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萊伊斯和傾國公主】:第二章 明亮的夜晚 (8)

作者:里散│2018-08-12 16:21:55│贊助:1,036│人氣:135
隨著萊伊斯的每個腳步,他手中火把的火焰就搖晃了一下。
 
在暗夜之中,火把清楚地照亮他的周遭。他全身的傷口無數,皮甲也變得破破爛爛的。但是他連一聲都不吭,一直往前走。敵我雙方都沒有人輕舉妄動,彷彿不久前的戰鬥聲是假象一般。
 
萊伊斯走到一半,停下了腳步。
 
他將火把扔出去,同時下令。
 
「放箭!」
 
火把在半空中描繪出拋物線,無數的箭矢,依循著火把的軌跡,射往敵軍的所在位置。敵軍頓時哀號遍野。
 
革命軍的弓兵隊後排遞補前排,當前排把弓箭射出去之後,就由後排補上,交替射擊。
 
以一開始的亂戰,沒辦法使用弓兵隊進攻;因此萊伊斯通過剛才的交涉,讓敵方排排站、集中在一起。
 
因為敵軍是夜晚潛進來的,敵人考慮到容易誤射,所以很有可能沒有帶弓兵來。現在敵人毫無還手之力,只能怒吼著。
 
「卑鄙小人!」
 
「給我上,只是區區幾隻箭而已!」
 
「怎、怎麼可能啊啊啊!」
 
伴隨著慘叫聲,敵軍已經開始潰散。如果敵人再不撤退的話,只會讓損失擴大而已。
 
但這是建立在,革命軍箭矢充足的情況下。
 
為了快點支援,只有帶一些箭矢而已。再要不了多久,就會耗盡所有的箭矢了吧。萊伊斯祈禱著敵人能快點撤軍。他回到琳娜的身旁,結果因為身上受的傷太多,一個腿軟,差點就跌倒了,幸好琳娜過來扶住他。
 
萊伊斯看著眼前的景象,緊握著拳頭。指甲陷入掌心中,微微滲血。
 
「快撤退啊……」
 
不只是為了革命軍,也為了停下這幕慘狀。
 
破曉的曙光,從東邊的方向射來。即使早晨已經到來,箭雨仍然在持續。但是萊伊斯預估以箭矢剩下的數量,只能再維持三分鐘吧。
 
視野變得明亮起來,讓萊伊斯看見地上所遍布的屍體。這副景象因他而起,所以他沒有別開目光。
 
「全軍撤退!」
 
如此漫長的一夜,終於結束了。敵軍的指揮官發佈撤退命令,敵軍開始退兵。
 
萊伊斯目送他們離開,鬆了一口氣。
 
萊伊斯把劍當作拐杖,杵著身體要回到部隊中。等確定脫離危險狀態,萊伊斯全身突然放鬆下來,一陣脫力。他軟倒在地,後來在別人的攙扶之下,他回到自己的床上,然後呼呼大睡。
 
 
§
 
萊伊斯自從帝國軍夜襲之後,已經昏睡了半天。
 
希緹亞握住萊伊斯的手。粗糙的手感。她摸了摸,察覺到他手上有著厚厚的繭,應該是握劍而造成的吧。希緹亞自己雖然也有用劍,但和萊伊斯的繭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唔……」
 
萊伊斯的手動了一下。
 
希緹亞趕緊鬆開他的手,並從床邊站起身。
 
看見萊伊斯清醒過來,她忍不住浮現笑容。
 
「你昏迷了半天。」
 
「這麼久啊……對了,我怎麼沒看到琳娜?我想問我昏迷之後,狀況變得怎麼樣。」
 
「她去工作了,還要我注意別讓你亂跑。」
 
「把我當小孩子嗎……那妳能告訴我狀況嗎?」
 
「全身上下一堆傷,能活下來都是奇蹟了,最嚴重的是左肩。」
 
「等、等等,我是問戰況啦……妳在生氣嗎?」
 
「生氣?」
 
希緹亞摸了摸自己的臉,表情應該沒什麼變才對。
 
雖然當對方剛醒來,就問琳娜在哪裡,讓希緹亞的心情稍微煩躁了一點。但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她一下子就沒放在心上了。所以肯定是萊伊斯誤會了。
 
「沒有這回事。」
 
「可是……」
 
「就說了沒有。」
 
「好啦,利用妳騙人是有點過份,但也沒必要氣成這樣吧……」
 
「不是的。你的副官說你的作法沒錯,我生氣做什麼?」
 
「我也覺得沒錯啦。只是,我剛成為軍人的時候,還會考慮有沒有其他辦法。」
 
「現在不會嗎?」
 
「也是會,但久而久之,第一個想到的,都是最惡劣的方法。偏偏那種作法,常常最有效率。妳很看不起我吧?嘴上說要和平,卻幹出這種事。」
 
「我也是共犯,所以沒資格,也不會看不起你。」
 
「但妳身在敵營,所以只能照做。」
 
「才沒那回事。」
 
萊伊斯覺得,她只是在顧慮自己而已。
 
但是不管她有什麼想法,萊伊斯都不會改變自己的做法。
 
曾經有一次,敵軍的陣型已經潰敗,萊伊斯率領的軍隊取勝,已經是時間上的問題了。結果敵軍詐降,讓他們放鬆戒備,之後襲擊過來。雖然最後萊伊斯還是贏了,卻增加許多損失。
 
從那次以後,萊伊斯了解一件事。如果要不被別人欺騙,就先欺騙對方。
 
「唉,每次看到你們都在吵架呢。」
 
琳娜走進來,手裡拿著一碗粥。她走到萊伊斯的床邊,說道:
 
「您身體感覺怎麼樣?」
 
「糟透了。我昏倒之後情況變怎樣?」
 
「佈雷丹將軍在療傷,副將則陣亡了,為了避免敵軍追擊,我軍正往西邊撤退。」
 
「我記得那裡有個村子,還是佈雷丹將軍下令掠奪的那個。」
 
琳娜點點頭,說道:
 
「您說得沒錯,但是沒辦法,我們不能往北撤回據點,因為敵人最可能往那裡追。」
 
「說得也是。那盡量避免和村民接觸吧。」
 
「遵命。還有……」
 
琳娜話說到一半,又閉上嘴巴。
 
「怎麼了嗎?」
 
「還是算了,您不用擔心。」
 
「話都說一半了,我會很在意啦。快點說出來。」
 
「其實敵人把我們的糧食扔到河裡。現在糧食只剩下三成了,只能再撐九到十天。」
 
「啊?這超嚴重的耶。馬上召開軍事會議。」
 
萊伊斯剛要用手,把自己的身體撐起身,琳娜就壓住他的肩膀。
 
「請您好好休息。放心吧,待會有一場軍事會議,我會代替您出席。」
 
「但是……」
 
「別囉哩囉唆的,給我快休息就對了。」
 
「可是……啊!」
 
當萊伊斯試圖坐起身時,身上的傷口卻一陣刺痛。上半身也因之前消耗太多體力,而變得有些無力。
 
「可惡……不、不會怎樣啦,會議只是坐著講講話而已,我撐得下去。」
 
「唉,怎麼就講不聽。您也一起勸勸長官吧?」
 
琳娜向希緹亞尋求協助,但希緹亞遲疑著,最後什麼都沒有說。
 
「琳娜,我沒關係啦。只是和其他軍官討論一下,撐一下就過去了。」
 
「那場會議沒有你就不行嗎?」希緹亞說道。
 
「……這倒也不是。」
 
「那你就別出席了,說不準什麼時候又要打仗,你先養傷比較好……妳一直看著我,有什麼事嗎?」
 
希緹亞勸說到一半,發現琳娜一直盯著她。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我覺得您身上很多疑點。」
 
「怎麼會這麼想?我沒什麼可疑的舉動,也很認真照顧他哦。」
 
希緹亞淺淺一笑。萊伊斯看得出來,那是築起一道高牆,拒絕別人繼續深入的表情。之前她露出這副表情時,萊伊斯沒能跨出那一步。而這一次,他也反射性地選擇了沉默。
 
然而,琳娜卻採取了行動。
 
「就是毫無可疑之處,所以才可疑。如果看長官不順眼,就能解釋三年前為什麼背叛。但是您對他明顯不是這樣。」
 
「妳剛才在試探我?」
 
「沒錯。三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什麼好說的。」
 
「我對動機、真相都沒有興趣,但長官他命令我追查,我就會做,僅此而已。」
 
「妳的位置原本是我的東西,現在連這個都不留給我嗎?」
 
在旁邊聽著的萊伊斯,感覺得到她隨時都可能爆發。
 
周遭瀰漫著緊繃的氣氛。萊伊斯心裡仍在猶豫,要不要插嘴。他握了握拳頭,經過了一段時間,他才終於下定決心,決定這一次不再沉默。
 
「希緹亞,我不想保持不明不白的狀況。我可能還是無法原諒妳,但我會聽妳說的。」
 
「就是為了保持可能性,我才……」
 
希緹亞微抿起嘴唇,話說到一半就停下來。
 
「還是說,當年其實有人威脅妳嗎?」
 
「夠了,別對我溫柔。都是你的錯,會讓人以為得不到的,都有可能到手。」
 
「我只是想弄清楚,我的故鄉到底是憑什麼、以怎麼樣的方式,得有那種下場。」
 
她像是半放棄似地嘆了口氣,然後說道:
 
「兄長大人說,他想報答我的救命恩人。」
 
「……里特王子說的?」
 
「但是那是謊話,只是想知道村子的位置……我居然忘了,他贊同奴隸制度,怎麼可能不攻打村子。」
 
「我……也有錯。」
 
萊伊斯想繼續說話,但喉嚨卻乾燥得令人不快。
 
他現在才想起來,自己從醒過來之後,連一口水都還沒喝過。但是他必須先把這念頭拋到一邊。有些話必須得說出口,不然會有人因此受傷。
 
「也許我在心裡的某一處,並不討厭故鄉變成那樣。」
 
「什麼意思?」
 
「……其實我是想成為英雄吧。村子被火燒光,有一種從悲劇奮起的感覺。」
 
萊伊斯不確定自己真正的想法,也不記得當年自己的心境如何。
 
他唯一記得的是,小時候自己曾憧憬著英雄。在歷史上留名的王者、在劍者的世界站上巔峰的劍士,都讓他相當嚮往。
 
「萊伊斯,就算你這麼說,你也一定想過,當初對我見死不救就好了吧?」
 
「說沒有是騙人的。」
 
「……」
 
希緹亞的肩膀微微顫動。
 
但萊伊斯不後悔自己實話實說,因為就算自己撒謊了,也只是半吊子的安慰,那對方會更難受吧。
 
關於三年前的事情,萊伊斯的心裡,不只一次浮現過後悔。
 
如果讓現在的他,再次做出選擇的話,他很可能會見死不救。因為他經歷過很多戰爭,做過無數次以前做不出來的決策。像是把士兵當作誘餌、將部下當作擋箭牌、犧牲已深入敵營難以救出的同伴。
 
只是一個女孩子,要他捨棄多少次都行。
 
「不過三年前的我,不可能那麼做吧。」
 
那時候的萊伊斯,平時只在森林裡撿木柴,在農田裡幫忙種菜。就算知道救她會造成悲劇,可能也不忍心捨棄吧。一定會抱著希望,相信能找到迴避危機的方法。
 
「雖然我沒把握能馬上原諒,但是以後……」
 
希緹亞淺淺一笑。
 
「我最喜歡騙子了。他們說的話總是很溫柔呢。」
 
「我……」
 
「謝謝,就算你只是說說,我也很高興。」

《下一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914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情|奇幻|戰記類|中古

留言共 2 篇留言

四谷昇華
有點苦澀又讓人心疼的談話啊~不過琳娜和希緹亞微妙的吃醋還挺有趣的

08-12 16:33


『希緹亞淺淺一笑。
 
「我最喜歡騙子了。他們說的話總是很溫柔呢。」』

莫名被戳到qwqqqq(?

08-12 20:28

里散
QAQ08-19 12: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erithacu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萊伊斯和傾國公主】:第... 後一篇:【萊伊斯和傾國公主】: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01-01 08: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