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夏玄月的奇妙冒險EP‧3:招來不幸的女人

作者:Luis│2018-08-25 21:38:40│贊助:38│人氣:638
  一個人要怎麼樣才能在恐怖片的世界裡活下去呢?
 
  上述這個問題想必是許多愛看電影的人都會有的疑問,而正好玄月書雖然讀得不多,但恐怖片倒是看了一籮筐,因此對於這個大哉問他自然有自己的一套見解。
 
  首先,撇除掉那些滅世等級的災難電影或是科學無法解釋的鬼怪電影,主要的原因是在這種類型的電影裡,個人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弱小了,例如你今天突然從天外飛來一顆隕石,或是整個地球來上一場使無前例的暴風雪,又或者是看了一捲莫名其妙的錄影帶結果倒楣被女鬼盯上等等,這些都不是人類可以對抗的,至少以玄月的認知而言,普通人是連想都不要想了,至於像是宗太郎或是山崎龍二這樣的資深者有沒有這個本事,玄月就不得而知了。
 
  而再其次的電影,就是主打各種恐怖生物的類型了,這種類型的電影難度當然也是相當高的,可玄月認為和上述的兩種比起來卻是相對親民的多了,因為你至少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敵人是什麼,而且拜大眾電影文化所賜,那些出現在恐怖片中的經典生物有哪些弱點,玄月可是一清二楚的,例如遇到殭屍要打頭、遇到吸血鬼要利用銀或是陽光等等,而且就算再不濟,玄月至少也還可以跟著劇情角色一起逃跑吧?畢竟不管是什麼類型的電影,裡面肯定都有著主角不死論這一條鐵律存在,否則要是主角死光了,那麼續集誰來拍啊?
 
  可今天卻有一種類型的電影,是玄月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破解方法的,那就是絕命終結站系列的電影,在絕命終結站裡,你沒有可以打敗的敵人,沒有可以躲避危險的地方,甚至連跟著主角跑這招也沒有用,因為在絕命終結站五部曲裡,沒有任何一集的主角是倖存下來的,哪怕他們看似是暫時逃過一劫,可這麼做也不過只是將他們的死壓後了而已,在五集的絕命終結站中,始終沒有任何人能夠真正逃出死亡的輪迴的。
 
  而這事實上才是絕命終結站裡真正的敵人,一種看不見摸不著但卻真實存在的秩序,一種因連鎖效應所引發的一連串因果,而這種秩序與因果的具體表現,也就是死神!
 
  玄月雖然不認為自己是個多重要的人,可在死亡威脅的關頭下,就連螻蟻的尚且偷生了,更何況是人呢?不管是基於什麼原因,玄月都想活下去,然而無奈的是他畢竟部是什麼超級天才,而且從劇情上也顯現出絕命終結站根本是毫無破解的方法,無奈之下,玄月也只能一臉鬱悶的繼續在牢房裡蹲著。
 
  是的,雖然玄月在韓服少女的幫助下從死神的襲擊下逃過一劫,可兩人卻因為沒有身分證明的關係,被隨後趕到的警察拘留了下來,這可真是讓玄月夠悶的啊,他在現實世界時就經常三天兩頭到警局報到了,想不到來到電影世界後這個優良傳統也依然繼續啊,玄月忍不住自嘲的想著。
 
  「你很冷靜。」正當玄月默默看著窗台上的鐵欄杆發愣時,那個一直安靜不語的韓服少女忽然開口說道。
 
  「什麼意思?」
 
  「一般人從那種嚴重的事故生還下來後,通常都會陷入很長一段時間的恐慌中,可你不只沒有露出恐慌,還能在這麼快的時間內就恢復冷靜,真的很不簡單。」韓服少女淡淡的說道。
 
  「哼,那是因為在我身邊總是會發生各種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相信我,如果妳有和我一樣的經歷的話,再離奇的事件也嚇不倒妳了。」玄月冷笑了聲說道「還有,我不是叫妳離我遠一點嗎?難道妳不明白,靠近我的人,就只會受到傷害而已,為什麼妳還是不肯離開?」
 
  「我也想離開這裡啊,可是牢房鎖住了怎麼出去呢?」韓服少女靠在牆邊,一臉無辜的說道「而且這間房間就這麼大而已,看,我已經照你的要求盡量遠離你了。」
 
  少女的話讓玄月聽得頓時一陣語塞,的確,他們兩個現在畢竟是被關在牢房裡,一時半刻估計也是出不去了,而且少女也很聽話的挑了個離玄月最遠的角落坐著,少女都已經做到這個分上了,玄月若是還想要求什麼,那就真的是有些過分了,一想到這,玄月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順帶一提,這裡畢竟是監牢,裡面關押著的犯人自然不只他們兩個了,不過有趣的是,當玄月和這些囚犯「友善的」打過招呼後,這些傢伙別說是找玄月麻煩了,就連他躺在床墊上舒舒服服的看著雜誌配啤酒也沒人敢吭聲,甚至連那些獄警也像是當作沒看到一樣。
 
  廢話,試問當你親眼看到一個連十八歲都不到的青少年,將一整群二、三十歲的重行犯打趴在地上,而且整個過程他連拳腳也沒動一下的時候,有誰還敢去找他的麻煩,那不是擺明找罪受嗎?這些警察可還沒蠢成這樣,而且從他們一臉無奈的表情來看,與其說他們是關押著玄月,倒不如說是玄月賴在這裡不走,讓這些警察只能無奈的直搖頭。
 
  「對了,妳之前說妳會招來不幸,為什麼這麼說?」玄月放下了雜誌,好奇的問道。
 
  「嗯,這是流傳在我們族裡的傳說,我出生在南韓一個古老的巫族世家裡,在我們的家族中流傳著這樣的傳統,只要是在辰時出生的嬰兒,那麼其一生必定可以過著順遂幸福的人生,但是很不幸的,我是在午時出生的,而這個時辰卻是族裡的所有人的必之唯恐不及的兇時,族裡的長老更是斷言,我的出生會為族裡帶來惡運,他們認為我天生就帶有著會招來不幸的命格。」韓服少女點點頭,神色淡然的說道,語氣平靜的彷彿在說和自己不相關的事。
 
  「我的父母一開始並不相信這些,他們一直都很討厭族裡這種宿命的觀念,可是在我還很小的時候,我的身邊就一直不斷發生各種噩耗,先是我們家裡養著的狗狗被路過的汽車撞死,然後是我一個很好的朋友在某次放學回家的路上遇上警匪槍戰被流彈誤傷而死,就連我的父母也在一次和我到國外旅行的時候,在晚上回飯店的路上被人殺害了,至今都還找不到兇手。」韓服少女說著,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悲傷的神色。
 
  「命運注定了我這一生只會不斷為身邊的人招來不幸,或許這就是我的宿命吧?我的父母過事後我便回到了族裡,也接受了我身為巫女的責任和使命,我能夠明白命運是真實存在的,但我卻無法扭轉或是改變它,隨著我逐漸長大,我也漸漸接受上天這樣的安排了,本來以為我這一生會就這樣孤獨的過下去,可是命運卻再次對我開了一個玩笑。」韓服少女苦笑著說道「原來我不只會為身邊的人帶來不幸,這股厄運同樣也會降臨在我身上,族長告訴我,我的卦象顯示在我十八歲生日的那天,會碰到一個有史以來最大的劫難,只要我能成功度過的話,那麼我就能從此平順的活下去,反之命運就會把我吞噬掉。」
 
  「妳不是要告訴我,今天就是妳的生日吧?」玄月皺起了眉頭道,但從韓服少女認真的表情來看,他知道自己是猜中了。
 
  「這可真是的,我都不曉得該說什麼了,不過這和妳一直跟著我有什麼關係?」玄月不解的問道,如果這個傢伙說的是真的,那自己可真的要離她遠一點了,是了,說不定他之所以會遭到死神攻擊,搞不好就是被這傢伙的霉運給引來的,一想到這,玄月就巴不得想趕快從這牢裡出去,否則一直待在這個小房間裡,天知道這次死神還會想出什麼把戲玩死他。
 
  「我沒有別的意思,真的,我也知道你認為是我害你受到攻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跟在你身邊時,我就覺得身上的噩運似乎沒有那麼強烈了,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壓制住了一樣,我認為是你身上的某種東西鎮住了我的噩命。」韓服少女定定的說道。
 
  「別開玩笑了,我哪有那麼大的本事啊?而且剛才我不也是差點死了嗎?」玄月呀然道,還鎮壓咧,他總覺得繼續和這個少女交談,話題就變得愈來愈玄幻了。
 
  「你當然有了,就是那個一直跟在你左右的東西啊,不用那麼驚訝,身為一個巫女,我是能夠看見普通人看不到的東西的,而且我認為那不是什麼惡靈喔,因為剛才兩次的襲擊,不正是祂救了我們的嗎?」韓服少女微笑道,她的話頓時讓玄月愣住了,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應。
 
  這個韓服少女說的沒錯,不管是先前那輛撞向他的大卡車,或是之後隨之而來的墜落招牌,這些都不是玄月能躲過的,也不是靠著少女那贏弱的體直拉他一把就能逃開的,不,都不是,玄月之所以能活下的原因,是他體內的那個東西在危及關頭幫了他一把。
 
  玄月還清楚記得,當那輛卡車撞來的瞬間,一股巨力忽然將他拉開,而當那塊招牌砸落的時候也是一樣,甚至是進了牢房的現在,也是那個東西替百無聊賴的自己帶了各種打發時間的玩意兒來的,否則可即使如此,玄月還是無法相信,那個東西居然會願意幫助他。
 
  不過玄月倒是對這個少女有了一絲期待,如果她真的能看見自己的惡靈的話,那麼說不定她也懂得如何驅除祂的方法!
 
  「妳說妳能夠看見那東西?那麼妳有辦法讓我擺脫祂嗎?拜託了,告訴我吧!」玄月急迫的問道,朝著少女急急走去,接著一把搭住了她的肩膀。
 
  那個少女似乎被玄月的舉動嚇到了,張大了一雙紫色的眼睛久久沒有開口,而玄月也終於是意識到自己的舉動有些魯莽,連忙咳嗽著放開了少女。
 
  「咳,那個…抱歉,我一時太激動了,對了,還沒問妳的名字?我叫玄月。」玄月有些不自在的騷著頭說道,但那個少女似乎是被他的動作逗樂了,忽然掩起嘴咯咯笑了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玄月有些惱火的問道。
 
  「不,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很有趣而已,不過我不懂呢,那個東西明明對你沒有惡意,你為什麼還想擺脫祂呢?」韓服少女笑著說道「對了,相處了這麼久我都還沒自我介紹,我叫美玲,朴美玲,很高興認識你,玄月。」
 
  「不用高興得太早,我會和妳一起不過只是情勢所逼罷了,說白一點,妳需要我的惡靈鎮住妳的爛運氣,而我則需要妳那種能夠感覺到危險的預兆能力,我們之間不過利益關係,只是各取所需罷了,等這場恐怖片結束後,我們之間就是陌生人,只是這樣而已。」玄月冷笑了聲,隨即走回自己的床邊躺著,不過他倒是有句話省略沒說,那就是前提是,他們要能活過這場恐怖片。
 
  「嗯,那麼玄月,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呢?總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裡吧?」朴美玲點點頭,乖巧的問道。
 
  「當然不可能了,不管是哪種類型的恐怖片都有一個定律,待在小房間裡的人是絕對死定的,特別是絕命終結站,別看這裡好像沒什麼,這裡可是充滿了許多能要人小命的小東西,而死神最擅長的,就是利用各種巧合讓這些小東西殺掉我們的。」玄月搖了搖頭說道,他可是親眼見識過死神的可怕的,哪怕是喝水走路,都有可能讓死神找到機會弄死你,玄月可不想自己的死因是嗆死或跌死什麼的,那樣的話他還不如衝出去給車撞算了。
 
  「雖然很不想這麼說,不過現在只能尋找那些資深者的幫助了,畢竟比起我們,他們的力量肯定是強大上許多的,而且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也比我們來得多,我們就暫時先和他們一起行動吧,妳的預兆加上我的能力,應該足夠當成和他們談判的籌碼了。」玄月說道,忽然看向了自己的手錶,要在死神的襲擊下存活十四天嗎?而且還是在無法預知誰會先遇襲的情況下,這可真是痛苦的兩個禮拜啊,玄月忍不住苦笑的想著。
 
  不過真正讓玄月在意的卻不是活過十四天的任務,而是後面的那一小段字句,印洲隊是嗎?按照之前蒼井瞳說過的情報,他們所在的這支小隊是東海隊,而從字面上來看,印洲指的應該就是現在的印度大陸那一塊了。
 
  「這麼說不只是宗太郎或龍二有著那樣的力量,在這個恐怖片世界裡,還有另外一隊人馬也有同樣的力量嗎?」玄月皺著眉思考著,一個世界裡有著兩支力量非比尋常的隊伍,那麼接下來有意思的就來了,他們之間會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首先,絕對不可能是同盟,因為這支手錶上明確的揭示了殺掉對方成員不只不會受到懲罰,還會得到相當大的好處,甚至我都在懷疑這則信息是在鼓勵我們去殺掉對方了,既然不是同盟,那麼唯一有的可能就只有敵對了!」玄月一凜,是了,他終於知道先前和蒼井瞳談話時的不對勁是從哪來的了,原來就是因為這樣!
 
  「這裡雖然是恐怖片世界,但終歸也是一個世界,而且除了能力強大之外,我們輪迴小隊成員和這個世界的人基本上是沒有區別的,那麼要怎麼樣才能快速引出對方?答案當然釋放出誘餌了,呵呵,還真是好算計,差點我們連怎麼被賣的都不知道了呢。」玄月喃喃自語道,接著忽然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
 
  「怎麼了?玄月?」朴美玲緊張的問道。
 
  「我們得想辦法離開這裡,而且動作要快,否則…」玄月正急急說著時,忽然從外頭猛地傳來一陣騷動聲,聽這聲音,就好像有人正闖進警局裡似的。
 
  門口的那兩個警衛可不是聾子,自然是聽到了這陣騷動聲,然而他們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一旁的門扉忽然猛地被踹開,接著就見一個忍者打扮的小女孩如一陣黑影般衝了進來,那兩個警衛甚至連配槍都還沒拔出來,就被小女孩一人一記手刀劈中,當場暈死了過去。
 
  小女孩放倒了兩個警衛後逕自走到牢門外,當她的眼睛和玄月對上後忽然微微點了下頭,接著轉頭朝門口大喊:「找到他了,一文字爺爺。」
 
  「啊,幹得好,辛苦妳了,小美鶴。」隨著小女孩語畢,一個穿著皮衣的老人立刻從門外走了進來,他看起來雖然上了年紀但卻一身精壯,斑白的鬢角跟臉上的皺紋彷彿都在訴說著老人的經驗老到。
 
  「這可真是的,看來貌似來了些意料之外的人呢。」玄月冷笑道,扭頭對朴美玲小聲的說道「站到我後面去。」
 
  「你過得倒是挺自在的嘛,這麼說你就是夏玄月?」一文字湊進了牢房旁問道,一雙眼睛緊盯著玄月。
 
  「是又怎樣,老頭子?」玄月毫不客氣的說道,廢話,對於這些想把自己當成誘餌的資深者,玄月沒有直接衝上去和他們拼命已經算是很不錯了,自然不可能會對一文字有好口氣了。
 
  「哼,還真是個沒禮貌的小鬼啊,算了,現在沒時間和你計較這些,聽好,趕快從這個牢房裡出來,我們要離開了!」一文字皺眉道。
 
  「和你們離開?這還真不像是要把我們當成誘餌犧牲掉的資深者會說的話啊,還是說那個蒼井瞳是打算用別的方式把我們坑殺掉嗎?那個大姊的趣味還真是夠惡劣的了。」玄月冷冷說道。
 
  「把你們當成誘餌犧牲掉?這怎麼可能?我是不會對自己的家人做出這種事的!」一文字一愣,連忙說道。
 
  「別再說這些好聽的話哄我了,而且你說家人?哼,你對我的家人又了解多少?你不過只是個來路不明的老頭子罷了,我的家人只有…」
 
  「夏雨瑤,出生於西元一九七八年,血型是A型,射手座,國籍是日本,她在一九九八年的時候嫁到了台灣,隔兩年生下一子,,也就是玄月你,她在二零一四年的時候因為不明疾病而過世,你的父親是個酗酒的混蛋,這些年一直是由你母親扶養你長大的,而他卻在你母親病倒時捲款逃走了。」正當玄月打算轉頭就走時,一文字忽然靜靜說道。
 
  「你、你說什麼?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玄月一愣,臉上頓時露出錯愕的表情。
 
  「不然告訴我,這些事情你聽著有沒有覺得很耳熟,你某次輟學時打傷了七個流氓,呃,大概在六個月前左右吧,可是奇特的是,警察居然沒派人逮捕你,或者再說些近一點的,你某次惹到了銀座的黑幫,當你被追到狗急跳牆時,一輛沒人駕駛的機車剛好就停在路邊,而且鑰匙沒拔,連引擎也幫你發動好了。」一文字說著說著,臉上忽然露出有些自豪的表情。
 
  「是你幹的?你到底是誰?」玄月不解的問道,一旁的朴美玲則像是懂了些什麼似的摀起了嘴巴。
 
  「夏雨瑤是我的女兒,而你,夏玄月,就是我的孫子啊!」一文字哈哈大笑道,可還沒等他笑完,玄月忽然握緊了拳頭就是狠狠打在了牢門的欄杆上,發出一陣刺耳的金屬巨響。
 
  「你…你既然都知道這些,那麼為什麼?為什麼在我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沒有出手幫助我們?你知道我的母親是怎麼死的嗎?她就死在自己的家裡,身邊一個人也沒有,直到我回到家時才發現她已經不在了!你既然都在的話,那你為什麼不出手幫忙!你這個老渾蛋!」玄月惡狠狠的吼道,那些原本就已經縮道牆角的囚犯見狀,頓時嚇得恨不得自己能縮進牆裡去。
 
  「我、我這是有我的苦衷的,請你諒解,玄月,我已經盡我所能的幫助你們母子倆了,但是…」
 
  「夠了!我不想再聽你的解釋了,也不想再看到你的臉,我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的,你離開吧!」玄月瞪了一文字一眼,接著頭也不回的走進了牢房,一文字見狀正想攔住他時,那些囚犯忽然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衝了上來,緊抓著欄杆不放。
 
  「求求你們快把他弄走,這小子是個惡魔,他身上有魔鬼的力量啊!」
 
  「沒錯沒錯!我發誓親眼看到他把好幾個人甩上天但卻連根手指也沒動,求你行行好快把他弄走吧!」
 
  「惡靈?什麼鬼惡靈?」一文字愕然道。
 
  「你也聽到他們說的話了,老頭子,不過口說無憑,我就讓你看看吧,我身上的惡靈有多可怕!」玄月忽然停下了腳步,他轉頭冷冷看向了一文字,接著緩緩舉起手臂。
 
  「?!」瞬間,一道彷彿手臂樣的幻影從玄月的身後竄出,那道幻影一竄出後就直接探向一文字腰際上的槍套猛地一扯,在眾人回過神前,那柄手槍已經來到玄月的手中了。
 
  「什…?!我的槍,你是什麼時候?」一文字一愣,接著忽然指著玄月喊道。
 
  「如何,老頭子,這下你看到我的惡靈有多可怕了嗎?如果還是沒有的話…」玄月咬了咬牙,接著忽然舉起手槍指向自己的太陽穴。
 
  「等等,玄月!」朴美玲剛要出聲阻止可卻已經來不及了,就在眾人注視下,玄月已經一把按下了扳機,一陣槍響,整個牢房頓時閃過一陣耀眼的火光。
 
  槍火一閃而逝,可玄月卻沒有如眾人預料般的爆頭倒下,不,他依然好好的站在原地,而那顆射向他太陽穴的子彈則懸浮在半空中,被一道幻影般的手掌用食指和拇指輕鬆夾住。
 
  「這、這個就是…」一文字張大了眼睛。
 
  「你說的惡靈嗎?」朴美玲也是一臉震撼的愣在原地,玄月則是一臉無奈的長吁了一口氣,接著將那柄手槍和子彈隨手扔給一文字。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傢伙就一直跟在我身後陰魂不散的,現在你能夠明白把我放出去以及要我和大家一起行動不是明智之舉了吧?知道了的話就快點離開吧!」玄月淡淡說道,然而他的話才剛說完,一文字卻忽然低下頭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玄月皺眉道。
 
  「不,沒什麼,我只是很自豪啊,你這小子不愧是我的孫子,居然能把那東西的力量運用的如此俐落,哈哈!」一文字大笑了幾聲道,接著他忽然收起了笑容,換上了嚴肅的表情說道「不管我怎麼說,你都是不肯從這間牢房裡離開是嗎?」
 
  「…」玄月則是皺眉不答,怎麼這些傢伙都一個個頑固的跟石頭一樣啊?
 
  「既然這樣的話就沒辦法了,小美鶴,交給妳處理了,麻煩妳替我把那小子從牢裡弄出來吧。」一文字說道,伸手拍了拍那個忍者模樣打扮的小女孩肩膀。
 
  「明白。」美鶴聞言也不廢話,就見她身形一閃,下一刻整個人居然憑空閃現到了牢房裡,玄月見狀頓時瞪大了眼睛,那些鐵欄杆可不是裝好看的,可那個小女孩居然就這樣輕而易舉的穿了過來,這尼馬不是在變魔術吧?
 
  「一文字爺爺,我得先聲明,作為刺客,我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到時候萬一不小心打傷了你的孫子的話…」美鶴瞥了一文字一眼說道。
 
  「不要緊,只要不打死就好,我這裡的治療噴霧和繃帶還很多,而且我也正好想看看這小子的能耐到底如何,妳就盡管上吧。」一文字豎起了大拇指道。
 
  美鶴聞言也不再廢話,她看似隨意的往前踏步,但卻悄悄將玄月給逼到了牆角,同時一股極為冷冽的殺意也從美鶴的身上流瀉出來,那赤裸裸的殺意就彷彿是一道冷泉般,將玄月整個人驚出了一身冷汗。
 
  「走開!妳在這裡只會礙手礙腳而已!」玄月喊道,一把將朴美玲給推開,而就在他這麼做的同時,美鶴忽然腳下一點,整個人已經如一隻飛箭般衝向玄月。
 
  「好快!」玄月一驚,美鶴的動作在他眼中就彷彿一閃而過的黑影般,別說是反應了,他根本是連看也看不清楚,接著玄月也不知自己是哪裡中了招,就這麼整個人被轟飛了出去,碰的一聲撞在了牆壁上。
 
  「玄月!」朴美玲見狀,頓時急的想衝上去,可卻被一文字大聲喝斥住了:「不用擔心,那小子可是我的孫子,是沒那麼容易就掛了的!」
 
  「這可真是的…你還真敢說啊,老頭子,有哪個爺爺會叫人打自己孫子的?」就在朴美玲急得跳腳時,玄月忽然咳著嗽站了起來,在他的嘴角邊則還掛著一縷溢出的血跡。
 
  「投降吧,剛才那一下只是給你的警告,讓你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而已,別再做無謂的抵抗,乖乖跟我們離開吧。」美鶴說道,此刻她的雙眼一片猩紅,而在美鶴的瞳孔上,則還能看到兩道勾玉狀的黑色符文快速轉動著。
 
  然而玄月聞言卻是冷笑了聲,他隨手將嘴邊的血跡給抹掉,接著便緩緩站了起來。
 
  「投降?很抱歉,我夏玄月的字典裡沒有投降兩個字,而且我想不明白的是妳才對…我之所以一直刻意遠離人群、遠離你們的原因,就是因為我一直不經意的傷害到那些周圍的人啊!這間牢房看似是關住我,但事實上是為了保護你們而存在的!」玄月說道,美鶴見勸降不成也不多話,她身形一晃再度來到玄月的面前,同時握起拳頭就是往玄月臉上招呼過去。
 
  「!」然而這一擊卻沒有如美鶴預期般的打飛玄月,就在她的拳頭離玄月只有幾吋時,一道彷彿手掌般幻象再度從玄月身上浮現,不只擋下了美鶴的攻擊,更是將她的拳頭牢牢握住不放。
 
  「這是?!」美鶴一凜,這次出現的幻象不在只是部分的軀體而已,而是一個完整的身影!那高大的身影接近兩米多,渾身上下都是結實的肌肉,而且在那道幻影上還脈動著一道星芒般的光輝,讓整個幻影看起來煞是耀眼。
 
  「喔喔喔!終於出現了,終於讓我們看到具象了,而且它的身型如此清晰,代表它有著非一般的力量啊!」一文字看著那立在玄月身後的身影,表情興奮的說道。
 
  「妳這傢伙…」玄月隨手一指,那道人型幻影立刻將美鶴給拋飛了出去,然而她的運動能力卻是極好,還在半空中時居然一扭腰就調整好了姿勢落地,然而還沒等美鶴發動攻擊,玄月的幻影卻已經先一步衝了上去,讓眾人驚訝的是,這道幻影的速度居然不比美鶴慢上多少,幾乎是當她落地的瞬間,那道幻影就已經逼近了她面前,接著伸手就是一把掐住美鶴的脖子。
 
  「嗚!」幻影的力氣非比尋常,僅僅是這麼一掐就讓美鶴發出了痛苦的呻吟,而在她的脖子上,更是出現了一圈明顯的勒痕「居然能夠展現出如此強大的力量…一文字爺爺,你的孫子還真是讓人意外啊!」
 
  「既然你們都能看到這東西,那麼老頭子,這個惡靈的真面目…」玄月瞪著一文字,後者則是微微點了點頭道:「啊,沒錯,我當然知道了,因為我也有著一個和你一樣的惡靈啊!」
 
  「一文字爺爺,我剛才說過不會手下留情,不過你的孫子所擁有的力量已經遠超過普通新人,甚至能追上一部分資深者了,要是一不小心,可能我也會有生命危險的,要放棄嗎?如果你無論如何都要請他出來的話,那我接下來可能得認真了,而且一不留神說不定還會殺死他!」美鶴嚴肅的說道。
 
  「Come on!我說過了沒關係,妳就盡管放手一試吧!」一文字道。
 
  「明白!」美鶴低吼道,就見她雙手忽然閃過一陣銳光,促不及防下,玄月的臉上立刻被刮上一記,逼得他下意識的鬆了手,而就這麼一瞬間,美鶴已經從那幻影的壓制下掙脫了開來,接著她身形一晃,整個人憑空移動到了牢房外,同時雙手也快速的結起了印來,速度之快,就彷彿是千隻手同時在動作一般。
 
  「火遁‧烈火赤繩!」美鶴結完印的同時雙手一招,從她的手掌心立刻浮現出了兩團赤熱的火焰來,那兩團火焰一從美鶴的掌心脫手而出,立刻化作一道細長的火繩,而且這股火焰就彷彿有著生命一般,不只是將玄月的身體牢牢綑住,美鶴的手指輕輕一勾,玄月立刻就被一股巨力牽引的飛向了前,接著重重撞在了牢門的欄杆上。
 
  「唔...這是什麼?火焰?好熱,我的身體燒起來了!該死,要喘不過氣了!」玄月滿頭大汗的掙扎著可卻徒勞無功,那由火焰構成的繩子雖然沒有直接燒死他,可是這種被勒得喘不過氣的感覺,卻是比死還要難受好幾倍。
 
  「快住手啊,妳會殺了他的!」朴美玲終於是再也看不下去,顧不得自己危險,她連忙衝到了牢門邊就是抓著欄杆大喊了起來。
 
  「放心吧,我說過了,這小子沒這麼容易就掛了的。」然而不同於美玲的擔憂,一文字卻是老神在在的說道,而就在兩人談話間,那浮現在玄月身後的幻影似乎因為玄月被壓住的關係,姿態逐漸變得模糊了起來。
 
  「那個惡靈…被控制住了?」朴美玲有些訝異的說道。
 
  「沒錯,因為熱氣阻擋了你的呼吸,導致你的惡靈的力量也跟著衰弱了,玄月,就讓我告訴你真相吧!你身後的既是惡靈也不是惡靈,你看到的是由你的生命能量為核心型成的,具有高度力量的幻影,而由於那個幻影經常站在你的身後的緣故,因此我們稱呼這種幻影為…替身!」一文字定定的說道。
 
  「在伊索寓言中有這麼一則故事,北風和太陽比賽誰能先讓旅人將身上的衣服脫掉,結果寒冷只是讓旅人將衣服包得更緊,而炎熱卻讓旅人脫光了衣服,如何?你現在打算出來了嗎,夏玄月?」美鶴微笑著問道,看著滿頭大汗的玄月。
 
  「給我適可而止吧,我說過很多次了,我不打算出來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常常不經意的傷害到周圍的人,確實,你們能看到我的惡靈讓我挺訝異的,可是,要是你們繼續逼我的話…」玄月咬著牙深吸了一口氣道。
 
  「妳會死的!」
 
  就在美鶴的表情剛露出錯愕時,玄月已經先一步展開行動了,就見他一腳踢向了身後的桌子,直接將這張桌子踢得向後滑去,同時撞碎了牢房裡的馬桶,當馬桶上的水箱破裂的同時,從水管的斷裂出立刻噴出了一道水柱來,直接將綑住玄月的火繩給澆熄了。
 
  「喔喔,不錯,腦筋動得挺快的。」一文字讚許的說道。
 
  「妳這傢伙,我可是警告過妳了…別說我沒警告妳啊!」纏在身上的火繩一消失,玄月立刻恢復了自由,同時他身後的幻影也彷彿暴走般衝上了前,就見那道幻影握住牢房的欄杆使勁一扭,只聽見一陣刺耳的金屬嘶響,那有著成年人手臂粗的鐵欄杆就這麼被硬生生從中掰彎,不只如此,那道幻影更是徒手扭下了一截尖銳的鐵杆,接著握住這柄鐵杆就朝著美鶴的面前狠狠刺去。
 
  然而就在那尖銳的鐵杆即將刺中美鶴時,這個小女孩卻忽然轉過身緩緩走開,而那柄銳利的鐵杆也就這麼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
 
  「喂!我跟妳的架還沒打完呢!給我轉過來看著我!」玄月吼道,然而美鶴卻彷彿沒聽到般逕自走到了牆邊,接著便尋了個角落坐了下來。
 
  「如你所見,一文字爺爺,我已經讓他從牢房裡離開了,不過…」美鶴笑了笑說道,瞳孔上的勾玉型符文緩緩退去,變回了一雙清澈的眼睛。
 
  「…」玄月默默看著自己踏出牢房的雙腳,他忍不住嘆了口氣,接著緩緩走了上前,尖銳的鐵杆筆直抵著美鶴的眉心。
 
  「妳是想說,這場架是妳讓我贏的嗎?」玄月問道。
 
  「不完全是,確實,我一開始是真的打算殺掉你的,不過你的替身所擁有的力量遠超過我的預期,我還是第一次被一個新人逼的打開一階的基因鎖的。」美鶴笑了笑說道。
 
  「如果我剛才沒有及時停手的話,妳會怎麼做?」
 
  「我的強化是查克拉修練體系、寫輪眼,以及各種忍術,剛才交手時我就已經記住你的動作了,就算你繼續攻擊,我也可以在你碰到我之前逃開,到時看是殺了你還是打昏你都是我的自由。」美鶴老實不諱言說道,隨手將面前的鐵杆輕輕挪開,她可沒有看輕或貶低玄月的意思,而是雙方的力量差距就是如此之大。
 
  「這可真是的...」玄月聞言又是輕嘆了聲,接著不爽的將手中的鐵杆扔回了牢房裡,反正他也用不到這東西了。
 
  「小美鶴的實力在我們隊上可是排名第二,僅次於隊長的呢,你能從她手上活下來已經算是很厲害了!哈哈!好了,你已經不用再待在那個牢房裡了,還有你的朋友也是。」一文字大笑道,親暱的搭著玄月和朴美玲的肩膀。
 
  「好了,我們走吧!讓我解釋下你身上那個惡靈的由來,還有我們即將面對的…這個充滿著無限可能的世界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072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8 篇留言

夢迴
玄月瞪了伊文字一眼>ㄧ
還有美玲是姓补還是姓朴呢?

08-25 22:06

Luis
回去重看了她第一次出現的時候 是朴才對08-25 22:17
slenderman
老傢伙!你的替身最沒用啦!

08-25 22:08

Luis
一文字:乾 我是精神力控制者啦 只是剛好有替身而已
龍二:不是本來想當替身使者當不成才只好轉行的嗎?08-25 22:18
青蛙子
好像有點JO

08-25 22:13

Luis
JOOOOOOOOOOO08-25 22:18
slenderman
話說一文字會波紋嗎

08-25 22:19

Luis
解說色波紋疾走08-25 22:47
夢迴
是說一文字的替身是搜敵型的嗎?還是精神力的技能是另外強化的啊?

08-25 22:22

Luis
不覺得精神力掃描搭配特定類行的替身會尬出新滋味嗎08-25 22:48
聖光月想
之後要歐拉整個印洲隊了嗎

08-25 22:37

Luis
玄月: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歐啦!
印洲隊 再起不能!08-25 22:50
魚人(´・ω・`)超魚人
替.. 是 是替身攻擊

08-25 22:38

Luis
美鶴:這是替身攻擊!08-25 22:50
青藍雨天
家門前淹水出不了門,現在能有更新看實在太好了呢

08-25 22:49

Luis
還好嗎 我之前在彰化也是下了一個禮拜的雨08-25 22:51
血手幻覺の貓控妖狐
美玲的不幸詛咒 是像狛枝凪斗那樣嗎?
身邊發生不幸的事之後 會接著發生可以抵銷該不幸的幸運
還是單純不幸而已?

08-25 22:52

Luis
發動的規則不太一樣
是將周遭人的好運吸走 並轉嫁化解自身的厄運才對
順帶一提 這也是一種命格08-25 22:58
悠傑
玄月一凜,整個人豁然站了起來,是了,他終於知道先前和蒼井瞳談話時的不對勁是從哪來的了,原來就是因為這樣!

玄月喃喃自語道,接著忽然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

站起來後又站起來,身為一個有替身的主角,站起來兩次是很正常的
好...我承認我在抓語病

是說玄月也太OP,項羽的主角威能轉在你身上了嗎[e5]

08-25 23:11

Luis
抱歉啊 多打一段了08-25 23:21
Luis
某羽:不要瞎掰好嗎.jpg08-25 23:24
邪惡秋雨
原來又是替身啊 本來我想說跟惡魔獵人4尼祿魔人化的那道巨大人影一樣
好吧 總之離開牢籠 正式加入東海隊了

08-25 23:29

Luis
玄月表示:並沒有.jpg
然後魔人化已經給某人了 只是他現在還不會而已08-25 23:35
白煌羽
辛苦了

08-25 23:38

Luis
[e24]08-26 00:07
魚人(´・ω・`)超魚人
不過沒看過JOJO 還真不知道替身攻擊的意思

08-25 23:40

Luis
放心 被毆啦過一輪就懂了08-26 00:18
百思不得騎姐
SPW一文字

08-26 00:27

Luis
解說色波紋的唯一傳人08-26 00:37
台妹喬
夏語遙www

08-26 11:52

Luis
突然有點羨慕玄月。。。08-26 12:32
呱呱頂呱呱
會保護還能控制的東西叫做惡靈?感覺怪怪~

08-26 12:16

Luis
感覺可以08-26 12:32
台妹喬
媽媽是歌姬(#

08-26 12:56

Luis
兒子是不良少年(?08-26 13:01
台妹喬
可以可以,這設定很合理。(豎起拇指

08-26 13:05

Luis
玄月:yare yare daze08-26 13: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番外之二...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EeRrYy0727大家
我的小屋有賣TAAZE二手書喔,喜歡的話可以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