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Mirro.R.eality 實鏡 - 進化論(4)B

作者:夜遊魂│2018-08-13 07:22:28│贊助:0│人氣:16
10.
我平舉著手槍,右手握著短刀抵著握柄下輔助瞄準,
文件上寫的夠清楚了,剛剛碰上的那隻大概就是所內人工培育的研究組,
大概是發生了甚麼意外,以至於牠脫離了管制區,甚至造成了主研究室的破壞吧。

跟我不久前離開時一樣,除了地上的文件被我收走以外,
怵目驚心的血跡滿布整個房間,曾在這裡的研究者大概都遇難了,
這也能說明為什麼研究所會是關閉的狀態,
至於為什麼身為鑰匙的礦石會出現在山下的小鎮,這點還沒辦法確定。

站在被破壞的閘門口,我示威性的朝裡面的地面開了兩槍。
子彈擦過地面的火花在我眼中一閃而過,
那雙暗黃色的雙眼又在光源幾不可及的地方一晃而過,
值得高興的是除了那扇破壞的閘門,牠並沒有其他方式能夠進入研究室。

那種被盯著的感覺出現了,我知道剛剛那兩槍提起了牠的殺意,
那也是我預先開槍的目的,至少不像第一次的無預警,
有預警的情況下我應該能夠應付牠的攻擊。

我將短刀舉在身前,蹲低了身姿才踏進觀察室,
這次牠並未率先攻擊,我走進了黑暗的深處,
腳下傳來的觸感並不是剛剛研究室的地板,而是土壤的感覺,
大概是為了觀察習性而做的布置。

觀察室比我想像中的還大,
門口透進的光線異常的只能照亮光所照到的地方,其餘的地方都是一片漆黑。

在我走進漆黑的深處後,我終於感覺到那股殺意開始緩緩靠近我,
輕輕的腳步聲傳進我耳中。我搶在牠出手前先下手,
先是用短刀劃向腳步聲傳來的方向,再來才是開槍壓迫牠後退。

將左手的槍插回腰上,拔出另一把短刀,我搶近兩步,
我不想讓牠在後退時取得迴旋的餘地。

落空、落空、落空、不斷落空,但是我能夠感覺到牠在不斷的後退。
而且隨著我搶近的步數越多,牠的存在感就越來越明顯。

右手揮出的短刀被架住,一股大力從短刀另一端傳來,幾乎將我的手腕翻了過來。
我右腳後踏一步,將右手引向右邊,左手的寒光斜斜刺出,血腥味四溢,
同時右手的力量一輕,牠帶傷迅速的遠離我,只留下淺淺的血腥味告訴我牠的去向。

「嗚…」
遠遠的黑暗中傳來小小的吟嗚聲,我甩了甩短刀上的血漬,邁步走了過去。
牠拖著被我刺傷的腳向著研究室的方向走去,
但我停下腳步,將雙手擺在身前戒備著。

受傷的犬科生物都不應該這麼軟弱,更何況是為了與凍狼對照的研究組,
如果牠是為了讓我掉以輕心才做出這種舉動,我反而更應該戒備著牠的下一步。

不出我所料,牠聽見我沒有上當後便收起軟弱的姿態,
又一次的只留下淡淡的血腥味,消失在黑暗中。
我也只能摒住自己的呼吸,試圖在寂靜的黑暗裡找到牠。

我閉著眼,雙刀交錯在身前,牠身上的血腥味早已消失在無邊的黑暗裡,
刺中的那刀的手感告訴我牠絕對傷的不清,但牠是對照凍狼的研究組,
應該擁有令人驚愕的回復力,久戰不利,我必須要一擊致命。

"喀"
似乎是受傷的腳讓牠無法好好的行動,弄出聲響的瞬間牠停下了腳步,
但我已經聽出了牠的位置。

雙手手腕一翻,將短刀反握,我欺身向前,但從左右劃去的短刀被架住。
我撐住牠逐漸加強的力道,牠牙間的混著血腥味的腥風直逼我的臉,
我後仰並順勢壓低姿態,把牠前壓的力量導向左邊,
左腳向內讓了兩步,導開牠力量的同時藉著慣性轉身,
右手的短刀在慣性加速下,從右上斜斜劃出一道弧線,劃開了牠的後腳。

牠發出憤怒的低嚎,回身帶起了一陣強風,利爪落在我腳邊,
巨大的轟鳴聲就像震撼彈一樣在我身邊炸開,
目不能視、耳不能聽,我頓時失去了一切取得訊息的手段,
只能倚著身體的本能下意識的迴避著他的攻擊。

果然是以凍狼作為藍本,果然也擁有驚人的力量,我在心底苦笑著。

下一秒,一股寒意從左邊襲來,下意識的就將雙刀架了過去。
一陣巨力撞上短刀,透浸我全身,我毫無反抗之力的被擊飛了。

「哈…哈…哈…」
我躺在地上,消化著被重擊的疼痛感,
遠處傳來牠粗重的喘息聲,疲憊感漫溢在牠的喘息中。

之前的追逐、左手放出的刺擊、加上剛剛的壓迫式攻擊,應該對牠造成了很大的消耗。
最後砍中牠後腿的那刀讓牠失去了理智,對我發出了耗盡體力的一擊。

我動動有些麻木的左臂,左手腕在剛剛那擊中脫力了,
短刀在被擊飛的過程中不知道落在了哪裡。
右手的情況好一點,短刀還緊緊的抓在手上,
我翻過身,撐著地板勉強站起,左腰、左手臂都隱隱作痛,
還能戰鬥的只剩下右手,下次攻擊一定要分出勝負。

轉轉有些僵硬的右手腕,我調整呼吸,深深的吸吐氣,稍微減輕了不適感。
牠沉重的呼吸聲也消失了,我只能隱約記得牠擊飛我的方向,
卻無法確定牠現在的位置。

但嚴重消耗的體力終究還是讓牠露出了破綻,牠沒有辦法完美的掩蓋住腳步聲了。
左前、正前、右前、右手邊…,牠像是精確的知道我在那裡一樣繞著我緩緩的走動,
我直直的站著,兩手放鬆的垂在身旁,只有右手還緊握著短刀。

我停下了自己的呼吸,將精神集中在還有些耳鳴的雙耳上。
一步、兩步…,牠開始加快了繞行的速度,也逐漸縮短與我的距離。
就在牠與我只剩下五步距離時,我突然深深的吐氣,蹲低了身子。
牠頓時停下了動作,寂靜重新降臨在我們之間。

那是風暴前的最後一次寧靜。

11.

貪婪的從空氣中攝取氧氣,我躺在地上,
雙臂與雙腳上數不清的爪痕、右腰兩道深深的傷口,傷勢實在不允許我繼續站著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撐過剛才那段狂風暴雨般的攻勢的,
或許要拜屬於凍狼得到的身體能力吧,也或許這三年久經訓練的成果,
身體幾乎是下意識的就做出了反應但牠畢竟是盡全力的攻擊,
我的反應只要沒跟上時,身上就會多添幾道傷口。

就在牠拚盡剩餘的力量打出最後一擊時,頭頸部露出了空隙,
被我趁勢一刀劃過,了結了牠的性命,不過右腰上的傷口就是這一刀的代價。
牠的屍體躺在閘門口,雖然身上滿布著刀傷,但只有喉頭的一刀是致命的關鍵。

藉著光照我也才第一次看清牠的身姿,銀色的短毛,將近三人高的犬科生物,
牠在戰鬥中表現出的反應速度、力量、甚至是粗淺的智力,
綜合起來之後就成了怪物一般的存在,我相信跟真正的成年凍狼不相上下。

休息了片刻我才爬起身子,顫巍巍地走回走廊上,
從背包裡拿出繃帶,雙手顫抖著將傷口包紮好,才原地躺下繼續休息。
就算疼痛感被削弱了,但受傷的副作用還是一個都沒少,
體力快速流失所帶來的無力感、多次承受攻擊後的麻木感都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行動,
不休息我大概也沒有辦法再移動了。

不過這類傷勢與傷勢帶來的副作用並不會隨著遊戲結束而留下就是了。
雖然我們玩家能夠不斷"復活",在進化論主打的真實性上似乎有些違背,
但官方總是以遊戲背景設定為由敷衍帶過,
許多玩家也沒有多計較什麼,畢竟遊玩上並沒有受到影響。

"目標一更新:破壞或重新啟動研究所主系統。
目標三更新:從特定玩家手中取得極端氣候的情報。"
錶上閃爍的"14",下一場衝突大概就會決定這場遊戲的勝利者了。

我休息到覺得應該能行動後,我才按著腰部還在隱隱作痛的傷口起身,
我站在沒有反應的控制面板前,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重新啟動主系統,
畢竟四組織中,應該只有在技術上有優勢的青鷹才懂得怎麼維修、啟動這類東西,
但說要破壞我也不知道要從何下手…
我抓抓頭,走出了主研究室,準備從其他地方下手時。

"目標二更新:淘汰人數已超過參加人數的75%,
暴風雪即將降臨,玩家名單已開放。"
錶上閃爍的數字從"14"瞬間下降到"4"。

伴隨著提示音與驟降的數字一同到達的是,
就連在研究所裡的我也能感受到的巨大震動,我連忙從觀察窗向外望去。
遠處山谷間的城市上方,一顆還沒消散的火球沖天而起,
濃煙在風雪的吹拂下將陷入大火的城市遮蔽了大半,
肉眼可視的衝擊波在撞上研究所時我還能感覺到搖動感。

「青鷹跟赤烏是瘋了嗎…?」
我喃喃自語,也知道目標已經不太重要了,
最後的衝突已經拉開了序幕。

12.

就在我回頭準備繼續一間一間研究室仔細研究時,
走道上的擴音器突然響起,傳出的消息讓我重振了精神。

"氣候兼生物觀察所主系統自檢中…自檢完成,將在二十分鐘後重新啟動。"
或許是我被目標訊息誤導了,研究所的主系統一直都還在運作著,
我側頭想了一下,突然覺得自己很蠢,
既然空調與電源供應幾乎沒有損壞,不就代表了主系統本身根本沒有損壞嗎?

我才剛醒悟沒多久,廣播傳出的下一句就讓我感受到什麼是危機。
"主系統自檢完成,將與衛星重新連接,請研究人員不要向上望。"
一陣機械啟動、運轉的聲音從上面傳來,觀察窗外能夠看見巨大的陰影,
研究所的正上方巨大的光源,點亮了半邊的天空,也為了我僅剩的敵人點亮了方向。

我看著玩家名單上的名字,我的頭就有幾分脹痛感,
我不喜歡對上智謀型玩家,他們擅長把手上的資源做最有效的分配,
雖然這種玩家很稀少,但他們才是最危險的敵人。

更何況這次的敵人是青鷹一線團隊,"九尾狐"的智囊,霜狐,
而且另外兩個玩家也都是屬於九尾狐一隊的成員,一尾狐與七尾狐。

一尾狐是今年才剛加入的新星玩家,在年初表演賽時大出風頭,
高調的成為了九尾狐的第十名成員,而七尾狐跟霜狐都是老玩家,對我應該不陌生,
而且以霜狐謹慎的個性,他絕對不會因為只剩我一個人而掉以輕心
所以我不認為我有什麼機會能在正面衝突中獲勝。

但我知道我在速度上佔有極大優勢,當然,那是我沒有受傷時的情況…
我看著全身上下還沒痊癒的傷口苦笑。

我從背包翻出僅僅只有兩劑的止痛劑,
這代表如果開打了我只有1回合的時間能夠自由活動,這頂多能暫時抵銷我的劣勢。
我只能抓緊時間休養傷勢,並祈禱他們能夠晚一點抵達研究所了。

三個灰頭土臉的人鑽出煙塵瀰漫的廢墟,他們的右臂上都綁著青藍色的布巾,
走在最後的少年一邊咳嗽一邊抱怨著:「副隊長,這樣做有什麼必要嗎?」
走在最前面的青年拍拍裝甲上的塵土,指指手腕上的錶說著:
「有,剩下的人可是"他"呢。」
少年有些不解的看著玩家名單上那最後一個,與他們不同陣營的名子,
他知道他是個蠻有名的玩家,但他們佔了這麼大的人數優勢,為什麼還要動用完整的裝備呢?
「一,你沒對上他過,打完你就懂了。」
走在中間的青年甩了甩雙手,將武器上的塵土清理乾淨。
「唔…」被稱作一的少年並沒有回話,只是跟著前面兩個人朝著城外走去。
在他們前方的山上,有道光束直直的射向天空,照亮了半邊漆黑的天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923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4082408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Mirro.R.eali... 後一篇:Mirro.R.eali...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ilo
快,快來看!異世界、搞笑、冒險!【失格冒險者】1-6.推進迷宮 已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