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07

作者:符晴│2018-08-20 22:40:52│贊助:24│人氣:709
※可能有些人會覺得有腐,只有一點點而已。




或回到上一回





07

狐狸神的忠告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天色微暮,原本碧藍的天空霎時染上一點緋紅,雲的界線變得不再那麼絕對,為整個山谷增添了點微醺氣氛,為夕陽打上修飾柔和的粉底。

  原先祥和的狐狸村莊,突然被我們這一群人打擾,又在不久後接到來自村長準備給神的供品要求,整群狐狸忙得七葷八素。

  我們兩人回到村莊後,便在路途遇到一名叫做「達菲」的母狐,她告知服飾方面的部分已經準備完成,便要我先一步回村長家進行梳化,而其他人則由其他狐狸通知。

  而當我回到村長家時,看到的是伊麗娜及奧茲,至於男士們都先一步到了剛剛才去過的神木等待儀式進行,還有我這個進行者抵達。

  她們似乎是對儀式的準備行程頗為好奇,又或者是怕我落單而決定得有人守在這避免危險,不過接下來奧茲問的問題可完全顛覆了我的想像:


  「那個吸血鬼大哥跟你是什麼關係啊?難不成是!」奧茲興奮的摀起嘴巴。


  「什麼!常人與吸血鬼的基,不是我是說!已經是超越禁斷的那種關係嗎?」

  伊麗娜緊握奧茲的雙手,雙眼發亮地上下掃射了我一番,興奮地上氣不接下氣。

  如果要用現在腦中的詞彙來形容伊麗娜說出「禁斷的關係」的語氣,那可能只能用「狂熱」、「看到獵物而異常興奮」或是「想像力豐富」來形容了。

  「才,才不是,妳們倆……是想到哪邊去啦!」這問題使我驚慌地連達菲剛替我戴上的道具狐耳都掉了下來。

  「好啦開玩笑的,所以說,到底是怎麼樣呢?」脫離興奮狀態的奧茲這麼問著。

  「其實……先認識他的是我爸,我是後來才知道他的。」


  「所以是你爸委託的養成計……」伊麗娜話還未說完,便被我一句「再講就算了喔」的嫌棄神情給打斷。






  「我爸以前……曾有過作傭兵的一段時期,好像是一起被雇傭的吧?」

  當時因為有個富商需要到較遠的國家進行貿易,而途中行經的地點,其實都並沒有一個確實的導遊來帶領,因此也被稱為「遊走的灰色地帶」。

  於是呢,花錢不是問題的他在各大冒險公會貼上了「重金雇傭護送貨物」的委託。

  看到報酬金額的冒險者,無不一一爭先恐後報名,但報名者們卻從未想過,其所帶來的危險性及風險——

  「不過……其實我爸也是看了賞金這麼多才去的啦。」我苦笑說道。

  過了一段時日,許多冒險者紛紛聚集在富商的豪宅前,富商一看來了超乎他所想的人數,一時開心不已,什麼篩選也沒做就出發了。

  在馬車上,大家都不怎麼說話,一路上異常安靜。

  「怎麼了,為什麼不聊天呢?都一起被雇用了,就是夥伴呀。」

  「奧茲妳呀……還太天真啦。」伊麗娜摸摸奧茲的頭,便開始解釋起來。

  「傭兵這種職業,不意外就是尋找賞金任務賺錢,但是呢,雇傭人數可以隨心所欲,賞金卻是固定的。」


  「沒錯。」我接著說了下去,「於是有很多手腳不乾淨的人,在任務即將完成時會連妳的夥伴一起做掉,把他的賞金也領走。這種工作就是拿錢辦事,有人死了也不意外,頂多就是跟上面的人說這個人死了,就這樣。」


  「雖然秉持著相信人性,但是這種情況,妳不只要防怪物,還得防暗箭。」


  聽完我的解釋及伊麗娜的結論後,奧茲不免露出失望的神情,畢竟我們剛剛說的情況,其實發生的機率,比常人所想的都還要高。

  「但是當時發生的不是這種事,而是因為牽扯到了『混血者』的糾紛。」

  提到「混血者」三個字時,我的胸口忽然莫名有些沉重。

  當時在馬車上,有個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的人,手上的印記不巧被一旁的傭兵看到,便當場對他來了個「假閒聊真逼供」,而且語氣十分難聽。

  「欸欸,手上有印記一定是混血者吧,你是誰跟什麼亂搞生下的呀?」

  「欸我說,混血者不是都會特殊的力量嗎,用一下啦用一下啦!」

  三番兩次戲謔之下,注意到而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而那個不怕死的傭兵似是因為情勢而助長他的氣焰,越來越變本加厲。

  於是才剛到達目的地前的森林,那傭兵便直接抓著那混血者下馬車,並拽到一旁,表面上說想試試看他的實力,實則恃強凌弱。


  爸爸說,悲劇就是在這時候發生的。


  受不了被打壓的混血者,一時解放了另一半血統的的力量,整個森林霎時完全漆黑一片,接著——某種東西被撕裂,發出身心俱烈的慘叫聲。

  「能夠將整個森林壟罩進黑暗?他的另一半血統該不會是——」奧茲話鋒一轉,而我透出她所要講的答案。


  「是惡魔唷。」


  事情發生的過於突然,等到大家的夜視力逐漸恢復時,只看到那傭兵的屍體伴著一攤血在地上,而混血者已逃之夭夭。

  而他在逃逸之前,力量一時影響到一旁的生物,牠們紛紛變得更加兇猛殘暴。

  爸爸他們在的這種臨時群聚的團體,根本就是一盤散沙,許多人只顧著賞金而忘了秤秤自己有幾兩重,面對這種突發狀況根本無從反應。

  即便他們想要逃逸,也會被黑暗所吞噬,最後從黑暗中吐出來的只剩殘渣。

  整個商隊便慘遭滅團,徒剩幾個較有資質的冒險者及傭兵。

  「說到底,還是那些歧視的問題,才會造成這種局面吧。」伊麗娜佇著頭,眼中流露出不知是惋惜,或是不悅的神情。


  「也不全然呢姐姐,這只是加深了對混血人種的偏見。」奧茲接著說了下去,「不平等的眼光,是從更久以前累積下來的。」


  任何人都無法否認,沉默了會。

  為了不讓氣氛持續凝重,我繼續說了下去:「之後剩下的人,便決定找到那名混血者,爸爸和延陞就是那時候認識的。」

  解鈴還需繫鈴人。

  若不解決掉那位混血者,或是讓他取消施法,大家全部都是死路一條。

  爸爸本身就有實力,再加上家族遺傳的光魔法,面對克制的闇屬性惡魔自然沒有問題。而延陞本來就是闇的魔力者,因此並不懼怕。

  吸血鬼一族,本在黑暗中就具有非常清晰的視力,因此可說是發揮了大好功效,他們比想像還快的突破了惡魔的迷霧。

  到了迷霧深處,他們發現那名混血者身上纏繞著詭異的戾氣,看見他們時嘴中喃喃道:「都是你們逼我的……哈哈哈!」

  「只要再過一會……就拿這裡的人做祭,惡魔就會降臨啦哈哈哈!」

  現在不阻止這個瘋子就會害死所有人。

  於是依舊難逃刀戈相向的場面,為了阻止這個混血人種。

  「可是,既然知道有印記就會被有心人士拿來抨擊,那又為什麼?」


  「因為人還是得生活,既然在各方面都會受到欺壓,就得想更多辦法去謀生,就算知道將走的路是淌渾水,在那種情況下,妳也只能……就這麼跳進去。」


  故事看來,得先暫時作結。

  看著奧茲問,伊麗娜答得你來我往,算算時間差不多,達菲也已經替我打點好身上的服飾,準備好就可以出發。

  看進鏡子裡端倪了會,我只有:「哇,這誰啊?」的想法。






  「唔哇!小子,你怎麼變成這樣啦?」

  「變的很不一樣對吧?我們剛剛在村長家那看,也覺得變超多的!」

  「你們這樣一直看……我真的……呃。」

  延陞和奧茲的熱切目光使我不禁苦笑。

  「不過真的變了很多耶!多了狐耳和狐尾之外,你連頭髮顏色都變了!」

  「真的,如果不是和伊麗娜以及奧茲一起來,我們會認不出你呢。」

  連鷹眼和米哈逸也加入了上下打量的行列,不過說真的,要是時間再多一點,我也想好好看看自己到底變了哪些地方。

  據剛剛的情況來說,除了戴上鷹眼所說的東西之外,頭髮成了帶紫的淡藍色,換上傳統的道服上繫著腰帶,還有襪子搭配草屐,配上我御用的舞扇。


  「那個,我,我先去找村長了。」






  暫且離開了他們,我往會場深處尋找村長。

  「你這年輕人,打扮起來還真有模有樣,老夫不得不說。」魯耶掃視一番後,露出了個還甚是滿意的神情。

  「這得多虧您的村民手藝俱佳。」我微笑回應。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看你這般用心,想必狐狸神也會有所回應。」

  話下,魯耶一躍至會場中央,要求在場的狐狸及我的朋友退去一旁,我緊握著扇,手掌搭著心中的緊張流下手汗,時不時微顫。

  撲通撲通的聲音這時來得比魯耶說話的音量還大。

  「現在請進行儀式的人類進場吧。」魯耶的聲音結束後,我徒步往會場中央前進,眼裡映入整村的狐狸村民與我的朋友們。

  站在以四根火柱圍成的正方形場地上,我面對狐狸神神像展開手上舞扇,腳下同時展開銀白色陣紋,相對神獸那時,花紋略顯不同。

  以遮去左半部的臉龐為起始,順著滑下畫弧帶到右上再反手收回胸口,伸出左右手,微蹲時右手持續畫著圓。

  跟著神獸教導的步伐持續行動,一時入神而在中途也有了自己彷彿是個觀眾、其實是在觀賞台上侍者的錯覺,等到回神時早已漫入尾聲。

  正反手不斷切換,手中的舞扇似是化身為蝶,圍繞在滿月旁飛舞,最後沒入月中,迎接而來的璀璨月光繽紛奪目,奪去了所有視線。


  而在那月光之後,我眼中的世界彷彿變了個樣。






  「什麼,這、這到底是?」

  我遲疑許久,還無法接受眼前的景象。

  淡藍與深藍混和的天空,看不出白晝或黑夜。我在一朵廣闊無際的雲上,吹過的風帶著雲跑,一旁的穿雲石柱流出清澈泉水,彷彿置身世外桃源。


  「來這裡,往前幾步。」一位女子的聲音傳進耳裡。


  目前也沒什麼辦法,好吧……

  憑依那位女子的聲音,我往前走了幾步,踩踏的雲朵完全感受不到重力,說是像在飛也不為過——

  看到偌大的平台由漂浮的咒文石柱碎片環繞成圓,平台中央有個不斷湧出泉水的水池向下流去,一旁還長出了像是草莓棉花糖的雲狀樹。

  我往石陣看去,石頭完美地將滿月包了起來,突然轟雷四響而煙霧瀰漫,無時間讚嘆。

  正當我想要看清前方而伸手撥去雲霧時,似是有個巨大的身影藏在其中。

  從一開始的藍粉微光,到覆蓋全身的耀眼白光,巨大的影子睜開了祂的眼,美麗的白首藍末之尾在空中飛舞,潔白身軀有著絲巾般淡藍蓬鬆毛髮作為領巾,同為藍色的耳朵時不時的顫動。


  好美。


  「呵呵呵!好久沒有訪客來了。嗯?嘴巴別張那麼大啊?」

  「您是,狐狸神?」被指出糗樣的我應聲闔上嘴巴。

  「沒錯,對於我真的會回應人類感到很驚奇嗎?」

  「有一點,但是,我更好奇的是……」

  「關於我怎麼會知道嗎?有道行的生物都能直接看到靈魂的!」

  「那請問您,會說這句話,想必是有什麼理由吧?」

  「嗯……只是提醒你而已,畢竟我不知道你體內的另一個人是好是壞,也無法斷定接下來的發展,不過最後就像我說的,只會有一人存活。」狐狸神在空中飛舞了一會,最後回到了石居平台上,「那就這樣子啦!也差不多該把你送回去了,小可愛!」

  語畢,便感覺視線被拉得越來越遠,狐狸神在眼裡佔據的身影逐漸縮小,可我卻有一種感應——在我離開前祂都是目送我的。

  「啊對了,跟你的吸血鬼朋友說,有空可以飛上來聊聊啊!」






  以無限的光輝掃去黑暗。


  狐狸神的子民們感受到了祂的博愛、歡欣,稱頌今晚的景觀為奇蹟。


  趁著大好時日,居民們無一不飲酒作樂、徹夜狂歡,甚至邀請我們為座上賓。






  「你在做什麼?」我往某個方向說話,而對方沒有任何回應。


  滿月無瑕閃爍的夜,不擅喝酒及大魚大肉的我脫離了會場中央到一旁圖個清靜,空曠的視野使一切都清楚可見,我正巧在某棵樹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肚子不會餓嗎?」

  對方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欸,我在跟你講話欸!」我氣的在樹下直跳腳,上方的面具男子手持清酒杯緩慢旋轉,面具下臉部微微移動,無視是他刻意的。

  「安靜就好,沒事在這大呼小叫幹嘛?」透過右白左黑;鑲著金框面具說話的語氣中,嫌棄、無奈,煩悶。

  「什麼話!要不是鷹眼和那群狐狸瞬間把食物都給吃光,我會需要問你這個問題嗎?」

  「你就好好管好自己吧,需要被保護的。」

  「你……算了,不跟你計較!」一氣之下,我瞬間打消圖個清靜的想法,回到中央去。


  什麼嘛……這傢伙!


  沒想到騎士團中,也有這麼難纏的人嗎?


07.End



下一回







【回到目錄】



07寫的比較人性黑(X還有腐女視線(X
但以後可能還會有更黑的(?
讓大家等那麼久久等了
08新篇我們明天見。

狐狸神有比意外中還來的親民嗎哈哈?

如果有意見可以留言跟我說唷(06都沒留言我都不能聊天啦Q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014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波喵|符晴|耶雷弗|同人

留言共 2 篇留言

薔薇瑪麗I
狐狸神不只親民,還很善良的提醒(X)

08-20 23:30

符晴
不如說也只是把主角知道的再說一遍而已....?(壞08-21 21:18
小刀
活潑的吸血鬼和狐貍神一起聊天會聊什麼?我蠻好奇的。

09-28 20:01

符晴
聊些生活瑣事之類的?09-28 20: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shane812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耶雷弗:... 後一篇:【日常】180914,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2747272阿彌陀佛
今日彌陀聖誕,恭祝阿彌陀佛聖誕千秋,普度眾生,接引西方淨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