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純白的阿貝爾》第十三章:歌唱之弓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8-09-03 16:18:47│贊助:10│人氣:176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今天第七騎團的駐點很熱鬧。

  一年一度的騎士團面試開始了,考生所有的表現都會攤在高層面前,從紙面分數到現場展現,最後是面對面的談吐。

  年輕男人們在大門前排隊,通過警衛的身分檢查進入。

  輪到下一個人時,警衛們的職業本能害他們差點彈起來。

  骯髒的女孩抱著行李,渾身飄著臭酸味,說出來意。

  「你們好,我來找我的父親。」

  喔,幸好,大概是哪個團員返鄉探親的女兒。

  警衛放她進入登記,而且努力不當場捏住鼻子。

  值勤的小夥子拿出填寫單給女孩,讓她寫下資料。

  他問道:「你父親的姓名是?」

  女孩趴在桌上寫字,乖乖地回答道:「阿貝爾.薩普特。」

  後方的警衛隊長立刻把嘴裡的水全噴出來。


  噗!


  箭矢正中靶心。

  監考官喊出靶位,長桌後的考官們低頭寫上各自的點評,群眾中傳來稀疏掌聲。射完最後一箭的年輕人鬆了一口氣,拿起項鍊上的十字曉徽親吻。

  十環數合格,沒有脫靶,就是瞄準用時有點久。

  我在紙上寫好點評。

  春季透著一股慵懶,旌旗的影子在地面上飄揚成溫柔的波浪。

  校場上,聖騎士們挑了有陽光的位置趴滿圍欄,對感興趣的考生七嘴八舌,並且開始討論今年要如何整新人,我和騎士團幹部們坐在一起,桌上放著熱飲點心還有一大疊的考生資料。

  湯瑪士站在校場中監督,能穿透人的耿直視線把考生們看得滿頭大汗,但也有人因為獲得副團長的注意而情緒高昂。

  比起弓箭,一般人會想到的騎士團考核通常是劍術。

  我平常也配劍,但那是穿戴制度,聖騎士執劍也就是執個騎士精神的成分而已。

  考核的重點是個人思想、品行、神學、神術、還有自選武術和指定武術,而且在入團後,所有人都得學杖和盾。

  我騎士團的指定武術是弓箭,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的騎士團擁有全教廷最多的射手,更大的原因則是我本人……

  入團考試從早上七點開始,目前進行到指定武試,差不多下午三點。

  今年來的小夥子一如往年,有些完成了兩年的傳教士經歷,有些則是即將從學校畢業,也有些是來重考的,年齡層大約在十八到二十二中間,臉上洋溢著青春的熱氣還有對未來的期盼目光。

  筆試我沒有到場,今天才是重頭戲。

  等到武試結束,我和幹部們會與考生進行多對一面談,最後再把閉幕流程跑一下,公告冊封典禮的日期地點,我就可以下班了。

  湯瑪士的副官站在我身後,報出下一個號碼。


  「三十六號,安柏萬.那不勒斯。步射——」





  「三十六號,阿貝爾.薩普特。步射——」


  我還沒站出來,所有目光馬上戳在我身……臉上。

  我還不是很習慣被一堆人這樣盯著,雖然孕育母神說過祂把我做得很好看,叫我平時要多注意,但我沒想到這件事比起優點更接近缺點。

  我先是在進城後就被女性追著跑,差點弄丟了行李還有腰帶,然後又被巡守隊教官抓起來,用卸妝油還有抹布在我臉上一通猛擦……

  幸好教官最後沒有取消我巡守考試的資格,只是叫我把頭髮束好。

  我容易受注目的原因除了容貌,也有一半是因為我的皮膚有微光,還有人為此問我是不是精靈,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就隨他們去了。

  成為巡守後麻煩只多不減,我只要出去巡邏就會對治安造成反效果,所以巡守隊長聯合其他隊長寫了公文,好讓我可以早點離開巡守隊,備考聖騎士。

  其他考生的親屬都在騎士團外頭等著,我這邊的親屬(雖然是代理上司和隔壁上司)來了邪神那維亞還有風神拉達。

  那維亞對我想成為聖騎士的決定除了大笑沒有其他反應,來考場也只是想要看熱鬧。

  風神拉達比那維亞更像個會關心我的上司,祂輕輕拂過我的臉,叫我放輕鬆,並貼心地止住風祝我弓開得勝,回到觀眾席中去了。

  曉徽神沒有來,這很正常,祂一直都不是一個會回應的神(所以許多放棄信仰的人覺得曉徽神不愛他們或不存在,我卻覺得曉徽神在信仰中把祂自己當成了最不需要的一部分)。

  我拿著歌唱之弓(那維亞從阿普斯那裡搶來給我的禮物)走出來就定位,朝觀戰的幹部還有第七騎團長行禮。

  長桌後除了騎士團幹部,還坐了一個穿神官袍的傢伙。

  這個神官坐在一群聖騎士中間幹什麼啊?

  年輕的神官一臉老成,嚴肅傲慢地繃著臉,絲毫不覺得自己——一個神官——坐在聖騎士考試現場的一群聖騎士中間有什麼好奇怪的。

  騎士團幹部對我的「聖光面膜」交頭接耳,得知我並沒有使用法匣。

  我選了步射,因為我不會騎龍也不會騎鹿更別提騎馬了。

  歌唱之弓接近長弓,所以箭靶放在最遠的九十米外,我選了一支輕箭架到弓上。弓發出響亮的琴音。我聽到人群中傳來笑聲,說這個小花瓶太緊張了,剛拉弓就失手放箭。

  我不知道那個人在笑什麼,拉完弓不就是要放箭嗎?

  ——十環。

  箭矢端正地插在正中央,不偏不倚。

  歌唱之弓的清亮弦音嚇到了一旁的監考官。

  他喊了暫停,開始檢查我的弓。

  場中一片寂靜,有種無形的壓力在蔓延。

  最後,監考官也沒有找出這把弓的違規之處,就像我在進入考場前負責檢查裝備的法術師還有魔法師一樣。他玩了幾下弓弦,聽著樂器般的弦音抬起眉毛,把弓還我了。

  我舉弓搭箭,拉完就放。

  弦發出穿透人心的琴音,靶心上發出爆裂聲。

  第二箭射穿了第一箭。

  人群中再也沒有議論聲,而是傳出轟然的掌聲。

  風神拉達開心地橫衝直撞,吹歪了好幾個聖騎士的盤髮。

  我站在歡呼聲中,被油然而生的快樂沖刷。

  教父,真希望你也在這裡。

  帶著孩子般的愉快情緒,我再抽了一支箭,胸膛裡有一股止不住的悸動。

  箭靶下再度躺了一支被切開的箭矢。

  我射了一箭又一箭,十環上仍然只有一支箭,直到靶下堆出半支箭矢的小山,我在空蕩的箭盒抓了個空後,才收弓下場。

  觀戰的幹部按著桌子站起來,監考官大聲報分,我成為了歷年來第一個害後面的人沒箭矢用的考生。

  這是我踏向未來的一步,給我「正式的人生」起頭,我會繼續走下去,就像箭矢一樣,勇往直前直到終點。

  有種情緒從心中長出,既閃耀又充滿希望。

  如釋重負笑出來的那一刻,雲層破開了——

  在神世見過的曉徽神神光照下來,像一道目光從我身上開始蔓延,延伸出一個巨大的曉徽十字光斑。

  我直視一點也不刺眼的光源,卻感到熱淚盈眶。

  那是我所知道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曉徽神主動作出回應。

  從那時候開始,我的膚光被稱為「神賜天賦」。

  雖然至今曉徽神真正賜給我的,只有當時的一瞥而已……






  「十環!」

  監考官舉旗。

  我回過神來,三十六號考生剛向我行完禮。

  嗯?為什麼這麼多人在鼓掌?我錯過什麼了嗎?

  我朝箭靶看去。

  十環上只有一支箭。

  只有一箭射中十環的成績很糟糕……但如果靶子下面有一堆被切開的箭矢就不是了。

  三十六號考生嚮往地望著我,手上的複合弓款式與歌唱之弓很接近,臂上還別著一個……呃,那個什麼後援會發行的「我愛阿貝爾」袖章。

  注意到我的視線,他握弓的手緊了緊,耳朵尷尬地紅了。

  「這、這是女孩們硬塞給我的,她們用了強力膠……」安柏萬扯了扯那個黏死在襯衫上的袖章,弱弱地辯解道。

  「……。」我總有一天一定要抄了那個什麼後援會。

  「但、但是我的心情與她們是一樣的……」他繼續辯解道:「當然不是那樣的心情,是因為您在射藝上帶給我的啟發真的非常多……」

  別緊張,我當然知道不一樣。

  因為你不會讓我上《最想玷汙的神職人員排行榜》。

  而她們會。

  「那不勒斯!那不勒斯!」聖騎士們叫成一片,有人還跳到圍欄上。

  雖然聖騎士是神職人員,但仍然有一般男人的血性與熱情。我當年箭箭十環還射穿前一箭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在安柏萬追上我的紀錄後,現場的氣氛非常沸騰。

  我身邊的副指揮朝我問道:「他是最後一位了,您認為呢?聖長。」

  副指揮是在問我有沒有與對方切磋的意思,在沒有宗教戰爭的時代,聖騎士完全閒得發疼,只要一有能讓這群聖騎士找樂子的事情,他們就會像捍衛神一樣勇往直前。

  現在他們虔誠的目光勇往直前射在我身上,沒人在乎我是他們的團長,而他們想要我切磋(來給他們找樂子)的對象是個還沒考完試的考生。  

  好吧,我這個團長大概也只剩這個用處了。

  如果這樣能讓你們對我的名聲觀感好一點,有何不可呢?

  「令人驚嘆。」我翻動文件問道:「你是安柏萬.那不勒斯?」

  「安柏萬.那不勒斯。拉里斯之子。長官。」年輕人說。

  「恭喜你,你是射藝中唯一滿分的考生……」我說完,轉頭對副指揮開玩笑說:「而且這小子還把我的聖騎士都變成了他的人。」

  「您要成光桿司令了。」副指揮搖頭嘆氣。

  安柏萬緊張地抿著嘴又很想笑出來,導致表情看起來很滑稽。

  我也學副指揮嘆氣,把文件蓋起來,雙手交握,皺眉朝安柏萬認真地問道:「你真的要這麼對我嗎?」

  「不,我要他們也沒用處啊。」安柏萬坦然地回應,引起聖騎士們的抗議聲還有幹部們的大笑聲。

  「那麼我該怎麼做,才能把屬下們贏回來?」我問。

  「我能有幸……」安柏萬眼中的目光更加炙熱。

  誰都知道他想說什麼。

  許多大老遠來找我比試射藝的人幾乎沒成功過,他們通常會在我不知道的時候被教廷或騎士團拒之門外。

  曾經有外國皇子慕名前來,教皇硬是讓他鬆口允許曉徽教廷在他國傳教,才把不知情的我召來,說讓我解決一筒箭,別留半支給那個異教徒……

  總之看我射箭很難得,跟我一起射就更難得了。

  我按著椅子的扶把起身。

  「安柏萬。」

  「是的。」他馬上站直身體。

  「你剛才想說什麼?」

  「我在射箭上受了您很大的啟發……我能有幸同您並列靶前嗎?」

  「安柏萬,你是為了成為聖騎士而來,還是為了我?」

  我對追星心態很感冒,只是因為迷戀的話,再優秀我也不收。

  「是『聖騎士』!長官,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志向,只是在幾年前的萬神祭見過您開弓後,我就決定將進入第二騎團的志願改成第七騎團!」安柏萬大聲回答。

  聽到他改變的志願,聖騎士們尖叫歡呼起來,還有人給他吹口哨。

  所以你原本要去斯奈克的騎士團?

  我的心情瞬間好得不行!

  來來來!不就是射箭嘛?

  「好吧,我可不能當光桿司令啊!」

  我馬上給湯瑪士的副官一個眼神,他心領神會,轉身就去取東西。

  「您的意思是可以跟我……」他雀躍地想要確認我的意思。

  「你不會不想給我將屬下們贏回來的機會吧?」我說。

  「當然不會!」安柏萬用嘹亮的聲音回答,臉上都是喜悅。

  「湯瑪士。」我喊道,副團長一聽馬上超級立正,直視我頭上的空氣,我指向趴滿校場圍欄的聖騎士對他說:「讓他們報數。」

  湯瑪士立刻翻身上馬,往圍欄策馬,大聲傳令道:「各隊報數!」

  聖騎士們嘩啦啦地站成一片,還排好了隊形,並從湯瑪士最先接近的方向開始大聲報數。

  「——一百三十四!」

  好久沒射箭了,我感到久違的玩樂悸動,迫不及待地想要握到弓。

  自從我成為聖騎士後,除非重大活動,否則都不會有人想讓我射箭……因為在我射到滿意以前,箭矢的消耗會高到會計官若瑟決定先給我一箭再說。

  湯瑪士的副官將我的弓拿來,並且和帕諾隊長合力上好了弦,交到我手上。

  歌唱之弓不算在我手上成名的。

  直接一點來說,它是靠自己成名的。

  「歌唱之弓」是神話中的武器,在射出箭矢後弦會發出很響亮的聲音,像琴聲,但更亮。根據那維亞的說法,這個聲音更像「箏」。

  所以歌唱之弓就在我手上得到了「歌唱之弓」的美名——來自它自己的美名。

  手指在弓上摩娑的感覺讓我感到很溫暖,那感覺就像教父站在我身後,正溫柔地注視著我,並且總是提醒著我那句話——

  「專注目標,阿貝爾。」

  「好的,教父。」

  「長官?」

  「沒什麼。一個十環換一個人,總共一百三十四箭,你覺得呢?」我對安柏萬問,並脫掉外套,解下飾帶與狩帶,只留下聖徽,再捲起袖子卸下手套。

  副官聞言,馬上叫人去搬舊庫存出來。

  「如果有一箭落空,我就把那個人交給你三天如何?」我提出條件。

  場邊的聖騎士們一聽,馬上鬧成一團,還有人不捨地對安柏萬喊道:「你就算得到了我們的心,也得不到我們的人!」

  ……聖騎士們對我勝利有十足的信心,但這番言論同時又證明了我到底有多不得人心。

  唉。

  「沒問題!」安柏萬說:「那麼如果我也沒落空呢?」

  大膽的小夥子……

  「無論你有沒有通過這次的考試,我會為你寫一封推薦信。」

  「謝謝長官!」

  聖騎士們歡呼成一片,一點神職人員的矜持都沒有。我看到巴摩一臉想吶喊又想忍住的神情,整個人在聖騎士中被推來擠去。

  我朝他招手致意,神官終於忍不住跳起來勾住一個聖騎士的脖子,用披索人的獸吼聲朝我喊道:「聖長上啊——」嚇懵了附近的聖騎士們。

  箭靶一字排開。

  射出第一箭後,我才察覺到自己在笑。

  不是平常的禮貌微笑,是由內而外融化的情緒。


  啊,活著真好——


  「十環!」監考官幾乎要把旗子拋飛。






  黑髮聖騎士舉弓、搭箭、拉弓、放箭。

  全部的動作一氣呵成,沒有半點對風向、距離、瞄準的顧慮,每個步驟所花的時間都一樣長、一樣快,令安柏萬不禁懷疑這些全是「一個動作」而已。

  噹!

  弓弦發出悅耳的鳴響,箭矢正中十環。

  傳聞中的歌唱之弓令安柏萬看得目不轉睛,但更加吸引他目光的則是阿貝爾拉箭的方式——

  捏箭式是拉弓中一種最能乾脆俐落放箭的方式,但會受限於弓的拉力與磅數,對指力的要求高,沒有人會選擇用捏箭式去拉開高磅數的弓。

  阿貝爾捏箭的食指和拇指輕柔得像拈起一條手帕,從容地還給一名女士。

  噹!

  這一箭深深紮入十環,上一箭的殘骸落地。

  不過安柏萬也有點疑惑。

  再怎麼樣,這個聲音也不像在「歌唱」啊?

  場邊的聖騎士們喊起來:「那不勒斯!那不勒斯!那不勒斯!」

  騎士團幹部們瞪了屬下好幾眼,尤其是湯瑪士,眼裡都要燒出火來了。

  他不甘示弱地站到幹部們中間,用平平的語調大聲喊道:「薩普特!薩普特!薩普特!」,其他幹部們趕緊加入他的風向。

  阿貝爾已經射中二十個十環,監考官揮著旗子,趕羊似地趕了二十個聖騎士到阿貝爾身後的空地。他已經不喊幾環了,而是喊幾人。

  安柏萬感覺自己在冒汗。

  阿貝爾放箭的速度太快了,而且不是刻意那麼快的,倒不如說他根本沒有在瞄準,而如果他想,安柏萬相信他的速度還能再更快。

  安柏萬才射了七箭。

  當他射到第十箭時,阿貝爾的報數已經過了三十五。

  阿貝爾好像已經聽不到其他人的聲音,也看不到箭靶以外的東西,安柏萬努力地追著阿貝爾,但在差點射中九環以後,他只好慢下速度。

  阿貝爾仍然在放箭,而且開始換箭靶。

  持弓的左手將武器一拋,用右手接住,換左手抽箭——

  安柏萬到此也不得不停下射箭,燃燒的眼神瞪在黑髮男人的動作上。

  阿貝爾繼續走射,仍然箭箭十環,忽然間開始加快腳步,副團長湯瑪士抓準時機,朝還有一袋箭的阿貝爾再扔去一袋,被對方一手抄來背上,仍然在看靶。

  又是一箭搭上歌唱之弓,阿貝爾忽然回身——這個靈巧的回身像旋轉的飛葉、某種機動迴避——並放箭!

  安柏萬為阿貝爾的動態視力還有反應速度大感驚訝。

  在忽然轉身的情況下,阿貝爾的放箭依然沒有遲疑,又是十環中央。

  聖騎士們的鼓吹對象換成了阿貝爾,大聲嚷嚷起來,眼中只剩下那一箭快過一箭的殘影。

  場上新放的箭靶位置都是隨機的,朝著不同的方向,阿貝爾就像安柏萬所想像的遊俠,在危機四伏的林中騰挪。

  黑髮男人忽然往側仰,箭頭斜指天空,那支箭射向太陽,畫出一道拋射軌跡,憑空轉了個彎繞過兩個箭靶射中後方的十環。

  阿貝爾在靶陣中飛馳,臉上有酣暢淋漓的笑容。

  他與安柏萬幾年前在萬神祭上看到的不同,並沒有沒有肅穆地在靶前緩緩架弓搭箭,莊重地為儀式射出禮箭。

  至此,安柏萬才見識到阿貝爾真正的「射藝」。

  阿貝爾躍起,在空中轉身的同時射了兩支箭,正中兩個靶心。

  他射箭的方式越來越多,節奏也越來越快,還看著心情左右換手持弓,射箭姿態隨著站位還有接續動作而變化,箭矢被花樣百出地射出去。

  阿貝爾射箭時的情緒能感染任何人,你看到的時候就會知道,他有多麼投入還有喜愛這件事。


  噹、噹、噹!


  三支箭連成一直線,追尾連珠。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弓弦響一聲接一聲,在箭箭追尾的節奏中,他忽然有了黑髮聖騎士在場中舞動的錯覺,而連番的弓弦聲中也出現了曲調。

  阿貝爾太快了,歌唱之弓在手中翻動,弓弦抖成一片銀光,陣陣鳴響讓安柏萬想到了祭典中的舞曲、出征前的戰歌——


  這把弓真的歌唱了。


  阿貝爾朝天空拋射,箭矢遠遠落下正中最遠處的十環!

  湯瑪士拋箭袋的速度已經追不上阿貝爾消耗的速度。

  他拿走一副考場的弓箭,策馬張弓搭箭——

  在考生們的驚叫聲中,阿貝爾像是與那支箭矢約定好了一樣,手一撈,拎住箭尾反手架到弓上,又是一個十環!

  湯瑪士的馬繞著靶場跑,他身體前傾,一箭接一箭地射向阿貝爾。

  阿貝爾一個空翻拎走射來的箭,順暢地架到弓上。

  湯瑪士扯動韁繩勒馬回頭,雙腿一夾,在奔襲中又抽出一支箭。

  這次他持弓的手上已經預備好了另外兩支箭。

  一、二、三!

  他的連珠箭不像阿貝爾一樣箭箭追尾,但也快到有直線殘影。

  阿貝爾朝空氣揮手,輕挪腳步,明亮的眼神綻放著光彩,拎住第一支箭,沒有架到弓上,接著又拎住第二支箭、第三支箭——

  三支箭在手中舞出一個扇影。

  三箭齊發,三個十環。


  「一百三十四!」


  監考官激動的公雞嗓響徹全場。

  阿貝爾的盤髮已經散開。


  他在風中舒暢地一抓,將垂落的髮都往後一梳,笑容比照在身上的陽光更燦爛,彷彿道盡生命中的喜悅的色彩。










片尾曲:《The Rose》
作詞/作曲:Amanda Mcbroom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
That drowns the tender reed
Some say love it is a razor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Some say love it is a hunger
An endless aching need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And you it's only seed

It's the heart afraid of breaking
That never learns to dance
It's the dream afraid of waking that never takes the chance
It's the one who won't be taken
Who cannot seem to give
And the soul afraid of dying that never learns to live

When the night has been too lonely
And the road has been too long
And you think that love is only
For the lucky and the strong
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s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



下一季待續...






特別補充射箭資料(本場既視感):a new level of archery

第一版有追這章大家應該很熟
就是《純白的阿貝爾》
那時候本來是要作為一個暫時結尾用
我根本沒打算用那個稱號
因為漂亮團長已經夠棒了
前一章教皇打斷了阿貝爾唯一的出路
其實也能斷在那裡
但第二季有需要銜接的部分
而且這次改成了日常劇形式
於是還是以這種章節來收尾
好像沒什麼好說的
應該說歌唱之弓好像就是阿貝爾的精華段落了(?


以前每次出去玩,媽媽開車的時候都會放錄音帶
齊豫的錄音帶中就有這首,我一直覺得這首是最好聽的
不過網路上好像找不到純齊豫版本的《玫瑰》
手嶌葵的版本是我也很喜歡的
輕輕柔柔,像一份小心的愛
而且剛好貼合這個故事
於是分享給大家順便創造氣氛

阿貝爾的純音樂BGM超多的,《為龍》的好幾倍
所以有機會再來整理吧,因為有八十幾首(汗顏)

比較重要的BGM除了《玫瑰》還有《The White Rose》
...怎麼又是玫瑰(大爆汗
ANÚNA 是我定期追蹤的一個愛爾蘭團體
管這次更新唱的啥,反正老子全都愛!(有夠狂熱


再偷貼一個我莫名其妙就是覺得好聽而且不厭其煩一直聽的

  《聖尼可拉斯(阿就聖誕老人

最初使用的BGM是Scarborough Fair
大約是在2011年左右迷上這種老民謠
可惜那時候連youtu上也沒幾個版本
近年來翻唱越來越多了我的音樂庫這才擴充
喜歡的版本略多,第二季再來貼吧




各位讀者!
我們《純白的阿貝爾》第二季見啦!

對了,你沒看錯

確實還有「下一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76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手嶌葵|純白的阿貝爾|奇幻|小說|聖騎士|第三版|星座紀元系列|吸血鬼|The Rose|ANÚNA

留言共 3 篇留言


阿倫來留言(廢話)了wwww

阿貝爾這角色,有時都會給我抑鬱的感覺
而這篇結尾見到他發次內心的喜悅,也不自覺地跟他一起高興

歌唱之弓彷彿連結了過去與現在,顯出了阿貝爾現狀的成長
我還沒有補完之前的版本,不過據前幾篇來推斷阿貝爾應該變很多吧?
((真的很怕自己搞錯內容

聽到BGM
我馬上想像到阿貝爾被人群圍繞而自己想著過往。゚ヽ(゚´Д`)ノ゚。
回憶殺。・゚・(つд`゚)・゚・

以上也算是我自己的腦補吧,可能會有些歪的地方

最重要的一點說錯不要揍我(´Дン)ノ還請輕拍指正(掩面)

期待下一季的到來(灬ºωº灬)!

09-04 09:4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感覺你和小黑都從阿貝爾身上體會到差不多的感覺呢XD
之前的版本下方留言應該能見到小黑w
(要注意我說的小黑跟亞空說的不一樣XDD)
小黑也在賴群中唷(?

其實所有的版本都是從第一天晚上開始進行劇情分歧(也就是面膜事件當晚)
同樣在白天街上被茜茜曝光,並且會在晚上抓到夕雅
關鍵事件差不多,但是編排先後有變化
第一版中,雷洛斯的月光線還太早出來爆炸w
後來大魔王線是整條刪除~
如果覺得會搞混(因為我有時候也會搞混版本發展)
右邊欄位有實驗報告1~3版可以看
應該大致上就抓得出這個版本是怎樣(?
每個版本各有獨特的關鍵場合
像教皇殿的鎮邪埋伏,在一與二中的發展與種點變不一樣
3.5版有種選著融的感覺XD

話雖如此可是還是有些之前的關鍵段落根本不會再出現~

BGM讚讚對吧。゚ヽ(゚´Д`)ノ゚。
我好像應該補個中文翻譯上來,那個歌詞真的很美

噢,我們這邊很開放讀者腦補的~
你看看《為龍》的那群獸控都被我默認圈養了(刪除線)

基本上累積到一定量就會開始連環車禍
之前一口氣貼10章撞到不少人XDDD

期待你的到來!!!!09-04 14:23
亞空
女兒回來啦啊啊啊啊
把這段放在下章開頭人家得說觀看體驗極佳?

阿貝爾這樣開掛不意外
但這位安柏萬是啥來頭!?

被弓箭之神眷顧了嗎~
然後親屬竟然兩位神下來冒充WWW

欸 這邊是曉徽教廷大本營耶?!
你們這樣是要一口氣嚇死多少神官?!
(話說人家可以認為曉徽神其實也混在人群中嗎(X)

阿貝爾的主軸是日常劇,那麼當然要始於日常終於日常?

再話說歌唱之弓一直讓人家想到崔斯坦
(這傢伙是直接拿豎琴當弓了好不,射的也不是箭是直接音波攻擊)

09-04 11:3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因為剛好完成你的願望嗎哈哈哈wwww

阿貝爾在弓箭上並沒有開掛(除了他力器本來就很大)
射藝是他實打實練出來的,完全靠自己
神怎麼可能塞這種無用的功能給他XD

沒有冒充啦!
我沒有寫清楚orz
神來的時候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那維亞搭風神拉達的便車這樣

始於日常終於日常!真是個好意見!我怎麼沒發現!
太好了我總覺得我又可以有所突破了(躺

崔斯坦哪位阿wwwwwww09-04 14:34
亞空
嗯?作為追捕吸血鬼的副技能
人家以為會把絕大部分武藝都一起塞進去

另外上司其實都知道阿貝爾跑去當聖騎士了啊
反正20年對神來說也不長?

崔斯坦也是隔壁FGO的圓桌騎士之一

09-04 15:1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阿貝爾追補犯罪者,只需要大嘴一張吃掉就可以了w
如果有案件要處理就用命令句問話或指使對方
另外這個版本中暫時刪了一段

阿貝爾的力道是意願性的物理
所以他的力氣要多大就多大
他要抬起山就抬得起來
不想摸破泡泡就不會摸破XDDD

武藝能幹嘛,直接衝過去吃掉最實在了

對,神確實知道阿貝爾翹班了09-04 15:2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如果你是GM,難道還要特地把技能點滿等級封頂嗎?
為什麼不對著玩家點右鍵,直接刪他帳號ㄋ哈哈哈哈~09-04 15: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純白的阿貝爾》第十二章... 後一篇:《純白的阿貝爾》附篇: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a530大家
不定時更新ACG心得與小說讀後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