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短篇】某個悠哉的冬日午後 4. (完)

作者:沛寶._______.│2018-08-30 23:32:55│贊助:6│人氣:87

聲明:
1.本文當中所有角色的對話以及思考內容皆為創作性質,非代表作者本人立場。
2.本文所有內容皆為虛構故事,如有巧合,純粹是你妄想症發作。
3.若閱讀時有任何不舒服之感覺,請立即關閉網頁,留言時也請理性討論,謝謝。




某個悠哉的冬日午後

4.

            *        *       *

向穿著女僕裝在中央菜......花園裏賞花的梅花騎士傳達完必要事項後,余悠凱沿著來時的步道踱步而下。在即將抵達山腳下前,余悠凱一個轉身,朝著步道尾端的反方向,一條山腰上的土徑岔路上攀。畢竟是沒甚麼人走的小路,上頭當然佈滿不少的障礙物,各式的藤蔓生得發達,不時還有傾倒的樹幹阻路,可是余悠凱仍然是如履平地的穿梭在樹林之間。

不出幾分鐘,眼前豁然開朗。原來土徑穿出了樹林,橫向正是一條兩線道的柏油路車道,猶如一把大刀分開了兩側的樹林。余悠凱朝左右各看了一眼,確認沒有來車和監視器後,便邁開步伐跨過雙黃線,然後一個左轉,沿著路旁的人行道繼續前行。

這段路是緩下坡,山路在山林中蜿蜒而下,一個一個的髮夾彎層層疊疊的攤在坡上,然後一個叉路出去,眼前赫然出現幾幢屋子。

這裡是公家宿舍第六區,有幸有車道直達的宿舍區之一。

可惜的是,余悠凱沒抽到這一區的宿舍。他住的第七區,需要從第六區宿舍的旁邊步道再往上個一分鐘才可以到達。其實這距離也算方便的了,另外停車場的話是與第六區共用。

不過他等一下才要回去休息。在這之前......

余悠凱左顧右盼地張望,確定沒有任何人後,迅速穿入一旁的樹林。走了一陣之後,來到了一道山壁。此時看似已是死路,但是轉與山壁平行而行,過了一兩分鐘後,便來到一處較開闊的廣場。

「到了!」

一座天然的水泉從山壁之間傾瀉而下,將地上沖出了一個小潭。周遭除了樹林外,散佈奇岩怪石,另有一座涼亭矗立在一塊大岩石底下,涼亭入口前立了塊石碑,上題:

『白絹直下破雙石,暝時無炚泉底明。』

余一夜登山,偶遇此水。水如銀鏡,月映潭面,實為一賞月佳處,命之『夜明泉』。余費時多月,建一亭於潭邊,理四周之樹林,終有此貌。願余之功成得以傳福祉於後人。紫蘿蘭,新曆壹捌肆零年秋,筆。

墨黑的行書深深鏤刻在石版當中,余悠凱伸手碰觸那微凹的字跡,一筆一劃地臨摹著,心裡邊想:

『紫蘿蘭阿......每次看見這塊石板,都想到那個時候有筆經費不翼而飛,而且第十舍也常有人反應半夜附近還在施工有夠吵,當然最後也是抓不到人不了了之啦......』

夜明泉是行宮後山八景之一,是大籽溪無名支流的上游。水從潭邊的小溝繼續往山下去,最終從行宮園區的西側注入大籽溪的主流。因為地處較偏僻的樹林之中,環境清幽,晚上也特意從水底打燈,顯得格外有氣氛,一時之間成了打炮聖地。小鄭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不惜自導自演了一齣分屍案,再加上大量假帳號在各大網路論壇不斷洗版有關此處的鬼故事,最終還真湊效,夜明泉也恢復了以往的安靜。

當然余悠凱在這邊現身,並不是要做甚麼妨礙風化的舉動。只見他離開石碑,伸手進口袋裡掏出了錢包,朝水底丟了一枚五十元硬幣,然後『啪』的一聲雙手合十。

「在下鬼影!懇請夜明大人為在下一算此行運勢將如何!」

那水流彷彿微微顫抖了一下,陽光下的白色水珠瞬間變色,黑如墨汁的液體真確的從山壁上沖刷下來,一個眨眼又成了腥紅的不祥色調,再過了幾秒,夜明泉又回到正常的樣貌。

『黑色,為大凶之勢;紅色是殺戮的顏色......這一次恐怕......事態會很嚴重......』

余悠凱內心思考了一陣,又往潭中拋了一枚硬幣,雙手再度合十。

「......願吾輩此行平安,願行宮事事順意,願世界永遠和平!在下告退!」

他在林中不停的快走,從不同的地方竄了出來,眼前又是另一棟高大的建築物——是公家宿舍第七區。

「唷,鬼影,你又跑去夜明泉卜卦囉?」

「靠!」

才從小路剛鑽出來,一聲稚嫩的呼喊讓他整個挫了起來。

『媽的!腹黑正太!問題兒童!不要過來!』

「甚麼啊,看到我就跟看到鬼一樣......」

「哈哈......陶大哥好......」

余悠凱轉身過去。一道人影矗立在走道正中,笑吟吟地瞧著他。雖然余悠凱是稱呼他為大哥,但那只限於年紀而已——眼前這人足足比余悠凱矮了快兩個頭。

「看你這樣子......是在這邊等我很久了?」

余悠凱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腦中深感不妙:萬一他已經知道......紅心的事......

「幹,我在巡邏啦!」

黑桃騎士略微不爽地說。

——幸好黑桃看起來還不知道,不然這趟理應是要來堵我的了。余悠凱鬆了一口氣,稍微思索一下便接話下去。

「巡邏?你們立法廳開完會了?」

「今天星期五阿,沒什麼事,鄭神通就叫我四處看看有沒有可疑人士。」

『就你最像可疑人士吧!』余悠凱差點脫口而出。這人真的一副從一旁國小翹課出來蹓躂的小學生。

「對了,你今天還會回去立法廳嗎?」

「應該會吧,晚餐打算在那吃。」

「那好,這個——」余悠凱將稍早前念給小鄭過的文件拿了出來,「幫我交吧!」

「公投案?」

黑桃騎士接過資料夾,疑惑地問。

「嗯,是智力測驗喔。」余悠凱露出詭笑。黑桃只是翻了一下白紙。

「......廢死公投、廢核公投......這麼髒的東西我不太想碰欸,我看直接吃掉算了。」

「喂!不行啦!上次——」

「上次?」

「上次有人千辛萬苦蒐集了近百萬實體的連署書到你們投委會,結果你們卻以數量太多拒收,那件事鬧得多大啊!」

「那是第一線人員自己亂搞好嗎?標準沒變,最後還是全收阿。」

「沒有,我只是提醒你賣黑白來,不然會被媒體和民眾幹譙到死。」

「我知道啦,剛剛只是開玩笑的......苟面那賽......」黑桃騎士低下頭,小聲的用別國語言道歉。

「好啦,我這就走了,你內政部也多保重啊!」

「是是是......」余悠凱皮笑肉不笑的目送小學生離去。

送走了麻煩鬼之後,余悠凱如釋重擔地走入第七舍的自動門,向駐守的衛兵(警衛)打聲招呼,然後按了往上的電梯。

第七舍不同於前面的第六舍數個小公寓組合而成的設計,是一幢約十來樓的電梯公寓,一層樓大致有將近十戶,一戶也有近30坪的大小,在不用付房租之下真的非常優惠了,地下室甚至還有桌球、撞球和幾間小教室等等的社交空間。前面所說的第六舍有樓梯可以到第七舍,其實這步道更往上延伸,再走個約十分鐘可以到達第十舍。當然,雖然第十舍有車道直達,但是實在太遠了,會走這條步道上去的幾乎都是純粹要踏青的。

余悠凱的家就在第七舍的七樓,門牌號碼是之七結尾,真不曉得是怎麼樣才抽到這種說怪不怪的地址。他掏出鑰匙,旋開門把,同時微微詫異的『咦』了一聲。

出門前明明就有鎖上的,現在沒有鎖,那麼......

余悠凱踏入門內,玄關正如他預想的多了一雙高跟鞋,客廳的燈也是亮著的,甚至不斷傳來震耳欲聾的連續劇台語對白。

「......妳在阿。」

他嘆了口氣。

「——哥!你今天也太早!」

客廳那傳來女人的尖叫聲,還有一陣哐啷哐噹的聲音。大概是那人正手忙腳亂的收拾散佈在客廳裡的各種啤酒罐,電視機的音量也被降至靜音。

「......妳翹課?」余悠凱走進客廳,凝視著一團亂的空間。從玄關拐過一個櫃子後,可以見到一只茶几,茶几左右兩側分別是一座沙發椅,和一整排的系統櫃(加電視機)。茶几和周圍的地面散佈幾瓶啤酒罐,還有餅乾的塑膠包裝,以及少量的衛生紙團。遙控器被隨意扔在地毯的一角,沙發的鋪布也被半躺著的那人坐到有一半從椅上垂下來,枕頭更是隨機分佈在客廳的各個角落。

「唉,我就說我星期五下午沒課嘛!」

「......我看妳這輩子不用嫁了。」余悠凱臉上早已沒了笑容,而是差不多要發火的無表情狀態。

「蛤?嫁不出去的話,你養我啊~」那女人搖搖晃晃的起身,雙手環抱上余悠凱的腰際,兩顆大肉球就直接壓在余悠凱的身上。現在如果低頭的話,或許有機會能從那低胸的白禮服中看到些甚麼福利畫面。可是!余悠凱只覺理智線應聲斷裂,他毫不留情地將纏在下半身的生物一腳甩開,然後丹田一出力,使勁大喊:

「余珮瑤!給我收!」

            *        *       *

就這樣,在抓狂的鬼影騎士一踹之下,余珮瑤幾乎酒醒了過來,心驚膽跳地收拾四散的垃圾,然後細心的分類好,拿去廚房倒掉。為了平息自家老哥的怒火,她現在就像奴婢一般伺候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的余悠凱。

「請......請用咖啡!」

「嗯。」

「要......看電視嗎?」

「不用。再來點牛奶。」

「......是!」

為了緩和客廳裡凝重的氣氛,她乾脆就站在茶几旁,說起系上發生的大小事。

「......後來阿,有人興致高昂的提出了一個案子,希望可以用來抵服務學習的學分。企劃書甚麼的寫得可專業了,只是名字我有點忘記了,叫甚麼來著的......嗯......好像是『冬奧證明』吧!」

「ㄉㄨㄥ ㄠˋ ㄓㄥˋ ㄇㄧㄥˊ?」余悠凱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不單純。

「想起來了啦!那個全名是『冬季國際奧林匹亞數學競賽證明活動』。」

「奧林匹亞......那不是給高中生以下的學生參加的嗎?阿妳們央大數學系去那邊是去玩的喔?」

「當然不是啦!提案內容是要幫助附近一間中學培訓選手,我們輪班在他們每天放學時輔導數學的題目,這樣也算是服務學習。不過......」

「案子被駁回?」

「嗯......洛桑——」

「是洛桑協議?」余悠凱莫名的吐出幾個字打斷余珮瑤。後者當然瞪了他一眼。

「甚麼協議不協議的?洛桑先生是我們系上的教授,你想問為什麼是外國人的名字對吧!他是我們系主任的舊識,他在德國退休後才被系主任邀請過來的!」

「洛桑教授現在是我們班的班導。那天那群人親自將案子交到辦公室,當場就被數落一頓。」

「怎麼會?妳不是說這企劃書寫的很完整的嗎?」

「......嗯......詳細我也不清楚,據說是以前數學系跟那中學的老師有甚麼過節之類的,總之對方是不允許,還說如果我們硬要繼續推動的話,就不讓學生出賽。」

「太霸道了!」

「更扯的是,連他們校長也出面支持!」

「那所學校叫甚麼名字阿?」

「你要幹嘛?可不要用職權去威脅人阿!」

「問一下嘛......」

「是『中西共同中小學』!以前的中籽國中和西籽國小合併成的,所以才是這麼奇怪的名字......」

「中共打壓阿......」

「不要亂簡稱!」余珮瑤輕輕一跺腳,「可是我就是不懂啊!洛桑教授都說明白了,『冬奧證明』是沒有用的,那麼這企劃書其實是可以放棄的,那些人卻還是執意要進行,說是甚麼以前也有類似的經驗,而且別的大學也有這種活動阿!」

「這種完全不對等的舉例也可以拿來用,我真是搞不懂!最後還是弄得大家烏煙瘴氣的,而且那些國中生更可憐!甚麼都沒做,就被大人們擅自剝奪自己的參賽權利......唉,你看,我們系上就是有那些怪人,成天搞證明運動,也不先想想自己有幾兩重!」

「嗯......」余悠凱並沒有表達自己的意見。他只是默默地思考。

「所以說啊,你今天這麼早到底是為什麼阿?難道......其實是你翹班?」

「小鄭要我下週回原世界處理紅心騎士的爛攤子,我看手邊沒事,乾脆早點回來休息,明天可一大早就要出門了!」

「哎呀,原來是要去掃垃圾的——」

「喂。嘴歸嘴,該有的尊重還是要有。」

從娃娃臉散發出的壓迫立場足以讓她噤聲。

「.....喔......」

站立了好一段時間,余珮瑤也有些累了。她乾脆把茶几往一旁拉,直接坐了上去。

「說到這個阿,桂冠水手服這幾天完全沒來學校耶,都快要期末考了,是不怕被二一嗎?」

「誰啊?」

「黃莉雩阿!就紅心她妹。欸欸,你覺得會不會有甚麼關聯性啊?」

「百分之百肯定有!一個紅心騎士已經夠麻煩了,姊妹檔一起搞事的話,我看......」

「您請節哀......」

「對,我的假期......泡湯了......」

余珮瑤看著自家老哥落寞的神情,不免幸災樂禍的嘲笑一番。

「我要去收行李了。」

正如余悠凱所想,黃家兩姊妹此時此刻早已在原世界裡暗中進行她們的計畫,而那計畫也快要邁入第二階段了。鬼影騎士一邊打包換洗衣物和各式的『道具』,一邊想著今日夜明泉的反應。紅黑兩色都不是很吉利的顏色,他也希望這次傷亡人數可以少點,最好是都不要有人出事。

但他自然是不知,這次的事態已經不是自己和梅花騎士單獨二人可以控制得了的。





   上一章(3.)   目錄   下一章(未開放)
  


===

尺度注意喔(笑)

我真佩服我自己(各種方面)

看到第四篇的夥伴們,感謝你們的支持(不管有沒有按gp)。在最後這裡,本人想希望你們留下關於文章的建議,褒貶都好,甚至評個分,期望我自己也能吸收各位的指教而更加進步。
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33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沛寶._______.
留言 拜託留言阿@@

09-06 21: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g23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某個悠哉的冬日午... 後一篇:[日記]20180909...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HLiang
小屋更新lisa的unlasting翻譯!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67024 也有其他優質翻譯歡迎來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