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桶中之腦>

作者:無火的漫步者│2018-08-29 23:13:14│贊助:0│人氣:39
1.

「原來人腦這麼重…手都快酸死了」

Æro提著沉重的箱子,忍受著半黏稠的液體來回流動而撞擊箱子外殼的噁心聲響,急忙走入破舊的暗巷。他放下皮箱,憑著因為電力供給不足而極度微弱路燈在牆上摸索塗著蘋果圖案的磚塊,用力過度而發紅的手指擦過磚塊的隙縫時,發出宛如兩顆氣球互相摩擦的刺耳噪音,嚇得幾隻原本享用著從垃圾桶裡翻攪出來、臭氣熏天的廚餘的老鼠和蟑螂驚慌逃竄,躲進比廚餘更臭的水溝裡。Æro總算辨識出幾乎快被抹去的蘋果圖案,便用手指沾了一點僅存的口水,在磚塊上寫下自己的名字。隨著字母筆畫的方向,磚塊開始無聲移動,直到一個勉強足夠Æro乾癟身形通過的入口出現。

「當初為甚麼要設計成這樣把自己搞死?真的是白癡耶……」Æro有氣無力地碎念著,耗盡吃奶的力氣才把皮箱搬進來,不禁大喘一口氣。

他一直覺得把這麼好的小窩隱藏在陋巷裡是一種侮辱。光是平緩的階梯設計和運輸器材的軌道就已經堪稱工程傑作,更別提能夠視室外環境調整室內溼度和溫度的智能中央空調,全都是他一手設計的。這麼多年以來,他努力工作,在頂尖的科技公司裡力拼上游,下班了還繼續到一旁的全國理工研究所首府進修,可怕而心無旁騖的工作態度不但讓主管瞠目結舌,還無意間折損了所有同事的自尊心。在那從未停止腳步的幾年裡,Æro的社交生活總是這樣子:人們會因為他怪異的姓名產生好奇,等到客套話結束,要進入嘗試交流的的階段時,才發現這個人是個比剛滿周歲的小孩更差勁的溝通者。他很習慣處理同性之間那些宛如戲劇套路的語言:大多不需要太認真、不需要太講究,所有對話都只是為了替彼此延遲尷尬和無聊時刻的來臨而做的徒勞努力,他想就把這一切當成是自己語言能力的表演,也不需要刻意去隱瞞對話背後的虛偽。久而久之,就連那些腦袋最遲頓的男人也無法忍受他坦然表露的心不在焉,因而將他疏遠。至於異性之間,Æro除了希望她們別一天到晚大驚小怪,別把他當成會性騷擾的怪人之外已別無所求。Æro就這樣在刻意的自我邊緣中渡過人生的黃金十年,成功坐上了執行長的高位,到世界各國的商業管理學院巡迴演說,提出的好幾個產品設計案都囊括國際大獎。他在任的那幾年,公司的季財務報表從未出現過一次赤字,毛利額反而還年年以跌破分析師眼鏡的速度不斷高漲。他被視為是一個世紀的天才,一個新的賈伯斯。世人怎麼也沒想到,他會以在不可思議年輕的29歲閃電退休,甚至拋售了所有股份,賣掉了先前在各地買下的土地資產,彷彿要把自己從歷史上抹滅。他們沒有從光鮮亮麗的報紙、電視、網路背後看見他龐大資產的暗流流向:投資好幾間違法從事幹細胞與複製生物科技的公司、聘請腦神經科學的頂尖專家組成諮商團、……這麼多年的不懈努力和精心佈局,最終都像流入大海的長河一樣匯聚到了這個陋巷裡的藏身處。

Æro再次提起皮箱,小心翼翼地避免絆到遍布於光滑地面上宛如童話故事裡,刺穿地面的巨大荊棘的各式導線和管路,顛顛頗頗地終於走到了手術間。他早就在搬到這個鬼地方的前兩個月就訂製好這個生物容器,可以偵測提供有機體運作的最佳環境條件並自動調整。他極為緩慢地把皮箱平放在手術桌上,戴上事先消毒過十次的手套,把那個包滿黏液和散發微微熱氣的大腦抬起,在不知道是水還是腦漿的液體滴的滿地都是以前將它放進生物容器。Æro設定好環境參數之後便決定去浴室洗個澡,畢竟要從龍蛇混雜的黑市脫身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他疲憊的視線也支離破碎的如酒吧裡被打破的玻璃瓶一般。

2.

「要幫你搞這一套有多麻煩你知道嗎?」

「我知道,所以我也付了你作夢也賺不到的錢不是嗎?」

「小鬼,不要以為你銅臭味那麼重就可以囂張了,這裡是我的地盤,態度放尊重一點。」

「我不打算浪費時間聽你在這裡恐嚇我,趕快交貨了事吧。我聽說最近調查局抓得很嚴,尤其是你的白痴手下搞砸了那批我的器材之後。」

「你他媽的叫誰手下白癡?」

「是,他們就是白癡。我的計畫本來在六個月之前就可以完成,如果不是出了那件事的話。我原本也可以直接把資金抽回,讓你們一毛錢也賺不到,可是我沒有。我還是相信你們在這一行裡面的公信力,光是這一點你們謝我就謝不完了,你不要忘了當初是誰把你那間注定沒未來的爛公司救起來,讓你可以養家活口、甚至讓你可以在暗地裡搞這種下流生意。我也許沒有以前這麼有錢,但是我要弄垮你也綽綽有餘了。所以現在,你他媽的要把你早就該給我的貨交出來了沒?老闆?」

「去把那坨噁爛的死肉拿出來!快!誰他媽再跑慢一點就準備吃子彈,還不給我快點!」老闆扯開他縱橫商界江湖十幾年的嗓門,催促著被Æro的狂言狂語震驚到不敢動彈的小弟。酒吧的顧客從老闆親自走進來後便一直默不吭聲,等到小弟們以作嘔的表情搬出那塊恐怖的大腦時,已經沒有人能專心沉醉在酒精裡了。

「這才像話一點。今天之後,你就不會再見到我了,我奉勸你最好不要跟調查局洩漏我的身分,也不要妄想追殺我。如果你敢動什麼歪腦筋,我就不能保證你會不會有一天在準備跟對手火拼的時候,被從自己背後開火的步槍射成一隻死豬了。罩子請放亮一點,我親愛的老闆。」Æro一邊以老闆認識他這麼多年以來前所未聞的冷峻口氣警告,一邊極度慎重地把大腦放進裡面裝有微型環境調整器的皮箱,頭也不回地踏出酒吧的大門。他眼角餘光隱約看到老闆憤怒地舉起玻璃瓶,往地上一摔,四處流溢的酒液越過碎片,沾濕了他的鞋子……

「就說只是個沒長腦的白痴,沒有我根本就是個廢物。」Æro感覺浴缸裡的水流過腳底,低聲抱怨。他這輩子從來沒哪麼緊張過,緊張地全身發燙。在哈佛大學的畢業演講上不曾這樣過、在公司的年度股東大會上也不曾這樣過、甚至當他第一次找上老闆,跟他詢問非法交易的通路時也沒這樣。即使心跳跳得比過去任何一個時刻更緊湊,他依然堅持自己獨處時的原則,從容不迫地圍起浴巾,到房間裡換上他為了這一刻珍藏許久的套裝:一套重金打造,被設計師喻為「以視覺釋放男性費洛蒙」的緊身西裝。今晚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晚,肯定要盛裝打扮。

3.

隨逼逼聲散發亮紅色光芒的容器裡,那顆大腦像新生兒的心臟般輕輕跳動。原本被厚重的液體和冷凍劑封鎖的灰白色皮層恢復了生氣,一層粉嫩逐漸透出,描繪出複雜皺褶的紋理。Æro打開蓋子,一股濃烈的煙霧隨即竄出,模糊了光線有些昏暗的實驗室,好不容易抽光煙霧後,他以一種信徒面對聖物的虔誠眼神俯視著大腦。「好美啊!真的好美!」他上次說這句話已是十八歲那年,在城市最汙穢的妓院裡躺在歇西絲的大腿上,看著她那對又乾又凹的乳房在他頭上肆意晃動時了。

那時,他從未想過自己會下妓院,他的人生過得非常圓滿:有幸福的家庭、明確的目標和強韌的經濟支柱,交往或性愛這檔事,從來不是他該擔心的課題。歇西絲不過是他就讀的中學裡靠著清寒補助金才能出現的、一個看起來對自己毫無自信、沉默寡言的卑微少女。他不記得怎麼跟她遇上的,印象中同學們總喜歡拿她開下流的玩笑,說她是個婊子、家裡作八大、將來只能被人當性愛玩具的小垃圾,甚至一開始還有人會對她拳腳相向,直到某次有人以厭惡的表情說「不要碰髒東西啦,你是想被她汙染嗎?」,眾人才連對她動手也興趣缺缺。
這一切,Æro心知肚明,但他可不想捲入這種司空見慣的霸凌事件,當時立志要成為頂尖企業家的他,認為只要自己的地位提升到一個極致,就能夠視人類與生俱來無可救藥的劣根性和惡行為無物,安心自在地逍遙過活。他一直都抱持這樣的想法,對歇西絲他不同情也不厭惡,反正當全能而至高無上的神明俯視著渺小的人類時,心中恐怕也是空無一物吧?到了中學三年級,歇西絲出現在教室的次數一次比一次少,Æro不記得是否曾有任何老師或同學關心過,等到他再次憶起那個卑微的小女孩時,連曾經熱衷於霸凌她的同學都忘了她的存在,她就像真實存在過的鬼影,當再也無法逗留後便退回屬於她的那個黑暗世界。畢業典禮那天,師長與畢業生致詞時甚至也沒遺憾地提到這位中途輟學的女孩,連班導師也沒有象徵性地留下一個空位作紀念,當時從手拿著學年首席的獎狀、從司令台上風風光光走下來的Æro心裡想:「果然只有強者才夠格活在這世界上,才能夠超越充滿缺陷的人性過活」。畢業典禮的隔天,他便把歇西絲這個人忘得一乾二淨。

他不曾想到的是,生命可以像是理所當然的給予一個人幸福,卻也可以在一夕之間全部奪走。高一那年,他的父母因為捲入跨國的商業風暴而跑路,他被迫放棄大好前程隨父母逃過一個又一個國家。在某個飢腸轆轆的夜晚,他趁父母熟睡時想要偷超商裡的食物,卻不巧碰上了債主,如果不是債主恰好與另一派黑道的手下起了口角,一家人恐怕都得喪命在槍口之下。隔天早上Æro醒來,發現父母已經不見,僅存的糧食也全部被拿走。這時他才曉得,原來位置越高的人,越不能忍受自己的地位崩壞,人性的醜惡是一道王座背後龐大的陰影,當王座歸於廢墟時便毫不留情地將上位者吞噬。除了讀書以外完全沒有任何生活技能的Æro,街頭上流浪好幾個月,連撿回收的都嫌他身體太虛跟本不耐操而拒絕聘用,他只能撿餐廳的廚餘過活,而且時常必須跟成群結隊的老鼠與蟑螂一起在水溝旁共用晚餐。他身旁飛滿了蒼蠅和蚊子,身上散發出的惡臭令原本會施捨他的行人也退避三舍。他每天就拖著被病毒和細菌一個細胞一個細胞腐蝕的身體在同一條街上徘徊,好像這樣的踱步可以加速死亡的來臨,後來他神智不清到偏離了原本的路線,搖搖晃晃到了城市的最邊緣,倒在一間只有貧民窟最好色的男人才敢上門的妓院階前。

Æro在一張破爛不堪的床上醒來,耳邊猶傳來此起彼落的呻吟。他以為自己死了,而且被判入地獄的最深淵,本來想就此永遠閉上雙眼,但眼角餘光卻掃到了歇西絲。少女臉上沒有濃妝豔抹,頭髮也一如往常的烏黑,身上穿的衣服也只是比平常更破爛一點,但從Æro被水溝水和灰塵遮蔽的雙眼看來,卻有一股無法言喻的美。

「妳……妳為甚麼要….」

「我們以前是同學啊!」

「我…我…我從來沒阻止過那些混蛋,我也從來沒關心過妳…妳為甚麼要…」

「我的人生已經夠沒救了,我不想看到一個本來應該幸福的人就這麼死了。你比我更有資格活下去,這可能是我這可悲的人生裡唯一做過有意義的事情吧?你再怎麼冷血,也不會狠心奪走這個機會吧?你說是不是,Æro?」少女眼眶泛淚,一邊用海綿清洗Æro的臉,一邊緩慢而強笑著說。

Æro只記得一種胸膛被撕裂的痛楚痛得他昏倒過去。在他昏迷期間,歇西絲盡心盡力地照顧他,就像她讀中學時照顧長年臥病在床的父母一樣。國中三年級開學的晚上,她放學回到家裡,卻發現父母已沒了氣息,從此她便展開了以出賣肉體維生的日子。她發現倒在門前的Æro的那一晚,正好是她喪失處女之身的一周年,也剛好是她的生日。歇西絲本來想依照媽媽桑的遊民處理SOP:活就驅逐、死就燒毀來解決Æro,但當她從滿目瘡痍的臉孔中認出中學同學的輪廓,還是不禁起了憐憫之心。她不明白自己為甚麼要救他,這個永遠高高在上、對弱小事物嗤之以鼻、對知情的暴力不採取任何動作、對她的整個存在毫不在乎的混蛋,也許是她從那副毫無希望光輝的眼眸中,看見了年幼的自己吧?
她曾經這麼質問自己,但時間最後解答了她的疑惑。歇西絲像是照顧一個新生兒一樣拚了命地保護Æro,冒著被開除的危險隱瞞媽媽桑把他藏進自己的房間、多接了好幾個體味濃重的客人好掩蓋過他身上的氣味、挨了好幾次白天站櫃檯時的打瞌睡的罵,甚至嘗試用自己不擅長的甜言蜜語向客人多要求一點小費,錢是拿到了,但躺在床上的肉體卻比往常還要疼痛。Æro終於在昏迷和半死不活間徘徊兩個星期之後醒來,他請求媽媽桑讓他留下來作男妓,好讓自己能陪在歇西絲身旁。他們兩人從早忙到晚,回到床上各自撫慰著彼此的疼痛和疲憊;Æro會用營養不良的雙手撥弄歇西絲的黑髮,喃喃著一些話,歇西絲總是默默聽著,把削瘦的臉龐貼在他的臉上表示贊同;有時在受到奧客欺凌的夜晚,歇西絲會撲進他的懷裡,讓淚水浸濕他的胸膛,而他也是默默懷抱著她,哼起一首從前聽媽媽唱過的搖籃曲哄她入睡。時間就在這樣的極有分寸的陪伴中度過,直到Æro十八歲的那天,他終於向她提出一個要求。

「我覺得我準備好了。關於那個……你知道的」

「你早就不是處男了吧?有甚麼好怕的?難道你害怕不能讓我高潮?」

「對我們兩個來說,這才是真正的第一次……我希望你可以答應」

「你這笨蛋,你想要的話隨時都可以跟我說啊,為甚麼要等到現在?」

「因為我…因為我想在法定的結婚年齡這一天跟你結合…」

「你真的很笨啊…我的Æro」她微笑著,很快把自己脫得精光。

Æro躺在歇西絲的大腿上,覺得這是他人生最美好的一晚。少女的乳房放肆地在他頭上晃動,雖然他明白不會有任何一滴乳汁滴下,但他卻有種被神聖之水滋潤的感覺。

「我說,你想不想離開這裡?」

「怎麼可能?不是說好要一起在這裡腐爛下去了嗎?」

「傻子,你不是想成為最頂尖的企業家嗎?」

「我們兩個現在這副德性,看妳在說甚麼瘋話!」

「我是認真的,我瞞著媽媽桑存了好多錢,應該有辦法把你送出這個市。如果再從小地方東偷一點西偷一點,一定夠的。」

「那妳呢?妳怎麼辦?我不可能丟下妳啊?」

「我會想辦法,我會找到你,一定會。」

「說甚麼鬼話?沒有妳我哪裡都不去!」

「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所以我已經處理好了。律師、機票、假證件我都請人處理好了,下個禮拜就會有人來接走你。我本來想把它當成一個驚喜的,這是你今天第二個生日禮物,我的Æro。」歇西絲眼裡的淚水奪眶而出,把那雙乾烈的唇緊緊貼上Æro的。那是他們兩人之間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吻。

Æro離開城市之後,成功以超乎常人的速度從大學裡畢業。那幾年之間,他多次寫信給歇西絲,剛開始的一兩年還能保持每周回覆、再來是一個月、再來是兩個月、三個月、半年、一年,Æro每天都活在焦慮之中。直到大學畢業典禮結束之後,他重新回到那間當時已被拆除的妓院。Æro站在怪手與水泥車之前,向妓院隔壁的一位蒙古大夫詢問歇西絲的下落。

「你說那個小姑娘?唉……多可憐啊。前幾個月她生日,有很多該死的禽獸聽到消息都來了,那天晚上他們喝的太多太猛,有幾個最該死的垃圾把她綁在床上霸王硬上弓……可憐啊……幾個禮拜之後她一臉憔悴來找我,說身子有點怪…結果是有了。她那時候感覺整個人魂魄都散了…我應該跟她說可以拿掉的…結果在去年的最後一天,那可憐的小姑娘從頂樓跳下來,摔得粉身碎骨…連腦袋都摔爛了。真的好可憐,好可憐……聽說媽媽桑在她的床底下發現一大疊信,是她男朋友寫的,她忙著賺錢都沒辦法回信…倒底是那個沒良心的混蛋才會把這麼好的女孩逼上絕路啊……年輕人,你是不是知道些甚麼?」

那天晚上,Æro從一張報紙頁上讀到一篇關於生物學的思想實驗,他空洞的心裡頓時燃燒出一道火焰,他終於明白他本來應該幸福美好的生命裡唯一該做的事情是甚麼―

當他把那顆量身訂做,足以將任何的腦波在使用者之間轉換、形塑無比真實的觀感的大腦抬起,放在老闆千辛萬苦才從變態的科學家手上搶來的貴重轉換儀上時,Æro好像看到歇西絲在向他微笑。

4.

Æro把冰冷的連接管插進大腦,另一端則貼在自己的頭顱上,他必須用盡全力克制自己的思緒,有太多回憶和渴望如驚濤駭浪在他心裡翻攪,一不小心就可能衝破頭顱,淹沒整個暗室。那顆大腦畢竟是混合許多年輕少女的組織拼湊而成的容器,只能承受一定強度的腦波,但此時Æro已經把多年以來縝密計畫、謹慎布局的思維徹底拋棄。他等的太久又太苦了。

埋入皺褶的連接管開始左右擺動,電子脈衝的能量和音波震撼著整個實驗儀,
大腦從原本的粉嫩瞬間變為紅色、然後是藍色、綠色、黃色、黑色、白色;
在一陣混亂的暴動中,Æro瘋狂的咆哮聲壓過儀器震動和火花迸裂的聲響:

「歇西絲,我的歇西絲啊!我來找你了!我來了,你沒有白等!你沒有....你沒有…」

Æro被熾熱的空氣逼得把西裝扯開,他甚至脫下了內衣,脫下褲檔、脫下內褲,渾身赤裸地緊緊抓住頭殼上的連接管。他感覺自己就快成功了,那顆大腦正在重塑他記憶中的愛人,即便是以這麼詭異的姿態,以這麼殘忍的方式重生。他這麼多年來沒有一刻淡忘過的歇西絲,他的第二個也是真正的母親,他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愛人,他生命的意義,終於能找回來了。那顆大腦在劇烈的思緒猛灌之下,膨脹到了數十倍之大,從褶皺的隙縫中可以看見那些少女的殘骸:一些沒去除乾淨的腦漿、一些殘缺的腦幹、一些少了一半的小腦,但這時Æro已經無法去在乎了。在他即將再臨的女神面前,世間萬物都是卑賤而不值一瞧的。

他面對著已經開始扭曲亂竄、發出尖銳噪音的大腦,無法再控制自己,不顧高溫和危險等級的電子射線,硬是把自己瘦小的身軀壓在大腦上,雙手指甲刺入皮質,雙腳則是死按著腦幹不放。

「為甚麼!為甚麼妳們這些該死的垃圾不能接受我的女神?妳們不過就是容器?為甚麼要反抗?為甚麼不能接受?我的歇西絲啊,我的歇西絲啊……」

不堪負荷的大腦想要掙脫Æro的重量,但他使出有生以來所有的力氣箝制著大腦,甚至連指甲也刺出噴洩的血液,雙腳也把腦幹壓爛了一半;無計可施之下,他竟然把因為熱血貫通全身而勃起的陰莖插入杏仁體。那根醜陋的海綿體發狂似地來回抽插,似乎一鼓作氣想要突破大腦的層層防線,但大腦卻起了更激烈的排斥反應,上下左右不斷翻攪,想要把Æro狠狠甩開。

「妳們這群下流的婊子,為甚麼不乖乖……」

Æro的陰莖在大腦的擠壓之下承受不住,一股白色的精液噴射而出,全部打到了大腦上,流入每一道皺褶的隙縫裡。Æro露出勝利的表情,蠻橫地想這就是制服這些該死女人的絕技。

「這就是妳們的報應啊,拒絕我,拒絕歇西絲。妳們這些下賤的女人,下賤的容器,不要再試圖反抗了……快點讓我的女神重生….快點…快點……
快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點!!!!!!!!!!!!!!!!!!!!!!!!!!!!!!!!!!!!!!!!!!!」

肥腫的大腦碰的一聲炸裂,整座手術室被轟出一個大洞,著了火又四處飛散的血肉燒毀了層層防護的牆壁,線路斷裂處洩出的火花讓地板陷入火海,玻璃盡皆碎裂、紙張化為灰燼、鐵也溶化成漿……在最後一根梁柱將自己四分五裂的身體掩埋以前,Æro流下了他這輩子唯一一滴眼淚。

5.

「關於稍早發生在L市的大火,記者為您帶來連線報導:消防隊已撲滅火勢………………警方正著手調查起火原因,雖然目前傾向是電器意外
但亦不排除是人為縱火………法醫在屋內找到一具四肢斷裂、下體不全的焦屍,據消息指出是全球知名的……身分確認仍有待比對牙齒……」

「太可怕了……如果不是我先出國,肯定也會被燒死吧…那個地方肯定被詛咒了!肯定是!先是死了一個年輕女孩,又死了一個有為的年輕人……唉……這人長得還那麼像以前來找過我問歇西絲的年輕人……怎麼就這麼死了呢?天道不仁啊,真是天道不仁……」大夫看著電視新聞,不禁如此感嘆。他想起了多年前的歇西絲跳樓的那個晚上,她曾以破碎而絕望的語調請他保管一封信:

「大夫……如果以後有一個叫Æro的,一個全世界最頂尖的企業家來找你問我的事情,請你把這封信交給他。跟他說我很抱歉……」

「那封信啊……那該死的負心漢從來沒回來過,信我也不知道丟去哪了…唉…怎麼會這樣子呢?」大夫喃喃自語。

大夫並不知道,實驗室爆炸的那個晚上,歇西絲那封沒能傳達到的信被Æro四處飛散的著火肉塊點燃,燒成了灰燼。當鑑識人員想盡辦法拼湊他的屍體時,還因為受不了灰燼和血肉混合的噁心顏色而吐了出來。後來檢警單位將這次案件定調為實驗意外,但實驗的內容、儀器、目的全都不明。事件發生的十年以後,除了當年目睹案發現場慘況的鑑識人員以外,已經沒有任何人記得這次駭人又離奇的慘劇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22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Psymo8974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一次可預見的不幸... 後一篇:RE:CREATE 舞台...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metotal123各位巴友
想知道一些政治不正確的東西,像是極左派們的言行手段拆解嗎?點進我的小屋找答案 >.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