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追憶尋時】第四十章、此時。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8-08-18 14:12:24│巴幣:8│人氣:38
       爬出洞口後,楓卡颯伸展了一下身體、有三個人是一臉懵逼的樣子。

星幻看見她不太一樣的表情,突然間說不出任何話。

【追憶尋時】第四十章、此時。

       「好了,是不是該解釋一下現在是什麼狀況?」殘月抱著胸膛問道,他們三個站在一起看向楓卡颯還有米熊,楓卡颯的表情稍微有點走神,過了好一陣子才開口說話。

  「我頭痛。」她簡約的說出這三個字,除了他們三個以外的人也搞不清楚了。

  「妳現在想起多少?」米熊擔心的看著她些許朦朧的眼神、對方只是對自己淡淡笑了一下。

  「妳的部分是想起來最多的。」她把手放在米熊的臉頰旁邊、把前面的瀏海往上撥:「……頭髮越剪越短喔。」

        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讓人感受到一陣鼻酸、她把小熊拉過來懷裡擁抱,夏克特則是一直想說什麼、但又欲言又止。

  「想說什麼就快說啊。」星幻看部下去,打了一下他的背、吸引了楓卡颯的注意。

  夏克特只是一直看著她那雙眼睛、楓卡颯便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直言道:「……還是只有楓卡颯那邊的記憶占多數喔,即使這樣、你也想問嗎?夏克特。」

  對方搖搖頭、殘月拍拍他的肩膀,皺眉:「那妳現在到底是誰啊?楓卡颯?還什麼、涼什麼?」

       楓卡颯轉了轉法杖,往前走幾步後靦腆的笑了:「記憶都混在一起了……好困擾。」

  「還是先叫楓卡颯吧,畢竟我還有很多事情還沒弄懂。」

        他們休息了一下,小可突然變得很安靜、殘月也沒有多說什麽多餘的話。

  不協調的感覺一直糾纏著小可,她突然沒辦法適應這樣的楓卡颯、簡直像變了一個人,難以親近的樣子。

  就連冬語也反常的離楓卡颯有一段距離,一直躲在俠盜身後。

  「那時候生氣……就是因為看到“這個人”……」冬語偷偷的在俠盜身後嘀咕,他才想起之前在天空之塔的時候、冬語的人格突然切成另外一個,差點攻擊了楓卡颯。

  「一個個都是麻煩的傢伙。」星幻嫌棄道,楓卡颯露出了那個大家最熟悉的傻笑之後、全部的人都一致認為──

  嗯,這個人無庸置疑的還是卡颯。
    
       「那場戰鬥後來,我只記得是拉圖斯的出現……後來就……」楓卡颯稍微解釋了一下,然後又露出有點痛苦的表情撫住額頭、後來忍住疼痛持續解釋:「所以、我現在要去拉圖斯那找一些線索。」

  「大白痴──就算是這樣妳也不能把我們通通放鴿子自己一個人跑來啊!」殘月憤怒的爆吼起來,不僅覺得事情很亂,又因為這個隊長真的是精神分裂到處生問題給他們、生氣的扯她臉頰、讓對方痛的直接哀號道歉。

  「讓我們很擔心妳知道嗎!」最焦慮的米熊跟著扯、接著意想不到的是連小可都加入教訓小隊長的行列。

  「對不起啊啊──」

  冬語緊張的看向夏克特、等大家都發完脾氣之後換他走過去,手伸過去就是往脖子捏、整個空間內充滿楓卡颯欲哭無淚的尖叫。

  「夏克特也生氣了,還不檢討。」

        沒對楓卡颯處刑的只有俠盜跟冬語,前者默默的阻止後者想勸架的心情。

     「俠盜,為什麼這裡的怪物身上都有掛鐘?」他們倆在大家教訓楓卡颯的時候四處看了看、冬語看到了些什麼後就會去扯扯俠盜的衣角回報。

  「只聽說過是之前城市裡的人丟棄了這些掛鐘,不過因為時空裂縫的關係、黑色的氣息纏繞到他們身後的發條,讓他們開始可以活動起來。」俠盜分析道:「以前在旅行的時候有在赫爾奧斯塔的圖書館待過一陣子,看過一些書。」

  冬語點點頭,接著拉著俠盜來到平臺的另一側:「那、那個奇怪的漩渦是什麼?」

  「噢?」大家不約而同的一起看向冬語所說的東西,是一個漩渦狀的傳送口。

  「啊,那可以繼續前進了。」楓卡颯愣了一下,但被星幻制止了。

  「等等,這裡之後我們可是都沒來過、妳哪有那個自信是往這裡走啊?」

  楓卡颯轉了轉眼珠子,環視了周圍所有人:「走走看不就知道了嗎?」

  星幻嘆了一口氣,楓卡颯突然就瞬間移動到下一個平臺、夏克特隨之跟上,其他人愣在原地。

      「看你們要不要來吧,畢竟很危險喔。」米熊說完之後便跳向楓卡颯所站的平臺、星幻嘴上嫌著麻煩但還是過去了。

  小可拉住殘月的袖子、擔心的說道:「沒問題嗎。」

  「……沒問題的啦。」殘月揉揉她的頭髮,看向一旁的俠盜:「對吧?」

  「嗯。」俠盜回覆道,他像幼稚園的小朋友一樣勾起冬語的手臂:「更何況還有冬語在呢?不是嗎?」

  冬語緊張的看著他們,拼命點點頭:「我會保護你們的!」

       楓卡颯望了他們一眼之後,意味深長的笑了。

  「走吧。」

         從鐘塔通風口下來的露臺中庭,濸龍坐在積木堆上休息、看著梓嵐到處跑來跑去。

  梓嵐正在試用之前夏克特教她運用魔法的技巧,然而總是在怪物靠近後才能完全的把魔力咏唱完使出魔法刃。

  不過以一個還沒取得正式騎士的小騎士來說,出現在玩具城、探險過水世界還有天空之城,已經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了。

       同時他也注意到,眼前的小女孩根本不懂的殺害魔物、不知道是力量夠不夠還是不敢動手。

  到後來才發覺一群魔物玩具熊跟她玩在一起,他不自覺的笑出來。

       他們移動到下一層的玩具工廠,那裡的機器人就沒這麼溫馴了。

  梓嵐唉了不少機械拳頭,濸龍見她還是不願意傷害他們、站起來動動手腳,拉緊自己的白色手套。

  一道美麗的冰晶突刺,機器人被貫穿、下一秒雷電流過,炸的碎片散落一地。

       他走來梓嵐身旁,用很嚴肅但又有點無奈的表情說了──

  「這樣我怎麼敢帶妳下去和他們會合呢?」梓嵐鼓起臉頰,看著他喚出一隻冰晶結成的法杖:「要是妳不用力量對抗的話,我就把妳送回飯店去喔。」

        接著突然一擊充滿寒氣的攻擊往自己身上重重的敲了一擊、勉強的用自己的刀給擋住。

  「我可是說到做到喔。」濸龍擺出架勢、瞬間移動到離她幾步的距離,給她時間調整。

  「唔。」她內心難免害怕起來,因為在怎麼樣她從來沒有要刻意傷害別人的意思。

        濸龍索性把法杖捏碎了,梓嵐知道對方用雙手就能施出比自己、甚至跟夏克特同等級、或者更厲害的法術,更何況對方冰雷魔法的等級根本沒有過問、無法判斷該拿出怎麼樣的力量跟他較量。

  「……我會證明的。」梓嵐也擺出架勢,但臉上的緊張和憂慮揮之不去、濸龍則蓄勢待發。

  梓嵐先是用擅長的後腳蓄利衝了過去、沒有直接到濸龍眼前,而是保持了距離、在刀上凝聚了魔力,站穩步伐的時候卻無法跟上濸龍的腳步、對方馬上瞬間移動到自己的後方!

  不過她早就料到對方會移動、眼神馬上就抓到後方、隨著刀刃的揮舞向後一轉,刀砸上濸龍的手、但沒料到對方手上居然凝聚了堅韌的冰晶,刀就這麼卡在上面。

  「妳很敏銳,但魔力的咏唱速度太慢了。」濸龍抵著梓嵐的力氣,他其實沒想過這個小妹妹的力量這麼大!一般來說,這種冰晶不會輕易破的、如今居然就這麼札進去還卡住了。

  梓嵐咬牙,趁機使用了聖魂在手上凝聚了神聖之火、看來企圖想融化冰晶──

        但她沒想到的事,對方的眼神瞬間露出恐懼、周圍地板突然出現了冰晶把她給圍繞起來,還有幾根冰柱就差那麼一點點刺穿她的喉嚨。

  濸龍往後退下、用握緊的雙手遮住自己的臉、跌坐下來。

  梓嵐身旁的冰晶也在他跌坐下來的時候碎成碎片、化為零星的光點消散而去。

  「啊,他臉上的燒傷……。」梓嵐有那麼一瞬間想尖叫、她剛剛居然想用火能力解圍!天啊!

  「對不起!非常非常對不起!」梓嵐原地跪下瘋狂的對濸龍磕頭,一個騎士的尊嚴瞬間灰飛煙滅:「啊啊啊啊啊啊──!」

  濸龍稍微冷靜了一下之後,才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不……妳這做法沒有錯……。」

  「抱歉,我失態了。」他鄭重的道歉,看了看梓嵐憂心的表情,再回想剛剛梓嵐的反應才確認了:「不過我知道妳懂的保護自己,我會帶妳一起下去的。」

       梓嵐在那之後還是保持著對魔物不採取殺戮的心,而是友善的對待他們、雖然不太懂這樣的堅持,但應改不會是件壞事吧?

  濸龍整頓了一下自己,又抓抓自己蓋住半邊臉的瀏海、相較於梓嵐短短的眉上瀏海,梓嵐看起來清爽的多。
 
      「梓嵐。」濸龍又歇息了一會兒,他站起來叫小女孩的名字、對方就像寵物一樣快速飛奔而來。

  「恢復一下體力,等等我們就出發。」

  她用力點點頭,眼神相當堅定。

        
       穿過時間漩渦後,俠盜感到一陣噁心、要不是星幻一直以阻止他、他剛剛差點就把剛剛吃的東西吐出來。

  殘月跟小可不外乎感到一陣暈眩,兩個人蹲在地上摀著頭、星幻也暈了一陣子才去給他們放治療法術。

  楓卡颯大概是沒東西吐了,一直不停的發出反胃的聲音、米熊撫著額頭不停的拍打她的背,夏克特則穩住腳步來到平臺一邊、冬語其實看他走路四處跌跌撞撞,扶著他的手臂走。

  「你不會暈?」夏克特見對方仍眨著那雙無害的眼睛,冬語的眼睛雖然不柔和、甚至跟夏克特有一點點像,但更多時候看起來卻像個傻男孩。

  冬語歪歪頭,看起來是在猶豫要不要說的樣子、夏克特看到星幻走路也沒有多穩,便又把視線放回冬語身上。

  「……家人說不可以說。」他的聲音很小,小到只有夏克特靠近才聽見、對方歪頭把耳朵靠近他。

  但冬語遲遲沒有開口,夏克特內心的好奇增加、他內心因為這個疑問翻騰了一下:「那麼,你找機會在告訴我?」

  對方以為自己不告訴他會生氣,但夏克特說了那句話之後、冬語便不停的點點頭:「我會問問她……如果可以一定跟你說。」

  夏克特不知道他口中的「她」是誰,但他不想為難對方就沒有繼續問下去。

       他們又下了幾個平臺,途中俠盜一直在跌倒、而這室內充滿殘月的笑聲,還有星幻很懊惱為什麼俠盜還會繼續想吐這件事。

  「我記得俠盜有貧血。」楓卡颯思考了一會兒分析道。

  「說不定是那個關係?」米熊歪頭,掃視了遍俠盜全身上下。

  「那有關係嗎?時間漩渦也算是時空裂縫的一種……這裡有人瞭解時空這概念嗎?」星幻從包裏抽出一本厚厚的魔法書,看起來已經被翻到快爛掉了。

  「如果是貧血的話,是有關係呢。」冬語此時補充了一句,但他還是很淡然的走在夏克特旁邊、其他人多少對這個傢伙感到疑惑。
       
  正當星幻或者其他人想開口問問題的時候,夏克特突然轉過來看著他們。

  他把手指放在嘴唇上,然後比了叉叉的動作、星幻、米熊跟楓卡颯同時閉嘴。

  「喂喂,那是什麼意思?」殘月走來楓卡颯一旁、她解釋道。

  「就是“先別問那麼多”的意思。」米熊看著她泰然自若的表情,也不自覺的跟著放鬆下來、殘月的表情只是有點不開心的樣子。

       通過一個紫色的拱門之後景色完全變的朦朧,這個平臺完全沒有魔物、倒是感覺......有點冷。

  小可身穿短旗袍,稍微拉了下衣袖、這裡的寒氣她似乎不能用她微弱的魔法元素抵擋。

  呼出白色的煙霧,殘月也明顯注意到溫度的驟降把右手長袖套扣上袖子。

  米熊呼了一口氣、白色的煙霧隨著散開,她的臉變得紅潤;和俠盜相比之下、對方的臉是一片慘白。

  「……會冷麽?」夏克特看著穿桌短上衣的楓卡颯,袖子看起來不大像是長袖、大概是只到前臂一半的袖子。

  「不會。」楓卡颯專注的看著周圍的景色,他們周圍沒有任何平臺還有傳送點。

  「自己會冷就不要問我了。」楓卡颯看著夏克特稍微調整了一下披風,她知道這傢伙裡面穿無袖的上衣、遮風擋雨永遠是外面那件黑色披風。

  而他剛剛的意圖很明顯就是想要借披風給她。

  冬語周圍漂浮的圍巾也好好的纏在脖子上,但看的出來他很冷。

  「怪了,你不是法師嗎?」小可冷的發抖,窩在殘月旁邊取暖:「通常不是都會學習元素平衡的魔法嗎?」

  冬語歪了歪頭,他很明顯不明白小可在說什麼。

  星幻的表情就像全世界欠她很多錢的表情,看來不太喜歡這個地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985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新楓之谷|原創|奇幻|冒險|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湯川川
星幻的表情就像全世界欠她很多錢的表情ww蠻好奇到底怎麼樣的表情ww蠻有趣的

08-18 21:30

燁小邪
超級臭臉可是她的招牌特色ww08-18 21: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塗鴉】自拍... 後一篇:【追憶尋時】第四十一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6030299991來看小浣熊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32283 你也有填表格的困擾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