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追憶尋時】第四十二章、初之章

作者:燁小邪│2018-08-20 19:40:57│巴幣:6│人氣:91
  微風輕輕的吹拂在臉上,閉上眼睛大大的吸了一口氣。

  朝陽在眼前升起,光照映了這片大地──

  冒險者就像這樣、四處旅行,居無定所;走走停停,探索各地。

  後方麥色皮膚的少女伸了懶腰,為一天的開始做準備。

  她與她的摯友並列,站在一起欣賞朝陽的升起。

     「小──涼雨、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呢?」她把瀏海撥到左耳後方,雙手叉腰、用著熱血的腔調說著,露出招牌的天真笑容。

  「嗯……去哪裡好呢?」她輕笑道,轉向女孩:「熊熊?」

        這是,兩個小女孩旅程的起點。

【追憶尋時】第四十二章、初之章

        想成為一個傑出的冒險者不外乎就是四處旅行、修煉,而他們都是從四面八方而來,有著不同的堅持與理想、在旅程中,找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冒險旅程中不可或缺的,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是這樣嗎?

        世界上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你根本無從得知和你組隊的人是什麼樣的,有的只是為了完成委託人物而入隊、有的只是剛好來湊人數去執行有人數限制的組隊任務……

        因此,緣份就成了很神奇的東西。

        原只是生命中的過客、到後來能走在一起,一同踏上旅途,互相觀照……太多太多可以一起度過的時光,都是由緣份所組成。

       我的名字、叫做明介涼雨,出生於普通的村莊、稍微有一點冒險基因的家族,家庭和諧而美好、有兩個哥哥,家裡的人喜歡到處旅行、各自有各自的理想。

  「女孩子當僧侶有什麼不好,做一個神聖補助法師、在旅程上協助別人──哇,多受歡迎啊!」身為祭司的哥哥在餐桌上一邊啃著雞腿說道,貌似剛剛從修練的旅途上回來。

  「嘛,像我這種又高又帥的海盜,拳霸在戰場上威風的樣子,你們沒見到是你們這輩子最可惜的事了!」身為大哥的海盜拳霸,吃飯的樣子極為粗魯,身為家中妹妹的我只能皺著眉頭邊聽他們的誇大敘述。

  「聽你們在那吹噓……怎麼不見你們帶女朋友回來?」家裡只剩我們幾個小孩回家聚餐,媽媽去和鄰居們閒話家常、我一句一語道破,坐在隔壁的米熊:「噗嗤──」一聲,忍住把飯噴出來的衝動。

        那是米熊第一次去我家作客,自從在維多利亞港口相遇時我們就一直在一起踏遍大陸、今天來我家只是來家中的留言板寫上自己所選擇的職業。

  說到這點,我們冒險者因為常常出去冒險不常回家、家中通常會掛一個留言板,回家的人可以在上面寫近況、下一個回來的人也可以瞭解自己家人的近況。

  「欸──冰雷巫師啊?」

  「妳會不會餓死自己啊?」

  這是我選擇的道路,如預料之中被嫌棄了。

       我們有個家規,不管出去多久都要找個時間回來留下近況、反正近日沒有什麼特別想探險的地方,我就想說回家一趟、米熊二話不說就跟著一起來,她之後幾天也要回瑞恩一趟、想說沒去過想去看看,她也高興的答應了。

       哥哥們下午的時候離開家裡了,木製的留言板上貼了紙條,歪七扭八的字很難讓人不注意。

  「下次回來就是主教啦。XXXX年.X月X日。」

  「目標交到女朋友。XXXX年.X月X日。」

       那晚和米熊睡在一塊,久久回家一次,把該換洗的衣物通通處理好之後也該洗洗睡了。

      「小涼雨。」米熊躺在床的一邊,看著窗外皎潔的明月、深紅色的雙眼還是睜的老大。

  「怎麼了?」貌似太久沒碰自家軟綿綿的床鋪了,躺下去整個身體都放鬆下來、睡意滿滿。

  她轉過去抱住同為小女孩的涼雨,對方只是稍微驚嚇了一下、傻傻的笑了笑。

  「妳會不會後悔走冰雷巫師這條路啊?」

  涼雨輕輕的一笑,反過來抱住她:「我覺得,我並不後悔喔。當然也不會像他們說的餓死啊,我還有妳在身邊呢。」

  「也是也是。

  我和涼雨在一起是最強的──!」

       兩個人不知道為什麼變得這麽要好,說是年齡相近嗎?不曉得。

  個性互補?沒有吧。

  戰鬥互助?也沒有。

  就是這麼莫名其妙的走在一起了。

       沒有特別的原因,也沒有特別的想法、但她們都覺得「要是在這個人身邊的話,好像會很有趣?」或者說是「這個人給了自己一個不同的感覺。」

  就是想這麼走在一起,一起旅行、一起看看不同的世界,所看到的色彩或許有那麼一點不一樣、變得更加璀璨、更加燦爛。

       她們有時候會不說話,但她們並不是吵架、而是她們各自有不同的思維,在思考時她們不會打擾對方、而是讓出一個空間讓她們好好沉澱。

      「很喜歡這樣的妳,很喜歡世界上唯一一個這樣的妳。」不是別人,而是不可替代的位置。

  她們是很好的朋友,很親密的朋友。

     「我會永遠待在涼雨的身邊、永遠永遠的喔!」米熊常常在她陷入一些低落時這麼說:「就算我們沒有見面、我也會時時刻刻記著涼雨!就算妳可能忘記我了、我也會讓妳想起我!」

  會在妳身旁,會在妳一旁守護著妳。


      涼雨喜歡想事情,總是發呆。

  她呆呆的看著留言板空白的角落。

  「寫什麼好?」米熊摸摸下巴,看著對方呆怔怔的表情,涼雨點點頭、不知道該寫些什麼。
        
        現況?理想?夢想?規劃?

  「嗯……」涼雨看著空白的便條紙,看了米熊一眼,對方也用深邃的紅色雙眼看向她。

  她傻傻的對米熊笑了一下,米熊歪頭挑眉,看她在紙上寫下文字。

  「要跟熊熊一起走過每一刻。」

  現況、理想、夢想、規劃。

  這段話屬於哪一個呢?

_    

        前往瑞恩島的交通工具是海上竹筏,還有大塊的浮冰可以方便移動、最奇特的是,船員是一位企鵝。

       一路上都是冰河,米熊本來想脫下外套給涼雨穿、但對方駁回了。

  「我身上有魔法元素,不會冷的喔。」她解釋道,米熊對她眨眨眼睛。

  「這樣啊,看見妳的樣子跟平常人遇冷其實也沒什麼差別。」她乖乖的把外套穿上,看著全身短袖的涼雨、她自己看著都冷了。

        之後她抓緊涼雨的手,嚴肅的說──

  「會冷要說喔!那裡的冰可是長年不融化的!」

  「知道啦,我可是冰雷巫師欸,不用怕我怕冷啦。」

  她沒有放開對方的手,就讓她這麼拉著。


      米熊的家就和涼雨一樣,在小小的村子裡頭,不一樣的場景就是這裡大多為未融化的冰河,頭上的太陽其實滿暖和的,讓空氣不會那麼的冷。

  普通的小家庭,普通的居民。

       「小熊?」一個有些沙啞的女聲從背後傳來,轉身過去看見一位女士、她長長的頭髮紮成了長至胸前的辮子,膚色偏白。手上提著菜籃,看起來剛剛從市集回來的樣子。

  和米熊同樣擁有深紅色的圓潤雙眼。

       「媽。」米熊轉過身,微微一笑。

         那晚,涼雨一直認為米熊和他們家並無分別。

  碎裂的酒瓶聲驚醒了她,米熊早就消失在她身邊。看了看時鐘,大半夜的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你這個老酒鬼!還不住手!她可是我們的孩子!」

  「哼!妳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了、我們家──不需要一個跟孤魂野鬼談話的自閉兒!」

  「有妳這樣的孩子,我並不承認!」

        發狂的男人手中握著破碎的酒瓶,嘴裡怒吼著貌似心中的不滿。

  徒手擋下酒瓶的左手臂流著鮮血,米熊卷縮在牆角不停發抖、媽媽則擋在她面前,保護她不被眼前被稱為爸爸的男人傷害。

  父親用力的推開了媽媽,米熊手上的鮮血還是不停流下、她不敢傷害家人,也無法阻擋家人對她的不滿。

        一道金黃色的光浮出不但擋住了男人對女孩的攻擊、並且將他給彈開。

  媽媽嚇壞了,尖叫道:「是詛咒、是那個讓這個孩子變得怪異的東西──」
      
  米熊的驚恐的表情看著金黃色的光芒,同時吼道:「不是說你在怎麼樣都不可以出來嗎!」
    
        黃色靈體咧出尖銳的一排牙齒大笑:「要不是妳找到我,我才不會費這麼大的心思在保護妳這種小鬼上。」

  「啊啊啊!一個個都這麼令人火大──像我這種聰穎又強大的靈魂武器居然被這種小鬼給撿到。」祂環視了四周,夫妻倆無從應對、畏懼的表情看向祂,使祂更加愉悅。

        此時涼雨迷茫的站在客廳門口,盯著靈魂的樣子看,其他人也同時把視線看向她。

  「怎麼?妳看的見我?」靈魂高傲的問道,涼雨只是歪頭看祂。但她不知道的事,除了她和米熊、其他兩個人是只能看見金黃色的光,看不見祂的型態。

  「這麼大一個人在這兒,怎麼看不見?」她雙手抱胸,盯著金黃色的靈體看著。米熊和她的父母更加不明白。

       她來到米熊一旁,對方的表情像是吃到好幾顆炸彈一樣苦、涼雨替她止血,用了曾經所學的初階恢復魔法治癒傷口。

  涼雨的出現自動暫停了爭吵,大家都耐住性子坐了下來,米熊的父親也冷靜下來,和妻子冷靜的坐在沙發上。

       「叔叔、阿姨,我想你們必須瞭解這個鬼魂是什麼來頭吧?」涼雨替米熊包紮了以後,米熊一直都沒有講話、躲在她身後。和她一起旅行也好一段時間了,從未見她這麼害怕的樣子。

       涼雨先是簡單的自我介紹,隨後開始解釋。

  「依我在法師修煉時所翻閱的書上,這樣的靈魂並不是詛咒。」她坐得直挺挺,散發出來給人的感覺無比莊重、一手則是緊抓不安的她

  米熊的手掌很粗糙,完全不像女孩該有的手掌。涼雨知道這一路以來米熊為了增加自己的能力,下了多少苦工跟心力。

  「那不是詛咒?可祂讓我的孩子出去受苦修煉、冒險,妳覺得不是詛咒這點能夠說服我們嗎!」母親大聲的駁斥道,看見自己的孩子受了苦、能不生氣嗎?能不難過嗎?

  父親也生氣的吼道:「她在被那個邪靈糾纏之前一直是聽話的好孩子!祂改變了她,祂同時讓村裏的人感到畏懼!」

  「讓一個乖女孩擅自偷跑去修煉?讓一個平凡的農村小孩受這樣她不該受的苦?這難道不是詛咒?」

  涼雨則是提高音量:「靈魂武器寄宿在體內如果能量過大會被侵蝕,不提高自己的負荷能力你們要她怎麼辦!要是這個靈魂直接佔據了熊熊的意識才是最糟的不是嗎!」

        夫妻倆不知如何繼續反駁,安靜下來,米熊只是低著頭。

  「很晚了,妳們去睡吧。」丈夫因為酒精的關係在沉默下進入睡眠,媽媽的眼眶泛紅,低沉的說道。

        緊緊的,抓著。

  只有月光照耀著的房間,兩個人坐在一起。涼雨把對方的瀏海撥開、掛在她左耳後,那是米熊平時最習慣的動作。捧起對方淡然失色的臉。

  「涼雨……」無法掩飾,也無法逃避的哭腔流露出來,眼淚也順著臉頰滑下來了。

  「哭出來沒關係的喔。」就像平常一樣,擁抱給人的溫暖滿溢、對方終於大哭出來,她只是緊緊的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哭著。

        涼雨的視線,放在她身後飄蕩的金色靈魂身上。

  祂對自己列出尖銳的牙齒,那是啥?

  示好嗎?



  而她的腦海中,下定決心要搞懂這個自稱武神的靈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011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原創|奇幻|冒險|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湯川川
終於看完


08-20 21:46

燁小邪
太多了嗎xD08-20 21: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追憶尋時】第四十一章、... 後一篇:【追憶尋時】第四十三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o0718000大家
歡迎來我的小屋逛逛喔~(也歡迎+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