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 小透明的日常生活被破壞了》第十章:剛回本國,該死綁架

作者:夏血瞑│2018-08-29 10:29:26│巴幣:0│人氣:95
國際機場上,二人之間的氣氛相當詭異。

尋亦白死活不肯看著他也不跟他說話,就算對方再怎麼苦苦哀求自己的搭理他也不管。總之,他現在是非常、非常的生氣,更不想看到侯玖爵那張臉,哪怕此刻那張臉充滿了歉意、愧疚,他也不想去理會。

其實他心裡也不算真的有氣,他只是……只是沒辦法接受自己居然就這樣順從了,讓侯玖爵要了自己,而且到最後他被做到昏過去……實在是沒臉見人了。即便是個小透明,他也還要面子啊!

他堂堂一個七尺男兒……好吧,七尺不到的男兒竟然就此失身……說出去恐怕會令人笑掉牙。

“呵呵,爵,你真有一手。”跟他們同一趟班機的約瑟夫似笑非笑地道,眼底帶著滿滿的玩味意思,不過他也很同情侯玖爵,畢竟是男人都會忍不住那種無意識的誘惑。

“幹!我又不是故意的……”侯玖爵忍不住翻白眼,沒好氣地反駁回去。

雖然不是故意的,但不做都做了,現在祈求原諒也得不到原諒,只能乾巴巴地看著自家愛人。

說真的,尋亦白和侯玖爵二人之間的關係尚未確定,他們既是同學,既是友人,既是曖昧關係,但還不算是真正的戀人。當然,尋亦白是不可能承認他們倆是戀人,故此侯玖爵可算是單方面決定了他們倆之間的關係就是戀人關係。

結果尋亦白真的就這樣保持沉默直到登機為止也不跟侯玖爵說任何一句話。當他們的航班經過了五個小時總算回到本國之後,尋亦白一下機便不見蹤影,侯玖爵當下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爵,你冷靜點!”有點看不下去的約瑟夫趕緊制止他,免得他慌亂起來自爆身份,到時候想找人都找不著了。

別忘了,他們倆一個是本國的明星,一個是國際巨星,無論是誰都好,一旦被發現,那可是一種慘不忍睹的畫面。

侯玖爵一聽約瑟夫這麼一說,立刻冷靜下來。對,他必須冷靜,要不然被粉絲認出來他就更加難找到不知去了哪兒的尋亦白。他比較擔心的是臣極暗中調查了他們的航班時間,然後命人伺機綁走他的小透明。

但願真的不是被綁走吧!好歹,這裡是機場呢!

然而,事與願違。

侯玖爵和約瑟夫臉色難看地看著被孤零零遺留在機場上的行李,不由面面相覷。那行李是尋亦白的,而按照尋亦白的個性,就算他不理侯玖爵想要直接走人也不可能會把自己的行李給留下。由此可見,他是真的出事,甚至還很有可能就如侯玖爵那般猜想。

小透明被綁架了。

臣極那個混蛋真的在機場直接把人給綁走了。

深思片刻,侯玖爵掏出手機直接聯絡“情報社”。現下除了祁溫然,恐怕沒人能夠找出臣極究竟把人給綁到哪兒去。

“溫然學長,對不起,我辜負了你對我的信任。亦白他被臣極給綁走了。”侯玖爵一開口先是道歉,然後立刻說出來電意義。

之後祁溫然在電話裡說了什麼,在旁的約瑟夫自然是不曉得,他只知道侯玖爵的表情不是很好,不過沒有像方才那樣慌張。看來,是有好消息,但同時也是壞消息吧!

通話結束,侯玖爵深吸一口氣便將手機收起,神色陰沉地看向約瑟夫。

“找到了?”

“是的,找到了,只是……那地方不太好。”

侯玖爵神色陰沉並非沒有緣由,因為祁溫然所提供的情報赫然指向臣家,恰恰這臣家跟自己家是死對頭。鮮少人知,侯玖爵其實是本國首富之子,是將來會繼承家族的唯一繼承者,故此臣極並不曉得他這個明星背後有這麼大的一個後台。

當然,侯玖爵的出身,只有經紀公司的總裁和經紀人熊愷方才知曉。除去經紀公司和經紀人的話,那麼也就只剩下“情報社”以及小舅洛子樂了。

“我也聽說過臣家呢。”約瑟夫忽然冒出這一句,不過侯玖爵不以為然。但下一刻,約瑟夫忽然說:“我的父親雖姓裘,但他是從母姓。我,其實本該姓臣,而非裘。”

聞言,侯玖爵驚詫得嘴不合攏。他真沒想到這位國際巨星居然跟臣家有關係!

“那……你在臣家有權力嗎?”侯玖爵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但必須確定約瑟夫在臣家的地位方能進行的計劃。

“嗯,我不清楚,因為我父親不喜歡臣家。但我曾經聽母親說我父親也擁有繼承權,只是後來放棄了繼承權。”約瑟夫如實回道,眼神帶著些許困惑。

一聽約瑟夫這麼一說,侯玖爵只好再次聯絡祁溫然,盤算著拜託他利用情報網搜索有關約瑟夫的家庭背景等等的,因為他必須確認約瑟夫在臣家擁有實權,那麼他才能擬定計劃把自家小透明給救回來。

但願他的計劃能夠實行吧!

***

臣極的家很大,而且這是他私人公寓,基本上全都是自己人,哪怕是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自己出去。

一臉鬱悶的尋亦白實在是沒有料到說自己會有這麼的一天,遭人在機場擄走,轉眼間就被綁到自己所熟悉的城市,只是被關在陌生的地方。

手機被沒收了,這裡也沒有電話,筆電有密碼無法登陸,總之他現在是孤立無援。

“不曉得社長他們知不知道我被綁架了……”他一邊嘟嚷著,一邊去倒水解渴,畢竟他真心沒有那個能耐從這如此封閉然後又有很多人監視的地方逃出去。

等待人來把自己救出去吧。這是唯一的方法了。

這時,外邊傳來“嘀”的一聲,是密碼鎖解開的聲音。

尋亦白立刻提高警惕,雙手緊緊握著杯子,試著不讓自己害怕或是顫抖什麼的。

“亦白同學,我給你買了新手機喲。”臣極笑得很燦爛,但那笑容看在尋亦白眼裡實在可怖。這個學生會長,果然很腹黑又陰暗,完全不像大家所說的是個溫柔或是善解人意的體貼會長。

輕輕咬著下唇,尋亦白決定了不說話,他也不想看到臣極的那副嘴臉。

見尋亦白不說話,臣極隱隱感到些許不悅。他隨意地將手機拋在桌上,然後故意坐到尋亦白身邊,順勢將人壓倒壓在沙發上。受到驚嚇的尋亦白頓時說不出話來,臉上的眼鏡甚至歪了一邊。

“會長,請你自重!”他實在沒辦法保持淡定的心態,聲音甚至顫抖不已。

微微勾唇,臣極指腹輕輕撫娑他的臉頰,冷不防地將他的眼鏡摘下扔一邊,故意踩了幾下,讓眼鏡瞬間粉碎。尋亦白為自己的眼鏡心疼那幾秒鐘的時間,開始掙扎。

被人壓著的感受不好,尤其還是這麼一個討人厭的會長。

如果壓著他的人是侯玖爵,他倒是還能接受……

不不不!剛剛他為什麼要想到侯玖爵那混蛋?可是……他現在真的好想看到侯玖爵,他寧願看到侯玖爵,寧願被他調戲捉弄都不願意被眼前的這個學生會長碰,哪怕是一根手指也不願意。

手機鈴聲響起的瞬間,臣極的興致完全被破壞。

他“嘖”了聲,只好從尋亦白身上離開,走到角落處去接聽電話。

尋亦白此刻仍心有餘悸,他輕輕地拍拍胸口,呼出一口又一口的濁氣,甚至感受得到自己正在發抖。

太可怕了……

“碰!”

很大的一記響聲來自身後,尋亦白不由全身一僵,旋即緩緩地扭頭看去,只見臣極一臉的憤怒,表情是如此的陰沉。他眉頭深鎖,拳頭仍砸在墻上,手中的手機被他捏得快要爆了似的。

是誰的電話讓臣極如此憤怒?

尋亦白思索片刻,然後趕緊地把頭轉回來,不繼續看下去。忽然,桌上的新手機震動了,他略微遲疑,最終還是伸手拿起手機看看是誰捎來訊息。

沒想到一入眼便是有些眼熟的號碼,再接著下來便是“不要怕,會救你,立刻刪”這幾個字。

幸好手機沒有密碼,再加上他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思考為何號碼的主人會曉得這新手機的號碼,立刻把訊息給刪了。恰好,這時候的臣極已經收拾憤怒的心情回到沙發這兒,不過他沒有再對尋亦白動手。

二人沉默,誰也不打破這份沉默。

尋亦白不說話,純粹是害怕,更是對臣極有一絲恐懼感殘留。

良久之後,臣極像是發出了冗長的歎息聲,面無表情地盯著他,“看不出來,你居然有這麼多那麼硬的後台撐著你。”

此言實在令人費解,尋亦白抬眸,不解地直視臣極。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聲音還帶有一絲顫抖的他努力地想要把事情給弄清楚。

豈知臣極卻冷笑一聲,起身便離開了這個房間。

偌大的房裡,又只剩下他一人,還有裝在四周的監視器以及外邊守門的保全。

變相的囚禁嗎……尋亦白搖搖頭,極力地將這些不好的想象排除,免得自己嚇自己。

無奈的是,他確實是被囚禁了。可以的話,他現在就想看看侯玖爵的臉,希望他能夠在自己的身邊,消除他的恐懼與不安。

明明……他是個透明人,怎麼就莫名的惹了一堆麻煩纏身呢?誰……會救他出去?

他不知道,同時也迷失了……

侯玖爵,你在哪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14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l小說|BL|校園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yukiya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賣藥」的隊長(哨響BL... 後一篇:《五柱世界》第十一章:在...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09335511大家
喜歡異世界小說的各位可以到我的小屋看看《生平記述完結後的異世界自由人生》體驗異世界的全新日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