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追憶尋時】第五十章、夥伴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8-08-28 11:03:42│巴幣:4│人氣:49
      過去的傷痛如何卸下、肩膀上的重擔如何丟棄。

      你無法輕易的丟棄他、卻又無法醫治那個傷痛。

      不曉得從什麼時候,已經不是自己一個人了。

       跟著三個小自己幾歲的孩子一起旅行、一起探險,一起度過人生的一段時間。

      「從今天起,你不是閣下、不是那個貴族子弟、不是孤獨一個人,而是、明介涼雨我──

       重要的夥伴!夏!」

【追憶尋時】第五十章、夥伴

       起初夏克特是不願意告訴他們的過去,在經過涼雨的死纏爛打一番在旅行的時候總算知曉了他一些事情;常常在戰鬥中不合也是常有的事、跟別人吵架的時候冰龍總是一臉大微笑想用他那顆冰冷友愛的心化解,但常常被夏克特一箭釘到牆上、樹上去。

       米熊在夏克特面前不會表達什麼,就是跟涼雨一樣:「嗯?隊友啊?是夥伴啊。有什麼問題嗎?」這樣的對話總讓夏克特放鬆下來,明明只是一個小女孩卻非常可靠、到了後來打頭陣的腳色總是米熊,也只有她能在夏克特的暴風中穩住腳步。

       涼雨是個在隊伍中最平凡的人,人生中沒有特別悲傷的故事、也沒有特別傲人的技能。總是跟著米熊學習著體術,跟冰龍學著冰魔法、和夏克特學習著魔法控制,這樣的平凡孩子。

       她沒有天份,也沒有特別厲害的血緣、這樣普通的會讓別人誤會是個正在修煉神聖魔法的女法師,但卻是他們之中個性最為堅韌的一個人。

       為了朋友、為了夥伴出生入死,引導著在人生中迷路的我們、用了最為溫柔的方式聽取我們的痛苦,很平凡、包容我們就像是她誕生下來與生俱來的義務一般。
   
        有一次,夏克特又因為特立獨行的習慣和涼雨大吵一架、涼雨氣得直接跟他開打,這讓對方知道這個小不點的破壞力不是普通的強、要不是米熊及時把她架走夏克特可能會被電成焦屍。

        那是米熊跟冰龍第一次看這麼淡然的涼雨生氣,引爆點是夏克特說了「這麼努力妳還是保護不了什麼啊、實力不過就是做在隊伍後面補刀的傢伙而已。」涼雨氣不過自己的弱小,氣不過自己沒有天賦的事實。

       她太過平凡,努力的讓自己強大、她想保護米熊、冰龍、甚至是夏克特。這麼純粹的一顆心在外表上看似無比堅韌,但在怎麼樣她還只是個孩子。

       心會痛、會難過、會懊惱,總是盡心盡力的為這個隊伍填補隊友之間的漏洞,她知道要是連她自己都站不住腳、沒有人會信任她。

       到了最後他們沒鬧出一個結論,只是夏克特也自己體會過那份心情、他和涼雨道了歉,雖然很難說出口、但對方沒有跟他計較、又或者是內心脆弱的一點剛好就被他一句話紮到了,那樣而已。

        「小涼,妳會怕嗎?」

        「怕什麼?」

        「會怕孤單嗎?」同為冰雷巫師的冰龍在單獨和她相處時,總會問這樣的問題。

        「我有你、有熊熊、有夏在身邊,怎麼會害怕呢?」涼雨那晚只是看著營火,露出了跟平常一樣溫和的笑臉。她不會讀心,但總知道冰龍這個人在思考些什麼、他一個人慣了,突然在生命中遇見了她們、從孤獨中被解救的他經常好奇著,涼雨這樣堅韌的心靈、是不是會害怕孤獨呢?

       「冰龍,你害怕我們走掉嗎?」她把手放在男孩的頭上,輕輕的揉著、少年左邊的瀏海已經遮住了眼睛,頭髮不知不覺也變長了不少。

        和她單獨相處的時候,少年在她面前總是表現的很自我、憂鬱的眼神在平日是不被夏克特跟米熊看見的;他輕輕的點點頭,眼神透露出的只有憂鬱。

       「不會的喔,我們會一直一直在一起。」涼雨單純的回答總讓冰龍的心暖下來,他向前擁住她的身子、擁抱在她們三個之間是經常出現的言語,米熊總會被涼雨抱著安撫心情、涼雨總會被他們兩個給抱著。

        但冰龍的擁抱不會只有在睡著的時候是溫暖的了,最近在抱著涼雨的時候、涼雨總覺得他的體溫變得溫暖了,不再是冰冰冷冷的身子。

       「冰龍,變溫暖了喔。」涼雨將頭埋進他的頸窩,其實內心受的傷一直沒有讓任何人發覺、米熊經常的問她「妳怎麼了?」但她始終沒有告訴她的摯友,因為涼雨內心的東西跟他們所遇到的種種事情比起來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意識到這個堅強女孩的脆弱,冰龍只是暖暖的撫著她的背、摸著她橘髮,他沒辦法得知這個女孩的心理多堅強、但她的心、終究和他們一樣,是肉做的、用力的刺,她還是會痛。

      「小涼為我們做了好多好多,妳已經很努力了喔。」冰龍用那天生溫和又柔軟的聲線在她耳邊安慰著,頸窩總覺得熱熱的,他第一次被靠的這麼緊、被緊抱著不放開。

      「累的話,告訴我也沒有關係喔。」冰龍緊緊的反抱著,他看不見女孩的眼淚、但她顫抖的身子和咽著聲音的鼻音已經無法掩飾她在哭這件事。

        她不想讓其他兩個人知道她軟弱的樣子,聲音完全堵在冰龍的白袍裡、悶著哭的聲音比什麼都還要心疼。

       「小涼、我最──喜歡妳了喔。」冰龍柔和的聲線跟著他漂浮在頭上的冰晶一起跟涼雨融化、他總是把喜歡涼雨掛在嘴邊,卻又字字真誠、米熊總會吐嘈他這樣的直白會讓涼雨感到困擾。

       但這樣的困擾卻又不是重擔,卻是能讓她感到幸福的一份寶物。

       米熊看著他倆總覺得、這或許就是所謂的愛嗎?或許是吧,米熊總是用力的踩夏克特的腳讓他閉嘴、總是爬到高處把被釘在上頭的冰龍給救下來,唯獨涼雨是不會給她添麻煩的人、跟她的情感也比別人深。

      「小涼雨,妳接下來想去哪裡呀?」

      「跟妳一起,可以去的地方很多啊。」涼雨跟她的對話總像冰龍對她的直白,總是一個害燥的讓人措手不及:「妳說話的時候是不是跟冰龍越來越像了啊?」

       「有嗎?」

       「妳跟冰龍說我愛你了沒?」話題突然一轉,轉得涼雨突然一陣兵荒馬亂。

       「妳說什麼啊啊?」

       「勇敢求愛啊,看得出他喜歡妳喜歡得不得了啊──」

       「我知道啦啦啦!」摯友的臉一半紅的像是被火焰燒著的鐵塊,紅的跟橘髮色一番相近、這時候米熊就會露出只有涼雨能看見的笑容。

       「冰龍!小涼雨臉超紅、快來給他降溫!」

       「小涼發燒了嗎?」

       「沒有、別……別過來!」

       夏克特在一旁看著的時候總覺得他們的關係很微妙,但卻又不討厭這樣的環境、雖然他的個性很差,但在旅途上被磨合的差不多了。

       多了三個過動……咳咳,活潑好動又不失認真的孩子在自己周圍身邊包容自己的脾氣和過失,沒有把自己當成傳聞中的壞人、好像是出生一來從未遇過的事情。

       他們曾去過耶雷弗森林外郊,夏克特在那邊蓋了一個只有他一個人的秘密基地、他們三個是他第一個訪客,溫暖洋溢的小屋、不像是豪門貴族大到不像樣的家、冰龍拿了照相機洗出了合照,送給了夏克特。

        在他們要定期返家的時候,夏克特在港口幫忙拍了照片給冰龍、說是希望讓正在旅行的家人給一個安心,便把照片給帶回去了。

       三個傻孩子就這麼繞轉在他身邊,也努力學習著團隊合作、涼雨控制的電流和魔力掌控已經越來越好了、米熊使用莫里和自身的力量成為了打頭陣的中心,冰龍的冰魔法正在朝不用法杖也能施展法術的方向邁進。

        夏克特雖然還是一如往常的不愛和他們交流,但不一樣的地方越來越明顯了──

       「怎麼了?」

       「夏前輩──我最近的魔力詠唱速度是不是慢了……好怕拖累小涼和小熊。」冰龍嚶嚶嚶的跑過來找他,夏克特也經常被對方搞的一頭霧水、總是前輩前輩的叫。

       「精神不好也是問題所在,今天躺下去睡之後就別起來了。」夏克特經常這樣回覆他,但只要得到回覆對方不曉得為什麼總是開心的笑起來。

       「怎麼了?」

       「沒什麼。」這樣的對話比較常出現在跟米熊之間,因為米熊內心的小劇場無人所知、但夏克特總覺得她在想些什麼,不由得好奇。

      「我才想問你怎麼了,身上的披風後面上次戰鬥的時候就破了吧?小涼雨可會像老媽一樣嘮叨你嘍。」米熊朝他伸出手:「給我吧,在他們倆買完補品前我幫你補起來。」

        米熊經常開罵兩個少年,因為不管什麼都是令人操心的傢伙、涼雨可以說是她心理的平衡之柱,雖然有時候會犯傻、但也不會傻到跟那兩個男孩一樣過火的地步。

       不得不說在那之後和一位高傲的神聖魔法系的僧侶少女邂逅了,可以說是涼雨也無法收服的傢伙、對方有自身的信念之道,過於固執的性格實在令人討厭、而且總是說自己是路過的法師,剛好看到我們隊友沒有補助系法師來凑個人數。

       「五個人!或者六個人!」愛奧斯塔一百零一樓的告示牌扭著身體,擋住了去路、嚷嚷著人數不夠很危險的──這樣的話。

      夏克特眼角瞄向涼雨,涼雨點點頭、示意夏克特別擔心,抓著米熊跟冰龍去找能同行的人、夏克特則是在附近找。

      「居然危險的話,果然要找神聖魔法師吧?僧侶或祭司什麼的,要是來個主教好像更好。」涼雨把手放在下巴上思考,最後他們決定分開找。

      路上的神聖魔法師固然多,但幾乎已經有同行的夥伴了、而且鮮少有願意跟小孩子組隊的。

     「小熊,妳有找到嘛?」冰龍回來集合點集合,米熊搖搖頭:「全部都當我是小孩子,真該死的。對了,你有沒有看到小涼雨?」

      「沒有……嗯?在門口那邊呢。」冰龍朝涼雨的方向揮揮手,當涼雨快步的走過來時、被一個金髮,綁著麻花卷雙馬尾的少女給撞的正著、雙方都跌了一跤,涼雨扶著地板撐起上半身、沒想到看起來很嫻靜的少女破口大罵──

      「矮子、不會看路嘛!」她坐在地上自行用法術治癒了擦傷,看似柔和的碧綠色眼眸散發著殺氣、涼雨被嚇得愣住,但馬上被這麼一罵回神過來。

     「不是妳撞過來了嘛?怎麼會是我沒看路了呢。」涼雨皺眉,此時米熊趕緊跑了過來、看著少女兇狠的樣子變走到涼雨面前護住她:「沒禮貌的八婆,我剛剛都看見了!是妳撞倒涼雨的!」

       眼前人青筋一爆,法杖一甩、怒道:「臭小鬼,信不信我用神聖魔法炸了妳?」

      米熊周圍金光一閃,高她一個半頭的戰斧出現:「怎麼?妳想跟狂戰士較量一下力量嗎?死八婆!」

      「哼,就妳這麼遲鈍的傢伙怎麼比的上我的輕盈呢?」少女高傲的微笑令人不爽,米熊就這麼用深紅色的眼睛瞪著她那雙綠眸看、眼看火爆場面一觸即發,冰龍趕緊跑了過來。當然跑過來先幫涼雨拍拍沾到灰塵的袍子,接著用他最讓人為之瘋狂的微笑看向少女。

      「那個……好好談一下吧?不要動刀動槍的嘛。」他用那張非常溫和的表情問道,對方白皙的臉蛋就瞬間漲紅了:「哼、也不是不可以。」

       隨後這位名為星幻·夢夜的僧侶就入隊了,夏克特見到這名少女後先是看了對方姣好的長相跟身材,在看看那雙漂亮的綠色眸子、在看看冰龍那張等著自己說話的大笑臉。

      「……穿好少。」一番的觀察之後夏克特便吐出這句心聲,星幻的衣裳是淺紫色的短法袍,露出腰身、加上白紗的覆蓋看起來極為妖豔。
      「人家可是很“輕盈”──的呢。」米熊此話一出、星幻狠狠的瞥了她一眼,夏克特身體側彎到涼雨旁邊、涼雨輕聲說:「啊啊,只能忍耐一下了呢。」
       
       他們向著一百零一樓調查時空裂縫的狀況,途中遇到不少被黑暗氣息附身的魔物、星幻的做法相較其他僧侶比較特別,她會先淨化魔物之後馬上殺了他。

      「為什麼要這麼做。」冰龍對於其殘忍的樣子感到不解,涼雨只是靜靜的看著、其他兩個人只是盡自己的本分去完成他們必須做的事情。

       「淨化牠們是讓牠們知錯,但弱小始終會使牠們成為阻礙之魔、殺了牠們並不會影響神所創造的世界。」她看著冰龍總是小心翼翼的樣子,過了一段時間後忍不住無解的心思、不耐煩的問道:「不用對這群魔物這麼仁慈,牠們隨時會殺了我們。」

      「牠們魔化固然是傷害人的根本,但會使牠們變成這個樣子的始終是因為時空裂縫的影響。」冰龍不知如何是好,涼雨便站出來幫他說話、她知道冰龍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除非真的非常危險、他都盡量不會傷害到無辜的魔物。

       星幻插著腰,眉頭一皺:「矮子,妳沒見過世面就不要以為這個社會是妳想像中的那麼和平、我想妳也懂那些魔物最終會走向死亡。殺了牠們是最好的後路。」

      「這就是你們主教的旨意嗎,我還天真的以為你們是以慈悲向善的呢。還有,我不是矮子、我叫明介涼雨。」涼雨不太高興的樣子大家都看出來了,她知道眼前的人年紀比她大一些、但論見過的世面她絕對不會輸人。

     「小鬼頭就是小鬼頭,不瞭解那些東西還要裝的一副什麼都知道的樣子、自大也不是這樣。」星幻鄙視的表情一覽無遺,夏克特自然懂那些、但他知道涼雨是為了保護冰龍其實不是那麼容易釋懷的內心。

     「涼雨自大的話妳是什麼,講話可不可以不要這個樣子?別人怎麼想妳管的著?」米熊聽不下去,氣氛明顯一直是不太愉悅、涼雨平常平淡的表情漸漸變得不太開心了。

      「就是有你們這種天真的小孩,不組個神聖魔法師一定死一片。」當涼雨沉不住氣的時後,夏克特用剛剛好的身高一隻大手就蓋住兩個小女孩的臉蛋往自己身邊拉。

       星幻和冰龍愣了好大一下,起初星幻是有點怕夏克特的、但到後來才發覺其實對方並不是多可怕的生物,只是高了點又沒什麼表情而已。

      「我會保護她們。」夏克特板著一張臉說道,星幻瞬間語塞、不顧臉被一個大手掌蓋住的兩個小女孩子不約而同的插著腰和抱著胸:「哼。」了一聲。

       星幻通常是在冰龍身邊行動的,她跟兩個女孩沒特別的話聊、還特別容易開戰,但到休息的時間她還是會跟涼雨講話、但星幻的話語難免刻薄了點,涼雨也發現了她並不是刻意對她們尖酸刻薄、而是她不管對誰說話總是那個樣子。

       星幻的過去就跟涼雨是差不多一樣的,沒有特別傲人的出生或者天賦、也沒有特別甘苦的過去,她一路走過來就是因為補師的腳色一路替換隊伍過來的。

        她不是特別厲害的存在,但那一頭金髮跟姣好的臉蛋和身材總不會讓她沒有隊伍可待;她也曾經跟夥伴有過嘻笑,可是只因為自己的能力不足而剩下她一個人。

       星幻跟涼雨說過,米熊在涼雨身旁的時後總會讓她想起以前的事情、但她總沒有多說自己的過去,只有稍微的和涼雨提過而已。

       雖然逐漸磨合的感情是確定的,但看來還真是不吵不成器、星幻也會跟著他們一起睡覺,但通常都是坐在營火堆前面睡、像是習慣了一樣。

      時空裂縫造成的阻礙不少,有大大小小的異空間讓他們去為了找到向上的路而處理裡頭的混亂,甚至有小到只有涼雨能鑽進去的狹小空間。

      「咦……這邊我們來過了嗎、小涼?」冰龍經常一頭霧水的問道,在那之後他們習慣在一個時空門前隨便丟一個垃圾當作來過的記號、這還是夏克特提出的意見。

      「夏、累了要說。」夏克特某晚趴在塔的窗子上透氣,外面的風輕輕的撫在他臉上、他有時候會因為這樣想起自己的母親,晚上他經常睡不下去、一方面是怕有個萬一,一方面是做惡夢。

      「你一定又要說“小孩子滾回去睡”,對吧?」摸熟了對方的套路,夏克特一臉就是「知道還問」這樣的表情、他走回去坐了下來,把左邊的楓葉耳環給拿下了。

     「給妳。」

     「嗯……?給我做什麼?」

       夏克特始終沒有告訴她,那是一份謝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102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原創|冒險|小說|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憶尋時】第四十九章、... 後一篇:【追憶尋時】第五十一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angdream17各位巴友
感覺好少人真正討論到這次公投的核心,好文推薦:https://www.twreporter.org/a/2021-referendum-first-time-voters-focusgrou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