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我因為吃太多狗糧變成狗了》高飛與布魯托

作者:SoMe│2018-08-20 02:12:18│巴幣:42│人氣:876

 
  諸君貴安。
 
  是的,又是我,一隻憂傷的柴柴,A.K.A新莊史努比。
 
  在此聲明,我指的是美國知名的卡通狗,而不是名字很相像的人型大麻饒舌歌手。史努比與我一樣,擁有悲慘的現實與快樂的幻想,而那位饒舌歌手則擁有悲慘的大麻與快樂的大麻。
 
  我必須極力澄清這點,因為這事關一場兒童通俗文化與青少年通俗文化之間五十年的戰役。尤其是當有一隻大猩猩每天在你身旁捲著舌頭skr skr的叫,你是很難克制怒火的。
 
  但我再次強調,這並不是嘻哈文化的錯,也不是中國新○唱的錯,更不是人型大麻或琳達的錯。要怪的人太多了,那就怪天吧。要改的東西太多了,那就改天吧。
 
  我看到你臉上扭曲的表情。你的表情透漏你的不屑一顧,「我點進來這篇文,不是為了聽你講一堆廢話,你這笨狗。」
 
  好嘛,你就當作是遊戲NPC的開場廢話嘛,故事開始前總要有些廢話才會令人安心,對吧?如果一開場,一個村民走到你面前和你說,「嗨,勇者,你必須學會影分身之術和螺旋丸,並和佐助結婚,拯救木葉忍者村。」這故事還能看嗎?
 
  啊,劇透抱歉。
 
  現在我們要進入主線故事了,各位勇者,請準備好你的藍色小碎花馬克杯,躺到你凌亂無章的床上,緊握你的蘋果手機,一個柴柴的悲慘物語即將開始。
 
  故事發生在一個悲慘的早晨。
 
  呃,事實上是一個悲慘的中午,前一夜追番追到深夜的我,因為吃了一頓狗糧(如果你沒看過序章,在此稍作解釋:狗糧是指他人酸甜的戀愛情節,適合單身狗獨自品嘗)安詳的入眠,準備一路睡到午飯。對一個正在放暑假的大學生來說,第一餐以前都稱為早晨,只要你有一顆開朗的心與一顆長得像香菇的頭,即便美麗的夕陽逐漸消失在地平線,你隨時都可以在街上大唱早安晨之美。
 
  好,所以我們為開頭更正一下,這是一個悲慘又開朗的早晨。日正當頭,一隻柴柴從美夢中甦醒。
 
  他用手輕輕地揉了揉眼睛,絨毛輕輕拂過眼瞼,柔軟無比,感覺並不壞。
 
  柴柴慵懶地將手臂向後折,想拿起置於床頭櫃上的手機,卻發現自己的手有些扁平。他的手碰觸到冰冷的螢幕與塑膠製的空壓殼,傳輸線緊貼著手機,卻沒有任何方法將他們拆開,就像是羅密歐與茱麗葉,面對兩大家族的壓迫仍頑強抵抗。
 
  睡眼惺忪,他懶得睜開雙眼,仍執意用他扁平的手觸摸了好一陣子。最後兩大家族終於發現了問題的根源:那就是根本就沒有兩大家族。
 
  我的大拇指呢?
 
  柴柴這時候陷入了疑惑,疑惑是恐慌的前身,人類的恐慌起源都於一個問題,而問題又像老鼠會一般衍生出無數個問題,當這些問題都無法得到合理的解釋,這時候便會陷入兩種抉擇:睜眼面對或是閉上雙眼。
 
  柴柴選擇了後者。於是在故事的一開始,這是一個大拇指消失的夢。他相信自己夢見的是蘋果手機與傳輸線因為相愛,頑強抵抗自己的手指;而善良如他選擇給予這對愛人一段喘息空間,所以他再度入睡,妄想自己在一份上好的狗糧裡面扮演了重要的篩檢員。
 
  事實上不是。他的夢是這樣的:蘋果手機一邊高喊著:「噢,傳輸線,為何你是傳輸線?否認你的父親,放棄你的姓氏。」然後揮舞著雙劍把兩大家族全部砍成兩半,從床頭砍到床尾,一眼都沒有眨過。
 
  於是這個夢驚醒,變成了下一個夢:一隻無助的柴柴發現並不是大拇指消失,而是他的手變成了肥肥短短的肉球。從手指的數目來看的話,確實是少了一支手指沒錯。
 
  一股奇異的感覺從心中冒出,他動了動自己的雙腿想跳下床,發現雙腿異常靈活,就好像手被焊接在腿上,他擁有四隻長滿雪白柔毛的手,每隻手上都有肥肥短短的肉球。柴柴驚惶失措地翻身下床,肉球感覺不太到地面的溫度,而且站立起來總覺得有些彆扭。
 
  撐著身子一步一步顛簸地走著,柴柴試圖用精神意志抵抗他想用四肢攀爬的慾望,他走到廁所的鏡子前,卻發現自己的身高只能勉強攀住洗手台的邊緣。
 
  接著他看到一個景象,這個景象是夢與現實的接駁站,從這裡開始他再也走不回夢境裡,這是一輛單線行駛的銀河鐵道列車,只許前進,不許閉上雙眼。
 
  一隻柴犬在鏡子裡對著他傻笑。
 
  說是微笑其實有點勉強,他的表情以驚恐來稱呼應該更加恰當,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咧開的嘴角和垂下的舌頭。
 
  「三小?」他不禁說道,同時看著鏡子裡的狗也同時說道。但連這句話的語音也變得有點含糊不清,就像一個原先發音就不大標準的人,口中又含著一顆滷蛋、一隻雞腿和一塊肉排。
 
  不要問我一個人的嘴巴要怎麼同時塞下滷蛋雞腿和肉排。我當下不知道為什麼聯想到這樣的場景,而且因為腦子裏面想到滷蛋雞腿和肉排,我的唾腺分泌得超級旺盛,流進洗手槽的口水簡直就像尼加拉瓜瀑布。
 
  這個景象被定格成一張照片,護貝起來錶了框鑲在記憶的牆面,每當我回首過往的時候(例如現在),就這一刻的震驚,足以使我衰老,足以使我未來的日子裡,相信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就像路易十六與瑪莉在凡爾賽日夜交歡時,怎麼也沒聯想到法國大革命真的會發生。他不禁捫心自問:我做錯了什麼?我不也只是像過去那樣的過日子嗎?
 
  於是我,一隻憂傷的柴柴,走回自己的床邊,以人類的姿態坐著,一面捫心自問:我做錯了什麼?我不也只是像過去那樣的過日子嗎?
 
  憂傷,但沒有眼淚,因為狗的淚腺其實不是很發達。取而代之的是唾腺,我看見自己的眼淚從嘴角流出,把床緣弄得濕濕糊糊的,在花崗岩地板上淤積成一小潭憂傷的湖泊。
 
  一想到我再也沒辦法老老實實地坐在餐桌上,用筷子夾起滷蛋雞腿和肉排,而有可能未來只能用紅色塑膠製成、盆底還有一支骨頭形狀的狗盆用餐,還必須一面汪汪叫看人臉色,嘴巴滴淌著無法控制的唾液,我就剎那間體會到狗的辛酸悲苦。原來身為一隻狗是如此的艱辛!
 
  就在我抑鬱地喃喃自語:「今後該怎麼辦呢……」瑪莉皇后甚至刻意跑來我耳邊傲慢的低語:「何不食狗糧?」這宛如壓垮柴柴的最後一根雞腿,終於爆發了我內心的怒火。
 
  我決定要走下鄉成為柴柴的一員,戴上紅項圈,在街上舉著「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牌子,一面與三千萬受苦受難柴柴同胞疾聲呼喊:「揪走國內走人類沙文主義道路的當權派!」
 
  柴主席萬歲!柴主席萬歲!
 
  欸?好像有人要來查水錶,我去開一下ㄇ……
 
  咳咳……抱歉,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柴立場,如有雷同,純屬幹話,請你放下你準備撥打匪諜舉發專線的手,生活已經夠恐怖了,不需要再為恐怖冠上新的顏色。讓我們回到正題。
 
  坐在床邊思索了約莫半小時,一面測試我毛茸茸的身體。我明白人生總有離奇的事情需要面對,就好像一夕致富或是親人驟逝而無所適從,生命用他輕挑活潑的語調與你訴說起伏跌宕的詩章,可愛的人兒站在置身事外的角度聆聽,感到不可思議,直到有一天他也走入,成為詩章。
 
  千百年前的人為無意間掌握的物理法則感到驚訝,甚至光著身子走出浴缸來到街上興奮地吶喊;千百年前的人為觀星而得到的結論感到不屑,處死了當事者以感覺自己榮耀了上帝。而上帝,他在一個時代的浪潮中被哲學家判以死刑,又在另一個時代的浪潮中因為無法抹滅的焦慮而復甦。
 
  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在未來的某一日,人在空中飛翔,火在線中流竄。也許有一天,我再走上街頭,與成千上萬與我同樣被變成柴柴的人類會晤,不再驚訝,而是感慨。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狗的時代。
 
  所以我不應害怕,沒錯,反而更該好好去體驗這個時代浪潮中的當下,就像一名虛擬世界的封弊者,一個獨行玩家,努力地拓荒,期待自己說不定有一天,會遇到一隻亞麻色側髮上結著麻花辮,貌美如花的母柴柴。於是我決定再多撐好幾個十秒,好好地去探索周遭的變化。
 
  最終我歸納出以下幾點。
 
  第一,我是一隻柴柴。
 
  第二,我是一隻可以說話(雖然含糊不清),可以用人類方式思考(雖然感覺已經快瘋了)的柴柴。
 
  第三,我是一隻超可愛的柴柴。
 
  我看到你滿臉的鄙夷。別這樣好嗎!真不是我在吹牛,活了二十年來第一次對自己的長相感到自豪就是這一刻,現在的我有自信,可以讓每個路過的女孩女高中生女上班族一邊尖叫著衝向我,完全不顧自己裙子走光的風險,蹲下身子用他們炙熱的掌心摸摸我的頭,一面用令人匪夷所思高八度的嗓音尖叫:「好可愛唷!」而男孩男高中生男上班族則礙於面子,一面假裝不屑的遠觀,一面拚命地壓抑心中想要衝過來撫摸尖叫的想法。
 
  就在這一瞬間,偉大的柴柴完成了所有男人的夢想。柴柴的一小步,是男人夢想的一大步。
 
  但是遺憾的是,這些人類本位的思想──更正一下,直男本位的思想在我身上已經不適用了,因為他們就算撫摸我的頭,也無法安撫柴柴憂傷的心靈。他們只能得到我的肉體,但得不到我的心。
 
  身為一隻有尊嚴的狗,絕不容許任何人人眼看狗低!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不是,我絕對與人為善。
 
  我感覺到自己的五官面臨奇特的差異性,如同雙眼被撐開,事物在眼中變得模糊失去原有的色彩,這是一個淺色的世界。但嗅覺變得異常清晰,產生詭異的指向性,甚至能辨別出床上的陳年汗味與空氣中瀰漫的灰塵氣味。而慶幸的是,我聞到廁所的氣味時,同樣感覺到噁心,而不會產生品嘗的慾望,姑且守住我身為人的最後底線。
 
  我苦思了許久,既然都變成一隻狗了(而且是超可愛的狗),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經歷,秉持著對人類文化的進步,善用我的優勢,去街上晃蕩一圈,用狗眼看盡人生百態。
 
  這一刻的我,意識從體內逐漸復甦,就在等待一個瞬間,一個震撼的瞬間,我相信以一雙嶄新的視線,一定能揭開輕薄的假象,領悟世間的真諦。一如佛過四門,眼觀老病死後,一驚而舍悟迷離出家修道,也許我就會看見人世的不公與假像,了解眾狗的思想與人類的迷魅,成為狗中佛陀!
 
  一念至此,興奮不已,甚至感覺得到與臀部連結的尾巴正以無法控制的力度搖晃,這感覺說不上來的奇怪,好像小學時測試膝跳反應,被醫生拿著奇怪的槌子「扣」的一聲敲打,生平第一次感覺到本能的奧秘。總會習慣的,我想著,並立刻除去掛在我身上像魚乾的睡衣睡褲,以解放肉體的姿態,佇立於即將拋棄的過往前,一面心道:「再見了,繁世。」一面向門爬去。
 
  等待了一陣子,確定不會有鄰居恰好在出門時看到一隻柴柴用肉掌開門,而去向房東舉報,我才安心的離開居住處,來到街上。
 
  新莊的午後炎熱,騎樓擺滿了雜物如羊腸難以通行,我只能老實的避開引人注目的遮蔽處,在大馬路上行走,那時的我還不是很熟悉狗的生態。(後來才知道狗走在人行道上是很正常的事,也許是「人行道」這三個字下意識的使我區隔出人與狗的界線吧。)
 
  懶散的扭扭腰,模仿其他的狗做個拉筋的動作,這個姿勢以可愛度而言我給自己八十九分,多一分友善多一分舒爽,遺憾的是並沒有人在觀看。我站在十字路口(更正一下,是四肢著地的站),首要之務,應該去找尋穿短裙的可愛……不是,我應該去找尋是否有與我相同困境的同伴。
 
  這件事情聽起來容易,但也許是剛成為狗的緣故,我沒有辦法很有效的透過嗅覺辨認出其他狗的氣味。就好像每天都會在某個角落看見的行動硬碟,甚至還會踩到而哇哇大叫,卻在真正要用到的時候完全不見蹤影,讓你懷疑起借物少女是真實存在的。
 
  尋找的過程並不順遂,途中路過的人類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反應激烈,沒有蹲下身子一面尖叫「好可愛唷!」一面摸摸我的頭給我照相上傳,也沒有發現我脖子上缺少項圈憤而打電話通知捕狗大隊。其實反應都還挺冷靜的,只用眼角瞥過,最大的反應不過是嘴巴發出逗犬的嘖嘖聲。
 
  說到這個嘖嘖聲,以一隻狗的角度來看,我完全不能理解這件事情的意義。他們發出的嘖嘖聲與講話聲音比起來不過音頻高了點,為什麼憑這個聲音就覺得能夠與狗溝通釋放善意呢?未免也太小覷狗了。
 
  話雖如此,這樣的聲響依然使我安心,至少證明了我在他人眼中是一條可愛的柴柴,而不是全身赤裸在街上爬行的變態。才走到街上不過數十分鐘,我就開始後悔這個決定,如果上天要懲罰我,瞬間把我打回原形,那我們未來可能只能在牢裡相見了。
 
  如果隱身葉貨真價實存在,我寧願放棄我的貪婪不去使用,也不願意在效果消失的時候被抓到派出所。另外鄭重宣言,樹葉隱身是一段富有警示意味的寓言故事,請不要把它和《透○人間》相提並論,還有請收起你嘴角奇怪的微笑。
 
  半小時後,在新莊最大的運動公園,我遇見了第一隻狗。
 
  說實話,我的內心很是激動。這是我見證到人類無法體驗片段的第一刻(呃,嚴格說起來,變成狗就算是第一刻),所有的故事將從這裡出發,我不由自主地聯想到數十年來曾經閱覽過的電影和書籍。也許在未來會有貓帶我到他的國度向我報恩,或是與狐狸兔子共組一個動物自主的城市。當然,這樣的故事太過理想化,更有可能發生的是無數狗成群結黨自立門戶,佔據星球與人類對抗,拍一部名叫《柴球崛起》的紀錄片,見證生命的繁華多變。無論如何,我與動物對話的這一刻,都將是對文明的一種發掘,換言之,我將推翻演化論的論調,再創生命科學的高峰!
 
  咳咳,言重了。但此時的興奮已經難以言喻,我感覺到尾巴正已高頻率晃動著,好像再快一點我就會像螺旋槳一樣直接升天,這讓我的柴柴小屁屁有點涼涼的。此刻,已經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我了,就算發出任何事情,也難抵抗我與動物對話的決心!
 
  呃,好啦,如果上天突然把我打回原形的話,例外。
 
  對方是一隻米克斯,有些泛黃的毛皮上鑲著大片褐色的斑紋。從好幾公尺外我就能嗅出他身上濃厚的犬類氣息和濃烈的異樣感(我猜測是賀爾蒙在作用),這讓我驚喜萬分,這代表我身為狗的天性並沒有失調。
 
  大老遠外,牠就一直盯著我瞧,明顯感覺到我的存在。我不疾不徐地接近,裝做自己是一個走在街頭想要搭訕的花花公子,準備用蠻不在乎的語調問道:「嘿,有空嗎?」但其實內心還是個純情少年郎,心跳已經接近音速的頻率撞擊身驅。
 
  十步之遙如登天,牠身旁的主人也發現我的存在,用一種溫藹的眼神注視著我,就像看著青澀的男孩女孩互相接近的時候。啊,這是準備吃狗糧的眼神,難怪我感覺到意外的熟悉。
 
  慢慢地接近,原先坐臥在地上的米克斯已經弓起身軀,準備好迎接我們的第一次接觸。是的,就要來了,人類文明的進步,就由我新莊史努比在此踏出第一步。
 
  首先,我必須確認對方是不是與我有相同的遭遇,是否也是由人類幻化成的狗。如果是如此,那他應該也能使用人類的語言進行對話。但是,我該說些什麼呢?面帶微笑道一聲「早安我的朋友」?不行,太矯揉造作,而且容易識破。應該要一句簡短的,如間諜般低聲交談的暗號,在人類的眼皮底下進行細緻的黑話。那麼,「el psy chongroo」這句如何?不行,太宅,我又不是什麼狂氣科學家。「我一直在注視著你」?我是哪裡來的變態嗎!
 
  最後,我走到他的眼前,在未思索完全的情況下,我最後細細地問了一聲:「同志?」就像中共準備發起革命前的暗號,只要牠舉起牠的紅色項圈,我們就達成共識。
 
  我注意到他瞇起眼睛。他注意到了,是的,人類歷史即將顛覆,就在這一個剎那,且看牠如何回覆。
 
  「汪。」牠先輕聲說了一句。
 
  「汪汪汪汪汪汪!」接下來是一陣兇猛的狂吠,雌牙咧嘴。
 
  你一定有過這樣的經驗:在青春慾望最蓬勃的時刻,自己恰好單身,有可能是脫離上一段慘澹的戀情,痛恨前任卻又無比懷念被懷抱的安全感;又或者你從未有過戀愛,但在腦內已經模擬無數次。這樣的你,走進一家熟悉的咖啡館,咖啡館的氣氛給你一種靜謐高雅卻又繁雜世俗的氣息,讓你即便無心卻又頗受感染,不自覺的將店內每一個人套用到你腦內的愛情框架下比對。
 
  你發現了你的絕無僅有。你一見鍾情,對方完全就是你的菜,一頭柔順的黑髮、美麗的雙瞳,安靜地坐在角落淺啜咖啡。你開始想像他/她向你搭訕的模式,在一瞬間超越人類本能模擬了十幾種方式,但都被你一一否決。
 
  每一個幻夢都由對方主動發起,而你扮演等待觸發事件的NPC,因為某些原因,也許是自尊心作祟、也許是你不願被人說成才剛分手又想談戀愛的人,又也許,只是單純害羞。於是你佇立原地,蠻不在乎的神情,但心臟的小宇宙在爆發,找了數以萬計的理由說服自己眼睛能轉過去偷瞄對方。
 
  就當你沉浸在咖啡館的美夢,你見他/她抬頭望向你這邊,綻出溫柔的微笑,讓你的心為之一緊,難道真的要實現了嗎?你立刻否定自己的念頭,但心底還是抱持著期待,這種欲拒還迎的態度潛藏在每一個瑣碎的片段,的確意識到了,只是不願承認。這個時刻絕對不能盯著對方,哪怕絲毫都不行,要成為一隻冷漠的狼,即便你的內心已經化成一只斑斕的蝶。
 
  等待。逐漸心癢難耐,終於,你忍俊不禁抬起頭,就一眼,悄悄的一眼,無聲無息,美夢的鑰匙,小宇宙的緊急出口。
 
  你見到一個女人/男人,走到他/她身旁,親暱地交談。而你只是一眼就能曉得,對方與自己的長相層級猶如天堂與地獄。
 
  他們輕聲交談,你聽不見。但你能想像大約是這樣的:
 
  「汪。」「汪汪汪汪。」
 
  於是孤獨的狼終究孤獨,咖啡端在手上,熱得苦楚。走離咖啡館後,你沒有再回頭,任何一眼。
 
  「再說,又怎麼能憑長相論定一切嘛,豈不是顯得膚淺嗎?」你自我安慰,似乎遺忘了先前自己用長相當作門檻,設下一道鎖著千百綺靡美夢的防線。但是無所謂啦,承認也不過是互相傷害,對一件所有人都會經歷的小故事,又何必將話攤在檯面呢,不如隨意走走,遠走高飛吧。遺忘,是存在與柴柴之間的轉運站。
 
  於是我再度漫步在新莊的街頭,飢腸轆轆而漫無目的。我前後對比了十六隻狗,用盡了一整天的時間,高的瘦的矮的胖的黑的白的花的柴犬吉娃娃哈士奇。最終得到的結論非常遺憾:牠們真的是狗。
 
  在過去看迪士尼卡通時,你可能會在歡樂的時光過去之後,被母親督促著上床睡覺,然後躺在畫滿卡通圖案的單人床上,在小夜燈昏曖的照耀下,突然腦力激盪地成為一位哲學家:「為什麼高飛能說話,布魯托卻不行?」
 
  你將問題告訴母親,「他們都是狗,但為什麼他們有差別?」母親比你更像是哲學家,機智卻模稜兩可:「你和我都是人,但我們不一樣,對吧?」
 
  而後這個問題被遺忘,你繼續看著人形的狗與人形的老鼠愉快的對話,而真正的狗則被控管奴役,但心裡總帶著些許的疙瘩。
 
  這個問題在此時重新躍入我的腦海。高飛因為他仍具有說話與思考能力,帶有喜悅與驕傲,卻也因發現布魯托與自己有不同的待遇而憂傷。
 
  也許有一天,當我能準確定位犬類的思考邏輯,我便能了解牠們的想法,從而尋找幫助牠們脫離人類魔爪的辦法。又或者,我心中的陰暗面浮現,將自己更名為拿破崙,與人類交好平起平坐,扼殺與我有相同能力的領袖雪球,掌握權力,繼續奴役動物農莊的其他夥伴。這是我勢必要避免的。
 
  但就現在而言,既然我沒辦法去幫助布魯托脫離邪惡老鼠人的掌控,沒辦法達到知識的再造,就讓我姑且當一隻愉快的史努比吧!填飽肚子,再來成為飛行員吧。和平、土地、麵包,最後才輪到美夢。
 
  於是,一隻柴柴在餓到前胸貼後背的情況下,礙於沒辦法自己叼著便利商店的寶○罐頭去結帳(雖然我也曾想過這樣的做法,一定可以博得店員的愛心與同情,但太過惹眼所以否決),最後他徘徊在新莊街頭,叼著手機與身分證,去敲響了他唯一能夠信賴的童年玩伴──一隻大猩猩的大門。當然,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是的。柴柴的冒險並不會因為一隻街頭偶遇的米克斯母狗給予他的挫敗(那隻狗所做的事情是:做一隻正常的狗)而中斷。相反的,為了探究生命的繁複性,牠仍會繼續努力,不放手,直到知識到手。波濤洶湧、千奇百怪、異想天開,充滿驚奇的故事,還會有怎麼樣的發展呢,敬請期待。
 
  「等等,啊所以你還是沒講為啥你會吃狗糧吃到變成狗啊?」你揪住我的臉,左右揉捏。看似要問問題,其實是找個理由得以搓揉可愛柴柴的臉,哈哈,被我看穿了。
 
  好吧,你看看,這麼多字,你也看得很疲倦了對不對?呃……沒有?不,你一定很疲倦,我從你的眼睛裡看出來,這是柴柴的直覺。就讓我們把這個問題留到下一次吧,琳達的故事、憂傷的柴柴與狗糧的奇蹟,你一定會喜歡的,對吧?
 
  「不會。」你沉著臉說道。少來,我知道你在口是心非,但我就不戳破了,你這傲嬌的小調皮,把你藍色小碎花馬克杯裡的可可喝掉,乖乖去刷牙吧。
 
  那麼,晚安,以防我見不著你,就再先祝福你:下午好,晚上好,早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1005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生命中心主義|語言召喚存在|擬人論

留言共 7 篇留言

珀伽索斯(Ama)
說到史努比自然會想到那隻狗囉!
至於瑪麗.安東妮曾經養過蝴蝶犬,要是變成那樣也好。

08-20 06:36

SoMe
因為有一個饒舌歌手叫做史努比狗狗xD
瑪莉和蝴蝶犬嗎...意外的還蠻相襯的耶08-20 14:48
大漠倉鼠
柴柴
可愛的柴柴
超可愛的柴柴
超級無敵可愛的柴柴

08-20 08:02

SoMe
倉鼠
可愛的倉鼠
(RY08-20 14:48
愛桐貓的郭
馬德,幻想柴柴
可惡我想養柴柴了..(汗

08-20 09:00

SoMe
我也想養柴柴~~感覺萌萌蠢蠢的08-20 14:49
洛雅.愛的戰士
你為什麼要劇透鳴人佐助結婚呢(重點錯

08-20 14:55

SoMe
被抓到了xDDDDDD
不小心就劇透了,诶嘿☆(ゝω●)08-20 14:59
湛藍琴海
柴柴萬歲!這裡就有一個養十多年柴柴的(牠現在老了QQ

08-20 19:53

SoMe
原來琴琴也是柴柴愛好者~~08-20 20:47
靜月名
我想要嚕柴柴 XDDDD (X

08-20 20:11

SoMe
柴柴這種生物感覺就是任你隨意亂撸到天明xD08-20 20:48
貓眷捲心餅
史奴比的漫畫很憂鬱呢!看過幾篇獨角戲的情節,都在討論人生和困惑。
牠是隻哲學狗,或者太過哲學,就會變成憂鬱症候群的患者。

不過牠和朋友的互動,就比較搞笑了!

10-03 22:33

SoMe
他常常做美夢,但都以破碎收場......不過看著就覺得很療癒10-04 00: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odd8505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詩】也許有那樣的台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我因為吃...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ylviepoiowo您好
安安,黑暗系長篇輕小説持續更新中,有興趣的話歡迎進來看看喲,當然,也可以來小屋打個招呼喔(´・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