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天龍國大作戰!第三章:身為一個沒直屬的學長,亂入別人的家聚也是很正常的事(二)

作者:墨天│2018-08-10 22:33:12│贊助:2│人氣:27
一如既往地附上第一章(第一回)的連結~

(正文開始~)

經過山貴一提,我這才想起來最近也到了吃直屬家聚的時候了。

不知道月兒吃過直屬家聚了嗎?──我腦袋不禁出現這個疑問。

當然,我並不是想靠吃家聚這個行為來增加月兒對我的好感度,因為我很清楚就算我主動邀請她,她也絕對不會答應我的。

即便如此,我還是對此放不下心。畢竟直屬家聚在大學中終究是一項重要的活動,新生可以透過和學長姊聊天了解系上的事務,因此我還是希望月兒能夠有一場愉快的直屬家聚。

說穿了,就是我仍然很擔心月兒的狀況。即使我已經確定放棄得到月兒的認同,但我終究還是會在意她的事情。

所以說──我想問問看月兒家聚的事情,如果她遇到的是負責任的直屬的話,我多少就能夠放心;如果她遇到的是不負責任的直屬,我或許可以想想其他能夠間接幫助月兒的方法。

我一回到月兒的家,就看見月兒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

我走近一看,發現月兒正在看的是綜藝節目,心情似乎也不錯的樣子,臉上還帶有一點笑意。

──如果是這時候搭話的話,或許行得通吧?

於是我走向月兒,向她問道:

「月……啊不對,那個……妳吃過直屬家聚了嗎?」

唔……又差點不小心講出她的名字了,真危險真危險……

然而,面對我的詢問,月兒卻完全無動於衷,彷彿我是空氣一樣。

所以我又再問了一次:

「呃……所以說,妳……」

「你又打算幹什麼!?」

霎那間,月兒猛然地站起,憤怒地瞪向我。

我被她突如其來的怒吼嚇了一跳,頓時講不出任何的話。

她快步走向我,語氣氣憤而堅定地說:

「如果我的直屬學長沒有約我吃家聚的話,我就要和你一起吃家聚嗎?──你一定是在想這些吧!很遺憾的,我的學長早就跟我約好明天中午要吃家聚了,所以你就別做夢了!」

「……」

她說的不對,那並不是我真心的想法。

然而,我卻因為她那忿恨的雙眼和堅定的語氣,而不知該如何回應。

因為我很清楚,不論我再怎麼爭辯,都無法喚回她對我的信任。

所以我選擇沉默。

「一開始我還不明白為什麼姊姊要讓你留下來?為什麼你要一直約我出去?後來……我終於發現了!」

在我沉默以對的這段時間,月兒繼續說著。

她用手指著我,大聲地宣言:

「你只要在這個月內沒有得到我的認同,就必須離開這裡!所以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說完後,她便氣沖沖地走向房間。

我低著頭,看著地板上潔白的磁磚,腦袋一片茫然。

「沒想到……她連這件事都知道了啊……」


我默默地走回自己的房間,輕輕關上門後,倚坐在門邊。

唉~糟透了!別說是得到她的認同,我們現在連正常對話都不可能了啊!

更何況她還發現了我和月真姊的協議內容,所以對我的警戒心又變得更加強烈。

這種不論怎麼做都無法改變現狀的感覺很痛苦,就彷彿沉入了深海之中,不能呼吸,也不能脫離。

──明明只要放棄就不會痛苦了。

這點我是很清楚的。所以我早就不奢求繼續住在這裡,也不奢求得到月兒的認同。

然而即使我已經下定決心放棄,但實際上卻還是一直在意著月兒的事情。

因為……我果然還是希望她能夠過得快樂,能夠再次在我面前展露笑容。

也許我就是缺乏山貴所說的「勇敢的放棄」吧?

──放棄,意外地很困難啊……

話說回來,月兒打算和直屬學長吃家聚。

對方是男的,月兒又有男性恐懼症,總覺得不太妙啊。

明明就有男性恐懼症,為什麼月兒還要答應和學長吃飯呢?真是搞不懂她。

「來查看看她的直屬學長是誰吧。」

我站起身走向書桌,打開桌上擺放著的筆記型電腦。

系學會在決定好直屬之後,都會製作一份表單提供大家查詢。

我進入了班級網頁,打開直屬表單,尋找著月兒直屬學長的名字。

「啊,找到了。」

我們系上的人不多,一個年級也才六十人左右,所以我很快就找到了月兒的直屬學長。

可是──

「不、不會吧……」

那個人的名字,卻令我震驚不已。





隔天中午,我戴上棒球帽、墨鏡和口罩,喬裝成路人尾隨著月兒前往家聚地點。

雖然這個模樣很像變態……呃,我好像早就已經被月兒當作變態了……不對!這不是重點!

總、總之!我是為了保護月兒才來到這裡的!

昨天我查過系上的直屬表單,發現月兒的大二直屬是一個叫做黃銀崇的男人。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在校內的風評並不是很好,甚至可說是惡劣極了。

聽說他經常找女生約炮,交往過的女友一任又一任,而且每一任都從來沒有交往長達一個月過,因為他的目的本來就只是為了打炮方便而已。

他的長相普通,沒什麼特徵,成績屬於後段班,家境不是特別有錢,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才藝。但他就是比一般人更敢約炮,幾乎把系上所有女生都約過了一輪,至於系外的只要是有聊過天的女生也絕對不會放過。

當然,大部分的女生都會拒絕,但不可否認的是仍然有許多女生被他亂槍打鳥式的約炮給釣上鉤了。

簡單來說,他就是個低劣版的花花公子,不折不扣的渣男。

名字寫作「黃銀崇」,但實際上卻讀作「黃淫蟲」。

為了不讓月兒遭到他的毒手,我必須在她身後保護她才行!

正中午十二點,月兒和黃銀崇兩人約在一家餐廳的店門口見面,然後一同進入店內。

我也趕緊跟了上去。

這是一家以簡餐為主打的餐廳,食物大部分則以義式料理為主。室內空間相當寬廣舒適、燈光明亮,並且附有桌遊提供客人遊玩。是男女朋友約會、朋友聚餐相當喜愛來的地方。不過由於食物價格較貴,因此我之前頂多只有聽說過而已,並沒有真正來過。

我進來店裡的時候,月兒和黃銀崇已經就坐在位子上看著菜單了。

就在我一直看著月兒和黃銀崇兩人的時候,突然間──

「先生您好,請問只有一位嗎?」

一位女店員出現在我面前向我問道。

因為剛才都沒有注意到店員的存在,這時候她突然出現在我正前方,害我忍不住嚇得發出「咿──!」的聲音。

店員看我嚇到的樣子,忍不住竊笑了幾聲。

啊!話說回來我現在才發現我還在喬裝中,我趕緊把帽子、墨鏡和口罩脫了下來,然後慌慌張張地對店員說:

「對!只有我一位!……啊!我可以坐那個位子嗎?」

我指著月兒正後方的座位。

因為那個位子可以不被月兒看到,又能夠清楚地聽到他們說話,是絕佳的戰略地點。

「好的,這是您的菜單,點好後請自行到櫃台結帳。」

店員面帶笑意地將菜單交給我後就離開了,走的時候又偷笑了幾聲。

我一定被當成怪人了……

不過幸好店員只是笑我而已,沒有鄙視地看著我,已經很值得慶幸了。

我坐到位子上以後,首先看了一眼菜單……

唔哇!這邊的東西好貴!而且居然還要加收服務費!

隨便一樣餐點價格都在一百五十元以上,我的心已經在淌血了……

這家店真的是大學生喜歡來的店嗎?明明我也是大學生,可是我怎麼越來越懷疑那個消息的真實性了。

算了,別管這個了!還是先觀察月兒和黃銀崇的互動,點餐的事就等店員來催我的時候再說吧。

「我啊~本來不是很想吃家聚的,畢竟要花很多錢嘛!不過我一聽說妳長得很可愛,我就想說一定要找機會約妳出來呢!」

他們好像已經點完餐了,只見黃銀崇正喜孜孜地向月兒搭話中。

他說話的口氣非常輕佻,聽起來相當令人討厭。

「今天一看見本人,果然很正啊!本人比網路上的照片好看太多了~!」

「嗯,謝、謝謝。」

另一方面,月兒的表情則是五味雜陳,露出尷尬的微笑。

不過黃銀崇似乎沒有注意到月兒的表情,依舊沉浸在自己亢奮的心情裡,又繼續說:

「就是說啊!臉長得好看~身材又好~胸部也很大~」

唔哇哇哇──!他居然直接在月兒面前公開聊她的胸部,對於第一次見面的人來說這根本是性騷擾了吧!

雖然我不知道一般的狀況下,女生在遇到這種男人的時候會怎麼反應,但我認為通常都會表示不滿的吧?

然而月兒卻並沒有那麼做,她只是帶著苦笑說:

「是、是嗎……」

黃銀崇緊接著又問:

「對了!妳有交過男朋友嗎?」

「呃……我沒有交過。」

「欸~?真的假的?我還以為妳這麼正,一定有交過男朋友呢!」

黃銀崇之所以會問這個問題,想必是想要試探月兒現在有沒有男朋友,說不定等一下就要約炮或告白了……當然,我只是隨便猜的。

雖然黃銀崇目前的表現很惹人厭,但我還是希望他只是個只有嘴上功夫的輕浮男,而不是他人口中的渣男。

然而天不從人願,黃銀崇馬上就說了句勁爆的話:

「嗯哼~還是說妳在裝純潔啊?私底下其實超色情的哈哈!」

「不,我真的沒交過男朋友……」

月兒很明顯地對黃銀崇的話感到不舒服,全身都在發抖著。

看著害怕的月兒,我心中的怒火瞬間被點燃,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這傢伙何止是輕佻!他就連基本的尊重都沒有!

可惡!如果是平常的月兒,早就該破口大罵了吧!她現在怎麼還能忍得住啊!

在黃銀崇的眼裡,他也根本不在乎月兒的感受,只聽了月兒的話就樂得不可開支地說:

「喔~真的嗎~?那不如我幫妳介紹吧?例如我啊之類的~?」

天啊!這傢伙還真的告白了?而且還是用這種輕浮的方式告白?我真搞不懂為什麼有些女生可以接受這種隨便的告白,這令我越想越氣。

月兒低下了頭,神情黯淡地回應:

「不、不好意思,我現在沒有和人交往的打算……」

「啊哈哈!我開玩笑的啦!」

月兒的回應非常嚴肅,但黃銀崇馬上以大笑來掩飾空氣中的尷尬感。他接著說:

「妳該不會當真了吧?真~可愛!」

但老實說我很難接受這傢伙的應對方式,失敗了就用玩笑來掩飾,假裝自己之前什麼都沒做過,卻不願面對失敗的事實。

這個男的……果然是不折不扣的渣男!

「呵呵……那、那就好。」

月兒接受了他的說詞,勉強著自己陪他一起笑,但臉上卻流露著滿溢的苦澀。

黃銀崇見到自己的說詞有用,露出得意的表情,然後又繼續開啟了新的話題。

「我大概能理解妳的心情啦!妳一定是覺得初戀很重要對吧!大家一開始都是這樣想的,可是實際上啊~交了三、四任以後,妳就會發現最重要的還是身體的相性啦!」

「欸?」

「嗯?妳不知道嗎?簡單來說~就是洞口合不合適啦!」

等等、等等!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東西啊!

我和月兒聽到黃銀崇的話後,都不禁傻住了。

但黃銀崇卻無視月兒傻眼的表情,繼續高談闊論。

「所以說啦~戀愛這種東西,最重要的就是激情了。只要身體的相性夠好,就會有源源不絕的激情,愛情才會走得長遠。」

他越說越起勁,宛如在說教似的,又接著說:

「這就是為什麼人要渴望自由戀愛、追尋適合的另一半的原因喔!」

他說完後,還沾沾自喜地笑了笑。

看起來像是要教人什麼重要的道理,結果卻一臉正經的胡說八道。把自己的扭曲價值觀強迫灌輸給他人,或許這才是黃銀崇真正的目的吧。

真是有夠噁心的!

然而月兒只是低著頭,面有難色地說:

「我認為……不是這樣的……」

「沒事沒事~我是開玩笑的啦!我只是想測試看看妳會有什麼反應而已啦!剛剛的話也只是隨口說說的,不用放在心上。」

黃銀崇一遇到月兒有反對的意見,馬上又見風轉舵地表示自己只是在開玩笑,宛如剛才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月兒抬起頭,再度掛上那勉強地苦笑說:

「這、這樣啊……果然是開玩笑的呢……」

──她沒有生氣。

其實,這對我來說才是最震驚的。

平常我所遇見的月兒,不論開心也好、傷心也好、生氣也好,都會直接表達出來。然後現在她卻不斷地壓抑著自己的情感,忍受著黃銀崇的捉弄。

這真的是我認識的月兒嗎?總覺得……他們兩人明明就坐在我的正前方,但實際上卻離我越來越遙遠。

話說回來……她能夠容忍黃銀崇,卻無法容忍我,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實嗎?那麼,為什麼我還要待在這裡呢?

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打算默默離開這個地方──

──不對!才不是這樣的!

正當我要離開的時候,我的心裡出現了另外一個聲音。

為什麼我要待在這裡呢?答案不是很簡單嗎?因為……我要保護月兒啊!

剛剛我不是也看到了嗎?月兒那痛苦的表情,那不正是她發出的求救信號嗎?

她之所以能夠一直容忍黃銀崇的嘲弄,那是因為她有男性恐懼症,不知道該怎麼樣拒絕他啊!

所以──我現在要做的事情很明確,那就是從黃銀崇的手中……救出月兒!

我猛地轉過身,快步走到他們的面前,按著黃銀崇的肩膀對他大聲叫道:

「喂!該適可而止了吧!你沒有看到她對你的話感到很不舒服嗎?」

「咦?」

看到我突然出現在這,月兒愣了一下,黃銀崇則不爽地拍開我的手,然後站了起來對我吼道:

「哈啊?你是誰啊!?關你屁事啊!」

「我?我是她的朋友。我從剛剛就一直在後面聽你們的對話,從頭到尾你都在講些噁心的話,你沒發覺她很困擾嗎?」

黃銀崇憤怒的時候挺恐怖的,但我還是抑制住自己的恐懼,展露出從容的笑容。

我舉起手指著他的臉繼續說:

「黃銀崇,我很早之前就聽說過你的傳聞了,你這個人果然就跟傳聞中的一樣糟糕呢!」

「我我我只是開開玩笑而已!沒、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黃銀崇聽到我說的話之後,內心很明顯的感到了動搖,他的臉逐漸變得緊繃,說話也開始變得結巴。

但他的言語之中,依然充滿著掩飾。

我要讓這個輕浮的男人受到應有的懲罰,所以……我要徹底擊敗他!

「不,那些都是實話吧!只是一旦別人的反應不如你的想法,你就全把那些話當作玩笑罷了。」

我的語氣趨於嚴肅,又趁勝追擊地說:

「只想要到處放餌,卻不願意承擔後果,這就是你看似勇敢的真面目!」

「你你你……」

黃銀崇頓時啞口無言,說不出半句話來。

月兒,妳看到了吧?這就是說謊的渣男最後的下場!

「月兒,我們回去吧!」

我抓住月兒的手臂,打算帶她離開餐廳。

然而──

「不要!」

月兒卻掙脫了我的手。

她撇過了頭,冷冷地說:

「我跟這個男的不熟,所以……請不要直稱我的名字,也不要再來糾纏我了。」

「欸?」

我頓時間感到一陣眩然,腦袋完全無法思考。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哈哈哈哈!原來你只是個路過的搭訕男啊!你可以滾啦!」

只見黃銀崇正大笑著走向我,然後用力地推了我一把。

我不禁往後踉蹌了幾步,才稍微回過神。

我趕緊對著月兒大喊:

「等、等等!我是來幫妳的啊!」

可是月兒即便聽到了我的吶喊,卻也不願意多看我一眼。

「給我安分點!」

「唔!」

黃銀崇見我還在和月兒搭話,就往我的腹部用力揍了一拳。

光是這一拳,就痛得我倒地不起。

他站在我的正前方,睥睨地俯視著對我說:

「你才該適可而止吧!有夠難看的,別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說完後,他就瀟灑地回到了座位上,繼續和月兒愉快地聊天。

月兒……妳看到了吧……

這就是……說謊的渣男……最後的下場……

可是……為什麼……倒在地上的卻是我呢?

「先生,你還好吧?請問需要點餐了嗎?」

沒過多久,剛才招呼我入座的女店員跑來關心我……順便還要我點餐。

我舉起手輕輕揮了幾下,無力地說:

「不、不用了……」

我緩緩地站起身,一邊忍受著腹部的疼痛,一邊踩著沉重的步伐離開餐廳。





就這樣,我回到了住處,投身於記憶床墊所給予的溫柔鄉之中。

話說回來,自從我住進這裡之後,還真沒遇上一件好事。到頭來,還是只有記憶床墊愛我,至少它從來不會背叛我,沒有給我不愉快的回憶過。

躺在床上,我的心情舒緩了不少。然而,我的腹部卻依舊在隱隱作痛。

好痛……

可惡!早知道就不要淌這渾水了!

被月兒拒絕就算了,沒想到還被黃銀崇理直氣壯地揍了一拳。

明明那是月兒自己的決定,後果就由她自己來承受就好了,我根本就不必過問。

對我來說,我只要像平常一樣睡一覺就好了。醒來之後,我的世界中的一切就會和往常一樣運作,什麼都不會改變。

所以,現在就把煩惱都拋到腦後,什麼都不要管,這樣就好了。

只要……這樣就好了……

我閉上雙眼,沉浸在片刻的靜謐之中。

可是──好痛!腹部好痛!心也好痛!

為什麼心會這麼痛呢?我輕輕地撫著我的胸口,試圖平定這份暗自作祟的情緒,但全然無用。

是因為沒辦法繼續住在這裡才會心痛呢?還是因為被黃銀崇打才會心痛呢?又或是因為沒能得到月兒的認同才會心痛呢?

我很清楚地了解,這些都不是原因。

真正讓我心痛的,是我希望月兒能夠在我面前展露笑容,但我卻發現自己才是使月兒不願意笑的主因。

無論想要為她做什麼,結果都是毫無意義。

就在這個時候,我口袋中的手機突然響起鈴聲。

我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是山貴打給我。

我不加思索地按下了接通,然後問他:

「喂?怎麼了?」

『子楓!發生大事了啊!很嚴重的大事啊!』

「什麼大事?」

山貴的語氣相當慌張,令我有點在意。

他接著又緊張兮兮地說:

『你聽好囉!我在路上看到和你住在一起的那個學妹和黃銀崇走在一起啊!』

「什麼嘛……我早就知道了啊,他們正在吃直屬家聚。」

我無奈地苦笑。

雖然一開始我對這件事也感到很驚訝,還甚至出手擾亂他們。可是事實證明月兒寧可相信渣男黃銀崇也不願相信我這個變態男,結局就是我的慘敗。

仔細想想,變態男明顯就比渣男危險多了,會演變成這種情況似乎也是合情合理。

然而山貴這時候卻又說出了另一個令我震驚的消息:

『不是這個意思喔!他們正在走在馬路上喔!而且,我記得那個方向是……啊!是黃銀崇他住的地方!』

「不會吧……」

聽到山貴說的話之後,我不禁愣了一下。

月兒自己做的決定,後果就由她自己來承受,我根本就不必過問?

我像平常一樣睡一覺就好了,醒來之後,我的世界中的一切就會和往常一樣運作,什麼都不會改變?

所以只要把煩惱都拋到腦後,什麼都不要管,這樣就好了?

──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我就是因為害怕這種狀況發生,所以才想要保護月兒的啊!我怎麼會忘記這麼基本的事情呢?

月兒是我見過最單純的女孩。除了上課的時候會出門以外,其他的時候總是待在家裡。喜歡玩偶那些可愛的東西,空閒的時候會看電視或陪寵物小比玩。因為有男性恐懼症,所以完全沒有男性友人。她就只是這樣的一個女孩而已。

然而也正是因為她太單純了,所以很容易就受到他人欺騙。不論是我扮成女生租屋、還是黃銀崇剛剛那些胡說八道的歪理,她全都選擇了相信。

黃銀崇肯定是發現了這一點,所以用了某種方式欺騙她,引誘到他的住處,打算對她毛手毛腳吧。

那樣的話,月兒可能就真的再也沒有辦法像過去一樣天真無邪地微笑了。

所以,一切才不會和往常一樣!

我絕對──要阻止這件事發生!!

「可惡!!你現在把路線傳給我,我馬上就趕過去!」

我對著手機另一端的山貴大喊,然後從床上跳了起來。

然而我正當我準備出發時,我的心裡頭又出現了一個疑問。

──我該怎麼做才能得到月兒的信任呢?

如果沒能讓月兒相信我,我就算到了那邊也只是徒然,依舊無法阻止黃銀崇的行動。

那麼,我到底該怎麼做呢?

看著房間裡的梳妝台,我的疑問頓時間豁然開朗。

仔細想想,其實答案早就在我的眼前了。

我並不是不論怎麼做都無法改變現狀!只是沒有搞懂該怎麼做而已!

我要做的不是取得月兒的信任,而是取得黃銀崇的信任才對!

這一次……我無論如何都要保護月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895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pple4019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天龍國大作戰!第三章:身... 後一篇:天龍國大作戰!第三章:身...

訂閱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kahana大家
一誇就閃尿,不愧是電狼╮(╯_╰)╭每次世界賽都如此,早已不期不待,不受傷害╮(╯_╰)╭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