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自由象限】【文戟再臨】甜點師傅與嗜甜的貴族姊弟

作者:守墓人│2018-08-23 22:57:47│巴幣:32│人氣:116
  
  「歡迎光臨!」

  弗卡.貝克每一天的工作都由這句話開始。帶着笑容和客人打招呼,讓他們自行挑選想要的,又或在他們困惑時提出建議。作為一個甜點師傅,他希望客人能從甜點獲得快樂。

  而今天也不例外,他向剛進店的兩位客人點頭致意後,便低頭繼續做自己的事。再過幾天就是惡戲節了,弗卡打算推出一系列新甜點,讓孩子們大快朵頤一番。他一想到孩子們的笑容,就連握筆的手也更有力了。

  噠、噠,腳步聲緩緩靠近弗卡的工作桌,「老闆,麻煩結帳。」他放下筆,抬頭點算數量。哇,買很多啊。他打量眼前似乎很嗜甜的客人,是一個嬌小的女孩。

  精緻的臉龐上點綴着一雙充滿活力的青瞳,披散的棕色長髮柔順而有光澤。總括而言,是一位很可愛的女孩。

  女孩身後站着一個臉容與她十分相似的男孩。他渾身散發着慵懶的氣質,一副對外界事物不感興趣的模樣。像什麼呢……對了,像貓。

  二人的衣著都用上了高級的布料,皮膚白白嫩嫩的,舉手投足間雖然還帶着孩子的稚氣,但也看得出受過禮儀教育的優雅。

  大概是哪家貴族的孩子偷偷溜出來吧,也說不定有僕人正在外面候命,弗卡心想。

  「老闆?」女孩疑惑地眨眨眼,他這才回過神來。「不好意思,這裡總共是五十六元。」她把點好的錢遞給他,他把包裝好的甜點交給她。

  但二人並未就此離開。女孩踮高腳,好奇地看向桌上的草圖。「這些是什麼?」她似乎十分感興趣,弗卡微笑着介紹:「這是為了惡戲節而設計的甜點草圖。」

  「誒!好有趣!」女孩睜大雙眼,她抬頭、熱切地看向弗卡:「我能待在這裡看看你的設計圖嗎?」

  「伊娃,我們待會還有事要做……」男孩微弱的阻止被女孩徹底地無視,「那點小事晚點再做也沒關係啦!」

  弗卡搬出兩張椅子放在一旁,伊娃有禮地道謝,輕快地跑過去坐下。男孩嘆了口氣,也跟着她坐下。

  說起來,惡戲節其實不是一個正式的節日,只是里加城的一個民間活動。八年前開始,每年的十月三十一日都會有一個不知從哪來、戴着面具的吸血鬼四出作「惡」。判定那是吸血鬼的根據在於面具沒有遮掩的白髮與紅瞳。

  他會整天在各處的大街小巷向行人索取甜食,「不給我甜食就搗蛋!」起初人們沒有回應他的要求,接下來便是一連串令人哭笑不得的惡作劇。

  有些脾氣暴躁的人想要捉拿那個搗蛋鬼,但也被他一一逃脫了。年復一年,不少里加城的小孩模仿起他的舉動,最終形成了現在的惡戲節。

  聽說吸血鬼是城府很深的種族,可是如果惡戲節的「元兇」真是吸血鬼,那說不定會是一個意外地好相處的種族……吧?

  思考到了一個段落,弗卡站起來、想要活動一下手腳。他才剛抬頭,就近距離對上了伊娃彷彿閃閃發光的眼神。「嗚呀!」他很沒面子地發出驚叫並重重撞上後方的牆壁,就這樣維持了一個靠着牆半蹲的奇怪姿勢。

  啊,幸好後面是牆壁,沒有摔在地上真的太好了。這是弗卡的感想。

  「老闆!你沒事吧!」伊娃繞過桌子來攙扶他。剛剛的動靜驚動了安靜坐在角落的男孩,他沒說什麼,但他的眼神讓弗卡覺得很受傷。

  「我沒事,只是背有點痛。」瞥見伊娃咬着唇,一臉內疚,弗卡輕輕拍了拍她的頭:「不要緊,我真的沒事。」

  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靠譜的成年甜點師傅帶開了話題。「你們覺得我做的甜點好吃嗎?」弗卡的眼角餘光剛好掃到還沒出門就已經被拆開了的包裝。

  「嗯!很好吃!」談到甜點,伊娃馬上掛起了笑容,「我來到這裡幾年了,現在才知道老闆的店真的超可惜!」

  嗯?是移民嗎?弗卡回想着近幾年間有哪裡的貴族人家才剛搬來。「沃爾德也覺得老闆的甜點很好吃!」男孩──沃爾德瞪了過來,不知道該作何反應的弗卡莫名心虛地別開臉。

  等等,不對吧!為什麼我要心虛啊!弗卡在內心抱頭蹲下、吶喊着。

  現在的小孩也太強勢了吧。弗卡懷着淡淡的憂傷,提醒伊娃:「剛剛沃爾德弟弟說你們還有事要辦吧?」他注意到,當他說出「弟弟」二字時,沃爾德一瞬間露出了奇怪的表情。是不喜歡被稱為弟弟嗎?

  「啊?啊,那個不要緊啦,待會殺快一點就好了。」伊娃說得輕描淡寫,但內容似乎混進了什麼奇怪的東西。「殺?」弗卡聽見自己錯愕的聲音。

  這兩人該不會是殺手、刺客,殺人狂之類的人物吧!正當弗卡為自己的小命擔憂時,沃爾德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冷淡地開口:「我們是冒險者,不會殺人。」

  冒險者,因應大旱問題而衍生的職業。人們沒有多餘的資源去發展畜牧業,而冒險者的工作就是狩獵並帶回魔獸,大部份魔獸的肉都能食用,也有小部份能用於各式各樣的地方。

  職業名稱取自「冒上風險」。畢竟,高等級的魔獸有相對的危險性,我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混沌之影潛伏在魔獸出沒的地方。

  但……這麼小的小孩也是冒險者?他們看起來只有十五歲左右啊,弗卡疑惑地與二人交互對視,然後,伊娃「噗」一聲的笑了出來:「沒想到老闆不僅擅長做甜點,還是這麼有趣的人!」毫無惡意地笑着弗卡把他們當成殺人狂。

  弗卡感到他的臉快要燒起來了。

  寡言的男孩掏出一個做工精美的懷錶,低頭看了看。「伊娃。」女孩不情不願地朝他點點頭,再轉回來看著弗卡。

  「還沒跟店長正式自我介紹呢,我是伊娃.華倫戴。」伊娃露出大大的笑容。

  「沃爾德.華倫戴。」沃爾德又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這二人是兄妹還是姊弟。弗卡一邊猜測,一邊報上名字:「我是弗卡.貝克。歡迎多多光臨小店哦。」

  伊娃道別的揮揮手,然後變戲法似的拿出一把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的黑傘,與沃爾德一同踏出店外。弗卡笑着回到他的設計工作,好吧,要繼續加油了!他如此為自己打氣。



  「那是為惡戲節設計的甜點耶!超酷的對不對!」伊娃咬着剛買的甜點,興致勃勃地與她的弟弟討論。「真的超好吃!我們以後要多點去光顧!」

  沃爾德依然是那副無奈的表情,「嗯。我們要抓緊時間了。」他摺起衣袖,「開始工作吧。」
 
  二人正位於普蘭托平原的北方,他們的目標是取得足以製造一百根魔杖的大量吊死木。「我怎麼覺得我們像是吊死木獵人呀。」伊娃拿出武器,一條兩公尺長、以精鋼鑄成,全黑的鐵鞭。

  同樣抽出了武器的沃爾德跟在伊娃身旁,警戒着任何異動,逐步踏入樹蔭足以遮陽的森林。

  「附近沒人。」

  進入樹林後,二人熟練地解除了部份保護魔法,轉而發動增強肉體能力的魔法。他們聽不到鳥鳴聲,也感受不到一個森林應有的生氣。

  「吊死木還真過份呢。又把小動物們給殺了。」彷彿忘了自己的到來也是為了奪去生命,伊娃鼓起臉頰抱怨道。「今天就放開一點吧。」

  已經習慣了,沃爾德也就直接忽略自家姊姊沒營養的發言,專心地尋找獵物的蹤影。要知道吊死木的外觀與一般樹木無異,木隱於林,要找出牠們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不過,這對姊弟可是追蹤的專家。

  「找到你了!」伊娃猛地轉身,鐵鞭有生命般纏上襲來的樹枝,沃爾德提劍衝前,瞄準被束縛的枝條、以兩成的力度斬擊。

  「鏘」的一聲,如預想中的被彈開,沃爾德踢向附近的樹幹,借力跳到鬆開了鐵鞭的伊娃身側。

  揮鞭的女孩拉起了暴戾的弧度,使劍的男孩眼底升起了笑意。「成年的。」「一直欺負幼年期的也有點無聊了呢。」

  無數的樹枝從幢幢樹影中伸出,挾帶無比的氣勢劃出包圍圈,圈內的二人就像被吊死木困在掌心,無處可逃。

  面對如斯境況,二人依然面不改容,無懼如箭矢激射而至的枝椏,緩緩踏着筆直的步伐,直指吊死木的本體。

  鞭影、劍影,枝影快速碰撞。在華倫戴二人強化了肉體的情況下,即便是堅硬至足以作為木甲的的吊死木枝,亦穿不過他們的防護網。

  颼!颼!颼!隨着二人的逼近,吊死木的攻勢也更顯兇猛。「哎呀,這是着急了嗎?肯定是呢,嘻嘻。」女孩笑瞇瞇地自問自答,而另一人甚至能抽出空隙,從懷中拿出懷錶、查看時間。

  「伊娃,別玩了。」在這裡看不到外面的天色,但懷錶足以提醒二人:所剩時間不多了,他們必須快點解決這棵吊死木,再拖出森林。

  「好的──」伊娃舉起另一邊沒在使用的手,伸出食指、在空中勾來勾去,就像是在操縱什麼東西。

  最後,她併攏五指,手刀狀向下一揮。「斬!」

  明明是用鞭的,到底是在斬什麼啦。然而,所有枝條就在那一聲「斬」後,停止了動作。

  伊娃狡黠地朝自家弟弟一笑,「我殺的,所以你去搬吧。」光明正大地把苦差推給別人,她伸了個懶腰:「回家後我要在小麥麵包上灑糖霜。」

  「……隨便你要灑些什麼。」也懶得跟伊娃爭論應該誰去搬樹,沃爾德認命地開始動手。

  把變得「安份」的吊死木弄到森林範圍外,他們躲到邊緣的樹上,靜待雇主來交收。

  樹上視野相當遼闊,二人遠遠就看到一隊推着大型木車的人員朝森林前進。過了一段時間,那群人終於到了,有個像是領頭的人走前,確認吊死木的狀況。

  又再過了一會兒,一行人終於着手把說好的物品搬上木車,而領頭人雖然看不到華倫戴姊弟,但依然朝着森林喊話。

  「華倫戴!這次也麻煩你們了!錢我放這裡!自己看着別被搶了!」如果知道二人其實就在附近的樹上,他也不會費勁喊得這麼大聲,可惜的是他不知道。

  車隊在姊弟的眼底下離去,但他們依然謹慎地等待車隊離開森林兩公里後才跳下樹、拿錢。

  「今天陽光普照呢,」伊娃在傘下喃喃說道,「回家吧。是說,我好像有什麼想問你,可是我忘了。」

  「那你想到再問我。」

  直到他們回到家後,伊娃正如自己所言地在麵包上灑糖霜時,她才終於想起來。

  「沃爾德,你之前不是說我們當冒險者的事要保密嗎?」

  「是啊。怎了?你該不會跟誰說了吧?」沃爾德眉頭一皺,有些不好的預感。

  「我沒有呀。」伊娃小口小口地咬着麵包,「我是想問你,你剛剛為什麼要跟甜點店的老闆說我們是冒險者?」

  「……」

  「哈哈哈沃爾德你也有今天了!太沉醉於那裡的甜點所以忘了自己說的話嗎?還是說太久沒被當成小孩對待所以鬆懈了?」平日的闖禍鬼毫不留情地嘲笑另一人少有的失誤,又再笑了好幾聲後才止住。

  彷彿剛剛的笑顏都是騙人的,沉默下來的伊娃以冰冷的眼神靜靜看着沾上手指的糖霜。

  「所以,要怎樣處理?」



  「歡迎光臨!咦,是你們呀?」

  沒想到會在這個時間見到昨天來的小孩們,弗卡疑惑地站起身、走向他們。「昨天買的甜點都吃完了嗎?」是的話,速度也太驚人了。

  伊娃還是一樣活潑,沃爾德也還是那個樣子。「還沒吃完呀,可是我想來找弗卡玩。」女孩帶着可以被稱為「蘿莉控的夢想」的笑容說道。

  直呼名字嗎!心臟重重的跳了一下,弗卡偷偷地做幾個深呼吸才好不容易平伏下來。

  冷靜下來啊弗卡!先不說對方是貴族的孩子,而你只是一介平民;單是年齡差距就已經足夠讓衛兵帶走你了!

  總之,在深呼吸和內心喊話的幫助下,弗卡很快就回復正常了。

  「來……來找我玩嗎?可是我這裡……不太有趣啊。」這是事實。這間普通的甜點店沒雇其他員工,店面除了陳列的甜點,就只有弗卡的工作桌,店面後就是廚房。

  「不用理會伊娃的玩笑語。我們想要在這裡工作。」沃爾德翻了個白眼,然後直接望向弗卡,「可以嗎?」

  弗卡明顯被沃爾德的話嚇到了,「你們要在這裡工作?」他不解問道:「冒險者的工作不是都有很好的酬勞嗎?」

  「與酬勞無關。弗卡一邊顧店、一邊設計新甜點,效率不高呀。」伊娃收起笑臉,認真地回答,「我們也不是天天都會接到委託,不如來幫忙顧店吧。」

  不不不讓貴族的孩子來顧店實在太受寵若驚了,弗卡想要如此推託……前,女孩把手放在胸前,用自信並誠懇的表情,截下他的拒絕。

  「我和沃爾德都很期待老闆的新甜點,除了多多光顧以外,我們還想要再實質一點地幫助弗卡。」伊娃攤開雙手,「簡單的工作我們還是能幫上忙的,就請弗卡專心設計吧。」

  沃爾德一臉不在乎、補刀:「現在距離惡戲節,沒剩幾天了。」

  自己真的完全對小孩沒轍啊,弗卡感激地苦笑着,點了點頭。「那就麻煩你們了。」轉身從桌上拿來一本記事簿,他把它遞給兩位臨時工,「甜點的價錢我都有記下在這裡。」

  叮、叮,店門上的鈴鐺輕響。「歡迎光臨!」臨時工一號──伊娃笑容可掬地向剛進門的母女打招呼,然後與沃爾德一同退開,看起來還挺有架勢。

  「媽媽,這個看起來好可愛!」小女孩一手牽着母親,一手指向面前的甜點。那是以風信芙咪為主題設計的小蛋糕,放上了不少香甜的奶油和水藍色糖霜,賣相相當吸引。

  風信芙咪以可愛的外表擄獲了大陸上不少人的喜愛,這款甜點也有不少支持者。伊娃以手撐着膝蓋,半蹲着跟小女孩介紹。

  弗卡低頭畫着設計圖,但同在這小小的店面裡,他清楚聽到伊娃與客人的談話。這兩位突然到來的幫手比想像中更可靠呢,他決定打烊後要好好感謝他們。

  在弗卡看不到的地方,臨時工二號──沃爾德也放軟了自己的表情,噙着笑好好的擔任收銀的工作。「小妹妹再見。」他朝小女孩揮揮手。婦人也帶着溫和的笑讓女兒與他們道別。

  在婦人眼中,他和伊娃也是小孩子吧。

  也不知道款待了多少個客人,時間在三人的忙碌間偷偷溜走,外面的天色也變得漸暗。弗卡從工作桌後站起,由衷的感謝華倫戴二人的幫助。

  「伊娃、沃爾德,今天真的很謝謝你們。」弗卡低頭致意,「沒有你們幫忙,我今天也畫不好設計圖。」

  「那我們可以吃幾個甜點嗎?」為了不讓弗卡覺得虧欠他們,伊娃主動提出請求。他們不缺錢,倒是工作了一整天,真的有點餓了。

  「當然可以!你們挑喜歡的吧。」弗卡本欲伸手摸摸二人的頭,但又想起沃爾德昨天被喊「弟弟」時的表情,於是只摸了伊娃。

  伊娃「嘿嘿」的甜笑着,卻是把弗卡剛剛一閃即逝的猶豫都看在眼裡。

  叮、叮,店門上的鈴鐺輕響。是日最後的客人走進店裡,「歡迎光臨!」弗卡走上前親自招待,但並不是因為他是本日最後的客人。

  「喲,弗卡小弟!都認識這麼久了,就不用招待啦!」豪邁地哈哈笑着,一臉鬍渣的高大男子置身於這甜點店中,竟顯得熟門熟路,很快就選好了要買的甜點,把數量正確無誤的錢幣放在弗卡手上。

  男子看起來心情很好,即使是不認識他的伊娃和沃爾德也能輕易看出。「弗卡小弟啊,我跟你說,我昨天收到一批上等的吊死木材!」他知道弗卡聽不懂甜點以外的話題,不過既然弗卡本人說很樂意聆聽,他也就高興地偶爾來聊聊天、還有買甜點給家裡的女兒。

  「那些冒險者下手總是不知輕重,老是把可以用的枝條打壞!可是我最近找到超好的冒險者,叫華倫戴的!他們下手啊,快、狠、準!多虧他們,我的營利又多了!」

  店裡三人各有不同反應。

  「華倫戴……?」弗卡聽過這個名字,又或該說,他昨天聽過這個姓氏。他望向男子身後的姊弟:伊娃拼命地搖頭揮手,沃爾德低着頭,看不清表情。

  絲毫沒察覺在場眾人的異樣,鬍渣大叔自顧自的繼續說着:「他們啊,真的很了不起!在沒打壞枝條的情況下一刀斬了樹幹,要知道吊死木可不會輕易讓人接近主體!」

  鬍渣大叔離開時,夜幕都已經垂下了。

  「沒想過你們是這麼厲害的冒險者呢……」弗卡詫異地說道。

  「是剛剛的大叔太抬舉了。」伊娃看似有點不好意思,耳根似乎紅紅的。「有點晚了,我跟沃爾德先告辭了。」

  扭頭望向窗外,弗卡這才發現竟然都這個時間了。「需要我送你們回家嗎?啊……」話出口後他才想起,這兩個小孩還比他強呢。

  「我們自己走就好。」似乎很感激弗卡的心意,伊娃純粹的笑了笑,沃爾德則是輕輕頷首。「拜拜弗卡。」

  「嗯,伊娃、沃爾德,明天見囉。」弗卡目送二人離開。



  踏出門外的姊弟馬上放下了偽裝的表情,一路無語地回到他們的家。

  「你覺得有必要除掉嗎?」坐到沙發上,沃爾德的表情隱隱帶着一絲焦躁,或許是因為,這次的問題源於他的大意。

  本應抓着機會好好嘲笑一番的伊娃也凝重了起來,「我覺得不能。」不是沒必要,而是不行。

  「有很多居民認識他,如果他突然不見了肯定會被發現。」她一整天都在觀察那些客人和他,「我看他還滿單純的,用騙的讓他不要到處說我們的事、就算了吧。」畢竟,他們也只是想隱藏自己,儘量避免把事情弄大吧。

  「你忘了剛剛的魔杖商嗎?他認識那麼多人,萬一哪天不小心說漏嘴了呢?」把玩着一把血紅色的小刀,沃爾德的眼神冷了下來:「我不想冒險,也不想搬走,太麻煩了。」

  「是說,我怎麼覺得你在護着他?你以前有這麼寬容?」狐疑地抬起一邊眉毛,他盯着自己的姊姊,那個視甜點如命的笨蛋姊姊。

  氣氛突然從嚴肅急轉直下:「啊哈哈,我只是覺得就這樣殺了很可惜嘛。沃爾德你不是也很喜歡他做的甜點嗎!我們要不要雇他來我們家工作,一舉兩得?」

  「……我是喜歡,但沒有你那麼喜歡。」站起身,知道自己說服不了對方,他放棄了。「雖然這次不是你的錯,但人是你保的,後續都你來負責。」

  言下之意,就是他妥協了。「先睡了,晚安。」

  「晚安。」還沒打算睡的伊娃也跟着站起身,走去自己的房間。「啊對了,你有見過我最喜歡的那個面具嗎?銀色的那個。」

  從房間探出頭來,沃爾德沒好氣地回答:「我怎會知道。你該不會忘記自己買了很多個面具吧?」那個被強調的「很」字與咬牙切齒的表情透露出那是一個挺大的數字。

  「好吧,那我再自己找找。晚安。」話雖如此,但她還是噘着嘴、小小聲地辯解着,「我也不是買了很多……吧。」
 


  「歡……你們今天也很早呢。」

  弗卡愉快地和兩人打招呼,然後揚起了一疊草圖。「畫好草圖後就應該嘗試實現了。沃爾德,今天能麻煩你一個人顧着店面嗎?我想讓伊娃到廚房幫忙。」

  「沒問題。」依舊是那淡漠的表情,沃爾德沒表示任何異議。伊娃則是興奮得原地跳了兩下,似乎相當期待成品。

  店面後的廚房意外的大,放滿了各式各樣的器材。伊娃難掩好奇地走來走去、研究那些東西。

  以指尖戳着一塊在廚房中顯得有點突兀的石頭,她注意到上頭的符紋,瞇起眼仔細看着:「這個就是符石嗎?」她拿上手掂了掂重量。

  「是的。有了這個,即使是不懂魔法的我也能冷藏材料呢。」弗卡站在櫥櫃前、翻找着待會需要的東西,「伊娃在學院沒看過嗎?」

  弗卡背對着伊娃,因此沒看到她疑惑的神色。她皺起眉頭,思量了一下。喔……原來是這樣啊。幾秒間便理解了弗卡對他們的誤解,不過她沒打算澄清,不如說,這樣更好。

  她順着話接下去:「嗯嗯,學院裡的課程還沒教到符石。」

  「伊娃要加油學習哦。」不了解學院事務的弗卡為女孩打氣。魔法在人類社會中是上流階層才能接觸的東西,平民只能使用符石,但卻不能到學院學習魔法。

  並不是誰都能負擔高昂的學費,也不是誰都擁有極度出色的天賦。人類與其他種族相比,內裡的階級失衡十分嚴重,弗卡對此體會很深。

  「嗯……伊娃能先幫我拿着草圖嗎?」他換上一身全白的廚師裝,「我們開始吧。」

  弗卡把牛油放到火符石附近、使其融化,加上蜜糖,攪拌好後放到一旁。然後小心翼翼地敲開雞蛋,分開蛋黃與蛋白。把砂糖倒進隔好的蛋白,他快速調和兩者,並定時添加更多的砂糖。

  雖然很喜歡甜點,但伊娃倒是第一次身臨製作現場。她聚精會神地看着,不由得再次想起昨天與沃爾德說起的提議。

  她把視線從那些她搞不清的步驟移開,放到弗卡的臉上。與平日在店面時總是笑着不一樣,現在他抿着嘴,一心一意施展着只有他懂的,藉由甜點讓他人感到快樂的「魔法」。

  「啊哈,現在能拿去焗了。」完成了一個階段,弗卡把麵糊倒進圓形的模具,放進一個鐵箱,而那鐵箱下放置了不少火符石。

  「等三十分鐘就可以拿出來了。」弗卡洗掉手上的麵粉,搬來兩張椅子。「這個階段有點無聊呢。我本來是想在你們來前先做好的,沒想到你們這麼快就來了。」

  「那我們聊聊天好嗎?」手指貼在臉頰,伊娃如此提議道。

  「好啊,」也正煩惱該怎麼打發時間,弗卡馬上和議了。「伊娃和沃爾德是兄妹還是姊弟?」雖然前者長得高一點,可是女生的發育期都比男生早嘛,而且沃爾德看起來穩重多了,所以弗卡猜是兄妹。

  「是姊弟唷,」伊娃沒有留意弗卡震驚並受挫的奇怪表情,「我們是雙胞胎呢。」

  猜錯了……!弗卡在心裡苦笑着。

  「那伊娃和沃爾德為什麼要當冒險者?」在他眼中,二人是衣食無憂的貴族,沒有必要冒上生命危險。

  在弗卡沒有注意的瞬間,伊娃露出了得逞的邪笑。聽到問題後,她便想好了要怎樣把話題局面引導至自己的目的。

  「因為並不是誰也能學習魔法呀,既然我們有這份力量,為什麼不拿來幫助別人呢?」

  挾帶着真相的謊言,聽起來最可信。

  混入真心的謊言就像一顆小石子投入弗卡的心裡,泛起了一點漣漪:「你們父母不擔心嗎?」
 
  這個問題也在伊娃的意料之中,她早就想好了該回答什麼。「所以,我們希望弗卡不要跟別人說我們就是『華倫戴』。」

  被母親和父親知道了我們就不能繼續當冒險者了,伊娃一臉為難地補充。「但我們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自己的!」

  的確,弗卡也想起了昨天鬍渣大叔是如何稱讚他們,而且吊死木是主教級的魔獸,既然能完美完成任務,意味着二人的實力其實不容小覷。

  「弗卡能幫我們保密嗎?」眨巴着眼看向弗卡,伊娃懇求着,伸出尾指。

  在一番考量後,弗卡也伸出了尾指,「我答應幫你們保密,相對的,你們要答應我,絕對、絕對要注意安全。」

  點點頭,女孩臉上綻開如盛放的花般奪目的笑容,「我答應你。」

  兩人勾着彼此的尾指,晃了晃。

  「那弗卡為什麼想要當甜點師傅?」伊娃突然有點好奇。說不定其實沒有特別的原因,可是她期待,他有。

  「因為所有種族都需要進食吧?」弗卡低下眼,眼底是一片純淨平和的光芒。「我不懂其他種族的語言,可是我相信透過甜點,就能傳遞我的信念。」

  「我希望,也相信:所有種族都能和平相處。」

  「……」

  「這個原因有點無聊吧?」弗卡尷尬地笑了笑,「而且聽說吃甜點能讓人心情好一點,所以我選擇了這個職業。」

  他走到鐵箱拿出已焗好的蛋糕,照着草圖鋪上奶油和糖霜。

  無聲的廚房中,伊娃想了很多無關痛癢的事,但那些心思,只有她知道。



  十月三十一日。里加城迎來了惡戲節。

  「咦,伊娃呢?」沒想到今天只見到姊弟之一,弗卡有點納悶。

  「她跑出去玩了。」簡短的回答,沃爾德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我來買新系列甜點。」

  大概是跟着其他小孩一起去惡作劇了吧。弗卡笑着拍了拍沃爾德的肩,轉身從工作桌上拿起一份早已包裝好的甜點,遞給疑惑的男孩。

  「沒有你們幫忙,我說不定會趕不及推出呢,所以這份就當是我的謝禮吧。」

  「謝謝。」沒有客套的推辭,男孩爽脆地接過甜點。「還有,我和伊娃會繼續在這裡工作。」

  「誒?可是我能自己顧店了啊。」惡戲節後能休息一段時間才再推出新系列甜點。

  「伊娃想要留下,」頓了頓,男孩別開臉,「……我也是。」

  弗卡突然想起女孩曾經跟自己說過,她的弟弟只是有點不擅長跟別人交朋友,其實在那沒有表情的臉孔下,有一顆很溫柔的心。

  「好的!這裡隨時歡迎你們!」

  爽朗的笑着,弗卡目送男孩離開。他拍拍自己的臉頰,做好迎接客人的準備。

  「歡迎光臨!」



  月下,一個人影踏着蹣跚的腳步,艱難地前進着。象徵生命與靈魂的血液沿着斗篷滴落在地,他甚至連止血的力氣都沒有了。

  他得承認他大意了。儘管每年也有人追捕他,但從不曾如今夜般趕盡殺絕。在排外主義興起的現在,或許他應該比預期中再謹慎一點。

  這個失誤帶來的代價,太嚴重了。

  「咳……咳!」吐出一大灘鮮血,吸血鬼自嘲着自己突如其來的善良,為了不波及其他人類,他甚至主動去擋下流彈,結果就是把自己弄得傷痕累累。

  身上釘着無數白銀武器,不但干擾了血魔法的發動,就連傷口也因此難以癒合。他感覺自己的靈魂正隨流淌的血液離開自己的身體,意識開始因失血過多而潰散,現在的他只靠意志支撐着自己。

  還想……再見那人一面……在死前告訴他……我認同你的理想。

  或許叫伙伴來支援,自己就不會受那麼重的傷。但既然對方有備而來,他不想讓伙伴為自己陪葬。

  啊……還有想跟他的同伴說一聲……對不起……

  吸血鬼終於走到他的目的地,透出的燈光顯示那人還醒着。明明只差幾步就走到了,但他突然猶豫了。

  就在這猶豫的時間,他耗盡了所有僅存的力氣。他向前倒下,面上本已搖搖欲墜的面具「喀」的一聲跌落在地。

  失去意識前,他彷彿看到那個他想見的人正衝向自己,大喊着他的名字。

  「伊娃──!!!」



  重傷的吸血鬼正被甜點師傅匿藏在位於甜點店上的房間。弗卡慌張地為她暫且處理好傷口,止了血,但女孩依然氣若游絲。

  「伊娃?伊娃!不是說好會注意安全的嗎!」弗卡徒勞無功地呼喊着,祈求着能讓對方清醒。看着女孩的傷勢,與那白髮紅瞳,他也知道了對方的真正身份。

  會不會讓她吸血就會好一點?如此想着的弗卡緩緩把手遞到吸血鬼的犬齒附近──

  「砰!」

  房門被一腳踹開,「弗卡!伊娃呢!」怒氣沖沖的沃爾德衝進房間,在看到奄奄一息的伊娃後,他也呆住了。

  但他很快恢復了鎮定,儘管誰也看得出他眼底正燃燒着熊熊怒火。他拉開弗卡的手,「不能直接餵血,你會變成變異體的。」

  「你去放血,盛在碗裡再拿上來。」血從沃爾德手腕上的傷口流進伊娃口中,「別放太多,你也會受不了。路上的痕跡我都處理好了,不用擔心會找上來。」

  沃爾德有條理地發號施令,弗卡也跟着冷靜下來。「會沒事的。」安撫着自己也安撫着對方,弗卡衝下樓。

  幸好有及時搶救,女孩的情況緩和下來了。兩位男生在床邊守候着。

  「你為什麼會救伊娃?我們是吸血鬼,你是人類。」

  「我喜歡伊娃的笑容,不論她是不是吸血鬼。」看着昏迷的伊娃,弗卡堅定地回答。「當然,不認識的我也會救。」

  「因為我相信、所有種族都能和平共存。」

  沃爾德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投降似的嘆了一口氣:「難怪當初她會保着你。」

  「嗯?」雖然不太明白對方的話,弗卡也跟着嘆了一口氣。「我決定回家。只有成為掌政者,我才能完成我的理想。」

  「回家?」有着不亞於伊娃的頭腦,沃爾德瞬間明白了。「這樣啊。原來你是傳聞中的奧斯亞王國的大王子。」

  弗卡有點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應該都是些不太好的傳聞呢。」他隨即伸出手,「弗卡.霍布斯。」

  「藏得真深呢。」真心地笑着,沃爾德握住了伸出的手。「沃爾德.薩門.華倫戴。」

  「……伊娃.維多利亞.華倫戴。」不知道女孩什麼在時候醒來的,她有氣無力地說着,並把手放到男生們交握的手上。

  「別再把我們當小孩子了。弗卡.霍布斯,我允許你成為我們的僕人。」

  未來會成為利沃亞聯邦的最高決策人的三人笑着,迎接清晨的曙光。




這篇只用了幾天時間去寫,現在重看也發現不少錯字、語句不順,不合理與倉促之處。(掩臉
不過既然是活動,就不能修改原稿。互評階段過後再發一篇重製版吧。
若是有認真看,感謝你的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0507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由象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rainbow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大洋幻想... 後一篇:【自由象限常駐活動】夜不...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tdjdu6868專業的傢伙
專業到笑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