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玻璃星》卷二 謠之六 糾結於心中的存在(1)

作者:亞米珞│2018-09-04 15:53:24│贊助:14│人氣:381

        「哎,昨天的事我越想越不對,艾利希會不會已經知道我們的計畫了?」

       珞趴在羊毛地毯上,一手拄著下巴雙眼無神地盯著外界古文獻,一邊提出質疑。

       自從看書想睡的毛病被發現是裝的之後,為了離開島嶼他們還特地休學,只希望計畫能夠順利。

       這幾天他過著和書本為伍的日子,西司更是起勁地幫他惡補以往落下的外界知識。

       西司站在藏書區角落的書櫃前尋找書籍,抽了幾本書便走回座位,看也不看一眼把牆壁和書櫃間兩坪空間當基地的珞。慢條斯理地翻閱書籍,淡淡地回了一句。

       「你問我我也沒辦法給你解答。」

       珞有些沉不住氣地抬頭看向坐回椅上的人,洩氣地把書往旁邊推去。

       「如果真的被發現了呢?」

       「那就只能……」

       不等西司把話說完,珞撇了撇嘴,語氣不太好地把對方的話給搶來說一遍。

       「船到橋頭自然直,總會有辦法解決。我都知道你要講什麼了。」

       不覺得自己的語氣有什麼不對,對於連續五天都把書往對方送的罪魁禍首,珞完全有理由可以向對方表現他的不悅。

       珞撇了一眼周遭的陳列書山,只要不小心碰到便會遭書崩埋沒,可見西司塞了多少惡補資料給自己。即便珞再不爽,他心裡也很清楚這對即將遠行的他們來說是必須要做的功課。

       「既然都知道我會說什麼,那你為什麼還要問我這個問題?」

       翻著書頁,西司一邊閱覽內容,一邊分神跟珞說話,導致今天進度整個落後不少。原本預計花一個月時間把外界相關資料讀完,這樣看來大概要往後延兩個禮拜才看得完。

       雖然也是可以把資料用記錄水晶拷貝一份,不必全部詳讀,但是他認為這麼做並不安全,假使全員闖關成功,卻無法保證水晶不會遺失。實際把資料詳讀,即便沒辦法全數吸收,至少還能保有外界認知,同時減少一些生活障礙。若真要拷貝的話,必須得多拷貝幾份,放在行李和夥伴身上比較保險一點。

       「拜託,我們計畫的可是大事,萬一途中出了什麼問題,那不是我們可以承擔的,再說這件事要是成功,對生活在島嶼上的人……嗯,對空靈好不好……還有待商榷。」

       「……嗯,許多人都被故事毒害很深,能不能完全接受真相都是個問題。」

       「不過輕易接受卻不質疑,進而深討真相真實度的我們在世人眼中也是個不珍惜生命的怪人吧。」

       珞自嘲地搖了搖頭,動作小心地坐起身。似乎是聯想到某個人的所作所為,更是忿忿不平。

       「人,真的很恐怖。為了掩蓋自己的罪刑,不僅毀滅證據,還把錯誤的觀念植入我們的思想,到最後居然還把爛攤子丟給他的工具處理,那個老頭子還真是……無可救藥的渾蛋!」

       「……嗯。」

       面對擺在眼前的事實,西司僅能淡淡地應一聲。

       聞言,珞訝異地提起一端的眉。

       「真難得你居然會認同我的話,你平常不都要我感恩老頭子,不要對長輩不敬嗎?」

       西司停下閱讀的動作,指腹輕壓書緣一角。

       「畢竟過去發生的事無法改變,再怎麼去怨恨對現狀也不會有任何幫助,現在最要緊的是想辦法怎麼解決玻璃珠的問題。在沒有歸還鑰匙的情況下,突破天環到外界冒險也只是枉然。」

       「這倒是啦……」

       珞搔了搔頭,霍然聽見居住層的窗戶被聲響的巨大聲音,不解地皺了下眉。

    「是有東西掉下來?還是枝葉敲窗戶的聲音?」

  西司無言看了眼不遠處的窗戶,枝葉沒有搖曳的跡象,況且他們來這裡前已經把門窗都關好了,根本不會有枝葉敲響的問題,更不會發出那麼大的聲音。

  所以,他得出一項結論。

  「也許是特定人士上門。」

  「有誰會有那個閒工夫來這裡找碴,說不定是什麼東西沒放好,掉下來的聲音吧。」

  珞的想法與西司迴異,認為不是什麼要緊的事。

  「我去樓上看看好了。說不定也有可能像你說的是東西掉下來,剛好我也可以回房間拿東西。」

  「你要拿什麼?」

  「拿資料。」

  珞看著不亞於他身邊書山的桌面,整個眼神死。

  「……你是有多缺資料啊。」

  「閱讀是好事,多了解一些東西對自己只有益處沒有壞處。」

     西司站起身,才剛走向門口便收到珞的挪揄。

  「……希望不要是專職詐騙的人。」

  西司沒好氣地回了一句,便往住家走去。

  「……你都幾歲了啊,還鬧蹩扭。」


        ◇


       「哇,沒想到我的祈願真的實現了……」

       當西司把來訪的艾利希兄弟倆領到藏書區,珞一臉驚愕看著艾利希臉上的大片瘀青,不由得將心裡話說了出來。

  「什麼祈願?」

  西司滿臉問號地看著珞,不解他為何直盯艾利希先生的臉看。

  「呃……沒事。」

  珞聞言,連忙回過神,心虛地撇過頭。

  「不過,為什麼艾利希你們會來我們家?」

  「……呃,現在這裡是什麼狀況?」

  所見之處全都是堆積成山的書,另一人更是不怕危險坐在書山旁邊,完全不怕書崩一樣。
艾利希整個人傻眼,不懂現在是什麼情況,一旁的那堤卻滿心敬佩西司和珞的行動力。

  「這個……」

    西司聞言,不知該如何解釋目前的景象。

       剛才回住家看是否有物品掉落。沒想到一開門就看到那堤和艾利希站在他家陽台大門外,可見那一聲巨響是誰的傑作。

  擔心遠行一事被揭露,西司佯裝一派自然的模樣接待訪客,在艾利希提出想和西司和珞談些事情時,西司心裡簡直有一大群大象在狂奔,無奈之下,僅能回房拿取所需資料,並將訪客領至此處。

  西司大致把方才的事情說給珞聽,珞的臉色一僵。

  看珞一臉憂愁的模樣,艾利希大概能猜到對方是想起前幾天發生的事情。他隨意找了張椅子坐下來,露出抱歉的微笑。

       「不好意思,讓你們留下了不好的回憶。」

       「啊……不會啦。」

       珞擺了擺手。

  艾利希看了站在身側的那堤一眼,輕笑一聲。

  「歸還鑰匙的任務也算我一份吧。」

       聽見艾利希說的話,西司瞠大雙眼瞪著他看。

  「……!」

       艾利希先生也要加入?這是什麼神轉折?

  珞更是驚愕地轉過頭不敢置信的看向某個人。

  「……那堤,你居然破功!」

  珞不禁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他還是那個堅持規則到可怕境界的艾利希嗎?他的正義精神飛到哪去了啊?希望不是被他摔掉的……

  「昨天我們也跟父母談過這件事了……」

  見矛頭指向自家兄弟,艾利希不見一絲不悅,還把更大的驚嚇轟到他們面前。

  「你居然還跟你父母說了,艾利希你的腦袋是不是進水了!」

  對於珞的不當用詞,艾利希一笑帶過,完全沒放在心上,再說職場上什麼難聽話都有,珞的攻擊性言語跟那些話比起來一點威脅性也沒有。

       艾利希做出暫停的手勢,接著說下去。

  「聽我把話說完。他們同意我們前往外界的事情,當然我們沒有把你們的事情說出來,要是說出來,事情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驚訝過後,又是另一起驚愕。珞整個人像是被腦內轟炸一樣扶著額頭。

       「……不是早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與珞的反應不同,西司強逼自己扯出一個微笑。

       「你家父母也太特別了吧……」

       「不只這樣,他們對我們兄弟倆的評語總是『出門像丟掉,回來像撿到』。基本上聽聽就好,不用太在意。」

       雖然立場應該是反過來才是,這句話應該要改成『出門像談判,回來像轟炸』才對。

    不知是想安慰西司和珞的情緒,還是對自家埋怨已久,艾利希開始爆自家家的料。

       可惜效果不彰,被那堤瞪了一眼。

       無法評斷別人的家務事,西司僅能和對方說一句。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嗯。」

       說到經書,西司他們家的經書不只難念,還厚到可以砸死人的程度。艾利希心想。

       「話說回來,艾利希先生你怎麼會……想加入我們?」

  「三個小孩在外面到處亂跑,總要有個人保護你們的安全吧。」

  「艾利希你想改行當護衛?」

  珞雙眼一亮,期待對方的回應。

  「不是。」

  艾利希斬釘截鐵地否認。

  一旁始終不語的那堤開口向珞問了個問題。聞言,同樣對珞的回應感到好奇的三人朝他看了過去。

  「慿西司隨時都會搞失蹤的性格,如果不把他顧好的話我這輩子一定會良心不安。而且我一定要看到他結婚後有人照顧,我才能安心。」

  「你是他老爸嗎?」

  那堤吐槽。

  此話一出,除了一臉尷尬的珞,所有人都笑了。
    
   
        ◇
    

        當天傍晚,艾利希、那堤、西司、珞,四個人在圖書館的偏僻角落討論外界的事情。

        西司也將文獻遞給艾利西和那堤,即使與西司一樣完全看不懂開頭的紀錄到底在說些什麼,但對他們來說,後面的記載就夠他們震驚的了。

        艾利希這時才了解,那一天珞為什麼會忽然問他關於歌詞的事情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

     大致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搞懂之後,艾利希輕撫下巴,輕聲低喃。

        「有時候,不知道真相反而是最幸福的事。」

   「艾利希先生,你會反悔嗎?」

        一抬頭,看見西司面色擔憂地看著他。

        艾利希沉聲半晌,在眾人心怕怕地有趣模樣滿足他的惡趣味之後,他才緩緩開口。

        「就讓世人繼續追求他們未完的夢吧……相信我們在未來的某一天會在外面的世界與他們相會。」

        聞言,西司展開笑顏,其他人放下懸空的大石,鬆了一口氣。

        「西司,出發前你的房間要記得打掃,不然味道會變得很恐怖。」

        心情舒緩後,珞一臉俏皮地看向西司。

        「你不說我也知道啦!」

        當下,西司不悅地撇了對方一眼。他們倆人的舉動再度引起艾利希的好奇心。

        「你房間怎麼了?」

        「沒事!我房間很好,什麼事都沒有!」

        除了聽得不明所以的艾利希,一旁的那堤撇過頭竊笑,珞更是很失禮地直接噴笑。

        「別笑啦!到底還要不要討論!」

  被自家人取笑的西司面頰染上淡緋紅,拿過手邊的書本像是要找洞鑽一樣,站起身跑向遠處書櫃將書籍歸回原處。

  「好了,你們兩個別玩了,人都被你們給笑跑了。」

  艾利希好笑地摸了摸自家兄弟的頭,他的舉動讓笑意十足的那堤身子一僵,一旁的珞見狀愣愣地在兩人身上來回看了看。

        「……」

        艾利希你要耍弟控請回家再耍……

        「哥,別再摸我頭了。」

  接收到可愛弟弟冷淡的目光,艾利希滿心惋惜地收回手,此時西司剛好走了回來,似乎感覺到氣氛有點微妙。

  「怎麼了?」

  「沒事,我們開始討論吧。」

  隨後,他們開始討論起需要準備哪些東西才能到世界樹頂端,然而討論卻遲遲沒有進展,一直糾結在逆風的問題點。

  半晌過後,西司提出了一項提議。

  「之前我經過多莉緹的店面,剛好聽到多莉緹和顧客聊到這方面的問題,不只白天挑戰風險大,到了晚上夜色昏暗看不清狀況不利於飛行。所以我在想,如果想要避開星環還有人們的耳目,必須在晚上時出發,雖然很暗沒錯,風險也會比白天時來的大許多。你們覺得呢?」

  認為夜晚風險太大的珞,提出了他的疑問。

  「為什麼要在晚上啊?」

  「因為我和那堤的身分並不適合在早上挑戰世界樹。」

  整段話聽下來,大概能了解西司想法的艾利希,直接說明他和那堤本身的問題點之一。

  「另外,我們也要準備食物還有最低限度的簡易生活用品。」

  「哎,艾利希,你覺得我們要準備什麼禮物給空靈,既然要開門,那就一定會進到別人家裡,總不能兩手空空的吧?」

  「你是要去見女方家長嗎……」

  對於珞的發言,艾利希感到有些無言。

  「我之前聽爺爺說過,空靈很喜歡甜食,尤其是新鮮的青莓果。」

  這意外的發現,那堤等三人疑惑地面面相覷。

  「空靈喜歡吃甜食?」

  艾莉希和那堤的反應大不相同,艾利希很訝異第一次聽到精靈竟然喜歡吃甜食。那堤則是低聲抱怨。

  「既然都是甜食,為什麼一定要選青梅果,而且還是新鮮的。」

  不理會自家兄地的抱怨,艾利希接著提出疑問。

  「我記得沒錯的話,空靈擁有如水般近乎透明的身姿……這要怎麼吃東西?」

  「應該也是用嘴巴吃吧?」

  珞攤了攤手,隨意地回應。那堤一臉哀怨地看向他的兄長。

  「……哥,你覺得呢?」

  這問題頓時讓艾利希兄弟倆陷入煩惱,思索要如何取得高價位的青莓果。

        一般市售的青莓果平均一袋三千五百枚烏爾幣。西司和珞是學生沒有經濟來源,圖書館執事的南那薪資也才六百枚烏爾幣,勉強撐起家中經濟。

  艾利希和那堤的薪資加起來也只有兩千六百多枚烏爾幣,加上兄弟倆還要另外支付六百枚烏爾幣回饋給雙親,所剩的錢也只剩下兩千枚烏爾幣,完全沒辦法去購買青莓果,考慮到外界貨幣通用性,存款也不能隨便亂花。

  況且,黑羽蝶喜愛的莓果價格高昂,只有口袋相當深的人才買得起。

  即使知道風烙亭的青莓果破天荒的便宜,可是老闆娘不歡迎他們兄弟倆,不,應該說是他們的身分。

  由於老闆娘常被許多獵人嘲弄是大叔、男人婆、大嬸,生意時常被他們破壞,對寰守獵人沒有任何好感,而且下場多半被痛宰。也因如此,對兄弟倆都有先入為主的印象,不願與其交好,即便那堤是寰守獵人家庭出身的世界樹管理者,仍受如此對待。

  「大概也只能冒險去帶刺藤撿了……畢竟那裡的老闆娘和寰守獵人的關係一向不是很好。」

  然而,西司卻說出了一個讓他們兄弟倆更加震驚的事實。

  「多莉緹小姐是男的喔。由於興趣使然又可以當賣點,因為裝的太好的關係,沒多少人知道他的真實性別。」

  「明明都三十好幾了,還裝純情,好噁。」

  相較於珞嫌棄的反應,艾利希和那堤完全震驚到說不出半個字。

  所以,他們現在應該把老闆娘改稱為老闆嗎?

  不,還是算了,想到同僚們的稱呼……為了自身安全著想,還是不要做這種討皮肉痛的行為好了。

  「別這麼說多莉緹小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不要因為自己看不慣就可以理所當然去批評。」

  西司挪開手邊的書,語重心長地說著。

  「西司,你是被艾利希給傳染了嗎?我怎麼覺得你說的話越來越像他了。」

  顯然不吃對方這套的珞,撇了撇嘴,看了某個呆愣的人一眼。

  回過神,艾利希尷尬地輕咳一聲,不願再腦補老闆娘的反串喜好。

  「總之,現在的問題是要怎麼取得新鮮青莓果……」

  「艾利希,我想到一個不錯的方法。不用去帶刺藤搏命,也可以免費得到青莓果。」

  「什麼方法?」

------------------------------------------------------------------------------------------------------------------------

謠之五後篇的故事皆會以兩段式呈現,若造成各位的不便還請見諒>///<

《玻璃星》每周二,下午三點至五點間更新。若因事無法更新,會貼出公告。

若喜歡此部故事,歡迎《按GP》、《留言》、《訂閱》。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亞米珞-165782670682284/

※希望各位都能度過美好的一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88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199612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玻璃星》... 後一篇:《玻璃星》本週公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ლ(´•д• ̀ლ
歡迎各位來我的小屋喔ლ(´•д• ̀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