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烏托邦】旅行 第九站 阿帕拉契 跟女傭兵訓練的日子

作者:銀狼(Silver)│2018-08-16 10:18:01│巴幣:30│人氣:691



第44頁 阿帕拉契


  旅費用完了,是時候補充了。

  我一開始就打著歪主意,想要先去賣唱賺點資本,然後去阿帕拉契的酒館跟那群酒鬼玩牌把錢翻倍。這一直都是輕鬆賺錢的好方法。雖然有風險,但對一個能聽取心聲的人來說,我該注意的是對方何時會玩到不爽翻桌拔槍開火。除此之外,一切無虞。

  認真。當進入一個一言不合就開戰的傭兵國家,我這小小的吟遊詩人要活下去最好小心點。我都在考慮先去傭兵介紹所請個保鑣先,省得八跟米爾狐幫我收屍。

  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我坐在比較安靜的人行紅磚路邊演奏到一半時。來來往往的行人中,突然有個穿著深綠色風衣、幾乎跟我一樣高的女人靠過來,對我說了一句:「灰?藍?紅?」

  ……

  我該回應什麼?黃?綠?紅?

  這是某種暗號嗎?小姐妳確定沒認錯人?

  後來對方看了我一臉茫然的發呆三十秒,才知道我聽不懂她說什麼。後來我才知道其實那是阿帕拉契問傭兵價碼的時候會出現的問句。意思是「你的價碼是灰古勒幣?藍?還是紅?」我想想喔……我應該值藍吧?

  女人先是跟我道歉,說是職業病,順口就這樣問了。她確實是有工作委託我,這工作內容在傭兵介紹所找不到適合吟遊詩人。

  小姐我說妳在傭兵介紹所找吟遊詩人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工作內容也挺簡單的。她有個曾是傭兵的爸爸受了傷,不只是眼部,腦部也是。雖然看起來是醒著,不過看起來就像是沒有靈魂的人。有時候還會發出一些意義不明的怪聲音,身體亂動等等。而我要做的是在他床邊說故事、彈彈音樂。醫生說他還是有感受,腦袋有在運轉。是有點類似植物人的概念,不過有不規律的奇怪反應。

  這還挺容易的,女人答應給我一天五藍,一天兩小時。待在阿帕拉契的時間有空就來,然後就把家裡的地址給了我。


第45頁


  隔天,我到了那個女人的家去。那是個獨棟別墅,看了就知道不便宜。在女人的帶領下,在二樓見到了那位躺在病床上的老男人。床在窗邊,摻白的棕髮男人倚著立起四十五度角的床背,雙眼無神,如女人所說的一樣。

  女人並不熱情,只是簡單的交代幾件事,最後說她會在地下室的訓練室練習,有其他事的話再去樓下找她。其實從她走路的步伐來看,看得出是個傭兵。這也沒什麼好稀奇的,在阿帕拉契是個國民職業,有兩個熟識的傭兵也是女生。而且應該是小有名氣的,這樣的收入才符合她所住的別墅跟身上的氣質。

  留下我跟她的父親獨處後,才看著她後腳跟步出房門,突然一個聲音從我身後爆出,讓我嚇了一大跳。轉頭看,是那個男人突然大叫,好像很有活力的樣子。叫了三秒之後叫恢復安靜的模樣。

  我看著他將近三十秒,才意識到那是正常反應。當時女人就有說過了。慢了幾秒才拉了張椅子在他旁邊坐下來,近距離觀察他。他眼皮會眨,但眼球沒有動。呼吸在剛才大叫中的換氣中回來,逐漸更平穩。回頭想想,我是有為失明的人演奏過,但還沒為失智的人演奏過。他們真的能聽見嗎?

  雖然抱有疑惑,倒是不影響我工作就是。拿起琴彈彈又唱唱了幾首曲子,唱累了又從旁邊的書櫃拿書讀給他聽。兩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事實上,我沒在注意時間,直到女人再次來敲門之後,才發現過了三個小時之多。

  老男人有時候很安靜、有時候在喃喃自語的樣子。我有湊過去聽,但都是無意義的詞,就只是聲音而已。手指會動,腳也會。其實他除了大腦之外的地方都很健康,但沒有給它們下明確指示,只是亂動而已。

  他還算活著嗎?看著他,讓我思考這個問題。

  當女人打開門進來時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料到我會還在這。她穿著無袖跟短褲的緊身衣,身上有些汗,看來是剛運動完。不過她反應也很快,一邊拿毛巾擦汗邊說:「剛好,留下用個晚餐吧。」說完又關門了,應該是去淋浴,完全不給我點頭或搖頭。

  這……好吧。也沒什麼不好。

  我轉頭看向男人,輕輕拍了拍他的左手背,跟他說我要離開了。當然的,他並沒有任何反應,眼睛都沒特別眨一下。


第46頁


  我後悔了,不該答應吃這頓飯。

  一開始沒能確定女人是自己做的麵包跟麵,還是外面買的,反正很難吃。在我不知道第幾口嘗試咬下那麵包的時候,那碎裂的聲音一瞬間以為是我的牙齒斷了。而蕃茄麵則是有一股很微妙的怪味,每吃一口就更鮮明。一種悶濕的味道衝上鼻頭,在我吃完之後連呼吸都覺得有那股怪味的。

  對米爾狐飯菜的懷念婉如滔滔江水一般,吃得我都快哭了。反觀那個女傭兵,怡然自得的嚼著木頭硬的麵包,發出喀滋喀滋的清脆聲響,好像在吃餅乾一樣。她說這是軍糧,可以長期保存的那種。因為覺得很好吃,所以在家偷懶的時候也會用這些解決一餐。

  我敢打賭妳的味覺壞了。這貨不是人吃的。

  雖然這是個糟糕的晚餐,不過對方拿出的紅酒味道還真的不錯。舉著酒杯,我也就這樣在餐桌旁邊跟她聊了起來。

  女人名叫伊絲,二十九歲了。從踏入傭兵這一行至今已有十二年之久。

  她說她從小就被父親訓練身體。樓下的訓練室是新設的,以前是在外面的院子與她父親做訓練。她其實還是比較偏向在戶外,如果被摔到地上是草地跟泥土就沒那麼痛。說到這,她還說有點想念那些泥草的味道。

  母親在還沒有記憶的時候就病逝了,是父親拉拔她長大。第一次跟著父親訓練是在四歲的時候,要她揮拳打沙包。在七歲的時候,與父親模擬對戰時不小心把她左手的骨頭折斷了,為此包了兩個月的石膏。她知道那是個意外,但父親什麼也沒說,哪怕是一句關心。

  十三歲的時候她接了第一個任務,而且順利完成了。不過父親並沒有給她一句讚賞,只是晚上叫要她去庭院繼續練習。

  說著說著,她又喝了一口酒,開始抱怨起來。

  父親是個笨蛋,連抱嬰兒都不會。據說曾經讓她摔倒地上過。

  父親是個笨蛋,奶粉都不會泡。更別提做菜了,難吃的要死,硬要她吃完。

  父親是個笨蛋,明明都生病了還硬要她起來訓練。結果小生病弄成發高燒,躺了更久。


第47頁


  伊絲喝酒之後話就變多了,多半在抱怨她父親。最多的抱怨莫過於她當了傭兵是為了父親,畢竟這不就是他從小就訓練自己的原因嗎?

  告訴他考上了執照,卻只有回一個字。

  喔。

  而我也不是安慰的料,只能當個好聽眾,聽她說完自己的事。說到有些事她很無奈,說到有些事她很生氣,卻沒有恨。

  他不是個好父親,但還是父親。就算他現在失去了行動能力、就算連交談也沒辦法……也只有這個親人了。哪怕只是身體,也要讓他活下去。

  怎麼說呢。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親子問題吧。上次在布特洛就是紅詩跟她媽媽。我邊喝酒邊如此想到。

  伊絲那晚有喝醉,不過隔天還是像個沒事人一樣。嗯……好吧,我第一眼看還以為她有事。來的時候看見一個女人倒在院子裡曬太陽,我一度以為她是夢遊過去的。而她給我的答案也很奇妙,說是昨天提起泥草的味道很懷念,所以就躺在地上去回味。看她慵懶的在草地上翻身,我也不打擾她了,就直接去裡面給男人讀書彈琴去。

  我在阿帕拉契的幾天幾乎都是在伊絲他們家過的。前兩天都還是下午去工作,晚上陪那傭兵喝酒。結果她說我身體有夠弱,來好好鍛鍊一番吧。然後就叫我隔天早上來,到地下室的訓練是好好練身體。

  聽她這樣說其實我想想也可以。身體確實要運動一下,如果說傭兵要免費教我一些武術什麼的我倒也樂意。抱著可以投資自己身體的心態,我早餐簡單吃一吃就去她家報到,看她會要我做什麼訓練。

  然後我下午幾乎跟她爸一樣躺在床上動不了。

  我轉頭跟我的臨床室友說:「令嬡真有活力。」差點跟您一樣不醒人事了。

  到這邊之後我不得不讚嘆我的身體的適應力。第四天之後我可以走路,還可以應付那女傭兵慘無人道的訓練。雖然下午身體還是有點痠痛,不過也不至於跟老男人一樣躺在床上動不了。她教我的是一些防身術,還有訓練反應能力。前者是直接實戰,然後她毫不客氣地把我往地板上摔。後者她直接準備了一個自動投球機,往我的身上發射。

  靠,妳肯定比妳爸還狠。


第48頁


  只能說人在被高壓高危險的情況逼迫時會激發潛能。我可能就被女傭兵逼出了些潛能,在被摔到地上近百次後就站穩了腳步,她勾著我的脖子卻無法將我扳倒,看著我露出有點驚訝的眼神。被棒球打到真的很痛,所以我發出自己最大的反應能力去閃避那八十公里球速的玩意兒。絕對要小心別被打到頭,會死人。

  與其說我進步,倒不如說我只是單純想活下去吧。

  我稍微使用能力讀了男人的情緒,比起唱歌,他在我演奏純音樂時似乎心情比較好一點。而一直彈琴他大概也會膩吧,所以去附近一家夾在彈藥店跟刀具店之間的樂器行租了幾個樂器來用。

  使用讀心能力其實原本只是為了想看看老男人是不是有想法。我先是為了隱私的問題思考,後來我又思考到另一件事,而不敢讀取他的思想,只敢讀情緒。

  想到許多身體癱瘓的人,都覺得活得痛苦,還會造成別人困擾。如果他真的有思想,如果……我讀取到的,是要我結束他的生命呢?

  這只是個假設,但成真的話呢?

  我會面對什麼問題?大概是要不要告訴伊絲吧。她的爸爸呢。

  聽上去好像這樣就把問題丟給她煩惱了,可是真是這樣嗎?

  如果伊絲答應,結束男人的生命。那我也是協助他了斷的人。

  如果伊絲否定,延續男人的生命。那我是延續他苦難的人。

  橫豎都會成為共犯。

  想到這我又不禁仰頭嘆息。這樣看似挺多愁善感的。但面對的是一個人生命的時候,想這麼多不也很正常嗎?

  男人的手指在動,看起來像是想表達什麼,但其實沒有。我認真觀察過幾次,不過根本沒有半點規律。我輕輕拍拍他亂動的手,當作是在安撫他。想來想去,似乎別隨便插手才是聰明的決定?


第49頁


  我原本是預計在阿帕拉契待個一個禮拜就好了,但後來伊絲拉著我要我練身體。說是不能來這裡練習之後還挺著這麼弱的身子出去。這樣她身為一個武鬥派的傭兵訓練出這麼弱的一個吟遊詩人出去,到時候面子往哪擺?也因此在阿帕拉契的日子比預計的多了三天。

  雖然只有短短幾天,但伊絲那趕鴨子上架的濃縮訓練還真把我扶上牆了。

  身體素質那些是長期的,我身上的肌肉還是只有那幾塊。倒是反射神經跟格鬥術抓到了點訣竅。那女傭兵說現在的話應該是可以打贏路邊的流氓,遇到高手也不至於一秒就被打趴,大概十三秒吧。

  ……我討厭你們這些傭兵。

  還真讓吟遊詩人打贏傭兵丟臉的是你們好不好。

  最後一天伊絲給我的古勒幣比平常還多。我當然有反應,照原本說好的給就好了,我並沒有多做什麼事值得她多給。而且她雖然是半強迫我訓練,可是總歸是我想練身體,她沒跟我收學費就已經便宜我了。

  而她也只是要我收下。說是這幾天多個人聊天很愉快的,然後就不多說了。憑她說一是一的個性,就算我偷偷把錢塞回去她也會把錢綁在鉛球上,然後在我離開走一百公尺遠後,她站在家門口精準的往我頭上砸過來。

  為了不客死阿帕拉契,我也不客套的把錢推回去,乖乖收下了。

  最後一天像之前一樣訓練到中午之後就結束了。我去閣樓繼續我的另一樣行程,坐到男人旁邊的時候往窗邊看下去,女傭兵倒在庭院的草地上吹風曬太陽。愜意的像是倒在草原上休息的一條狼。

  我跟男人說了伊絲現在在做什麼。然後拿出了上一本讀到一半的書出來唸給他聽。今天是最後一天了,要說完才行。而男人這次也很配合,沒有發出奇怪的叫聲打斷我。連手指都沒多動,比平常還要平靜。

  窗外的天空從藍色變成橘色,橘色染成黑色。當我唸完最後一頁時,外頭的蟬都不知道對月亮鳴唱幾回了。闔上書本,把它放回架上再走回病床旁邊。男人的眼睛是睜著,樣子就像是在發呆。伊絲說過他時閉時睜,至於是不是在睡覺,醫生也沒能給出個說法。

  拍了拍他的手背,告訴他我要離開了。雖然我們並沒有交談,稱不上認識。不過他也聽了我說書唱歌十天了,要好好道別才是。

  然而,我也不知道除了說再見、保重之外不知道多說什麼。看著男人茫然的眼睛我想到了女傭兵,他們有同樣的棕瞳。

  ……她會想知道她父親現在的想法?

  往窗外看下去,她已經不在庭院了。應該是有其他事情。


第50頁


  其實照常理來說,她一定會想知道父親的想法的。想到她這幾天對我的免費訓練,還多給了報酬,我當然願意幫她讀取心聲。但我怕的是讀取到的是求死這種沉重的要求。

  站在床邊足足十分鐘陷入沉思,庭院傳來的蟬聲都停止了。回過神來,老人的眼睛闔上了。

  ……就算他真的求死。我視而不見,也只是一種可悲的逃避吧。

  沒那點承擔別人秘密的能力還聽取別人心聲?想來也是挺可笑的。

  想到這,我忍不住在床邊笑出來。自嘲了一番。

  舉起了男人乾瘦的左手,我也隨他閉上眼睛。

  這是我第一次讀取失智的人的思想。當下我還真有點期待會讀到什麼。又或著是沒有讀到任何東西。

  他的思想會很複雜嗎?此時此刻他在想什麼?又或著是在做夢?那他又會夢見什麼呢?這幾個問題充斥在我腦中。而當我見、跟聽到男人的思想時,我久久不能言語。

  那個想法很簡單,只是一個畫面,一句話。

  我看見那個女傭兵的身影。不過看起來比現在年輕,年輕了個十歲左右,是個少女的模樣。

  然後我聽見男人的聲音。

  他說……




  好好保護自己。


第51頁


  我到了隔天才告訴了伊絲讀心這事。在我準備啟程前往下個目的地澤塔之前,我來到庭院跟躺在草地上的女傭兵說。而她也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我,沉默了好一會兒,四周唯一的聲音是鳥叫與風拂樹葉的聲音。許久之後,她才吐出個「是嗎」回應我。

  坐到地上,我跟她講起自己想到的事。她父親應該從沒要她去當傭兵,訓練只是讓她懂的防身而已,並沒有要她用這個來謀生。當她考上執照之後也沒去解釋清楚,不善言辭的只給了單字回應。

  跟她如出一徹。

  我這麼跟她說的時候,也只是「嗯」了一下。

  嘗試解開父女心結什麼的我並沒有打算這麼做。這兩個都不善言詞的人,說再多都是白費。我只會告訴他們事實,然後怎麼發展我就不管了。

  看伊絲抱怨她的父親種種,我也猜想得到她也沒對父親真正表達過什麼情感。哪怕他老人家現在躺在床上意識不清,她站在床邊也說不出什麼吧。

  就這點而言她父親就好多了。雖然不知道這能不能當一般標準,但他確實在想著他的女兒,嘗試說出一句之前沒說出口的話。

  或許……只是或許。平常我看到的那些奇怪聲音,是他在努力表達什麼。

  離開的時候伊絲還是那個死樣子,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她會在我離開之後去閣樓看看她父親嗎?

  我猜應該會吧。

  終究是對父女。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959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烏托邦|吟遊詩人|旅行|阿帕拉契

留言共 3 篇留言

Zu∮Dot
期待下一回

08-16 10:25

銀狼(Silver)
庫存要發完了,要趕了XD08-16 10:56
北極的熊 開學模式
期待下一回@@

08-16 12:09

銀狼(Silver)
好滴,趕稿中~08-16 12:12
小野子
看看這隻感性斯奇兔!

08-17 00:27

銀狼(Silver)
(喝感性咖啡08-17 01: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a22300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烏托邦】... 後一篇:[達人專欄] 【烏托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olanncolann
超大!一定要來見識一下直徑406.4毫米的天文望遠鏡!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2064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