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Mirro.R.eality 實鏡 - 進化論(5)B

作者:夜遊魂│2018-08-31 18:04:22│贊助:0│人氣:10
13.
"系統掃描完成,未偵測到其他生命跡象反應。"
我站在主研究室裡的控制面板前,系統操作介面雖然簡單,
但功能繁多,我就只選了生命掃描與環境偵查兩項淺顯易懂的功能執行了。

主系統在重新啟動時似乎也順便將觀察室的電源修好了,
我走了進去撿起被我落下的短刀,端詳著這間深不見底的觀察室。
說是觀察室。實際上只有前半部一小塊還有金屬製的部分比較像人造建築。

我看著後半部的地底森林生出了勝利的信心,
在供電正常後的觀察室的燈光也只能照進樹林裡的一小塊,其餘的部分都與之前相似,
幽暗的環境雖然對我不利,但對青鷹來說卻是致命的不利,
牠們的裝甲厚重且火力強大,但無論多強的火力卻需要打中才能有效果,
一旦陷入了這種環境,厚重的裝甲帶來的不便就會無限的放大。

在完全無法或取得視覺情報困難的環境下作戰,
他們的裝甲發出的聲音會讓他們像黑夜中的燈塔一樣明亮,
但霜狐如果選擇脫下機甲在這種環境與我戰鬥,
就會讓自己陷入更為不利的情況裡,這種兩難的情況他是無法迴避的。

至於拖延時間、不與我正面衝突?
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是我取得了研究所的鑰匙,並完成了研究所的重啟,
目標上的進度我一定是最前的一個,
拖延到遊戲末期他們一定會被分到一個有回合限制的消滅特定玩家的目標,
沒有完成就是他們被淘汰了。

我閉著雙眼,漫步在樹林間,我撫著粗糙的樹幹,將它們的位置刻在腦海中,
我需要確切的空間情報,只有這種方式能夠為我帶來勝利。

「七,你還剩多少?」
「四十五,大概再兩個回合。」
青年低頭看了看裝甲內的顯示面板,研究所已經在他們的視線可及的地方。
他們身上全封閉的外裝甲上不斷的有積雪融化,三人身後拖著一條長長的冰跡。
暴風雪在他們離開城市不久後就降臨了,他們只能被迫啟動裝甲的保溫功能,
消耗了不少能量積蓄。

"叩、叩叩"少年敲著研究所的大門,毫無反應。
「副隊長,要怎麼辦,破門嗎?」
「我來吧。」
被稱作副隊長的青年分別在門板四個角落放置了閃爍著紅光的小型爆炸裝置。

「七,準備。」
他舉起手倒數,「三、二、一」
爆炸成功的摧毀了研究室的大門,七的右手掌中發出強光,
像齊發的箭雨一樣射進研究所,無序地擊中了走道各處,
在金屬製的平面上留下了黑色的焦痕。

「副隊長,沒有人。」
少年小心翼翼的檢查著靠近大門附近的研究室,一無所獲。
「往主研究室走,這裡不會留下什麼讓我們找的。」
青年直接了當的判斷,直指著走道盡頭的主研究室。

三個人緩緩的在走道中前進,研究所的系統似乎才剛停擺不久,
內外溫度雖然有一定的差距,但室內正在逐漸變冷。
被青年手中的光照亮的研究室大門緊緊的閉著,拒絕來訪者的進入。

14.
"轟隆"
主研究室大門被炸開的聲音在地底森林中迴盪著,
我盤算著設在森林各處的陷阱,一邊藏身在樹後,靜靜的等待青鷹的動靜。

幸好他們來的這麼晚,我已經將森林摸透了,
也在四處設下很原始的小陷阱,用來製造聲響與動靜,方便我即時得知他們的動向。

幾道光束無目標的從閘門飛進,僅僅照亮了一小部分的觀察室幾秒後就悄然熄滅。
青鷹特有的裝甲發出的沉重機械聲從閘門口傳入,
霜狐謹慎的個性在這裡也看得出端倪,僅僅派出了一個人探路。

我從腳邊撿起小石頭,高高的拋向入口的方向。
落地的石子激起的回音引起了探路人的注意,緩慢而沉重的腳步聲停了下來。
我在樹林間迅速的移動,蟲子的嘈雜聲掩蓋了我的腳步聲,
我不斷的朝著不同的方向擲出小石頭,迷惑著青鷹的探路人。

門口外傳來第二與第三個沉重的機械聲,
後進來的兩人其中之一舉著大大的光球,照亮了四周。
他走進觀察室中段後便將光球高高拋起,像月亮一樣照亮了樹林,
但持續了沒多久光球就碎裂成小小的光點,像螢火蟲一樣在森林的四處飄著。

「秘銀,真是選了個好場地啊。」
霜狐的聲音透過擴音器傳來,他們站在森林邊緣,又拋出了兩顆光球,
但這次變成光點落進森林後卻像石沉大海,連丁點亮光都沒有留下。
這是我對上九尾狐以來,第一次與霜狐正面應戰,
過去都是由尾狐之一帶著九尾狐二隊包圍我,不讓我接近九尾狐本隊。

我提高警覺心,向著森林深處退去,霜狐見我不回應,也沒繼續說話,
只是三人匯合後組成了三角陣,背靠背的向著樹林深處前進。

聽著他們不斷觸發我設下的小陷阱,
我知道他們只會用這種方式安全但緩慢的方式前進,
我必須要藉著製造混亂來讓他們分散,伺機一個一個攻擊,才不會陷入硬碰硬的局面。 我摸著別在腰後的兩顆煙霧彈,這是我唯一可以阻止九尾狐裝甲的光子攻擊的方式。

他們穿著的裝甲上有不少磨損的痕跡,這代表我的攻擊更容易起效果,
這次並不是九尾狐全體到場,如果我有辦法先將一尾或霜狐淘汰…
就在我踩下腳步時,四周的地面光芒大放,
我在光芒亮起的瞬間就聽見了裝甲啟動的機械聲,
下一秒,我身旁傳來重重的落地聲與槍聲。

「嘖」
我撇嘴,腳下一蹬,往他身後彈射而出,他的雙手中放出了看似無序的光箭。
看見光箭的瞬間我就知道了他是七尾狐,我不打算與他在這個時候就打起來,
他做為九尾狐中頂尖的戰力,是霜狐最優秀的臂膀,
也是九尾狐中唯二掌握了光子攻擊精髓的玩家。

我藉著樹林躲開了追尾的光箭,但另一個裝甲也追了上來,
我熟知的霜狐從不會做出這種壓迫性的動作,他寧願慢慢折磨對手,安全的取得勝利,
也不會冒著風險靠近敵人,所以我可以確定這是一尾狐,
我朝身後拋出煙霧彈,抽出雙刀往一尾狐的懷裡鑽。

上一次跟九尾狐對上時大概是一年前了,
自從赤烏取得優勢後,青鷹就與凍狼呈現著互不招惹的狀態。
而那時一尾狐還沒加入九尾,這也是為什麼我要挑上一尾狐下手,
他是九尾狐中除了霜狐以外沒有與我打過的成員。

當然,我猜霜狐也沒有跟他說過我的武器的事情,不然他應該會阻止一尾狐的行動,
他這麼乾脆的讓他靠近我,大概是想讓一尾狐長點經驗,
畢竟在進化論中,經驗才是真正的實力。

從他用左手臂做出架住短刀的動作我更確定了他是一尾狐,畢竟…
「我手上的短刀,可不是區區裝甲就能擋住的啊!」
低吼聲中交叉劃過的銀光輕易的撕裂了裝甲,藏在厚重裝甲下的手臂露了出來。

一開始他的反應還沒跟上我的動作,左手臂拿來抵擋短刀的部分碎成無數塊,
掉落在地時才反應了過來,他急急退了一步,右手亮起的光子朝著我身前丟出,
瞬間炸開的光子讓我頓時失去了視覺。

即時反應很不錯…但裝甲發出的聲音還是徹底將他的去向暴露了。
我盲目的追了兩步,但霜狐的聲音讓我停下了腳步。

「七,星墜。」
我矮下身子,腳下一蹬,憑著記憶向著煙霧衝出,
身後一陣爆炸推著我加速,我飛進煙霧中,消失在他們的視線裡。

15.
一尾狐摸著左手臂外側原先應該包覆著裝甲的地方,似乎理解了副隊長先前說過的話,
超乎常人的速度,就算是在凍狼的玩家中這個速度也是頂尖的,
雖然如預想中一樣力量不出色,但力量的缺點完全被鋒利的短刀給彌補了,
那兩把不知道甚麼材質做的短刀,能夠輕易的切開由青鷹技術製作出的裝甲,
更不用提沒有裝甲保護的肉身了,
這也是為什麼副隊長堅持要穿著消耗巨大的裝甲與他戰鬥吧。

雖然為了自保拉開了距離,但隨後放出的光子攻擊試圖炸散那團煙霧上時效果不彰,
翻騰的煙霧反而成了他最好的掩體。

數秒後,一個人影從煙霧裡衝出,直直朝著霜狐衝去。
「別把我當成你們的練習靶啊,霜狐。」
我一邊迅速接近霜狐,一邊有些無奈的抱怨著。

霜狐舉起右手,閃爍的光子攻擊蓄勢待發,淡淡地回了一句:
「你也好幾天都沒好好動過了不是?不是有事沒事就被你的好朋友出賣嗎?」
「嘖,怎麼連你都知道。」
撇撇嘴,我矮身避過了霜狐發出的光子,手中的短刀被身後的白光映著,
銀弧劃過,直指著霜弧的頭。
「這次該我了吧?」
「再等等吧。」

霜狐退開兩步,從旁接上的七尾狐雙手握著的衝鋒槍不斷地響起,
子彈被彈開的火花與亂舞的銀光,在他身旁綻放了一朵又一朵華麗而致命的銀花。
但世界在我眼中不斷的變慢,這是思考速度的加速所導致的結果。

實際上我們在遊戲裡感受到的時間都是經過了思維加速後的感覺,
這是為了解決遊玩時數過長的問題。
所以那種動輒幾百回合的大型淘汰戰在現實中也不過就三、四個小時左右。
雖然這種能力也能夠透過不斷訓練提升,
蛋幻想金屬小隊全員在職業選手中都算是這種能力的佼佼者,
我們的加速上限大概是遊戲所使用的兩倍到三倍左右,
但這會耗損大量的精神力與體力,一般是不會輕易動用的。

我欺身向前,左手臂向上擋住了七尾狐的右手,
我右手一翻,正握短刀直直的刺向七尾狐的心口。
「又是這招啊。」
七尾狐的口氣有些無奈,畢竟這招他也看了很多次了,他左手收槍,放出燦人的光華。

我閉上雙眼,右腳一踢,又加速了兩步,只能感覺到右手刺空
「你們人多欺負人少,我總是要做點反擊吧。」
「哈。」七尾狐笑了一下,我身勢未停,跟他錯身而過。

「咳嗯,停,停手。」
霜狐咳了一下,七尾狐與一尾狐停下了動作,我也停下腳步。
「秘銀,談個條件?」

我大概知道霜狐想談和,
實際上我們兩方的贏面都不大,只不過現在我的贏面大一些,
畢竟我不是冒著暴風雪跋涉上山的,也沒有經過激戰的消耗。

不過他們只要龜縮著不主動出擊,靠著七尾狐還是有可能拖到我體力不支,
反過來我也一樣,只要我不暴露行蹤、不冒險進擊,
他們總會被我拖到裝甲耗盡能量,任我宰割。

「什麼條件?」
「共享情報,然後我們認輸如何?」
一尾狐雖然一臉不情願,但他並沒有插嘴。

「聽起來很誘人,但是你們的情報…」
「系統公證?」
「那我就沒有意見了。」我攤手,將短刀收起,他們也收起武器。

畢竟沒有玩家能躲過系統的制裁,在系統公證下的契約行為,
將會被系統評估後做出合理的裁決,通常都是公正的。
大概在第一年的中後期裡,這種協議式的條件勝利就已經出現了,
因為情報與遊戲勝利是幾乎一樣重要的,
去賭機率不高的勝利,還不如各退一步的雙贏。

不過還是有部分玩家會死嗑到底,這部分還是跟遊戲的陣營有關。
我從霜狐手上拿到了極端氣候的成因,他們則拿到了我手上的研究所文件。
「預賽見。」
遊戲結束,青鷹方認輸,由凍狼拿下最終勝利。
眨眼間,我又回到了遊戲準備室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40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4082408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Mirro.R.eali... 後一篇:Mirro.R.eali...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ten851229大家
很久沒有中文填詞了,這次的歌曲是神奇寶貝M19的ED-ポストに声を投げ入れて,希望不吝指教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