22:28


竟然www

然後下一次就又是兩年後了www09-06 23:21
冰o守護
好久不見了孩子(你誰啊

09-06 22:37


喔喔喔是小冰好久不見╰(´∀`=)09-06 23:22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9-07 17:07


謝謝你們 ( ´▽`)09-07 19:05
雲小栗
每次看婕婕的文章覺得好暖,心中被治癒的感覺!ヾ(*´∀ ˋ*)ノ

我也一整個(´・ω・`)很久了..((歲月呀..(?)
看到以前的談話就覺得"我竟然會說出那種話!"之類的
((默默看完..掩面逃!然後某天又看一下..(無限輪迴

09-08 22:30


嘿嘿謝謝福咕的支持 (*´꒳`*)

果然是歲月的錯(((o(*゚▽゚*)o)))(誒
我看到都會一整個想要挖地洞鑽進去www
可是看到也會覺得挺懷念的 (*´︶`*)09-09 16: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Sakura06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情短篇】致天下的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網友大大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看看左翼和動漫畫關係的文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