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灰姑娘的玻璃舞鞋》15 趁人之危,攻其不備,乃賤人也

作者:鬱兔│2018-09-03 11:00:55│贊助:8│人氣:278
       林佐陽看著季小芸傳來的訊息提醒,卻只有以預覽看過,並沒有點開來。他將手機給放到一旁,在床沿坐起身來,嘆了口氣。

       這幾天以來,沉重的壓力如影隨形,林佐陽不僅精神低迷,做什麼事情都力不從心,老是覺得疲憊……一向整齊的房間,現在也亂七八糟的,他根本沒有多餘的心思去理睬。

       只要腦袋一空下來,難言的愧疚與不安就會如潮水般湧上來,試圖將他給吞沒。心情非常非常地煩躁,不管怎麼樣都無法平復下來……

       雖然很想念季小芸,但是卻又害怕,更擔心如果楊晴將她知道的事情告訴季小芸,那這麼信任自己的她就會從此失去笑容……說不定她還會決定捨棄自己……

       光是想到可能的那天,林佐陽就心痛得快要窒息了。

       鈴鈴──

       電話突然響了。

       他心顫了一下,看向手機螢幕,當發現是John打來的時候,才鬆了口氣……但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卻怎麼有點失望。

       他接起電話,「喂?」

       「嘿,現在在幹嘛啊?要不要來喝一杯?」

       林佐陽想想現在也沒什麼事情,心情悶的話確實喝點酒會好些,「嗯,給我十分鐘,我馬上過去。」

       當他掛掉電話,正要更衣的時候,恰好看見躺在床上的手機螢幕顯示著季小芸的訊息,也就是剛才還未回覆的。之前總是去哪裡都會習慣性地跟她說一聲……但是她應該不喜歡自己去那種地方吧……

       林佐陽關掉手機螢幕,放進牛仔褲右邊口袋裡面。

    ──────────────────

       來到那間「OwlClub」,林佐陽一進門,就看見坐在吧檯左斜前方位置的John正對自己揮手。這個位置是這裡最小單位的四人座,通常和朋友或表弟單獨來喝的時候,他們都習慣坐那個位置。

       林佐陽走上前去,坐在他對面的位置。

       桌子上已經擺了兩瓶酒和兩個透明玻璃杯,一桶冰塊附帶鐵夾也在旁邊。

       John替林佐陽和自己都裝好了酒,「來,乾一杯!」

       林佐陽拿起酒杯,與John的酒杯輕觸咖一聲,便一口飲盡。

       今天的酒似乎酒精成分高了些,不過以林佐陽的酒量來說是不算什麼,酒精滑過喉嚨的那種灼熱感,還有酒精的味道,使他稍稍轉移了煩惱的注意力。

       「怎麼,看你今天心情不錯?」

       「嘿,被你看出來啦?真不愧是十幾年的好兄弟!」John笑嘻嘻地叼著菸,呼了一口氣,擠眉弄眼地示意林佐陽看吧檯方向,「我搞定媃媃啦!」

       林佐陽挑眉,「?」那恍惚的煙味讓他有點神離。

       「是不懂還是裝清純啊?就是『搞定』了啊!」John露出痞痞的笑容,「才十九歲,功夫就這麼好,未來無可限量啊!」

       「恭喜啊,所以你們交往了?」

       「沒啊,她昨天還跟她男友和一群朋友去賓館開趴咧,比我們當時玩得還瘋,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會玩啊!我頂多也才三天換一次伴……哥什麼都沒有,有的就只有錢,有錢,妹就會自己貼上來啊!哈哈!」

       林佐陽漫不經心地啜了口酒,「最近業績不錯?」

       「是啊!哈哈,這個月業績可是大大超前哩!」John其實已經喝得有點醉了,臉頰微紅,「話說你們進展得怎樣啊?」

       林佐陽稍稍移開視線,「……普通。」

       「怎麼,之前不是還超火熱的嗎?天天黏在一起就算了,約都還約不太出來,來了也是一對。哈哈哈,大家都還以為你們下個月就會閃婚咧!」

       林佐陽只是默默地將杯中的酒飲盡。

       「吵架啦?」John眼中閃過一絲銳光。

       「……算吧。」

       「說來聽聽?」
   
       林佐陽其實不太希望有人干涉他們的事情,可是幾杯酒下肚之後,腦袋有點熱熱的,而且事情都堵在心裡,堆積著都快要生病了。

       想了想,他還是大略將事情告訴John。

       聽完這些,John先是愣了一下。因為他其實也知道林佐陽一開始是因為賭注才跟季小芸在一起,所以當然也不會太看好,猜想應該玩玩後就會結束,沒想到他居然這麼認真。

       甚至還為了一個女孩戒抽了十幾年的菸?仔細想想,這幾個月以來,確實是沒看到他在抽……而且還三不五時就看手機在回訊息,乖到簡直都快要不認識他了。這傢伙可是做公關的,玩弄女孩子的感情是家常便飯才對啊!

       不會吧,他居然對一個普通的女孩動真心了?

       ……哼,真愚蠢!

       John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做出同情、理解的樣子,但心裡已經做出了別的打算。雙眼乍看是溫柔,但眼底卻暗藏著狡詐的冷光。

       「唉呀,阿陽,雖然我不想這麼說啦……那女孩是滿可愛的沒錯,但穿這麼土,你也看不慣吧?她這麼怕生,又沒見過什麼世面,而且上次居然還是第一次來酒店欸,我看她根本連夜店、酒吧都沒去過吧,太誇張了!」

       林佐陽抿著嘴唇,沒有說話。

       「而且啊,像她那種乖寶寶、好學生,根本就不可能接受你居然在當公關啦!如果被她知道,鐵定哭得唏哩花啦然後吵著分手,那你還不如玩膩了再把她給甩……」

       John說到一半的話嘎然停止,是因為坐在對面的林佐陽銳利的眼神盯著自己。被那深邃且暗暗含著怒火的眼神緊盯著,就連John都不禁冒了一身冷汗。

       他從來沒看過林佐陽為一個女人能如此發怒。

       「嗨,兩位。」寧寧與媃媃端著酒杯來打招呼。

       因為媃媃很直接地坐在林佐陽旁邊的位置,所以寧寧只好坐在John旁邊。看得出來媃媃今天的心情挺不錯的,故意靠在林佐陽身邊蹭,而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John自然很不是滋味。

       「怎麼,剛剛在聊什麼啊?」寧寧問。

       John故意拉高聲音,「沒啦,就阿陽跟他馬子在吵架啦!」

       故意不去理會,林佐陽默默地又喝了一杯。

       媃媃聽到這,嘴角偷偷地勾起。她故意挽起林佐陽的左手臂,用胸前的柔軟貼近他,嗲聲嗲氣地說:「那個女人有什麼好,像個小孩子似的,連拿酒杯都用兩隻手,裝什麼可愛嘛?」

       林佐陽抽回自己的手臂,還順便朝另外一邊挪動,好與她保持距離。

       這舉動使媃媃有點不爽,不過很快她又自己黏過去。

       John越看越不爽,而寧寧也發現氣氛不太對勁,只好說:「啊,好像有新客人來了。媃媃,走吧,一起去打聲招呼。」

       「好吧……」媃媃不捨地看了一眼林佐陽,但也只能跟著前輩暫且離開。但臨走之前,還不忘記要和林佐陽拋個媚眼,「等我回來喔。」

       當兩人又離開,John和林佐陽這桌的氣氛變得有點詭異。

       顯然根本不把媃媃放在眼裡,林佐陽依舊一杯杯地將酒灌入喉嚨。現在的他其實已經有點醉意了,不過這樣微醺的感覺,心情輕飄飄的,先前那些煩惱好像突然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不過惦記著剛才的事,John可是無法嚥下這口氣。

       他將菸捻熄在菸灰缸,並且拿出一包新的煙盒,拆開之後,先點一支菸自己叼著,隨後將打開的菸盒遞向林佐陽,「女人算什麼,充其量就只不過是件衣服而已,膩了就換啊。怎麼樣,來一支菸吧!心情會馬上變好喔?」

       John說著,空著的那手拿下菸,故意將菸吹向林佐陽那方向。

       其實對於戒菸者來說,煙味會刺激他的神經,讓他想起抽菸那短暫的解脫與腦袋清晰感,進而會讓他想要抽。特別對於煩惱纏身的林佐陽,更是渴望菸能帶給他解脫,就算只是暫時的也好。

       可是,如果接受了,他沒有把握能不再依賴尼古丁來麻痺自己。

       那就意味著,他與季小芸的承諾將成為破局。

       John當然知道,而且這正合他意,「怎麼啦,不抽不是兄弟啊?」

       林佐陽盯著菸盒,喉頭吞了一下。

       就不相信他真有那麼強的定力,John更是拉高聲音,「唉呀,都認識十幾年的兄弟的好意居然也不接受啊?」他假裝要收起菸盒,但是卻刻意放在桌上,還附著打火機,「抽一根應該也不會怎樣啦,反正你不都戒了幾個月了,沒問題的啦!」

       林佐陽抿唇,眼神盯著發直。

       看得出來只要再一點點,林佐陽一定會上鉤,John故意從菸盒抽出一支菸,並且還點燃,再將它遞給林佐陽,「看在兄弟一場的份子上,抽吧!難道你眼裡沒有我這個兄弟?」

       林佐陽看他一眼,顫抖地伸出右手……最終還是接下那支菸了。

       雖然很沒有拿菸,手勢卻已經烙印在習慣之中。菸的辛嗆味再加上酒精薰陶,使他腦袋有點昏沉,更加地渴望菸灌入肺部每顆細胞。他很順手地就將菸湊在嘴邊,深吸了一口再呼出。

       一瞬間,菸的化學成分自肺部灌入林佐陽體內的每顆細胞,使他原本渾沌的腦袋輕飄飄的,什麼煩惱都隨著呼出的煙霧消失了大半。

       看他終於破戒了,John不禁露出不懷好意的陰笑。

       「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再多喝點吧!今天來個不醉不歸!」John又叫了好幾瓶酒,「今天我請客,等等大家都會來,就算醉倒了他們也會送你回家啦,就放心吧!」

       John替林佐陽斟酒,這次他將水的比例故意放少一點,酒更烈了。

      因為酒精跟菸的作用,腦袋越來越不好使的林佐陽對他推來的酒來者不拒地一律喝進肚子裡。好幾杯下去,就連酒量好的他也越來越醉,眼神開始迷茫了起來。

       鈴鈴──

       灌酒灌得正愉快的John手機突然響了,他嘖了聲,接起電話,「喂?」但是因為店裡面音樂的聲音太嘈雜,他根本聽不清楚對方的聲音,只好暫且離開位置到外面去講電話。

       而媃媃看座位上只剩下林佐陽一個人,便偷偷地丟下寧寧,溜到林佐陽的身邊去。

       「阿陽,怎麼只剩一個人呀?」她故意靠他靠得很近,還在他耳邊呼氣。

       林佐陽放下酒杯,雖然看向她,但眼神迷茫的他其實看的世界模模糊糊的,再加上腦袋昏沉,他一時間居然沒有認出她是媃媃,「有事?」

       看出來他整個人都在恍神,她再次確認其他人還沒發現這邊,更是大膽地伸手環抱他,用手指在他胸口畫圈,「既然不給我聯絡方式……那至少告訴我工作酒店的地址嘛?人家覺得寂寞的話可以去找你玩呀……?」

       林佐陽恍恍惚惚,只聽見好像有人在跟他問自己工作酒店的地址。

       因為覺得這個人很煩,想快點打發她,好讓他能繼續喝酒,林佐陽便將自己工作的酒店名稱告訴了媃媃。

       媃媃上網查,很快就找到了住址。她喜孜孜地將他公司的住址紀錄在手機裡面,發現John開店門走進來,她依依不捨地望著林佐陽,趁著他沒注意的時候,拉開他的領子,在他頸部後方靠近左肩的地方留下了一道清晰的吻痕。

       「走開!」喝醉的林佐陽懊惱地推開她。

       媃媃雖然不太爽,可是看見他自襯衫裸露出來的皮膚上有自己的痕跡,還是心滿意足地露出了愉快的微笑,回頭到自己崗位去了。

       而林佐陽本人似乎是完全沒發現吻痕,仍然在喝著悶酒。

       「嘿,阿陽!」

       「大家都到啦,換到大桌去吧!」

       幾個男子來到林佐陽這桌,拉著他到上次慶生時的那個大桌去,而John早就已經在那裡和其他幾位朋友聊起來了。看樣子今天的人數似乎不少,預估跟上次慶生的時候差不多。

       一群男生在那邊吃吃喝喝,酒一杯杯喝下去,酒酣耳熱,話匣子打開來了。對於最近生活上的各種不滿和抱怨,或是無意義的嘴砲都冒出來。隨著年紀越來越大,背負的責任越多,好友聚會有這麼多人的機會就更少了。

       「哈哈哈,最近大偉和胖子都回來了,週六日再出去歡樂一下吧!」

       「當然啊!」
   
       「去夜店慶祝!」

       「喔──!」

       大男孩們越聊越起勁,已經在考慮下一場聚會。

       而林佐陽已經喝得整個意識茫茫,但大概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會露出像學生時期那般無憂無慮、毫無保留的笑容吧?

       ──────────────

(與小說有點關)
嗯,覺得這次的標題有點中國風(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74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灰姑娘的玻璃舞鞋|都會愛情|鬱兔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小渚
辛苦了>▽<

09-03 20:16

鬱兔
不會>////<09-09 20: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UTSU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灰姑娘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灰姑娘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ison203011誰知道哩
更新刀劍神域WoU片尾曲-unlasting/LiSA完整曲歌詞翻譯,有興趣就進來,沒興趣就ㄍ...沒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