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短篇】愛在幸福逝去之時(下)

作者:羽玥翎♥❤ 莓香│2018-08-16 04:03:54│贊助:42│人氣:380



如我所料的,那些畜生聽見妹妹又染上毒癮,身上又有著不少現金馬上就答應了邀約。
當然對方也有防範,會面地點與交易地點都是他們指定的地方。

不過這些早在預料之內,所以我在妹妹的手機裝設GPS定位系統,以防萬一,就連鞋墊內也藏了一組定位裝置。
化妝包內放著一支竊聽筆,讓我能夠隨時掌握現狀。

  「哥哥,在最後…吻我好嗎?」
我與妹妹坐在會面地點附近的公園內,靜待約定的時間到來。

空無一人的公園內,我將手撫在她的心上,聆聽著她此時此刻的心跳聲。
那平靜的心跳聲,一點也不像要做什麼大事之前的心跳。

我輕輕地與她接吻,腦內不禁想著…自己是不是將這件事看得太重了呢?
僅僅是準備把畜生排除這個世上而已不是嗎。
就好比…吃一碗牛肉麵時,那可是把一個生物的肉給吃進肚子裡。

相較之下,我們並不打算啃食牠們的肉。
大概就只是…點了一碗牛肉麵,不把牠們吃下肚而已吧?

這樣一想,原本有些緊張的心情全都沒了。

  「哥哥會緊張嗎?」
妹妹關心著我,溫柔地問道。

  「剛才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緊張…但,接吻完,就沒事了。」

妹妹笑了笑地再輕吻我一下。
  「可要記得來救我哦…」

  「那是當然的…我不會再讓妳一個人的。」

  「東西都有帶到吧?」

我點了點頭。
出門前,確實地將數顆溶於水的安眠藥放在身上,後背包內也確實地藏著一把鋒利無比的水果刀與開山刀。
我們並沒有什麼特殊管道可以獲得槍枝,所以…刀械是我們最實用的工具。

  「要是…我又被沾汙了,哥哥可得好好彌補我哦。」

  「我會盡量在那之前,進去救妳的。」

我們勾勾小拇指,約定好了之後,我目送著她前往會合地點。
接著我戴上耳機,聽著他們間的對話紀錄。


  『…粉…你、你們有帶來吧!』
妹妹用著精湛的演技與顫抖的口吻,模仿著毒品上癮者的模樣說著。

  『哼,看妳這狗樣子,當初加入我們就沒事了。』

  『對、對不起但是我現在真、真的…沒有它不行!』

  『先上車吧妳,帶妳去一個充滿回憶的地方。』

  『什…什麼地方…』

  『公園啊公園,妳忘了嗎?妳可是在那邊滿足6個男人還把自己裸照給最愛的哥哥看不是嗎,哈哈。』

  『…只、只要滿足妳們,就會給我了吧!』

  『該給的錢還是得給啊,我可是特地為了妳還原現場,把那6個人找回來呢。』

…公園……
我跑到路旁攔了一輛計程車,朝著那座幾乎廢棄的公園前去。

一路上聽著牠們用惡劣的言語挖出妹妹的過去。
用著下流的言詞討論妹妹的身軀。
我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盡量不讓計程車司機發覺異狀。
同時也想一把扯下耳機,讓那些難以充滿凌辱的言語消失在我耳邊。

但…
妹妹現在…可是正在努力著……

我可以,就這樣一個人讓耳根子清靜點嗎。

那當然是不行的。
我繼續帶著耳機,將頭靠在車門想著該怎麼處理掉那些畜生…

大約半小時過去,我比牠們還要早來到公園內。
這座公園基本上是廢棄狀態,政府似乎也不想管理,也因此能見到一些流浪漢的身影。
而原本設有的路燈早已沒了作用,底下的電線全被挖光,只剩支架與燈泡在那。

公園內一片漆黑,我小心翼翼地走著,先摸熟這片公園。
腳下滿是枯枝落葉與雜草。
樹枝生長的歪七扭八,不時還會碰上蜘蛛網。

公園內唯二的建築物,只有廢棄的管理處,那大概就是一個停車場票亭的大小而已。
還有一間設有三四個位置的公廁。
我躲進廢棄的管理處,利用水泥牆擋住我的身影,同時閉上雙眼,為了讓自己之後行動擁有優勢。

背包內的水果刀插著刀套,放在褲子口袋內。
另一把開山刀則是直接握在了手上。
反正這邊沒有任何人會經過,就算經過也只會有流浪漢,不可能去報警的。

數分鐘之後,開始有人的聲音從公園入口傳來。
一台黑色的廂型車,走下了7名男子與妹妹,身旁還跟了一位女性,我想那多半是…當初害妹妹被侵犯的元兇之一吧。
令我訝異的是,男性內有著3位看起來40出頭且打扮正常的男子。
其他男性則是一臉不良,不過體型上來說,並沒有特別優勢。

牠們扯著妹妹的手,將她拉進公園內。
7名男子與那名女性圍繞著她:

  『這邊就可以開始了吧?』

  『粉…我要的東西呢!』

  『在這啦~』
男子扔了一小包東西到她腳邊,為了將演技增添真實性,妹妹立刻蹲下去撿起那包東西,並打開封口。
  『別急嘛,先讓我們舒服一下吧。』
語畢,其中一名男子一把抓住妹妹的衣領扯破它。
  『嗚呼~都已經臭掉了還敢穿白色的啊?』
妹妹明顯地抵抗著,但四肢卻被其他男性抓住。
女孩子的力量,怎麼可能抵得過呢…

沒過多久,妹妹身上的衣服就被扔到一旁的雜草堆上。
全身赤裸地站在牠們面前,任由牠們的眼神與四肢侵犯。

那名女性則是拿著手機對著妹妹,似乎是在錄影或是直播的樣子。
手機微弱的光線在黑暗中顯得十分明亮。
女性的臉上流露出噁心至極的笑臉,那就像是將自己的愉悅建立在她人的創傷上一樣…

但…現在還不能出去。
要在…等一會、要再等一會……

緊握開山刀的右手越來越用力地握著,憤怒的心情湧上心頭。
好想趕快殺掉牠們
好想把牠們的四肢切下來
好想把牠們的眼球給挖出來
好想看著牠們跪在地上求饒
好想讓那位女性體驗妹妹的痛楚

想殺掉牠們、砍死牠們、切斷牠們
想讓牠們理解什麼是地獄
想讓牠們明白自己做了些什麼惡劣至極的事
想讓牠們明白…那東西不是拿來凌辱她人的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畜牲存在這世界上呢…
明明一出生,直接拿去做肥料更有益於這個世界啊!

沾汙這個世界、沾汙我最愛的妹妹的畜生們…好想、好想現在就把牠們埋進土裡化作土壤的養分啊!


不…比起殺掉牠們…我似乎更希望,一個一個把他們凌虐致死…
但我沒那個實力…最多,只可能留下一個。

主謀是哪一個?
那個把妹妹凌虐成這樣的畜牲,是哪一個?

我瞪大雙眼,仔細地看著那群人。
尋找著牠們的主謀。

  『這個身材和臉蛋拿去賣,一次可以賣到上萬元吧?』
  『所以才叫妳們來嘛,應該還記得吧?幾年前侵犯過的那個女孩。』
  『哦!你是指那個喜歡哥哥的變態女?』
  『現在可是好好的長大囉,看看這個身材。』
牠們骯髒的雙手撫遍她全身,興奮猥瑣的心情全寫在牠們臉上。
似乎是很滿意的模樣,牠們之間點了點頭,開始解開上衣的鈕扣。

拿著手機的女性開始起鬨地玩弄著妹妹的身軀。


見狀,我蹲在地上用雜草當掩護,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前進著。
盡量避開地上的枯枝,一步步慢慢地前進著。


接著牠們開始舔舐著妹妹的身體,在妹妹的身上留下牠們噁心的氣味與液體。
裝作放棄抵抗的妹妹,男子們都放開壓制她的手,開始享受眼前的甜食。

妹妹和我說過…「如果哥哥看到我被侵犯了…也請冷靜,這一點點的犧牲不算什麼。而且開始之後…哥哥也會比較好下手的。」
即便妹妹如此提醒過我,此時的我…心中只有著憤怒,滿腦子想著要趕緊殺了牠們。
但我的四肢還是很小心翼翼的行動著。

我告訴自己,這是必經的過程…
千萬不能起身衝過去。

接著我來到離他們最近的樹叢後,眼前的男人全脫個精光,骯髒的東西不停地觸碰著妹妹。
雪白的肌膚與臉頰上已經留下的不少的液體,我相信…那只是唾液。

而那名女性也開始玩了起來,沒有一個人空閒下來。
果然是個婊子、無藥可救的婊子!


此時正是我要的時機。
當牠們在享受這一切時,不會有任何的防備心。

我站起身子徒步往前衝,短短幾秒的時間,我右手上的開山刀順利的接觸到第一個畜生。

特別去開鋒的刀,砍在畜生身上還有顯得有些吃力。
刀鋒嵌入頸部時的觸感,確實地回饋到我掌心上。
我覺得,我好像…笑了。

回饋到掌心上的觸感十分地令人舒服。
原來砍在畜生身上是如此地…有快感啊!


在牠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我再朝著第二個男子頭部砍下。
但可惜的是,頭蓋骨比想像中的還要堅硬,並沒能完全砍下。
大概只砍了半顆腦袋的程度吧?
不過這並不要緊,這樣的傷口牠一定沒有辦法活下去。

剩下5名男子,其中一位倒下的男性剛好壓住了那名女子。
牠們開始大喊著救命並拔腿四處狂奔。

但這裡的地,可不是那麼的好走。
其中2個男人赤裸著下半身正凌辱著妹妹,沒能馬上行動。我將這2人放在一旁,往一旁看去,挑選看起來行動力較強的人先下手。

那3隻畜生逃跑時,沒有經過大腦思考。
3個畜生朝著同一個方向逃著,不意外地其中一位被樹枝絆倒,即便他立刻轉身想抵抗也來不及了。
手骨比起方才的頭蓋骨還要來的脆弱…或是牠的體型過瘦,奮力一刀下去,便讓牠的雙手掉落在雜草上,胸口也破了一個大洞。

哀號聲劃破夜晚的天空,跑在前頭的兩人也停下腳步回過頭來,似乎是想拯救同伴。
  「你、你以為!你以為做這種事不會被警察抓嗎!」
其中一名男子用著顫抖的聲音對我喊到。

  「警察?我哪管那麼多…」
一想到這些都是為了妹妹
一想到這是在執行正義
一想到這是讓世界更加美好…我的嘴角不禁上揚了起來,咧嘴大笑著。
  「比起你們做過的那些事,這根本不算什麼!」

牠們的雙眼映出我此時的表情,看起來…我似乎非常地愉悅。
相較之下,牠們臉上只充滿著恐懼。

  「哼…你、你沒看見你妹那麼開心的幫我們嗎!我們只是各取所需罷了!」

  「我和妹妹…可沒有一刻是這麼認為的。」

  「那是你這個噁心妹控在亂想啊!有什麼誤會我們願意跟你解釋,先放下刀,大家都是文明人,好好談一定能解開誤會的!」

  「誤會…你說的也是呢,說不定真的有什麼誤會,我就聽聽你們怎麼解釋吧。」
我隨手將開山刀扔到一旁。

牠們無法置信地瞪大雙眼杵在原地。
我則一步步慢慢地靠近牠們。
  「說吧,我會仔細地聆聽……」

像是被嚇傻的小朋友一樣,牠瘋狂顫抖的雙手連手機也拿不穩,過了幾秒鐘才好不容易打開手機螢幕。
我想…大概是想報警吧。

而我,趁這瞬間抽出口袋裡的水果刀,劃破牠的喉嚨。
  「我會仔細聆聽你的哀號聲啊!」

站在一旁的男子朝我揮了一拳,想當然的我並沒有多餘的體力閃開。
光是掏出預藏的水果刀與劃破喉嚨的力道,我哪來多餘的體力去閃避呢?

不過…
那一拳並不怎麼疼。
看著牠那顫抖的身軀,大概是個不擅長打架的人。

雖然這麼說別人並不太好…因為我自己也是很少打架的傢伙。
只是…為了這個世界、為了妹妹,不拚上自己的一切怎麼行呢?

我用盡全力地,將手中的水果刀插進牠身體內並順勢將牠壓倒在地,接著不停地抽插著牠的胸口,就像牠們對妹妹做過的事一樣,毫無保留地讓牠體會到…妹妹受到的一切。


當寧靜的夜晚歸來…鼻腔內不再聞到廢棄公園的臭味,只剩下滿滿的鐵鏽味與說不出的噁心感。
不過…這份心情……完全勝過鼻子聞到的臭味,這份前所未有的成就…我稍微地…淨化了這個世界!

我帶著興奮的微笑,快步走回妹妹那邊。
原本兩名男性沒來的急逃跑,一個已經暈厥在地,多半是因為…那個扭曲成異狀的『性命』造成牠暈厥的吧。
我想了一下,大概是妹妹親手把牠的『性命』擰成那樣的吧。
我將背包中的飲料參入安眠藥,灌進這個可能還活著的畜生嘴裡。

至於一旁的男性則是被妹妹活活捉住『性命』地僵在原地。
唯一一名女性被屍體壓住嚇的不知所措,連個哭喊聲都沒有…也許是想裝死吧?

  「抱歉呢,讓妳久等了…我最愛的妹妹。」
我撫著妹妹黏膩的身軀,試圖抹去她身上的髒污…

妹妹搖了搖頭,露出微笑地和我說
  「哥哥辛苦了,這兩個人…怎麼辦呢?」

  「嗯…主謀是哪一個?」

妹妹右手扯了一下牠的『性命』。
  「這個和旁邊那女人都是。」

我走到旁邊那個婊子面前,一把扯了牠的頭髮將牠的頭抬起來。
牠臉上滿是泥沙與淚水:
  「我…我什麼都沒做……拜託不要殺我…」

  「我會視情況考慮留你一命,想活下去的話最好別想逃。」
牠膽怯地點了點頭。

接著我拿出背包裡準備的一些工具,將牠確實地綁在一旁的樹幹上。

  「再來是…你吧?」

由於妹妹手握著牠的『性命』,完全不敢亂來地乖乖被我綁住四肢。

確認這兩人沒辦法逃走也沒辦法反擊之後,我拿出背包裡的衣服與三瓶水和毛巾遞給妹妹。
接著妹妹背對著我開始用著手上僅有的物資稍微清洗身上殘留的髒污。


接著我面對著那名主謀。
  「你知不知道…眼球背面連接著幾條神經呢?」

  「…啊、啊?我怎麼可能知道!」

  「除了在場的人以外,還有誰侵犯過我妹?」

  「我怎麼可能、知道,我只是個中間人罷了!」

  「…是哦……」

我翻了翻背包,拿出小湯匙,寬度大約與眼球的寬度差不多…準備了這個真是正確。
我撐開他的左眼皮,將湯匙從上眼皮的縫隙中插入…

  「等、等!我真的不知道啊!」

雖然,牠試圖阻止我。
但我怎麼可能停手呢?

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哀號聲與抽搐的四肢。

  「哥哥你可不要一開始就把牠玩壞哦…」
妹妹套上我給她白襯衫,蹲坐在我旁邊。

  「這應該不至於吧…比起妳剛才那樣,溫柔上千倍了。」

  「嘿嘿~捏破時其實滿紓壓的哦。」

我撫著妹妹的髮絲,一把將她抱進懷裡。
  「抱歉呢…害妳又一次的被沾汙了…」

  「這沒什麼…哥哥願意為了我…做出這些事,我那一點犧牲根本不算什麼。」

  「可是…」

  「再說,哥哥會把人家骯髒的地方,全部舔舐一遍…這樣一來,身上就只會有哥哥的味道了。」

撫著妹妹的全身,我巴不得現在就用愛補償妹妹…
但身上全是鐵鏽味的現在真的沒有太大的興致。
而且眼前這位主謀的哀號聲,真的很刺耳。

接著妹妹離開我的懷裡,白色的襯衫染上我身上的血漬。
她蹲著面對眼前的主謀。
  「吶,我的身體…你玩的開心嗎?」

剩下一隻眼睛的牠,沒有看著妹妹的臉,反而是盯著妹妹雙腳間的縫隙。
  「我…我也是被迫的啊!」

  「但是你的視線…看起來可不像呢。要不要連右眼一起挖下來呢?」
妹妹撿起地上的湯匙,在牠右眼前晃啊晃的。

  「對、對不起我是說真的啊!」

  「算了…要是你太快死掉我也是會很困擾的,總之…把你知道有關我一切的都說出來吧。」

  「我就說了我不知道啊…」

妹妹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我可是被你侵犯了好幾十次好幾百次…你怎麼可能不曉得呢。不過沒關係…人家會讓你自己說出來的。」
溫柔的話語結束之後,我和妹妹用盡之前想過的凌虐手法逼牠說出我們想知道的一切。

當然…我們盡可能的留意下手輕重。
讓牠清醒的意識維持著。

夜晚的時間過的非常緩慢…
約三小時之後,我們要的答案都已經從牠口中挖出來了。
同時,牠也已經不是原本的牠了。

打從半小時之前,一直複誦著「拜託…讓我死的…痛快一點」
妹妹也很有良心的,拿出背包內的工具。
重演當初被侵犯時的場景,直至牠失去性命的感覺。

最後拿著鉗子,夾住牠的性命
一點、一點緩緩地拔斷它。


此時,妹妹的臉上露出久違的微笑、充滿了幸福的微笑…

實踐了我們的正義之後,妹妹站起身子伸了個懶腰。
  「接下來呢?」

  「輪到牠了吧?」
我們看向被綁在樹幹上的婊子。
目睹方才一切的婊子,一開口便是希望我們直接賞牠個痛快…但,這怎麼可能呢。

打從一開始欺騙妹妹到KTV
接著找人侵犯妹妹的罪魁禍首
害的妹妹染上愛滋的元兇
斬斷我們未來的兇手
破壞我們幸福的惡魔

面對畜生的我們,很溫柔的讓牠吃下安眠藥。
接著我扛著牠,放上廂型車。

家裡地下室原本是為了練習音樂而建設的,隔音效果十分地卓越。
現在那間地下室,將成為牠未來的住所…
每天、每天、每天都要讓牠用身體明白,妹妹究竟經歷過怎樣的生活。



  「嗯…妳覺得這樣,就夠了嗎?」

  「…最好是…能把所有侵犯過我的人都處理掉…但是,現實並不允許我們這樣吧。」
事情鬧得這麼大,想逃出警察手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這點我們早已有了心理準備,所以才計畫成這樣,一次處決一票畜生。
  「所以,這樣就夠了。剩下的時間…是留給哥哥的。」


我們將刀械全部留那名暈厥過去的畜生身旁。
雖然看起來並不怎麼真實,但…至少,能夠拖延一些時間吧。


我開著牠們留下的黑色廂型車,載著妹妹和那名婊子回到家中。
屬於我們倆個溫暖的家。

我們將婊子抬到地下室之後,確實地將她四肢綁在椅子上之後拿出各式各樣的工具。
  「總之…趁她還沒醒來…把東西放好來吧。」
由於我並不瞭解那些東西的極限,就只是…盡可能的放好它們。
在短時間內讓牠體會妹妹的感受大概就是…這樣吧?

  「…哥…這樣弄…一下子就會壞掉的吧…」

  「是嗎?反正…時間也不多,壞掉就算了吧。」

  「…也是。」
數十分鐘之後,工具已經放置完成。
也許是安眠藥的藥效太強…牠現在還沒醒來。


  「總之,先一起洗個澡吧。」
我提議道。

  「可是等會…又會髒掉的吧?」

  「等牠醒來還要一段時間,先讓我…彌補對妳的愛吧。」

  「…嗯。」
妹妹露出燦爛的微笑,點了點頭之後脫下身上唯一的襯衫,攜手與我一起走回一樓浴室。

要是沒有這一切,我肯定…享受這份微笑,享受半百年之久吧。

可惜這個世界沒有正義…
必須用未來,守護自己、守護最愛的家人…

浴室裡的流水聲從未間斷過
我跪在她面前,舔舐著她每一寸肌膚
讓她全身上下只留有我的氣味
含著她的髮絲,確確實實地將她的一切洗淨

染上鮮血的身軀,由妹妹的雙手替我清洗
接著在用微微隆起的嫩肉,在我身上抹上她的氣味

將自己的一切,交付給對方…
我是妳,妳是我。

  「現在的我…在哥哥眼裡乾淨了嗎?」

  「…那是當然的。」

水流聲停止之後,寂靜的夜晚聽得見她的呼吸聲…
貼在她胸口上的右手,確實地感受到她的心跳…那是…緊張時,才會有的心跳…
我想…她是擔心自己是否會沾汙我,才會有這樣的心跳吧。

我拉著妹妹踏進浴缸內,將她緊緊抱在胸前,將自己的心跳聲…傳遞給她。
  「現在的妳,就像一片白紙一樣純淨、如櫻花般的美麗、散發著鮮花的芬芳…讓我,好想趕緊品嘗妳……」

  「…人家現在也…很想趕緊被哥哥給填滿…」
髮絲上的水珠沿著側臉滑進浴缸。
雙肩與肌膚透因熱氣而染上紅暈…不禁讓人想要咬下一口品嘗那份鮮甜。

  「我會把我的愛,徹底的給妳。」
我拉著她的手,將她右手貼在我胸前
  「要是不夠…我的心,也能獻給妳。」

聽見我的承諾、觸摸著我的心底…
妹妹淡淡地笑了一下,接著親吻著我,交換著嘴內的唾液。
將她的水…充滿我體內。
也將我的水…注入她體內。

漆黑的浴室內,透過微微的月光照耀可以清楚底看見水氣。
現在的世界,只有我和妹妹的聲音。
我所接觸到的一切,只有妹妹。

不論我們剩下多少的時間都不要緊…
我們要將一輩子的幸福、一輩子的愛,在這最後幾天徹徹底底的給予對方。
即便那份愛已經從彼此的體內溢出,也要持續的愛下去。

染上愛滋、成為殺人犯的我們,並沒有多少未來。
因此…愛就算溢出,也得不停地愛下去。
讓彼此無法忘卻這份幸福。

讓這份幸福綿延至下輩子……
直至我們再一次相見。



  「哥、哥哥…人家…還要更多、更多……」

  「嗯,這一點愛…還遠遠不夠吧。」
即便我們之間的愛已經溢出,還是覺得不夠…
還要再更多、更多的愛,才能夠彌補這幾年失去的一切。
即便彌補了過去…還有明天、後天、大後天……以及未來的愛。

  「嗯…再愛人家…更多吧!」

在深深的一吻之後
我們繼續沉靜於我們的世界之中
盡情的…將愛,給予彼此。




Fin~



筆者廢話:
想了許久…最後還是決定加上年齡限制比較妥當。
對於年齡還不到的朋友先說聲抱歉了。

對於劇情所需…很多言詞我真的想不到有什麼更好的隱喻來形容。
詞窮的筆者在此QQ..

如果你覺得這樣的言詞還是過激,請告訴我一下。
私信or直接留言都可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958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9 篇留言

Renart
寫得非常解恨,好棒!

08-16 04:22

羽玥翎♥❤ 莓香
[e16]08-17 06:15
A2266604
也太長了ㄅ

08-16 04:55

羽玥翎♥❤ 莓香
7000字左右ㄅ08-17 06:15
諸葛
解好解滿!慢慢的就有妹控了!

08-16 05:06

羽玥翎♥❤ 莓香
妹控萬歲[e19]08-17 06:15
漣漪
看完之後連我都快黑化了

08-16 07:01

羽玥翎♥❤ 莓香
太黑了是嗎[e21]08-17 06:15
空氣感澀葉
哇塞,居然真的是極端黑化文欸
我真心好奇小妹到底是什麼程度的兄控
诶嘿☆(ゝω●)

08-16 08:23

羽玥翎♥❤ 莓香
黑到炸的文[e6]
什麼程度的兄控嘛....大概就是,人生不能沒有哥哥/妹妹的程度吧[e5]08-17 06:16
C1rno9
為什麼我看完有種莫明其妙的爽感呢...

08-16 10:28

羽玥翎♥❤ 莓香
也許....你喜歡這種黑掉的劇情(?08-17 06:17
星光廚✨萊莎
這樣的結局雖好但又令人心痛..

08-17 07:46

羽玥翎♥❤ 莓香
看來是有點太黑了…08-17 20:37
祈羽欣
好黑好感傷

08-17 09:31

羽玥翎♥❤ 莓香
偶爾來點不一樣的口感08-17 20:38
北斗七星
看完之後整個人興奮起來惹ʕ ∗ •́ ൧͑ •̀ ∗ ʔ

08-17 10:55

羽玥翎♥❤ 莓香
怕……為什麼會興奮…08-17 20: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bb85123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CWT49 展車&... 後一篇:[達人專欄] 【妹文】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ron0815運動
今天先節奏光劍EXPERT+ 然後VRChat日常 https://www.twitch.tv/lolikami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