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03

作者:路過的魔王│OVERLORD│2018-09-05 23:28:14│贊助:16│人氣:311

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lord if)03



時間很快地過了半個月。

問題是,安茲以「漆黑的飛飛」的身份待在耶‧蘭提爾也同樣過了半個月。

雖然有句話說「小別勝新婚」,但對雅兒貝德來說,已經不是「小別」這麼簡單了。

但當在自己的辦公桌整理資料的黑洛黑洛,看到安茲一進入辦公室,雅兒貝德一句「
您要吃飯嗎?洗澡嗎?還、是、要、我(心)呢?」讓黑洛黑洛直接往後翻從椅子上
摔落。

或許不應該讓雅兒貝德在休息時去圖書館看那些輕小說的。

黑洛黑洛爬起來重新坐在椅子上時,正巧瞄到安茲的骷髏臉似乎正對著黑洛黑洛自己

很明顯是在求救。

但黑洛黑洛只是回了個眼神給安茲。

「各人罪業各人擔,你自己砸的鍋你自己想辦法。」

不過安茲果然是安茲,一句「雅兒貝德,玩笑就開到這裏吧,接下來要開始舉行情報
交流會議了喔。」就讓雅兒貝德從發情模式轉換為總管模式。

看來真的得想個辦法才行。

黑洛黑洛在內心的筆記本寫下這個註記。

第一個討論選項是關於金幣。

現階段「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即使在這個異世界裡,也能自由運用從 YGGDRASIL
賺到的金幣。

所以安茲想實驗的,就是這個異世界裡流通的各種錢幣,是否能夠正常運用。

這也是他一直往外跑的原因之一。

雖然說不管哪個世界,賺錢都是辛苦事……但比起之前的現實世界,這個異世界賺錢
說真的,已經輕鬆很多了。

只不過這個「輕鬆」是建立在安茲是百級玩家的前提。

原本還在整理情報的黑洛黑洛,安茲的一句話讓他的注意力轉向安茲。

「還有,關於克萊門汀……」

「克萊門汀?你怎麼知道這個名字?」

「咦?」

「什麼意思?黑洛黑洛大人?」

黑洛黑洛很疑惑,但安茲和雅兒貝德更疑惑。


而答案,就在圖書館的某個房間裡。

「……我這陣子擔憂到胃藥吃整打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安茲,你最好吃得進胃藥啦!

「……不愧是黑洛黑洛大人,身為守護者總管,實在佩服至極。」

雅兒貝德,要讚美先等我把話說完吧。

「我先聲明,我完全不知道這個叫克萊門汀的女子是被安茲殺死的。」望著安茲那似
乎太過震撼而點滅不定的雙眼,以及雅兒貝德那佩服到只差五體投地的閃亮眼神,黑
洛黑洛的語氣有點無奈:「我只是另外派眼線到耶‧蘭提爾所屬的冒險者公會的停屍
間,看看有沒有高等級的、非魔法吟唱者的屍體……然後就是現在這樣子了。」

雖然沒辦法像在 YGGDRASIL 時那樣,憑指標顏色判定等級差距,但只從外表來判定
等級略值,黑洛黑洛自認不會差到哪裡去。

而黑洛黑洛特化出來的「忍者史萊姆」也有類似的技能,只是誤差值比較大就是了,
充其量只能當作參考。

停屍間的屍體當然不止克萊門汀,問題在於停屍間裡的屍體,就她的屍體的等級異於
「常人」。

「這樣的條件就能確定對方能使用武技?」

「我知道這很碰運氣,但遺憾的是,整個大墳墓能產生的役使、守護者們、甚至於我
和安茲,都沒辦法一眼看出對方能不能使用武技。」

「畢竟,武技並不是YGGDRASIL所擁有的攻擊系統。」

「所以你才會找克萊門汀單挑,安茲?」

「算是吧,也算是有點碰運氣啦。不過也因為如此,真的讓我獲益良多。」

聽到安茲這麼說,雅兒貝德露出燦爛的笑容。

「真不愧是身為納薩力克領導者的安茲大人!」

沒有說出口,但安茲和黑洛黑洛都從雅兒貝德那像是會自己發光的雙眼中,讀出這樣
的訊息。

「那麼,另一位召喚不死者的魔法吟唱者?」

「這我就不知道了,畢竟我的目的是會武技的戰士,魔法吟唱者本來就不在我的名單
之中。」

「這樣啊……」

也就是說,情報洩漏的危機還沒解除嗎?

雖然被娜貝拉爾的魔法電成焦炭了,但難保盜走屍體的對方能使用更強力的復活魔法

看著安茲陷入沈思,黑洛黑洛這時突然想起……

「話說回來,你好像還沒跟我提過在耶‧蘭提爾所發生的事情是吧?」

「啊,這麼一說……確實如此呢。」

畢竟被之前的夏提雅叛變事件轉移注意力,之後安茲又得回到耶‧蘭提爾的冒險者公
會處理後續事宜;娜貝拉爾又得隨時待在耶‧蘭提爾充當傳聲筒……

於是,在回到辦公室後,安茲簡略地把當時的事情敘述了一遍。

「……看來有必要把克萊門汀的記憶都給搜刮一遍才行,不然敵暗我明,太危險了。

雖然說「敵暗我明」有點誇張,不過現階段就是會讓安茲和黑洛黑洛有這樣的感受。

「那這問題就暫時先這樣了。接下來……這是我在耶‧蘭提爾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世界
地圖。」

安茲一把地圖拿出來攤在桌子上,黑洛黑洛和雅兒貝德立即湊上前看。

雅兒貝德皺起了眉頭,黑洛黑洛則是透出失望的情緒。

「唉,我知道這地圖很籠統,不過現階段只能將就一下。」

「已經是極限了……是吧?」

「把這地圖交給我的魔法師工會長提歐,拉克希爾也說了,得花費大量金錢和時間,
才能製作出更精細的地圖……但現階段公會沒這個餘力。」

也就是說,就連拿到這份地圖已經是很勉強的要求了。

「知道了,那麼我立刻讓人複製這份地圖,然後交給各個守護者。」

「那就拜託妳了。」

「那麼,我就簡略說明一下地圖內容吧……」

以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為中心開始,安傑利西亞山脈是里‧耶斯提傑王國與巴哈斯帝
國的邊界,都武大森林則是位於山脈南端山麓到山脈周邊,其中則是有個倒葫蘆外型
的湖泊。

湖泊的南端則是蜥蜴人的村落所在地。

亞格蘭德評議國則是位於王國西北方,據說是由五隻或七隻龍所統治的亞人國度;洛
布爾聖王國則是位於王國西南方,目前迪米烏哥斯正位於該處附近進行各種實驗。

至於斯連教國則是位於大墳墓的南方。三人都一致認為,這是最需要提防的國家。

另外地圖上沒提到的地方……

龍王國。

飛龍族部落。

八欲王建造的浮游都市。

總而言之,知道得越多,問題反而越多。

「……對了,夏提雅的狀況如何?」

腦海裡莫名地浮現夏提雅的面容,安茲有點擔心地詢問一旁的雅兒貝德。

「復活之後的肉體情況似乎沒什麼問題,不過……」

「別吞吞吐吐的,就算是我,也會很不安的啊。」

「啊!非常抱歉。其實,夏提雅的精神方面有些令人不安。」

「……妳是指天天在酒吧裡買醉這件事嗎?」

「是的,黑洛黑洛大人。」

「……我說,不死者根本喝不醉吧?」

YGGDRASIL 裡的「酒醉狀態」是只對「生物」有用,效果是 MP 遞減 +MP 最大值砍
半,附帶命中率大幅度降低與移動方向不固定,而且效果時間超長,一般來說一旦中
獎就得馬上解除……但因為還附帶不分敵我自動反擊,也是有玩家帶著反擊必中的配
件,故意中狀態後玩起反擊無雙……

「我想,是單純的心情問題吧。」

「畢竟,她的心中似乎還存在著與安茲大人為敵,並因此一戰的強烈罪惡感,讓她無
法原諒自己。」

「都說了不是她的錯……」

「我說啊……啊,」黑洛黑洛想開口,看到雅兒貝德似乎也有話要說:「雅兒貝德,
妳先說吧。」

「謝謝黑洛黑洛大人……」先是恭敬地向黑洛黑洛表示謝意後,雅兒貝德說道:「還
請原諒我插嘴干涉安茲大人決定的無禮舉動。」

「妳說吧。」

「我認為,還是應該給予她應有的懲罰。」雅兒貝德緩緩地說道:「賞罰分明是世間
常理。如果安茲大人給予懲罰,夏提雅心中的罪惡感應該也會消失。相對地,正因為
沒有受到懲罰,她心中的罪惡感才無法升華。」

「嗯……」

黑洛黑洛表示肯定地點了點頭。

「黑洛黑洛,你也是這麼想嗎?」

「差不多吧……不過就算要懲罰,罰得太重難保會有反效果,必須拿捏得準呢。」

「嗯……我知道了。這個議題我會審慎評估。不過也不能懲罰過重到讓夏提雅信心全
失呢。」

「既然安茲大人這麼說,我也沒有意見。還請原諒我的冒犯。」

「說這什麼話,我就是希望能有這樣的建議。我一直希望有人能夠在我不知如何是好
時給我各種意見。雅兒貝德,妳這個舉動非常符合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總管身份喔
。」

「感謝您的稱讚!」

「當然,黑洛黑洛也是。」

「我沒說什麼就是了。」

「對了,賽巴斯那邊狀況如何?」

「定期聯絡並未中斷,我想應該沒問題。」

「加派過去的忍者史萊姆也沒傳來任何異常的報告。」

「正在森林裡建造偽裝建築的亞烏拉也沒發現四周有什麼異常。」

「換句話說……之前襲擊夏提雅的傢伙們到現在還沒有其他動靜是吧?安茲,你的想
法呢?」

「除了到時多加注意外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啊……說的也是。」

所謂的敵暗我明就是這樣,做什麼都礙手礙腳,好討厭的感覺。

「話說回來,時間也差不多了。科塞特斯那邊的準備狀況如何?」

「是。科塞特斯本身還沒有傳來任何報告,而安特瑪的聯絡則表示計劃皆未超出我們
的預期。他們應該已經差不多要在目的地附近布陣,準備傳達事前通知了吧。」

「這樣啊……」

「老實說我有點好奇……」這時黑洛黑洛帶著疑惑的語氣問道:「關於相關的戰力配
置表我也看過了……我不是懷疑科塞特斯的實力,但你確定用這樣的戰力打得贏蜥蜴
人?」

「輸贏是一回事,但……」

「但?」

「……老實說真正的答案我還沒辦法告訴你,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

聽到安茲這句話,相對於雅兒貝德的訝異與疑惑,黑洛黑洛卻是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我就等著看這次和蜥蜴人的戰爭,會告訴我們什麼吧。」

「謝謝……那麼,原本我是想在這裏觀察情況發展,但很遺憾的,我還有幾件冒險者
的工作需要處理,非得動身不可。但我想至少知道一下戰鬥狀況,替我錄下關於蜥蜴
人與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軍隊的戰鬥情況吧。」

「請交給身為守護者總管(簡稱妻子)的雅兒貝德我吧。」

……沒有這種簡稱喔,雅兒貝德。

安茲和黑洛黑洛在心裡猛吐嘈。



這裡是位於教國境內、某個不知名的山坡。

整片的花海,十分漂亮。

「這裡就是克萊門汀記憶中的地方之一啊,確實是相當漂亮呢。」

黑色的黏體……黑洛黑洛欣賞著這漂亮的風景,甚至直接躺下來,享受著在現實世界
所無法體驗到的、被大自然擁抱著的舒服感。

現在的黑洛黑洛自然是一般模式。如果是戰鬥模式的話,單純的發呆就會讓這附近馬
上被「古代漆黑黏體」只存在背景設定中的特殊能力,起碼會有一大片化成黑泥,甚
至於還會逐漸向外擴展,直到整片花海變成與死無異的黑色泥原。

還是別做這種無聊的事情,他不想破壞這個肯定會讓藍色星球一邊流淚一邊欣賞的美
好風景。

不過黑洛黑洛會利用傳送門來到這裡,並沒有為了什麼目的,就只是單純想欣賞這個
不曾在現實世界看過的風景。

也許,等安茲有空閒時,黑洛黑洛還想把他(或許還包含雅兒貝德)帶來這裡一起欣
賞。

不過,真的是好景不常。

陌生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似乎是一男一女。

「我說啊,老是這樣偷跑出來真的好嗎?」

「唉呀,只要說是『占星千里』私底下要我們幫忙調查一下這裡就好了。」

「就說別老是要她幫忙圓謊嘛……」

「沒關係啦……唉呀?真是討厭,竟然有史萊姆……」

啊,我忘了用不可知化的魔法!

黑洛黑洛在心裡咋舌。

更糟的是,黑洛黑洛還沒決定要怎麼做時……

一把戰鐮已經朝自己的方向飛來!

「……硬化!」

一般模式的黑洛黑洛大約同等於 LV55 ~ 60 的能力,發動傷害減少到剩下四分之一
的技能「硬化」,也足以彈開飛過來的戰鐮。

附帶一提的是,若是讓泡泡茶壺發動「硬化」的究極版「硬化 MAX 」,在有效期間
雖然無法移動,但除了超位魔法以外的攻擊幾乎都是無效。

看到丟過去的戰鐮竟然被看起來弱弱的黑色史萊姆給彈掉,兩人都楞了一下。

「唉呀唉呀,真是的,這個好地方應該沒有限定人類才能來欣賞吧?」

「史萊姆……會說話?」

「那個……不是史萊姆,史萊姆不會是那個樣子……」

「唉呀,沒見過古代種嗎?嗯……?」起身的黑洛黑洛看到女性的外貌,有著一邊黑
一邊白的特殊髮色,雙瞳顏色甚至和頭髮顏色左右相反,以及隱藏在頭髮之下的耳朵
:「喔,原來是半精靈啊,難怪明明看起來這麼年輕,剛剛那一擲卻讓我有點意料之
外地強呢。」

自身的常駐型技能「高階物理無效化」可以抵擋 LV60 以下的攻擊……但優先度較低
的「硬化」卻擋了下來。

這表示對方等級起碼超過60!

而黑洛黑洛話一說完,也發現到似乎剛剛的話,引起了女方的某種變化。

是殺氣!

而留著長髮,但一看就知道是男性的傢伙,似乎也發現到女方的異狀,連忙警告:「
小心點,說不定這傢伙比之前我遇到的那個吸血鬼還強!」

吸血鬼?

黑洛黑洛的腦海裡,浮現了之前被洗腦失敗的夏提雅的身影。

難道說……

是這個傢伙……?

「喔?那我倒要看看,這個一張嘴亂說話的怪物,有沒有那個能耐……」

雖然不知道是那個詞觸碰到她的逆鱗,女方的殺意旺盛。

但……被引發殺氣的可不只對方。

「原來如此……就是你們是吧?」黑洛黑洛的怒意,化成閃電在身體四周纏繞:「就
是你們讓我們不得不殺了夏提雅……」

「什麼?」

「哼!」

男方還沒反應過來,女方已經衝了出去,先去撿起了彈飛在一旁的戰鐮,然後以極快
的速度衝到黑洛黑洛的面前,一刀砍下!

「……戰鬥模式,解放!」

「糟!」

黑洛黑洛的氣勢一口氣暴增,女方反應確實夠快,勉強停下攻勢並且急速後退,拉開
兩方的距離。

「這傢伙是怎麼一回事?」

「那是……所謂的『古代種』?而且還知道那隻吸血鬼的身份?」

「會不會和陽光聖典的失蹤有關?」

「說不定呢,『絕死絕命』。」

「陽光聖典?喔,原來你們是教國的人啊。」身體漲大到兩倍以上的黑洛黑洛,即使
怒意滿點,但腦袋卻依然平靜:「我就讓你們嚐嚐吧,招惹到我們『納薩力克地下大
墳墓』的下場……」

「小心點!要來了!」

「這種壓迫感……什麼!?」

兩人還來不及應對,只見滿天的黑色長槍已經覆蓋住他們的眼前……


「啊?」

頭髮半黑半白的少女猛然睜開雙眼。

什麼時候躺在這裡的?

「嗚!」腦袋裡混亂一片,少女想起身,身體各處傳來的痛楚讓她不禁發出痛苦的聲
音。

不過還好,並不是不能站起來的程度。

但,站起來後,少女才發現四周的景象,彷彿受到某種強悍的力量所摧殘一般,原本
美麗的花海,現在只剩下凌亂與被刮除花卉後剩下的泥土地。

「……醒來了嗎?『絕死絕命』?」

「你沒事嗎?一席」

「很難說沒事啊,身體好像被鐵鎚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全身都在痛……不過比起當時
被妳痛扁時,還是好多了。」

長髮的男子勉勉強強地站起來,看到四周的景象,也是愣住了。

兩人身上的衣物雖然破損嚴重,但還沒到衣不蔽體的程度。

「可惡,那傢伙到底……那傢伙?」

話說到一半,絕死絕命的表情突然變得疑惑與訝異。

「怎麼了?」

「我們剛剛……是在跟誰戰鬥?」

「剛剛……咦?」

「你也……記不起來嗎?」

「這是……怎麼回事?我們應該……跟什麼打過了吧?」

「……先別管這個了。這件事情……可以保密嗎?先別給其他人知道,尤其是高層…
…」

「就算想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啊。連和什麼戰鬥都記不起來……」

「現在教國還在和精靈王國交戰中,別讓『他們』把焦點轉移到我們身上。」

「……畢竟我們是偷跑出來的……是吧?」

「說來也真窩囊,被莫名其妙的傢伙打成這樣……『他們』大概會整個慌掉吧,真是
的。」

絕死絕命似乎是休息夠了,拿起了插在一旁的戰鐮,還有些搖搖晃晃地,準備離開現
場。

「需要扶妳嗎?」

「不用了,你自己也差不多吧?你應該也不希望『漆黑聖典』被看笑話吧?」

「……我可不想被這麼說啊。」




兩人從起身到離開,黑洛黑洛都看在眼裡。

沒使用「完全不可知化」,也沒躲起來,就這樣正大光明地站在他們面前。

但,兩人完全沒發現他的存在。

「……看來『那個』超乎我的想像,竟然連感官都能影響啊。」

此時的黑洛黑洛已經恢復一般模式,但身上許多地方都有暗紅色的傷痕,本人看起來
也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

「不過為了完成『實驗』,代價似乎有點高啊……在來到這個世界後,HP 首次被砍
到剩下一半,MP 也幾乎乾涸了。男的起碼 LV 超過 70,女的半精靈 LV 起碼 80 吧
……身為 LV100 的我,竟然被他們兩人逼到這種地步。果然經驗的多寡,還是不可
或缺的要素呢。真應該在『遊戲』時多多參加PVP模擬戰的呢……」

為了讓對方兩人都能受到影響,黑洛黑洛不得不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中,想盡辦法製造
可以「對看」的瞬間。

下場,就是這滿身的傷痕。

「好了,提供情報的『線民』也已經安置妥當……雖然是在計畫之外,但可以說不虛
此行了。『傳送門』!」

面前,出現橢圓形的暗黑空間。

黑洛黑洛緩慢地,走進了門內。



第一場納薩力克對外的戰爭……宣告戰敗。

蜥蜴人以高昂的氣勢,不僅打倒了數量優於自己的、不死者的軍勢,還以少數人的菁
英,打到了由安茲親自創作出來的、死者大法師的強化版本。

這讓科塞特斯不得不對蜥蜴人給予極高的評價。

但,即使決定要放蜥蜴人一條生路,卻也擔心這次的戰敗,會造成安茲大人或是黑洛
黑洛大人的期望落空、甚至就此離去。

光這樣想,一股連自己都無法承受的寒意,彷彿咬住心臟一般,令他難受。

不過……

安茲並未責備他的失敗。

甚至於雅兒貝德出聲責斥,也被安茲阻止。

只是,腦袋還有點混亂的科塞特斯,對於安茲提出的質問,只能勉勉強強說出幾個理
由與改進方式。

所幸,一旁的迪米烏哥斯化解了蜥蜴人可能滅絕的危機。

從滅絕改為統治。

一邊感謝迪米烏哥斯的幫忙,一邊也為自己腦袋不靈光感到羞恥。

「那麼接下來,我得要好好表現才行。」科塞特斯握緊雙手:「不能再讓納薩力克丟
臉了。」

「是你的話,應該沒問題的。」

「謝謝你,迪米烏哥斯。」

然後,大家就被王座廳的門打開的聲音所吸引。

滿身傷痕的黑洛黑洛,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之中。

「唉呀……會議結束了啊,看來我好像拖太久了……」

黑洛黑洛的聲音依然平穩,但各位守護者一看到黑洛黑洛的樣子,可是嚇了好大一跳

「黑洛黑洛大人!?」

「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傷成那樣子!?」

大家連忙奔跑過去。

「沒什麼,只是受了點傷而已……」

「這哪裡是受了點傷……馬雷!」

一整個驚慌失措的雅兒貝德立即叫一旁的馬雷,看來是準備要幫黑洛黑洛使用恢復魔
法。

但黑洛黑洛卻舉起手,示意馬雷先別這麼做。

「先等我把話說完,你們整理之後交給安茲……還有我受傷的事情千萬別和安茲說。

聽到黑洛黑洛的要求,眾人面面相覷,似乎是在猶豫著要不要聽從。

也不等他們回應,黑洛黑洛逕自說道:「要先說的是……對夏提雅洗腦的傢伙找到了
。是教國的傢伙。」

「真的嗎?」

夏提雅露出訝異的表情。

「嗯……不過很可惜,妳似乎在洗腦完全生效前做出了反擊,使得對方受到了重傷,
還是無法用治療魔法治療的傷勢。所以不久後就死了,還無法復活。」

「這樣啊,還真是可惜。」雅兒貝德露出遺憾卻略帶怒意的表情:「沒辦法讓安茲大
人親自懲罰。」

「請問大人,知道那個世界級道具的名稱嗎?」

「……是『傾城傾國』,現階段教國那邊沒人可以使用的樣子。」黑洛黑洛這時身形
似乎有些不穩,亞烏拉立即跑到背後,讓他靠著:「迪米烏哥斯,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不過你現在還得全心處理聖王國那邊的事情。所以,可以把教國的部分全權交給我
嗎?」

「哪裡的話。既然黑洛黑洛大人要親自處置斯連教國,身為屬下的我們自然不會有任
何意見。」

「說處置還太早。現在教國正在和精靈國度交戰中,這時候就把教國滅掉,就會變成
是我們直接對上精靈國度。即使我們的軍力優於四周各國,還是得避免多面作戰。」

「原來如此,讓教國充當我們的防衛線嗎?」

「兩國戰況正處於膠著的狀態,就這樣放著讓他們打就好。」

「我知道了。」

看到雅兒貝德點頭表示領受命令後,黑洛黑洛繼續說道:「再來嘛……教國內有所謂
的『神人』,據說是六百年前的『六大神』的後代。現在教國境內有三人,而我會變
成這樣子,就是其中的兩個神人的傑作……雖然有一半是我有另外的打算才搞成這樣
。」

「神人……六大神……」迪米烏哥斯沈思了些許後,露出訝異的表情:「難道說,那
所謂的『神人』等級……和我們一樣嗎?」

「不,但即使是粗估,起碼都有 70 以上。可以說遠遠超過一般冒險者的程度。如果
沒有我們在的話,他們大概就是這塊大陸上最強的。」

「……沒想到教國還藏了這麼一招。」

「放心吧,那兩個現在已經在我的控制之中,往後教國的情報蒐集會便利許多……呃
……」

雖然HP沒有再減少,但黑洛黑洛卻覺得意識開始模糊了。

「黑洛黑洛大人!?馬雷!」

「我知道了,冒、冒犯了,黑洛黑洛大人……大治癒!」

馬雷使用治療魔法,黑洛黑洛身上的暗紅傷痕緩緩地消失。

黑洛黑洛的意識,被拉回了些許。

「……謝了,馬雷。」

「這是我應該做的。」

「……抱歉,看來暫時只能說到這裡。」

「千萬別這麼說。還請黑洛黑洛大人別勉強自己,畢竟您是在這裡唯一的、安茲大人
的同伴。」

「我倒覺得受這一身傷所帶回來的東西,是超值的……這部分就暫時先放著吧。剛剛
的會議內容,雅兒貝德妳可以簡單地和我說一下嗎?」



即使接受治療魔法,黑洛黑洛依然感覺到十分嚴重的疲勞感。

以傳送回到自己房間的黑洛黑洛,也沒注意房間裡的狀況,一躺在床上,整個人就像
是被黑暗吸了進去一般,一下子就陷入了沈眠。


「……說話了呢……」

嗯?

「……可以說話了呢……」

是誰?

「……克萊門汀……」

咦?

猛然地張開雙眼,卻發現一片漆黑中,有著另一個人影。

和這時還躺在藥水池裡的克萊門汀一致。

「……更正確地說,是名為『克萊門汀』的人死後,剩下的人格殘渣,也可以說是被
拋棄的那一部分。」

被拋棄?

確實,雖然對方是赤身裸體,但腰部以下卻像是被漆黑的某個東西遮住了……

然後,自己也發現了,視線中的雙手,是人類的雙手。

「是啊,自從那個慘無人道的『拷問』後,『克萊門汀』就把屬於理性的部分給拋棄
了。」

記得當時有聽安茲說過,克萊門汀的眼神不太像人類該有的眼神。

除了瘋狂,什麼都不剩。

而在剛拿到她的屍體時,司書長們也做過檢查,發現除了本身的致命傷外,陰道和子
宮曾經受到相當嚴重的燒燙傷,根本上來說已經失去了基本功能。

連女性應該有的幸福都徹底被剝除。

那麼,妳是想要回自己的身體才和我接觸嗎?在這個只有意志的夢世界……

「就算要的回來,『我』也沒辦法作什麼吧?這個人格的殘渣,是沒辦法『行動』的
。」

換句話說,只是個殘渣的「她」,沒辦法正常和肉體做連結。

那,會和我接觸的原因是?

「那個……只是想說說話而已啦。」

喔,這樣啊。

那,如果我可以讓「妳」有限度地和肉體相連結,妳願意以忠誠交換嗎?

「你……做得到?」

我只能說盡力而為。

等我真的成功了妳再考慮也不遲。



張開雙眼,是有點熟悉的天花板。

是自己的房間。

「呼……睡了多久了啊……應該在睡前注意一下時間的。」

「你已經睡了七個小時囉。」

「咦?」

一聽到安茲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黑洛黑洛立即往床邊一看……

安茲就坐在床邊。

「……他們還是跟你說了啊。」

「嗯,是我硬要他們說的,別責怪他們。」

安茲的語氣聽不出帶著何種感情……或許是被壓制了吧。

「我先聲明,我只是想實地探查一下,從克萊門汀的記憶裡看到的那片花海,看看能
不能在第六層重現……沒想到運氣這麼不好……」

「哼……只是去一趟教國境內的花田就得到這麼多情報,這是哪門子的運氣不好?」
安茲冷笑一聲,對黑洛黑洛所謂「運氣不好」顯然不以為然:「不過,你到底是用啥
方法控制住攻擊你的那兩個『神人』?」

「……抱歉,『這個』我還在掌握中。等以後有機會我實地演練給你看吧,現在要說
明還太早。」

「……那我就拭目以待囉。」

「那麼,有件事我現階段只想先跟你說。」

「……是關於教國的事情嗎?」

「嗯。是關於『六大神』的事情。」

「……你是想說,『六大神』是『玩家』對吧?」

「……猜得到?」

「大概吧……既然身為後代的『神人』等級可以達到這世界的冒險者都難以企及的程
度,身為先祖的『六大神』會是『玩家』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

「時間上很難理解對吧?」

「嗯,沒想到會是六百年前……」

「只能說,這個轉移機制還有很多的謎團。就連是不是單行道,我們也不知道。」

「就我來說,已經不是很在乎能不能回去原本的世界。我只在乎,往後還會不會有『
玩家』來到這個世界。」

「這應該是肯定的吧?只是多久以後的問題,還有……」

「會不會下一個就是我們的同伴……這樣。」

「……」

「……」

「有點奢侈的期待呢,這個……」

「想笑我也沒關係的喔。」

「不,我沒資格笑你,真的。」

「呵……再半小時,我們這邊就要對蜥蜴人進行威力宣示了,要一起過去嗎?」

黑洛黑洛稍微感應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後,搖搖頭說道:「不了,身體的疲憊感還
沒完全恢復,去了只會礙手礙腳的。」

「那你就好好休息吧……真是的,就算是個意外,也別把自己弄得這麼狼狽吧。」

看來安茲對黑洛黑洛這次的舉動,還是頗有微詞的。

「……抱歉。」

「那麼……」

安茲起身準備離去時,黑洛黑洛叫住了他。

「安茲,有件事情……我想以個人的身份拜託你。」

「什麼事?」

「……當有一天,守護者們想離開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獨立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夠以
祝福的心情,以身為父母的心情,送他們離開。」

「黑洛黑洛?」

「我說,想出去獨立、和拋棄我們離開的狀況,可以說是完全不一樣的喔。」

「……被你看出來了嗎?」

安茲心裡一直在害怕的「那一點」,似乎都暴露在黑洛黑洛的眼前。

「守護者們對我們無上至尊的忠誠是絕對的,所以即使他們未來想要獨立,那也一定
不是因為不再對我們無上至尊表示忠誠,而一定是因為更進一步的……。」

「……老實說,我不知道到時能不能像你那樣豁達地看待一切,起碼現在……我還不
行。」

安茲很誠實地這麼說著。

「沒關係,這只是我個人的一點小期待罷了。」

身為無上至尊的、一點小小期待。

期待著那些守護者們,能夠「進化」到身為父母的無上至尊的眼中的模樣。



科塞特斯的初出戰,以漂亮的勝利作結。

很理所當然的勝利。

以最高才 20 級的蜥蜴人菁英部隊,對上百級的科塞特斯,就算期待蜥蜴人慘勝也只
是緣木求魚。

而在偽裝建築裡的一眾守護者之中,唯獨一人的面貌十分陌生。

她穿著十分貼身的黑色輕裝甲,把豐滿的上圍充分地襯托出來;下半身則是黑色丁字
褲外加一件前開的裙子,後腰則是配著一對刀刃同樣是黑色的匕首。

雖然一頭黑色的頭髮略微遮住了雙眼,但仔細一看還是看得出來,那張臉其實很像某
個人……

她在角落一直聽著安茲和守護者們的談話,不發一語。

直到……

「……黑洛黑洛你覺得呢?」

「我嗎?嗯……」女子說話的聲音,並不是黑洛黑洛原本的聲音:「就當作賣他們一
個人情吧。而且我也覺得就讓那些菁英逝去,比起復活,當成製作不死者士兵的材料
反而比較浪費不是?」

「……可塑性是吧?確實不死者的能力在一誕生的瞬間就被確定了。如果蜥蜴人的能
力能夠經由鍛鍊,來達到同等、甚至超越不死者士兵的能力,那只是當作材料確實是
浪費了。」

迪米烏哥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話說回來……」

「嗯?」

「黑洛黑洛,你確定要用『她』原本的聲音嗎?」

「嗯,老實說一使用這身體,就很莫名地對口唇蟲的觸感感到十分不舒服……畢竟這
身體經過和我原本身體的細胞融合後,已經不能算是屍體或不死者了。」

是的,這名女子其實就是黑洛黑洛……更正確地說,是黑洛黑洛的第二個身體。

克萊門汀。

在和黑洛黑洛的部分肉體融合後,黑洛黑洛可以有限度地改變這第二個身體一部分的
外貌。

但,黑洛黑洛刻意地,不改變面貌。

「不過光看還真的看不出來,你的本體就藏在她的子宮裡啊……」

「喂喂,看得出來就慘了好不好……又不是懷孕……」

「哈哈……抱歉抱歉。」

「……總之,這個身體現在的等級大約 60 上下,等有空閒時,再好好測試一下關於
『武技』的部分吧。」

「嗯,到時就由我親自『品嚐』看看吧……那麼,既然現在是決定要統治蜥蜴人村落
了,不過,有適合當村落代表的人選嗎?他們有可以代表整個村落的組織嗎?」

「沒有,但有一個人適合當村落的代表。」

「喔?是什麼人?」

「是沒有參與戰鬥的白蜥蜴人,似乎擁有森林祭司的能力。」

「是她嗎!嗯,的確可行……」

只是安茲的舉動,在黑洛黑洛的眼中,只想到一件事。

這傢伙的收集癖又發作了。


之後,名為「蔻兒修‧露露」的白蜥蜴人被科塞特斯帶來。

安茲以監視蜥蜴人內部為代價,提議讓薩留斯復活。

只是過程中,聽到蔻兒修提到「那麼,您想對我這個忠心的奴隸要求些什麼呢……我
的身體嗎?」的瞬間,雅兒貝德和夏提雅立即變臉……

真是的,這兩人都不看場合的嗎?

嘆了一口氣,黑洛黑洛毫不客氣地就往她們兩人的頭巴下去。

碰!

碰!

聲音之大,連安茲都不禁轉過頭來一看究竟,然後看著雅兒貝德和夏提雅蹲在地上抱
著頭的樣子,啞口無言。


「那麼,我和亞烏拉就和蔻兒修過去部落一趟,這裡就交給你了,黑洛黑洛。」

「嗯。」黑洛黑洛也舉起手表示「交給我吧」。

目送安茲三人以傳送門離開之後,黑洛黑洛一副準備開始忙碌的態度:「接下來就是
科塞特斯忙碌的時間了……哎,不用這麼緊繃啦,只要有心學習,我和守護者們都會
幫忙的。」

「我科塞特斯,一定不負大人的期望。」

看來他還是很緊張啊。

從他的語氣聽得出來的黑洛黑洛只能以苦笑回應。

「不過話說回來,沒想到黑洛黑洛大人竟然有這種能力,實在令人大開眼界。」迪米
烏哥斯頂了頂眼鏡:「該不會連黑洛黑洛大人親自製作的索琉香也可以……」

「不,這是只有古代種史萊姆才有的技能,而且這技能必須冒一定的風險。我是拐個
彎去避免某些可能性,才能讓成功率提升到可以信任的程度。」黑洛黑洛說道:「更
何況我當時還刻意把索琉香作成人型,再加上這個技能意義不大。」

「不過,還真的很讓人羨慕呢……」

夏提雅的視線很明顯地在看著黑洛黑洛……或者該說是克萊門汀的胸部。

雖然還是輸給雅兒貝德,但也算稱得上巨乳了。

「唉呀,已經坦承落敗了嗎?」

「嗚……!」

夏提雅不悅地瞪著一副勝利者姿態的雅兒貝德。

「哼……」

不過來自黑洛黑洛更加不悅的視線,瞪到她們兩人只能同時低下頭表示歉意。

「要爭寵我是沒意見,不過麻煩一下,注意場合。」

「「非、非常抱歉!」」

「夏提雅,關於妳的身材,我只能說去埋怨妳的創作者佩羅羅奇諾吧……如果不是他
急性子到一直纏著『他』,『他』也不會刻意在這方面竄改設定,逼得佩羅羅奇諾也
只能跟著改……」

「嗚……怎麼這樣……」

夏提雅無力地跪在地上,無語問蒼天。

雅兒貝德這次也沒有落井下石的衝動了……萬一自己的設定也在當時就被動手腳的話
,那……

想到這裡,雅兒貝德決定當作不知道。

就在這時……

「有訊息?……是索琉香嗎?嗯?我的聲音不對勁?我應該和妳說過,我正在弄第二
具身體的事情吧?對,現在正在使用中……好了好了別那一副哀怨的樣子,別跟我說
妳是為了這個才……等等!妳剛剛說什麼?現在可不是開這種玩笑的時候……什麼?
人類的少女?確實報告裡沒提到,不過……是嗎?妳是這麼認為的嗎?我知道了,我
會向安茲報告,到時候再看要怎麼處理吧。」

「訊息」結束後,雅兒貝德擔心地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黑洛黑洛大人?」

「……算是小事,但也有可能會演變成麻煩的事情。」

「這到底是……?」

「……賽巴斯,有背叛的可能性。」

黑洛黑洛語氣沈重,讓一眾守護者臉色大變。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203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OVERLORD

留言共 1 篇留言

咳咳
有種官方的感覺 棒呆了

09-08 22: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col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後一篇:飛鼠與黑洛黑洛(over...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12344888各位讀者
融合懸疑推理和熱血戰鬥的都市輕奇幻《Math Server》劇情即將進入高潮,走過路過千萬別錯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