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玻璃星》卷二 謠之三 最後的拼圖

作者:亞米珞│2018-08-07 15:45:54│贊助:12│人氣:301

       夜晚時分。

       那堤坐在客廳地毯,看著手上的花朵。

       聽到浴室門敞開的聲音,注意力仍停留在花朵上。

       艾利希一進到客廳,看見自家兄弟坐在地上,看著一朵花發楞。

       眼前的景象,不管看幾次,這畫面都有種奇怪的對比,好比很久以前西司對他講述的故事一樣——少年與花的奇遇。

       「……」

       即使無言望著自家兄弟,那堤仍舊不為所動,甚至沒有發現有人正猛盯著他看。

       「……不知道他今天又怎麼了。」

       撥起長髮,把吸水後的毛巾掛在自己的肩膀上,微濕涼意減低身體熱度。

       今天家中兩位大佬都在外頭值勤,明天早上才會返家,家中僅剩難得同時段休假的兄弟倆。

       艾利希走到書房,從書櫃上的陳列書籍中挑出他所需要的書本。

       拿著書,再度走回客廳,站在那堤的身後,開始查閱花草的相關資料。

       每當那堤有心事的時候,都會待在家中顯眼的地方,在自己身邊放一些花啊草啊,雖然他不曉得其中是否有包含藥草,就算有,他不會感到驚訝。

       每一次放的植物都不一樣,要從不多話的人口中探出話來,並不是多容易的事。

       想知道他現在的心情和想法,就得去尋求植物大百科的幫助。

       每朵花草都有屬於自己的花語,從中多少能知曉自家兄弟目前心緒如何。

       家人之間相處居然要透過植物大百科來進行,就算用盡任何可行的方法想撬開對方的嘴,增加一些互動機會。

       嘴巴撬開了,說出的話卻永遠不超過十個字。

       最讓他苦惱的事,他很擔憂對方在外面和人互動時,是不是也是這個樣子。

       不同於一般兄弟間的相處,有時他真的很希望那堤可以活潑點,就算像西司那樣到處亂跑增加他的工作量和爆肝機會,或是跟珞一樣調皮又死要面子的傲嬌模樣也是可以……

       由於世界樹管理者天生體質因素,他的期望永遠也不可能會有實現的一天。

       依照植物的種類,他一樣接著一樣把那堤手中和地上花草類的花語找了出來。

       然而,這次意外的難猜,讓他感到有點頭痛。
    
       牡丹花——期待。
       牛蒡花——煩擾。
       杏仁花——希望。
       天竺葵花——決心。
       紅色櫻花草花——不悔。
       燈籠草花——自然美。
    
       自然美……

       「……」

       艾利希的目光停留在最後一行的花語,他完全不懂那堤現在的心緒和自然美有什麼關聯?

       既然有問題,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找資料和提出問題。

       然而,這一次找資料很顯然地效果不彰,不過至少還有點小收穫。


       闔上植物大百科,艾利希彎下身去詢問自家兄弟。

       「那堤,我不太懂你想表達的意思,可以解釋給我聽嗎?」

       目光轉向對方,那堤神情淡然地望著艾利希。

       一秒鐘。

    二秒鐘。

    三秒鐘。

    隨著五分鐘的時間過去,艾利希臉上的笑容開始有點掛不住了。

    那堤依舊看著對方,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他的反應,讓艾利希不禁嘆了口氣,抬起手在那堤的頭上揉了幾下。

    「那堤,我知道你是因為體質的關係才不願意有太多的情感表達,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從蚌殼畢業,成為新生雛鳥。」

  「……」

  回應他的還是一陣沉默。

  「哈哈……好啦,不鬧你了,我先回房間去休息,有事情的話可以直接來找我。」

  見對方朝他點了點頭,艾利希又在他頭上用力地搓了搓,直到變成鳥窩頭才收回手,走回房間。

  當空間再次安靜下來,那堤轉回頭瞧眼手上的牡丹花。

  想起牡丹花的花語,他的嘴角微微上揚。
  
  
  ◇
  
    
  經過一晚的休息,艾利希按著有些暈眩的額頭。

  走出房間,正想給自己倒杯水時,客廳的某樣事物吸引了他的注意,昨晚擺在地毯上的植物一根沒少躺在那裡。

        「……又亂扔,習慣真不好。」

  看了一眼掛鐘,下午五點十分。已經好久沒睡這麼久過了。

  他走向地毯撿起一大束花草,打算送回對方房間,一轉頭發現對方居然睡在沙發上。

  艾利希神情驚愕又無奈,明明有自己的房間為什麼不回房睡,睡在這種地方,連條毯子也沒有,不怕感冒啊。

  「……早安。」

  察覺家人的氣息,那堤睜開眼,坐起身睡眼惺忪看向艾利希。

  「不早了,下午五點多了。」

     那堤聞言瞠大雙眼,連忙坐起身,不敢置信地看向時間。

  「五點多?」

  「……嗯,自從開始工作之後,我們就沒有好好睡上一覺,一旦忙起來,連睡眠都變得奢侈。」

       艾利希感慨地說著,把手上的捧花放在對方腿上。

       「假期還有兩天,真想把兩天的生命都奉獻給睡眠。」

       反正今天也沒有事情,乾脆直接耍廢算了。

       想歸想,他沒有付諸實行的打算。

  「臉去洗一洗,把自己整理一下。」

       「嗯。」

       語畢,那堤把他的捧花送給牆邊的花瓶,然後轉進衛生間清潔去了。

       洗把臉,他望著鏡中面無表情的自己,試著勾起嘴角,處在家中連怎麼微笑都有困難,伸出兩手食指強制微笑,眼神沒半點笑意。

       在戶外和獨處能辦到的事,為什麼面對家人卻無法表現出來?

       「喴,你還要待多久……呃,你在做什麼?」

       擔心對方會不會把頭栽進洗手台,沒想到會驚見令人錯愕的一幕。

       差別只在於一人表現在臉上,另一人則是驚在心裡。

       「哈哈……在練習微笑是嗎?那我就不打擾你練習了,加油。」

       說完,艾利希離開衛生間,獨留尷尬到不行的那堤。

       「……」

  用過早中晚綜合餐,艾利希又轉進他的房間。

       那堤又朝掛鐘看一眼,五點五十分。

       時間差不多了。

       留下一張沒有標明地點的外出紙條在桌上,為了不遲到他趕緊出門。

       在對方出門後,房門微開一雙疑惑的目光探出,直盯著大門。

       「他這麼晚是想要去哪裡?」

       就他所知,那堤放假家都只會待在房裡,不會特意出門。難得放假,他卻待在客廳把玩植物,時不時又看了時鐘好幾眼。

       這絕對是有問題。

       下了這項結論,艾利希步出房門尾隨對方,看他到底想去哪裡。

       過了半晌,他發現那堤居然跑來圖書館,隨後他走到大門瞧了一眼貼在玻璃門的白紙,撕下紙揉成團塞進口袋,接著他往建築物的側面走去,停在牆邊。

       拉了幾下從某扇窗垂放下來的樹藤,碰了一聲,那扇窗應聲關上一半,沒多久大門敞開,西司迎接訪客。

       對此感到非常在意的艾利希,在對方即將踏進圖書館時,衝了上去。

       一看到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西司驚愕地看著對方,目光又轉向那堤,眼裡多了幾分懷疑。

       同樣驚愕的那堤對他搖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他哥為什麼會來這裡。

       不用問也知道,他被他哥給跟蹤了。

       「那堤,你為什麼這麼晚還來找西司?」

       面對艾利希的質問,那堤發揮他的蚌殼本領,不說就是不說,你能拿他怎麼辦。

       「要找朋友也應該在白天拜訪。」

       他的話西司暗自在心理吐槽,明明他來他們家拜訪的時間都是在晚上,說這種話還真是打自己的嘴巴。

       然而艾利希似乎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就在他正要上前把那堤帶回去時,珞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來不及反應,就這麼被珞手持軟棒敲昏過去。

       站在一旁的兩人完全驚呆了,看著喘了幾口氣的珞。

       「好了,趁還沒人發現,趕快把艾利希帶進去……你們看什麼啊?」

       「……珞,你連艾利希先生都敢下手……那堤?」

       「沒事,只是沒碰過這種事,嚇到。」

       回完話,那堤走過去撐起他哥的一側手臂,西司撐起另一側,珞則是關大門飛上天為兩人開窗。

       三人合力,從衛生間把人拖進家中客廳。

       「到我房間去討論好了,西司的房間太少女情懷了,不適合當討論室。」

       那堤聞言用驚異眼光看向他,西司連忙否認,但從房房間傳出的花香,讓他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就這樣,那堤在心裡記下西司擁有少女心。

       「南那執事不在?」

       瞧望四周,那堤感受不到南那的氣息。

       「爺、爺爺他這幾天閉館後就到朋友家去借住,下禮拜才會回來。」

       「嘖,別回來最好。」

       「你也不用說成這樣吧。」

       「哼!」

       「……」

       來到珞的房間,擺設相當簡單,一張單人床、書桌椅、書櫃、衣櫃等各類家具,整理得有條有序,一塵不染。

       西司看到珞的床上放了一本破舊的日記本。

       「那是你的日記嗎?」

       「那不是日記。」

       他趕緊把他收進掛在床角上的袋子裡,動作非常輕柔,生怕一不小心就把重要的寶貝給弄壞一樣。

       「放在那裡也沒關係啊,我又不會看。」

       珞只是笑著回了句。

       「那是很久以前一個重要的人留給我的。」

       「好厚的一本情書。」

       那堤發表了他的感言。

       「誰跟你情書啊!」

       「好啦,先把艾利希先生放下來吧。」

       於是那堤和西司把艾利希放在房間主人的床上,然後開始做他們的正事。

       西司把先前他們拼湊起來的歌詞給那堤看過一遍,珞從桌上拿了紙筆遞給那堤,請他把所知的那部分填進空缺。

       「寫好了。」

       接過一看,殘缺歌詞終於拼上最後一塊拼圖。

    
    
       請靜靜聆聽。
  淡淡地、輕柔地。
  撫過萬物生命的徬徨樂章。
  來自遠方卻及於耳際的聲音。
  籠中鳥、籠中鳥,可望之處為何處。
  
  
  鳴響世界的呼喚。
  微微地、模糊地。
  淺藏在前路多岐的細柔末梢。
  來自近呎卻遠在他方的搖籃。
  謠之聲、黑羽蝶,為尋覓者指引道路。
    
    
  天之環,星之鳥。
  蘶蘶地、分明地。
  潛入無窮黑夜與晨曦的交界。
  來自虛幻卻無法觸及的真實。
  迷途者,你找到追尋的方向了嗎?
    
    
       「不過,歌詞到底想表達什麼?」

       看了半天,珞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

       經過一番研究,他們發現歌詞是一道指引,前往天環的無形地圖。當中南那的部分佔了一大半,另一部分則是和人們傳遞某種道理。最後,他們還是有幾點搞不清楚。

       「找黑羽蝶要做什麼?牠的棲息地可是在帶刺藤,別跟我說是要去抓蝴蝶!」

       珞的疑問確實是不解之謎,那堤則提出另一項疑點。

       「『迷途者,你找到追尋的方向了嗎?』會不會是在說我們打算要做的事情?」

       聞言,西司沉默了下,想起昨天空靈說的那句話。
    

     『深陷迷途的孩子,對你而言,這孩子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不願再多想這件事,把話語拋到腦後。輕吐一口氣,西司看向那堤詢問昨天他到外界的目的。

       「那堤,你想要追尋的是什麼?」

       珞看向對方,他也很好奇。

       「我想要去學習植物,外面世界一定有很多這裡沒有的品種。」

       「學習植物?那能做什麼?」

       聽見回答,珞完全不懂那種只有開花、根和莖常見物的特點在哪,讓這個人熱愛到追去外面找更多小花小草的程度。

       「有些可以當藥草治傷治病、有些食用營養性高,可以製成餐點,還有……」

       完全不等對方把話講完,珞一手拍在那堤的肩上,笑得十分燦爛。

       「好!我懂了,你別再講了,大廚。」

       西司傻眼,那堤則是滿臉問號。

       「大廚?」

       「……?」

       對珞來說,既然要到外面的世界去旅行,首先最要緊的就是糧食問題,要是哪天身上糧食見底,身邊還有一個人懂得食用花草,到時就能避免誤食有毒物種和雜草的事情發生了。

       「你會煮飯吧?要是途中遇到我不能做飯的問題,總要有人幫忙,而且那堤這方面的知識能派上非常大的用場,同伴都是要互相幫助的嘛。」

       他的解說,西司和那堤整個人無言。

       「……珞,我不會烹飪。」

       「你不會?」

       那堤搖頭。

       「如果你是想找人幫忙煮飯的話,我多少可以幫上忙。」

       西司舉起手,自我推薦。珞笑臉瞬間全塌。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為什麼?」

       「因為你的廚藝已經可以跟提絲雅拚高下了。」

       「只要抱著感恩的心就吃的下去!」

       「才怪,連小狗狗都不吃你做的飯。」

       兄弟間鬥嘴,那堤心裡很是羨慕,因為他的體質,他和他哥完全不能好好說話。

       他看向床上的艾利希,神情黯淡。
    
    
        ◇
    
    
       黑暗中,他聽見吵雜的談話聲。

       聲音聽來熟悉,那個人的聲音也在其中,不同以往的多話。

       想睜開眼,卻無法如願。

       接著他放任自己沉入深水中。

       「……」

       是他眼花了嗎?剛剛好像有看見他哥的眼皮動了一下。

       那堤瞇起眼,盯著對方看。

       「那堤?」

       見對方直盯著艾利希的睡顏,西司神情疑惑,輕聲喚他的名字。珞更是毫不留情發表他的感想。

       「我都不知道你有欣賞別人睡相的嗜好。」

       「沒這回事。」

       那堤轉過頭,斬釘截鐵地否定欣賞一事。

       「是喔。」

       很顯然,珞一副不太相信的模樣。西司一臉擔憂看的對方,他以前常在世界樹祭壇附近的樹蔭花海睡午覺,他是不在意自身形象,不過睡覺被人盯可就不太舒服了。

       「……」

       那堤無言地撇頭,在心中嘆了口氣,這對兄弟平時小吵小鬧,意見相岐,這種時候反應倒是很一致。

       「啊!你嘴上說沒有,轉頭是什麼意思啊!」

      被盯的很不自在的那堤,直接丟了五個字給指著他的珞。

       「你想太多了。」

       「……!」

       「好了啦,你們別吵了。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小嗜好,很正常。那堤,我和珞都不會把你的嗜好說出去,放心吧。」

       西司露出真誠笑顏,那堤的臉上瞬間降下數條黑線。

       他終於體會到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到底是什麼感覺了。

       「換個話題,不聊這個了,越聊越悶。」

       珞搧了搧手,不願繼續牽扯他人興趣的話題。

       「……」

       那堤再次無語,他完全不認為剛剛的誤解能套用在聊天基準。

       「話說回來,除了剛才提出的疑點之外,還有其他的嗎?」

       轉回原先探討事項,珞問著自家兄弟和友人。

        「有。」

       收回情緒,那堤面無表情表示。

       「你說說看。」

       「倖存者墜落在枝葉塔那一晚,沒有聽見歌謠,強風直接灌了下來,風力和歌謠相當。」

       極度關注星環情報的西司,馬上指出另一項疑點。

       「不過庫里希先生到底是怎麼存活下來的?除了爺爺以外,過往星環幾乎沒有發生過這種奇蹟生還的例子。」

       「說得白一點,那些人都直接變成人肉串或肉醬,失蹤之後還能存活下來的完全是上天保佑。」

       不管把話說的多難聽,珞撇了撇嘴。他已經不爽世界樹逆風很久了。

       那堤聞言眉頭微微一皺,西司則是面露苦笑,接著意識到事關空靈,那堤如今加入他們的冒險行列,不應該對他有所隱瞞。於是,西司把空靈依附在珞身上,從而得知的事情和那堤說了一遍。

       「所以,歌謠真的是我們口中的詛咒嗎?」

       聽完,那堤的思考切入點和西司很相近。

       「從她們的話聽來,感覺應該不是。」

       「不是?」

       西司的回答,那堤神情疑惑,摸不著頭緒。

       「我們成長至今,家人……和師長都不斷把空靈是詛咒源頭的觀念灌輸給我們,若是突然得知空靈是守護者、歌謠是傳遞訊息、氣流柱更是因為我們基因原由導致結界異常等真相,當然都會很混亂,不知道哪個是真是假。當然,也會有人堅持原有的觀念,願意改變固有思想的人……我認為期望不大。」

       「等等,西司,你說的真相到底是……」

       那堤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也就是說,認為空靈並非詛咒根源,而是島嶼守護者的我們在世人眼裡是異端分子。」

       珞有意撇了那提一眼,把他的問題給堵掉,還賞給西司一記白眼。

       「雖然你說的也沒錯,可是用異端分子來形容,感覺不太文雅……」

       「西司你怎麼看空靈說的事情。」

       「我覺得透過空靈,很多事情多少有些明朗了。不管是古代文獻還是……」

       「文獻?」

       這次那堤從話中抓到關鍵字,西司說的守護者、傳遞訊息、結界等詞彙,他完全搞不懂。
西司就算了,從珞的反應來看,他肯定有事情瞞著他不說。

       「你下次來的時候再給你看。我們繼續討論突破天環可能會引發的事情。」

       收到西司的擠眉弄眼訊息,珞不甘願地道出古代文獻的存在,他不想讓太多人知道這件事,影響的層面會很大。

       「你要記得你說過的話,下次來的時候文獻要給我看。」

       那堤一臉木然,語氣平淡說著。

       「好啦、好啦,會給你看的。」

       珞非常隨便地回應對方。

       若不是早已習慣珞心裡不爽態度會變隨便的個性,一般不知情的人會直接賞給他一記象徵憤怒的拳頭。

       雖然不曉得他在不高興什麼,那堤決定把他的態度當空氣無視。

       「你剛才說突破天環會發生什麼事?」    

       「我們這樣說好了。不管我和西司的雙親還是殞落星環,都是因為玻璃珠的關係才會穿越到其他世界去。相對的,歸還玻璃珠同樣要用自己的生命去賭。」

       珞指出冒險一事的重點,神情一改方才的隨興,無比認真。

       對他們來說,這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假如,歸還了玻璃珠到了外界,事後星環到達大門,看見了空靈,你們認為……會發生什麼事?」

       西司和那堤相互看了一眼,雙方眼中透出不安與困惑。

       珞清了下喉嚨,臉頰染上淡淡紅暈,略為高聲指出三項可能性。

       「一、詛咒源頭在此,來打趴大魔王吧;二、我是鷲二號,我厲害、我超強,呀哈哈;三、一堆人出了外界,卻都沒做外界的功課……光想就好慘。」

       聽見珞的搞笑解說,西司很不給對方面子噗呲大笑,那堤仍一臉木然,身體因忍笑微微顫抖。
       「別笑啦,聽我分析!」

       「抱歉,因為太好笑了……噗哈哈哈……咳咳!」

       西司說了聲抱歉,因後勁太強,笑沒幾聲就被口水嗆到。

       那堤垂下頭,一手拍了拍對方的背,一手緊抓褲子,身體頻頻發抖。

       「咳咳、哈哈哈,咳咳咳!」

       「西司你到底是要笑來是要咳嗽!那堤你現在的樣子很嚇人你知道嗎!」

       「……」

       那堤忍笑到說不出半句話,可惜不能像西司一樣笑出聲,不然還沒聽完解說就先昏倒。

       不能笑、冷靜、冷靜下來……哈哈哈,怎麼辦,憋笑的肚子好痛。

       「沒、沒事,你繼續……呵呵。」

       其實西司很想說兩者一起,不過要是這麼做,他還沒笑完,就會先被嗆到慘兮兮。

       他深吸口氣,努力抑制住不斷湧現的笑意,手肘輕推那堤腰際,對方竭盡全力強壓笑意,輕咳一聲。

       「可以了,你往下分析吧。」

       眼神懷疑地在兩人臉上游移,過了半晌,他才接續搞笑演說。

       「然、然後,空靈到時的處境可能會變成,一、要解釋也不是,要救人也不是的兩難狀態;二、解釋了,大魔王的戲言,我們千萬別相信;三、救人,救命啊!我被詛咒碰到了啊啊啊!」

       珞說到最後,因為過於害躁導致語尾破音。

       兩人表面上認真聆聽,心裡卻是憋笑到快把肋骨給憋斷了。

       「咳,你的意思是有人好心要請我們喝飲料,我們卻一概認為那個人請喝的飲料都是下過毒的?」

       西司大致以最容易讓人理解的方式重述對方想表達的意思。

       「對,我就是這個意思。」

       珞用力拍了下手,往下接著說下去。

       「守護的存在被人害成裡外不是人。」

       「嗯,看來牠們真的難做人,即便牠們是精靈,不是人。」

       那堤聞言,笑意瞬間全消。

       輕吐一口氣,西司說出另一種不同的見解。

       「或許是立場不同吧,不同的觀點總會產生許多誤解。」
    
    
       ◇
    
    
       布穀鳥啼叫。

       西司望向牆面掛鐘,時間已到十點。

       結果,他們探討出的疑點沒半點解答,反倒是未來島嶼和空靈面臨的處境居多。

       「都這麼晚啦……」

       「真的耶,討論得太投入,連時間都忘了。」

       搔了搔頭,珞對正在撫平褲子皺痕的那堤問了一句。

       「你今晚要住下來嗎?如果要住的話,我的衣服可以借你換洗,只是你可能要將就一下和你哥睡同一張床了。」

       「不用。時間很晚了,我現在就把我哥帶回家。」

       明天早上雙親會回來。將湧到喉嚨的話語硬是吞了下去。他不希望因為他說的話讓他們想起不愉快的回憶,神情染上苦澀的色彩。

       「那……我陪你們一起回去,然後再回來。」

       即使心裡惋惜,西司淡淡一笑,道出送客令。

       「不用,我自己來。」

       「好吧……」

       接著,西司協助對方把艾利希移到他的背上,緩緩走出房門。那畫面怎麼看都有股既視感。

       開了家中大門,珞手持提燈走在前頭,西司則是跟在那堤身後。

       走到藏書區轉角階梯時,珞忽然開了口。

       「那堤,要是到時出了事……」

       聞言,那堤了解他想表達什麼。

       「沒事的,有我在,我會為所有人找到適合的路線。」

       珞嗯哼一聲,西司抿起唇不語。

       「如果沒有呢?」

       「一定會有的,相信我吧。」

       「要是外界沒有你想要的植物……你要怎麼辦?要回來嗎?」

       那堤堅信外面的植物絕對多到怎麼學也學不完,機會來了,一定要緊抓不放。

       「會有的,絕對。」

       他們來到大門口,夜風撫過寧靜,星光與孱弱月光照亮夜空。

       「到了外界我們要一起到處旅行,踏遍世界每個地方,約好了喔。」

       那堤踏出門,微轉過身,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輕輕一語。

       西司淺淺一笑。

       他害怕承諾,努力不把這種心情表現出來,因為過去他的父母承諾過他會每天平安返家,罹難當天早上也是這麼對他說,午後卻收到寰守獵人的消息,他的家人殞落了。

       這時,珞輕笑開口對那堤這麼說。

       「那堤,把你哥背好,要是你們同僚看到,你就說他降落的時候沒站穩,從樹上摔下來摔昏了。」

       雖然,西司覺得珞的說詞不成理由,依然不語。

       那堤無聲地點點頭,轉回身,邁開腳步。

       兩人各懷心思,目送友人離去。




-----------------------------------------------------------------------------------------------------------------------

我是亞米珞,謠之三更新!(蹦出

《玻璃星》每周二,下午三點至五點間更新。若因事無法更新,會貼出公告。

若喜歡這篇故事,歡迎《按GP》、《留言》、《訂閱》。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亞米珞-165782670682284/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0854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武雷熙
這筆速真的讓小弟佩服阿

08-07 16:25

亞米珞
謝謝你>\\\<08-07 16:42
梓淵
贊同樓上w
高品質高產量XD

08-07 21:59

亞米珞
黑百合謝謝你>\\\<08-07 22:05
軟擦貓ギョセイ-Gyosei
讚讚\ㅇㅂㅇ/

08-07 22:51

亞米珞
非常感謝你的支持~08-07 23: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199612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456aaa63喜歡畫作的各位
小屋每日1更新分享繪師畫作,請進來觀賞作品,喜歡作品進入網址點擊喜歡也是對繪師的支持,感謝您的閱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