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玻璃星》卷二 謠之四 盤問

作者:亞米珞│2018-08-14 15:51:27│贊助:14│人氣:414

       翌日,一縷柔和晨光透過落地窗灑入室內,清脆鳥兒鳴叫不絕於耳。

       徐徐微風透過窗戶輕撫躺在床鋪中青年的臉龐。

       半晌,他撐起身子,長髮與薄被隨著他的動作滑落,疑惑地環視四周,發現不知何時他已回到家中。

       他怎麼會在他的房間裡?

       而且他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會一點印象也沒有?

       扶著前額,努力回想那段模糊的記憶。

       他記得他尾隨那堤到圖書館,對方做了奇怪的舉動沒多久,西司開門迎接……接著珞忽然從他身後冒出來……然後……想不起來,那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回想途中,他聞到一股淡淡清香。

       「咦……這味道……」

       艾利希朝窗台望去,昨晚隨手放置的植物大百科上放了一朵黃色鬱金香。

       拾起鮮花凝視半晌,面露困惑地拿起書籍開始查閱。

       盯著花語,他不由得感到頭痛。
    

       黃色鬱金香——珍重、抱歉。
    

       珍重、抱歉?

       不管是昨日今日的花語,他真的不知道那堤到底想表達什麼。

       這是要他解謎語?

       闔上書本,他看著青色書封,輕嘆了口氣。

       就算去問那堤,大概也是白問。這麼想著,腦中浮現那堤那張冷冰冰的臉,看他的眼神總是那麼淡然,完全摸不清他心裡都在想什麼。

       「把書放回去好了……」

       他先將書本擱置一旁,仰手撥攏長髮,在側邊束成馬尾。

       站起身拿好書,便打開房門往書房走去,途中不忘把鮮花插進花瓶中,為繽紛花彩增加一分色彩。

       放好書之後,正想找一本讀物來打發時間,聽見大門開啟的聲音,接著傳來西司的嗓音。

       西司?

       他來他家做什麼?

       艾利希收回手,背靠門邊牆面,警戒地聆聽一切動靜。

       聽腳步聲,有兩個人。

       另一個人是……

       「那堤,你今天要來我家嗎?」

       「……也是和昨天一樣的時間嗎?」

       「主要是看你有沒有空,我和珞都會把你想看的東西準備好,這樣討論的時候你也會比較好理解。」

       「嗯……噗哈哈哈!」

       「你在笑什麼?」

       「只是想到珞滑稽的講解,後勁太強,想到都讓我會心一笑,太搞笑了……咳咳!。」

       「你今天說太多話了,身體會撐不住的,要不然你今天休息,過幾天再來我家也可以,身體要顧好……」

       話未說完,那堤一手摀住西司的嘴,擺出噤聲手勢,以防他把不該說的事情洩出來。他靠近對方耳邊細語。

       「我哥在附近偷聽……」

       西司聞言詫異地張大眼睛。

       有時候,那堤真不知道該怎麼說西司,對事一心投入固然很好,但就是太沒防備心了,不管受了多少次傷,依舊不記取教訓,一直犯同樣的錯。

       難怪珞寧願累死自己翻遍島嶼仍執意到處尋找老愛搞失蹤的西司,也不願把他丟在外面搞出嚇死人的奇葩事蹟。

       照這樣發展下去,珞真的會變成全年無休的良家保母。

       鬆開按在對方嘴上的手,那堤恢復正常音調詢問。

       「……珞知道你來陪我回來嗎?」

       西司露出大大的天真笑容。

       「我把他關在衛生間,自己偷跑出來。」

       「……」

       唉,連等都不用等,現在根本就是職業保母了。

       那堤不禁搖搖頭。打從心底可憐起珞來了,他真不是普通辛勞,西司要是心血來潮跑去自由行,那股衝勁可是連傳說生物《大象》也拴不住啊。

       「他總是被我鎖在衛生間,我也很好奇他怎麼會對人這麼沒防備。」

       「……」

       不,論防備心你比較嚴重。

       而且他也很好奇西司為何老是喜歡把人關在衛生間?

       要是讓珞聽見西司說的話,他相信珞絕對會很火,還不是普通火大。

       「……」

       躲在書房的艾利希沉默了。

       「西司,我想先休息了,若有時間我會去你家拜訪的。」

       那堤說這句話的同時,一邊眼神暗示對方。他這句話是故意說給他哥聽的。

       西司會意過來,和他道了聲再見後,便轉身離去。

       關上門,艾利希故作沒事的模樣從書房走了出來,環著手臂,倚靠牆看向自家兄弟。

       「剛才來我們家的是西司嗎?怎麼不請他進來坐一會兒?」

       那堤秒速變成面癱,轉過身,一反方才略有起伏的語調,語氣平淡開口。

       「偷聽是非常不可取的行為……」

       「你今天怎麼沒去上班,輪休昨天就休完了吧?」

       喘了口氣,那堤道出他這時間不上班出現在家裡的原由。

       「……今天請人代班。」

       「代班?可是你的工作……」

       注意到對方的狀況,他也不打算再多詢問些什麼。但該知道的事情還是得有所了解。

       他明白對島嶼來說,世界樹管理者是何等重要。

       可是換一個角度來想,那堤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有三百六十天都待在岡位上,平時也很少回家都住在協會宿舍裡,和他這個大夜班加補其他時段班還能天天回家補眠的人相比,真的幸運很多。

       「今天身體不太舒服,上層請我回來休息幾天……等回復到最佳狀態在回崗位……」

       他總不能說是因為昨晚說了太多話,又高估自己的身體狀況,硬是把他哥給揹回家。結果可想而知,精神身體狀態不佳,不僅會為工作造成不良效果,增加同僚們的負擔,更是拿島嶼人們的生命開玩笑,所以他的頂頭上司二話不說直接請他回家休養,回程時巧遇前往世界樹祭壇的西司,見他身體不適,便一路陪伴他到家。

       「是嗎?」

       「沒事的話……我就先回房休息了。」

       語畢,那堤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向自己的房間。

       艾利希沉默不語,垂下眼。

       原本打算等對方情況稍微好轉再來問剛才的事情,只是人啊,有時還是會管不住自己的嘴。

       「你們昨晚在討論什麼?」    

       準備握住門把的手停頓了下,那堤沒有回首,盯著門板沉聲回應。

       「……我們討論什麼不干你的事。」

       「當然干我的事,我可是受害者,有權了解你們到底在搞什麼。」

       聽到對方語氣不佳,艾利希心中的火湧了上來,努力維持平和聲調。

       「那堤,我們是一家人,談話的時候不應該有火藥味。」

       「下次……我會注意的。」

       開了門,看也不看艾利希一眼,那堤走進房關上門,還不忘上鎖。

        「……唉,我到底該拿那堤怎麼辦?」

       回想方才那堤和西司的互動,挫敗與不甘在艾利希的心中渲染開來。

       他哀傷的發現,他對那堤的了解居然不比西司他們來的多。

       寧願增加身體負擔也要跟朋友多相處,也不願和最親近的家人表露自己的情感,甚至是單方面的疏離。

       想要去關懷他,卻不接受家人的關切,他完全不懂他的態度和行為究竟能為他帶來什麼?

       在那堤心中朋友佔了很大的地位,不吝嗇給予朋友關切,把清冷留給家人,誰才是他的親人啊!

       他在外頭努力工作,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面對的竟是這樣的弟弟,內心不免感到痛心與酸楚。

       究竟是對那堤的體質感到心痛,還是再怎麼努力想要縮短和那堤的距離,獲得的仍是刻意疏離的心酸,他已經完全分不清楚了。

       饒起瀏海,艾利希倪眼那堤的房門,神情迷茫。

       那堤何時開始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到底該怎麼做……那堤才會拿下冰冷面具面對他?
    
    
       ◇
    
    
       又是這樣。

       那堤倚靠房門慢慢滑坐在地上,神情懊惱地深吐一口氣。

       為什麼他沒辦法坦率面對,總是用這種淡漠的模樣迎向家人。

       那是他的親人,怎麼就是無法像面對西司他們的態度來對待他哥?

       家人之間的相處不應該是這樣的……

       垂首望著自己置於膝上的手背,鼻頭酸澀,眼前的景色被水霧模糊焦距。

       承受不住的淚水從眼眶溢了出來,滴落在手背上。

       「……眼……淚?」

       他看著四散的淚珠,開了口發現出聲艱難,聲音有些顫抖,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直冒冷汗。

       「……!」

       ……要趕快把情感壓抑下去,不然身體會不堪負荷的。

       按著胸口,閉上眼努力把情緒降到最低,放慢呼吸速率。

       過了半晌,將身體調整回平衡點之後,他放下按於胸前的手,輕吐一口氣。

       那堤放鬆身體,頭側靠門旁矮櫃,微冰的涼意傳至臉龐。

       半睜開眼,凝望著滿是乾燥花與草葉的臥房。

       上次哭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他已經不記得確切時間,久到不知從何開始算起。

       那堤眼神游移,目光落在矮櫃旁的乾糙花,他腦中浮現那朵花的花語。

       風信子的花語是對不起,請原諒我。

       連續兩天流露太多情感與言語方面的交流,精力消耗太大,他想起身卻使不出半點力氣。

       好累、好想睡……

       濃烈的疲勞感壟罩全身,眼皮變得沉重,不一會兒時間便沉沉睡去。
    
    
        ◇
    
    
       中午時段,艷陽高照,天氣熱到大多人寧願待在戶外玩水消暑,沒有多少人願意到復古圖書館悶上加熱。

       即使打開家中所有的門窗促進空氣流通,悶熱感也沒因此散去多少。他們只好到附近的林蔭下乘涼。

       「好涼,這種天氣果然還是躲在樹蔭最好。」

       珞整個人歡樂地躺在草地上,深深吸了一口氣。

       看著很沒形象躺在那裡的人一眼,站在不遠處的西司眉頭微微一皺。

       「別躺在地上,小心被蟲咬。」

       「不會啦,我才不會那麼衰,要是真的被咬再去擦藥就好啦,擔心什麼。」

       有生以來從沒被蟲咬的珞,不太在乎地應了聲。

       「如果做每件事都要操心的話,總有一天會累死自己。」

       「別人會操心,表示還有人關心你。」

       「這一句我原封不動還給你,如果你有天能不讓我操心四處找人,我肯定會感動到痛哭流涕。」

       珞環起手撐著後腦勺,閉起眼故意不去看對方,止不住笑意的嘴角上揚幾分。

       西司沒好氣的看了對方一眼。不理對方直接飛到樹椏上坐著吹自然風。

       「喴,西司。」

       仰望樹椏上的人,珞笑喚了對方一聲。

       「什麼啦。」

       倪眼樹下的人,西司語氣不善地回應。

       「小心被蛇咬喔。」

       珞露出一抹戲謔的微笑。

       「你別詛咒我啦,很缺德耶!」

       「哈哈哈!」

       不把西司的怒氣當一回事,珞聞言頻頻大笑,像是聽到今年最好笑的笑話一樣,笑抱著發痛的腹部蜷縮成蝦狀仍不止笑。

       「喴,你會不會太誇張啊。」

       額冒青筋,西司瞇眼瞪著底下縮成團的某人,正考慮要不要折幾根樹枝往對方身上扔的時候,一抹影子從他從他臉上飛過,他下意識頭往上一抬,看見據說正在休假的寰守獵人朝他們飛來。

       西司心中一顫,擔憂對方會不會是為了昨天晚上珞打昏他的事情來找他們算帳,若真是如此,外出避暑真是今日做過最差的決定。

        「珞……珞!」

       西司大聲叫著對方,不知是真的笑得太開懷還是裝做沒聽到,根本理都不理他的呼喊。

       現在要不要乾脆把珞丟在這裡,自己去找個地方躲起來?

       可是這樣也挺缺德的,而且艾利希肯定也看到他了,躲起來也沒用。

       經過一番斟酌之後,他輕嘆口氣,乖乖處在原地等待大魔王的來臨。

       畢竟他昨晚沒有及早發現珞的行為並加以阻止,所以他也是同罪。

       來訪者一落地,抬頭看了樹上的西司一眼,朝地上用力一指。

       做好大難臨頭心理準備的西司依照對方的指示展翅落地,站在樹旁在心中為珞默哀三秒鐘。

       只見艾利希清了下喉嚨,珞依然持續笑他的,完全沒發現他即將大難臨頭。

       艾利希露出比平時更加和藹的微笑,吸了口氣,大吼一聲。

       「珞!」

       原本高亢的笑聲逐漸轉低,珞抹了一把眼淚,看見駐足在眼前的雙腳,他下意識抬頭一看,歡樂的氣氛赫然中止。

       「哈哈,什麼……啦……」

       珞滿臉黑線,抽了抽嘴角,與來訪者相互對望。

       哇咧!有沒有這麼衰!

       可別跟我說是來找他算昨天那筆帳的啊!

       「……呃,艾利希,你今天氣色真好。」

       嚥了嚥口水,珞嘴角抽搐強逼自己笑打了聲招呼,冷汗直流。

       西司倪眼一旁的珞,不由得一陣心驚。

       哇……珞也笑得太可怕了吧,眼神看起來根本已經死了。

       「我、我說西司,艾利希來了你怎麼不跟我說一聲?」

       珞動作有些僵硬地把目光轉向樹旁的西司,語氣結結巴巴地詢問。然而西司一臉無辜聳聳肩,壓抑心中的驚恐情緒,讓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平淡,垂在身側的手卻止不住顫抖。

       「我叫過你了,是你自己沒聽到,不能怪我說我沒叫你。」

       「今天我是來找西司的,要是可以的話也想和珞好好聊上幾句。」

       艾利希說著,臉上的笑容更加和藹可親。

       他的笑容看的西司心驚膽跳,臉上掛滿黑線。

       「艾利希先生,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基於自我保護和護短心理,珞坐起身仰望對方,可惜效果不彰。

       「哎……艾利希,既然你是來找西司,可以別理我直接去和他聊聊也沒關係。」

       西司聞言瞪了對方一眼,不知道是誰手持棍棒偷襲擊昏人民保母,對方才會用如此可怕的表現上門。

       「因為不跟你打個招呼就逕自和西司說起話,對你也不太好意思。」

       「哈哈,這樣啊……」

       聞言,儘管掛著虛弱的微笑,卻是氣到在心裡狂唸對方。

       不好意思!你用這種準備去和惡棍大幹一場的表情對待他也好意思!

       「天氣這麼熱,到我們家坐的話也很悶,要不然我回家拿一些冰涼茶點過來好了。」

       實際上是想趁機逃跑的珞,就算只能回家準備點心也算是種短期避難,可惜他的期望沒能如願。

       「不了,這樣太麻煩你了,我們直接在這裡談吧。」

       說著艾利希走到西司對面一小段距離席地而坐,微風掀起他的瀏海露出底下那雙凌厲的雙眼。

       西司見狀深吸了一口氣,默想了幾句祈禱平安的禱文,鼓起勇氣正襟危坐。

       「……」

       珞苦著一張臉跟著坐到西司旁邊,卻被對方嫌熱遭推開一小段距離。

       沉默半晌,艾利希才開口,語氣平和的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對了,西司你今天怎麼會跟那堤一起回我家?」

       聽到對方的詢問,西司暗自鬆了口氣,卻不能因為這種稀鬆平常的問題就放鬆大意,這或許是對方用來試水溫從中抓紕漏的方式,精彩的問題肯定還在後頭。

       「你是說這件事啊,因為我早上到世界樹祭壇去看我的……雙親,剛好看到那堤被其他管理者攙扶走進管理室,原本打算等拜訪完雙親之後再去看他的情況,結果就從另一名管理者那裡接到送那堤回來的請託。」

       「西司,謝謝你,我真的很感激你送那堤回來。不過那個時候我人剛好在書房,碰巧聽到你們的對話。你好像有說會把那堤想要的東西準備好等他過來,你們說的『東西』是指什麼?」

       相較於艾利希看似無害的溫和口吻,西司對他的委婉說詞感到一陣惡寒。

       哇,還真的被他猜對了……

       見狀況不太對,珞連忙笑著代替對方回答。

       「原來你說那個啊,因為那堤說他想要跟我們借古植物辭典……」

       「我是在問西司,不是在問你,珞。」

       不等珞說完,便被艾利希拒收回應,他的目光仍停留在西司身上,沒有因對方中途插進來而接受他的說詞。

       「……」

       珞的笑容頓時僵在臉上,他尷尬地笑了幾聲,然後朝西司投以「你加油吧」的眼神。

       當下,西司真是想哭也不能哭,救兵沒了,若是稍微走錯一步,他們全員的下場可能都會很慘。

       「因為他說他不想在人多的時段來借書,想等閉館再過來跟我們拿書,不過他要找的其中幾本年代過於久遠不太好找,可能要多花點時間來準備。」

       聽著不擅說謊的西司扯出來的謊言,他都想跳起來為他拍手叫好了。只可惜,謊言是傷人傷己的行為,為了自身安全著想不使用才是最好的選擇。

       況且他們之間的協議絕對不能洩漏出去,要是被大魔王知道可就玩完了,不只是夢想沒了,往後可能都得在觀察所度過餘生,老頭子的所作所為說不定會被公開,從此成為受人們憤恨的對象,這未免也太悲慘了吧……

       說實話艾利希也挺會挑人的,專挑不喜歡扯謊的西司來盤問。

       「很重要嗎?」

       珞坐在一旁焦慮地拔草,他什麼也不能做任由艾利希質問西司,從中套出他想要的訊息,而他也在對方的話中嗅出不對勁。

       他在丟坑給西司跳,不知道西司有沒有聽出對方的意思。

       珞一邊祈禱西司千萬別上當,然後祈禱艾利希回去的時候被石頭拌倒,跌個狗吃屎,就算是把臉摔出瘀青他也爽!

       完全不知道珞的祈禱已經轉到奇怪的地方發展的西司,往珞最不希望的方向前進。

       「那堤真的很喜歡植物類型的書籍,我認為這對他來說是相當重要的。」

       西司自認為自己能盡其所能地避開話裡的陷阱,卻沒發現他早已掉進對方設好的深坑。

       「重要到要把我給打昏的程度?」

       抓到對方露出的尾巴便死抓著不放,直到對方把所有事情吐出來為止。艾利希臉上依舊掛著笑容,當他看著西司的時候,那雙凌厲的眸子卻變得冰冷起來。

       聽到艾利希的進階詢問,不只西司錯愕呆愣了一下,珞更是整張臉都黑了。

       完了、完了、真的完蛋了!

       艾利希一但發揮他的職業精神,追根究柢起來可不是鬧著玩的!

       乾脆把小石子混進小草堆裡,往艾利希臉上丟過去,趁機把西司抓回屋裡門窗緊閉,寧願變成清蒸料理,也不想被對方抓去從頭刨到尾。

       「明明是白天就可以完成的事,為什麼要拖到閉門時段,是什麼事情這麼神秘,能不能讓我了解一下?」

       艾利希環起手,笑彎著眼看向西司和準備耍小動作的珞。

       「還有,當時貼在門上的紙寫了什麼?為什麼那堤看完還得揉成團收在身上,難道是想在其他地方銷毀證據?你們幾個到底在隱瞞什麼事情?」

       他輕笑一聲,眼中沒有絲毫笑意。

       「珞,要是你不想被我過肩摔的話,就別朝我扔東西。」

       被發現他的小心思,撇過頭不悅地嘖了一聲,默默鬆開握住偷襲用物的手,然後抹開露出裡頭的小石子。

       他暗暗竊笑,以為揭開就沒事了嗎?他的把戲可不只這一招。

       從職多年的艾利希當然不認為珞的把戲只有一樣這麼簡單,一般有心者可不會只準備一項計畫,風險太高。通常都會多加幾條預設方案,以防第一方案沒了,還有第二、第三方案可以替換。

       一次搓破就太可憐了,看他到時還能搞出多少花招吧。

       「被人從背後偷襲,真的很痛你們知道嗎?」

       西司聞言抿起唇,垂首小聲地和珞勸說,臉上的表情卻不是這麼回事。他不希望討論的事情因為他們的原因曝光。

       「沒辦法,做了壞事就勇於承擔吧,珞。」

       撇見對方苦澀糾結的容顏,原本想訓人的話到了嘴邊硬是被珞吞了回去,改說另一句話。

       「你也有參與,所以你也是共犯。」

       「噢?西司也有參與?」

       艾利希饒有趣味地盯著西司瞧,西司參與其中讓他很是意外,他平時不是常搞失蹤,不然就是在某處當獨行俠,從不見他加入過什麼團體活動,更不用說是偷襲一事。

       他的神情看得西司心裡掀起驚滔駭浪,艾利希先生這次真的很火大……多起來也沒用,很快就會被抓去面對現實。

       放棄躲藏念頭,西司扯出勉強的笑顏。

       「不是啦,你昏倒之後我和那堤一起把你帶進屋裡……」

       雖然是從衛生間進去……

       「是這樣嗎?」

       見不精通那方面領域的西司都這麼說了,而且他的表情看起來也不像是在說謊,艾利希又試探地問了聲。

       「真的是這樣,他沒理由騙你,他和那堤把你帶回我們家,況且偷襲你的人是我不是西司,別這樣一直針對他行不行啊!」

       一旁的珞看不下去,跳出來護著他的家人。

       見狀,艾利希的笑容更深了。

       「哼嗯,我也該來和珞好好聊一聊呢。」

       話鋒一轉,珞不禁懊悔自己嘴快找坑跳。這下可好了,偷襲的機會沒了,還得面臨艾利希的盤問,希望他不要又表現出前天的暴力行為。

       「我想那可能是小朋友亂貼東西吧,那堤應該是看到才會把它撕下來收在身上?你會不會是想太多了,不要做些奇怪的猜測,對自己的精神會比較好。」

       珞聳了聳肩,試圖裝作不太瞭解的樣子,和剛剛吸大氣的模樣相差甚遠。

       不把珞後半段的話當一回事,艾利希繼續他的友好談話。

       「為什麼是收在身上而不是放進附近的紙類回收箱?」

       「他後來有把那張紙轉交給我們,我看過之後確認是小屁孩的塗鴉,直接把它丟進垃圾桶裡了。」

       扯謊扯的很隨意的珞,淡淡一笑,眼裡滿是不安。

       「那麼我能跟你一起回去看一下那張紙嗎?」

       艾利希的回應完全在珞的意料之中,他淡然地吐了四個字給對方。

       「在火堆裡。」

       珞暗暗竊笑,為了不被追查到證據,他今天特意起了大早去追早班垃圾車,他就不信艾利希會為了找證據跑去灰燼堆裡找尋不可能的希望。

       「嗯?」

       「你們回去之後,我就把回收箱裡的紙全送給垃圾車了。」

       「是嗎。」

       也許是認為成為灰燼的證物派不上用場,更不曉得珞的說詞是真是假,依艾利希對珞的了解,他為人還挺務實,但就是調皮好面子一點,他將信就信,持續他的談話。

       「樹藤。」

       珞聞言一楞。

       「什麼?」

       「那堤又怎麼會走到牆邊拉樹藤,窗門還會自動關一半,又有人來應門,說起來也真奇怪,好好的一扇窗怎麼會垂吊一條樹藤?又不是古老故事《長髮公主》裡的情節,你們說是不是?」

       經過一番詢問,艾利希更加確定那堤那時候的奇怪舉動,根本是在知會西司他們來訪者的到來。

       真是的,為什麼這歲數孩子們的想法總是如此有趣呢?

       「……」

       西司聞言啞口無言,現在這個狀況是要怎麼處理啊……

       珞努力維持臉部表情,心裡卻有一群大象在狂奔。他把臨時掰好的理由有條有理地說給艾利希聽。

       「喔喔,我前幾天在森林閒晃,無意間看到有一條樹藤被人截斷丟棄在那裡,我想說這個可以掛在某個房間外面當成是一種特色,畢竟我們家屋頂都長了一棵樹了,就算多了一條樹藤也沒什麼關係,而且來訪者眼中或許會當成是某種新奇創意,不過小孩子可就頭痛了,把樹藤當成玩具來玩,結果樹藤的一小部分卡在窗門縫裡,從內部不好處理,所以才請西司到櫃檯休息室看有沒有什麼工具可以使用的,我也沒料到那堤來取書的時候會去拉那條樹藤,窗戶也因為拉扯而關閉,況且西司也是聽到一聲巨響才會出去察看,而我則是以為是哪個無聊人士跑來亂拉,才會能軟棍出去嚇一嚇人,哪知道你忽然披頭散髮衝出來,誤認成是不請自來的怪叔叔,為求自保和保護家人……結果哪知道那個怪叔叔竟然是你……」

       聽完珞瞎扯的長篇大論,對珞長久以來的認識,艾利希認為珞應該是不會對自己說謊……畢竟這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好處,況且,那堤的年紀也和西司他們差不多,以那堤的個性來看,他會好奇跑去拉那條樹藤也沒什麼好奇怪了,這麼想,他也對偷襲和那堤行為一事感到釋懷了。

       「可能是我誤會你們了,忽然以這種方式來和你們聊天,對你們真的有點不好意思。」

       珞聞言眼角一抽。

       有點?你確定真的只是有點?他都快被你給嚇死了好不好,他還以為他的下半生都要送給觀察所了,上天保佑。

       不過老兄你也太單純了吧,這種亂掰的說詞你也信?你到底是有多弟控啊?

       或許是珞的表情太過明顯,儘管仍有不少疑點未詳細問過,艾利希也只將這些放在心裡,有時間再來查過一遍。

       「好吧……時間也不早了,那我也不打擾你們了。」

       輕笑一聲,艾利希站起身拍去褲子上的草屑,便展翅離開。

       經過一番折騰,茜色彼空延伸天際,為今日綻放最後一道光輝。

       「這樣算是度過魔王關卡了嗎?」

       西司望著逐漸退出視線範圍的身影,聲音顫抖地詢問整個人已躺平的珞。

       「希望如此……」


-------------------------------------------------------------------------------------------------------------------------
今天又來更新啦 ~ ~

《玻璃星》每周二,下午三點至五點間更新。若因事無法更新,會貼出公告。

若喜歡這篇故事,歡迎《按GP》、《留言》、《訂閱》。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亞米珞-165782670682284/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937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少昊
文筆很棒

08-15 17:29

亞米珞
謝謝你>///<08-15 17: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199612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玻璃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31003050喜歡科幻小說的巴友
【Lost Horizon】02_化蝶的瓷偶(2)更新啦,歡迎賞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