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第五場雪 仇恨 (一)

作者:星翅│2018-08-11 00:52:40│贊助:8│人氣:36
       屋裡坐著一名絕美的女子,她和藍鳶草生得極像,卻多了份成熟與寧靜,這人便是藍鳶草的母親。

       此時,一群黑衣男子闖了進來,各各不懷好意地笑著,眼中閃過一絲狠戾。

       「不知諸位找我何事?」女子站起身來。

       「聽聞貴派與古墓妖女甚為熟悉,可否告訴我們『那東西』的下落?」

       「古墓派對那東西絕口不提,恐怕諸位是白跑一趟了。」面對眾多人馬,女子仍是面不改色。

       劍光一閃,已有一柄劍抵在女子脖子上,持劍的男子更是在那雪白的肌膚輕輕劃著:「別再裝了,咱們已經『問』過整個無情教派的人了,怎麼可能沒有半個人知道!」

       「師弟,住手。」另一名男子說道,卻是叫另外二人限制住女子的行動:「無情教派左護法,非常抱歉,貴派已有許多人揚言那東西的秘密在您身上,既然您不肯說,那我只好用點法子讓您說了。」

       語畢,眾男子上前,竟扒開了女子的衣服,不一會兒,女子身上便滿是紅痕與瘀青,但她仍是寧靜地看著前方,彷彿那滿是傷痕的身驅不是她的一般。

       她知道那東西的存在,那晚藍鳶草便同她說了,但那祕密害死了古墓派掌門,她唯一的好友,為此,她不願再把那純真的女孩推入險境,即便代價是她自身的性命與清白。

       不知不覺陷入了昏迷,等她再次醒來,仍是躺在原地,只是周圍男子皆成了屍體。

       只見薩菫楠踏了進來,他的衣裳早已沾滿鮮血:「阿姨,楠兒來晚了,我這就去請大夫來!」

       「不,楠兒,過來。」女子聲音極小,卻不容置疑,只見薩菫楠乖乖地走近。

       「楠兒,劍借我。」女子看向他手中那仍未收起的劍。

       「……不!」似是猜到了女子的意圖,他想要後退,但她早已用身刺進了他手中的劍。

       「鳶兒……拜託你了……」她連死時都一臉寧靜,好似滿地鮮血都與她無關。

       「娘?」一名女孩踏進屋裡,竟是藍鳶草!

       「……楠哥哥……為什麼……」她的問題沒有得到任何解答,因為他早已震驚得說不出話。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是她自己刺上來的啊……

       熟悉的話語令所有的文字都卡在他的喉間,當初劍雪也是這樣的……

       他無法阻止藍鳶草對他的恨,只得將恨意都投注在楊劍雪身上。

       因為古墓派的存在,害死了他的爹和她的娘,所以他要殺了楊劍雪。

       但對她而言,是他殺了她的娘,所以她要殺了他。

       劍雪休假的隔天,春日局便交代了一項意外的任務給她。

       「由於大賽取消的緣故,大臣們又再嘮叨著說將軍要無後了,所以得請您與身為正室候選人的鷹司少爺出遠門,製造出將軍有心繁衍後嗣的假象。」

       遠門?她武功全無,所以應該要騎馬吧?但……

       「實不相瞞,小女子從未騎過馬。」自小,她便是用輕功到處走的。

       「如此甚好。」意料之外的,春日局滿意地笑了笑:「這樣就能裝得更像了。」

       「嗯?」等等,難道……

       「我為什麼非得載家光不可啊!」鷹司的哀號響遍整個馬殿。

       果然會變成這樣……

       「因為將軍的馬突然生病了。」春日局冷漠地說道。

       「那就乖乖待在城裡不就得了,幹嘛要我們兩個出什麼遠門啊!」

       「這是您身為正室候選人的義務,鷹司少爺。」

       「哈?」聞言,他勃然大怒:「我可不記得要當什麼正室候選人,不要隨便用那種頭銜來稱呼我!」

       「您不同意也罷,但這趟遠門您是非去不可。」春日局落下這句話,便轉向劍雪,低語道:「周圍有眼線,去遠一點的地方。」語畢,他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劍雪對於春日局所言感到疑惑,但既然他沒多說,她應是不用擔心。

       「唉……」鷹司的嘆氣聲將她拉回了現實。

       「抱歉,又要害你被誤會了。」見他皺眉的模樣,她不由得感到心疼,明明他幫了她那麼多,她卻總是害了他。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得到他想要的自由?

       「……你幹嘛道歉啊?」她回過神,只見他收起不悅的神情,笑了笑:「你又沒做錯。」

       「鷹司……」他在安慰她。

       「呃……那個……我想你也應該很清楚,我並不討厭跟你出遠門喔……」他難以啟齒似地說道,有些害羞地別開了視線。

       「嗯,謝謝你。」她拋開了心中的不悅,回以一抹笑。

       「真拿你沒辦法,走吧。」他無奈地笑道,跳上了馬背:「來。」

       他將她拉上馬,手環住她的腰,讓她坐到他的前方,意外貼近的身軀令她面具下的臉龐浮上一抹緋紅,她不由得沉默下來。

       「還好嗎?」耳後傳來他溫柔的嗓音,她愣愣地點頭。

       「覺得怕要說喔。」他柔和地笑道,策馬前行,另一隻手似是要扶住她一般緊緊抱著她,她的心隨著他的動作怦然跳動,令她有些不知所措地抓著衣襬。

       但她不討厭這樣的無措,相反地,他的溫柔讓她感到安心,使她如同正常人般活著。

       她悄悄抬頭,望向他的臉龐,昨日他所說的話盤旋在她的腦海中。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為什麼?因為……」

       那時候,他想要說的是什麼呢?

       假如她再問一次,他又會怎麼回答呢?

       心中湧起一股想知道,但又不想知道的複雜情緒。

       「怎麼了?」注意到她的目光,他有些訝異。

       「……沒事。」意識到她看得出神,趕緊移開目光,他也並未追問下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897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刀
楠哥哥好冤,該大聲喊:人不是我殺的,是她自己跑過來找死的!

08-11 22:16

星翅
是啊,但有時候只是喊出來是解決不了問題的www08-11 23:14
星翅
應該要把鳶草殺了(喂08-11 23: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ylvia20006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場雪 背叛 (三... 後一篇:第五場雪 仇恨 (二...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kof0079000
進來 看我色色的模型 嘻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