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59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8-08-29 16:04:41│贊助:1,240│人氣:6773
第五章『鐫刻歴史的群星』
59 『雷格魯斯・柯尼亞斯』

翻譯:wittyjin
潤色/校對:流星雨

(高能注意)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現在這到底是怎樣?搞不懂什麼意思。為什麼我非得遇上眼下這般狀況不可?不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大罪司教『貪婪』雷格魯斯・柯尼亞斯!!這世上最受到眷顧、最被個別彰顯、而世間一切皆已無可撼動我身心的存在哩!!應該是這樣的啊!!又為什麼非得遇上現在這狀況不可?別瞎扯了!!別開玩笑了!!不管是誰怎麼都奇怪地把這緣由不明的不合理就像是理所當然般那樣給接受了!!那男的和那女的還有那騎士也只是我施捨一些慈悲就給我得了便宜還賣乖。到底是誤以為如果我認真起來一開始早就一個個被我打成稀巴爛的自己的能力到什麼程度啊??誰會想和看來既滑稽又盲信連為其感到可恥都不值得的討厭傢伙們有什麼牽扯!!這些令人心煩又火大又氣惱又可憎的低賤傢伙們!!我可是比誰都忠實地履行著大罪司教的職責,一直一直高明且順利地做到現在,經過幾年又幾十年又幾百年都這樣保持下來。起初得到魔女因子遴選而獲得這權能時,就把好吃懶作又每天酒醉的父親和日復一日嘮嘮叨叨自己不平與不滿的母親和連該屬於我的那一份也以下流眼光虎視眈眈著的兄弟們全都給殺了。那些看不起我的同村村民也是、把我扔在那毫無希望的家庭和村落的市民們也是,之後索性把對已成了那樣又什麼都不做就只是放著不管的無能國民們也全都給拆成碎片了。當全都沒了的時候我才終於發覺了我自己的生存之道!!什麼都不需要了,什麼都只是煩人的東西罷了,我已經擁有一切了。不是沒有!!是我根本就不屑要。偏就有總是想給我些什麼的混帳東西在。我就已經什麼都不需要了啊!!那只是從站在旁邊看就覺得我這存在有所不足有所缺憾甚至有點可憐的你們意在言外的事吧?!要把別人不需要的東西硬是強加給別人的傢伙給斬草除根,只有對已臻完美的我無可贅言的人存在的世界最好了!!每個人都總是自顧自地大放厥詞,一群垃圾!!這世上誰會有給我憐憫或絶望的權利?我會忍受任何人這樣對我嗎?我可是無欲無求啊!好吃懶作又每天酒醉但偶爾會買些土產給我的父親什麼地去死吧!!日復一日嘮叨自己的不平與不滿但更多的是把「讓你們辛苦了很抱歉」這句理所當然的話重複著的母親什麼地去死吧!!對該屬於我的那一份虎視眈眈但在突然還回盤子時已經把自己那份分給我的下流的兄弟們什麼地去死吧!!你們這些混蛋傢伙不要這樣做!!不要擅自對我好!!以為對我好就能低視我或把我給看扁了是吧?看輕別人的傢伙就是垃圾!!把不只看輕他人更看輕自己家人的傢伙鄙視成次等人種是理所當然的吧?!他們去死是應該的吧?!我沒有錯,什麼錯都沒有,有錯也是在你們!!就是你們啊你們這些待我視我看我可悲且可憐的每一個人錯了!!你們就好好品嚐當認知到自己是世上渺小無力的存在時是怎樣的滋味吧!!我身邊只有不會憐憫我的人在最好!!憐憫我的理由之類的在這世上全都消失掉最好!!聽到笑聲了,是在看我吧?是邊看著我邊笑吧?我哪裡奇怪了?我是哪裡讓你們邊看邊笑了?每個人都咧嘴笑著,明明就只是什麼力量都沒有只剩張嘴厲害的垃圾吧!!這種垃圾幹嘛非要捏碎我的心不可?橫擋在我前面想阻止我還可憐我的可悲不是我而是你們因無力無知於焉而生的『貪婪』!!是為了填滿不完整的自己而不得不苟活在世上所渴求的貪婪!!我不同我不是這樣的我什麼都不需要。什麼都不需要的我比起一無所有的你們當然上位多了。別再憐憫我了,其實是羡慕我妒忌我憧憬我到不行,又無法達到我在的地位而只能逞逞口舌之能的不服輸而已吧!!是這樣吧應該是這樣吧絶對是這樣的吧!!等、等等、等等啊!!別這樣啊!!不要看著我不要說出我的名字也不要和我說話!!好事壞事都給我停下來!!不要關注我,不要再理會我了吧!!即使共生為一體但心明明沒有被蹂躪徹底那我又有什麼理由參和進去?我們不可能彼此瞭解的,我和你們不在同一個層次上。付出風險得到報酬想想都知道是不合理違反正道的事沒錯啊!!頭殻壞去了嗎?冷靜點看就該明了了吧?是除我之外的所有人都太狂熱而已!!向他人冀求什麼這種事沒有任何利益作為和意義是再明白不過了的事嘛!!像只知道一件事的蠢蛋那樣的你們所不斷重複的愛情也好戀慕也好友情也好全都只是幻覺而生殖活動本身就是最噁爛的行為!!搞不懂有什麼意義,是為了什麼這麼做呢?用伴侶啦子女啦家族這類名詞藻飾起來而與自己終究是不同的存在的生存與死亡對我有什麼影響?他們活著而我死了的話我也是完了,他們死了而我活著的話也只是我繼續存在而已。愛情與戀慕無法讓人合而為一,人原本就各自唯一。考慮自己畢竟是處在重幻想的人間才找來了伴侶。考慮因為她們被別人輕視太白痴才蒐集來了美女。考慮不想讓被選上的對象有任何背叛的機會才只留下處女。我還有要求更多過嗎?別給我擅自離開啊!!我也只侵害了一些些,其他還有多做了什麼嗎?就只有這樣而已啊!!也只是違逆點你們的想法而已,又想對我提出什麼要求呢?我要做到什麼程度才能讓你們把對我不再憐憫給做好?真是世上最可憐的了!!被猥俗的『貪婪』所支配而只想和自己喜歡的對象在一起的賤女人就是與我有所謂的合不來啦!!

※ ※ ※ ※ ※ ※ ※ ※ ※ ※ ※ ※ ※


「喇──啊!!」

上升,再上升,遭到豪風狂捲,雷格魯斯的身體往夜空中被打了上去。
衝擊從兩股下方進到身體的瞬間,雷格魯斯發動了『獅子的心臟』,停下自己肉身心臟的跳動進入了無敵狀態。結果,斬擊的傷害被完全無效化了,但──

「咕、咕噗!!」

一吐出氣,雷格魯斯卻只能在劇痛到眯上眼的小視界中呻吟著。
雷格魯斯能停止包含自身心臟在內的肉體的時間,最長也只有五秒鐘。在此之間沒有任何問題,完全能像把『獅子的心臟』放在新娘身上時那樣行動。但若想要停更久的話,雷格魯斯的肉體就不能再從停止狀態下回覆。
拜此所賜當『獅子的心臟』解除之後,伴隨已停止很久了的心臟一下子動起來所而來的是不可承受的苦楚。已經是百數十年沒有再經歷過的苦痛感了。

「開什麼…玩笑!!」

即使像是滿溢著要吐出血來那樣的憎惡,上升中的雷格魯斯也只能無語。被風捲動著的肉體不能自由控制,在是被具有多大威力的力道打到,又要到何時這上升的勢頭才會稍緩都不知道的狀態下,已經到了可以一眼俯瞰都市普利斯提拉全境的高度了。

水門都市普利斯提拉──當發現到那裡就能填補新娘空缺的『福音』的記述時,只是一味地對能有如此幸運之事心存感激,然而……

「現在是啥狗屁的神展開啊!!」

如此辛苦才聚齊的新娘們全都沒了,司教『貪婪』的地位也被威脅。又被只有那張嘴厲害的臭小鬼罵個臭頭,更被應該是初次見到面的那女孩可憐了。
沒有比這更屈辱的事了,記憶中不曾嘗過的奇恥大辱。就是不想再嘗到這煩人的情緒才成為大罪司教的不是嗎?那為何又遇上了現在這些正在發生的事?和說好的不一樣啊!!

「已經、已經、已經……嘖!!」

已經不考慮手下留情了,施捨慈悲也只能到此為止了。既已被對手看穿了『獅子的心臟』是怎樣的權能,那個非人類等級強的劍聖在或不在其實也沒差別了。
有心臟停止的五秒在,雷格魯斯不管怎樣都能宰了那些傢伙。連看到他們絶望的表情和垂死掙扎的聲音都不會,也就沒有必要急著去殺他們了。

在發動『獅子的心臟』的權能所進入的無敵狀態時,只要雷格魯斯有那個打算就能無視這世界的所有物理法則行動。風也追不上的速度,剎那間就到達常識所不可及的次元。單用這世上所有事物都無可想像的壓倒性的力量,就完全可以殺透那些傢伙了。
所以即使他自己用『貪婪』的權能升上空中,從那裡就算是朝那都市只扔一粒砂都能完全粉碎殲滅。現在這都市裡應該有其他的大罪司教也到了,那些人的生死我哪還顧的到?現在這瞬間,那有比讓自己擺脫這份恥辱還重要的事?一定要在那些自以為勝利了而誇示著的傢伙臉上把恐怖給塗布到潰滅。
這陣強到誇張的上升力道停下來,往地面落的時候這些傢伙就死定了。在此之前,任他們盡情為這表面上的勝利歡欣鼓舞──

「──呃咕!?」

持續碎唸著自己恨意的雷格魯斯,因為背上所受到的衝擊而痛到叫出聲來。
看起來讓雷格魯斯上升的力道是戛然而止,他像是被強制靜止那般浮游。似乎是空中有什麼一腳抵住他的感覺。

「畢竟是在決鬥的時候,當發現對方毫無戰意時,我也只能把劍給收起來了。」

這聲音把腳踩在半空中面向下的雷格魯斯的背上,一派悠然的說著。
是誰踩著自己的背站在半空中,雷格魯斯一瞬間就明白了。在明白了的同時也不禁毛骨悚然,因為他很清楚現在自己所在的位置到底有多高。
比被自己先打上半空中去的雷格魯斯還要早到,這樣的高度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不算是自誇,但對跳躍力我還是有自信的。曾經從地上一躍就站在飛在雲上的飛龍背上。」

「你這……怪物!」

「是啊,我是狩獵怪物的怪物──你也到了該接受命運的時候了。」

萊因哈魯特的腳從背上鬆開了。
他說完之後,雷格魯斯立馬感覺到鬥氣正在逼近。對至今為止的生涯,也已經有過好幾次與強者交手經驗的他而言,這感覺也是雷格魯斯未曾體驗過的。
他的經驗,也僅止於過去邊打哈欠伸懶腰邊交手過的強者發起攻擊時,自覺性記憶已不存在的範圍,但雷格魯斯也只能藉此對應。

──發動『獅子的心臟』,同時攻擊也到達了。

「噢!!啊!!!!!」

萊因哈魯特往下揮出的手刀,直擊在雷格魯斯背上的正中央。
遭到遠比所謂名刀鋒利之威更勝許多的斬擊,雷格魯斯在無敵化狀態下只受到衝擊,就這樣一口氣反轉向下衝去。

極速接近地面,雷格魯斯從臉開始著地撞上石板。但因為『獅子的心臟』效果還在,讓他像是生吞著地面那樣把地給挖開。
雷格魯斯的身體一直線貫穿石板,通過堅硬的岩盤侵入大地。像似未遇抵抗般的挖掘作業持續下,雷格魯斯不禁有這樣的感覺──
保持這樣持續不停的話,自己大概會落到大地的最底處。他沒想過這世界的大地到底有沒有最底處這檔事,但這世界的大地卻是有邊境的。東南西北都被大瀑布圍起來的這個世界,那些瀑布的水也總該有個落下的去處吧?
保持現在這狀態往下,自己就會到那些水落下的去處嗎?

「能讓這種事發生嗎……咕嗚?!」

如字面上的意思,不見底的恐怖感讓雷格魯斯呼吸為之一滯──能停止自體心臟跳動的時限到了。
已經過了五秒,危險信號都開始響了,雷格魯斯卻處於無從判斷的迷惘中。他不曾有過讓自體心臟停止超過五秒的經驗。最長能停多久?十秒應該不太可能。況且繼續把停止時間延長下去,也只是徒增自己深入地底的距離而已。
但是在現在正穿行入地的狀態下解除能力的話又會怎樣呢?

──沒有時間煩惱了,自體心臟停太久只有死路一條,自己再笨也該有個限度!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震顫地把牙根咬緊,雷格魯斯做好了覺悟。
聽到自體心臟再次鼓動的強勁心跳聲,雷格魯斯解除了『獅子的心臟』的效果。無敵化的狀態一解除,肉體強度和物理法則也全都回到原點──。

「噗嘔噁──」

全身骨頭都碎散開了。
正是相當於此的衝擊毫無保留地侵襲了雷格魯斯的身體。
應該的。以遠遠超過自由落體加速度的衝擊力道侵入地面,雷格魯斯卻毫髮無傷地持續往地底去。在身體並沒有被拆成粉碎的狀態下就做到了,就像是下挖前進的大地只讓開讓雷格魯斯容身的空間那樣順利。
左右的確是不會留有多少空間,但上下就是另一回事了。

「哈……啊…嘔……」

漏出空洞虛弱的聲音,從雷格魯斯完全潰散的眼睛流出了血淚。衝擊力道縱向貫通,也以如此的方式破壞掉雷格魯斯的肉體。
全身的骨頭確確實實地遭受到超過龜裂那樣的傷害,腹部裡頭像是正被什麼攪動著那樣滾滾作響。不曾被誰弄髒過的白髮現在塗滿了泥與血,屎尿也開始從失去機能的下腹部垂流下來。

到了這種程度,只能說他是由人的原形破壞出來的肉塊了。
但令人驚訝的是,這肉塊還能呼吸。

「噢……啊嗚」

讓人覺得的恐怖般對生存的執著──不,那不是執著而該被稱為怨念才是。
他是不會執著要讓自己活下去的。要說有的話,也只是對存留在自己頭頂上的那些人的憤恨。都落到這步田地了,空殻般的虛榮心卻仍然刺激著他。

我、拿出真本事來的話,你們這些人──也就這樣了。

「呵喔……嗚吱……」

然而,不能讓這怨念被看扁了。
把自己的生涯只用在不讓自己成為會被憐憫的存在,用百年以上的時間揉練纏結的性格也不容許受到絲毫損傷。讓自己活下去就成了最適當的判斷。

在極短時間內反覆發動『獅子的心臟』,雷格魯斯開始挖地。進入無敵狀態的話,就不必考慮肉體受損這件事了。處於感覺不到痛的狀態下的話,移動已經受到重傷的身體也不會造成傷害,所以雷格魯斯正空手挖著土。

把原本頭朝下被打進地底的身體在土中轉了過來,頭向上的話,再來就只要慢慢的往地上挖就好。就像誤以為正往地上爬而沾沾自喜的蛆蟲那樣,雷格魯斯雖然倒在地上但其實正亢奮著吧。

不能原諒!不可能原諒!
被侮辱、被鄙視和被憐憫,無一不是他所不能承受的痛苦。在自己活著的時候的誹謗中傷就不必提了,死了之後又怎麼可能容許它發生呢。啊啊,是啊,早點下手的話就好了,看的到和看不到的全殺光的話,就不會有人再說自己的壞話了。一開始照這樣做就好了,這次不會再出錯了,爬到地上,先殺了那三個人,然後就是全部。

「────」

已經不再出聲,雷格魯斯連一吐怨氣的力量都拿來往地上挖了。
到了地上,最期待看到的是眼見自己拿出實力而乞憐求存的那些人的嘴臉。尤其是一直違抗自己的那個女的,就那個女的非得要徹底凌辱不可,第七十九號新娘,那個預計補上的女的。起初應該在那空位上的那個女的,原本在寂靜森林裡的那個妖精女性,還有那煩死人的貝特魯吉烏斯也──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起來了!現在想起來了!
那個女的,就是之前那個女的。不對,是那時候的小鬼!

去迎接第七十九號的時候,在她身邊繞來繞去邊哭邊叫的那個小鬼!那個時候的小鬼就是現在那個女的嘛!
為什麼一眼就決定要讓那個女的補上那空位的理由現在終於明白了。就很單純的當成自己媽媽的替代品,由她來補上是理所當然的事嘛!

就是那樣違抗過我的第七十九號,和愚鈍的貝特魯吉烏斯特別保護過的小鬼。為什麼沒早點發現呢?不對,是還好現在終於發現了。
沒發覺就殺了她的話,心底這股怨氣怎樣都嚥不下去。只有讓他們清楚地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才有殺他們的價值。不只有報仇雪恨的達成感,還有已經許久不曾自覺的,慾望被滿足的意義在。

要去凌辱囉,第七十九號。要去奪走囉,貝特魯吉烏斯。
你們曾經如此用心保護著的,覺得我可憐還憐憫過我的那個女孩!

「啊,嘻嘻」

喉頭深處彈出了一股衝動,雷格魯斯滿是欣喜。
牙都沒了,只能用乾裂的嘴笑著。活下來的希望湧出來了!把侮辱過自己的這些傢伙拚命保留下來的東西一把奪走的這種快感!

快往上、快往上、快往上,然後──

「──?」

正朝上掘行的雷格魯斯,意外地感覺到自己的指頭像是被什麼碰到了。把是否還有指頭在都不知道的右手放下來,用變成了血和泥塊完全失去原形的眼睛看,表面上有層薄薄的,很明顯不是血的什麼東西浸著。
試著舔了下,雖然帶著泥土的苦味,看來那應該就是水了

水,是水,意識到那是水的當下,雷格魯斯感覺喉嚨一陣乾渴。只一滴哪夠?想要有能舒緩喉嚨,填滿整個肚子的水。『獅子的心臟』效果中斷,肉體返回到正常時間下的雷格魯斯,正渴望著經過百年都未曾再有過的進食機會。
現在只有水也好,現在最高級的美味就是它了。才剛這麼想過後,如雷格魯斯所願的水流就緩緩的從他頭上流了下來。

吸吮著雜帶土味的水,牙齒沒了,舌頭被切碎了,像是血流不盡般的嘴裡所嘗到的水真是好喝啊!感覺一心只想要喝個飽!

──而後流進來的水量一口氣暴增,把往上挖的雷格魯斯的身體再衝到最下層去。

「啊、唔、喔喔?」

流進來,一直流進來,在無處可逃的土裡,水像停不下來那樣一直流進來。
在沒有多餘空間的地面下,只在頃刻之間,雷格魯斯的身體已經沉進滿是泥臭味的水中,完全不由自主了。

──雷格魯斯現在,應該還不能理解到底正在發生什麼事吧?

那些在他頭上的是所有流過普利斯提拉市區水路的水。
因為挨了萊因哈魯特的一擊,被打穿街道潛入地底的雷格魯斯,用他的身體開出這條往地底去的道路。那不只破壞了他自己的身體,也讓水路上的水能夠乘隙而下。那是誰也無法阻擋的,向著雷格魯斯襲來的,惡人的滅頂。
就像是在表現因為美麗的街道遭到破壞,都市本身與住在裡頭的人們的憤怒那樣。

「咕喔、啵啊」

當然,現在正在溺水的雷格魯斯完全沒察覺到。
在土中遇上水攻的雷格魯斯,對直透入肺的水壓感到恐懼,正拚命的想方設法。但是,土裡已經沒有其他可庇護他的空間在,他能做的只有在污泥中繞著『獅子的心臟』蜷縮成團來保護自己而已。

『獅子的心臟』發動效果持續期間,不用嘗到呼吸帶來的痛苦,被破壞了的肉體的痛苦自然也是一樣。
但是,『獅子的心臟』不能持續超過五秒,一感覺到自體心臟停止到了極限,雷格魯斯將再被死亡的恐懼給拖回沒頂的地獄裡。

交相而來的選項最後都是死。
沒有去選哪一個的道理,但也無法剔除其中任何一個。但雷格魯斯已經沒有其他的方法了,有的也只剩對現在這極不合理的絶望爆出的憤恨之言而已。

時間限制快到了。
『獅子的心臟』可以無限次的反覆發動,但呼吸就不行了。在停止自體心臟跳動的狀態下要重複發動『獅子的心臟』,一定需要幾秒的間隔。

心臟停止。
溺死。
心臟停止。
溺死。
心臟停止──
溺死──

與其說是意識到將無止盡的這樣下去,不如說是被逼到了毫無休止與間斷的痛苦裡。
雷格魯斯張開了嘴,水和泥巴就從張開的嘴裡流進來。侵入了肺和內臟,雷格魯斯慘叫著,以不成聲的聲音持續叫著。

沒有回應,他身邊誰都沒有。
即使這樣他還是一直叫著,這叫聲,充滿了希望這世上所有人都死光最好的恨意。

不想在自己死了之後還被嘲笑。
不想讓那個女孩能低聲說終於替自己母親與貝特魯吉烏斯報了仇什麼的。
浮現那個女的因為雷格魯斯死了而雀躍歡喜的場景就噁心到想吐。
人生的目標,賴以生存的動力,當目標達成時一定會開心到手舞足蹈。
因為雷格魯斯死了,自己的人生終於動了起來,光亮了起來。
她一定會說出類似像這樣天真的話。
想到將充滿那女孩的不合理、不正確,不實際的快樂就感到不能忍受。
自己的死,將在那女孩心中有莫大莫大的影響──咕。

※ ※ ※ ※ ※ ※ ※ ※ ※ ※ ※ ※ ※

打碎石板埋入土裡的雷格魯斯・柯尼亞斯。
水門都市的水朝這惡人自己身體鑿出的墓穴大量地流進去。雖然不知道那惡人到底會被埋到多深,但是考量他的權能有時效限制在這點,被打穿到這世界的對面去這種事──應該不至於。

十之八九,還在土裡的時候權能的時限就會到了。肉體回歸正常的那一瞬間就是他的死期。即使巨大的衝擊還是沒能毀了他,流進去的水也不會讓這惡人有可乘之機。
沉溺在強力權能下的惡徒,最終也是遭到被自己破壞的都市以同樣方式回敬而結束。

「……艾米利亞炭,你的表情還是沒有釋懷呢。」

直盯著雷格魯斯沉下去的窟窿,艾米利婭的側臉還是能看見淡淡的凝重感。昴如是說。
對那惡人一點同情的餘地都沒有,這點艾米利亞應該也是一樣的想法才是。不會對他被埋在地下的結局感到任何心痛才是──

「艾米利亞炭,心地善良是好事,但是浪費在這傢伙身上是不值得的。畢竟這是上終究還是有無可救藥的人在。」

「……謝謝你為我擔心,但,不是呢,不是那樣的。」

「嗯?」

對表達著關心的昴,艾米利亞搖了搖頭。
之後沉默了一陣子,帶著細長睫毛的眼睛放低了視線。

「雷格魯斯……那個……我,從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開始就覺得似乎在那裡見過……」

「不是第一次見到面?那,是什麼時候?」

「那個,我想不起來。」

對昴的提問,艾米利婭傾著頭這樣回答。
正巧的是,這也是在沉在土中的雷格魯斯發出慘叫的同一時間點。

用無法傳達的叫聲,希望艾米利婭不要因為自己的死而有任何欣喜的惡人。
與這女孩母親的死和恩人的發狂都有關的自己的存在,對這少女來說是不可忘記的人生轉捩點,絶不希望他因為自己死了而產生任何一點的滿足感。

這是這惡人無法傳達到地面上的,死前最後的希望。

「──雷格魯斯,我到底在哪裡見過他呢?」

雷格魯斯・柯尼亞斯對艾米利亞絲毫沒有留下任何影響。
就以這樣諷刺的形式,惡人的願望實現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17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0 篇留言

mushgood
原文有提過
普利斯提拉建造的理由
其中之一是為了關住某種邪惡的魔獸之類的生物
現在看來(笑

08-29 20:23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就某種意義上來講是關起來了沒錯08-29 20:41
俊杰
樓上好像說得很有邏輯(O.O)

08-29 20:47

阿優
爽快!!

08-30 10:14

庫卡
灑花~變態退場~
是說,之前覺得像「世界」、「白金之星」的時間暫停就已經夠強了,
這種時間暫停用法還真是....嗯....只有變態才會用.

10-02 14:23

Dw267
感謝整理!

10-19 22:16

Dw267
請繼續加油喔!

10-19 23:53

night
十分感謝

10-21 20:58

你沒有禮貌
感謝大大整理

12-06 19:52

如影隨形
好奇的問,所以他死了嗎?還是說在土裡無限loop?

03-17 17:32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爆了04-29 21:38
丹尼走路跌倒
我覺得雷古勒斯挺可愛的,快笑死,他的內心獨白始終認為自己是對的

04-29 20: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亞佛加厥】我愛化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5518291大家
整理了全台灣的Vtuber(個人跟企業),歡迎來看看哦ヾ(*´∀`*)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