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57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8-08-28 19:17:41│贊助:27│人氣:4634
第五章『鐫刻歴史的群星』
57 『心臟的所在』

翻譯:神ID10032
潤色/校對:流星雨


——昴賭上性命爭取的時間,已經過了十幾分鐘了。

「給我差不多一點啊!想想就算是你也能理解的部分,老老實實的死在那裡怎麼樣!啊?」

「噢哦哦哦哦!」

雷格魯斯踢入房子的一腳,將建築物以完美到恐怖的切口切開,失去了支柱的建築物便無力的倒下。
建築倒下激起的煙幕將附近都完全覆蓋,視野遭到阻塞的雷格魯斯十分不耐煩的彈了一下舌頭——聽著這些微小的聲音,昴回到了已經將在場的陷阱都用盡了的戰場。

「在那裡急急忙忙的……你就沒有從正面堂堂正正的攻過來的想法嗎?雖說我現在對你和那個的關係已經沒有興趣了,但再怎麼說一個自稱為騎士還是什麼的人,就是這麼戰鬥的嗎!?」

「隨便你怎麼說,你就說到你盡興吧!」

「在那嗎!!」

昴如果試圖反駁帶著惡意在那裡嘮嘮叨叨的雷格魯斯的話,回禮便是輕易就能取走性命的沙彈。
在遠離了充滿了殺意被扔過來的沙粒之後一瞬間,昴剛剛用來藏身的廢材的空隙瞬間便灰飛煙滅。

被擦到就是致命傷,中了一發便會當場死亡。
至今為止,雷格魯斯的攻擊十分神奇的完全沒有觸及昴。因為被觸及的一瞬間就全都結束了,要感謝這份幸運的話還是有點問題的。

「集中!集中!集中!」

調整氣息,擦掉汗水,將全部神經動員起來用於閃避。
被捲起來的土塵弄髒了臉,昴吐出了嘴裡充滿土味的唾液。

活用自己跑酷訓練的成果。
與當初茫無目的鍛鍊身體的日子不同,明確的目的意識和向上心對昴造成的影響也是極大的。
在新羅茲瓦爾宅邸附近的森林裡,每天每天,甚至多到令人反胃的鍛鍊時間並不是沒有用的。

「哈,不管怎樣總算,哈,也只是能夠玩弄這種動作跟外行人一樣的傢伙啊……!」

就算那樣,也是攔住了魔女教大罪司教的其中一人。
出於對戰況和昴單人的戰力來考慮的話,說是可以給予特殊功勛程度的活躍也沒什麼奇怪的。

如果普利斯提拉能安全從魔女教的魔手中逃掉的話,無論如何都要去多爭取一些功勞----

「所以……!」

「你覺得就這樣繼續消磨時間,像你這種人就能對我有什麼威脅嗎?只不過是稍微破解了『貪婪』 的權能的秘密,可別誤會你就能夠與我互相對抗了啊!」

連多喘口氣的空隙都不給,生氣起來的雷格魯斯加大了破壞的範圍。雷格魯斯為了殺死昴已經不再在意造成多大的傷害了。

以風光明媚的景觀聞名的普利斯提拉,正漸漸因為魔女教最惡的暴行而失去它原有的景色。
跨過水路的石橋被擊碎,用玻璃細緻裝飾過的商店被擊毀。感到碎裂四散的玻璃片的閃光中有一種與場合不符的美,昴相信著自己的右腳,以崩壞的勢頭為信號跑了出去。

諷刺的是,從自己的右腳感受到了奔騰而出的力量。
全黑色的,被連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東西侵蝕了的右腳,此刻正是昴的生命線。

將鞭子擊出,用前段纏住橫過來的建築物的屋簷。相信自己鞭子的拘束力用力踩向地面,彷彿在牆上奔跑一樣跑過街道——從雷格魯斯的側面經過,彷彿是特意要讓睜大了眼睛的惡人看見一樣,吐出舌頭進行挑釁。

「你!!不知道自己究竟幾斤幾兩嗎!!」

從揮動的手中被投出的石塊,完全沒有擊中利用拉鞭子的勢頭逃跑的昴而向遠處飛去。

不去考慮攻擊,僅僅貫徹逃跑的戰術。

至今為止被『貪婪』幹掉的人們,都是因為太勇敢而被殺掉的。弱小、脆弱、膽小地堅持逃避就好了。一定,這種人一定是不會輸的。

所以,那份遺憾就在這裡掃清吧。
為了那個目標——

「還沒好嗎,艾米莉亞。——這傢伙的,心臟!」

※ ※ ※ ※ ※ ※ ※ ※ ※ ※ ※ ※ ※

「有線索的人……沒有嗎?」

在同意幫忙的新娘們的前面,艾米莉亞將可能性的猜測暗自接受並咬住了嘴唇。
五十三人的新娘們,在聽到艾米莉亞的疑問後互相看了看,最終還是無力的搖了搖頭。

「真是抱歉。從那個男人的支配下逃出,並且想要幫助你們的心情並不是假的。只是……」

充滿悔恨俯下頭的,是新娘們的代表人,名叫希爾菲的金髮女性。
希爾菲是現在雷格魯斯的所有新娘之中,對於目前的情況最瞭解的,所以成為了代表人。

「簡直無法相信那個男人會把那麼重要的東西寄放在我們這裡。雖然那個男人嘴上稱呼我們為妻子,新娘什麼的……但實際上真的像是夫妻一樣對待我們什麼的,一次都沒有過。」

「雖然雷格魯斯是個非常有問題的人這點的確傳達給我了,但是應該不會那樣的。雷格魯斯的……『獅子的心臟』絶對,絶對是寄放在你們這裡的。」

雖然希爾菲因為沒有線索而開始氣餒,但艾米莉亞是不會這樣就受挫的。
至少,希爾菲和新娘們以自己的意志,堅定了從雷格魯斯的支配下逃脫的決心。這份決心才剛剛開始,第一步就以這種形式被絆倒什麼的,絶對沒法接受。

而且艾米莉亞,連一絲懷疑都沒有地完全信賴著昴。

昴很厲害。不僅知道很多艾米莉亞不知道的事情,並且利用那份知識與活躍無論怎樣的逆境都跨越了過去。所以,
艾米莉亞對於昴判斷雷格魯斯的權能是『獅子的心臟』的思慮沒有任何一絲的懷疑。

那不是放棄思考或是盲目依靠的意思。
正因為是昴所以沒關係,並不是無論怎樣都是舉雙手贊成。就算是昴也會犯錯誤,偶爾也會有失敗的時候。但是,將那份錯誤糾正。或者牽起他的手,成為可以幫上他的助力就是艾米莉亞對他的信賴。

「昴認為『獅子的心臟』一定是寄存在妻子們那裡……」

彷彿陷入了思考一樣觸摸自己的下巴,艾米莉亞想起從昴那裡聽到的對『貪婪』的權能的秘密的揭露。

——將物體的時間停止,將其變化封印的權能。

雖說在剛開始聽到的時候覺得無法相信,但昴之後的說明對上的點太多了。
能否在現實裡實行,只有這一點不確定的的話倒還好說——

「那裡,有一種十分不可思議的力量在作用著。」

恐怕,是接近於加護的超越了不合理的神秘。
不巧,艾米莉亞因為不擁有加護,無法理解受到加護的恩惠的人類的固有的全能感。
但是,在雷格魯斯身上感受到了與那些相近的什麼東西。比加護更醜惡更兇殘的東西就是他們的權能了吧。

「心臟、心臟……」

對於艾米莉亞來說,最壞的情況也就是新娘之中其實有真正與雷格魯斯心靈相通的真正的伴侶隱藏著的場合那種情況的話,真正的新娘應該會為了雷格魯斯的勝利,對艾米莉亞隱瞞寄存在自己這裡的心臟吧。

「――――」

將苦惱著的艾米莉亞扔在一邊,希爾菲為首的新娘們開始回憶著所有對話試圖找出線索。
然後艾米莉亞用著那紫紺色的眼瞳仔細觀察著一臉認真的交流著的她們。

同時命令附近的微精靈,細緻的檢查所有新娘們的身體是否有什麼變化。微精靈對於人類的變化不是那麼敏鋭,但是對於自己做出了彷彿要試探希望出份力的她們的行為這件事心情絶對不會好。
只是,自己的疑惑早就超過了『不想去懷疑』這種心情就能阻止的程度了。

「嗯……」

微精靈們給出回應了。
雖然說不上是確信,新娘們並沒有什麼十分顯眼的反應。在艾米莉亞能夠探索的範圍內,明顯可以認為沒有作為雷格魯斯的內應的新娘。

那樣的話,還能想到的可能性是————

「誒?」

突然有一種頭髮被拉了一下的感覺,艾米莉亞立刻抬起了臉。
在眼前,艾米莉亞的視線內飛舞著一隻散發著淡藍色光芒的微精靈。本應該跟著新娘其中一人的微精靈,彷彿有想要向艾米莉亞傳達的事情一樣在空中搖擺。

視線順著那個軌跡跟過去的話,微精靈對著的是希爾菲。她現在也是努力的,作為新娘們對雷格魯斯的反抗之聲的領唱。
微精靈在那樣的她的背後附近咕嚕咕嚕的,彷彿是在述說著什麼一樣上下浮動。

「吶,稍微說下話好嗎?」

對於艾米莉亞的招呼聲,希爾菲帶著一臉的驚訝轉過頭。艾米莉亞走到希爾菲的身邊,偷偷看了一眼在她的胸口強調著存在的微精靈。

「怎麼了嗎?」

「稍微失禮一下。」

在場的除了艾米莉亞以外沒有人能看到沒有實體化的微精靈。所以無論微精靈多麼努力的表達著,除了艾米莉亞以外也沒有人能明白。

所以,艾米莉亞突然將手伸向了希爾菲的胸,希爾菲受到了驚嚇一般看向了艾米莉亞。

「誒?誒、誒、誒?」

「等一下,保持安靜。我現在在確認一些東西。」

「正在確認什麼的,確,確認什麼啊……」

臉頰變得通紅,隱藏不住自己的驚訝的希爾菲問向艾米莉亞。
然後艾米莉亞以認真的表情回答著希爾菲。

「你的,心臟的節奏。」

「――!」

「因為我是精靈使啦。雖然現在我本來的契約對象正在休假中,不過還是能與微精靈交流的。我讓那些微精靈們調查了一下各位的身體,然後得到了只有你的心跳很奇怪的回應。」

「我的心臟……?」

希爾菲嚥了一口口水。
完全是一副聽到了難以相信的事情的表情。她感到驚訝也是當然的。畢竟是剛結束『獅子的心臟』的概要講解,就聽說自己的心臟發生了異變。
然後既然事情發展到這一步的話,那理由就只能有一個了——

「過分……雷格魯斯把自己的心臟,與被決定為自己的新娘的人的心臟重合在一起了……!」

※ ※ ※ ※ ※ ※ ※ ※ ※ ※ ※ ※ ※

「再怎麼說啊,雖然一副很厲害的樣子說著各種高論給人聽是很氣派啦,你爭取的時間會結出果實這樣的希望是從哪裡來的啊,我是完全想不明白呢。而且雖然不明白你是怎麼個腦子能夠想出我的權能的,但就算如此為什麼你明明瞭解了我的權能,卻還會想要繼續戰鬥呢?」

向下看著渾身是血的昴的同時,雷格魯斯彷彿在誇耀自己的勝利一般抬起臉頰。
倒伏在地面,在倒下的建材的旁邊的昴痛苦的喘息著,臉上有一半染上了鮮血。

「啊、咕……」

「雖然已經讓你放肆隨意的逃來逃去了,一旦倒下了還真是沒意思啊。嘛,也是呢。不那樣的話不行呢。考慮到我和你之間的差距的話,只是在該收場的時候以該收穫的結果收場了而已。這樣一來總算,沒有不合理的多餘的心情就收場了呢。」

走近倒伏在地上的昴,雷格魯斯用腳跟踩碎了礙事的石頭。權能依舊健在,彷彿是想讓別人看到這點一樣。

「整體來講,你不感覺是過於狂妄的你自己不好嗎?至今為止啊,像你這樣想要打倒我並且振奮起鬥志挑戰我的人也有很多。但是他們所有人,甚至都沒觸及到我。擁有比自己的器量更多的慾望就是會這樣,這是當然的天理了。你明白吧?」

談論著無慾的『貪婪』大罪司教,斷言著因為過多慾望而燒灼了自身的人的輕蔑。
有慾望就會產生無益的爭鬥,有慾望就會產生無限的饑餓,有慾望就會產生無上的無情。

正因如此,無慾無求才顯得更為貴重。
貧窮的話就祈禱,自己有德才是最好的。

「滿足於現在就好了,渴求與自己的能力不符的東西就會導致自身的毀滅。一個又一個的聚在一起但就是不懂學習。你們真是一群不可救藥的生物啊。」

彷彿是在嘆息一般,雷格魯斯將手插入自己的白髮中,彷彿沉醉在悲劇裡一般搖著頭。
只是,那個聲音裡投入的哀傷的感情並不是虛假的。雷格魯斯多多少少,在發自內心為比如昴這些自己以外的人的愚蠢嘆息,感到悲傷。

那是自我為是的,無法察覺的孤獨的全能者的聲音。

「在……死之前……你的…能力的……」

「哈?啊啊,就是俗話說的『冥界的特產』的那個?真虧你知道這個古老的說話方式啊。在那種沒有意義的知識的儲藏量上勝過了我,是想表達這麼一回事嗎?」

雷格魯斯看著連呼吸都快要斷絶、至少希望得到權能的答案的昴笑了出來。連最後一點逃跑迴避的力量都沒剩下,剩下的只是被捻死的可哀的存在。

「也是呢,都說到這地步了。最後就給渺小的你一些努力了的獎勵好了。我就告訴你吧,你拚死所爭取的時間全部,全部都是毫無意義的。」

「沒……意義……是指……」

「很簡單的事情哦。你和那個女人在找的我的心臟,的確是我的新娘們帶著呢。——但是,到底是誰在帶著無論是我還是她們都是不知道的。權利平等,愛要等分,還有背負的責任和責務也應當是公平的。」

對著驚訝的昴,雷格魯斯邊說著「因為就是這樣的吧?」一邊聳了聳肩。

「在娶了複數的的妻子的情況上,平等對待她們全員是當然的事情啊。包括了一些小聰明的理由,只有好好的將平等實行的人才會被允許行使權力。換句話說也就是我賭上性命,時時刻刻都在證明著我對她們的愛。」

「新娘們沒有帶著心臟的自覺是因為?」

「也不是什麼很複雜的理由。——每天一直聽著自己的心跳,還能夠不斷意識到自己的心跳的人是不存在的吧?」

看著張開口笑著的雷格魯斯,昴理解了。
雷格魯斯的心臟的隱藏方法,那個惡毒的方法。

既單純又十分有效,而且比什麼方法的防禦力都要差。

「你把新娘的心臟和自己的給……!」

「管理丈夫的財產也是妻子的義務之一。但是你看,因為我是一個無慾的人啊。本來,我就沒有像是你們這樣的傢伙們那樣持有許多沒有意義的財產。所以,由我的妻子們保管的就是我的存在本身了啊……多麼美妙,這不就是夫婦愛本身嗎?」

——醜惡。

自覺兇殘的雷格魯斯的權能。他本身沒有一絲的惡意,沒有一絲譴責,相信那是自然地行動且實行著。
昴關於『獅子的心臟』的隱藏方法,已經在送艾米莉亞去教會之前就提出了好幾個假說。但是,再怎麼說也不包括這種情況。

況且,沒有人能夠破解————。

「那是在理由之上的……艾米莉亞她,絶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剛剛,雷格魯斯一臉驕傲的高談闊論的的內容就是『獅子的心臟』的權能的全部的話,那麼破解的方法還是有的。如果能夠傳達給艾米莉亞的話,以她的實力應該很快就可以實施了。
問題不在於能否,而是在於是非了。

——也就是,對於生命的取捨了。

「哈?喂,你……」

帶著憎惡的表情站起來,雷格魯斯用一副看不懂現狀的表情看著盯著自己的昴。
被毀滅城市的攻擊捲入,直到剛剛為止還是瀕死狀態的昴站了起來,一邊看著自己一邊還在拍著膝蓋上的灰塵。昴過了一會才抬起眉「啊啊」的注意到雷格魯斯的疑慮。

「裝作死了的樣子……啊,不是。是要死的樣子。因為飛過來的石頭切到了額頭,所以稍微想試試看而已。」

將血塗滿自己的臉,然後裝作很痛苦的樣子就這樣了。
昴帶著一臉笑容看著完全被玩弄在股掌之中的雷格魯斯。

「我相信著你的哦。你一定是那種如果找到了快要死掉的敵人,會一臉驕傲的誇耀著自己的勝利一邊嘮嘮叨叨說個不停的。」

「――――!」

「唔哦!」

一起跳,雷格魯斯的身體就一直線的突擊了過來。
速度十分敏捷,以外行人一樣的身體動作,一直線的飛了過來。這罕見的一瞬間,雷格魯斯能做到連萊恩哈魯特也感到驚訝的加速。
只不過,看不出那個機制的狀況,也就限於在瞭解了他的權能之前了。

「唔咕!」(原文,ふぐぬっ! 昴:河豚魚!)

用右腳蓄力加速,毫不猶豫的決定使自己身體向左飛去。雷格魯斯的目的是直接將昴的身體撞飛,然而在『只能夠一直線的前進』這一缺點前擊空了。

總的來說,雷格魯斯一瞬間的超人化,是應用了將肉體的時間停止的方法。將自己的肉體的時間從世界中剝離,然後便不會再受到干涉,這就是那傢伙的權能。以那種方式突擊過來的話,無論是重力、空氣阻力還是慣性法則都無法約束他。

並沒有常時生效,應該是因為有著什麼限制————

「――咕、你這傢伙!!!」

「想要叫的是我這裡啊……!得想點什麼辦法給艾米莉亞……」

雷格魯斯的心臟的位置,必須要把這個答案傳達過去才行。
傳達過去,然後進行抉擇。要用什麼方法——

為了拯救這個都市,要艾米莉亞。

「艾米莉……」

與氣勢高漲的雷格魯斯相對的,昴看向了艾米莉亞應該在的那個教會的方向。
倒塌崩壞了的街道之中,在雷格魯斯的餘波勉強傳達不到的街道,有個毀壞了一半的教會。

——那個場所在下一個瞬間,便被青白色的光輝所包裹住了。

※ ※ ※ ※ ※ ※ ※ ※ ※ ※ ※ ※ ※

新娘的心臟,與雷格魯斯的心臟合為一體。

艾米莉亞得出的結論讓聽到的妻子們全部產生了動搖。
其中尤其以發現自己和雷格魯斯共享著心跳的希爾菲受到最大的衝擊。

「我…的心臟和……?」

的手離開後,希爾菲鐵青著臉一步一步向後退去。站在她後面的女性,擔心的摸了希爾菲的後背。

「不要碰我!」

下一瞬間,反射性發出聲音的希爾菲揮舞起手腕。
彷彿要牽制住其他新娘一樣伸出手臂,然後保持這個姿勢看向了艾來莉亞。

「確定投有搞錯嗎?」

「微精靈說了不自然。我也是,感覺到了你的心跳中有重疊起來的違和感,能夠聽到的。」

「————」

希爾菲把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彷彿是要確認剛剛艾來莉亞所說的話一樣閉上了眼睛。那份心跳的速度、力度與間隔在喉嚨中鳴響,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

「原來如此……到底要,到底要把人的心靈踐踏到什麼程度才甘心啊那個男人!」

「等等,你要什麼!?」

露出了十分乾竭的微笑,希爾菲向教會的深處走去。由於萊因哈魯特的斬擊而半毀的教會,在那個角落裡散落著天窗破裂而大量撒下的,雕工十分精細的玻璃碎片。
希爾菲撿起了一片玻璃,並走了回來。

「你明白的吧,那個男人的計謀。將自己的弱點強加給別人,然後逼迫他人做出決斷。」

「決斷……難道說,」

「如果要使那傢伙的心臟停止的話,那除了使被寄託了的我的心臟停止以外別無他法了。那個男的說過『就算死亡也無法拆散夫妻』這樣的話不是嗎?」

一邊把玩著玻璃片,希爾菲一邊用草率的聲音說著。艾來莉亞也明白其中的意義,與那同時也理解了。希爾菲的覺悟以及雷格魯斯的惡意。

「等等,不行啊!一定還有什麼,一定還有別的方法,」

「那麼方便的方法,你覺得會有嗎?將已經成為了一體的兩個心臟,不停止我的心跳而僅僅停止那個男人的心跳的方法什麼的,哪裡都不會有的而且」

「不要那麼簡單就放棄!如果允許了那種事情發生,我是為了什麼……為什麼才從森林中出來的!」

又要出現犧牲者了。
就因為艾來莉亞的無力與無知,又要在自己的面前出現犧牲了。就像森林中的大家一樣。像福爾圖娜或休斯那樣。彷彿要將艾來利亞的手所搆不到的部分埋葬掉一樣,艾來莉亞之外的大家都擅自用掉了自己的生命。

「被那個男人作為新娘什麼的帶出去的日子真的是非常辛苦。」

拚命地,艾米莉亞思考著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
在這段時間裡,希爾菲的心清漸漸冷靜,有了走向應有結局的覺悟,開始淡淡的堅定了下來。

「只是為了不去觸碰到那個男人的逆鱗,抱著死的覺悟。無論那個男人多麼殘暴都忽略了過去,迎來新的新娘……唯獨這些與自己立場相同的孩子,我無論如何都想要保護好她們。 就像我當初遇到的那樣,就像我之前的人們所做的一樣保護她們……」

希爾菲就像新娘們的代表一樣,無論什麼事都率先站在前面,此時她的真意也明了了。
在她之前也有過啊。觸碰到了雷格魯斯的脾氣,為了這些被搶來的女性們而站在最前面的哪個人。然後那份意志就由希爾菲繼承了下來,因為還有著現在的這些新娘在。

「即便心靈被那個男人玷汙了,因為他絶對不會對我們的身體出手……一定,如果兩方都被玷汙了的話我們早就已經無法忍耐了。所以直到今天,無論是那個男人的語言也好聲音也好行為也好我們都忍耐忍耐忍耐忍耐忍耐然而!!」

說到這個地步,一直咬著嘴唇的希爾菲抬起了臉。
在她的眼睛裡有著大粒大粒的淚珠,以及有著彷彿要將那些眼淚都燒乾一樣的火熱的憤怒。

「那個男人的手,就連我的身體也玷汙了!我本想著至少還保護住了身體什麼的,結果就連我這樣想保護著的東西都從未保護好過!」

邊流著淚邊發出了來自靈魂的吼叫,希爾菲的手流下了鮮血。用力握著的玻璃片劃破了手掌,她因為痛苦而皺緊了眉頭,很快又可憐的放鬆了嘴角。

「因為身上有傷的女性是例外的,哪怕我們受到了一丁點的擦傷都會被那個男人殺掉哦。這個傷口,就是我的自由。」

「————」

「這並不是你的錯。我十分的感謝你。向那個男人,對至今為止的日子的復仇,比這還要更好的方法一定到哪都不會再有了吧。」

她對艾米莉亞露出了微笑,然後希爾菲看向了自己以外的新娘們――看向相當於自己的半身的她們 。
然後用自己的雙手握住玻璃片,頂在自己的胸口。

「如果我死了,心臟將轉移到其他人那裡。這是一定的。那個男人不可能只將我一個人作為他心臟的盾牌。就是那樣,大家都沒有理由不知道那個男人的固執。」

「一定,會是那樣呢。」

不知是新娘中的哪個人低聲說道。
彷彿是贊同希爾菲說的話一般,之前回答了的新娘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她長著一頭茶色的長髮,也去撿起了散落在希爾菲腳下的玻璃片。

「死亡什麼的,我也有好幾次想過。就算像這樣活下去,也說不上是活著了。那還不如在死後的世界和自己的家人團聚還更好。」

「儘管如此也沒有那麼做的原因就是還不想死。就算死掉從痛苦中解放出來,死後也沒什麼好回憶的」

「但是,如果死亡……如果這條命,可以對那個男人報一箭之仇的話……如果我的死不是毫無意義的事情的話……」

一個接一個的,走出來的新娘們都撿起了玻璃片。
新娘們看著那個鋒利的前段,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希望一般。以艾來莉亞的話為契機,新娘們找到了自己的希望,找到了自己的生命所該使用的地方。

「謝謝,我們很感謝你。――那個男人,確實沒有除了在場的我們以外的新娘了。這點,是我們絶對可以保證的事清。所以,之後就拜託了。」

「————」

「請一定要幫我們傳達。我們的憤怒,一定要傳達到那個男人那裡。――我們只能拜託你,被那個男人強迫,然後成功拒絶了他的你以外沒有別人了。」

希爾菲的請求,在她的聲音中充滿了溫柔。
新娘們全員將來自見證締結婚姻的教會的彩色玻璃,將其碎片握在手中作為象徵,選擇了終結。

將銳利的前段對準自己雪白的脖頸,一口氣刺下去來自殺――

「等一下」

那份決死的行動,被艾米莉亞的一句話給阻止了。
一直保持著沉默的艾來莉亞。她的語言中有著「力量」。無論是字面意義上還是物理意義上都是。

從地面伸出的冰之手封住了新娘們的動作。玻璃片突刺的動作被成功阻礙,成功將她們的自戮阻止了。
希爾菲睜眼看著艾來利亞的舉動,然後哆哆嗦嗦地顫動著嘴唇說道,

「拜託了,請理解我們!你的,你的心情我十分感激。但是除此之外的方法……」

除了死亡以外沒有其他能夠用來報答的了。
除了死亡以外沒有什麼能夠對那個男人,對雷格魯斯造成打擊了。

那就是希爾菲的,也是新娘們的結論。
停下自己的心臟,她們這樣悲痛的答案,艾米莉亞也是理解的。所以找出可以否定它的方法,思考著思考著,自己一直在思考著那個辦法。
所以――

「對不起。不是這樣的」

「欸……?」

「如果是昴的話,或許能想到辦法吧。但是,我的腦袋轉的很慢,無論怎樣思考也沒有頭緒……所以,」

在嘟嗦著的艾來莉亞的周圍,有青白色的光輝舞動。
獲得了魔力,搖曳著的光芒,那是進入了可視化狀態的微精靈。彷彿要將整個已經崩壞了的建築物吞沒一般,極為巨大的量的微精靈開始顯現――那是某種意義上的,神聖的如同幻想一般的光景,希爾菲她們屏息看著這些。

「我要,使你們的心跳停止。――因為用那種東西刺向喉嚨的話,是不會簡單地就死去的。」

艾來莉亞將手抬起來後,微精靈們彷彿遵從著那個動作一般發出光芒,在教會中下起了青色的雪。 雪在新娘們的周圍薄薄的積了一層,在接觸到她們雪白的皮膚後便化作了白色的結晶。

這是艾來莉亞所能夠做到的,最為溫柔又最為殘酷的魔法。

「――對不起。只能用這種辦法了。」

「請不要道歉。」

領悟到了艾米莉亞的意圖後,希爾菲呼出了一口氣。新娘們的心情都是一樣的。她們看著連聲音都發不出的艾米莉亞,齊聲說道。

「謝謝」

「――――」

然後,青白色的極光將教會吞沒——

※ ※ ※ ※ ※ ※ ※ ※ ※ ※ ※ ※ ※

彷彿刺入天空一般升起的冰柱將教會完全凍結了。
發出彷彿將空氣碾過一般的悲鳴,彷彿連天空都變白死去了。在升起的冰柱內側,究竟孕育著多少悲傷呢。

除了創造了這幅光景的人以外一定沒人能懂了吧。

「……艾米莉亞。」

無比強大的魔力漩渦所創造的冰之絶世,除了艾米莉亞所創造的光景以外別無可能。
『獅子的心臟』的……確實是打倒了——連帶心臟被同化的新娘們的性命一起,停止了心跳。那個方法昴也想到了。除此之外的方法完全沒有頭緒。

然後,實在是無法去踐行這個方法。
昴甚至做好了艾米莉亞無法成功到達教會的心理準備。
但是,看著這幅光景答案就已經很清楚了。

——艾米莉亞所選擇的,那個答案。

「喂喂,這就有點……」

與昴看向同一方向的雷格魯斯,想像到了這個冰柱出現的結果,臉頰開始抽搐。在那個升起冰柱的場所有著自己的新娘們這點,雷格魯斯當然也是理解的。以及那副光景的意義也是。
所以。

「你們!就是想要做這種事情的嗎!這是人能做出的事情嗎!?將別人所愛著的東西,擅自奪走!究竟……究竟是多麼冷酷的人能夠做出這麼殘酷的事情啊——!?」

雷格魯斯跺著地面並對滿身是血的昴如此喊道。
他的鞋底將石板踩壞,甚至使得大地扭曲令人產生都市本身發生了傾斜的錯覺。
沒有多想便向前衝出,雷格魯斯用手指突刺向昴。

「滿足了?你們滿足了嗎!?你們為了殺死我一個人,竟然將任何罪孽都沒有的我的妻子們的性命都奪走,然後還因此感到十分高興,你們的人性呢——」

嘴中說著髒話謾罵,吐露著被掠奪的悲傷的雷格魯斯的身體突然被擊飛。

原因是在對街,教會的入口處出現的少女所放出的冰槍。
冰槍以驚人的勢頭迴轉擊中雷格魯斯,接連不斷的擊中站著不動的雷格魯斯的身體,他的身體就像人偶一樣被擊飛,在被擊飛的途中又有數根冰槍追擊了過去。
勢頭並未停止,雷格魯斯的身體就這樣直接被打入水路,水路發出十分劇烈的聲音被凍了起來,就這樣作成了雷格魯斯的冰像。

「——剛剛的那些,你就當是你的新娘們給你的絶交信吧。」

踏過落了結霜的街道,銀髮飛舞的艾米莉亞回到了戰場。
她站在已經崩壞掉的街上,看向奔跑過來的昴,那慘痛的樣子令她不禁眯起了紫紺色的眼瞳。

「昴,那些傷……」

「我這裡沒關係!只是稍微被切到了些大傷口華麗的出了些血而已。比起這些,教會的……那些新娘們呢?」

「……大家,希望能夠消滅掉雷格魯斯。所以,」

伏下了視線,艾米莉亞的意識稍微向被凍結的教會移去。
這個反應已經足夠了,足夠傳達艾米莉亞所選擇的答案不是僅屬於她一個人的東西這件事。然後那個選擇的重量,昴也不去背負不行。

「但是,但是,這樣的話『獅子的心臟』的效果就被切斷了才是。那傢伙的無敵戲法也該結束了。」

「不對。似乎不會這麼簡單就成功的樣子。」

「誒?」

因為我們的選擇而產生的犧牲,本應以此為代價獲得的答案。艾米莉亞對著闡述著這些的昴微微的搖了搖頭。
對那個反應感到驚訝之後,兩人後方的水路的冰像開始出現裂縫。
龜裂開始不斷擴大,連水流被阻攔的水路也被波及。崩壞連接到水路與界面,以沖塌般的氣勢溢出的水已經浸沒了昴他們的腳底。

「真的是令人發笑程度的狂妄啊,無可救藥的低俗,令人無語的無能,令人難以置信的厚顏無恥,無解程度的劣等……!」

分開水流,淋著水卻沒有被水打濕的凶人走了下來。
白色的晚禮服沒有一個污點,連白髮都沒有被風吹動,白色的臉上別說傷了,連汗水都沒有一顆,這個存在簡直是白日夢——不,該說是白日出現的噩夢一樣。

「然後呢,你們要怎麼辦?你們啊,想要怎麼負起這個責任啊?雖然好像很偉大似的像那樣隨意亂說,結果這些全都是以誤算的大失敗告終,結果這個情況剩下的似乎只有犧牲一樣,你們想要怎麼挽回這個情況啊!?」

在憤怒到發狂的雷格魯斯身上,不變的『獅子的心臟』的效果依舊起著作用。
艾米莉亞發出了那種程度的猛攻,那傢伙別說傷害,連一絲痕跡都完全看不到。

「怎麼可能啊!剛剛還那樣一個勁說著『獅子的心臟』的權能不停……在那種情況下虛張聲勢的頭腦,你這種傢伙怎麼可能有啊!」

「你以為我是個好人到連不能置若罔聞的事情也置若罔聞的人嗎?話說在前面,不能去侵害別人的內心是最低限度的禮儀吧!?明明誰都沒有看低別人的權利,為什麼你們老是能做出那麼智障的事情呢?不只是良心,連智能都沒有嗎?」

對著昴說著這些毫無意圖的挑釁台詞,雷格魯斯一臉瞧不起的表情,用手指敲著自己長著白髮的頭。

「大概,那個輕佻的妓女數都會數錯的吧?自己奪去的生命的數量都不記得了什麼的,這已經完全是殺戮者的構思了啊。一定有什麼問題吧。」

「你哪來的資格說那些話……」

「不要偷偷替換論題。我至今為止做了什麼怎麼樣什麼的,和那個女人忘恩負義的事情沒有任何關聯好吧。不要逃避自己犯下的罪惡啊。不要移開目光。拋開自己的問題去責難對方,你作為一個人就不會覺得慚愧嗎?」

不管走到哪裡,身上都帶著極其彆扭的憤怒,去彈劾別人的雷格魯斯。
對自身的生存方式絲毫不抱有懷疑,雷格魯斯·柯尼亞斯這個人就成立了。
在自己一連串的發言之中要出現多少矛盾才滿足啊。
與雷格魯斯的對話真的是傷害神經。面對著一名大罪司教,彷彿產生了正常才是錯誤的的錯覺一般。

「但是……嘖,計算失誤了。」

心臟的代用者,將那個候補的所有人都消滅掉也無法將雷格魯斯的無敵解除嗎。
從理論上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在賭上性命的挑釁行為中,瞭解到了雷格魯斯並沒有聰明到能像昴這樣以熟練的言行算計對方。

雷格魯斯不具有欺騙他人或者是靠口才誤導他人的能力。
換位思考的能力完全為零。在他的世界裡除了他沒有別人了。婚姻只是模仿,發言只是一般論,戰鬥只是個外行人,存在方式只是純粹的惡——簡直就像『小小的王』一樣。

「五十三個人……」

在發抖的昴的旁邊,艾米莉亞嘟噥到。
她到現在為止,對於雷格魯斯說出的謬論、辱罵、不堪入耳的抱怨沒有表露出任何反應。僅僅一句話,僅說了這一句話而已。

「蛤?什麼?剛剛,你說了什麼?」

「我說五十三個人。你強行帶到自己身邊的女人的數量。難道我數錯了嗎?那是絶對不可能的。我是不可能數錯生命的數量的。」

「哼—嗯。然後呢?所以呢?所以你想要說什麼?」

雷格魯斯以蔑視的態度無視了艾米莉亞安靜的訂正。用手指挖著耳朵,充滿了嘲諷的態度。
就連作為嘲諷能力第一的昴都想要拍手稱讚他這副可憎的樣子了。昴正想要接受雷格魯斯的挑釁,但是艾米莉亞直直的看向了昴。然後她對著屏住呼吸的昴輕輕搖了搖頭。

「沒關係的,昴。我已經全部都明白了」

「明白了是指……」

「而且,因為我現在超級生氣……已經,不會再原諒他了。」

心中感到畏縮的昴看到了。
在那溫柔的臉上,表情靜靜地消失,發出了聲音的艾米莉亞。像那樣將感情凍結起來的艾米莉亞,是至今為止見過的情況中最為憤怒的一次。

就那樣在那冰凍的眼中有冰冷的火焰在翻滾一般,艾米莉亞摸向自己的胸口。
然後,說道。

「雷格魯斯的心臟在這裡——現在,在我的胸膛裡面跳動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07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3 篇留言

狂心
嗯..那EMT不就必死了嗎..?

08-28 22:14

俊杰
出來貪婪!!!看我打不打死你[O∆O]!!感覺大大的整理及百度翻譯的各位

08-28 23:21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打錯字了孩子w08-29 12:23
俊杰
感謝*

08-29 13: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家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最新一章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