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追憶尋時】第五十三章、從未消逝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8-08-31 17:30:20│巴幣:2│人氣:58
         心所寄託之物消逝之時。

         存在妳身邊的是什麼?

【追憶尋時】第五十三章、從未消逝

        不前進的話永遠無法報復了,現在自己一個人應該應付的了這樣的局面。

       「……」看向握在手上的水藍色長杖貌似不太接受寄託消逝所換的新主人,一塊塊冰晶正侵蝕著自己的右手、手臂上出現了幾塊冰晶,像是鑲在皮膚上面一般、一開始有點痛,但身體最後也麻痹了,接受這樣的侵蝕。

       兩個達納托斯突然襲擊過來,涼雨瞬間移動到空地、這裡沒有平臺,沒辦法先躲到安全區。

       是冰龍所有的寒氣吸引了牠們。涼雨再次看向法杖、這下不上也得上了。習慣的用力揮一下魔杖做好戰鬥姿態,她發覺體內的冰能量和閃電的魔力瞬間成正比、也沒察覺自己的身體冷的不尋常──她現在有一半身體是冰龍的強大寒冰能力所侵蝕。

       僅僅是武器的寄託,涼雨就能想像冰龍原本所擁有的能力是什麼樣子的、周圍磁場拉開,敵人衝過來時、用力一踏──冰晶就從結冰的地面上瞬間突出,把兩個從不同方向來的達納托斯往上挑刺、用力吐了一口氣,白煙散到空氣中;她先是衝上前用夾帶雷電的破風箭掃了過去讓眼前的敵人受到牽制,接著應付一隻迎面而來用暗之力朝她攻擊的敵人。

       她趕緊瞬間移動離開,用短時間內詠唱了咒語、兩道落雷轟的一聲打了下來,減緩了牠們倆的動作;周圍的空氣降到冰點、涼雨注意到冰不是自身的力量,而是達納托斯的攻擊在作祟。

      「唔!」她捂住心臟,空氣裡的冰毒素滲透到身體裡了,反應變得遲緩、眼看敵人就快要能動了。

       「如果是冰龍,一定能抑制這種攻擊……」

        她明白魔杖在排斥她,所以力量是一點點侵蝕、即使如此,涼雨依然緊握著長杖。

         對,她現在需要冰龍、但他已經不在身邊了。

       「想跟你們一起去旅行,一起去看看這個世界……」

        那不過是小孩子的童言童語,卻是那麼真誠、那麼的真心。

      「我會連你的份一起去看看世界的……對了,如果只是侵蝕右手你得不到什麼的、我右邊的眼睛給你,這樣一來……我們就能一起去旅行了不是嗎、冰龍?」涼雨鐵了心的用自己的魔力跟魔杖上頭的魔力溝通,自己一定是瘋了。

      「會痛的。」這樣的魔力流了回來,溫暖的淌進心頭、涼雨笑了。

      她甚至開始懷疑所感受到的魔力僅是她的幻想,自己說服自己這一切罷了。

      「我一直以來都不害怕疼痛,更何況沒有什麼事情能在讓我痛了。」她低著頭,咬著嘴唇,任由冰晶侵蝕到臉部。而電流逐漸從達納托斯身上化解,時間不足了。

      「我不會後悔,我從不後悔認識冰龍、也不會害怕你所給予的一切。我很喜歡你、也喜歡你在我身邊笑的樣子。」涼雨的聲音很淒涼,身體也不斷的在發抖:「我現在唯一能做的、是帶著你一起去旅行。」

       「……謝謝妳、小涼。」

        “不被別人需要著,又不喜歡那個自己。”這樣的話,早就已經不存在了。

        突然間,右邊的身體像是被凍住一樣、周圍的冰晶排起了魔法陣,寒風四起、刮起了風暴;身體起了巨變,右臉頰上的皮膚結起一個一個的冰晶、眼睛在那時起了變化,即使很痛、但涼雨已經分不出是什麼樣的疼痛感了。

       衝上去便是比敵人的冰魔法還要更加強大的冰凍,只要鎖定了一個點、馬上就用雷電給炸碎。

        接著,一個白色聖光從時間塔的方向打了過來、一下子摧毀了其中一個達納托斯的半個身子,冬語出手攻擊的速度和規模讓俠盜省了不少力、出現在達納托斯身後時,兩個如枯枝的雙手被切成了碎片、一瞬間敵方甚至沒什麼機會反應,刷一聲也被冬語的光刃給從身體中間切成了兩半;在牠試圖用暗之力復原時、一道落雷轟炸了下來、絲毫沒有給他點喘息的機會,俠盜也察覺了一個身影的存在。

      「卡颯?是妳嗎?」冬語阻止俠盜往前查看、並嚴肅的說道:「看清楚,她的右臉。」

       右邊的眼睛變成了像是冰的青藍色,右臉上和手臂都結滿了小塊的冰晶、身影向上抬頭吐了一口煙,完全是寒冷所造成的白煙在空氣中散開。

       周圍的溫度降至冰點,俠盜的臉色實在不太好看、殘月則是狀態越來越好,但眼神看上去只有一片迷濛、一旁的黑氣一直往他的身上匯集;讓楓卡颯用有些猙獰的表情看向他。

      「喂,克制點。」俠盜在注意冬語的動作之於瞥了一眼殘月、推了一下他的肩膀,閃神一回的殘月望向俠盜。

      「同一個屬性的不吸收很難。」殘月吐了一口氣:「那是卡颯吧,怎麼看起來怪怪的。」

       冬語的眼神很兇惡,紅色的那個眼睛發著不太善意的光芒、用著不太大,對方可以聽見得聲音說了:「報上名來。」

        涼雨瞅了瞅自己右手臂上的冰晶,心裡不自覺的舒坦、她可以察覺自己的身體很冷。隨手便化出了一個冰塊,暗自笑了一下、怪不得冰龍在用冰魔法的時候這麼順手。

       「還能是誰。」她的聲音很平淡,但給人一種不太安心的感覺、聽起來像楓卡颯,但現在卻不太像、當她往前走的時候,殘月馬上丟了一個暗器過去、劃破了她臉上的冰塊,但馬上又長了出來。

       「你不太像我認識的人呢。」殘月警戒的說道,涼雨倒是用著平常心抓了抓頭髮:「也是……楓卡颯已經不在了呢。」

        對方走近,半邊臉嚇著了三個人、對方的微笑很溫柔,但看上去、無法否認的是,她還是他們所認識的那個笨蛋隊長。

       「冷嗎……?」俠盜將扇子給收起來,上前拉起對方的右手、寒冷的肢體像是屍體一般,殘月看對方狼狽的樣子、放下戒心拉起她的左手。

      「妳冷不冷?」左手也沒什麼溫度,對方只是微笑的看著他們說道:「不會。」

        冬語愁眉苦臉的看著她,涼雨對他只是靦腆的笑一笑、俠盜和殘月只是對看了一眼,輕輕放下了她的雙手、表情還挺複雜的。

       但女孩只是溫和的笑著,跟先前總是迷濛她樣子有所差異、她習慣的抓抓後腦勺,溫和的說道:「你們要叫我楓卡颯也沒有關係。」

      從最初結識楓卡颯的俠盜,不僅在心中壓抑起一股無名的悲傷。

      感覺就像一個好夥伴死去,而來了一個代替她的隊友。無比的陌生,卻像是所熟悉的那個人、殘月則是從手上用紫色的魔力劃出一個暗器,準確的投向還正在地上苟延殘喘的達納托斯。

       黑暗的漩渦將最後一個敵人化為粉塵,涼雨帶著有意思的表情看向他:「暗嗑暗也有勝算嗎?真神奇。」

     「雖說這個樣子還真不習慣,倒是妳、一個人應付這樣的局面還真有膽子。」殘月無心開玩笑的模樣其實也讓涼雨不大習慣,跟楓卡颯打鬧好像已經是殘月的例行公事了。

       涼雨歉意的道歉,轉了轉手上的法杖、將他靠在右邊的肩膀上:「我現在應該算是兩個人……嗯不,應該算三個。冰龍有大半的魔力在我身上。」

      殘月無奈的往她的頭上揍了一拳:「別自作主張了,一群人擔心著妳、見你還一副淡然的樣子要我們怎麼辦?到底該放心還是擔心妳我可不知道。」他將雙手抱頭,轉身走向俠盜那兒、俠盜只是淡然的看著無法避免的這一切:「雖然搞不太清楚,不過看來是記憶恢復了。」

       冬語則是看著時間塔的方向,夏克特和米熊趕了過來、他恢復成平常無害的表情,舉起手揮了揮;夏克特瞭解戰況已經告一段落,米熊也從奔跑狀態改成小跑步。

      「……怎麼了?」米熊見對方面有難色,即使有點喘吁吁的、還是趕緊關心;俠盜只是吐了口氣,沒有什麼表情、看向涼雨。

      米熊二話不說衝了過去,對方結了冰晶的臉讓夏克特心裡投了顆震撼彈、他明顯感受到那個他們所熟悉的魔力,但人早已不在了、也驚覺那個魔力匯集在涼雨的身上。

       手捏上那個沒有什麼溫度的臉頰,用力的又捏又揉的、涼雨被捏的嗷嗷直叫:「──熊熊、很痛啊。」米熊的表情像是一塊石頭,轉過去走向夏克特那裡:「夏克特,打我一巴掌、讓我確定這不是在作夢。」

      「還是妳先打我吧。」同樣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情,他也面無表情的說道。

       夏克特被打了一拳跪在地上摀著肚子,米熊因為寒冷手有些僵硬、跑過去把雙手放在涼雨的肩膀上開始發抖,涼雨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眼前的人表情變化。

      「這是什麼奇怪的狀況?」殘月由不得從心裡吐嘈,暗自發笑起來、俠盜則是深呼吸了一會兒,他和冬語的汗顏表情有些同步。

       捏著捏著,淚珠從臉頰邊流下來、眼眶紅了,鼻子也紅了、涼雨舉起左手,輕輕撫了撫對方的臉頰、溫柔的說道:「怎麼了?」

     「小涼雨?」

     「嗯。」

     「是涼雨嗎?」

     「是喔。」

       聲音已經抖的無法聽懂米熊在說什麼,不知道多久以前米熊見到楓卡颯時沒有掉下眼淚、這次俠盜和殘月他們倒是能理解。

       即使涼雨所給的擁抱有些許的冰冷,但米熊仍緊緊的抱住她、彷彿害怕眼前的人會再次消失在自己面前。

      「唉唷,這麼感動我都起雞皮疙瘩了。夏克特你也表示些什麼吧?」殘月用手肘推了推僵在原地,應該是說涼雨銳利的眼神盯著夏克特看。

      「你應該要明白,我有很多話要問你對吧?」涼雨讓米熊去一旁整理儀容,一手插著腰說道:「親愛的夏先生。」

       夏克特的表情有些難看,冬語覺得他們之間不太愉快、過去推了推夏克特。

     「沒事。」夏克特的臉臭到一個令人害怕的程度,米熊這時把鼻涕吸回去了、清了清喉嚨:「小涼雨,夏克特很擔心妳、不要這麼說嗎……。」

     「也是,醒來就一直說夥伴夥伴的。」涼雨有些戲弄的樣子看他:「卻一直沒有告訴我名字。」

      「死小鬼,妳這麼說就不對了。」一個高亢卻不尖銳的女聲傳了過來,聽的出很不開心;應該說,她一直以來都是那個樣子。

      「好久不見,星幻。妳說話的方式還是那麼刺耳。」涼雨看向時間塔的方向,他們一夥人站在那頭、俠盜和殘月早就走過去和他們會合。

       濸龍的出現並沒有嚇到涼雨,在那之前她早就感受到有一股和冰龍很像的魔力在周圍;就像她第一次和冰龍初次見面的感覺。

      「刺耳?夏克特為妳做了多少妳還能裝作不知道還是不領情嗎?」星幻不滿的走向前拉起對方的衣領,見她臉上的冰晶其實感到一絲後悔。

      「不該把龍的法杖交給妳的。」星幻用力的推開她的身子,一直以來的怨恨用力得吼出來:「一直都是妳這種天真又自私的思維害得大家為妳操心妳知道嗎?米熊為了找妳、夏克特為了妳,付出多少了時間跟心力妳知道嗎?」星幻直接用力的將鑲有金黃色寶石的魔杖往她左臉上甩,一道冰盾在涼雨毫無知覺下擋下這個攻擊。

      「憑什麼要別人背負妳的錯誤和過失,就憑大家都喜歡妳這一點嗎!」星幻忍無可忍,用力一擊把冰給敲碎:「不管是夏克特還是米熊、還是冰龍……」

       涼雨輕輕的將她的法杖推開,她明白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是啊,我自私的做了很多事情。我並不打算得到所有人的原諒。」涼雨的口吻冰冰的,無法令人理解。

       他們曾以為他們很瞭解的楓卡颯突然變成了一道和他們劃開界線的冰牆、米熊這時才意識到,真正懂涼雨的人其實不多。

       她現在有的同伴,都是基於楓卡颯的那份溫和善良的樣子、涼雨事實上一直都沒有變,她如出一轍的果斷和對事情的態度毫無變化、那是她所認識的涼雨,但對其他人來說、是陌生的楓卡颯。

       「我不明白。」一直沉默著的濸龍開口了:「我弟弟和我說過妳,妳並不是這樣的人。」

       「那麼,我是個怎麼樣的人?」突然一陣寒冰帶著寒風在空氣中蔓延開來、涼雨的表情只是帶著微微的哀傷:「我無意傷害你們,如果讓你們覺得不開心的話、真是對不起。」

       「小涼雨……?」米熊握住她的手,對方的左眼掉下了她毫無知覺的眼淚、在全部人眼中,會哭泣的那個孩子仍在。

       彷彿在拚命說著「對不起」。

       冰龍的死,連累他們的事,他們所背負的事、在記憶恢復之後她早就釋懷了。她並沒有氣夏克特,也沒有討厭星幻、她都知道她自己的莽撞,甚至因為自己的懦弱想殺了自己。

       濸龍走過去,看著對方的手,還有臉、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被燒毀的左臉,從背包裡拿出那張照片:「我弟弟留了便籤,相片洗出來的時候要拿給妳。誰知道他在我回來之前又出門了。」

      「他多洗了幾張放在楓之島,等解決完事情、一起回去拿,順便看看他。」濸龍溫柔又不銳利的眼睛,跟冰龍不太相似、但聲音都非常的溫和,這時候、涼雨青藍色的眼睛也掉下了眼淚、可是她的表情,不再生動。

       單純的,只有眼淚滑落、低落,一顆顆的淚珠不斷的掉下來。

        殘月想起了在天空之城時,在月光下和他一起哭泣的那個孩子、心頭一陣酸楚。他不能不說,楓卡颯給人的印象就像是「我一直都陪著你們。」陪著你們一起哭、一起笑……一直都在的那個隊長,是單純的傻孩子。

        小可她們也到了他們所聚集的地方。

      「我弟弟,一直都受你們照顧了。」濸龍看著女孩拿著照片掉淚的模樣,不自覺的心疼起來;但該傳達的話還是得好好的說出來。

      「他回到家裡時、我第一次,看見那孩子笑得那麼快樂。簡直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說著自己也露出淺淺的微笑:「妳是讓他幸福的那一個人,我要謝謝妳。」

       「對不起。」還是這樣的一句話,女孩低頭哭起來,哽咽的聲音聽的一清二楚:「如果我那時後有……好好的……保護大家……就好了……」

        後悔的哭聲讓大家都沉默,就像這幾個難以渡過的日子如釋重負、但卻讓現實更為沉重。

       星幻的表情看上去也是難過,應該說、她們所有人都有責任。她這麼想才發現,涼雨從未拋下那個責任、即使是失憶,即使她很痛苦……她卻仍然把所有的重擔往身上攬。

       她不是想讓大家在經歷痛苦,而是努力的彌補她所犯的錯。

       「妳這麼哭,不怕冰龍為妳難過嗎。」星幻因為沉默了許久,向前走了過去、引來了其他人的矚目;殘月和俠盜本以為她要毆打涼雨,想上前制止、卻被米熊給擋了下來。

      「妳有沒有想過一件事。」她停下腳步,站在涼雨的側邊:「就算妳讓隊友受了傷,就算冰龍為了妳而死、他們都不曾埋怨妳。反而安慰妳、體諒妳。」

       「甚至醒來後,從頭到尾都在保護妳、卻不忍心告訴妳真相的人;都還是一直待在妳身邊,從未離你而去。」涼雨水汪汪的雙眼抬了起來,星幻把一隻手放上了涼雨的左臉:「不管是冰龍、還是對妳幫助被每一個人來說,妳不是他們的英雄嗎?」星幻微微的笑了、她綠色的眸子裡帶了無比的溫柔:「妳不是個會為自己犯的錯而墮落自我的人、對吧?」

       在場的人詫異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他們都以為星幻會呼涼雨幾個巴掌叫她醒醒。

       但他們預料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星幻馬上在涼雨臉上用力甩了一巴掌,然後馬上變臉;涼雨整個人都懵了、捂著發燙的左臉;全場人的臉都白了。

      「妳以為有人會來這麼安慰妳嗎?嗯?」她抓住了對方的衣領,把整個人從地上直接拉起來:「就算有,那個人也不在了、不是嗎?」
       
      「妳還是那個天真的傻子,妳哭成狗他也不會復活!把事情幹完了要哭在哭!」用力把人丟回地上,涼雨的腦子還處在當機。

       「看清楚,待在妳身邊的人、

        不正是活生生的夥伴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39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原創|奇幻|小說|冒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憶尋時】第五十二章、... 後一篇:【追憶尋時】第五十四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qstory輕小書說讀者
《輕小說》  來去自殺勝地找個老婆  (冒險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