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Mirro.R.eality 實鏡 - 進化論(5)A

作者:夜遊魂│2018-08-31 17:53:10│贊助:0│人氣:7
13.
「四面狐,執行。」
「「「是。」」」
就在我們準備討論戰術時,赤烏就率先襲擊了這裡,
槍聲才剛響起,霜狐就迅速的想好了對策。
一尾狐套上了全身甲踩著沉重的腳步衝了出去,四尾狐也向著對角出發,
一小段時間後,兩人交叉的火力著實纏住了赤烏的動作。

「秘銀,交給你了。」
霜狐在套上頭盔前留下的最後一句,接著他就與七尾狐一同走出了帳篷。
我慢條斯理的一一確認腰上的裝備,做了做伸展動作,才輕拍牠的頭,走出了帳篷。
「嚎嗚~」
牠抬頭對著灰濛濛的天空中的月亮高嚎著,跟在我身後,一同消失在黑暗的樹林中。

「該死,什麼時候青鷹也會馴養動物了。」
月光花望著狼嚎傳來的方向,赤烏玩家在左右持續不斷的交叉火力下,
不斷地做著迴避運動,月光花時不時端起狙擊槍,
用精確火力壓制著想要藉著交叉火力掩護移動的霜狐。

我爬上樹,藉著火光確認了一尾跟四尾的位置,他們火線的交叉點就是我的目標。
確定路線後,右腳發力在樹幹上蹬了一下,箭射而出,
牠輕鬆的在背後跟著我,我矮身沖過一尾狐身旁,繞著外圓向著赤烏背後切去。

赤烏方四個玩家都在注意青鷹,沒有注意到我已經接近了,
只有月光花的反應夠快,他轉身連開四槍,逼我側身躲開。
但他沒有預料到我身後會竄出一隻凍狼,情急之下連開數槍都落空,讓牠接近了數步。

「月光花,別分神啊!」壕溝的方向傳來七尾狐的大吼,
刺眼的強光從他的右手上流洩而出,四散的光點向箭一般拉著長長的尾跡,
直直的朝著月光花射去。

這時其他的赤烏成員才反應了過來,分出了兩個人去應付牠,
另外兩個人遠遠的火力壓制著我的去向,不讓我有機會接近,
月光花空出手來重新壓制了七尾狐的動作。

牠雖然三番兩次想靠近,但一直被那兩個玩家聯手的火力阻住,
很快的牠就放棄了,轉身跑回我身旁。
但我也只是遠遠的釣著他們的注意力,畢竟到現在為止,霜狐本人都還沒出手過,
他不動則已,一動必是殺招。

月光花也很認識霜狐,他將計就計,趁著霜狐還沒出手,
他指揮著其他四名玩家開始向前推進,開始加大對青鷹的壓力,
我腳下未停,稍微轉向跟他們平行,右手抽出飛刀。

銀光一閃,可惜的是飛刀只劃過月光花身旁,將他的左袖切開了一道口子。
他沒有理會我的攻擊,只是專注於壓制七尾狐,
雖然被一跟四尾狐的交叉火力影響了不少效果,
但七尾狐還是在五人的集中壓制下險象環生,被擊中多次的裝甲上滿布著裂痕。

「一,星殞、四,月落。」
霜狐的聲音清冷冷的在月光花背後響起,
月光花反應很快,但回身卻只看見一個擴音器掉落在地。

一尾狐停下了射擊,雙手間聚集的光芒閃爍不定,
他高舉著雙手,兩顆光球緩緩的飛上天,接著變成無數的小光點向著赤烏的玩家砸來。

就在一尾狐停下攻擊時,七尾狐不顧著赤烏玩家還在集中攻擊他,
接替了一尾狐的職責,向著赤烏的方向宣洩著子彈。
我則是在中途就停下了腳步,偶爾擲出一把飛刀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月光花雖然盡量注意四周了,但還是被霜狐跟我聯手玩得團團轉,
完全沒注意到更遠的後方,霜狐正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

一尾狐的攻擊結束後,重新接上了停下射擊的四尾狐的位置,
配合著七尾狐的射線,繼續牽制著赤烏的人。

月光花深呼吸,抽出狙擊槍的部件,迅速的組裝起來。
他單腳跪地,巨大的前支架重重的卡進地面,黑黝黝的槍口直指著七尾狐。
「下次再見囉。」
月光花輕語,子彈緩慢沖出,領著火焰旋轉著,
熾人的熱浪與高光在槍口爆發,
七尾狐的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緩緩的將雙手舉在身前。

時間回到正常速度,我看見向閃電一般的火光直直的撞上七尾狐,
他像是被槌子擊飛一般遠遠的飛了出去,這時我終於看見了霜狐開始動作。

月光花手上燒紅的槍口還冒著白煙,四尾狐雙手舉起的光團這才緩緩升起,
輕輕拋出,如同月亮一樣渾圓的大光球高高的飄在空中。

我甩出最後兩把飛刀,箭步微弓,右腳一踏,箭射而出。
模糊的光景在兩旁流逝,雙手的短刀微微顫抖著,
牠衝在我前頭,撞上了赤烏這一側保護月光花的兩名玩家,將他們撞散。

我直直地穿過他們兩個中間,月光花已經在觸手可及的位置,
他只來的及放開狙擊槍,擲出震撼彈,我伸出的雙手劃過他的手臂,留下了兩道傷口。

眼前白光一片、轟鳴聲在我腦海中響起,
灼熱感從右手傳來,不顧著雙眼看不見,我就向著左邊竄了出去,
身後的地面不斷傳來彈著聲,跑出了一段距離,視覺恢復後才回頭看。

月光花那同歸於盡的震撼彈雖然打散了己方的陣型,但也成功的阻止了我的行動。
不過被牠纏上的兩個玩家被震撼彈影響,讓牠有機可趁,
大開的血口咬住了其中一名玩家的喉頸部,紅褐色的噴泉像雨一般落下,
染紅了牠銀灰色的毛髮,另一名玩家雖然趁牠咬住時嘗試還擊,
但為時已晚,牠鬆口時那名玩家已經化作光點被淘汰了。

「該死。」月光花壓住雙臂,忿忿的低吼,他身後伺機已久的霜狐準備下手,
其他三名玩家還在戒備著我的突進,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

「月光花,晚安。」
霜狐輕語著,手指放在唇前做出"噓"的動作,
另一手舉著的槍口虛抵著月光花的腦門。

14.
赤烏隨著月光花被淘汰,迅速的一個一個被分化、淘汰。
七尾狐被月光花的那槍打成了重傷,最後自己選擇了被淘汰,
原先我預期他們會想辦法讓七尾狐留下的,
畢竟他與八尾狐是九尾狐中戰鬥經驗最豐富的玩家。

而且他是霜狐的原同伴,在遊戲剛開始營運的第一年時,
九尾狐還沒成立前,霜狐、七尾狐、九尾狐三人就是青鷹中很有名的三人小隊。
之後第一年大賽分區預賽時,二、三、四、六尾狐加入了他們,成為了九尾狐的雛型,決賽結束後,五、八尾情侶檔加入,揚名立萬的九尾狐正式成立,
一直到今年年初一尾加入,才補齊了九尾狐的最後一個空位。

我們在原本的帳篷旁集合,一、四尾的裝甲上滿布著被擊中的痕跡,
霜狐在偷襲月光花後被三名赤烏成員圍攻,
我從後面殺出才讓他沒有當場被淘汰,但他的裝甲也壞了大半。

霜狐甩掉勉強掛在手臂上的外裝甲,他的上半身的裝甲幾乎都是這個狀態,
只剩下半身的裝甲比較完整。

「謝謝。這樣約定就完成了。」他伸出左手跟我握手。
我與他右手上的錶同時發出提示音,四尾狐向我揮了揮手,
自己選擇了淘汰,消失在我眼前。

「這手玩得不錯。」我指著他手上的短槍。
「你也想試試看?」他抬手將槍對著我,我輕笑。
「不用裝了,你沒有子彈了。」我輕輕地撥開他的手
「所以呢?要怎麼打?」
「公園旁一個街區內,兩個回合後開打怎麼樣。」
「不要後悔喔。」
透過錶申請,系統迅速的同意了我們的約定,
在我們雙方都簽好,契約生效後,就能用肉眼看見約定區域的邊緣出現了一道光牆。

「祝好運。」我留下了這句話,帶著牠離開了霜狐兩人。
「副隊長,為什麼是我?」一尾狐有些疑惑地說著。
「反正是贏不了了,就當練習囉,想要變強總是需要一些經驗的。」

霜狐摸著雙臂上的傷口,看著一尾狐開口:
「你剛剛有特別注意他的動作嗎?」
「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突出的優點,雖然速度很優秀,
但他在力量上的缺陷似乎不足以讓速度成為決定性的優勢。」
「你等等就注意在他的動作上吧,小心不要被貼太近了。」
「…他真的有這麼強嗎?」
「用你的雙眼、身體好好體會過再評斷吧,
這種機會可不多,下一次說不定就是預賽的時候了,
別到時候才栽了跟斗,那就得不償失了。」
霜狐拉起營帳的門,不理會一尾狐的疑惑,逕自走回帳篷中休息。
風雪再度轉大,白雪徹底的將剛結束的激戰的痕跡掩蓋。

呼嘯的風雪在窗外吹過,我梳了梳牠的毛,
沾滿血的毛髮有些打結,我輕輕的一根根梳理開。
「要不要幫你取名子呢?」
牠搖著尾巴坐在我身旁,身上散發著微微的熱氣,將四周的寒氣驅散。
我跟牠坐在落地窗前靜靜的看著窗外的景象,
就這樣,兩個回合過去了,我握緊短刀,走進黎明前的暴風雪中。

15.

「預賽再見囉。」我輕輕刺下短刀,將一尾狐淘汰。
「果然還是很可怕啊,你。」霜狐靠著樹坐在地上,捂著腹部的傷口。
「結束啦,情報記得阿。」我用刀柄敲敲他的頭。
「…預賽見。」他苦笑,抬起右手的錶,開始操作。
「預賽見。」我看著霜狐也消失在空氣中。
一晃眼,我也回到了遊戲準備室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4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4082408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Mirro.R.eali... 後一篇:Mirro.R.eali...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eeeeeCheng大家
今天翻譯Netflix電影《愛的過去進行式》的插曲Lovers by Anna of the North,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