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NAVY in 532──海上生活體驗營第四天心得

作者:綠葉小仙子│2018-08-13 02:29:15│巴幣:14│人氣:282
  雖然說內容沒有太大的關聯,但還沒看過NAVY in 532──海上生活體驗營第三天心得的話建議看一下會比較好。


  今天是海上生活體驗營最後一天。我們如同前天和昨天一樣盥洗,做完體操後吃飯。由於是最後一天,所以行程安排上非常簡單。只有兩個:打靶和參觀「左營軍區故事館」。


  打靶部分我在第二天也說過了,這裡的打靶就是每個人高中職二年級國防課的那個打靶。不過指揮口令有些不同:射手就位、臥射預備、裝填彈夾(沒記得很清楚。但我很清楚記得不是「五發裝子彈」。因為我們射六發不是五發)、左線預備、右線預備、全線預備、開保險、開始射擊、停止射擊、助教清槍、射手起立、看靶、離開靶台。基本上可以說是沒有什麼好說的。尤其是發生「換我打的時候很不巧第一發卡彈,剛好我是最後一梯沒有補打的時間,只好悻悻然地雙手空空走出靶場」這樣尷尬的情況讓我又不怎麼想對這部分說什麼。
  倒是我隔壁跟我同一小隊的高高害羞男因為鋼盔沒有綁緊,第一發子彈打出去鋼盔直接掉下來遮住視線。接著還等不到他弄好鋼盔就已經停止射擊,最後淪得跟我一樣跟著助教走去看完好如初的靶紙,一樣雙手空空地走出靶場……等等。我可不是慶幸「他基於某某原因沒打到靶紙所以有個同伴真好」,而是我又再次確定他的確是跟我很有緣分。

  我從第一天開始就知道他勢必跟我有一段緣分。讓我來跟你們聊聊這位高高害羞男吧。
  我們第一天破冰晚會要在小隊替自己取一個綽號。通常這種時候一定會有不知道要取什麼綽號的人,所以等我們全隊都有各自的綽號就剩這位高高害羞男還沒取。這時我們家汯汯團輔員隨便亂講幾個物品名稱,講著講著講到「芭樂」他不知道為什麼就接受了。
  「芭樂」,是我在南山高中高職部資訊科時的綽號。原因說來好笑,在此就不特別多加贅述了。
  
  這位高高害羞男在我的眼裡是個草食系型男。標準的小受臉型,對外表──尤其是頭髮──非常在乎。在營隊的表現相當羞澀。不但不敢跟別人搭話,連自己隊上的人也不敢搭話。每個行程包括搭車移動都在我身邊。而且他還是個路痴,直到最後還是不記得怎麼從機庫回到船艙。這樣的高高害羞男卻是熱愛外向的童軍社?對於這樣特別的人物設定我感到相當好奇。等到營隊整個結束我和他通IG,他才和我自白「這營隊裡有個女生長得很像他前女友,所以他沒辦法放開自己好好去玩這個營隊」。
  對此我相當感慨。一方面自己過去也是如此。在感情這個領域沒有過任何理論及學術上的學習,只能自己在感情路上跌跌撞撞地慢慢從經驗中學習。失戀、分手後的幾天也會因為接觸相關的事情難過──但只有幾天,還不至於一個禮拜、一個月甚至一年以上;另一方面是自己的成長。我在大學這段高等教育的過程遇見、經歷、學習到許多人事物,讓我正式從「國中的獸人」、「高中的半獸人」迎來「大學的人類」。擁有許多專業領域的知識知能,擁有許多特殊的能力,擁有控制、應對自我對外界的情感、關係與互動,擁有對自己更多的了解。這些很多都是必須經由大學這般高等教育才得以學會的被動或是主動的技能。然而現今諸多原因讓這般大學高等教育下有越來越多披著人皮的動物,以為讀完大學就能成功蛻變成人類……
  哎呀,跑題了。總之這位芭樂在營隊中跟我幾乎形影不離,也因此累積了許多細節的回憶。縱使未來可能都沒再聯絡那又何訪?
  
  倒是說到這。可能就是因為「形影不離」這個原因,所以我們在等待進打靶場的時候隔壁梯的兩位女生趁芭樂不在的時候(中間有補齊過一次隊伍,芭樂暫時跑到上上梯去。說是不想要最後一梯打靶,感覺很丟臉)轉身過來跟我聊天:
  「欸欸,你跟剛剛你後面那個男生是朋友對吧?」
  看那兩個女生不懷好意的笑容,我心裡已經有個底了。
  「是啊。怎麼了嗎?」
  「那你可不可以幫忙要他的IG或是LlNE?」
  「你們喜歡他?」
  「不是我們啦。是我們同隊的一個女生。我們兩個都喜歡那種muscle男。這種瘦瘦的我們不喜歡啦。啊你要完之後跟我們說哦,我們是七隊的某某跟某某。」
  因此我向芭樂要了他的IG還有LlNE,否則我基本上沒有特別會想要主動去加誰。然而雖然我加到了,從此卻與她們完全斷了音訊──畢竟行程那麼緊湊,如果沒有在這時候給我妳們的IG或是LINE,後續怎麼能聯絡到妳們呢?
  妳們只想利用我做為橋樑,卻沒想過要與我建立橋樑。也就代表妳們沒有很想要幫妳們口中那位隊友要IG還有LlNE。我這邊該做的都已經做了,那位沒有拿到芭樂聯絡方式的隊友妳得怪妳那兩位沒有想要積極幫妳爭取的隊友啊。


  另外這邊還要提到一位暱稱叫做「榕樹」的女性學員。
  怎麼說呢?其實在昨天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直到玩江西話王團康的時候才知道她。
  江西話王在昨天依序帶來「進化論」、「(忘記正式名字。總之是用身體的各個部分比出數字)」、「變化版一二三木頭人」以及「蘿蔔蹲與瘋狂蘿蔔蹲」四個團康遊戲。在最後玩蘿蔔蹲的時候江西話王透過特別的分組方式將全部小隊打散,而這位榕樹剛好在我們左手邊隔壁組。再來玩小組團康的時候勢必需要一位組長,她們那組不知道怎麼選的,總之這位榕樹正是她們那組的組長。她在進入瘋狂蘿蔔蹲的時候不斷地向組員發號施令,作戰方針就是挑選比較吃力(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吃力就是了)的動作針對我們這組──可能就是我們這組的取名太簡單,就叫「紅蘿蔔」而已。
  因為她的開始,我們這組莫名其妙地我們被其他三組針對。接著團康遊戲除了「組長」,不可或缺的就是「處罰遊戲」了。江西話王準備的處罰遊戲是「人體彩繪」,也就是攻擊成功的小組拿水性蠟筆彩繪被處罰的小組。我們一開始被榕樹的小組畫,但由於我存在感很低所以只被一位我們隊上的女性學員畫。後來換我們抓到攻擊她們的機會。縱使我不怎麼喜歡這種對於身體物理上的直接性處罰遊戲,不過該入境隨俗的還是得入境隨俗──江西話表示一定要畫至少一個人,相反地被畫的那方不能閃躲。
  「嘿,隊長啊,很會出頭嘛。」
  我邊畫邊和對方這麼說。不知道要處罰誰的情況下挑最出頭的人處罰準沒錯。這種人的包容力比較強,不會像後來有兩位學員被處罰不願意給別人畫。被江西話王發言制止還是跑了好幾圈飛行甲板,到最後還是沒有被人畫。
  「玩團康就是要放開玩啊。不放開玩的話怎麼叫團康呢?」
  哦?
  「妳不是高中生對吧?」
  「我讀五專,現在升專四。對應大學的話是大一。」
  
  後續聊了聊才發現她是幼教科的學生,對於這種互動類型的模式可以說是她的主場。加上她說她過去因為不敢放開玩所以失去了她認為該拿到的珍貴回憶,因此她從那次開始就練習放開自己到至今。
  看到這些不敢放開的學員如同看見過去的自己。她這麼說。同時我想過去的我也是,即使過去的我沒有參加過這些營隊或是團隊。於是趁著她同樣是在我隔壁梯等待打靶的時候主動向她聊天,成為第二個我主動要聯絡方式的人。

  射擊!倒是看這照片的時候我不知道助教手上拿著什麼東西。

  助教帶著學員看靶。

  看完就能把靶紙撕下帶出來,然後跟當梯一起打靶的學員合照。


  接下來我們前往「左營軍區故事館」。講述左營從歷史到現今的沿革、在軍事中的地位與中華民國的海軍的相關介紹等等。這邊的資料非常大量詳細,需要搭配照片才能將細節一一講述清楚。然而因為沒有手機所以手邊沒有任何館內的資料做為介紹,只好放一張公開的合照做為代表。

  這個行程有兩個點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一、這裡有放置雪風的遺體。如果有玩艦これ(艦隊收藏)比較深的人就會知道日本在戰敗後將雪風轉讓給中華民國,後者將之取名為丹陽的故事。
  二、正巧聽見一位海軍家世的女性學員向我們的導覽員介紹她的家族。大舅是現任某某單位的中將,二舅是現任某某單位的少將……還有很多,只是我沒繼續聽下去。因為她的家族史聽得我心驚動魄,趕緊離開現場。
  
  由於這邊是對外開放,因此Google地圖上有許多民眾對於這邊的評價。至於我個人則是非常推薦這裡。如果住在附近或是高雄一帶的讀者歡迎前去看看。如果是軍事迷、歷史迷、海軍迷或是軍艦迷更務必要親臨這裡一趟。這裡一定會有許多你意想不到的驚喜在等著你挖掘呢。


  參觀完左營軍區故事館我們回到磐石軍艦與軍艦合照。原先預定要在這邊吃最後一餐,但磐石軍艦在下午臨時受命變得不能吃飯,大家只能帶著麵包餐盒返回新左營火車站。

  在回去之前還有一個行程:結訓座談。這個行程可以說是全營隊中最為正式的行程。所有營隊上下成員──學員、團輔員、分隊長和輔導長──加上今天才出現的兩位營隊大家長「磐石軍艦艦長」和「磐石軍艦隸屬艦隊一五一艦隊的艦隊主任」通通集結於餐廳。小小的空間擠滿了人,場面看上去非常熱鬧。
  這個結訓座談包含「心得與回饋」、「慶生」和「頒獎」三個要素。心得部分顧名思義就是分享對於營隊的心得。然而礙於時間的關係每個小隊只派一個人講;慶生部分同為去年航戰營一樣,擺出一個蛋糕然後壽星和代表長官一同切下一刀蛋糕並且拿到一份壽星禮物──這是我活到現在再次深深感到少數出生在暑假的好處;頒獎部分就如同我前幾天所說的那些獎項。有得獎的學員很開心,沒得獎的學員看到得獎的學員大多也會跟著開心。

  壽星禮物是一個製工精美船錨吊飾。至於其他獎項的獎品我沒有特別去注意。
  

  磐石軍艦艦長與得獎學員合影。(不但有額外的獎品,結訓證書還被特別裱框)
  
  一五一艦隊的艦隊主任與得獎什麼小隊合作精神相關的獎項的小隊輔拍照。


  好的,客觀的營隊心得就到這邊結束了。接下來是我個人在上一篇的最後提到自己要補充在營隊發生的一些小細節互動。這個部分我會以各別的人物介紹帶動細節與心得,沒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離開了。非常謝謝你們閱讀完整個「海上生活體驗營」系列的文章!


  要離開的讀者都離開了嗎?那麼就讓我開始補充細節與心得吧!


  第一位:「……咦!咦!咦────!您、您竟然是艦隊主任────!」
  
  這位人物我會把他放在第一位介紹單純只是營隊心得由他做為結尾。是的,我正要講的這位人物就是上面我所提到的磐石軍艦隸屬艦隊一五一艦隊的艦隊主任。不過為什麼我要介紹他呢?剛剛不是才說他今天才出現嗎?相處時間這麼短,怎麼會特別到我想要介紹他?這就要從打靶那時候說起了。

  以下這張圖是靶場的位置分布圖。
  

  學員先在外面等候區集合。接著女輔導長會一梯一梯帶領學員到靶場等候區等待。中間會路過一個小空間,裡頭會有幾個團輔員和互動過的隨隊海軍(身穿軍服跟著營隊行動)中間空開來成兩列彷彿歡迎你的到來。
  我這個人到了陌生的環境會東看看西看看。因此輪到我這梯要開始從外面移動到靶場的時候我開始四處看著路過小空間。這時我看到左邊這列有個身穿軍服但是從來沒看過的海軍。我一看他的名字,不看還好看了直接驚呼。我相信大家一定也很熟悉這名字:不偏不倚地正是鄭成功的「成功」二字。
  「哇!您的名字真是帥氣啊!」
  對方聽到我的驚呼只是露出跟上面照片一樣的燦爛笑容簡短地說了一聲「是啊」。然而還沒等到下一句話的互動我已經離開小空間了。後來打完靶出來我又看到他站在一樣的位置,我向他說了聲「辛苦您了」就離開了。
  這事我沒有特別放在心頭。僅是認為遇見了一位名字相當特別的海軍。

  離開了靶場搭上車來到「左營軍區故事館」。等到學員都下車了其中一位團輔員便問有沒有學員要上廁所。此時我和其他幾位學員舉手,於是我們先行離開隊伍自逕上廁所去。等到我上完廁所出來大家已然散開,看不見任何一位學員在這附近。
  我不慌不忙地看向四周,發現有個空間正在播紀錄片。稍微往空間靠近一點看見裡面有很多學員坐在地上,扣除少數聊天的學員大多都目不轉睛地盯著投影幕。我索性直接站在空間門口看著投影幕,沒有走到裡面選擇一個比較舒適的地方坐著。
  「哇!中校耶!」
  現在紀錄片播到關於一位中校在五十幾年次某月某一天的演講稿。我對「校級」階位以上的軍人都會抱有一種敬而遠之的態度。像我昨天看見男輔導長(中校)在晚會上擔任吧檯手(上一篇食物照片的最邊邊是一座吧檯)。我只是靠過去想倒個飲料卻被男輔導長熱心關切,問我要喝什麼還說要幫我倒。我忍不住和男輔導長說我自己這種階位上的認知差距,被中校的您這麼熱心關切會感到非常害羞。結果男輔導長同樣露出燦爛的笑容說著「不用害羞啦」等等類似要我不要在意的話……
  「現在這位中校已經是我們海軍司令的中將了。」
  「咦!您怎麼會在這!我還以為您只在剛剛靶場那邊呢!」
  我發出驚嘆往左看。竟然是剛剛遇到的成功先生。
  「今天我會跟著你們行動。」
  他說完便開始和我聊起這位將軍。不過由於內容過於繁雜,所以我沒有記住什麼資訊。

  紀錄片放完我們整隊學員跟著一位退役的老中校(沒記錯的話)爺爺導覽員為我們導覽每個導覽看板。這時我才意識到「我跑錯中隊了」:我身邊滿滿都是一中隊的學員。等到我們走完一樓要上二樓時剛好與另外一個中隊交錯。裡頭夾雜我所熟悉以及看過的二中隊學員讓我更確定這個事實。不過跑錯就跑錯,我可不能因為這樣錯過了二樓的新鮮事。而且如果沒有跑錯中隊我可沒辦法跟成功先生有那麼些互動,只能說是緣分呢。

  結束「左營軍區故事館」的行程我們打道回府磐石軍艦。下車時團輔員要求學員再度幫忙拿著打靶用的東西下車,然後將東西放到定點拍完照再把東西拿起上軍艦。
  我知道這種時候一定都會人擠人,因此我拍完照迅速拿起東西跟著女輔導長走在第二個順位。女輔導長帶著我們回到機庫並且對我們說放完東西的學員就上去餐廳。我上去之後多了一張原本不存在的桌子,桌子兩旁還有兩位海軍正在努力地將「海上生活體驗營」的布條垂在牆壁上。
  ────怎麼又是您啊!成功先生!
  我連忙往那張突兀桌子靠近。看見桌上擺著兩個三角形立牌。左邊寫著「一五一艦隊主任某成功」,右邊寫著「磐石軍艦艦長某某某」。於是就冒出我在最一開始為這個主題下的標題,成功先生對此只是露出燦爛的笑容表示「是啊。怎麼了嗎?」。

  我、我竟然和一位艦隊主任(印象中也是中將)這麼自然地說話────!哦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我高攀不起,高攀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位:讓我想要實際地以行動鼓勵海軍的動力。

  這位人物說的是女輔導長。老實說在這次的營隊我跟女輔導長沒有特別頻繁的互動。不過想要介紹的原因也是跟上面艦隊主任一樣,因為一些特別的機遇讓我對女輔導長才有特別的印象。

  我還記得第三天中午的食物特──別好吃。好吃到全部都被吃光光只剩下一道菜。廚房為此趕緊做出新的一盆菜出來。
  「海軍的東西真的比空軍好吃太多了。」
  「這些餐點都是食勤兵每天用心計畫認真煮出來的。如果他們聽到你這樣說一定很開心。」
  正當我看著數個空無一物的調理盆喃喃自語時身旁突然冒出一道聲音。轉過頭一看,女輔導長站在湯桶面前用長型大湯杓盛湯。
  「可是他們沒辦法聽到啊。畢竟我們學員沒辦法和他們直接接觸不是嗎?」
  「在明天的座談可以寫回饋單跟他們說呀。」
  「唔……雖然我還是覺得直接講比較好,不過比起什麼都沒辦法說只能這樣了。謝謝輔導長的建議。」
  「不會。」
  和輔導長微微欠身,端著手中的鐵盤離開回到小隊。這是第一次的動力醞釀。

  晚會開始是第二次的動力醞釀。當樂團為晚會拉開序幕,所有學員紛紛往餐點區移動。由於我不是很喜歡人擠人,所以我等到人潮明顯變少的時候才靠近餐點區。哇,這一看不得了。除了披薩很明顯是在costco買的之外,什麼薯條、花枝丸、小熱狗、薯餅、大腸包小腸、碗粿、肉圓……等等其他食物一點都不像是外面買的(上一篇的照片還只是一半而已)。這、這該不會全都是廚房自己做的吧!
  我看到正在向學員們熱情地說著「多吃點哦!不用怕不夠哦!」的女輔導長,忍不住看準空檔湊上前。
  「不好意思輔導長。我想請問這些東西除了那些披薩之外是不是都是廚房準備的呀?」
  「是啊。這些都是他們準備的哦。他們從下午就開始準備了。」
  果然如自己所想。我在心底再次篤定:我一定要向廚房的海軍說我自己心中感謝的話。

  結果緣分可能是聽到我的心聲,在晚會隔天的早上給了我直接訴說的機會。
  早餐一如往常地吃完飯,將餐盤和碗放到餐廳外集中放置的大方形塑膠桶再到廚房洗手。這時廚房不同這之前完全沒有人,這裡有兩位海軍!他們正在聊天,其中一位手中還正在處理我很討厭的苦瓜──!
  ────現在不說更待何時────!
  「那、那個,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是廚房的海軍嗎!」
  我洗完手,等到他們聊天到一個段落稍微靠近他們兩位發話。這句話不是指我不知道他們不是廚房的海軍──我可不是沒看見他們手邊的工作正在做著跟廚房相關的事情──而是做為一個話題的開端。
  「怎麼了嗎?」
  切苦瓜的海軍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停下手邊的菜刀抬頭看向我問道。
  「我覺得你們煮的東西比空軍還要好吃!還要有變化!雖然輔導長說今天的座談可以透過回饋單跟你們這樣說,但能有這樣的機會親口跟你們說真是太好了!然後真的辛苦你們了!謝謝你們!」
  我這樣說完兩位海軍先是愣住,而後紛紛露出(我認為)害羞的笑容。
  「謝謝你親口跟我們說這些話。我們很開心。」苦瓜海軍先說。
  「謝謝你啦。能聽到你這些話我們就都不辛苦啦。」聊天海軍接著說。
  「那、那就這樣!最後還是謝謝你們!辛苦你們了!」
  說完感謝的話,我向他們微微欠身表達感謝後離開廚房。
  
  這樣就不用特別在回饋單寫些感謝的話,或是因為沒有直接表達而感到遺憾了。
  我在離開的當下是這樣想的。結果我在結訓座談被小隊派出來講心得,我忍不住又再次講了類似「海軍的東西真的是比空軍好吃太多太多太多了」的話。沒想到引起現場一陣嘩然與附和,反應意外地好。真是讓我相當意外。


  第三位:營隊中最年輕的團輔員。

  前面我有說汯汯是從海軍官校畢業一年於去年正式入伍海軍,不過還沒有介紹關於汯汯的細節:他是下士,今年二十歲,沒有女朋友。
  去年的嗆嗆是跟我同年齡同年級,沒想到今年的汯汯……二十歲!比、比我還小啊!所以當我們小隊的女生在吃飯的時候聊到「我們隊就汯汯最大,再來是(某個大一女隊員)」,我就心中暗笑,表面裝作沒事一般:
  「我今年大學畢業。」
  「啥!綠葉你大學畢業!你看起來根本是高中生啊!」女隊員A說。
  「怎麼可能啊!你幾年次啊!」女隊員B說。
  「八十五。今年二十二歲。」
  「太年輕了吧!從臉根本看不出來啊!」女隊員D說。
  「而且你很瘦欸!怎麼這麼能吃啊!」女隊員A說。
  嗯,跟我預料中的反應一樣。
  放心吧,你們不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說「我怎麼不是高中生」的人。

  由於他是全團輔員中最菜的一個,所以我在各方面替他很擔心。其中撇除團體氣氛與帶團康的技巧,整個營隊下來讓我有兩個非常在意的地方。


  事件一:點名時被江西話王幹。

  第二天的早上在出發前往參訪其他軍艦前江西話王把大家集合在機庫,說是大家房內勤務很差。明明說好睡起來要折棉被拉被單,大多數的學員卻都沒有做到。還有學員把飲料帶去房間偷喝(飲料不能帶進去房間喝),偷喝完還沒把垃圾帶走大喇喇地放在床上。甚至還有女隊員私下說「反正江西話王是男生,不會也不能進到女生房間,所以不用整理沒差,他不會檢查到」。總之這時候的江西話王看上去非常嚴肅非常兇。每個學員的稍息姿勢非常標準,完全不敢動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點名回報人數!」
  江西話王在台上停頓了一會,低頭向這時間擔任點名的汯汯確認。
  「報告分隊長!第X小隊少三個人!其他小隊全部到齊!」
  「為什麼會少人!」
  「他們……」
  「────還有理由啊!」
  江西話王突然一個爆音,在隊伍最後面的我很明顯看見好幾位女學員的身體因為聲音同時顫抖。
  「我有問你理由嗎!點名需要理由嗎!你點名是怎麼點的啊!」
  沉默。
  「我說好幾點要集合!現在幾點了!第X小隊,全部小隊都在等你們啊!你們看看你們浪費全部人多少時間!……」
  江西話王啪啦啪啦一大堆。內容可以分成「房內勤務」、「學員集合時間」以及「汯汯的點名」三類。
  「你現在下去找第X小隊的三個人。」
  江西話王的話終於告一段落。正當汯汯做出答覆姿勢準備小跑步要離開機庫找學員,我看到姍姍來遲的三位學員正往這邊「走」過來。末號小隊的團輔員催促他們趕快跑,他們才開始用跑的趕緊入列。當然免不了江西話王又開始一番話。什麼遲到還不跑步悠悠哉哉地走路、沒有時間觀念等等。直到行程時間可能刻不容緩才願意放學員離開磐石軍艦開始今天的行程。

  事後我問汯汯這件事,向他表達「辛苦了」這般感謝的話,得到的卻是「這些都是套好的」的回覆。我無從判斷汯汯是不想讓我擔心才這樣說,還是事實上就真的是套好的。假如真的是套好的,那江西話王真的是被海軍耽誤的演員或是藝人;但江西話王如果是認真的,如果不小心因為當下的氣氛醞釀意外的劇情,那真的是辛苦汯汯被當成標靶了。


  事件二:盛湯事件。
  不過這個事件可就不是演的了。

  這事情同樣也是發生在第二天,只不過時間點是在中午。我前兩篇有說這天的中午輪到我這隊打飯,於是我們比起其他隊先回到磐石軍艦。大家打完飯沒事做只好坐著聊天,等待其他小隊隊員回來。這時某隊率先回來了。然而他們有的隊員一回來就開始動桌上的東西:沒有得到允許就擅自拿碗去裝甜湯綠豆湯,其中幾個還開始喝了起來。
  「欸欸欸。他們去裝湯了欸。我們也去裝湯吧。」我們小隊的女隊員A說。
  「可是大家都還沒回來。我們可以先裝湯嗎?」女隊員B說。
  「汯汯,汯汯。我們可以先裝湯嗎?」
  女隊員A向一旁的汯汯詢問。汯汯稍微思考了一會:
  「應該沒關係吧?只是裝湯而已。」
  我們的隊員因為有了汯汯的許可所以原本不敢裝湯的他們變得敢了。他們開始像某隊一樣去裝湯然後喝了起來,而我則是因為「總覺得這個行為不應該被允許的」的緣故繼續坐在原位。

  過沒多久事實印證了我的感覺。
  那個某隊的團輔員──也就是下一位我要介紹的一位小姐姐──進來了。她一看到我們隊的女隊員開始擺出非常不爽、非常臭的表情。
  「汯汯。你給我過來。」
  可能是看到我們隊上的座位除了我之外沒人,小姐姐不管旁人用嚴厲的語氣呼叫我們家的汯汯過去找她。
  「你為什麼給你的隊員自己盛湯了!現在大家都還沒回來欸!」
  對話因為現場人還沒有很多、小姐姐情緒相當激動和雞尾酒效應的關係,他們倆的對話可以說是聽得非常清楚。(雖然這樣說,但還是那句話:對話不可能同字同句,僅是意思大概一致)
  「就只是盛湯而已。沒什麼關係吧。」
  「很有關係!你看我們什麼時候先盛湯了!」
  「他們只是來體驗而已。沒差啦。」
  「很有差!都一樣!」
  後來直到其他小隊陸陸續續進來餐廳他們才停止「單方面」的吵架。身為目睹整個吵架過程的旁觀者我只有一個想法。
  肉食女草食男這組合我很可以。讚。

  最後汯汯有提到自己在兩場暑期戰鬥營後準備要開始電新兵,也就是當長官的助教了。在此我由衷地祝福他的軍旅生涯能夠順心順意,未來能和新兵們打成一片。


  第四位:(自認)海軍蘇晏霈
  通常營隊第一天學員只會對自己的團輔員比較有印象──畢竟是自己的領隊嘛。不過這位在別隊的高冷小姐姐團輔員在第一天就讓我非常印象深刻。


  一、長得很像民視御用女演員蘇晏霈
  團輔員在機庫發完所有東西後讓所有學員回到船艙放置自己的東西。我沒特別想什麼就單純地把行李整理放好然後走出來等待其他學員。然而當活動開始我正專注於聽講時肩膀突然被點了點。
  「同學,你怎麼沒有換束口包?」
  轉過頭一看,是一位長相清秀、戴著一副圓形粗框眼鏡的小姐姐。
  等等。那張瓜子臉型;那頭清爽短髮;那雙雪亮眼睛;那對修眉;那個優雅又不失強勢的女強人氣質。我印象在幾天前有看過這種臉……
  ──我想起來了!根本就是民視《幸福來了》的李真美啊!
  (我其實原本不知道蘇晏霈這個人。一來我對影視通通保持「看作品不看人」的客觀態度,二來我很不擅長也不會特別去記人名。現在卻因為要寫心得又因為這位海軍小姐姐特別去查資料,查了查現在完全記得「蘇晏霈」這個人了)
  (然而礙於個人資料保護法的關係我不能直接放上來給大家比較。對於這點只能向大家說聲抱歉)
  好了先別管她長得像蘇晏霈。被她這麼一說我快速看看身旁,全部的學員背的無一不是束口袋。這時意識到這點的我突然害羞了起來。
  雖然我已經習慣鶴立雞群,但這次在營隊我只想做個偽高中生,不想出頭啊──!
  不過不知道是我沒聽到要換束口包還是在營隊中換上營隊的東西是常識才導致我沒換束口包的結果──去年的航戰營沒有說一定要換束口包啊。總之只能說每個營隊有每個營隊的規定,這邊我乖乖認錯才是正確答案。
  「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要換束口包。那需要我現在偷偷去換嗎?」
  「不用。你之後再換就好。」
  「那我想問一下。那個之後是哪時候?晚飯後嗎?」
  「晚飯直接接晚會。所以你應該沒有時間去換。」
  「好吧沒關係。謝謝團輔員。」
  我向她微微欠身致謝,繼續專心聽講。


  二、暱稱誤會。
  第一天的晚會團輔員依照慣例都會自我介紹。等到這位高冷小姐姐自我介紹的時候她說她叫「美金」。然而我有在第一天說過這裡的音響設備不太好,結果我把「美金」聽成「美肌」或是「梅姬」兩個讀音。美肌很正常嘛,前面都有團輔員自稱女神了對不對。至於梅姬是因為我跟宅室友一起玩的「後宮三千人」裡面有個叫「梅妃」的角色。「姬」在日文的漢字是「公主」的意思。雖然「妃」跟「姬」有一定細節的差別,不過大背景的主體還是一樣。於是當下聯想在一塊就覺得「哇,這高冷小姐姐取名字怎麼這麼雅興」,直到當天晚會結束在盥洗、自由時間剛好有機會認真盯著她的識別證才知道自己誤會了。
  
  
  由於以上兩點讓我對她印象特別深刻,以至於第三天有機會互動的時候單方面地對她增加印象。像是體驗穿救火衣部分因為時間不夠被她喝令「你只能體驗三秒!」,但她的三秒是一秒鐘的「一二三」。結繩教學部分她剛好坐在我旁邊。我們相互一邊聊天一邊討論如何打繩結,聊到最後索性跟著大家放棄。以及晚會結束的收尾。

  晚會這個要特別說一下。
  我有說到我的小隊是第二天的打飯班。那麼有打飯班代表什麼?代表有洗碗班──正規海軍我想不會特別分洗碗班啦。反正至少這個營隊有。我們這隊剛好被分配到第三天晚上的洗碗班。
  一般來說洗碗班只要洗碗就好。然而晚會不只是碗要洗,還有很多一次性垃圾要處理。這時我其中一點特色「不怕髒」就顯得非常出色──以前在高職的時候可是自願處理班上的垃圾回收,擔當學校環境整潔員以及垃圾、資源回收管理者。甚至要我徒手抓垃圾、洗廁所,完全沒問題。因此當我其他隊員全部都端著可以清洗的用具離開,我自願留在現場幫忙所有幾位一同留下來場復的團輔員分類垃圾。其中一位正好就是這位高冷小姐姐。
  「你的隊員呢?怎麼只剩下你一個了?」
  小姐姐看我和另一位男團輔員正在整理垃圾,她主動靠過來搭話。
  「他們應該都去廚房了。」
  「你也去啊。這邊我們來就可以了。」
  「那怎麼行呢?明明是五隊(我所屬的小隊)的人要負責整理現場,現場卻沒有半個五隊的人在。而且我隊整理垃圾非常在行,我們家可是有在做資源回收呢。」
  我們家的資源回收不是只有單純的分類,而是有系統、有效率地整理、獲取資源回收拿去資源回收廠賣。每次一賣大概可以拿個一百五十元不等。不大的數字,但做為零用錢或是意外之財來說已經算是可觀的一筆了。
  「資源回收很賺錢欸!」
  然而高冷小姐姐貌似聽成「我們家在開資源回收」,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驚訝表情。面對這樣的情形我也就順水推舟聊下去。聊一聊我才知道高冷小姐姐會一面嘴上抱怨垃圾很臭一面身體幫忙整理的原因是因為垃圾場的人很兇很嚴格,垃圾一沒分類好就會開始唸。高冷小姐姐估計是被荼毒過才會耐著自己如此不願的心情親自動手監視分類的過程。


  這些雖然都不是些什麼起眼的小互動,不過互動過程中能夠得到開心那樣就足夠了。


  那麼「海上生活體驗營」系列文章在此正式宣告結束。如果你是國三畢業、滿十五歲以上的學生,我真的非常誠摯推薦你/妳參加每年國防部都會舉辦的暑期夏令營。雖然我自己目前只有參加航戰和海上,但我相信所有的暑期夏令營都會物超所值,值回票價。花小小的錢就能賺到滿滿與眾不同的特殊回憶,何樂而不為呢?

  至此,寫完正好花了營隊結束(七月十二日)後一個月的時間──扣除現在過十二點的時差的話。最後謝謝這些陪我渡過四天三夜的一零七年暑期戰鬥營之海上生活體驗營第一梯次的所有參與者,也謝謝認真看完這個系列的你/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922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海上生活體驗營

留言共 1 篇留言

宇宙吃貨胖宅貓
寫得很詳細喵~

08-13 14: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sddanny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NAVY in 532─... 後一篇:淺談台灣文學:帶你穿梭名...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ream70x矢來美羽
名為人生的白晝好長......但只要想著妳......我就能再走下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