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文戟活動】一番煙雨洗晴嵐 08/24

作者:Cale Wei│2018-08-24 17:22:39│巴幣:1,016│人氣:523
    ▲
    
    
    黑夜的空氣相較於白晝,更多了迴盪在胸口中的冰涼與濕潤。聯邦與米瑞爾森林交界的黑狼酒館今日門可羅雀,昏暗的燈火使木質櫃台散發著一種古老氣息,讓人聯想到互擊酒杯發出的清脆聲響。
    
    某種清靜的情緒像是繡上衣裳般地緩和攀附,包覆於酒館原有的時間之外。身兼老闆的吧檯手俐落地擦拭著銅製酒杯,他知道偶爾會有這種優閒的日子。
    
    今天用餐時間後的氣氛非常好,老闆做下結論,他看著繁忙時刻後,依舊留在櫃檯前座位的兩名女子。
    
    她們氣質迴異,容貌卻都十分標緻。一人留著烏黑的中長髮,服飾上依稀能判斷,她也許出身自極西南方的遊牧民族。另一人的髮色藤黃,長度只到肩膀,以及明顯是當地人的裝扮。
    
    黑髮的女子輕啜了酒杯中的液體,儘管那是酒精濃度偏高的烈酒,但她仍十分享受泥煤與果香混和的灼熱感受,放下杯時露出了滿意的微笑。黑褐色的眼眸帶著遙遠山巒般的平靜,瞳孔深處彷彿使人置身於不見五指的迷霧之中。
    
    金髮的女子樂意與老闆攀談,對話過程中屢次提到店內的生意。即使酒館位於人類與其他種族的領土交界,光顧的客人仍只有人類。女子笑著回應,幾次的消費下來也確實如此。
    
    隨後,兩位女士又回到了她們之間的對話。
    
    「什麼時候方便?」黑髮女子的聲音像是極為貼近卻又朦朧的霧氣,略微低啞,略微柔和。她們兩人持續進行長久的交談,似乎是某種商業上的對話,這方面酒館老闆並不好奇。
    
    「隨時,它擱置夠久了。」金髮女子迅速地回答。
    
    「那就走吧。」「欸、欸?現在嗎?」
    
    老闆看著起身後旋即向門外走去的黑髮女子,她的夥伴放了數量剛好的硬幣在櫃臺上,隨後趕緊跟上腳步。
    
    
    ▲
    
    
    「喂……慢一點。」金髮的女子在後方喊道。她的聲音像晴空的陽光一般明朗。「我從來沒見過像妳這麼著急的人。」
    
    黑髮女子停下腳步,歪了歪頭,表情有些困惑。
    
    「有什麼事情需要先告知的嗎?」語畢,她撥了一下比夜晚還烏黑的直髮,紺藍色的袖子滑落,露出了白皙的手臂。
    
    「我甚至連妳的名字都還不知道。在酒館的時候,妳只表明意願說要接下這個工作而已。」金髮女子解釋著,她對於對方草率的態度感到難以置信。「奧薇德,請多指教吧,我的僱傭兵。」
    
    「奧薇德……」黑髮女子像是要把這個名字收入記憶的抽屜裡一般,重複唸過一次。「瑪納恩,我的名字。出身於牧馬者。」
    
    接著,她自身上那稍嫌厚重的衣服中取出一塊形狀像是水滴的石塊,上頭的紋路因蒼銀的月光照射而產生了細絲般的陰影,彷彿是河中的細流洗過古老碑文般,清澈的光線使它映出河面。
    
    隨後,一股難以名狀的沉靜與壓迫感開始匯流。如一覺醒來,圍繞在房屋周圍的霧氣似的。陰暗的街道只剩下孤寂的月光、地面上整齊的瓷磚、還有逐漸聚集的水氣。
    
    水氣凝聚到能以肉眼看見的程度,從石頭寬厚的底部,延伸了約兩個臂長。水液在朦朧的光下閃爍,形成了長棍的模樣。
    
    奧薇德以手指蜷曲了一下藤黃色的頭髮,雙眼目不轉睛,盯著那份如夢似幻的演出。
    
    「嵐靄槍兵。」黑色的中長髮隨風搖曳,瑪納恩握上了剔透的槍桿,石製槍頭的紋路泛出光來,是來自符石的黯淡光線。
    
    槍桿與槍頭,連帶使用者,在受到雲層微微遮掩的月色下,染上了一層淡藍的寧靜。
    
    
    ▲
    
    
    奧薇德並不習慣夜間在外頭行動,但她也不討厭漫步在晚風徐吹的米瑞爾森林裡。夜晚的林中帶有一股潮濕的氣味,還有撥開矮樹叢所發出的聲響。
    
    「混沌之影……」馬納恩突然開口,聲音像是滿載稻草的推車突然滑落幾根細絲一樣低微。「妳委託我的任務,就是清除掉最近發現的混沌之影吧?」
    
    「是啊,最近發現的哦。」奧薇德回過神,微微一笑。
    
    接著瑪納恩便陷入沉默,繼續踏過矮草前行。最近?她不打算過問太多,一方面是出於對自己的自信,另一方面為了尊重雇主,但也有部分原因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總是會有人自願或著被強迫,做出瘋狂的事情。
    
    於是瑪納恩嘆了一口氣,試著吐出腦內的憂鬱情緒。腳下踩著上個季節被風雨吹落的葉片,發出喀沙喀沙的聲響。
    
    所以混沌之影為什麼會出現在此,就目前來說不是那麼重要。
    
    「啊……妳等一下哦。」突然,奧薇德停下腳步,接著打開身上的背袋。「這個給妳,放在身上比較保險。」
    
    她遞過一顆表面上刻著奇特文字的石頭,表面透著春綠色的光芒。瑪納恩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才使對方發覺自己的唐突。
    
    「啊……這個是防衛用途的符石啦,遇到一些危險的話搞不好派的上用場,妳帶著吧。」奧薇德略顯尷尬的笑了笑,隨後快速地解說。
    
    而瑪納恩稍微停頓了一下,接著看一眼手中握著的槍頭,好像在作某種困難的思考。最後,她將方才獲得的符石塞回衣服的暗袋裡。
    
    「真是不好意思。」馬納恩輕輕拋起手上的槍頭,在掉入掌心時發出貼合的聲音。
    
    「不,妳願意幫這個忙,我已經很感謝了。畢竟地方的行政單位不想處理國境之外的事情。」
    
    是啊,就算沒有明確的界線劃分,但是大家都知道,米瑞爾森林除了精靈與樹人外,不被任何勢力擁有。
    
    也因此,出現在這的麻煩,大多數都會被聯邦忽略吧?樹人並不會對單單一隻混沌之影有所反應。精靈那種莫名其妙的種族大概不會想跟人類比鄰,所以邊界地區很榮幸的可以不用見到他們。
    
    如果與自己毫無關聯的話,正常人應該是不想攬上這種麻煩事。
    
    「再往前一點就到了,我對這裡印象很深。」奧薇德的聲音自後方發出。
    
    此時,瑪納恩停下了腳步。
    
    「距離妳上一次在這遇見混沌之影,經過了多久?」這是必要的資訊。
    
    「十天前。」
    
    夜晚的沁涼撫過面稍,踩踏在鬆軟落葉堆上的感覺使人放鬆,月光從樹葉的縫隙間穿過,照亮了飄散在空氣中的薄霧。
    
    「哦,骸骨藤。」奧薇德的目光受到吸引。
    
    不遠處,一株低矮的植物不時搖擺著,仔細一看的話似乎還在緩慢移動。細小的葉串如瀑一般的垂下,瑩然的月色下,葉片上反射著淺蔥色的光。
    
    但,似乎不只一珠。
    
    放眼望去,他們散佈各處,得用兩隻手才數的完。骸骨藤理論上會佔據屍骨而生,要是同一區域大量出現的話,極有可能表示這邊倒著許多屍骸。
    
    瑪納恩瞇細了眼。瞳孔中映著數叢骸骨藤,彷彿燃起了冰冷的蒼藍烈火。
    
    「混沌之影可能已經離開這附近,不然這些骸骨藤應該會被它吃掉。」她食指抵著下唇,陷入了思考。
    
    眼前的場景像是被肆意屠殺後的慘況,但時間上卻與現在隔了許久。一具屍體自然變成骨骸的時間,至少也要三十天以上,代表混沌之影即使在這裡待上一陣子了,但是仍有人踏入這個區域。
    
    「妳有沒有聽到什麼?」這時,奧薇德以壓低後的音量開口。「不是特諾奇楠或人類的腳步聲,有點像壓扁落葉跟樹枝的聲音。」
    
    瑪納恩似乎也注意到了不對勁,她耳朵的注意力轉移到四周的任何聲響,雙眼掃視著每個方向,手中的槍頭自紋路發出微弱的光線。
    
    蓄勢。
    
    詭異的聲音像是逐漸破碎的雲朵,繚亂了所有感官。月光十分明亮,明亮到連風吹草動都使漆黑的影子顫抖。
    
    然而,聲音卻停止了。奧薇德不斷東張西望,卻毫無所獲,使她感受到強烈的威脅。
    
    「唔……我們要不要擇日再戰,挑個光線好一點的時候。」不難看出她畏懼的神情。
    
    「正有此意,不過......」瑪納恩像是察覺到了什麼,稍微壓低了身子,雙眼狠狠盯著遠方某處。「走不出這陣霧呢。
    
    語畢,奧薇德的目光移向瑪納恩所視的地方。乍看之下,幾朵開著鮮艷紅花的花朵正隨著微風擺動,草與枝葉也跟著晃著,只是很一般的景象。
    
    但下個瞬間,這塊空間突然變得黯淡。
    
    刷!扭曲的空氣『撲』向奧薇德,那是一團漆黑的物體。
    
    而同樣作出反應的,是瑪納恩手中的槍。
    
    槍頭刻劃著湛藍的軌跡,剎那間,已捅入那團物體中。
    
    土塊騰起、落葉紛飛,衝擊帶來強烈的波動。奧薇德跌坐在地,瞪大了眼睛。
    
    像是某種極大型昆蟲的黑色物體險些就要把自己吞沒。瑪納恩的槍奮力一甩,將其拋出,晶瑩的槍杆在下一眼便消失無蹤。
    
    「退後,越遠越好。」接住了符石後,她睨了奧薇德一眼,語氣冰冷。
    
    那就是混沌之影啊!奧薇德想要開口,卻彷彿被什麼東西制止了。眼前之人絕對也清楚這件事,她遇上了這次委託的目標,說什麼也不會就這樣放過的。
    
    混沌之影落入矮樹叢中,揚起樹葉交錯摩娑的聲響。而瑪納恩輕輕呼出一口氣,接著直接衝過樹叢,手中的符石滯在空中。
    
    光影交錯,水氣再度凝聚成掌中的槍桿。極大幅度的揮舞,森林似乎也為之震撼,一股微風吹拂,透亮的槍隨之恢復成只有槍頭的模樣。
    
    一部分的空間旋即晦暗下來,混沌之影迅速離開矮草叢,攀附到了一旁的樹幹上。
    
    它在躲著。瑪納恩踏出腳步,帶出沾在嫩葉上的水珠。她放開符石,槍杆又再次成形,斜挑的槍尖不偏不倚的朝樹幹刺去。
    
    但,槍頭最終只劃過一片虛無。
    
    樹沒有閃躲,而是槍的攻擊偏了。
    
    瑪納恩的表情頓時混亂了起來,她肯定自己在正常情況下,是不會失手的。混沌之影見狀,瞬間向前撲去。
    
    槍杆消失,槍手迅速蹲下了身,隨後符石落入手中。一股異樣的暈眩感扯著全身,那只是須臾之間發生的。
    
    她希望奧薇德最好已經跑了老遠,否則情況會更加嚴峻。
    
    瑪納恩扶著頭,艱困地起身。腦袋像是要沸騰一樣,意識十分混亂,眼前的畫面好像分裂成無數個,彷彿是感染了什麼毒素似的。
    
    已經受到性命威脅的混沌之影直接現身,緇黑的外表伸出了數隻腳牢牢抓住樹幹。但,卻不像只甘於威嚇而已。
    
    下一瞬間,它的足肢用力一蹬,撲向瑪納恩。
    
    而瑪納恩全身卻像麻痺一般無法動彈,如同灼燒的痛楚幾乎使她叫了出來,接著視線逐漸模糊,直到一閃綠光乍現……
    
    
    ▲
    
    
    溫熱的感覺圍繞在身邊,像是自然的氣息溫暖環抱住,空氣聞起來有些潮濕,但也讓人感到放鬆。
    
    瑪納恩睜開眼,卻被一抹光線啄了一口。
    
    陽光。石砌的房子裡開了一個小窗,讓日夜雨晴都能透過這扇窗來瞭解。現在她身在一處至少算是安全的屋內,躺在有些冰涼的石質地板上,令身子有些寒冷。
    
    「感覺怎麼樣?」一旁傳來了就像陽光般明朗的聲音。
    
    瑪納恩起身,轉過頭一看,身為雇主的奧薇德就坐在身旁。但她的臉色不見欣喜,帶了一股陰鬱。
    
    「嗚……這裡是哪裡?」瑪納恩扶著有些昏沉的頭部,語氣也透露著一絲疲倦。
    
    「曾經有特諾奇楠住過的小屋。妳差點被混沌之影攻擊,多虧了我給妳的符石,把它趕跑了。」奧薇德緩緩地說,就像是努力保持鎮靜的模樣。「後來,妳身上的毒也因為那個符石的效果而衰退了。」
    
    瑪納恩有一時間屏住呼吸,像是一塊拳頭大的冰塊在背脊流竄。回想起那令人畏懼經歷使她呆呆愣住,耳邊彷彿響著小型蚊蟲的翅膀拍振聲一樣。
    
    鳴音強壓住意識,冷熱交織的衝突感刮起風暴,所有平靜的思緒全數被沙塵掩埋。
    
    但,那僅在瞬即波動了瑪納恩面部表情。她的情感如朦朧的霧一般,飄渺之中又逐漸模糊、散去。
    
    「原來,是這樣啊。」瑪納恩抬起了臉,黑褐色的眼眸映上了奧薇德的身影。後者不解地歪了歪頭,神情有些困惑。
    
    「怎麼了嗎?」她小心翼翼地問。
    
    回應奧薇德的卻是那如澄澈湖面的雙眸,問題的整體緩慢地沉入水中。埋沒的同時,只有一點點的白色泡沫浮起。
    
    瑪納恩眨了眨眼,迷茫的霧好像在一陣旋風下更濃厚了。她開口:「妳是特諾奇楠,對吧?」
    
    「啥?妳在說什……」奧薇德皺了眉,講話的音量頓時放大許多,但話還未完,卻有某種威脅使她噤聲了。
    
    槍頭,毫不猶豫的指著她。瑪納恩面無表情,沉默的殺意頓時瀰漫。「解除妳的變形。」
    
    尖銳的符石也許在瞬間就能貫穿自己的咽喉。奧薇德的臉失去了血色,她的嘴一張一合,卻吐不出任何話語。
    
    突然,她的臉頰出現了一條縫隙,縫隙開始逐漸擴大,像是沙子的東西不斷掉落,卻又消失在空氣之中。
    
    奧薇德低下了頭,她的全身正逐漸『崩解』。
    
    瑪納恩的手中始終握著槍頭,警戒沒有鬆懈,但比戒備更強烈的,是某種好奇心。
    
    時間的流逝似乎被遺忘了。奧薇德再次抬起頭時,已經縮小了一圈。髮色依舊藤黃,但尖尖的耳朵自豐厚的髮絲中露了出來。皮膚更加白皙,纖細的身軀散發著我見猶憐的氣息。
    
    「那、那個……」她的聲音不同於原本的大而化之,反而變得十分嬌弱。「妳是怎麼發現我是特諾奇楠的……」
    
    似乎與自己認識的精靈有所出入,瑪納恩呆了一晌。她看起來未免太稚嫩了,而且一點都沒有那個種族必備的睥睨眼神,反而讓自己懷疑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最主要的,妳主動稱呼妳們種族為特諾奇楠。」只是,仍有諸多跡象可以推理。「除了精靈之外,不會有人在跟人類談話的時候,刻意這樣稱呼你們種族吧?」
    
    「就、就這樣嗎?」奧薇德懇切地問了。
    
    「其實這樣便足夠了,妳是不是那個喜歡穴居的種族一點都不重要。」瑪納恩的眼神片時染上一絲怒意。「混沌之影會追蹤魔力,妳知道妳常駐在身上的變形魔法已經害死多少人嗎?」
    
    「欸?什麼、什麼意思?」
    
    「啊啊,還不想承認啊?」
    
    手上的槍頭再次逼近,衣領被揪起,兩人之間的距離已經能感受到對方的吐息。
    
    「妳知道有混沌之影在這座森林裡之後,卻還執著要往森林裡走?」瑪納恩的語氣低沉,讓人心裡不自覺地感到一股寒沍。「妳的變形術明明可以做到連氣息也隱蔽,為什麼堅持要清理掉混沌之影?」
    
    「為、為什麼妳這麼篤定我能不被混沌之影或其他生物發現……」
    
    「不然妳沒辦法帶我離開那邊。」她放開了緊抓著奧薇德的手,也許是意識到眼前的人對自己還有救命之恩,於是便緩和了語氣。
    
    奧薇德頓時無法說出任何話語,她露出有些驚訝的表情。
    
    「可是,混沌之影不能放著不管吶,我不想看到第二個窪地了。」這位精靈女孩唯唯諾諾的低下頭。「而且,當初我也不知道有那個東西,所以幫我帶路的人就被……」
    
    這時,她感受到頭頂多了一股重量。
    
    瑪納恩輕輕地將手放至奧薇德的頭部,安心感頓時浮現。
    
    「妳跟一般的特諾奇楠不太一樣。」她揉了揉那頭金黃的髮絲。不如說是很不一樣吧?那些高傲而且思考模式與人類截然不同的種族有夠惹人厭的,根本不會有人想主動尊敬他們。但奧薇德卻讓她有著面對年紀比自己低上一些的小妹妹一樣。
    
    「可能……是因為我比較常跟人類居住在一起吧?」奧薇德遲疑地說。她大概對突如其來的溫柔待遇感到有些措手不及。「那個,契約該怎麼辦?」
    
    「我認為還是有機會除掉混沌之影。」瑪納恩的神情淡然,彷彿更早之前的性命危機不值一提。
    
    
    ▲
    
    
    雨滴打上綠葉的聲音格外清晰,穿越林中的細絲降低了陽光在空氣中的溫度。但這樣的陣雨非常短暫,只夠為森林增添幾分的溼氣。
    
    「唔......照我的計畫,我們兩個配合的話,那隻混沌之影沒什麼好怕的。」瑪納恩一面咬著一塊顏色暗沉的肉乾,一面說話。
    
    「那、那個,妳為什麼這麼瞭解那隻混沌之影的行動模式?」奧薇德忙著消化腦中的訊息,在喘息時連忙發問。
    
    「很明顯阿,昨晚它就像一隻嘗試狩獵大型獵物的盜夢蜘蛛。」
    
    「妳是說那個......會製造毒液的大蜘蛛嗎?」
    
    「它的外型,還有我中的毒可以推斷。當時草上也沒有水珠,是它掉到樹叢裡的時候吐的。改變外表顏色的話,應該是這個。」語畢,瑪納恩晃了晃手上的肉乾。
    
    「是幻影豹的肉嗎?」奧薇德馬上回答。
    
    「正解,雖然不能完全確定,但是幻影豹確實可以改變毛皮的顏色,只是混沌之影吞噬處理過的肉,是否跟吞噬活體有一樣的效果還有待商榷,但......」
    
    「但因為混沌之影的魔法系統本身就是未解之謎,所以不能完全否定這項推論。」
    
    奧薇德為瑪納恩補充說道,她發現自己的知識能發揮所用時,露出清新的微笑。「所以,我們推測那個混沌之影吞噬過盜夢蜘蛛,以及部分的幻影豹,才會使用牠們的魔法囉?」
    
    「差不多就是那樣。」
    
    瑪納恩停下腳步,呼了一口氣。雨停了,濕潤的空氣帶著新鮮的刺鼻泥土味,還有濃厚的濕氣。天空陰鬱,光線都被阻擋在雲層後面了。
    
    差不多就是那樣。奧薇德有些莞爾地眨了眨眼,她忽然感覺到某種不真實,好像任何風浪這句話之下,都只是一陣漣漪而已。
    
    「妳……妳都不怕嗎?這次沒有護身的符石了。」
    
    「勇於面對,可以讓你無所畏懼。」瑪納恩沒有回頭。
    
    虛實之中好像也沒那麼重要了。晦暗的森林讓視線變差,空氣中開始瀰漫著什麼。水氣充足,林內的氣溫使人感到冰涼。
    
    枝葉像是披上一層白紗,煙霧逐漸蔓佈。
    
    「真是不錯的霧。」面對越發濃厚的霧幕,瑪納恩的語氣反而更顯得雀躍。「它來了。」
    
    奧薇德屏氣凝神,仔細感受著即將到來的混沌之影。壓過枯枝與碎石的聲響細細地傳入耳中,卻越來越清晰。
    
    風雨滅盡,山嵐驟起。
    
    瑪納恩露出自信的微笑,接著使晶亮的槍杆現形。
    
    霎時,她用力刺出手中的槍,刺向一片白茫之中。隨後,重新握起槍頭,緩緩閉上眼。
    
    銀靄之中燃起了無以名狀的孤寂。
    
    她記下了那令人厭惡的氣息,即使它連外表都變得跟這陣霧一模一樣,但本質上卻相差甚遠。嵐靄的槍手,比任何人都瞭解霧氣。
    
    手輕輕放下,卻緊緊握住散發著黯淡光線的符石。再一次,水晶般的槍杆凝聚了起來,然後用力朝背後一推。
    
    那甚至不是完善的架勢。瑪納恩感受到了,混沌之影就在身後。她收起槍杆,調整了姿勢後朝著理應是立足點的地方刺去。
    
    風在流動。瑪納恩毫無退縮之意,用力抽回槍,一股沉著的重量頓時被挑起。它彈起來了,也許受到傷害,卻不致命。
    
    必須再嘗試攻擊。瑪納恩的槍杆消失,捏著槍頭,卻不作移動。混沌之影可能會逃跑,但更多時候都會選擇吞噬獵物吧?
    
    水氣令人窒息,只要伸手之後便不見五指。某種感知好像已經被抽離般的,連同本身的存在也逐漸剝離。
    
    一股壓迫感自右側襲來。瑪納恩快速揮出長槍,聚集在符石下的水霧迅速結合,然後將槍頭推離自己,劃出了一道軌跡。
    
    然而,這股力道卻像是嵌入壁中,被困住了。她使盡全力抽回槍,隨即見到一道漆黑的觸手向自己飛去。
    
    混沌之影刻意讓自己被發現,刻意讓自己被攻擊,為的是能夠作出交換式的傷害。
    
    就在觸手即將碰觸到瑪納恩的面龐時,她卻像一陣轉瞬之中被風吹散的霧,化為一縷白紗,與大地蒼茫融合一起。
    
    接著,混沌之影本身突然發出強烈的抖動,身上的偽裝也在一瞬間消失。
    
    「背脊左偏三指,是盜夢蜘蛛的毒囊。」瑪納恩的身影出現在後方,連結著剔透的槍杆,與沒入混沌之影背後的槍頭。
    
    混沌之影的身體開啟發出強烈顫抖。驀地,那漆黑的物體開始風化。
    
    
    ▲
    
    
    茫漠的雲霞已經褪去,像是揭開了白色蕾絲的窗簾一般。陽光又悄悄溜進森林,緗黃的光線讓冰冷感逐漸退散。
    
    米瑞爾森林邊界的矮草約有腳踝高。微風吹拂時,他們歡欣地一起跟著擺動。
    
    「結束了。」瑪納恩開口,像是宣告著什麼。「妳也該離開那種亢奮的模式了。」
    
    「欸?可、可是我的手還在抖......」奧薇德的聲音還有些顫抖。「妳不覺得、不覺得很帥嗎?在霧裡面突然變成霧。」
    
    「好,很棒。我認同妳的水準,要是當時妳施加在我身上的變形魔法有瑕疵的話,我們就走不出森林了。」
    
    「嘿嘿......」
    
    看著被稱讚的笑容,瑪納恩的心情也開朗了起來。看來她變得更有自信了,希望別跟一般的妖精一樣就是了。
    
    接著,奧薇德從身上掏出了一小袋粗麻材質的袋子,裡頭沉甸甸的。「給妳吧,這是報酬。」
    
    瑪納恩接過後,便收入衣服的口袋裡。
    
    「接下來,我要去森林最深處,所以會先回鎮裡買一些東西。」奧薇德說著,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唔......那跟我的行程有一部份重複。我要回馬爾他一趟。」沉吟了一會兒後,瑪納恩也回應。「既然這樣的話......」
    
    兩人的眼神對上,並相視一笑。一股新鮮的青草味被風吹起,帶著散去霧氣的潮濕,讓頭腦變得清醒。陽光穿過枝葉造成的陰影稍稍晃動。
    
    「同行吧。」奧薇德伸出了白皙的手掌,做出邀請的動作。
    





一番煙雨洗晴嵐  全文完




後記: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這是我首次參加自由象限的大型活動,如果由做出一些與活動流程規定之外的動作的話煩請告知,將會立即改善。

這次的故事方面是自從之道有這項活動時就開始構想的,配上逐步釋出的設定,約從七月初開始撰寫,當時也在寫其他同人作品,所以是利用每周更新的空餘時間來緩慢推進的。大約在八月初的時候寫完這篇,大約七千多字的量吧?寫了比想像中還要久,花了幾天的時間慢慢校稿,然後安全的交稿。

劇情方面,為了更容易掌握,所以規劃出了簡單又傳統的組隊打王,這樣的劇情也讓我更方便將這作設定為短篇發展。不過以結果來說,字數還是多了些,作為單篇閱讀是有點疲憊的,我的感覺啦。

人物方面,先是創造出一個可愛的女主角,在弄出另一個可愛的女角,嗯,大概是這樣(?
不,上面實在太簡略了,這邊就來好好地介紹一下兩位女角的一些資訊:
首先是擁有一頭烏黑又順直長髮的槍兵「瑪納恩」,原文為Манан,是蒙古語的「霧」,因為設定中的莫洛人歷史與蒙古人實在是非常相似,所以就從這點來發想。而霧的話,純粹是因為寫這作時早上常常起霧,直接把感受化為描寫的方式。槍的方面,大概類似星際大戰的光劍,只是換成啟動時是變出槍桿的方式,因為是用水氣作成的緣故,所以很不穩固,不要拿來防禦攻擊會比較好。

再來是變身為人類的精靈「奧薇德」,原文為Ovid,源自詩歌『變形記』的作者奧維德。與公會設定的精靈個性稍微有點不同,解除偽裝後是個有些膽小的女孩子。擔任劇情要角的她把主角拖入事件中,並在被揭穿身分時回到了最原本的人格與樣貌。假的身分與容貌這方面的劇情,算是特地給主角解謎的環節,希望讓整個故事有起伏一點。

設定方面,嵐靄槍兵並不是軍隊或團體,比較類似身分之類的,因為莫洛人沒有魔法組織。混在人類社會的精靈大概就是精靈裡的異類吧?混沌之影使用了至少兩種以上的魔法,但最後還是被瑪納恩刺中核心領便當去了。以上是沒有在劇情中說明的部分。

最後,雖然之前參加常駐活動的時候我提過,未來會繼續參與公會活動,但是好像沒有實踐的樣子,隔了很久才發現這樣的事實,所以決定參加文戟了。大致上就是這些了,那麼,容我再次感謝各位觀看,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058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由象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讀後感】刺殺騎士團長 ...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少前同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yes97327各位~小哥哥~~小姐姐
【潔兒TV】《符文工廠5》遊戲影片【第6集】有打怪劇情 更新拉~ https://youtu.be/vcZREC1-34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