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追憶尋時】第四十八章、夏閣下

作者:燁小邪│2018-08-26 16:25:17│巴幣:8│人氣:82
        他從誕生的那刻起,就注定為了守護他人而戰。

      在剛取得正式騎士的資格後,他的力量也正式覺醒。


      沒有人知道他因為什麼而覺醒、

      在那時候,

      同輩分、同齡的孩子們,已經和他拉開了相當大的差距。

【追憶尋時】第四十八章、夏閣下

       耶雷弗的早晨一如既往地舒適,褐髮小男孩從一張大床上醒來,瞪的大大的茶色眼睛帶著溫和、他看著天花板發呆,有時候覺得這個床真是大的不是很舒適。

        老官家敲敲他的房門,男孩看了一眼門、也覺得這個門太大了。

       他周遭的一切實在太過豪華,小男孩每天雖然都是在這個大到不行的房子生活、但他總是覺得不需要這麼奢侈的物件。

     「少爺,您起床了嗎?」老官家隔著厚重的精緻的木製門問道,夏克特應了一聲:「起床了。」

       「今天的行程,閱讀、學習、音樂,職業修練。」老官家跟在小少爺後面一邊說道,小少爺開心的繼續往前走。

      「今天有修練行程?太棒了!」小少爺開心的跳起來,老官家也十分和藹的笑了、這個小少爺只有聽見修練才會開心起來,所以他選擇一大早就告訴他、好讓這個時常被壓力壓榨的孩子快活些。

       「夏克特,今天要不要出去走走?」少爺的母親在長到和孩子隔了一段距離的餐桌這麼問了,她有一頭美麗的褐髮、茶色的雙眼,還有走在外頭都會被注意的氣質;附帶一題,媽媽是一名破風使者、從騎士長的位置引退下來,但大多數人的第一印象通常是一名普通貴族。

        夏克特長的很媽媽很像,大家都這麼說。

       少爺的父親則是國際商人,儀態端莊、金色的眼睛帶著有點威嚴,其實是個十分溫柔的人、但外表看上去一直都很嚴肅,加上不太愛笑、是一名帥氣技能點滿的閃雷悍將。

        夏克特很溫柔,因為爸爸也是個十分溫和的人。

      「不了、媽媽,今天我想快點做完學習去修練。」夏克特眨了眨雙無害又天真的眼睛,他爸爸只是喝了一口紅茶點點頭。

        每天規律的作息對耶雷弗的孩子來說是正常到不行的一件事,夏克特對現況也很滿足、很聽話,總是自己一個人。

      他喜歡母親的風騎士能力,跟著爸爸練拳的時候也表現的不錯、他鮮少出去,出去的時候也不會東摸西摸、是個乖乖的牽著母親的小少爺。

        「你們家少爺真守規矩。」在貴族的聚會中,夏克特總是自己一個人抱著書坐在一旁看、常常被其他父母給誇讚。

        但夏克特也不是死腦筋愛讀學識方面的東西,總是把學問方面書籍的書皮給撕下來貼在冒險故事書的封面上、騙過所有人的眼睛。

        「你!我們來決鬥!」金橘髮色的直長髮少女瞪著她大大圓潤的眼睛抱著小小的胸膛對他說道。

      「為什麼?」夏克特經常被這個女孩怒視的瞪著,這次他闔上了書本、淡然的看向她。

     「你的爸爸媽媽不都是騎士長嘛?看你也沒在修練場出現幾次,感覺很厲害嘛!都不用來修練!」女孩手叉腰一臉自信道,其他貴族小孩圍在女孩旁邊。

      「風梓芯,不要這樣跟夏少爺講話!」她老爸怒氣沖沖的過來把她給抓走,雖然之後的聚會還是一天到晚被她騷擾、但夏克特懶得理她。

        

        不過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夜深人靜的時候、誰都無法預料不速之客的入侵。

       那年夏克特的母親發著高燒,在床上動彈不得、他父親不是不能應對那群強盜土匪,而是夏克特被綁架了。

        母親被帶走,下落不明。

       那是他頭一次看見父親崩潰不如死的樣子,手腕上被麻繩勒緊的痕跡遲遲無法消退、一瞬間肩膀上沉重的東西壓了上來。

      老官家在他要被綁走的時候為了保護他而犧牲了、家中只剩下他們兩個。

     「是我害的……如果沒有我的話……媽媽就不會……」

        那之後無人得知他們家的狀況,溫柔英俊的父親最後發瘋、那位溫柔的小少爺被灌上殘暴冷酷的頭銜,還有、

       繼承父母騎士長的可能性已經超越了同輩的同伴。

        從不知到什麼時候開始,眼睛變的銳利起來。強大的實力讓人無法反駁、走到他身邊的人終究會因為他冷酷的個性而離他而去。

-


       「你剛剛說小涼雨什麼啊!」米熊大吼,他們旅行了好一陣子之後來到維多利亞的奇幻村森林,剛剛才經歷了一場有驚無險的作戰、夏克特和他們認識不到十分鐘就吵了起來。

       「礙事的,離我遠一點。」夏克特瞪向矮他半個頭的少女,米熊更加火大了、同行的海盜吐吐舌頭,跟冰龍竊竊私語。

      「喂,叫那個妹子別跟他吵……你不知道他很可怕嘛。」冰龍點點頭,去拉米熊的粉色和服袖子。

      「小熊,不要跟他爭。」米熊氣不過冰龍柔軟下來的樣子,其實剛剛涼雨在近身作戰的時候夏克特一箭暴風箭什麼都不管的秒殺那頭野獸、涼雨被暴風的範圍掃到,飛了出去還滾了好幾圈。

     「什麼不要跟他爭?他從剛剛就一副高傲的樣子、不管什麼魔物一箭爆炸我是沒什麼意見啦!但是涼雨和我在近身攻擊的時候這渾蛋就一箭飛過來,很危險的你不知道嗎!」剛剛要不是涼雨閃過那一箭,恐怕會死人的!

       這樣就算了,夏克特還補了一句矮子礙事這句話、米熊身為友人感到非常不爽,爆出了從剛剛就一直忍著的怒氣。

     「熊熊,沒關係。」涼雨重新整理了和米熊一樣長至脖子長度的橘髮,重新紮起右側的短馬尾。

       「夏閣下、別對這幾個小孩這麼嚴厲嘛,更何況持有通行證的可是我們的小隊長大人。」同行的海盜這麼說了便想摸摸涼雨的頭,但被冰龍給阻止了、加上非常燦爛的笑容。

      「哼。」他不理不睬的樣子令人火大,涼雨壓住米熊的肩膀、莫里突然想起了那次涼雨把祂鬧的亂七八糟的模樣,這個不算聰明的小隊長也教化了軟弱的冰龍、這次這個暫時的隊友不知道會怎麼處理呢?

      「不過傳說中的超級綠水靈在哪裡啊?外面現在應該是晚上了……」米熊走到半途突然這麼說,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對於時間靈敏度算是不錯的米熊,涼雨決定今天先紮營、明天在出發吧。

        他們圍在營火旁邊,坐在原木上面,海盜則是靠在木頭上睡著了、米熊和冰龍分別靠在涼雨的肩膀上睡了,看見夏克特打盹著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涼雨知道這種情況下總會有一個人守夜,沒意外的話她並不會睡著。

      她最難叫醒,但也是最難入睡的、要不是左右兩個總是把她架住,她大概會翻身到天亮也說不定。

        「……對不起,今天熊熊對你大吼大叫的。」他抬起頭後和涼雨對到眼,涼雨溫和的音量說了、沒有驚醒旁邊兩個人。

        夏克特對那件事沒有表示什麼,反倒是用惡狠狠的眼神看向她那雙柔和的紅色眼睛:「快點睡。小孩子不早睡是想幹什麼。」

      涼雨臉上沒什麼表情,她處於淡然的樣子讓夏克特不知道該怎麼跟她繼續說話下去。

       「雖然隔了好一段時間了,但我還是得跟你說聲謝謝。」涼雨突然這麼說了,夏克特皺眉、不明白的看向她那張稚氣的臉蛋。

      「你不記得了吧?有一次搭天空之城的船,你幫助我和熊熊脫離險境呢。」夏克特這時才突然想起那個橘色短髮少女拿冰塊砸那個吵死人的大塊頭的事、還有為了救她們而施展颶風箭化解了地獄巴洛古的攻擊。

        當初下船的時候傷患和死者紛紛被抬了出來,夏克特沒看到她們兩個小女孩、還以為一起被蓋在白布底下喪生了。

        那時的涼雨是個穿著鄉村居家服的短髮少女,米熊則是一個穿著羽絨外套的女孩、至今想起來才發覺原來是同一個人。

        看她沉穩還有頭髮的長度,夏克特才驚覺上次見到她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在墮落城市找有危險森林通行證的時候他還沒認出涼雨來,倒是涼雨一眼就認出他了。

        「夏閣下……是嗎?」涼雨回想了一下,發現對方並沒有和自己和其他人自我介紹、只有這個路人海盜告訴他們:「這個傢伙可是閣下大人呢──」

       夏克特不耐煩的表情一覽無遺,他覺得不必跟一個暫時組隊的小鬼打好關係,用無所謂的語氣說道:「隨便妳。」

      涼雨的臉又沉了下來,這個彆扭可是比冰龍還要難處理的臭臉怪人、他們大概只有這個距離坐著的時候可以平視,米熊跟冰龍差不多高,夏克特又比冰龍高了一個頭半、雖然聽說過貴族的青少年身高基因都不錯,沒想到這個高度差距對涼雨說實在是太大了。

      「左邊這個是冰龍,右邊這個是熊熊。」涼雨和她一一介紹,雖然夏克特明顯不想知道、但她很有耐心的跟他講話:「我叫涼雨。」

        夏克特只是回到了一聲:「喔。」敷衍了事,涼雨雖然心中很想走過去打他一拳但她肩膀上兩個夥伴還睡的正熟,就沒有激動的跳起來。

      「你想休息就休息,跟我說一下就好了、晚安。」

      夏克特沒有回話,反而覺得涼雨的話很多、很少人會跟他這樣努力的搭話,乍看之下是不是自己太過冷淡了?

        他鮮少和別人有溝通,一向來獨來獨往、也沒特別的心思去捉摸別人的感情之類的,在耶雷弗的學校也是因為女孩們對他的長相讚譽有佳,他覺得煩了直接和伊麗那還有那因哈特搶奪了畢業證書、光明正大的離開耶雷弗。

        有個人願意和他這麼多話還是第一次。

        米熊醒來伸伸懶腰,生理時鐘一向很準的她在這四處黑漆漆一點陽光都照不到的地方她還是能猜測外頭的時間。

       看見夏克特撐著腦袋睡著,她挑挑眉毛、黑眼圈看起來像是剛睡沒多久的樣子,他守夜嗎?幹嘛守夜保護我們?他不知道涼雨的電流磁場嚇走不少魔物了嗎?

        米熊喝了一罐胡蘿蔔汁,是在弓箭手村的牧場買的。涼雨對這種新鮮果菜汁沒什麼感覺,倒是冰龍第一次喝的時候飄在頭上的冰晶馬上碎掉、原來還真有人覺得這種果汁不好喝啊?

       冰龍是第二個醒來的人,涼雨還躺在他肩膀上打著呼嚕、戳了戳對方的臉頰她才一臉朦朧的眨了眨眼睛。

       「小涼雨,起床了──」米熊又揉又扯她柔軟的臉頰,還是過了一回兒才清醒、冰龍去叫醒了睡成大字形的海盜隊友。

       「咦、他還沒醒欸。」米熊看著夏克特仍撐在手上睡覺,但海盜和冰龍有一個是不敢叫他、另一個則是詢問涼雨要不要叫醒他。

       「嗯……我們去比賽跑一圈當早操,跑回來在叫他。」涼雨這麼說之後海盜傻了一回兒,雖然她沒有強迫他這個小旅人跟著跑、但覺得有趣就跟了上去。

       沒想到跑一跑覺得自己半天的體力賠掉了大半,而且全程沒有做路標還能跑回原處、帶路的米熊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冰龍也習慣一大早就流汗,現在涼雨看到他流汗也不是件驚訝的事了。

       「冰龍,你去叫他。」涼雨就地坐下來把睡覺的時候總會鬆綁的鞋子拉緊,米熊則在一旁倒立走、讓海盜整個懵了。

        冰龍走過去手才一靠近,對方馬上驚醒、夏克特一個反射動作用力抓住了冰龍的手指節!

        夏克特意識到不是敵人立馬放手,但冰龍退了好幾步,摀住被才被勒緊幾秒的手指節。

      「唔!」冰龍悶吭一聲,涼雨馬上跑了過來、輕輕的拉掉冰龍的白色手套,手指節剛剛被握住的地方紅腫了。

      「你不分敵我嗎?」米熊看了一下冰龍的傷勢,皺眉頭看向夏克特,夏克特看上去不知道該用什麼反應、涼雨沒有多說什麼,用以前學習的恢復技能稍微減緩了冰龍的疼痛。

      「痛嗎?」涼雨把他的手掌跟指頭打直,持續施展初階的治癒術。

      「……嗯,有點。」冰龍咬著嘴唇,他沒想到這麼一掐會這麼痛、在用力一點的話他骨頭大概就斷了。

       夏克特的眼神其實看的出慌張,似乎是嚇得說不出話、米熊在講話他也沒聽進去,就像石塊一樣愣在原地。

       「熊熊,打他讓他清醒。」涼雨一聲令到,米熊:「噢!」了一聲,就走到他背後、夏克特這時才回神。

      「幹嘛……啊──!」夏克特被用力從背打了一巴掌,現在換他脊椎感覺要斷了。痛的發不出聲音,被小女孩打了一下就整個人跪在地上發抖、海盜傻眼的盯著這個怪力女還有不成樣子的場面。

        背部還有些麻,不過冰龍笑著跟他說了聲:「沒關係,反正扯平了」這句話聽起來有點諷刺、但事實上冰龍是無心的;總算心裡不會那麼不適了。

        越走越裡面黑漆漆的,涼雨停了下來、米熊突然伸手擋住涼雨向前的路,她也馬上停了下來、冰龍跟著。

        海盜停了下來:「怎麼了?」,接著看夏克特繼續往前走、馬上喊了他一聲。

        「來了。」米熊突然這麼說,涼雨跟冰龍紛紛握緊法杖、海盜則拿起早與預備好的槍炮,夏克特也因為突然安靜下來的氣氛而警戒起來。

       涼雨的鮮紅色瞳孔在這個亮度下還顯得有些鮮明,青藍色的閃電凝聚在法杖上發出了光芒,瞬間周圍亮了起來、剎那間感受到地上的震波。

      「夏閣下、前面!」涼雨大叫,一個綠色的巨型黏液生物用高速跳躍的方式跳了過來、夏克特驚覺距離不夠,先把金色的弓拉一半趕緊往後撤。

       「冰龍,用足夠的魔力把牠凍的透徹,其他人掩護冰龍、幫忙爭取時間!」 涼雨話都還沒講完一道風刃箭往身旁擦過,米熊斧頭從半空中劃出一道金色弧線現形。

       「真是的,就不能配合隊友一下嗎!」米熊怒道,海盜一發射中超級綠水靈的身子、金屬製的子彈就這麼反彈回來,還好他閃的快,不然就被自己對攻擊打回來了。

       暴風在牠黏稠飽滿的身形外就被化解,本來想說不要動手太用力讓其他人感到困擾、但不使用貫穿的魔法去打果然不能應付這種魔物。

        夏克特再次用力拉緊弓箭,在箭矢上蓄力、海盜也跟著在槍上蓄力、不斷跑位,努力的在夏克特的暴風圈站穩腳步。

      「小涼,我覺得妳還是不要過去的好、會飛走的喔──」冰龍大喊,涼雨一個眼神震驚的看過來、的確腳步真的站不太穩:「什麼小涼……?」

     「這麼叫比較可愛啊。」

     「專心咏唱法術啦!才不會飛走!熊熊我們上──」

     「嗯──!」米熊飛奔過去,橫衝直撞的暴力讓其他人不由得心生害怕、但她貌似是唯一被暴風掃到站得最穩的。

        米熊在魔物彈跳起來也跟著飛躍,兩枝灌滿暴風的箭矢從綠水靈兩旁夾擊、劈砍下去,黏液散落形成了小綠水靈、海盜馬上開始擔任清理雜魚保護冰龍的位置。

     「會融合的魔物不好應付啊。」涼雨凝聚了一顆青藍色的電磁球直接丟準融合的核心區域,當牠再次融合成一體是、電力在牠體內無限釋放,左右兩旁夾擊的暴風雖然貫穿了魔物但破洞對地方再次融合。

        一陣風塵亂舞,冰凍的詠唱也準備就緒、冰龍接著雙手交疊,法杖上的藍色寶石發出光芒──喀嚓一聲,一整隻綠水靈被凍成了巨大冰塊。

       「哇賽──好厲害!」海盜驚嘆到,把臉貼上冰塊蹭啊蹭:「冰雷法師原來這麼厲害啊啊,讓我大開眼界。」

     「喂喂,你是要上面這一條看起來像天線的東西嗎?」米熊跳上去,用力把尖端上頭的一條天線接著一顆綠色球體跟著冰塊切下來,海盜在下面接應、冰龍輕輕地點一下那塊冰就化為光點散去,剩下綠水靈珠。

      「嘿嘿,謝謝你們啦、這東西帶回商隊一定可以賣到好價錢。」他甩了甩綠水靈珠接著塞進腰包裡,接著問「那麼這傢伙要怎麼處理啊,夏閣下的暴風就算貫穿也是黏回來的樣子。」

      「哈、這種破壞性的事情當然要交給小涼雨。」米熊扛著斧頭攤手:「我力氣在大也沒辦法一次全部砸碎,一次處理個乾淨可是小涼雨的專長。」

     「別把我說得跟破壞狂一樣。」涼雨無奈對拉拉黑色露出關節的黑色皮質手套:「閣下你來幫我。」

      夏克特皺眉,這種事還有他需要幫忙的地方嗎?

       「其實也沒什麼要你幫的地方啦。」才爬冰上來站好,涼雨馬上就說了這句話、夏克特頓了一下馬上不知如何是好,一時間覺得自己被耍了。

     「你眼神一直都是這麼銳利的嗎。」她蹲下來摸摸冰晶的表面:「很少看見你這樣的眼睛欸,凶神惡煞的。」

      「……妳現在是想表達什麼?」夏克特的表情的確一直保持著不開心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難親近。

       「你啊,明明那麼為我們設身處地對著想了、剛剛還故意放弱了攻擊,熊熊罵你的時候你也不怎麼回嘴、剛剛不小心弄傷冰龍也沒有一副自己沒錯的樣子。」她手上聚集了青藍色的魔力,美麗青藍色交錯在涼雨的小手上:「你這個人我覺得還挺有趣的,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夏克特撇開臉看著下方的小鬼頭互相嬉鬧。

       他一路上從未特別告訴誰自己的名字,因為從外型上來他就是個非常好認的人、長的高大還有夏家人才擁有的茶色眸子,加上孤僻的個性如此惡名昭彰、那位同行的海盜一見到他就說:「呀啊──你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破風使者門下的夏閣下吧?如傳聞所說還真的是一副兇惡的樣子……」

        涼雨嘆了一口氣,蹲下來把手輕放在冰晶上,雷電瞬間擴散到全部的冰塊、一瞬間粉碎了巨大的冰晶,綠水靈也化為光點消失。

       涼雨沒有踩穩腳步,米熊跑到下方去接住她、涼雨環視了周圍幾個人,微笑道──

  「我們去奇幻村探險一下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081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原創|冒險|小說|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憶尋時】第四十七章、... 後一篇:【追憶尋時】第四十九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gghead812你各位
內含大量食物,歡迎入內參觀: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